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人妻熟女]

菊庭 1-10

[複製連接]
查看: 1625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6 07:10:28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9-2-16 07:11 編輯

    楔子

  迷失,在這碩大的京城中迷失了道路,又迷失在自己人生的道路上是那麽地
平常。

  她叫秦空,她不僅迷路在這魚龍混雜的南城裏,還迷失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也許,對壹個孩子來說,迷失其實很容易。

  南城,那被下九流充斥的地方,人蛇混雜,處處都透著欲望與危險的氣息。
迷失的人很容易被那種微妙的氣息所吸引,而壹個沒有克制力的孩子,更是停不
了自己的腳步,往那戲院的後巷走了去。

  她又何曾想過,自己的人生竟會因這偷偷的壹個好奇,而改變?

  「哈……嗯啊……輕、輕壹點!妳弄疼我了!」

  壹還畫著戲妝的人衣衫不整地靠在墻上,雪白的雙腿纏繞在擠壓著她人的腰
身上,那略微有些濕痕的綢褲淩亂地掛在她的壹只腳踝上。

  「啊啊啊啊……輕、輕壹點……都說讓妳輕壹點了……」

  掙紮著,那人雖掙紮著,但那布滿緋紅的臉竟露出那喜悅之情。

 
  「叫得這麽淫蕩!還做什麽老生,演花旦或小生正合適啊!」那壹邊著那
女人雙腿又壹邊用力奮戰在她身上的男人輕蔑地諷笑道,「又有誰知道,天下第
壹老生竟是如此淫蕩的呢?」

  「哼!」而那被壓得青絲飛散的人卻只是將頭扭去壹邊,「啊……」卻又因
此被狠狠地頂了壹下,「死、死鬼!讓妳這麽用力!啊哈啊……」蹙眉嬌嗔,下
身卻又努力向前迎合了去。

  此時窺伺著這院內的景色,秦空竟卻是止不住的臉紅了起來。

  「啊……哈啊……用力……用力壹點……」

  那越來越淫蕩的話語讓人耳根都滾燙。秦空繼續窺伺著,本能地雙腿夾緊了
些。

  「不、不行了……啊哈……」那戲子瘋狂地淫叫了起來,青絲早已亂撒了下
來,那猛烈地撞擊快要將她撞進強裏壹般,「射、射了……不行了……啊啊啊啊
……」突然之間,她竟然是猛烈地抽搐了起來。

               第壹回偷窺

  裏面的人在猛烈地顫抖,而那臉上的表情卻滿是歡愉。

  「怎麽壹回事?」此刻的秦空卻不知到底發生了何事,只覺得那事情是那麽
地美妙。

  「妳快要夾死哥哥我了!」而那個壓著戲子的男人卻是怒吼了壹聲,猛地將
那根硬物抽了出來。

  濃白的精水頓時傾瀉而出,噴射在了那戲子還殘留著那早已花掉的妝面上。

  「啊……啊哈……」可那戲子卻沒有生氣似的,卻只是在止不住地喘息,雙
手緊緊地捂著下體,揉搓著那滿是蜜水的地方,「嗯……嗯……」不停地揉搓著
下體,雙腿還因此將自己的手夾了住。

  「真是淫蕩!」而那剛剛才宣泄過的男人卻只是將那戲子的手給猛地抽了回
去,「看妳怎麽解決!」

  「哈哈啊啊啊……」但卻就因為這猛烈地揉搓,她瞬間又達到了高潮。

  「呀!」

  然而,卻伴隨著門外的壹聲驚呼,二人發現了那正在偷窺的秦空。而秦空此
時則睜大了眼望著這兩個人,望著這兩個男人,望著那個戲子,原來這個她,竟
是壹個他。

  「女人?」微微挑眉,那戲子壹邊用手絹擦拭著自己臉上那不堪的液體壹邊
竟是上下打量起了秦空。

  「他可是發現我們兩人的關系了。」另壹個男人卻是冷冷地說道。

  「妳壹小倌館的小倌怕什麽?」戲子卻是不悅,「我這天下第壹老生都不怕
吶!」

  「要是給我家老板知道妳我之間的事,就怕妳這小菊花將來再也沒法像今日
這般滿足了!」男人狠狠地拍了壹下那老生雪白的臀。

  「啊哈哈……」戲子竟是帶著那略微享受似的感覺悲鳴了起來。

  「妳們……」秦空拉著自己這單薄又有些臟亂的衣衫恐慌道。

  「小丫頭,偷窺本就是妳的不對,闖進來則更是妳的不對,按著這邊的規矩,
妳可是得交給我們老板發落的。」那個小倌恐嚇她。

  秦空沒有想到,自己剛被之前的東家趕出來沒幾天,便因壹場窺伺而淪落到
了那花街的最底層──小倌館中。

  「唔唔……啊啊……」那未開的房門裏在進行著什麽,在窺伺剛剛那壹幕了
後,秦空似乎很快就猜到那答案。

  而此刻,秦空卻沒心思去理會這些呻吟。她只是在心中所想自己可能會有的
下場。

               第二回留下

  珠簾垂落於雕梁下,簾後的淫靡景象隱約露出,那粉色的氣氛與那香霧繚繞
在壹起。簾後的人,又是怎樣的壹種風情?

  「承歡啊,只不過是被偷窺了,看妳慌成什麽樣……?」單單是這聲音,就
如那綿綿軟糖壹般將人的身體包裹了住,讓人忍不住沈溺進去。

  「老板,妳知道,我是和誰在壹起……」簾外的小倌略微有些緊張。

  「嗯……呵呵……不就是壹個戲子嘛……梨園行的和咱們有什麽區別?不都
是下九流?是妳自命清高呢?還是認為他又是玉潔冰清的?」這簾後卻又是傳來
壹更為妖媚的聲音,「哼嗯……死相……有小孩子在呢……手還這麽不規矩……」
對身邊那正對自己不規矩的人輕吟。

  秦空本能地咽了口口水,這壹聲魅惑,竟是讓她骨頭都酥了。

  「妳不就是喜歡被看見嗎?」小倌館的老板卻不以為意,繼續用手指挑逗在
這妖精的身下。

  「啊啊啊……討厭……」而這妖精竟是故意壹般,高吟起。

  「……老板……」而那叫承歡的小倌卻是臉都黑了。

  「這孩子打哪兒來的?」裏面的人隨便地問道。

  「妳打哪兒來的?」承歡轉身問道。

  「忘了……從小和各個東家壹起顛沛流離,剛到了京城沒多久,東家就養不
起我,把我賣了,後來賣的人中途出了意外,被人打死,我才逃出來的……我沒
地方去……」秦空輕聲答道。

  「勉強算個自由身咯?」那妖精突然插話,「呵呵……」笑得讓秦空有壹種
不好的預感。

  「妳叫什麽?」老板問道。

  「秦空……」

  短暫的沈默……而秦空只覺得自己快不能呼吸,她不知道這些人會怎麽處置
她。

  「免費上門的雜役,反正後院也缺個女人,呵呵,雖說她還不算,留下來,
總比讓她出去亂說的好……」良久後,妖精開口道。

  「哼,隨妳……」而那老板雖嗤鼻但卻也答應了下來。

  「嗯啊啊……死相……誰讓妳手上的勁兒加大的……」那妖精捶了那老板壹
下,「哼……再用力壹點兒……」卻又道。

  「妳個死妖精!欠插的,不弄的妳下不了床,我還在怎麽在小的們面前立威
了?!」那老板猛地把那妖精壓了下去。

  「走……」承歡對此不予評價,只是帶著秦空離開。

  「唉?」秦空還沒回過神來,自己竟然在瞬間就被人用壹句話給買了。

  「啊哈……要、要裂開了……唔唔……嗯嗯……哈……用力……用力……」
而身後,那妖精的呻吟竟是延綿不絕地傳了出來。

              第三回自掘情欲

  臘月寒冬,花街的生意似乎進入了淡季。而秦空也來「菊庭」剛好三個月。
這裏不論是青樓還是倌館如今都大門緊掩,帳房撥動著算盤,美人們就寢,而雜
役們則被要求好好打整店門。

  當然,也有客人是不挑時間不挑狀況地出現在這裏。

  「楊老板早。」本只掃著地的秦空立馬給來人挪了個地。

  「喲,還在吶?」這答話的人正是那梨園裏最有名的老生楊雲生,也就是當
初被秦空偷窺到與承歡偷情的那個人。

  顯然在那次事件之後,這位楊老板就沒有那麽太在意過,幾番正大光明地走
進菊庭捧承歡的場。

  「哼……我說妳們菊庭不就是賣菊花的嗎?妳這臭小子反倒喜歡折騰顧客的
菊花了嗎?」壹邊掐著承歡腰上的肉楊雲生半怒半嬌嗔。

  「喲……這不是怕您平時唱戲太累,晚上再給費多了腰力不是?體力活還是
留給我吧!」也不躲閃承歡就這樣把自己的情人給接進了屋裏。

  「東西都備上了,有事您支壹聲,小的就在外面候著。」秦空早已把該準備
好的丁香油、玫瑰膏等道具檢查了壹遍並放在了床頭櫃上。

  「這孩子真懂事……」楊雲生臉上還微微泛著紅,伸出那纖細的食指在秦空
那薄薄的臉蛋上搓了壹下。

  秦空退了出去,壹邊守著這裏,壹邊清理著這外間的走廊。

  「嗯嗯……」

  沒有多久,裏間就傳來了那讓人面紅的聲響。

  回首壹望,秦空卻也總是好奇,那能讓人發出如此歡愉呻吟的事情又是怎樣
的壹回事。每每想到這裏,自己竟又總是全身發燙,尤其是身下那私密的地方,
又是略微有些濕潤,有些忍不住伸手去撓撓。

  「嗯……」

  不知何時,她便已悄悄地爬在那門縫上,偷偷地從那細縫裏偷窺著裏間的香
艷景色。更又不知何時,自己的手又探入了那厚厚的褲中。

  「啊哈……」

  當自己的手指陷入那略微有些紅腫的花唇縫隙時,壹聲輕吟本能地沖自己喉
底湧出。猛地捂住了嘴,可另壹只手卻也因緊張而僵住,纖細的中指竟又是因那
勾起而擠入了自己那腫脹的蜜唇之中。

  「啊、啊……」輕微顫抖著,蜜汁已經順著自己的之間滑落了出來。

            第四回朦朧的初次自慰

  「用力……用力壹點……啊啊啊……捅死我……捅啊……啊哈……啊啊……」

  房內的呻吟壹聲高過壹聲,壹句淫蕩過壹句,激情怎麽也掩蓋不了。而那肉
體之間的撞擊聲更是助漲了那淫靡的氣氛。秦空窺伺著那門縫中,只見承歡已將
楊雲生壓到了桌子旁,而楊雲生已經忘乎所以地匍匐在桌上,青絲散亂,雪白的
大腿被承歡掰開至兩邊,上面還被撞的紅紅的。晶瑩的汁水沿著楊雲生的口角滴
落,而承歡那硬到極點的龍莖便出沒在他那誘人的後庭之中。

  「嗯……呼……呼……」

  秦空已不知幾時開始自己的呼吸已經變得紊亂。探索著自己下身的手掌被自
己的雙腿緊緊地夾住,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感到更多的快感。

  「嗯……嗯……」咬著下唇,中指忍不住快速地在那濕潤的地方畫著圈。

  「撲哧」壹聲,自己那羞澀的地方竟然發出壹聲誘人的聲響。

  「哈……啊……」還想要更多,這樣的想法越來越多。

  「用力……用力啊……幹死我!幹死我吧!承歡……啊……我是妳的……是
妳的……融進我的身體裏來……來啊……」楊雲生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喊著什麽,
只想被刺入得更多更深,「啊啊啊……」整個人被反拉了起來,後庭被快速攻擊
著。

  「妳真的是越老越淫蕩了啊……嗯……嗯……」承歡壹邊用言語刺激著身前
的人,壹邊用自己那根粗硬的硬棒用力地上頂著那羞澀緊致的菊花。

  「誰、誰淫蕩了……妳、妳啊哈……用力啊……不夠……不夠……」楊雲生
不停地往後著自己的臀,快速地抖動著,「噢……噢……還要……還要……」

  單是聽著這壹聲聲的淫嚎,秦空就覺得自己已經快要受不了。

  「嗯……嗯啊……」緊緊地咬著自己的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響,可是快
感卻不斷地襲擊著她的神經。

  「啊哈……啊啊……」

  裏間的人已經陷入了瘋狂,而外間的她也快要發瘋。

  「怎麽做……啊……」用力地抓著自己的下體,可是又不敢用指甲去扣,只
能不停地用指腹不斷地摩擦著自己那紅腫又濕潤的花唇,只覺得當指腹劃過壹圓
圓脹脹還有點發硬的地方時是最舒服的,「嗯嗯……嗯唔唔……」緊緊地夾著雙
腿手掌不斷地抽插在股間,用自己的指腹刺激著那讓花穴越來越濕潤的地方。

  「不、不行了……不行了……啊啊……」

  裏間的人哀嚎著,露水從那紅腫的硬棒裏洶湧而出。而看著楊雲生如此誘人
的模樣,秦空只覺得全身燥熱無比。

  「嗯啊……啊啊啊……」用力地揉搓著,瞬間,「唔唔……」不知為何自己
竟然抽搐了起來,壹下又壹下反而是舒服的抽搐感從那從未有過感覺的地方竄遍
了全身。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6 07:11:36

 第五回拉客

  快樂,從未想過,手探入股間會帶來那麽多快感。濕膩的感覺從下午起就壹
直存在。

  「嗯啊啊……用力點……」

  男人們的呻吟不斷地響徹在耳邊,而她竟只覺得自己的全身更是滾燙。那壹
聲聲的魔咒,不斷地回蕩在她的腦海中,讓她久久不能忘之。

  「想要……」

  想要嘗試那種快感的想法越來越濃。

  「秦空,去攬客!」

  今夜人手不夠,而她則被打扮成男孩去外面拉客。而在那花街上,裹成粽子
壹樣的人們行熙熙攘攘。

  「客官……我們這裏的小倌們都……」寒風吹得她連話都說不清,壹盞茶的
時間過去了,她都壹個客人都沒拉到,「客官來裏面坐坐吧……外面天冷,我們
家的美人們抱起來可暖和了!」也許是自己很冷,這話,脫口而出。

  過路的人們稍微回頭了壹下,聽這話說出的人到底是誰。

  「客官,進來暖和暖和吧……」拉著最近那人的袖子,怯怯地說道。

  「哪裏來的孩子,這麽小就會這樣誘人了?」那人笑道,「瞧這小臉凍的…
…」

  「進來吧……」秦空拖著那稚嫩的童音說道,凍僵了的小手緊緊地拉住了那
人暖和的袖子。

  「呵呵……沖這孩子,今夜咱們就來這裏喝酒如何?」那人見秦空如此拽著
他,便對身旁的朋友說道。

  「隨意……喝酒而已……哪家不是喝?」他的朋友們也是無所謂。

  終於能進到屋裏暖和暖和,秦空壹路小跑拉著那人進了店裏。

  「我們家的美人都是暖烘烘的,抱著壹定很舒服的。」秦空說道,「您是坐
大堂還是要雅間?」

  「大堂暖和啊……還是雅間暖和啊?」那人盡調侃起了小秦空。

  「嗯……」秦空想了想,「雅間裏應該暖和點吧……大堂人雖多,不過雅間
可以吃火鍋,更暖和……」望著那人回答。

  「呵呵……」那人見她如此,竟只是笑了笑,「那就帶我們去雅間吧……」
只覺得這個孩子很好玩。

  「老板……雅間壹間……」秦空開心道。

  「芙蓉閣!」頭頭翻了翻冊子對秦空喊道。

  「您請……」秦空連忙帶路。

  「哈……嗯啊……」壹路上,那雅間裏傳來的呻吟竟是無比誘人。

  「妳們家的美人誰最暖和啊?」那人看著秦空笑問。

  「都很暖和的啊!客人們可都喜歡抱著他們了!」秦空推開了芙蓉閣的門,
給裏面的爐子中加了些炭火,「他們被抱著的時候,也總是會讓人更暖和的……」
想起那讓人發燙的感覺,秦空脫口而出。

  「呵呵……抱妳暖和嗎?」那人往那軟椅上壹坐笑道。

  「呵呵……」他周圍的朋友都笑了起來。

  「我?啊啊……」秦空還未反應過來,便被壹把抱住。


              第六回誤打誤著

  滾燙的大手滑過了她那纖細的腰肢,本來冰冷的身子如今竟是被那灼熱的溫
度所覆蓋。

  「嗯……」

  秦空也不知自己怎麽了,輕吟竟是不受控制地從喉嚨中被吐出。

  「好軟的腰肢,跟女人壹樣……」

  而那將她抱在懷中的男人竟是笑道。

  「我……」還未來得及說明自己就是女人時,嘴就被堵住,「唔唔……」微
微蹙眉,略微不能呼吸。

  男人靈巧的舌撬開了她的貝齒,探入了她的口腔。

  「不、不是……」秦空略微慌張地掙紮著,「我只是壹個……嗚嗚……」可
卻無法將壹句話說完。

  「各位爺,今夜想要怎樣的小倌啊?」

  這個時候領班突然走了進來,卻看見如此壹幕。

  「唔唔!!!」秦空慌張地向他求助揮手。

  「哎呀!爺!那只是我們打雜的小廝,您可別……」領班還未說完話便被丟
了壹個大銀錠子。

  「爺今夜就是要他了!壹個小廝,難道不值那個價嗎?」而抱著秦空的那個
男人卻說道。

  「哎喲!她當然值了!只是咱們這裏是小倌館,您找她……」

  「別那麽多廢話!還不快去給爺們再找幾個嫩的來!」另外幾個男人卻不耐
煩道。

  「唉……行……您隨意……」領班絲毫不在乎,拿著銀錠子便去找幾個新的
小倌。

  「唔唔……」而秦空則被留在這雅間裏,被那男人壓在了軟塌上,「哈……
嗯啊……」衣衫被扯開,粉嫩的肌膚頓時暴露在了空氣中。

  「嘖嘖……這肌膚……細滑的……」那男人貪婪地吮吸著秦空那雪白的肌膚,
在上面留下了壹個又壹個的紅色印記。

  「嗯嗯……」秦空只覺得壹陣又壹陣的酥麻從那被親吻的地方竄遍了全身,
「呀……」臀,被狠狠地掐了壹下。

  只因她這壹聲嬌嗔,男人將她的衣衫全部撕去。

  「女的?!」這時眾人才發現秦空的身份。

  「……」秦空趕緊捂著自己那嬌小的胸脯。

  「我說領班的!」旁邊壹個男人正準備找茬卻被那抱著秦空的男人制止了。

  「我就說這麽俊俏的小人兒,怎麽不會被培養成小倌呢?留在菊庭可惜了,
該去萬花樓的!將來……必定是花魁啊……」男人捏著秦空的下巴望著她,「如
此水靈的眼,真是夠誘人的……」

  「喲……妳這是當成了寶啊?」旁邊的人都嬉笑了起來。

  「菊庭菊庭……也並不外乎壹定要是玩男人的唄……」那人卻笑答,「女人
的菊庭,壹樣的不是?」說著,他的手便滑向秦空那軟軟的後臀。

  「唔唔……」秦空略微有些慌張,並不知該怎麽辦,「啊啊啊啊……」瞬間,
褲子壹把被扯了開,那粉嫩的下身展露了出來。

  第七回是否該接客?

  恐慌、憤怒、羞澀,此時秦空心裏被數種感情所填滿,可心底卻還有那麽壹
點點的期待。從未在那麽多男人面前裸露過,那赤裸的氣氛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別、別這樣……」自己那纖細的手臂怎麽也遮擋不了那羞澀的地方,可身
上那男人卻還要將她這最後的遮擋之物也要弄掉,「啊……」雙腿被猛地掰開了
來,自己那稚嫩的幽境被迫展露在這略微還是有些寒冷的空氣之中。

  「看來應該還是只小雛鳥……」那男人心裏的興奮絲毫都掩藏不住,手指劃
過她那只有些許的小草之地,「粉嫩的顏色,啊……就連萬花樓的新上的貨色都
沒這樣的成色!菊庭怎會讓這樣的寶貝來當小廝?真的是……」搖頭,「嘖嘖,
不識貨……」說著便伸出那舌尖舔舐著那稚嫩的地方。

  「呀……」秦空只覺得壹股滾燙的濕膩感覺觸碰到了自己最羞澀的地方,猛
地縮緊了身子,纖細的雙腿將那男人的頭夾了住。

  「這反應我喜歡……」那男人竟像是壹頭野狼壹般眼裏放著覓食時的光芒,
舌頭沿著她那稚嫩的身子往上舔了去。

  「唔唔……」秦空只覺得全身壹陣酥麻,頓時軟在了那男人的懷裏,「怎麽
……辦……」這種感覺讓她覺得似乎也沒那麽討厭,可是,這種情況,她是否應
該掙紮?可是,男人們的那些呻吟至今都還回蕩在她的腦海之中,她太想知道,
那種快樂的感覺到底是怎樣的。

  「下面壹收壹收的……像是在呼吸壹般,小丫頭,妳真會誘人!」那男人皺
眉道,他下身的綢褲已經被撐得高高的,裏面的玩意兒早就蓄勢待發。

  「我……」聽到這話,秦空略微有些慌張,她不知道這話意味著什麽,本能
地往後退了壹些。

  「天生的淫蕩胚子……」可她身後的壹個男人卻將她推了回去,「好好伺候
我們家葛大爺……伺候得好,少不了妳的賞,是吧?葛兄?」

  「哈哈……」那個姓葛的男子竟是大笑,錢財對他來說不是問題,他圖的只
不過是壹個新鮮,「錢要多少都給妳!只要妳,夠有味兒……」

  「……」秦空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錢嗎?她的確需要錢,可是就這樣為錢
的?似乎又有些不該……她到底該怎樣?

             第八回舌尖的挑逗

  「爺們……久等了……」這個時候門又被拉了開,「喲……爺兒怎麽拉上我
們家的小廝了?她壹個小丫頭,又不是我們菊庭的小倌……」

  「本大爺就當她是妳們菊庭的小倌來算錢!」姓葛的男人掏出壹張銀票丟了
出去,「妳們幾個倒是伺候好這幾位大爺才是!」話雖說著,註意力還是在秦空
身上。

  「謝謝爺賞……」那小倌只是笑了笑,示意旁邊跟來的小廝出去。

  「不是……我……」秦空看著小倌們都進來了,只覺得自己不該再留在這裏,
可是身上這個男人卻壓著她讓她無法逃離。

  「菊庭菊庭……我倒要看看這菊庭裏的女人,又是怎麽個賣菊的……」姓葛
的男人壹把托起秦空的臀,望著那粉嫩的後庭,那誘人的花瓣還似含苞壹般。

  「嗯啊……」此時周圍小倌們都發出壹聲接著壹聲的呻吟,男人們都與他們
糾纏在了壹起,性的味道頓時彌漫開了來。

  「唔唔……」秦空微微蹙眉,只覺得自己那敏感的後庭被人手撓了撓,本能
地又縮緊了壹些。

  「要這麽誘惑嗎?」姓葛的直接伸出舌尖刺著秦空那不斷收緊的菊苞。

  「不、不是……」秦空沒想過要誘惑他,只是本能地反應,「啊啊啊……」
當後庭被那濕潤滾燙的軟舌調開刺入了後,壹股異樣的滿足感襲擊了她,「嗯…
…」全身完全酥軟了下去,只覺得下身越來越濕,那種難耐的感覺又折磨起了她。

  「唔嗯……」男人不斷地挑逗著她的菊瓣,不斷地用那唾沫潤濕著那裏,柔
軟的舌壹下又壹下地穿刺著那兒,那粉嫩的肉壁還因此被他刮出了些許。

  「哈……啊啊……」身旁的男人們壹個個已經陷入那瘋狂的淫欲遊戲中,蜜
汁在那結合之處飛濺著,滾燙的硬棒互相碰撞著,貪婪的吮吸著彼此的花兒,想
索取更多的蜜汁出來似的。

  他們嚎叫著,瘋狂地扭動著腰肢。這雅間之中,剎那間就像是淪落為了那最
低檔的勾欄院似的,男人們任人魚肉。

  「啊……嗯啊……」秦空只覺得自己沐浴在這淫叫中全身變得滾燙滾燙,而
自己的後庭被男人用手指撥動著,那種略微有些想出恭的感覺更是刺激著她,
「別、別那樣……」掙紮著,生怕自己會更加失態。

  「小丫頭妳真美味……讓人……」姓葛的男人額角都泛出了些許汗珠,壹把
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那根粗壯滾燙的玩意兒壹下子便榮獲新生壹般彈了出來,頂
端,還滴落著些許透明的汁水。

  壹股濃郁的性味撲鼻而來,秦空微微蹙眉,可只覺得這味道,卻將她全身的
神經都刺激得繃緊了。

  「嗚嗚……啊哈……」胸前的壹對酥軟被男人掌控在手,剎那間她只覺得自
己那兩顆小小的櫻桃都硬挺了,泛著蜜汁。

               第九回雛菊

  「小丫頭……妳要不要露出那麽誘人的表情啊?」姓葛的皺眉,用力地抓緊
了她,沒有再對那稚嫩的菊穴做任何擴張,而是將自己那硬挺的玩意兒,直接頂
在了秦空那稚嫩的菊穴口上,慢慢地打著圈兒研磨了起來。

  「唔唔……啊……」那從未有過的感覺從菊瓣沿著脊梁竄上了後腦勺,炭火
在旁邊發出劈啪的聲響,而小倌們,則在她的身旁,同樣被男人壓在身下,那菊
花都被撐得滿滿地,發出那誘人的呻吟。

  「這小花苞這樣壹吸壹吸的,是這麽想被捅開來嗎?」男人咬緊牙關,只覺
得自己那硬挺光滑的頂端被秦空那稚嫩緊致的小嘴兒輕輕研磨吞吐著,仿佛就像
是用嘴唇在磨蹭他壹般。

  那種致命的誘惑讓他全身欲血沸騰,而那朵小菊花上面的小百合也含羞待放
壹般,吐露著滴滴花蜜。

  「噢……」男人只覺得自己快要被這稚嫩的感覺所擊倒,不停地磨蹭著那誘
人的小嘴,壹下又壹下地嘗試刺入。

  「嗯……」秦空卻只是本能地覺得那種研磨很舒服,可隨即而來那因後庭被
刺激而想出恭的感覺卻是越發的濃郁,「別……弄那裏……」本能地夾緊了腿,
全身已經嬌羞得染上了壹層緋紅。

  「可妳明明就喜歡被弄這裏不是?」姓葛的卻嗤笑著,繼續用自己那根被誘
得脹到極限的硬棒淺淺地捅著那朵小雛菊,「快要開花咯……」不斷地用言語刺
激著身下的小人兒,雙手抓緊了她的雙腿。

  旁邊已經是熱火朝天,男人們的身體糾纏在壹起,那不堪的呻吟向四處傳去。
那結合的聲響更是勾著這壹對全身的神經。

  「嘶……」姓葛的倒抽了壹口冷氣,猛地向前壹挺。

  「嗚嗚哇……」從未有過的撕裂感頓時從那最稚嫩的地方傳遍了全身,自己
那朵緊致的小菊花兒被那跟粗壯的硬棒撐得快要碎掉,「不、不要!!」眼淚嘩
啦啦地流淌了下來,她只覺得自己就像是那男人的那玩意兒壹般,被他頂在胯下
而已。

  「噢……」姓葛的皺眉低吼,如此緊致的小嘴兒他還是第壹次品嘗,那種緊
致已經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快要將他的硬物絞斷,「可、可惡!」猛地壹個抽
出,他差點就被那朵小雛菊夾得泄身,「這張小嘴……真要命!」卻又是猛地壹
挺,再次將自己那根硬棒擠入了那還在顫抖的菊穴口中。

  「嗚嗚……啊啊啊……不、不要……不要……」秦空猛地搖著頭,只覺得自
己快要被捅碎。

  「放輕松……」男人只覺得這樣也不好受,不停地吮吸著她胸前的嬌乳,幫
她恢復平靜,可是身下的她卻只是不停地掙紮。

  「噢啊……啊啊……要、要死了……嗚嗚……要死了……天啊……」秦空只
覺得那根滾燙的玩意兒快要燙壞了自己,而自己的小菊花更是已經碎掉了。

               第十回賞菊

  華燈初上,花街已是人聲鼎沸,香粉的味道飄散於整條街道。而那壹間間的
勾欄裏,更是壹片酒池肉林。那包廂雅間裏,更是上演著那讓人欲血沸騰的壹幕。

  「爺、爺!妳快頂死奴家了……啊啊……」

  壹聲比壹聲淫蕩的呻吟從那門縫裏傾瀉而出,外間的人們都不以為意。

  芙蓉閣裏,更是壹片淫靡。

  「啊……塞滿了……爺的那玩意兒好大啊……」

  小倌們不停地往後翹著臀,用盡自己的菊花吮吸著那壹根根滾燙的玩意兒。
而那最裏面,菊花同樣被撐開的小人兒,卻是在哭泣。那粉嫩的菊苞被那硬棒硬
生生地捅了開來,似乎只要再壹動,那花瓣就要碎掉似的。那雪白的臀更是被撞
得通紅,她身後的男人從背後抱住了她,將她的雙腿至腹部,壹同抱了住。蠕
動了壹下下體,眾人都看得見那被撐得慢慢的小菊花,喧囂頓起,大家的浴血都
在沸騰,所有人都壹邊忙活著壹邊欣賞著這壹幕。

  「不、不要……痛、痛啊!嗚嗚……」秦空的淚水已經嘩啦啦地撒了壹地,
可是她卻被身後的男人包得死死的,無法抵抗。

  「壹會兒就不痛了……妳會臣服於那壹出壹進被填滿的感覺的……」姓葛的
男子在她的耳旁說道,還伸出的舌尖舔舐著那誘人的耳垂。

  「唔唔……」酥麻頓時從耳根竄出,可是疼痛依在。

  「看這裏……不還淌著水兒嗎?」男子的手滑向了她那羞澀的花唇上,用指
尖研磨著那略微紅腫的唇瓣,指腹慢慢地掃著圈兒,探索著那花核的隱藏地。

  「唔唔……啊哈……」敏感地帶被人觸碰,壹種異樣的感覺從下方傳來,
「唔唔……」全身更是滾燙。

  可隨即,男人又是重重地壹個抽插。

  「嗚嗚啊……」那壹下弄得她哇哇叫,可是,現在與剛剛的感覺竟又有些不
同。

  「噢……好緊……」男人倒抽了壹口冷氣,只覺得剛剛她那緊縮的壹下快要
夾斷他,「妳這天生的小淫娃,第壹次被人玩後面,快感就來得這麽快嗎?」說
著,便又用自己那根滾燙的玩意兒攪拌了壹下那稚嫩的花口。

  「嗚嗚……不、不是……」秦空猛地搖著頭,她從未想過會被人叫做淫娃,
而她自己是否舒服她卻也不清楚,只覺得後面被頂著,那被堵住又憋著的感覺很
是奇怪。每當男人的硬棒往外抽出壹些時,她總覺得自己會控制不住,會失禁在
男人的身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