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637 | 回覆: 219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3:54

本文最後由 翔麟 於 2009-4-22 09:24 編輯

背叛?原諒?信任?

因為我的錯,一夜之間家破人亡,而害我成為間接凶手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最愛。

“我竟然愛上了殺父仇人的女兒,對不起,原諒我,晨汐,來世我絕不騙你!”

“鄭宇,是你殺了我,我不會原諒你,從今天開始我不會愛上任何人,相信任何人,絕不!”

作為黑道的千金,如果我說24年來,我沒有殺過任何人,鄭宇是我第一個動手所殺之人一定不會有人相信。

。。。。。。。。。

大哥回來了,我以為我可以放下一切了,一陣古怪的風將我卷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時空,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身的絕世武功,無意之間卷入了江湖的爭鬥,又不小心招惹了皇親國戚。。。。無數的男子圍繞在身邊。

放蕩不羈的慕容鑰:“和我一起浪跡江湖,游遍大江南北?我會讓你忘記一切不開心的事情。”

好讓人心動的話,可惜我是一個報復心很強的女人,我從來不會選擇忘記。

殺人如麻的玄邪辰:“我會永遠把你綁在我的身邊,你休想擺脫我,就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好偏激的一個人,可惜我是個很倔強的人,我不想要的,沒有人可以逼我,我的命之掌握在我自己的手裡。

溫文爾雅的文歷陽:“我只想一直看著你,守護著你,你傷心的時候可以有一個肩膀讓你靠。”

好體貼的一個人,可惜我很堅強,就算我不堅強,我也不會讓人看見我的軟弱,我不想習慣你。

高高在上的司徒竣:“朕什麼都可以為你辦到,只要你留下來,後宮三千,朕只要你一個。”

好孤獨的一個人,可惜你永遠不會知道,“朕"這就是我和你之間永遠的距離。

清心寡欲的司徒宇:“怎麼樣我才可以消除你眼中的恨?如果我死了,你還會恨我嗎?”

好無奈的一個人,只因為你有一張和鄭宇一樣的臉,所以我恨你。

。。。。。。。。。。。。。。。。。。。。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4:18

〔引子:第一章 绝爱〕


  我呆呆的站在楼梯上,看着刚刚在我眼前发生的一切,谁能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我引狼入室,我的父母现在并没有倒在血泊之中,我只是在做梦。

  血腥的味道刺激着我的神经。是我,是我造成了这一切,如果眼前唯一还活着的人不是我的男朋友,他怎么会轻易的进入我的家,而作为龙头老大的父亲又怎么会为了不让我的背景吓到了我的男朋友,而把保护在自己身边的人全部的撤走,而让他有机可乘呢?

  我慢慢的走了上去,在他的面前停下,蹲下了身子,用手抚过父亲瞪大的眼睛,可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带回来的男朋友,会是自己的催命付吧。父亲,放心,女儿不会让你死不瞑目的。藏在身上的匕首已经握在了我的手中,这把匕首是我周岁的时候,从各种东西里面抓到的,当时,父亲还高兴了半天,直说不愧是他的女儿。但是我没有杀过人,从来都没有。周岁的我选择这把匕首,是不是就是为了今天?

  我站了起来,身体贴近眼前的男人。扬起了他最爱的笑容。手中的匕首用力刺入了他的体内。他的身体颤了一下,一只手阻止了我正欲拔出匕首的手。另一只手抚上了我的脸。我只感觉到我的手上都是温和的液体,这就是血的温度吗?

  我的眼睛和眼前的男人直视。不要再用这样深情的眼睛看着我,到现在还想骗我吗?郑宇?我用力推开了眼前的男人,刀拔出的瞬间,郑宇的血溅在了我的脸上,嘴唇上,身上。我用舌轻舔嘴唇,有一丝甜味,原来血的味道并不坏啊!还是我本来就是个嗜血的人。毕竟我的身上有一半的血是我父亲的。最大黑帮的龙头老大的千金,第一次动手杀人竟然在这种条件下。

  郑宇可能因为是血过多,单脚跪在了地上,眼睛却始终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过。郑宇忽然仰天大笑,忽然又停了下来:“我竟然爱上了杀父仇人的女儿,对不起,原谅我,晨汐,来世我一定不会骗你。”

  来世吗?不,来世我不想再看见他。是他,逼得我不得不接触血腥的一切,是他毁了我的一切,“郑宇,是你杀了我,我不会原谅你,从今天开始,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相信任何人。绝不!”

  郑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而我静静地站着。脸上平静的可怕。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4:57

〔引子:第二章 重生〕


  父親的死,意味著另一場鬥爭的開始,父母的屍骨未寒,各個平日裡對父親尊敬有加的老大們,紛紛來到了我家,而為的不是怎麼辦理我父母的身後事而是為了龍頭老大的位子。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為了龍頭老大的位子爭吵不惜的老大們,他們真的是那些把我寵上了天的叔伯們嗎?世態炎涼啊。

  “世侄女,你是老大身前最疼愛的人,你認為誰比較適合龍頭老大的位子?”終於有人想到我了?

  “福媽,上茶。”我叫上了福媽。福媽端來了茶水。“各位叔伯也應該渴了吧?喝點茶。”

  說著,我喝了一口今年新到的新茶,垂下的眼簾掩飾了我眼中一閃而過的狠毒。這個位子我怎麼可能讓出去,如果我在這裡輸了,古家就徹底的完了,就算是為了正在趕回來的哥哥,我也不能任由他們瓜分古家的權利。

  “世侄女,你說吧,你認為誰合適這個龍頭老大的位子,只要是世侄女認可的人,我們會慎重的考慮的。”

  慎重考慮?果然是老狐狸。我清了清嗓子。“各位叔伯也知道,歷年來這個龍頭老大的位子一直都在我們古家的手裡,現在我的父母死了,但是不意味著古家就沒有人了。”說到這裡那些老大的臉色已經變了,沒有剛剛的寵愛,笑容也不知在什麼時候隱去了。

  “世侄女的意思是你要做這個龍頭老大的位子?”

  我微微一笑。“難道叔伯們認為晨汐沒有這個能力嗎?”把玩著手上的匕首,沒有感情的眼神掃向了在場的所有人。

  “世侄女,不是我們這些叔伯欺負你,這些年,你都在古爺的保護下,連殺只雞手大概也要抖一抖,如果讓你接替了龍頭老大的位子,我們以後還用在江湖上混嗎?”說著各個老大都站了起來,現場一片的火藥味。我清閑的茗了一口茶,放下了茶杯,揚起了笑容。

  “晨汐可能真的沒有殺人的經驗,不過不意味著我不會殺人,各位叔伯好像忘記了我可是鬼醫唯一的徒弟,如果我沒有一點點的本事我今天怎麼敢和各位叔伯談條件呢?叔伯們,今天的茶味道不錯吧?這可是我精心為各位叔伯准備的。”

  “你???????”那些老大的眼中都閃過一絲的驚慌,但畢竟經歷了各種生死場面的人,馬上又平靜了下來。做了下來。“世侄女有什麼要說的?我們做長輩的一定支持。”

  從慎重考慮到一定支持,變化的速度還真快。“這個龍頭老大的位子,晨汐自認自己不能勝任,不過古家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了,我哥哥雖然一直都在海外,不過你們應該知道他有沒有這個能力做這個位子,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各位叔伯在我父母身後事都沒有辦的情況下這麼急著要推舉出龍頭老大原因吧?”

  “看來我們都小看世侄女了,果然是虎父無犬女啊。好,我支持古家繼續擔任龍頭的位子,我想在座的應該也沒有意見吧?”

  各位老大都點了點頭,站了起來,准備離開。“等一下。各位叔伯何不把桌上的茶都喝了呢?”

  那些老大們看了看我,紛紛飲下了桌上的茶。轉身離開。我出聲道:“各位叔伯放心,等事情穩定,我一定當面道歉把解藥雙手奉上。”

  老大們都走出了大門,我松了一口氣,靠在了椅背上。

  “小姐?”影衛閃了出來。滿臉的擔心。

  我淡淡一笑。“放心吧,他們好不容易都坐上了現在的位子,比任何人都怕死,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你們都下去吧。”

  影衛,古家最有力的武器,是古家私人的財產之一。剛剛我可以有恃無恐,除了那些毒藥以外,也是因為我安排了20個影衛在各個角落,他們可是殺手中的殺手。

  古閑雲在發生事情以後的第三天趕了回來,看著一臉的疲憊就知道他一刻都沒有停留的趕回來了。

  古閑雲一看見我,就把我抱在了懷裡。“晨汐,那些老大沒有為難你吧?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我在古閑雲的懷裡搖搖頭,這就是親人的感覺吧。“哥哥,對不起,是我的錯,如果。。。。。。。。。”

  “不是你的錯,不是,不要自責。是我不好,沒有保護好你。”古閑雲把我摟的很緊,我知道他很自責,他在自責不應該讓我面對這麼殘忍的一切,不應該讓我單獨面對那些老大。

  我輕輕的推開了古閑雲,“哥,古家的一切就交給你了。那些老大身上的解藥是我們花園裡面的那些菊花。我向出去放松一下,哥哥,你剛回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晨汐,放心,哥哥會照顧你。”

  我淡淡的一笑,沒有回答,現在的我已經不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了。什麼叫做一夜長大,可能就像現在的我,不過從來就不知道原來長大的代價會這麼的大。我情願永遠是溫室裡面的花朵。

  我出了家門,古閑雲一臉的擔心,這樣的打擊對她是不是太大了?“影衛,去保護晨汐。”

  我來到了山頂,“都結束了,老天,你真的是給我上了一堂成長課程啊。過去的古晨汐死了,現在的我不會在相信任何人。誰對不起我,我一定百倍的要回來。”

  沒有任何人回應我,回應我的是一陣奇怪的風,我一下子被倦了起來,我的雙手被影衛拉出了。“小姐。。。。。。”

  我的手,一直被拉著,影衛,你們也被倦了起來嗎?影衛,果然是古家最忠心的戰士啊。這是我失去意識之前唯一的意識。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5:08

〔重生:第三章 穿越〕


  我睜開了眼睛,我發現自己好像在一個山洞裡面,四面都是石壁。這是什麼地方啊?我朝著山洞裡面走去。很快變得寬敞,裡面有個人,一個很老很老的人,而且好像正在痛苦的捂著胸口。

  我走上前去。“你沒事吧?”

  她抬起了頭,看向了我。眼中有一絲的精光。忽然她抓住了我的手,一個這麼老的人竟然有這樣大的力氣,我被拉倒在地上,她的手抵住了我的背部。我覺得全身都變得好熱,這是這麼樣的一種情況。很快,那老女人放開了我,我睜開了眼睛。看向她。

  “你?????”看著眼前的人,我知道她要死了。

  “沒有想到會在我死前碰到一個人,太好了。你現在已經有我40年的功力了,以後你就是幽靈宮的宮主了。不過你要幫我辦一件事,殺了天下第一莊的莊主慕容爵。這樣我就可以死的瞑目了。這個給你。”那女人從懷裡那出了一塊方的玉佩和一本書。放在了我的手裡。

  我接過東西。“要不要殺那個人看我心情,我不會因為有你40年的功力,而為你而活,我只為自己而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就是現在我的做事法則。

  那女人的眼睛等著我,都是不甘。然後閉上了眼睛。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人要殺那個慕容爵,不過女人要殺一個男人,最常見的原因就是這個她愛如骨髓的男人,愛上了其他的女人。可悲的女人。

  我這時才意識到這個女人身上所穿的衣服,古裝?而周圍沒有什麼現代的東西。我到底被卷到了什麼鬼地方?還是先出去再說。

  我朝著剛剛來的地方走去,那邊應該就是出口了。很快我到了一個被岩石堵住了的出口。這麼大的岩石,需要多少人才能搬動啊。對了,我不是有那女人40年的功力嗎?賭一把了。我把手放在了岩石上,把全身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手上,石頭動了。石頭和山洞中間出現了一個縫,再用了一點力,知道那個縫可以讓我通過為止。我走出了山洞,地上竟然跪了三個人。“恭迎宮主出關。”

  宮主?幽靈宮的人。我的眉頭皺了起來,我出現再這裡,而裡面的那個女人死了,那幽靈宮的人會作何想法?我可不認為現代的那些防身術可以對付這些有內力,輕功的人。

  “你是什麼人,你怎麼會從關內出來?”正在我想怎麼應付的時候,有人發現了出來的是我,而不是她們的宮主。

  “我為什麼在這裡我也不知道,不過你們的宮主練功的時候走火入魔死了。”我淡淡的回道。

  “宮主!!!!!你們兩個看著她,我進去看看。”那個大概16歲左右的女孩走了進去,沒有一會就出來了,表情很平靜。指著我說道:“把她帶回宮。”

  我被帶著來到了幽靈宮,幽靈宮所處的地方很隱蔽,在一座被森林包圍的山頂上。不過我們不是走上山的,而是飛上去的。

  走進了幽靈宮的大廳,我等著有人盤問我。“宮主死前說了什麼?”把我帶回來的那個紅衣丫頭問道。

  “讓我幫她報仇,殺了慕容爵。”

  聽到我的回答紅衣丫頭的臉色變了一下,眼神也從剛剛的防備,變得恭敬起來。沒有想到那個女人最後的要求竟然幫到了我。看到有轉機我繼續說道:“她把她40年的功力都傳給了我,還說以後我就是幽靈宮的宮主了。”

  紅衣丫頭退後了一步,臉色變得慘白,人也隨之跪了下來。她身後的人也跪了下來。

  “宮主恕罪!”

  這麼輕易就相信我?我的腦子在飛快的運作著。“起來吧,不知者不為過。”

  那些人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我指著紅衣丫頭說道:“你們都下去把,你留下。”

  很快大廳裡面就剩下我和紅衣丫頭,我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指了指旁邊的位子說道:“你坐下吧,我有事情問你。”

  “謝宮主,奴婢站著就可以了。”

  我翹起了嘴角,這麼快就變成奴婢了。我微微的一笑:“坐吧,抬著頭和你說話很累的。”

  紅衣丫頭坐了下來,不過還是很拘束。

  “你叫什麼名字?”

  “紅蓮。”

  “和我講講幽靈門的事情吧。”

  “是,宮主。我們這裡的人都是老宮主領養的無家可歸的孩子,宮主領養我們以後教我們武功,識字。江湖上的人並不知道幽靈宮的存在,幽靈宮從來沒有參與過江湖上的爭鬥。”

  我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她們相信我,第一是因為我說出了那女人對慕容爵的仇恨,第二是我竟然可以說出幽靈宮的名字。“宮中一共有多少人?沒有男人嗎?” 不能怪我這麼問,剛剛一路過來的時候,我沒有看見一個男人。那女人這麼恨慕容爵,大概也恨透了所有的男人吧,我忽然想到了白發魔女的心態。

  “幽靈宮一共有256人,不過外面的就不是很清楚了。宮中是有男人的。不過四位少爺在老宮主閉關前被派出去了。老宮主讓他們去看看各自所管的生意。”

  “生意???”

  “是啊,大少爺所管的是錢莊,二少爺所管的是酒樓,三少爺是賭莊,四少爺好像有一個殺手組織。還有四位小姐每個人也都有自己所管理的生意,大小姐所管理的布莊,三小姐和二小姐手下有很多的妓院。四小姐和四少爺一樣。”

  這些不應該是一個丫頭可以知道的,特別是殺手的事情。我看著眼前的紅蓮,我應該要重新評估她在幽靈門裡面的地位了。

  “紅蓮,那你在幽靈門裡面是做什麼的?”

  “紅蓮和白蓮是老宮主身邊的貼身丫鬟,白蓮現在在忙老宮主的後事,等等會過來。”

  貼身丫鬟?我看應該是心腹吧。“紅蓮,以後,你就是我的貼身丫鬟了。我有點累了,想先洗個澡休息一下,老宮主的事情你們處理就好。”

  “是,奴婢帶宮主去休息。”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5:25

〔重生:第四章 我16歲〕


  紅蓮帶著我來到了我的房間,應該說是那個女人的房間。把屏風後面的桶中倒滿了熱水。“宮主,奴婢伺候你洗澡。”

  “不用了,你下去吧,我自己來就可以了。”我揮了揮手。我可不習慣洗澡的時候還有人在傍邊。

  紅蓮帶上門,出去了。我脫了衣服。踏進了木桶,全身都放松了。我輕輕的擦著自己的身體。忽然我的動作停下了。我看到了水中的自己,為什麼會讓我有這麼大的反應,難道我變得奇醜無比?不,不是的,我還是我,我很清楚,不過卻不是現在的我,而是我16歲左右的時候的我。時間倒流了嗎?

  “宮主,我把衣服放在外面了。”紅蓮的聲音把我叫了回來。我已經沒有心思再洗了。我走出了木桶,隨手拿了一塊布,裹來了自己的身上。走出了屏風。叫住了正欲離開的紅蓮。“紅蓮,你看我大概有多大?”

  紅蓮愣了一下,是啊,誰會問這樣的問題呢?但紅蓮還是回答了我:“宮主的年齡應該和我差不過。”

  看來不是我看錯,我真的變成了16歲。我揮了揮手,紅蓮出去了。算了,這好像應該不是什麼大事情,現在最大的事情應該就是想一下怎麼在這個世界活下去。我拿出了那女人留給我的那本書,冰紗秘籍。我翻看了書,看了起來。裡面有內功心法,點穴法。這兩點不會難到我的。我是鬼醫的唯一徒弟,對人體的各個穴道可是了如指掌。還有一套劍法,這個應該也不難,我學過中國武術和西洋劍。還有就是輕功,我現在最應該快點學會的東西。其實這本秘籍裡面的對我都不是很難,不過,畢竟我體內的內力不是我自己苦練而來的,所以沒有辦法隨心的運用。我照著書上的運功方法,盤腿而作,拿自己體內四處亂走的內力,集中起來,按著法門運行。一個晚上,我運行了七七四十九個周期。我發現體內的內力已經可以自己運作了。看來不用多久,我就可以運用自如了。

  “宮主?”紅蓮敲響了我的房門。我走下了床,坐在了凳子上。“進來吧。”

  紅蓮走了進來,臉色看上去不是很好。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紅蓮,你是不是有事情要說?”

  “宮主,各位少爺和小姐已經飛鴿傳書回來了,會在三天以後一起來拜見宮主。”紅蓮說道這裡停了下來。不過一看就知道她沒有說完。

  “紅蓮,繼續說。”

  “宮主,你的武功。。。。。。。”話說到這裡意思已經很明白了。不過我的心還是漏跳了一下,紅蓮什麼時候發現我武功不計的。

  “你怎麼發現的?”我面無表情的問道。

  “昨天宮主洗澡的時候,奴婢在屏風後面站了很久,宮主都沒有發現奴婢。”

  原來是這樣。是啊,當時我正處於驚訝的狀態,不過就算當時的我全身都處於防備狀態,我也不一定能發現紅蓮吧。畢竟這個世界有輕功這種東西的存在。“為什麼不告訴別人?”

  “宮主不是說了嗎,奴婢是宮主的貼身丫鬟,奴婢怎麼會出賣自己的主子呢?”真是一個非常好的理由,可惜我不相信。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我不得不把紅蓮視為心腹了,只要我還有價值,她就不會出賣我。

  “四位少爺和四位小姐中誰的武功最好?”

  紅蓮揚起了笑容,她知道我已經默認了她和我現在是一體的。“四少爺,雖然每年的比試四位少爺和小姐的身手都難分高下,不過老宮主召見過四少爺。四少爺離開後,老宮主還自言自語的說過,這樣深藏不入的人是不是該留在身邊。所以,奴婢以為,四少爺應該是在比武中有所保留。”

  我點點頭。“紅蓮,帶我去老宮主閉關的地方,我也要閉關修煉,三天以後我會回來。”現在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用最短的時間,提高自己的實力。

  “是。奴婢在外面等,宮主洗漱還以後奴婢就帶你去。”

  我匆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出了門。紅蓮帶著我來到了那個山洞。“宮主,需要奴婢留下來陪你嗎?”

  “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的。”

  “希望宮主可以過四位少爺和四位小姐這一關。”紅蓮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飛身下了山。山上就剩下我一個人。影衛,你們也被卷到這個世界了嗎?不知道你們怎麼樣了。處在這樣的環境下,我才真正的發現,原來我真的是被保護慣了,就算當初我一個人面對那些老大也是應為我知道有影衛的保護,我已經可以全身而退。而現在這個世界,要活下去,就只能靠我自己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5:38

〔重生:第五章 “哥哥”〕


  我花了一天的時間練習了劍法,沒有什麼可相比的對像,我不知道劍法的威力到底怎麼樣。不過現在既然我下了幽靈宮,我就應該以自己的能力回去。我看著深不見底的山崖,心有點發抖,如果失敗了,意味著什麼我心裡很清楚,而我也沒有別的選擇。我閉上了眼睛,一躍而下,風呼呼的在耳邊回想,我按著秘籍上的法門,把內力集中在腳下,我竟然成功的落在了地上。我松了一口氣。這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

  我看著山崖,能下來,我就一定可以上去。我一躍而起,踩著幾個指點直衝而上、忽然我體內的內力好像全部消失了一樣,我整個身體往下落去。難道我要死在這裡嗎?

  我閉上了眼睛。爸爸媽媽我來向你們賠罪了。我停止了下落,沒有想像中的衝擊。我還可以聽見心跳的聲音。我睜開了眼睛。“哥哥。”眼前的人和古閑雲有著一樣的臉。可當我和他的眼睛直視的時候,我肯定他不是古閑雲。古閑雲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就算當初被父親敢出家門時,他看著我的眼神依舊是溫柔的。而眼前的眼中都是清冷,沒有一絲的溫度。不過就算知道他不是古閑雲我依舊貪婪的看著和哥哥一模一樣的臉。哥哥,在你發現我失蹤以後,你是不是在發瘋一樣的找我。不要找我了,你找不到我的。我一定會好好活下去,一定。

  “你沒事了,可以下來了。”和眼睛一樣,他的語氣中也沒有任何的溫度。他放下了我,我站在了地上。他從我的身邊擦肩而過。

  “等一下。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我用輕功的時候,所有的內力會忽然消失的原因嗎?”可能是因為他有著古閑雲一樣的臉,我不自覺的問出了口。

  我以為他不會理我,可是他停了下來,轉過了身,走到了我的面前。忽然摟住了我的腰,一躍而上,沒有借力就到了山洞口。帶著我走進了山洞。一個回頭點住了我的穴道,有沒有搞錯,為什麼這裡的人都喜歡點人家的穴道。

  他在我的身上點著,每點一處,我就發現我體內的內力好像被激活了一樣活躍起來。。等他收回了手,我感覺我的全身都被一股能量包圍著。我知道他走出去了。而我身上的穴道依舊沒有解開。等我再次可以動的時候,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我走出山洞,紅蓮有些焦急的在門口等著我。

  “宮主,各位少爺和小姐已經在大廳等你了。”

  原來我入定了這麼長的時間啊。“走吧。”我飛身躍下了懸崖。我感覺體內有一股源源不斷的能量。紅蓮看我的眼神也是滿臉的驚訝,三天時間,她沒有想到三天我會有這樣的變化。我並沒有馬上去大廳,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白色的衣服。紅蓮好在吃驚中。

  “紅蓮你感覺我現在的武功和那些少爺和小姐比如何?”我邊把披散的頭發在發尾扎了一下,邊問道。

  “應該可以和他們中的以為打個旗鼓相當吧。”

  我皺了一下眉頭。這樣的實力還不行,看來今天我凶多吉少了。“我們出去吧。”

  “宮主,你有。。。。。。。。。”

  “沒有,不過我不會輕易輸得。”知道紅蓮要問什麼,我沒有等她問完就回答道。

  “宮主到。”我走進了大廳,四位少爺和四位小姐都跪在了地上。不過眼睛都看向我,沒有一絲恭敬可言。

  “都起來吧。我剛剛接受幽靈宮,不知道你們誰是誰,可否介紹一下。”

  “我是四大少之首黑鷹。”一身黑色的黑鷹回道。神秘是他給我唯一的感覺。也在這個時候我在眼前的八個人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孔。我袖下的手緊握,臉上卻沒有一絲變化。沒有想到他會是四大少之一。

  “我是四大少之二的火狐。”一身耀眼的紅衣的火狐回答道。狐狸嗎?果然啊,臉上的笑是這麼的無害,看是眼中的狠毒讓人不寒而栗。

  “我是四大少之三的烈焰。”一身青衣的烈焰回道。眼前的人好沉穩,好像所有的東西都靜止了一樣。烈焰?和名字相差很多啊。

  “四大少之末,沫雲。”還是和第一次見他一樣,一身白色的衣服。雲?和哥哥一樣有一個雲字啊。他好冷,與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清冷不一樣,是寒冷,冷到了心裡。你是不是後悔不該幫我了?

  “我是大小姐古琴。”古琴給人的外表就像是大家閨秀,不過耳朵上閃著藍光的耳環告訴我她是一個用毒之人。

  “我是二小姐縵琪。”眼高一切的表情,她應該是個很清高的人吧。

  “我是三小姐郁書。”憂郁的眼神,眼睛中好像時時有一層薄霧,我見猶憐啊,看似無害的人是最厲害的人。

  “我是四小姐幕畫”天真的眼神,天真的笑。如果身上沒有那似有似無的血腥味,我會以為她就是一個孩子。

  “我,古晨汐,幽靈宮的新主人。”我看著沐雲介紹自己,沐雲的眼中依舊沒有波動。

  “宮主,請述我們無理,要做幽靈宮的宮主也應該要我們信服才行吧。”這麼快就向我發難了嗎?開口的是滿臉笑容的火狐。

  “那幾位認為我怎麼養才能讓你們信服呢?”

  “只要宮主能毫發無傷的過我們其中之一就可以了。人就由宮主來挑。宮主姐姐不如挑我吧。我不會傷害漂亮姐姐的。”幕畫依舊一臉天真的看著我。

  “好啊,對手由我挑嗎?那四少爺請賜教了。”你救我一命,現在還給你,我也不會太怨吧。紅蓮在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她的臉色一變。沒有想到我會挑一個明知實力最強的人吧。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5:50

〔重生:第六章 宮主之位〕


  我走下了主坐,站在了大廳的中央。其他人也自覺的退到了一邊。沐雲的眼看著我。開口了。“宮主得罪了,在這裡大動干戈是在不好,不如宮主和我拼一下內力吧。我想應該不會有人反對吧?”沐雲的眼睛掃了一遍其他的幾位少爺和小姐。

  火狐的嘴角上揚,而郁書的眼中閃過一絲的狠毒。沐雲的頭發無風自動,忽然出了一掌,來勢洶洶。我也及時出掌。在對上沐雲掌風的時候,我發現他的掌風沒有任何的內力,我忙收回掌力,而沐雲已經飛了出去。倒在了地上。這樣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傻了眼。沐雲吐出了一口血。“謝宮主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真正手下留情的人是你吧,沐雲。為什麼要這麼做?“白蓮,扶四少回去休息。”

  “各位現在認為我有資格做這個位子了嗎?”我的語氣很差沐雲的做法讓我一時沒有任何的理由去解釋。

  “屬下,剛剛多有的罪,請宮主恕罪。”黑鷹他們七人都跪了下來。

  “算了,晚上我為各位洗塵。都下去吧。”

  黑鷹幾人沒有剛剛的氣焰,紛紛退了下去。紅蓮都在了我的身邊。“宮主,沒事了。”

  我點點頭。“紅蓮去准備銀質的酒杯和筷子,晚上我要宴請黑鷹他們。”

  “是,宮主。”

  我不會一直處於備戰狀態的。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會白蓮進來了。“宮主。”

  “沐雲的傷怎麼樣了?”我平靜的問道。

  “四少爺傷的很重。”白蓮回道。

  我點點頭。“白蓮,你去照顧沐雲吧。”

  白蓮退下了。沐雲為了讓人發現,在最後一刻強制把所有的內力收回,本來就已經震傷了自己的經脈,再加上我的掌風,傷上加傷。我欠下了他兩個大人情。兩條命。

  晚宴上,黑鷹他們看著銀質的筷子和酒杯發呆。我微微一下,“這是為了讓大家吃的放心。”

  黑鷹他們坐了下來。紅蓮為每個人倒了一杯酒。我看著酒杯說道:“我知道各位對我還是有所保留,不過時間證明一切,我有沒有資格做這個位子。我敬大家,希望以後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宮主不要這麼說,我們敬你。多謝宮主不計我們的無理。”黑影他們紛紛的喝下了酒。雖然大家都在吃,不過我看得出所有人都很拘束。

  吃到一半。我放下了筷子。“各位慢用,我有點累,先去休息了。”我站了起來,走子門口,看了看桌上的菜。揚起了一絲笑容,走了出去。外面已經是漆黑一片了。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覺。我索性不睡覺了,爬了起來,去看看沐雲吧,要不今天我是怎麼也睡不著的了。

  走進了沐雲的房間,走到了床邊,我知道沐雲並沒有睡覺,他僵硬的身體已經說明了一切。我坐在了沐雲的床邊。輕聲的說道:“謝謝。”

  “宮主嚴重了。”沐雲的聲音沒有一絲的起伏。我的手把在沐雲的手腕上。沒有想到沐雲的傷會如此的重。沐雲抽回了自己的手。

  “對不起。”從來都覺得這些客氣的言語無用,沒有想到今天我也只能用這些詞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沐雲沒有說什麼,把我拉上了床,摟在懷裡。用被子蓋住了我。我的身體緊緊地貼著沐雲,這是我聽見沐雲房間的門開了。

  “雲哥哥,你的傷怎麼樣了啊?”這麼嬌弱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郁書的聲音。“讓我幫你瞧瞧吧。”

  “不用了,我的傷沒事,如果你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請回吧,我想休息了。”沐雲的話很生疏。

  “雲哥哥,你不會對那個宮主有什麼意思吧,所以在比試的時候手下留情吧?”郁書的語氣雖然聽上去好像在愛玩笑,不過試探的成分居多吧。“雲哥哥,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感情,雲哥哥如果有什麼可千萬不要瞞著我哦,要不我會很傷心的。”

  “你不要忘記了,門規的第一條是什麼。”沐雲警告道。

  “你認為現在的門主能把我怎麼樣?”郁書的語氣一點也沒有把我放在眼裡。

  沐雲好像怕我做什麼似的,摟著我的手更用力了。如果我這樣就能動氣,那我也白做了20幾年的黑道千金了。

  “滾。還是你認為我受傷了就沒有辦法請你出去?”

  “我這不就要走了嘛,雲哥哥,你何必這麼絕情呢。”說完郁書走了出去,沐雲松開了他摟著我的手,還好房間黑,如果被發現了,真是百口莫辯了。我下了床。

  “我幫你療傷。”我正想要扶起沐雲,沐雲組織了我。“不用了。宮主請回吧。”

  我微微一笑,“那我先回去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起了桌上的紙筆寫了一張藥方。“紅蓮。”

  “宮主有什麼吩咐?”紅蓮推門走了進來。

  “明天早上,照著這個藥方給我抓一副藥回來給我。”我把剛剛寫的藥方放在了紅蓮的手上。

  “不用奴婢煎好嗎?”紅蓮問道。

  “不用了,這要我自己煎,你不能煎出這藥最好的功效。”我笑道。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6:01

〔重生:第七章 療傷〕


  一大早起來,紅蓮已經把藥抓好了。我所住的地方是個獨立的院子,我生了一個火爐,把藥罐放在了火爐上。“紅蓮,到外面去看著,無論是誰就說我還在睡覺,不見人。”

  我把一味味藥放進藥罐裡面。大概熬了3個時辰吧,我把藥倒在了碗裡。“紅蓮,白蓮都進來吧。紅蓮你把藥給沐雲送去,白蓮把這些藥罐什麼的都給我處理干淨。我去洗個澡。”身上一股的藥味,不洗干淨不免有人會聯想到什麼。

  紅蓮端著藥進了沐雲的房間。“四少爺,你的藥。”

  沐雲接過了藥,一口就喝光了。紅蓮看著沐雲的變化,沐雲閉目開始調息。大概一盞茶的時間,沐雲睜開了眼睛。“紅蓮,這貼要是誰開的?”

  “是宮主親手開,也是宮主親手所熬的,沒有借他人之手,宮主說我們熬的就不能熬出這服藥的藥效了。四少爺你感覺怎麼樣?”紅蓮問道。

  “好多了。”沐雲淡淡的回道。

  紅蓮笑了一下,退出了沐雲的房間。

  我洗好澡的時候,紅蓮已經守在門外了。“紅蓮,這裡有什麼地方是放武林秘籍的?”

  “在文萃閣,宮主你現在要去嗎?”紅蓮問道。

  “去,走,我們現在就去。”我拉上了紅蓮的手,紅蓮的表情有點怪。看著被拉著的手。我見紅蓮不動,回過了頭。“紅蓮怎麼不走啊?這裡我可不熟啊。”

  “這就走。”紅蓮回過神馬上在前面帶路。

  “紅蓮,四少爺的傷怎麼樣了?”

  “四少爺說好多了。”

  “哦”

  很快我們就到了文萃樓,紅蓮停了下來。“紅蓮?怎麼不走了?”

  “宮主,這裡雖然不是幽靈宮的禁地,不過除了宮主沒有宮主的命令誰也不能進入的。”紅蓮認真的說道。

  “那紅蓮你跟我進去吧。”

  “謝宮主。”

  “謝什麼,紅蓮不也說過你是我的貼身丫鬟嗎?既然是貼身丫鬟當然就應該跟在我的身邊。”說完,我走了進去。紅蓮緊緊地跟在我的身後。

  我看起了裡面的秘籍,裡面什麼都有啊。“紅蓮你自己到處看看,有什麼適合自己的就學一下吧。”

  說完我不再理紅蓮,自己看起書來,學不學以後再說,不過多看一些絕對不會錯的。看到了一本逍遙秘籍,最吸引我的是裡面的神行百步了。這個好,至少保命沒有問題吧。我盤腿坐了下來,閉上了眼睛,練起了逍遙秘籍上的武功。逍遙秘籍裡並沒有什麼內功心法,不過倒是有一套破解天下武學的心法。還有遇強則強的內功運作法門。

  我閉上眼,開始消化剛剛在逍遙秘籍上所看到的東西。等我入定再次醒過來,紅蓮正等著眼睛看著我。“怎麼了?紅蓮,我有這麼好看嗎?”

  “宮主,剛剛你的身體周圍有一層白色的光暈。你已經入定一天了,現在天都已經黑了,宮主你餓嗎?我已經叫人准備好晚餐。”

  “好,還真的餓了。”

  吃完飯,我吩咐紅蓮和白蓮都去睡覺了。我一個人悄悄地潛進了沐雲的房間。沐雲坐了起來。

  “看來四少的傷真的好很多了啊。”我坐在了沐雲的床沿上笑道。

  “那得多謝宮主的藥。”沐雲冷淡的說道。

  “四少太客氣了,你的傷本來就是因為我。我也希望四少的傷可以快點好。四少希望你可以配合我,讓我幫你療傷,好讓你的傷好的快一點。”不喜歡欠人人情,什麼都好還,人情這種東西卻不是說還就可以還清的。

  “麻煩宮主了。”沐雲這次並沒有拒絕。

  “把衣服脫了。”說剛說完,才發現這樣沒有頭沒有尾的一句話是多麼的讓人聯想翩翩啊。我連忙解釋道:“我要給你施針。”

  在我解釋時,沐雲已經把上衣脫下了。盤腿坐在了床上。我坐在了他的身後。手在沐雲的背後摸了起來。不要想歪了啊,因為屋裡面太黑了,而且為了不讓人發現又不能點燈,我只能用手摸穴道。沐雲的身體僵硬了,如果有燈就好了,可以看看現在沐雲是什麼樣子,背後的所要找的穴位我已經全部找到了。開始在沐雲的身前開始找穴道。我忽然覺得我在調戲沐雲。而現在的沐雲最好是心無旁物,要不還真害怕他走火入魔。“不好意思了。”

  所有的穴道已經找到了。我拿起了沐雲的手,和他對掌,開始運氣開始為他療傷。等我打通了沐雲所有阻塞的經脈。天已經全黑了。運了一個晚上的功,有點累,不過我發現體內內力恢復的速度加快了很多,看來逍遙秘籍真的很有效啊。

  我站了起來。感覺外面有人。我知道是紅蓮。“紅蓮,進來吧。幫四少准備好洗澡的水。對了,通知白蓮,讓白蓮通知黑鷹他們七個在大廳等我,說我有事情要通知。”

  紅蓮聽了我的吩咐,下去了。我知道沐雲醒了。

  沐雲睜開了眼睛,眼睛在與我相撞的時候又馬上的移開了。我揚起了嘴角。“你的傷應該好的差不多了。我先出去了,你洗個澡到大廳裡面來吧,”

  說完我就離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6:13

〔重生:第八章 為什麼?〕


  我洗漱了一下,來到了大廳,黑鷹他們七個已經在了,沐雲竟然也在。動作好快啊。

  我坐在了我的位子上。

  “見過宮主。”

  看著地上跪著的人呢,雖然以前的我是千金大小姐,影衛對古家的人也很尊敬,不過確實也不會見到我就下跪。這樣的場面也真是不習慣啊。“你們都起來吧。以後不用在下跪了,我不習慣。”

  黑鷹他們都站了起來。“是,宮主。”

  “我接手幽靈宮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想出去看看,看看幽靈宮在外面的勢力怎麼樣。幾位有什麼意見給我嗎?”我笑著問道。我現在是在向他們宣布我要正式的接手幽靈宮的一切。黑鷹他們的臉色未變,不過眼神都變得更加的冷冽。

  “請問宮主准備從哪裡開始?”黑鷹對著我問道。

  “是啊,宮主,要不要陪我去京城的青樓看看,那邊可是很熱鬧的。”郁書嬌滴滴的聲音響起。

  我冷眼看了她一眼,她的臉色變了一變,郁書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這麼熱鬧的地方我當然要去了,不過我現在最想去看看四少所管理的勢力。你們幾個也回自己的地方去吧。紅蓮,白蓮你們兩個照顧好幽靈宮。”

  “宮主,你不讓我們跟著嗎?”紅蓮聽到我的吩咐,急著問道。

  “不用了。”

  “可是我們要保護你啊。”白蓮說道。

  “有四少保護我,你們還擔心什麼呢?還是你們兩個認為四少沒有辦法保護好我?”我笑看著沐雲說道。

  “屬下會保護宮主周全。”沐雲淡淡的說道。

  紅蓮和白蓮也不再說什麼了。終於可以出去看看這個我要生活的世界了。

  准備了簡單了行李,拿上了那女人留給我的玉佩和秘籍還有那本逍遙秘籍,准備上路了。不過紅蓮和白蓮看著我欲言又止。“放心吧,我沒事的,6個月後我一定會回來。所以你們兩個要好好的看家哦。”

  “家?”紅蓮重復著我的話。我笑了一下。

  “是啊,這不是家嗎?”

  “宮主,我們一定會好好看家的。”

  我沒有在說什麼。笑著走了出去。沐雲已經在外面等我了。我上了馬車坐定。沐雲坐在外面趕著馬車。我看著窗外的風景。“沐雲,為什麼要幫我?”我坐在馬車裡問道。

  “就算沒有我的幫忙,宮主也能應付的不是嗎?現在四大小姐和其他的三位少爺都已經握在宮主的手上了嗎?宮主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對屬下下手呢?”沐雲的聲音穿了進來。

  為什麼沒有對他動手?我揚起了嘴角。“可能是因為你的臉吧。”

  “是嗎?”沐雲的聲音有點失落。“屬下真的恨慶幸有這樣的一張臉了。”

  “沐雲,出門在外叫我晨汐吧。”我閉上了眼睛閉目養神。聲音也有點懶散。

  “晨汐。”沐雲看著前面的路輕輕的念著這個名字。

  晚上,沐雲堅持讓我睡在馬車上。半夜裡,我感覺空氣變得濕濕的。我睜開了眼睛。下雨了,沐雲依舊在雨中盤腿坐著。

  “沐雲,上車上來吧。”我對著沐雲叫道。

  “不用了。”沐雲一口就拒絕了。

  我嘆了一口氣,別扭的男人。我下了車。站在了沐雲的身邊。沐雲連忙站了起來。“晨汐,你。。。。。。。。。”

  “進去吧,你不會要我和你一起淋雨吧?”

  沐雲拉著我上了馬車。

  “你不把濕衣服脫掉嗎?”

  沐雲淡淡的回道:“不用了,我會把衣服烘干的。”

  我又忘記了,這個世界是有內力這種東西的。我微微一笑,閉上了眼睛,繼續睡覺。沐雲烘干了自己的衣服,睜開了眼睛看著睡夢中的我。手伸了過去,在快要碰到我臉的時候,手忽的停了下來,猛地把手抽了回來。沐雲的表情變得古怪。眼中卻有了一種堅定。“晨汐。”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6:24

〔重生:第九章 沐雲〕


  我沐雲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從我懂事以來,我就在不斷的練功,練功,後來是不斷的殺人。我不相信任人,包括那個收養了我的女人,教了我一切的女人。

  我知道那個女人養育我們,教我們武功以後我們就應該為她死,為她活。而我不喜歡受制於人,所以我時時刻刻在准備,殺她,坐上她的位子,這樣我才可能真正的為自己而活。我沒有把黑鷹他們放在眼裡,我有自信可以勝過他們。

  不過她死了,在我想要動手之前,她死了,我也知道有人坐上了這女人的位子。對付一個16歲的女人,總比對付那個老狐狸容易吧。於是我提前回幽靈宮,沒有想到我會救了她,我一時的好心,把她摟在了懷裡。她緊閉著眼睛,看來是嚇得不輕啊。不過她怎麼會從山上掉下來呢?

  她睜開了眼睛,迷糊的看著我,對著我叫道:“哥哥。”她這樣叫著我,不過她很快就發現我不是她嘴中的哥哥,她的表情變得好悲傷,可能她沒有發現,她的表情讓人心痛。而她的那聲“哥哥”讓我冰封的心顫了一下。

  我不能不能讓她影響我。我放下了她,准備離開。她叫住了我,問我為什麼她在練輕功的時候內力會忽然消失。原來這就是為什麼她會忽然從山崖上掉下來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她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如果不告訴他,她依舊可能發生剛剛發生的事情,而我不希望她死。我摟著她上了山崖,在山洞裡我打通了她的奇經八脈,我發現你她有很深厚的內力,沒有等她醒來我就離開了。對她,我已經做了太多的自己以前絕對不會做的事情了。

  我回到了幽靈宮,腦中竟然一直都有她的身影,她叫我哥哥時的樣子,她悲傷的樣子。我怎麼會讓一個女人這樣的左右著我自己。

  沒有想到有一天還能再看見她,而她就是這次回來我要殺的人。她不會知道如果不是她,我不會情願自己受傷而保她無事。當她指名選擇我的時候,我就有這樣的打算了,我要保她坐穩幽靈宮宮主的位子,就算放棄自己准備了10幾年的計劃也不在乎。她坐上了那個位子,而她在當天宴請了黑鷹他們,我不知道她會做什麼,不過我知道她對黑鷹他們下手了。在看見她坐在宮主位子上的時候,我就知道她不是那種無知的人。

  當天晚上她就來了我的房間,對著我的床說:“謝謝。”這不是我要的,不過我到底要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拒絕了她要幫我療傷。因為感覺門外有人,我把她拉上了床,摟進了自己的懷裡,也在這個時候我知道我要的就是把她摟進懷裡的那一個,在我第一次接住從山上掉下來的她的時候,我就心就已經遺落了。從此為她生,為她死。

  她親自為我煎藥,又親自為我療傷,在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摸著穴道時候,我用了多少力氣阻止自己不能胡思亂想,不讓自己的心亂了方寸。我一直在等著她對我下手,這個時候我再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了她一個機會,給一個自己可以跳出來的機會,一個死心的機會,也給了她一個對付我的機會,不會她什麼也沒有做。這時我知道我注定了一輩子都淪陷在她的情迷之中。

  傷好了,她要跟著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她清冷的眼睛,我知道她要跟著我絕對不會是因為她信任我,她的眼中沒有信任,也沒有感情。唯一的一次看見充滿感情的眼睛,就是她對著我叫“哥哥”的時候。

  出門,我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也是第一次問我為什麼幫她。我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我問她他為什麼不對我下手,她說可能是因為我的臉。臉?我不想成為另一個人,但是我更知道我代替不了那個和我有一樣臉的人,因為她會用有感情的眼睛看著那個人,而不會看著我,。什麼時候我才能得到那樣的眼神呢?

  她讓我叫她的名字,我輕輕的念著她的名字,原來只要叫著她的名字我就可以這麼的幸福。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6:35

〔重生:第十章 皇帝〕


  一路都很平靜,沐雲不是一個多話的人,除非必要他一般不開口。閉目養神的我忽然聽到了打鬥的聲音。我拉看了簾子,看向了打鬥聲傳來的地方。一身白衣的少年,身手不錯,不過對手看上去像是殺手,殺手一般不會和對手光明正大的比試武功的,而少年身邊的人死的死,傷的傷。

  我看向了沐雲,沐雲開口道:“不是我的人,而且雖然他們看上去像殺手,不過我覺得他們更像死士。他們的眼神不想殺手一樣沒有什麼感情,而是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

  “那我去玩玩。”順便看看自己的武功到底如何了。到了這個世界其實我從來沒有真正的與人交過手。

  沐雲拉著了正想飛身而出的我。“我沒事的,我想看看我的身手到底如何,我不希望一直都在別人的保護中存活。”前身的事情難道沒有給我一點警惕嗎?

  沐雲放開了手。我飛身而出。我的出現打亂了那些死士的布局。我不想殺人,這些人和我並沒有什麼仇恨,出手只是為了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自保的能力。

  我只點住了那些殺手的穴道,有百步神行的身法,我能很輕松的避開那些死士的攻擊,並找出破綻點住他們。

  “少爺。”一聲呼喊我皺起了眉頭,雖然我並不真心救人,不過我也不想做無用功。那些死士的對像就是那個年輕人,那人雖然手上,但是神情卻依舊從容,有大將之風。

  就在我觀察那個年輕人的時候,我卻忽略了背後的死士,我忽然被人摟進了懷裡,是沐雲,沐雲一劍割斷了那人的脖子,沐雲還用袖子擋住了我的視線,看來是不想讓我看見血腥的一幕。沐雲摟著我飛快的移動,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越來越濃烈的血腥味告訴我沐雲再做一些什麼。

  沐雲停了下來,放開了我。我看著地上的就是屍體,而且最讓我觸目驚心的是,都是一劍封喉,沐雲的武功到底到了什麼的地步?

  “怎麼了?受傷了嗎?”沐雲關心的看著我。我搖搖頭。

  “少爺!你中毒了?”

  我看向了那個年輕人,他長得很帥。不過現在的臉色發白,頭上都是冷汗,嘴唇的顏色也是紫色的。我看見他手上傷口處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我走上前去,我把了他的脈像。拿出了幾根金針,刺進了他的幾個穴位中,“拿紙筆過來。”

  那年輕人身邊的跟班拿來了紙筆,我寫下了一副藥方,交給了他的跟班。“按這個藥方抓藥,服下後就應該可以解毒了。”

  交代完以後,我回到了沐雲的身邊。“我們走吧。”

  “等一下。在下皇甫竣,請問姑娘芳名?”那年輕了叫住了我。

  我沒有回頭,回道。“我並無心救人,名字就不必相告了,我們不會再見面。”

  沐雲扶著我上了馬車,馬車揚長而去。那年輕人的嘴角上揚“不會再見面了嗎?朕想要找一個人還怕找不到嗎?我們也走吧。”

  “殿下,這位姑娘她不像是好人啊,而且殿下也看見她身邊的那個人殺手的手法了,干淨利落,像是個殺手啊。”

  “朕就想看看,在她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以後,還會不會像現在一樣清高,天下沒有我得不到的女人。沒有人可以不把我放在眼中。”皇甫竣身上的霸氣表露無遺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6:47

〔重生:第十一章 閑雲山莊〕


  沐雲趕著車來到了一棟莊園前停了下來。沐雲扶著我走了下來。我看著山莊的匾額。“閑雲山莊。”

  呆呆的看著閑雲兩字發呆。沐雲看著我也不說話。我回過神。看向了沐雲:“這個名字是你起的嗎?”

  “恩!”沐雲答道。

  “好名字。”

  這時大門開了,出來了幾個人。“少爺,你回來了。”

  “恩。”

  “弘少爺和崎少爺正在書房議事,你去看看吧。我會為這位小姐安排客房的。”看上去像管家一樣的人說道。

  “不暈了,我會安排了。晨汐走吧。”沐雲拒絕了。一路跟在沐雲的身後,這個莊院裡面的人都是練家子,武功都不低,不過我敢肯定的是他們都不是殺手。那意味著什麼呢?這個莊院應該就是沐雲自己的勢力了,他帶我來這裡為了什麼?

  跟著沐雲來到了書房。書房中的人看見沐雲,緊皺了眉頭都松開了。“沐雲,你終於回來了。太好了,這個棘手的問題交給你了。這些天,有一個人來鏢局托鏢,鏢物是冰雪劍。”

  我聽到這個劍的名字,嘴角揚起,冰雪劍,我在書上看見過,冰雪劍是十大兵器裡面唯一的一把長軟劍。

  “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

  “沐雲這位是?”其中的一個人看著我問道。

  沐雲一時有點楞住了,大概不知道該怎麼介紹我吧。“我叫古晨汐,沐雲的朋友。”我站了起來笑著回道。

  “在下安飛弘,這位是肖崎。對了我們還有事情,先走一步了。”安飛弘拉著肖崎走出了書房。沐雲坐在書桌前,什麼也沒有說。

  而我也坐著並沒有問,我在等,等沐雲的解釋。過了很久沐雲都沒有開口。我在心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沐雲,我有點累了,想休息了。”

  沐雲一愣,起身說道:“我幫你安排住處。”

  沐雲把我安排在了竹園,很清靜。是個獨立的院子。“這個地方你喜歡嗎?如果不喜歡,我。。。。。。。。。。。。”

  “不用了,我很喜歡,我去休息了,晚飯就不吃了。”說完我推門進了房間。坐在床沿上,沐雲你把這樣的勢力展示在我的面前是為了什麼?據我所看到的,沐雲應該是想運用這裡的勢力來奪取幽靈宮勢力吧,特別是在那女人死了以後,他應該不用再受制於人了才對,為什麼到了最後他放棄了?

  我迷迷糊糊的睡去。沐雲,你會來為我解釋嗎?

  一大早我就起床了。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間。沐雲已經在院子裡面悠閑地喝茶了,“餓了吧?”

  “有一點。”晚飯都沒有吃,早上起來確實餓了。

  沐雲拍了一下手,幾個丫鬟端上了清淡的早餐。果然知道我的喜好啊。吃完飯,沐雲看著我問道:“想不想看看閑雲山莊?”

  “好啊。不過等一下。”我真的不會怎麼整理自己的頭發,在現代,我可以披發,也可以把頭發梳成馬尾辮,而這個世界的發髻我還真的不會啊。我走進了房間,梳順了自己的頭發,我剛想把它全部扎起的時候,沐雲接過了我手上的梳子。

  “我幫你。”我只感覺沐雲的手在我的頭發間靈巧的穿梭著,沒有一會,他拿起了一個簪子插在了我的頭發上。“好了。”

  我拿過了鏡子,揚起了笑容。“很漂亮。我們走吧。”

  沐雲帶著我介紹閑雲山莊的每個地方。

  “雲。”一個很漂亮的女子撲入了沐雲的懷中。“你終於回來了。瀅悅一個人好無聊啊。”

  沐雲的臉色一變,沒有看懷中的女子,而是看向了我。我的眼晴瞟向了其他的地方,當作沒有看見。

  “來人,帶慕容小姐下去。”沐雲吩咐道。而我也因為那個女子的姓氏而呆在了原地。有一個想法在我腦中形成。沐雲沒有想到你的計劃已經這樣的精密了。可是為什麼?

  “我。。。。。。。。”沐雲欲言又止。

  我淡淡一笑。“還沒有逛完呢,我們繼續吧。”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6:59

〔重生:第十二章 不是籠中鳥〕


  在閑雲山莊一待就是10天。沐雲每天陪著我吃三餐,吃完以後有離開去做事情,而且每天都會叫人送來各種珠寶古玩,還叫人來幫我做衣服。這樣的日子很好,不過總覺得缺了一點什麼。

  我沒有要任何的丫頭來伺候我,我不想有人看著我。

  閑來無事,我一個人在閑雲山莊裡面閑逛,沒有任何人阻止我,閑雲山莊的人待我如上賓一樣。忽然有一個人走到了我的面前,是慕容瀅悅,她的眼中都是恨。

  慕容瀅悅的眼睛瞪著我。“古晨汐,我告訴你,你不要看現在雲對你寵愛有加,你都不過我的,我畢竟是慕容家的人,你又是什麼東西?你不過是養在金絲籠裡面的小鳥而已。”

  我看著眼前被嫉妒衝昏了頭的慕容瀅悅,這個女人真可悲,明明知道自己只是個利用品也甘願待在這裡。不過她提醒了我,現在的我不是籠中鳥是什麼?難道這就是沐雲這就是你的打算嗎?

  我甩袖而去,在竹園前碰到了一個丫鬟。我攔住了她:“叫沐雲來見我,我現在就要見他。”

  我進了房間,房門也沒有關。我喝了一杯酒。沐雲很快就趕來了,可能他已經從那丫鬟的嘴中知道了我臉色不善吧。

  “晨汐。你。。。。。。。。。”

  “沐雲,在你的眼中我是那種無知的小女人嗎?你准備讓我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我這只籠中鳥是不是還算很乖?你讓我看這些屬於你的這些實力,要證明一些什麼?告訴我,你有能力把我困在這裡還是向我示威?”我打斷了沐雲的話說道。

  “屬下不敢。”沐雲低下了頭。

  “不敢?那就最好了。那如果我說現在我就要離開這裡,你應該不會反對吧?”

  “如果宮主真的想要離開,屬下馬上去安排。”沐雲匆匆的下去了。我仍然坐在原地,沐雲這樣爽快的答應是我沒有想到的。

  我和沐雲走到了閑雲山莊的門口,慕容瀅悅站在門口。“雲,你真的要走嗎?”

  沐雲沒有說話,從她的旁邊走過。慕容瀅悅的恨一下子爆發了出來。手中的水袖射出,朝著我的門面而來,我側身閃過。慕容瀅悅的水袖纏住了我的腰,我旋身而出。左手抓住了飄舞的水袖。

  慕容瀅悅的眼中閃出一絲狠毒,一把匕首順著水袖射向了我。我狼狽的放開了手,側身,不過匕首還是在我的右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痕。

  “晨汐。”沐雲一掌打飛了慕容瀅悅。看著我的傷,原本清冷的眼神充滿殺氣。手中劍刺向了慕容瀅悅。

  “沐雲,不要殺她,放了她吧。”我阻止道。我不是善良,而是我不想去應付慕容家。

  沐雲收回了劍。“來人,把她拉出閑雲山莊。”

  “不要,雲,我這麼愛你,我不要離開你。。。。。。。。。。。。我會報復的,我一定會報復的。”慕容瀅悅的聲音越來越遠。

  “對不起,讓你受傷了。”沐雲的聲音充滿了內疚,聽起來也異常的溫柔。“今天不要走了好嗎?等你傷好了再走好嗎?”

  我點點頭,沐雲帶著我回了竹園,一聲都不吭的幫我包扎,還好傷口沒有毒。包扎完以後,沐雲坐著,沒有走的打算。我知道他有話要說。

  “沐雲,你有話要說?”

  沐雲張了張嘴,沒有說出口。我微微一笑。“沐雲竟然說不出口,那就我來說吧。沐雲應該早已不想屈居人下,這些勢力是想對付老宮主吧,就連慕容瀅悅在這裡,也應該是沐雲想要和慕容家聯手對付老宮主,而這裡的勢力是為了制約黑鷹他們吧?沐雲一切安排的都很好,可是卻在要動手的時候,老宮主練功走火入魔,而我接任了宮主的位子,讓沐雲的計劃打亂了吧?不過沐雲把我帶來這裡是為了什麼?”我不認為現在的沐雲是為了要幽靈宮的宮主的位子,要不當初他只要傷了我,這個位子早已經是他的了。

  沐雲看著我。“宮主,我希望把閑雲山莊歸入幽靈宮。”

  我愣了,我不認為這是沐雲的以退為進法。我垂下了眼簾。“沐雲,你也應該知道,幽靈宮其實是一個女人仇恨的產物,我又何必把這個仇恨才擴大呢?沐雲現在我給你一個選擇,你可以離開幽靈宮,以後你用屈居人下。正如你所說,我是向黑影他們下手了,所以他們也一定不會來找你的麻煩。”我等著沐雲的選擇,這也是我給他唯一的一次選擇。如果他選擇了離開,那麼我和他不再有任何的關系,欠他的人情也算是還了。

  沐雲跪在了地上。“宮主,屬下永遠是幽靈宮的人。”

  “起來吧,我說過不用下跪的。”我扶起了沐雲,我果然不善良,無論沐雲做什麼選擇,我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沐雲起身,從懷裡拿出了一把軟劍。我看著劍身,透入著一股涼氣。“冰雪劍。”難道這幾天他一直在為我搶奪這把冰雪劍嗎?在書房中,我小小的一個動作他都注意到了嗎?“謝謝。”我淡淡的說道。我實在不知道我要說什麼。沐雲有著哥哥一樣的臉,有著哥哥一樣的細心,但是他不是哥哥,我說過我不會相信任何人。

  為了讓我的傷恢復,我在閑雲山莊又住了三天。三天的時間我把沐雲送我的一些藥材做成了藥丸。

  “古小姐,莊主請你去書房。”一個丫鬟走進來說道。

  我跟著我那個丫鬟到了書房,裡面有20幾個人。沐雲見我,拉著我坐在了最上面的位子上。“各位,這位是古晨汐,以後閑雲山莊的事情,只要是晨汐的命令就等同於我的命令。”

  沐雲這麼做等於是把自己手上的權利都放在了我的手上。“是,莊主,見過晨汐小姐。”

  我點點頭,算是回禮了。

  “你們都下去忙吧。”沐雲揮揮手,那群人退了下去。接著沐雲交給了我一份名單。“這是閑雲山莊的所有勢力。”

  我沒有去接。“沐雲,我說過,閑雲山莊是你的,我不會干涉的。”

  沐雲把名單放在了我的手裡。“宮主,沐雲的一切都是你的。”

  我沒有再拒絕。不過我還是決定了,這份名單除非必要我不會用的。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7:11

〔重生:第十三章 天真的慕畫〕


  傷好了,沐雲陪著我出了閑雲山莊。來到了沐雲所管理的殺手組織。沐雲告訴我他手下的殺手有一百個,而殺手組織的基地是一家米莊的地下密室。

  這個殺手組織是幽靈宮賺錢的工具,也是幽靈宮和江湖接軌的一座橋梁,也意味著那女人應該隨時准備砍斷這座橋梁。因為慕畫手上雖然也是一個殺手組織不過卻從來沒有用過,據沐雲所說,那個殺手組織的名單只有慕畫和那個死去的女人知道。看來那個女人對沐雲也不是全無防備的啊。畢竟她曾經吃過男人的虧啊。

  “沐雲,讓100個殺手分批回幽靈宮。以後你手上就經營米行為主。”如果說讓我在四位少爺和四位小姐他們中,選擇一個可以護在自己背後的人,那我一定會選擇沐雲,所以我不能讓他出事。

  “是。”沐雲的神情微變,低頭答應了。

  “那就快吩咐下去吧。交代完了我們馬上出發,我想去看看慕畫。”

  沐雲辦事情真的很快,一天的時間就已經交代好了所有的事情。據沐雲所說的,慕畫是一個千金小姐,老宮主設計讓姓慕的那戶人家收養了慕畫為養女,而慕家出了慕畫並沒有其他的孩子,所以把她捧上了天。而慕家就算有人查起來,也有很干淨的背景,沒有人會想到慕家的小姐會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

  我們很快就到了慕家所在的城鎮。半夜裡,我和沐雲穿著夜行衣進入了慕畫的閨房。慕畫一個人住在一座大湖的中央,大概這是為了方便聯系,也不會被人發現吧。

  進了慕畫的房間,我知道在我一進門的時候慕畫就已經醒了。殺手的警惕心比一般的都要高。“慕畫,醒了就不要裝了。”我開口道。

  慕畫輕笑出聲:“宮主姐姐要來怎麼也不通知一下呢,四哥也來了啊。我這個做妹妹的可怠慢了。”

  沐雲點上了蠟燭,這個小島傷只有慕畫一個人,更本不用防備其他人。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看了沐雲一眼。沐雲點頭出去了。慕畫的笑容更深了。“宮主姐姐和四哥真是心心相映啊,不說話也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真讓人嫉妒啊。”

  “慕畫,今天來是想要你手上的殺手名單,順便把沐雲手上的人撥給你,殺手組織只要一個負責人就可以了。”

  慕畫的笑意未變,從懷中拿出了一封信。地給了我:“宮主姐姐要的東西都在這裡面了。不過姐姐把殺手組織都給了我,就不怕我造反嗎?”

  “慕畫可以試試看,看看能不能成功。”我笑道。

  “我可不敢啊,我怕四哥饒不了我。”慕畫可憐兮兮的看著我。如果她沒有任何的背景,我會以為她只是個小孩,而她眼中的笑意我也會忽略不計。

  這時沐雲閃身而入。“有人來了。”我看了慕畫一眼。和沐雲一起從窗戶躍出了房間。

  “小姐,不好了,老爺的病情惡化,大夫說活不過三天了。夫人讓我來叫小姐過去。”一個丫鬟急急的過來說道。慕畫一陣風似的閃出了門外,她忘記了自己是個樣在深閨的大小姐了嗎?不會武功的。我和沐雲對看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幕老爺的房間中,幕夫人正抹著眼淚,慕畫跪在幕老爺的床邊。悲傷的氣氛就是在門外偷看的我們也可以感覺得到。

  “爹,女兒不會讓你死的,我一定會找到更好的神醫救你的。”慕畫拉著幕老爺的手說道。

  慕畫這句話不假,她手上的勢力要找幾個神醫絕對很容易。我在窗外看著病床上的幕老爺,揚起了嘴角。

  “沒有想到慕畫從來都是帶著面具做人,今天卻讓我們看見了真感情,看來今天也不虛此行了啊。”我小聲的對這沐雲說道。

  “沒有家的人,都希望自己有個家,也會努力的保護的來不易的家。”沐雲淡淡的說道。

  “沐雲也想有個家嗎?”我笑問道。沐雲沒有回答。

  這是慕畫出來了,我跟著她身後,等到沒有人的時候閃了出來。我看見她的臉上有明顯的淚痕。

  “宮主,還有什麼事情嗎?”慕畫問道。

  連演戲的心情都沒有了嗎?“我可以救你爹。”我看著她說道。

  慕畫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又隨即跪下:“宮主,只要你能就我爹,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我揚起了嘴角。“就算我不救你爹,我讓你做什麼你也得做不是嗎?”

  慕畫的臉色變色慘白。“屬下知道以前對宮主不敬,請宮主責罰。”

  “明天來悅來客棧找我吧。”我說完,飛身離開。背後傳來了慕畫的聲音:“謝宮主。”

  “宮主,如果你救了幕老爺,慕畫就可以收歸己用了。”走在無人的街上,沐雲說道。

  我淡淡一笑。“我只想活下去。”這樣小小的願望我不想有人破壞了。

  第二天慕畫一大早就來找我了,我也沒有再為難他。我和她來到了幕府,慕畫向慕夫人介紹說我是神醫的徒弟。在慕夫人不信任的眼神中,,我進了慕老爺的房間,沒有讓任何人進來。我讓慕老爺服用了千年人參丸,並用金針刺穴,在以內力逼出了慕老爺胸口的郁結。

  聽見屋內的動靜,衝進來的慕夫人看見吐血的慕老爺嚇壞了。

  “老爺,你怎麼樣啊?”

  “我舒服多了。”慕老爺的話讓眾人松了一口氣。這時我也寫好了藥方,交給了慕畫。

  慕夫人感激的看著我,“果然是神醫的徒弟啊。來人,去賬房拿一百兩黃金給這位姑娘。”

  “不用了,慕畫小姐已經付了酬勞了。我先告辭了。”我笑著看了慕畫一眼。

  “慕畫一定報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聽到慕畫的話,我笑著離開。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7:23

〔重生:第十四章 魔宮宮主〕


   “晨汐,下一站我們去哪?”慕畫可以說已經收歸己用了,沐雲對著坐在馬背上發楞的問道。

  “不知道。”我輕聲的回答道。“不過沐雲你有沒有發現,這條道上人好多,而且看上去都很急?”

  “後天魔宮宮主要在絕情峰和陸家莊的陸霸天比武。這些人都是前去觀戰的。”沐雲解釋道。

  “哦,那我們也去看看吧。”我隨口說道。真正的比武我可沒有看見過,去看看也不錯啊。“沐雲,你的身手和他們兩人比起來如何?”

  “魔宮宮主的武功我沒有見過,陸霸天的武功,我不是他的對手。最多可以拼一個兩敗俱傷。”

  我的嘴角浮起了笑容。看來是兩個絕世高手的比試啊。值得一看啊。我揮動馬鞭,馬飛快的跑了起來。沐雲也跟了上來。

  等我們趕到的時候,比武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和沐雲飛身躍上了離比武場地有點距離的大樹上,不過卻能把場上的一切看的真切。魔宮宮主的臉上帶著面具,不過我敢肯定他的眼睛是藍色的,因為陽光的反射下,我看見了他的眼中閃出藍光。我輕聲的說道:“魔宮宮主應該有一雙很漂亮的藍寶石眼睛。”

  比武在我的話剛說完的時候開始了,場上的情況呈一面倒的情況,魔宮宮主完全壓制了陸霸天的攻勢,而且看上去很輕松,他嘴角的笑容仿佛在恥笑對手太弱。就在眾人都以為陸霸天必輸的時候,傳來了一陣悠揚的琴聲,琴聲好像壓制了魔宮宮主,而和陸霸天的招式結合在了一起,場面來了一個大反轉。

  這樣的琴聲要和陸霸天的劍招結合必須心心相印,“沐雲,去看看誰在彈琴。”

  沐雲飛身下了樹。我拿出了玉笛,這是在出閑雲山莊時我隨手帶出來的,本來是准備用來防身的,冰雪劍雖好,但是我不想惹下麻煩,特別是現在我並沒有足夠的實力應付的時候。

  我吹起了笛子,並把內力注入笛聲之中,我的笛聲慢慢的滲透進琴聲中,慢慢的壓制了琴聲,彈琴之人的內力不如我。“咚”琴弦斷了。陸霸天也吐出了一口血,應該傷的不輕吧。我也收回了笛子。魔宮宮主的劍抵在了陸霸天的胸口,陸霸天面若死灰。

  魔宮宮主收回了劍,陸霸天的手下馬上扶著陸霸天離開,而那些看戲的人也散了。眼中有惋惜,有憤恨,有同情,可是就是沒有人敢挑戰這位魔宮宮主啊。這就是所謂的正義嗎?魔宮宮主面對著懸崖,仿佛沒有走的意識。所有人都已經離開了,沐雲也已經回來了。我從樹上跳了下來。“是陸霸天的妻子。”

  我點點頭。也只有夫妻才能有這樣的心心相印吧。“我們走吧。”

  “姑娘這就要走嗎?”魔宮宮主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已經到了我的面前,離我不過三步遠,他的實力真的很嚇人啊。沐雲擋在了我的身前。我拍了拍沐雲的肩,揚起了笑容。走上了前。“宮主認為我不能走嗎?”我反問道。

  “為什麼幫我?”魔宮宮主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

  “宮主看來有所誤會了,我並沒有幫你,我只是一時的好勝,想看看我的笛音能不能勝過琴音而已。”我看著他的眼睛笑道。“宮主你不會因為我無意之舉而准備報恩吧?”

  “玄邪辰。”魔宮宮主吐出了三個字。

  我知道這是他的名字。我轉過了身。:“宮主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了,你沒有欠我什麼,自然什麼也不用還,不過宮主有一雙漂亮的眼睛啊,擋住了,有點可惜。希望我們後會無期。”我自然不是白做工的人,不過現在要這個人情我就是在找死,與其這樣,還不如瀟灑一點,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倒霉撞在了魔宮手裡,他一定不會殺我。因為這就是人心。

  玄邪辰沒有攔我,而是揚起嘴角。然後飛身而去。一路下山,沐雲的眼神依舊充滿了憂郁,是在擔心我不該招惹玄邪辰吧。

  回到了客棧,吃了一點東西。我提出了我要去陸家莊,陸霸天的傷應該不輕,而陸夫人也應該受傷了吧。沐雲的眉頭緊皺,卻沒有反對。到陸家莊天已經黑了,裡面打鬥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中,我看向了沐雲,他早就想到了,所以在我提出要來這裡的時候,這麼的為難,卻始終還是跟著我來了。看來我把玄邪辰想的太簡單了,也太無害了一點。

  我一躍而起,飛奔向聲音傳來的地方。映入我眼簾的是,陸霸天已死,而陸夫人身受重傷,依舊護著懷中八歲左右大的兒子。

  玄邪辰的劍刺向已經沒有還手之力的陸夫人,我飛身攔在了陸夫人的面前。劍在離我喉嚨一釐米的地方停下了。“讓開。”好冷的聲音,讓人的心都顫抖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7:40

〔重生:第十五章 我不麻木〕


  15

  我搖搖頭,不是不想讓,而是不能讓。如果今天不是我破壞了一切,陸家可能不會像現在一樣家破人亡。我欠了陸家的。

  “你認為我不會殺你?”玄邪辰威脅道。

  沐雲想上前,卻被我的一個眼神阻止了。我看著玄邪辰,淡淡的笑了。“會,你會殺我。”不過我賭你不會殺我。下半句話我沒有說出口。我的脖子傷有一絲的刺痛,溫暖的東西在留下來,那是什麼我很清楚。我嘆了一口氣。“你已經贏了。不用趕盡殺絕吧?”這麼天真的話竟然會從我的嘴中說出,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父親說過斬草要除根,玄邪辰應該也是同樣的想法吧。

  玄邪辰瞪著我。劍始終沒有再加力氣了。陸夫人這時已經抱住了陸霸天的屍體。輕聲的說道:“姑娘,陸家今天在劫難逃,只求姑娘為我陸家留下一絲的血脈。奴家感激不敬,其他人,姑娘不必在掛懷了。而我生是陸家人,死是陸家鬼。臨兒,以後好好聽這位姐姐的話。”

  我知道她要做什麼了。“陸夫人,不要。”在我叫出聲的時候已經晚了。我聽見孩子叫娘的哭聲。我用手撥開了玄邪辰的劍,眼睛狠狠地瞪了玄邪辰一眼,來到陸夫人倒地的地方,脖間的波動已經消失了,她死了。我抱起了陸臨,丟給了沐雲。冷聲道:“帶他離開。”

  沐雲望了我一眼,轉身抱著孩子離開。玄邪辰剛移動腳步,我擋在了他的前面。他眯起了眼睛:“我以為你很聰明,你知道你救了什麼嗎?如果有一天他知道如果不是你中間的插入,他的父母可能就不會死,你說他會不會找你報仇,你竟然把這樣的一個人救走?”

  我還是淡淡的笑著:“我承認我不聰明,我只知道我欠他的。我現在還做不到向你一樣的冷酷無情,有一天可能我會像你一樣,情願錯殺一百,也不會放過一個,不過不是現在。宮主,人我救走了,你要如何?”

  “我要如何?你,我還真的舍不得殺啊。你走吧,最好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否則我不知道我會做什麼。”玄邪辰咬著我的耳朵說道。

  我後退一步,看看地上的屍體,還有那些現在活著的人,我知道我能做的就只能是帶走陸臨,其他的我無能為力。我從玄邪辰的身邊走過,壓低聲音說道:“讓死人入土為安吧。”我頭也不會的離開,這裡今天是地獄,而我也是凶手之一吧。我不善良,我一直都知道,不過現在的我還做不到讓無辜的我因為我而死,可能以後我會麻木的,不過在我還有一點良知之前,多做一些事情吧。

  回到了客棧,陸臨已經睡了。我看著沐雲。我不相信一個孩子再看見這麼殘忍的一幕以後還能睡覺,沐雲淡淡的說道:“我點了他的昏穴。”

  我笑著點點頭。沐雲拿著藥膏和布走到我的面前。我不解的看著他。“你脖子上的傷要處理一下。”

  這才讓我想起來,我脖子上還有傷。沐雲小心的處理了我的傷口。

  我從懷裡拿出一顆藥丸,呆呆的看著。“沐雲,你說我該不該留著這樣一個隨時會知道真相而變成一個隱患的人在身邊?”

  沐雲的殺氣湧了出來。他已經告訴我答案了,原來這就是江湖生存之道,看來我真的太天真了。我站了起來,把藥丸放進了陸臨的嘴裡。“血腥,仇恨的記憶還是不要比較好,要不我還真的還怕有一天我必須親自娶你的性命呢。我只答應了讓你活著,不過不是陸霸天的兒子,沐雲,我們明天出發去找火狐,這個孩子交給他比較適合。我可不想應付這樣一個小鬼的提問。”

  陸臨一直都昏睡著。到了火狐的酒家,小二說火狐在忙,讓我們等一下。

  “聽說了嗎?陸家莊被滅門了,你們說是不是魔宮所做的啊?”

  “不可能是魔宮吧,可能是仇殺,魔宮怎麼可能會親手埋藏了陸家莊的人。”

  “是啊,這不是玄邪辰的做法。”

  “到底會是什麼人做的啊?”

  。。。。。。。。。。。。。。

  過了半天火狐才慢悠悠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還滿臉的笑容。我有一種想要打破他臉上笑容的衝動。我給了沐雲一個眼神,沐雲把懷中的陸臨交給了火狐。

  看著要把孩子放下的火狐,我說道:“抱好了,這個小鬼以後就是你的責任了,幫他編一個身世。”

  “宮主,我只是來晚了一點點,你也不用這樣。。。。。。。。他是陸。。。。。。。”火狐話剛到嘴邊停下了。

  “他只是一個沒有過去的孩子,你不會以為我在報復吧?”我充滿威脅的眼神看著他。如果他敢說是,我會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報復。

  “宮主不會用這樣的方法報復我,我自認不是宮主的對手,連宮主是在什麼時候對我們下的毒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在下有一個毒王朋友,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呢?而且連毒王都不能解在下體內的毒。宮主,真是我們小看了你了。”火狐笑道,仿佛身上的毒她更本不放在心上。忽然他的臉色一變。“不過。。。。。。。。”

  沐雲擋在了我的面前。我揚起了嘴角。“不過什麼?想殺我?”

  “不,在第一次看見宮主的時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不過當時有四弟護著你,我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何況是現在?不過宮主想要我完全忠於你,那就請宮主幫我要回一個人。”火狐把所有的一切都想明白了,果然是狐狸。

  “好,什麼人,說來聽聽吧。”狐狸你只是想看看我到底有多少本事吧?

  “紫玥然。他現在在魔宮宮主的手裡。”

  我的笑容僵在了臉上,而沐雲的表情變得凝重。火狐好奇的看著我們臉上的變化。“有什麼問題嗎?難道宮主和魔宮的宮主。。。。。。。。。。。”

  “沒有問題,既然你知道人在魔宮宮主的手上,那你也應該知道魔宮宮主在什麼地方了?”打斷火狐的話,不想讓他有些不切實際的猜測。而現在的我,也不能用一個詞來定義,我和玄邪辰的關系。

  “他人在幽月湖的船上。”狡猾如火狐,不再追問我什麼,不過他應該是可以聯想到一些什麼的。

  “那個紫玥然也在嗎?”

  “恩。”

  “知道了去准備船,我們也去游湖。”我吩咐道。反正都要救,不如快點,以防萬一那個紫玥然出什麼事,就算出事了,也要把傷害減到最低。

  “晨汐,你真的要去。。。。。。。。。”沐雲的擔心我知道,不過我還是想去試一下。已經救過一個陸臨了,應該也不差一個紫玥然了。

  “放心吧。”我微微一笑。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7:56

〔重生:第十六章 你是我的〕


  船開到了湖中央。“火狐讓船家把船停在這裡。”

  火狐愣了一下,不過還是交代了下去。我拿出了笛子,悠揚的笛聲在湖上飛揚。沒有一會有人進來通報道:“少爺,有船靠近了。”

  火狐馬上靠在門口看了一下。“是他的船。”

  我放下了笛子,我終於把該引來的人引來了。火狐看上去看緊張。我淡淡的笑著站了起來。“火狐,是我要面對魔宮宮主,好像不是你吧。”

  “宮主不要取笑在下了。”火狐的臉上有一絲的紅暈。我輕笑了出聲。

  “用笛聲引我過來,為什麼自己避不見人呢?”玄邪辰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中。明顯他已經躍上船了。

  “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我對著沐雲吩咐道。“這是命令。”

  我走了出去。笑著對玄邪辰說道:“沒想到一段笛音就可以引來魔宮的宮主,我好有面子啊。”

  “一般的笛音,我當然不會放在心上了。不過你的笛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引我來為了什麼?不會是想我了吧?”玄邪辰伸出了手摸在了我的頭發上。“你就這麼不會打理你自己的頭發嗎?”

  我後退一步,拉開了一點距離,我只是披著頭發什麼修飾也沒有,而且我也不會啊。“不好意思,入不了宮主你的眼睛。下次把頭發剪了再見你。”

  “玄邪辰,不要讓我說第三遍,而且你怎麼樣都能如我的眼,說吧,什麼事情?如果沒有事情,你應該會很努力的避開我才對吧?”

  “向宮。。。。。。。。”玄邪辰眼中的波動讓我馬上改口。“向你要一個人。”

  “哦?”玄邪辰饒有興趣的看著我,“魔宮中最有價值的人就是我了。你有沒有興趣要?”

  “我要紫玥然。”我直接忽略了玄邪辰後面的話,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玄邪辰背過了身,我看不見他的表情。我以為他會拒絕的時候,而這時他回過了身,臉上都是笑意。“好,我答應,不過你要留在我身邊7天,怎麼樣?”

  “好,不過你是現在把人給我還是7天以後給我?”我問道。

  “我現在就把人給你。等我一下,我想你也要交代一下吧?現在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的名字了?”玄邪辰看了一眼船艙,他是在告訴我,他知道裡面其他人。

  “古晨汐。”

  “古晨汐?”玄邪辰念著我的名字飛回了自己的船。“這個名字我喜歡。”

  我走進了船艙。我和玄邪辰的話火狐和沐雲都聽見了。我也沒有多說的了。火狐對著我認真的說道:“謝謝你,宮主。”

  “不用謝我了,沒有我,你也可以救出紫玥然吧,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不過記住你說過的話。”我淡淡的說道。“沐雲,等我7天,7天以後我還有地方想去。習慣你陪著我了。”

  “晨汐小姐,你要的人我送來了。”外面有人叫道,玄邪辰辦事情真的很快啊。

  我走出了船艙。紫玥然,眼中透入著倔強。不漂亮,但是可以稱為清秀。火狐喜歡的女人?我對著她淡淡的一笑。然後對著來人說道:“我們走吧。”

  紫玥然對著我說道:“我不需要你來換取我的自由。”

  我揚起了笑容。看著她的眼神有了一絲的欣賞,這要的個性會不會就是火狐喜歡她的原因呢?“你認為你有價值讓我用自己來換你嗎?不要自抬身價了。我只是閑著無聊,去陪魔宮宮主玩玩。進去吧,裡面有人在等你。”

  我飛身上了玄邪辰的船,他的手下也跟著我回到了船上。走進船艙的時候玄邪辰笑著看著我,“你知道這7天意味著什麼嗎?小汐?”

  “你直接告訴我意味著什麼比較好?我不愛動腦子。”

  玄邪辰站了起來,摟著了我。“這七天你是我的。”

  我推開了他,收起了笑容。用冰冷的眼睛看著他:“我不是你的,我只是我自己的。我答應了留在這裡7天,不過只要我不願意誰都無法勉強我。”

  “你認為你是我的對手嗎?”玄邪辰沒有生氣,而是走近我,在我的耳邊吹著風。

  “那你認為我怕死嗎?”我輕笑道。我想在這個世界活著,但是不意味著我就怕死,看多了死亡,對死亡我只覺得是一種人必經的過程而已。玄邪辰離開了我的身體。笑了起來。

  “果然是我看上的人。我們慢慢來,有一天你一定會是我的。而且心甘情願的成為我的。”玄邪辰自信滿滿的說道。

  我看著他,如果沒有受過傷,如果沒有一段讓我刻苦銘心的痛,對著這樣的男人,可能我真的會心動吧。但是事實是我不會愛上任何人,破碎的心,沒有辦法愛人。玄邪辰我就是上天派來打擊你自信的人。如果這是一場賭局,那麼還沒有開始,你就已經輸了。

  本書由瀟湘小說原創網首發,請勿轉載!
〔重生:第十七章 干淨的眼睛〕


  真不知道玄邪辰在想些什麼,三天,已經三天了,就到處帶著我吃東西,除了到什麼地方都要拉著我的手以外,什麼也不說,也不做。不過看得出他的心情不錯,因為那些半路上想要暗算他的人,除了要在床上躺上個把月,至少都撿回了一條命。

  看著那些相互攙扶著離開的所謂正義人士,我微微一笑。“宮主,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良了?”

  玄邪辰摟上了我的腰,笑得有點危險。咬著我的耳朵說道。“我說過,叫我的名字。小汐,你犯我的忌諱了,我不喜歡我的人不聽話哦。”

  玄邪辰沒有給我說話的機會就吻上了我,竟然被人強吻了。玄邪辰輕咬著我的嘴唇,靈巧的舌頭進入我的口中,追逐著我的舌頭。我閉上了眼睛,開放的思想讓我不會向這個世界的女人一樣不知所措,享受接吻的感覺,也沒有什麼不好。在我快不能呼吸的時候玄邪辰放開了我,一臉邪笑的看著我。可能以為我已經心動了吧。我淡淡的說道:“吻技不錯啊。你有多少女人啊?”

  “怎麼了?小汐吃醋啊?放心,有了你其他人我都看不上。”玄邪辰說的信誓旦旦。不過男人的誓言薄如紙,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我看著玄邪辰的臉,我忽然身手摘下了他的面具。一張妖艷的臉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輕輕的摸著他的臉說道:“沒有想到玄邪辰竟然有這樣一張讓女人都嫉妒的臉蛋啊。藏起來好浪費啊。漂亮的東西應該和大家一起分享。”

  “你知道看過我臉的人都是死人嗎?”玄邪辰的手卡住了我的脖子,用力的把我提了起來。這下踢到鐵板了。我感覺我呼吸越來越困難。在我以為我必死無疑的時候,玄邪辰放開了手,我蹲在地上咳了起來。我扶著傍邊的樹站了起來,還做著深呼吸。脖子上的刺痛提醒我剛剛發生了什麼。我看向了玄邪辰,他的眼睛也正看著我,看著我眼睛出現了一絲的懊悔。

  我站直了身體,走向了玄邪辰,笑道:“還差一點點,如果剛剛你再用點力現在我就不能看這個美麗的世界了。現在你要不要再補上一擊啊?”說完,我輕輕的咳了幾下。

  玄邪辰的身體顫了一下,手指輕輕的劃過我脖子上刺眼的手指印。“痛不痛?你不該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痛不痛你試一下就知道了,而且在你的身邊就是我做的最危險的事情。”

  “沒有人敢掐我的脖子。我不會再傷害你。”玄邪辰淡淡的說道。“回去吧,明天帶你去個地方。”

  回到了玄邪辰下榻的別院,玄邪辰親自為我上了藥。他沒有道歉,不過他的眼睛裡面的歉意我還是看到了,這樣一個自尊心很強的男人,怎麼能親口道歉呢。不過我不在意,7天而已,7天以後能躲他多遠就多遠。

  一大早,玄邪辰就帶著我來到了一個瀑布前,“這裡我每年都會來幾次。這裡是不是很安靜?”

  我點點頭。脫了鞋子,襪子走進了水裡,好涼,不過好舒服。玄邪辰瞪了一眼他手下的兩個人,玄邪辰的的手下馬上背過了身。

  玄邪辰沒有再帶上面具,淡淡的笑著,看著我在水裡嬉戲著,如果今天在我身邊的不是玄邪辰而是沐雲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的洗個澡。不會像現在只能玩玩水。我對著玄邪辰笑道:“要不要下來一起玩。”

  “我也想和你鴛鴦戲水,不過我先解決了後面跟來的那幾個小嘍嘍再來陪你啊。”玄邪辰的話音剛落,隨手摘了幾片樹葉,射了出去。樹上下來了四個人。

  我看著他們打鬥,這四個人怎麼可能會是玄邪辰的對手呢。我走到了岸上,穿上了鞋子和襪子。玄邪辰已經把那四個人打到在地了。不過身上的殺氣並沒有減弱,看來這四個人沒有生還的可能了。

  玄邪辰的劍剛要向地上的人刺去的時候,一個人的劍擋住了玄邪辰的劍。“宮主,請手下留情,他們已經沒有還手之力了,何必做的太絕呢?”

  玄邪辰停下了手,看著眼前的人。身上的戾氣沒有消失,變得更加的濃烈。看來是個能讓玄邪辰認真起來的人,實力已經也不弱吧。“玉面公子,你要管我的事情嗎?”

  我看向了能阻止玄邪辰的人,我走到了玄邪辰的身邊,看著眼前的人。仙人?世上應該沒有這樣的人才對吧?不過他的眼睛好干淨,就像是新生的嬰兒一樣。

  “文歷陽怎麼敢管宮主的事情,只是為這四個人求個情而已。希望宮主給在下一個面子。”文歷陽淡淡一笑,這男人的笑也未免太陽光了一點吧。

  “這四個人的命我今天要定了,就看看你有沒有能力阻止了。”玄邪辰揚起了劍,不過劍還是沒有落下,阻止玄邪辰的不是文歷陽,而是我。我的玉笛阻止了玄邪辰殺氣。

  “讓他們走吧,我今天心情好,不想被破壞了。”

  玄邪辰的眼睛狠狠的盯著我,牙縫裡擠出了一個子:“滾。”

  那四個人連滾帶爬的跑了。我淡淡的一笑。走到了文歷陽的面前。“多謝姑娘。”

  “人不是我放的,謝我干什麼。我只是在想,有一天這樣干淨的眼睛中,染上了鮮血會怎麼樣?”

  文歷陽毫無塵埃的眼睛看著我,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輕聲的說道:“在下告辭。”

  我的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看著文歷陽遠去。我悠悠的問道:“世界上,真的會有這麼干淨的人嗎?他的眼睛真讓人想要好好珍藏啊。”

  “你對他感興趣。”玄邪辰充滿殺氣的語氣問道。

  “是啊。”

  “有了我,還對其他男人感興趣?我會殺了所有你感興趣的男人。”看著玄邪辰的樣子,給我的只有一個感覺吃醋的男人果然可愛。

  “那就看看你能殺幾個吧。我洗個頭。”用泉水洗頭應該很養發才對吧。文歷陽,我們一定會再見。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8:11

〔重生:第十八章 只是約定嗎〕


  玄邪辰摟著剛洗完頭的我,“有一群不識相的人來了,小汐,你站在這裡看我表演,一會就好。”

  “放心,我沒有心思應付你的敵人。我只看不動。而且魔宮的宮主那需要我的幫忙啊。”我從來就不喜歡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玄邪辰已經放開了我,我像看戲一樣看著眼前所謂的那些正義之士義正嚴詞的對著玄邪辰背台詞。像什麼“替天行道。”“除魔衛道”什麼的,沒有什麼新意。

  玄邪辰也沒有等他們說完,出劍。一般都是一招置人於死地。我淡淡的笑著,卻看見了那人群裡面有四個熟悉的人,沒有想到他們還敢來。其中的一個人看來也注意到我了。竟然閃到了我的身邊,一把劍抵住了我的脖子,而我也沒有動,我就想看看玄邪辰會怎麼做。

  “玄邪辰,住手,要不我殺了這個妖女。”那人對著玄邪辰喊道。妖女,不知道剛剛是誰救了他一命啊。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玄邪辰笑著看著我。我也淡淡的笑著。

  所有的正義人士都站在了我的身後,我淡淡的說道:“你拿穩你的劍,我可不想在我的脖子上留下傷口哦。”

  “小汐,你貪玩啊。你們想怎麼樣?”玄邪辰話中有話,證明了他知道我是故意的。

  “魔宮宮主,先跪下再說吧。”拿劍抵著我的人說道,

  “宮主,不可以。”玄邪辰的兩個手下叫道。我挑了挑眉,笑意更深了,眼神淡淡的看著玄邪辰。

  “跪?好啊。”玄邪辰笑著看著我,好像他的眼中只有我一個人一樣,慢慢的跪在了地上。“還要做什麼?”

  “宮主?”玄邪辰手下不敢相信的看著玄邪辰。他們沒有想到在他們心中高高在上的宮主,會為了一個女子這樣吧。而看著跪在地上的玄邪辰,我的心還是感動了一下下,在這樣一個時代,像玄邪辰這樣的人物,為了我向最不屑的人下跪,這樣的一份心怎麼能不敢動,我並非無心的人啊,只是這顆心破碎不堪而已。

  我身後走出了兩個人,在玄邪辰的左右鎖骨處打進了兩道金蠶絲。玄邪辰的笑意未變,不過額頭上的冷汗卻這麼的明顯,眼睛依舊看著我,我冷淡的眼睛中也出現了一絲的笑意,玄邪辰你就這麼有自信能全身而退嗎?你賭的是你的兩位手下,還是我?不過不想讓你在這裡輸,所以。。。。。。。。。。。。

  “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我轉頭對著那劍抵著我的人問道。那人有一絲的猶豫。

  “沒有內力的我各位也害怕嗎?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正義之士啊。”玄邪辰對著那些正義人士說道。

  “妖女,和魔宮宮主在一起的一定不會是好人。殺了她。”背後有人喊道。

  我回頭看了一眼我背後的人說道:“不要忘記了,剛剛好像是因為我,你才不用死吧。這是不是叫做恩將仇報啊?”

  “大家都是正義之士,何必為難一個女人呢。”一個滿含笑意的人走了出來,嘴角的邪笑讓整個人看上去放蕩不羈。不過精明的眼神告訴我他不會這麼簡單。

  “慕容公子都說了,放了這個妖女吧。”裡面一個比較年長的人發話了。而我也獲得了自由。

  慕容?這是我碰到的第二個慕容家的人。我淡淡朝他一笑。我看著那些人,在那群人裡面慢慢的走了一圈。輕聲的說道:“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正義人士,用一個女人逼別人就範。而且還有人恩將仇報。我今天真是長見識了。不過今天我心情不好,所以這個人我要帶走。”我指向了玄邪辰,我走到了他的身邊,扶起了他。“你沒事吧。”

  “你沒事,我就不定不會有事。”玄邪辰笑道。

  “你們兩個扶住你們的宮主先走。”我對著玄邪辰的手下吩咐道。

  “小汐?”

  “放心,這些人已經沒有什麼戰鬥力了,放心吧,沒有把握我不會留下,我還想活下去呢。”玄邪辰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的手下扶著他飛身而去,那些正義人士想要追的時候,一個個剛提起就捂住了胸口。我淡淡一笑。“你們沒事的,半個時辰以後就會沒事,不過最好不要妄動內力才好,這是忠告,信不信由你們。”

  我笑著看了那個姓慕容的人一眼,也飛身而去。慕容鑰看著我離開,也飛身而去。我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很快我追上了玄邪辰,玄邪辰看見我,輕松的笑了。

  “他我帶走,你們隨便找個地方住下吧。”

  “可是宮主的金蠶絲只有讓老宮主的內力才可以逼出。現在我們應該快點帶宮主回魔宮。”

  我嘆了一口氣:“你們可以想到,那些人想不到嗎?去魔宮的路上一定都是埋伏,你們認為你們的宮主能活著回去嗎?真不知道他怎麼會留你們兩個笨蛋在身邊。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玄邪辰揚了一下手,他的手下有點不放心的離開了。“這麼罵我的手下,你也應該給我留點面子啊。他們跟了我很久了。”

  “走吧。我可不想死。以後留幾個聰明一點的人在身邊,不過主子都不聰明,手下還能好到那裡去。”我扶著玄邪辰找到了一個山洞。

  “快試試怎麼恢復你的內力吧。”我提醒著玄邪辰,不知道為什麼把他帶來這裡以後他一直看著我笑。

  “不用浪費時間了,我一個人的能力是沒有辦法逼出金蠶絲的。”玄邪辰看上去一點也不把自己的內力被封放在心裡。

  我輕嘆一口氣。“我幫你。配合我,我做事情重來都不喜歡失敗的。”

  我的手掌抵在了玄邪辰的背後,運用逍遙秘籍上的內功遇強則強的方法把內力輸入了玄邪辰的體內,過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覺我的內力已經接近枯竭了,難道以我的內力都不能逼出那金蠶絲嗎?怎麼說我體內都有那女人四十年的內力。我不服輸,我把最後的內力一下子輸進了玄邪辰的體內。

  “啊。。。。。。。。”伴著玄邪辰的叫聲,金蠶絲被逼了出來。我也吐出了一口血。到了下去,不過玄邪辰扶住了我,我靠在了他的懷裡。

  “沒有想到小汐的內力會這麼強。至少有四十年的內力。”玄邪辰的眼神忽明忽暗的看著我。我閉上了眼睛。“是嗎,我累了,休息一下。”

  玄邪辰淡淡一笑。“你逃不掉了,小汐。”玄邪辰擁著我閉上了眼睛,也睡了過去。在他閉上眼睛以後,我睜開了眼,我真的逃不掉了嗎?

  醒來以後的一天,我一直都在盤腿打坐,體內的內力恢復了,而且比以前更加的雄厚。看來難得發一次善心,竟因禍得福啊。

  我睜開了眼睛,玄邪辰正笑眯眯的看著我。“我明天回魔宮去。”

  “好啊,我就不奉陪了,明天就是第七天了。我們的約定也在明天結束了。”我不在乎的說道。

  “原來一直以來你一直都是為了約定嗎?”現在的玄邪辰看上去真的很可怕,雖然在笑,但是眼中絲毫沒有笑意。

  “我們之間還能有什麼嗎?”我反問道。

  “你。。。。。。。。該死。”玄邪辰把我壓在了身下。我收起了笑容,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看著玄邪辰。“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

  我不說話,也無話可說。過了一會玄邪辰忽然側身把我摟進懷裡。“好,明天我放你走,不過三個月以後的武林大會你一定要到。不要愛上什麼人,否則我一定會殺人。然後把你留在我身邊。”

  忽然我的手上被套上了一只玉鐲。“戴上了,就不許摘下來。你是我的女人。”

  我不會愛上任何人,我只愛我自己。但是我也不會留在一個人的身邊。不過我沒有說,沒有必要去惹一個現在心情不穩的人。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8:22

〔重生:第十九章 “妓女”的愛〕


  玄邪辰離開了,沒有對我做什麼,只留下了一句話。“不要忘記三個月以後的約定。”沒有開口答應他,三個月可以發生什麼誰都沒有把握,武林大會嘛,我有興趣去看看。

  玄邪辰一離開,沐雲出現在我的面前,這我不吃驚,不過火狐也來了是我沒有想到的。“宮主,那個玄邪辰沒有對你做什麼吧?”

  “這個重要嗎?我要去皇城,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我淡淡一笑。

  “好啊,我有興趣看看,我的宮主怎麼去收服那幾個人。”火狐滿臉的興趣。

  “收起你的笑,很礙眼,我想打一拳。”我揚了揚拳頭。

  來到了皇城,我先到了郁書和縵琪所在的妓院。郁書一臉的妖艷的出現在我的面前,而縵琪面無表情的站在郁書的身後。

  “見過宮主。妓院不適合宮主。”郁書笑容滿面的瞅著我。

  “適不適合可人的意見不一樣,我滿喜歡這裡的,這裡可以讓人看清感情這種東西是多麼的脆弱。”我的話讓郁書的眼中閃過一絲悲傷。是悲傷,她身上又發現了什麼呢?

  這時有一個丫頭進來了。“縵琪小姐,寧王爺派人來接你了。”

  縵琪的眼中閃出一絲的愉悅。愛情啊,在清高的女人也沒有辦法逃脫。不過那個寧王爺真的會對一個煙花女子動情嗎?縵琪沒有動,看向了我,我知道她在征求我的意見。

  “去吧,不過小心不要錯付了感情,在交出自己心的時候,還是先看清楚那個人的心是否在你的身上,縵琪,你是聰明人知道我的意思了吧?”我淡淡的說道。誰知道縵琪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我愣了,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宮規規定宮中的人不許動感情。”沐雲的聲音清楚的傳入的我耳中。

  “起來吧,這個宮規好像太不近人情了,以後這個宮規取消。去吧,讓寧王爺等著可不好。”我輕聲的說道,官場的人我無意招惹。

  縵琪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郁書愣在原地。火狐淡淡的笑著,搖著手上的折扇。

  “郁書,你也去忙吧。”

  郁書神情有點恍惚的離開了。我看向了看戲的火狐。“你支開郁書,是不是有什麼要告訴我?”

  “宮主,果然是宮主。如果宮主能早兩年出現的話,郁書可能就不是現在的郁書。一年前吧,郁書和一個男人相愛了,不過很快就被老宮主發現了,老宮主把那個男人和郁書都帶到了幽靈宮,那天郁書求老宮主成全,不過老宮主給了他們兩個選擇,一個是兩個人一起死,一個是放棄郁書,那個男人就可以活著離開幽靈宮,以後不再見郁書。郁書選擇了兩個人一起死,而那個男人宮主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他選的是什麼。後來老宮主沒有殺任何一個人,不過命令郁書一輩子都不可以去殺那個男人。”

  我靜靜的聽完。女人,這就是女人,愛上了,愛情就是全部。不過那個老宮主真絕,不讓郁書殺那個男人,只要那個男人活著就可以時時提醒郁書,她當初是多麼的傻,幼稚。那個男人應該就是郁書永遠的痛吧。“這個故事不錯。”

  “那宮主想到要做什麼了嗎?”火狐問道。

  “火狐,不要覺得自己很了解我。沐雲,火狐妓院不是你們待的地方,找個地方住下。”我對著沐雲說道。

  火狐抓了抓腦袋:“宮主,你好像說反了吧?這裡好像不是女人來的地方,男人在這裡出現很正常吧?”

  我眯起了眼睛,火狐一笑,“馬上消失。”說著拉著沐雲出了韻香樓。

  我在韻香院的後院逛著。忽然看見了烈焰。看他好像在看著一個人。我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郁書?原來。。。。。。。。。。這個幽靈宮越來越有趣了。

  我走到了烈焰的身邊:“這樣看著她,你就可以滿足了嗎?”

  烈焰吃了一驚,回過了身,滿臉的殺氣,看見我。收起了殺氣。“見過宮主。”

  我點點頭,看向郁書。“她很漂亮是嗎?”

  “宮主,我。。。。。。。。。。。。。”

  “不用急著解釋。明天來一下,有點事情要交給你去做。”我說完轉身離開。

  縵琪回來了,不過臉色很差,而且臉上有淚痕。又一個痴女啊。晚上我叫來了郁書。“宮主找郁書有事情嗎?”

  “有。明天烈焰會來,有點事情交給你和烈焰去辦,這是我第一次給你們交代的任務,不要讓我失望哦。事情在信封裡面,明天烈焰來了你們一起看吧。”我淡淡的一笑,把手上准備好的信封給了郁書。郁書看了我一眼,接過信走了出去了。

  郁書去辦事情去了,而縵琪從那天回來以後就再也沒有出過房門已經一個月了。韻香院亂成了一團。我敲響了縵琪的房門。聲音從縵琪的房間傳出:“我不見任何人。”

  我推門走了進去。縵琪的房間裡面都是酒味。我輕聲的叫道。“縵琪。”

  “見過宮主。”還好縵琪還能認出我。

  “怎麼了,為了一個男人,能讓把全城男人迷的神魂顛倒的縵琪消沉至此?”我輕視的看著她。

  “我就是為了一個男人,怎麼樣?不喜歡我,為什麼要招惹我。如果他不喜歡我,也就算了,可是就因為我是妓女,所以我們就不可能,我不服,我就是不服。”縵琪衝著我叫著。

  “如果你不想待在韻香樓,那我放你自由,我也可以幫你安排一個身份,不過你想清楚了,會因為身份而放棄你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值得你為他改變?我等你的答案,想好了來告訴我。”我說完轉身離開。縵琪呆在原地,她需要思考的空間。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2 08:38:36

〔重生:第二十章 燈會偶遇〕


  一大早,我就聽到了一陣悅耳的琴聲。我穿好衣服走了出去。我悄悄地來到了韻香樓的大廳,看著在台上彈琴的縵琪,我笑了。她已經做出決定了。我笑著走回了後院,郁書和烈焰竟然也回來了。

  “怎麼樣,辦好了嗎?”我笑著問道。

  “辦好了。”烈焰對著我說道。

  我點點頭,對著烈焰說道:“烈焰,你回去休息吧。”

  烈焰走了。我知道郁書有話要說。“說吧。你不是有話要講嗎?”

  “我不會感激你的。”郁書對著我說道。她為什麼要感謝我?其實很簡單,我讓她和烈焰去對付那個男的,我只要那男人一無所有就可以,至於要不要殺他,這個決定我交給郁書自己去決定了。

  我淡淡一笑:“是我感激你,畢竟是你幫我辦事,而且我還得到了一筆不小的收入。”

  “你。。。。。。。。。?”郁書可能以為我會拿這件事情討一個人情吧。

  “我只是聽了一個故事,而那個男人有讓我很討厭,而一般我討厭的人,我都不喜歡讓他開心的活著,沒有其他要說的就去休息吧,你也應該累了。”我揚揚手。

  郁書表情有點復雜的離開了。火狐走了出來。我瞪著他,我竟然沒有發現他,他什麼是後來的?“沐雲呢?”

  “他很忙,也不知道忙些什麼,恭喜宮主。又得到了一個忠心的手下,哦,對了不是一個,而是三個。宮主,看來在下沒有看錯你啊。”火狐笑道。

  “那就謝謝你看的起了。”我不否認,我也不承認,我不信任任何人,再忠心的人,都可能有背叛自己的一天,我倒比較相信相互利用的關系,這種關系會比較長久。

  “後天是燈會,宮主有空去看看吧。一直待在這裡很無聊的。”火狐提議道。

  “我會去的。你來是為了告訴我這個嗎?”

  “不是,好奇,不知道宮主什麼時候去見見古琴和黑鷹呢?”

  “該見的時候一定會再見的。”我不准備先去找黑鷹和那個毒仙子。我不是一個追求權利的人,因為我很清楚權利越大,野心也會越大,而人也越沒有安全感。父親就是最好的例子,每天出門都會有很多人保護著,幾乎沒有自己的空間,如果不是因為我。。。。。。。。。我搖搖頭,我怎麼又想起了這件事情。我回過神的時候,火狐正認真的盯著我的表情,我收起了不該有的情緒,“如果你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走了。火狐,是聰明人就不要想看透我,我的過去不是你能想像的。” 這是忠告也是威脅。

  今天是燈會的日子,我找來了郁書和縵琪。“今天晚上有燈會,一起去看看吧。”

  說著我拉起了郁書和縵琪的手,郁書和縵琪沒有動,郁書問道:“宮主,你要這樣去燈會?”

  我看了看自己,衣服很整齊啊。我不解的點點頭。郁書和縵琪對看了一眼,把我拉進了房間,郁書幫我打理我的頭發,而縵琪挑了一件衣服幫我換上。把我全身上下的收拾了一番,終於停了下來。郁書滿意的看著我點點頭。“這樣就差不多了。”縵琪也跟著點點頭。

  我摸了摸頭上的發髻,縵琪為我挑的衣服,粉紅色?這樣的顏色真的適合我嗎?走在街上,我到處看著,一個現代的人,這樣的燈會真的是沒有見過,有新鮮感啊。“宮。。。。。。。。。。”

  “晨汐,我叫晨汐。”我打斷了郁書的話。

  “晨汐,燈會真的這麼好玩嗎?”郁書看著興奮的我。

  “當然了。”我一邊拉著郁書,另一邊拉著縵琪,在人群中穿梭。縵琪和郁書跟著我,眼中都是笑意。忽然我停了下來,穿過人群,我看見了一雙帶著笑意的眼睛,是他。沒想到世界這麼小。皇甫竣。我說過不會再見的人。而他的身邊還有一雙最干淨的眼睛,文歷陽。他朝我點了點頭。現在不是打招呼的時候。

  “我們快離開這裡。”我拉上郁書和縵琪就跑。皇甫竣不會是一個普通人,再見他第一眼的時候就知道。現代我見過行行色色的人,識人的本事也可以說是十有八九,除了他,我從來沒有看透過。

  皇甫竣看著離開的我,想追,可是人太多了。“去,跟著前面的三個女人。”

  “公子,她們其中的兩個是韻香院的花魁,郁書和縵琪。那個縵琪還和寧王爺有點關系呢。”皇甫竣身邊的人說道。

  “韻香院?我們現在去韻香院。”皇甫竣高興地說道。

  “公子,你。。。。。。。你的身份不適合去那種地方的。”皇甫竣旁邊的人擔心的說道。

  “沒有什麼地方是我不能去的。這個天下都是我的。”

  一路小跑到了韻香院,我竟然忘記了用輕功。來到了後院,沐雲,烈焰和火狐都在。火狐看見我們笑著問道:“怎麼這麼急啊?”

  我看了看後面:“後面有狗在追。”

  這時一個丫鬟跑了過來。“小姐,外面有位公子要找古小姐。”

  “你們怎麼回答他的?”我問道。

  “我已經告訴他沒有這個人了,不過他好像不是很相信。”那個丫鬟回道。

  “三弟,我們出去看看啊,是什麼人。”火狐拉著烈焰朝大廳走去。郁書和縵琪看著我。

  “這裡的事情交給你們了,我想一個人到處去看看。一個月以後的武林大會見吧。”我瀟灑的說道。

  “宮主?你一個人去嗎?”郁書問道。

  “這麼擔心我?”我揚起了嘴角。“如果我真的一直被人保護著,怎麼做這個宮主啊?放心吧,我一個人可以的。我收拾一下,馬上就走。”

  我進了自己的房間,開始收拾東西。當我收拾好東西出來的時候,門外面只有沐雲一個人了。我笑著走到了他的面前。“我要走了,好好打理閑雲山莊。”

  我從沐雲的身邊走過,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把他當作哥哥的替身了?沐雲拉住了我的手,我停了一下,繼續往前走,手慢慢的從沐雲的手中抽出。“晨汐。”

  閉上眼睛飛身而去,我不要一直在別人的保護下。沐雲,對你我永遠只有兩個字,謝謝。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