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69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lyl00009
勳爵士 | 2019-3-7 10:28:49

  “嘿嘿嘿。”
  張大雷正在做一個夢,夢里他和一個背影美如畫的女人纏綿著,別提有多麽的舒服了。
  “砰砰砰!”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張大雷剛要看清楚夢里女人的相貌,就被驚醒了過來,氣得他嗷嗷叫著,“娘的,誰啊?”
  打開門的刹那,他眼睛都看得發直了。
  來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二十五六歲,她的五官精致,臉蛋粉嫩的,雪白的粉頸,很迷人,尤其是她渾身散發的那種成熟女人的氣質,讓張大雷頓時就有了反應。
  他猛然反應過來,自己可是村里有名的傻子,可不能讓人發現他不傻的真相。
  全村人都知道,他張大雷前幾年害了一場病,從此就傻了,要不是前不久,他從棗樹上掉了下來,也不會恢複了神智。
  雖然傻了,但這幾年的記憶還是在的,父母已經去世了幾年,二姐在省城讀大學,唯獨大哥留在農村,照料著他。
  昨天,大哥跟嫂子出去了,就把他一個人留在了家里。
  想到這,他眼珠子一轉,又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嘴角還挂著一串串口水。
  “大雷,你還愣著干啥?不叫我進去坐會?”
  林曉蘭是張家村的小學老師,是村里有名的大美女。她老公也是本村人,不過常年在海上漂泊,一年只回來一兩次,村里惦記她的可不在少數。
  張大雷犯傻的時候,因爲大嫂跟林曉蘭關系很好,所以見過她很多次,但畢竟那時候傻,不知道什麽叫尤物。
  這樣的女人,要是能夠抱著睡覺,那滋味……
  張大雷傻呵呵的笑著,口水流了一地。
  林曉蘭見狀,還以爲張大雷又犯傻了,眼里不由有些疼惜,柔聲道:“大雷,快進屋,你家嫂子放心不下你,說這幾天讓我來管管你。”
  “哦,哦!林老師好。”
  張大雷一聽,頓時樂了,想起接下來幾天要跟林曉蘭同住在一起,他心頭那股邪火直竄小腹,忍不住興奮的渾身發抖。
  他很“聽話”地閃開了一條路,把林曉蘭迎了進來。
  林曉蘭接著忙碌了起來,燒火做飯什麽的。
  張大雷也不說話,就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今天林曉蘭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將身前的高聳束在了一起,隨著她急促的呼吸,此刻一顫顫的,美麗極了。
  張大雷的目光放在了那里,那雪白的柔軟,不由地看呆了眼,口水差點又要流了出來。
  好在林曉蘭並沒有太注意,在忙碌的過程中,身前的扣子反而突然松開了。
  久違的視覺沖擊,當張大雷心髒也猛烈地跳動起來。
  “大雷,你傻看著干啥,吃飯吧。”
  林曉蘭喊了喊,可張大雷卻一動不動,只是盯著她,目光說不出的怪異,她順著張大雷的目光低頭一看,頓時整張臉都紅了,啐道:“你個大雷,也不知道提醒一下姐。”
  她一邊說著,一邊把松掉的紐扣給系上。
  張大雷嘿嘿笑著,心里頭說不出地開心。原本,他想把恢複神智的事情跟大家說的,但今天才發現,裝傻還有這樣的福利。
  這一刻,他早打消了告知實情的念頭,想起接下來跟林曉蘭同居的幾天,心頭突然生出了無限的期待。
  張大雷也說不清自己在期待什麽,直到晚上夜幕的來臨,他才發現看到的,遠比自己期待的要精彩的多……
  “大雷,快,給我拿一壺開水過來。”
  吃完飯,收拾完碗筷,林曉蘭在里屋喊了一聲。
  張大雷有些奇怪,但還是很順從地提了兩個開水壺,遞給了林曉蘭。
  “大雷,你先出去,姐身上髒兮兮的,想洗個澡。”
  林曉蘭把張大雷趕了出去,然后關了門,接著里面就傳來了淅淅瀝瀝的水聲。
  張大雷心里開心極了。
  久居在大哥家里,這房子的虛實他早就掌握了,他迫不及待地來到另外一個房間,然后把個磚頭扒開,眼睛往前一湊,立刻看到了里面的虛實。
  林曉蘭剛脫掉衣服。
  “嘩啦啦!”
  水聲又響起,水沿著她的雪頸流下,發出晶瑩剔透的光芒。
  她的身材比例很好,在空氣中肆意蕩漾著,小腹以下沒有一絲的贅肉,那修長的大腿,白皙嬌嫩的肌膚,看得張大雷眼睛差點都要凸了出來。
  林曉蘭恐怕都沒想到,現在已經被張大雷給看了個精光。
  作爲一個嫁了人的成熟女人,老公常年在外,空曠久了,怎麽會沒有那方面的需求,但她在外人眼里,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可又有誰知道,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內心的渴望比任何女人都要強烈。
  洗澡的時候,她習慣了撫摸自己,伴隨著嘴里發出的一陣愉悅的聲音,她身體竟然慢慢有了感覺。
  “唔!”
  腦子里幻想著老公,開始扭動身體,用上了各種臆想的姿勢。
  咕哝。
  躲在暗處的張大雷,猛吞了好幾口唾沫,他哪想到能看到這一幅令人噴血的香豔畫面,他現在腦子嗡嗡的,恨不得立刻上前,給她男人的懷抱和安慰。
  林曉蘭的哼吟聲越來越大,張大雷聽得是小腹邪火猛竄,渾身像是被螞蟻爬過一般難受。
  其實,村里人都不知道,他張大雷某些方面比驢還要雄厚,現在又到了荷爾蒙飙升的年紀,變得更加的雄赳赳了。
  他一邊看著林曉蘭,一邊開始解決心中那團火焰。
  許久許久,他發現心中的火沒有熄滅,不管怎麽縱情傾倒,都澆滅不了。
  透過牆角昏暗的燈光,看著那誘人的雪白,性感的美背,他真想親手給林曉蘭拔拔火罐,讓她嘗嘗自己的厲害。
  可接著他又擔心,一旦被林曉蘭知道了,肯定會被認定成流氓,一旦捅出去了,那還不被人戳脊梁骨啊!
  咦?
  等等,我不是個傻子嗎?
  對啊!
  真要發現了,誰會跟傻子一般見識的?村里人也只會當成個笑話。
  想到這,張大雷的目光越來越亮,嘴角浮出一抹奇異的笑容,此刻,他心里生出了一絲邪念,膽子也隨著小腹的邪火慢慢地開始膨脹……
  張大雷先是跑了出去,把渾身都打濕了,然后跑到林曉蘭洗澡的房間前,哭喪著臉喊道:“林,林老師,我……我摔跤了,好疼。”
  林曉蘭正在興頭上,被張大雷給打斷后,不由有些羞惱。
  可下一刻,就聽到門外“咚”地一聲,應聲開了。
  “林老師,我疼。”
  張大雷不管不顧,撅起嘴飛快地跑到林曉蘭的面前,在他的眼里,一絲不挂的林曉蘭盡收眼底。
  被張大雷強闖了進來,林曉蘭有些羞澀,她俏臉微微一紅,但畢竟是過來人,很快就恢複如常,神色淡然的取來了衣服擋在了身前,抬眼看著張大雷濕漉漉的狼狽模樣,心里不禁好氣又好笑。
  她暗歎了一聲,這是個傻子,跟他一般見識干嘛?
  想到這,林曉蘭語氣一緩,問道:“你哪里疼了?”
  “我,我剛去給林老師打水,路上摔,摔了一跤,嘶,這,還有這……可疼了。”張大雷指了指膝蓋,說道。
  他一邊說著,一邊趁林曉蘭不注意的時候,雙眼貪婪地看著那雪白的嬌軀,再聞著林曉蘭身上淡淡的香皂味,他差點就要不顧一切地沖上去,把林曉蘭按在身下。
  “那林老師給你揉揉吧。”
  林曉蘭哪想到張大雷心里轉了這麽多道念頭,她披了一件肉色的薄裙,將身上那美好的風光遮住了,然后示意張大雷坐了下來。
  “咦?”
  林曉蘭準備給張大雷揉腳,可卻被一個東西給戳了一下,她愣了愣,問道:“大雷,你身上還帶了根棍子?”
  “沒,沒有啊。”
  “沒有?”
  林曉蘭在他身上胡亂摸了一陣,等再感受后,臉頓時紅到了耳根,心里不由驚歎,沒想到張大雷是個傻子,但那玩意也太可怕了吧?
  要是坐在上面,那滋味……
  想到這里,林曉蘭渾身不由一陣燥熱。
  張大雷將林曉蘭的表情盡收眼底,心里暗喜,看來他已經成功地勾起了林曉蘭的興致,他雖然沒真正碰過女人,可在家里看哥和嫂子親熱的畫面並不少。
  場面的氣氛暧昧,但張大雷顯然不想錯過這絕好的機會,笑得一臉白癡樣兒,說道:“林老師,你……你學問那麽好,教,教我數學啊。”
  “爲什麽要學數學啊?”
  林曉蘭自從發現了張大雷的本錢后,連帶著對張大雷的熱情也高漲了起來。
  “嫂子每一次,都說我帶了一籮筐的茄子,可,可我身上明明就一個啊。嫂子肯定算錯了。”
  張大雷裝作很委屈地說道。“學好了數學,嫂子就算不過我了。”
  林曉蘭一愣,然后瞥了一眼張大雷那處,心里頓時一陣蕩漾,眼中有著一抹狡黠。
  “好,那我教你數學。”
  林曉蘭柔聲對張大雷說道:“大雷,普通的學習辦法太慢了,老師用新的學習方式教你好嗎?”
  張大雷一愣:“啥方式?”
  林曉蘭俏臉微微泛起紅的說道:“就是…待會我…”
  說著抓起張大雷的手,直接伸進了自己白嫩的雪峰中間,臉色微紅,輕咬著下嘴唇。
  “老師數一下你就捏一下,數三下你就捏三下,好不好…?”
  溫軟的觸感,張大雷全身都是酥麻起來。
  聽到林曉蘭的話,更是差點沒樂出聲來,真有這種好事?
  不過他很快就開始狐疑起來,要是林曉蘭這樣做是爲了試探自己呢?
  如是想著,他趕忙搖搖頭:“不揉,不揉,會被打的!”
  聞言林曉蘭忍不住捂著小嘴笑了,雖然臉上依舊是挂滿了誘人的紅暈,但眼神里卻多了幾分喜色。
  看來這傻子果然什麽都不知道,那就算自己讓他摸了,只要稍微嚇唬他一下,他以后什麽都不會說出去的!
  “沒事的大雷,這次我破例允許你這樣。但是以后你可不能抓別人的,否則就會被打。當然,你也不能把這事說出去,不然也會被打,而且會被打斷腿!”說到最后,林曉蘭的聲音變得嚴厲起來,就像平日里訓斥學生一樣。
  張大雷裝作害怕的樣子:“不敢不敢,不敢說!”
  但是心里卻是美滋滋的想著,林曉蘭這小妞竟然還想讓自己動手,現在看來應該不是試探了。
  難道說,她老公長時間在外不回家,所以她饑渴了?
  産生這個念頭后,張大雷頓時心花怒放,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可就有便宜賺了,可是村里所有爺們的夢呢!
  不過很可惜,只有自己才能享福!
  “那好,下面我們繼續學習!”林曉蘭正了正神色說道。
  說完她數了一個數:“一!”
  張大雷下意識的就是捏了一下,林曉蘭‘嗯’了一聲,頓時感覺全身一股酥麻的電流感。
  等張大雷松開后,林曉蘭又連忙說道:“三!”
  張大雷接著連續捏了三次。
  林曉蘭一臉的享受,臉上更是有著微微暈紅,輕張口著嘴,有著‘嗯哼’聲不斷從喉嚨傳出…
  接下來林曉蘭數數的時候,張大雷抓住她那柔軟而且充滿彈性的山峰,一下一下揉捏著。
  “嗯~”
  “嗯…啊~”
  “……”
  被張大雷這麽抓著,林曉蘭也忍不住閉上了眼睛一邊報數一邊享受著釋放的過程,現在的她真是太享受了。
  “十。”
  自從老公出差后也有兩個多月,這段時間她都是靠自己用手來的,可是女人自己來怎麽比得上有個男人幫忙呢?
  哪怕這個男人僅僅用手抓揉她的胸部,那也比她自己來爽快的多。
  這時候張大雷忽然停了下來,看到他停下,林曉蘭皺起了眉頭。
  “不是讓你抓十下的嗎,怎麽現在只抓了五下就停手了?”
  張大雷怯生生的:“我想……我想左邊和右邊應該各抓五下的,因爲五加五等于十。”
  聽到張大雷這麽說,林曉蘭忍不住撲哧一笑,旋即正色道:“行,那你就左邊右邊各抓五下吧!”
  看著眼前認真抓揉的張大雷,林曉蘭忍不住想著,男人果然都是一路貨色,就連傻子占女人便宜的時候都比平時聰明了不少。
  “好!”
  聞言張大雷臉上露出憨憨的笑容,同時也把左手伸出去攀登另一座宏偉的雪白山巒。
  看著林曉蘭臉上露出的迷醉表情,張大雷雙手抓的更起勁了,甚至還時不時地揉搓兩下。
  而林曉蘭並沒有意識到張大雷現在的手法似乎不是一個傻子應該有的,她已經完全沈浸到張大雷的抓揉之中。
  一想到自己正被一個傻子肆虐,林曉蘭就覺得心底里透著濃濃的興奮。
  她是個保守的女人,也是個忠誠的女人,不然的話老公常年出海,她恐怕早就找了野男人。
  但現在和張大雷這樣做,林曉蘭在心里告訴自己,這並不是對丈夫的不忠誠,只不過是爲了讓張大雷學的更快一些,自己做出的一點犧牲而已。
  身爲教師,只要能教好學生,哪怕犧牲一點又能怎麽樣?
  這麽想著,林曉蘭心里的最后一絲羁絆也給丟掉了,全身心投入到享受當中,感受張大雷那兩只大手將自己的高聳山峰包裹著。
  此刻的林曉蘭眼睛緊閉著,俏臉上浮現出兩抹誘人的酡紅,簡直就像喝醉了酒一樣。
  她的檀口微微張開著,似乎是想呻吟出聲來,但是又顧及自己老師的身份,所以不敢徹底呻吟出來,只是一下下的微微張開,喉嚨中傳出哼哼聲。
  吐氣如蘭,張大雷甚至能看到林曉蘭口中那粉嫩的香舌。
  真是太誘人了,如果有可能的話,張大雷真想噙住那香舌,然后用力吮吸一番,去品嘗那絕美的甘甜!
  就在林曉蘭和張大雷相互享受的時候,突然她的手機響了。
  見狀張大雷就把手松開,先讓林曉蘭打電話。
  察覺到張大雷把手松開后,林曉蘭原本那種酥麻舒爽的感覺立刻消失了。
  她連忙對張大雷說:“大雷,從一數到一百,不要停下,繼續數數!”
  張大雷聞言心中大喜,立刻笑呵呵的重新開始了起來。
  原本消失的麻癢感再一次的恢複了,林曉蘭臉上也重新露出舒爽的表情。
  她慵懶的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時楞了一下,竟然是老公周志恒打來的!
  奇怪,一般周志恒白天都很忙,只有晚上的時候才能給自己打電話,今天這是怎麽了?
  林曉蘭想說讓張大雷停下來,但是又舍不得忘記這種舒爽。
  她咬了咬牙,反正老公又看不到自己在做什麽,就算張大雷繼續揉搓著自己也沒事!
  于是她就大大方方的接通了電話。
  “喂,老公,怎麽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來了?”
  “老婆,告訴你個好消息,我今天下午就到家!”手機里傳來喜悅的聲音。
  “什麽?真的?”林曉蘭語氣里也帶著喜悅。
  “哈哈,是啊,這次領導讓我幫他辦事,回來的路上剛好路過咱們縣,我可以在家待一天,過兩天再走!”周志恒笑著說。
  “那……啊~……那太好了!”林曉蘭說著突然忍不住叫出聲來,因爲剛剛張大雷竟然用手捏了下她柔軟頂部的粉紅!
  這一擊讓她渾身顫抖,甚至都呻吟出聲。
  這是張大雷故意的,原本林曉蘭正享受著自己的服務,可她老公竟然要回來了,那接下來自己還玩個屁啊,怎麽和林曉蘭同吃同住?
  “怎麽了老婆?”周志恒連忙問道。
  林曉蘭瞪了張大雷一眼,她倒是沒有想那麽多,只以爲張大雷剛才是不小心捏錯了。
  “沒……沒事老公,就是那個張大雷。”林曉蘭連忙回答。
  “張大雷?難道是張大年的那個傻子弟弟?”周志恒想著說道。
  “對對,就是他~!”林曉蘭回答。
  聽到周志恒說自己是傻子,張大雷頓時心頭火氣,心中冷笑著:敢說老子是傻子,你怕是不知道你口中的傻子正在綠你!
  這麽想著,張大雷力道不禁加大了三分力氣,而林曉蘭也覺得更加舒爽。
  雖然老公以前也這麽做過,但感覺跟現在卻是沒法比,爲什麽被張大雷抓著的時候會這麽刺激這麽爽?
  突然間,林曉蘭想到了一點,難道是因爲自己現在正在和老公打電話的緣故?
  “老婆,你怎麽和那個傻子在一起啊?”周志恒疑惑道。
  “是……是這樣的,張大年夫妻倆有事外出幾天,托我到他們家照顧張大雷。”林曉蘭剛要說話的時候,張大雷又狠狠抓了她一下。
  不過這次她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所以強忍住沒有叫出聲來。
  “是這樣啊,那接下來可怎麽辦?我中午差不多就到家了,你總不能讓我在家里待著,你自己跑去照顧那個傻子吧?”周志恒語氣里帶著郁悶。
  聽到他的話,林曉蘭看了張大雷一眼。
  這會張大雷依舊傻呵呵的笑著,心里卻是冷笑:最好那樣,到時候你在你家一個人就獨守空房,老子在這里抓著你老婆的胸狠狠地揉!
  “嘻嘻,老公你放心吧。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我怎麽可能讓你一個人待在家里呢!回頭我把張大雷帶回家,那樣不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又可以同時照顧他了嗎?”林曉蘭笑嘻嘻的。
  “哈哈,好,那先不說了,我這邊上車了,中午做一桌好菜,我回家后要和你喝兩杯!”周志恒哈哈大笑。
  等挂斷電話后,林曉蘭皺著眉頭看著張大雷,張大雷剛才竟然用手狠狠地抓她,而且還不是一下,這就有問題了!
  “大雷,你說,剛才爲什麽那麽用力?”林曉蘭說著自己的俏臉都忍不住紅了。
  看到她臉紅的樣子,張大雷更加心癢難耐,但是嘴上卻說:“林老師那樣好好看,想看!”
  林曉蘭一愣,這才忍不住苦笑,原來是因爲張大雷第一次不小心捏了自己那里后,看到自己露出的呻吟表情好看,所以才會這麽做的。
  想到這里,她忽然俏臉通紅,要不就讓張大雷繼續捏幾下,其實那樣林曉蘭自己也覺得特別舒服,比只抓著胸部更加刺激。
  “那……那好吧,你可以捏,但是不能一直捏,而且你得輕輕的。”林曉蘭紅著小臉說。
  一想到老公中午馬上就回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衆,號[雄霸文學] 回複書名“梯田”,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下午兩人就可以在一起享受夫妻生活了,林曉蘭只覺得心頭一片激動,甚至都比平時大方了許多,同意讓張大雷捏自己那里。
  得到林曉蘭首肯,張大雷哪還會遲疑,立刻就緩緩用力揉捏著。
  而隨著他的揉捏,林曉蘭也是忍不住緩緩閉上了眼睛,甚至都開始發出了微弱的呻吟聲。
  等快十點的時候,林曉蘭就把張大雷帶回自己家里,她要給老公做一桌好菜。
  來到林曉蘭家里后,她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也不讓張大雷抓著她的胸部教他數數了,只是給張大雷打開電視播放動畫片讓他看。
  張大雷也看出來林曉蘭現在一顆心都撲在她那個海員老公身上,心里頓時冷哼:有什麽了不起,不就是個小海員,而且常常在外,都沒法滿足你,換成老子,就算不上班也要天天把你林曉蘭弄得哇哇叫!
  很快就到了中午,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衆,號[雄霸文學] 回複書名“梯田”,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等林曉蘭剛剛做好一桌好菜后,周志恒也來了。
  周志恒三十歲左右,比林曉蘭大不少,夫妻兩人團聚,自然非常高興,只是周志恒略微不爽的是,張大雷竟然也在場。
  吃飯時候,林曉蘭和周志恒聊了很多,同時也喝了很多紅酒。
  等吃完飯,兩人都是有些醉意朦胧,林曉蘭俏臉上也挂上了誘人的酡紅,看起來就像是熟透了的蘋果一樣,讓人忍不住啃一口。
  周志恒色眯眯的看著自己的老婆,旁邊的張大雷更是眼饞,不過他還不敢直勾勾地盯著林曉蘭看,誰讓人家老公就在旁邊呢!
  吃飽喝足,林曉蘭醉眼迷離,轉頭對旁邊還在扒飯的張大雷說:“大雷,你回房間看電視吧,西邊屋里也有電視。”
  “對,張大雷你快去看電視!”周志恒也是說道。
  沒辦法,張大雷只好無奈的站起來,傻呵呵一笑,然后就去了西邊屋里。
  進屋打開電視,張大雷卻是一點看電視的心思都沒有。
  他跑到臥室門口,揭開窗戶上用來遮擋的簾布,偷偷觀察起外面的場景來。
  只見這時周志恒摟著林曉蘭從客廳走出來,兩人滿臉春色共同進了東邊的臥室。
  看到這一幕,張大雷只覺得心里像是有一萬只螞蟻在啃食一樣,簡直快癢死了。
  他深吸一口氣,想著待會林曉蘭和她老公做的時候,肯定不會關注外面,也許自己可以過去偷看!
  就算是被發現了,就裝傻說出來撒尿,然后聽到那邊有聲音就過去了。
  有這個理由,相信就算林曉蘭縱然會懷疑自己,恐怕也不會真的把這事說出來。
  此時東邊臥室里已經開始響起陣陣呻吟聲了,聽到這聲音,張大雷咬咬牙,把心一橫,悄悄打開臥室門,朝著東邊的臥室走了過去。
  蹑手蹑腳來到臥室門口,里面的呻吟聲更加清晰了,張大雷也湊到門口,順著門口窗玻璃的縫隙往里窺視著。
  入眼的一幕,差點讓張大雷鼻血噴湧出來!
  此刻林曉蘭一件衣服都沒穿,赤著身子躺在床上,那白皙的肌膚、苗條的身材。
  而林曉蘭本人也是滿臉紅暈,也不知道是因爲喝酒還是因爲此刻太害羞。
  周志恒也是嘿嘿笑著。
  “老婆,我來了!”
  林曉蘭的俏臉更紅了,聲音也變得更加柔媚。
  “老公,你……你輕點。好久了,人家怕疼。”
  聽到此刻林曉蘭這柔媚的話語,恐怕是個男人都得熱血沸騰!
  周志恒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翻身上馬,開啓了大戰。
  “嗯……”
  林曉蘭發出誘人的呻吟聲,聽到這聲音,張大雷只覺得渾身都酥了。
  娘的,林曉蘭真是個尤物,光是呻吟聲就足以讓男人渾身酥麻。
  越是這種女人,在床上的殺傷力也就越大,聽到她那誘人的酥麻聲,男人們還不得早早地就繳槍了?
  事實證明這句話果然沒錯,周志恒不到三分鍾就低吼著結束了,癱軟在床上,氣喘籲籲,加上又喝了點酒,竟然睡著了過去。
  外面的張大雷卻是滿臉不屑,媽的就這點本事,還想滿足林曉蘭?
  林曉蘭嫁給周志恒真是太虧了,她應該嫁給自己才是!
  而此時林曉蘭的小臉上卻寫滿了委屈,老公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可是連三分鍾……
  看著旁邊呼呼大睡的老公,她歎了口氣,簡單套上一件T恤,又擦了擦身子,穿好裙子準備出去。
  而張大雷也不敢再看,連忙匆匆跑回自己房間,只是他太匆忙了,關門的時候聲音有點大,也讓林曉蘭注意到。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衆,號[雄霸文學] 回複書名“梯田”,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林曉蘭穿好衣服,疑惑地往西邊臥室看了一眼,緩緩走了過去。
  這時候張大雷已經躺在床上裝睡了,可是他的反應一時半會也是難以消退。
  等林曉蘭走到臥室門口,打開一條門縫,正打算看一眼就走時,眼前的場景卻讓她驚呆當場。
  那麽高的帳篷!
  這帳篷太高了,恐怕就算是神仙也不過如此吧!沒想到一個傻子竟然這麽偉岸!
  林曉蘭從震驚中恢複過來,嘴里滿是苦澀,她正要搖搖頭轉身離開。
  可就在離開之際,她的腦海中突然升起了一個瘋狂的念頭。
  反正張大雷是傻子,既然是傻子,那自己就算是和他做了些什麽,他也不會外傳的!
  鬼使神差之下,林曉蘭走進臥室,反手將臥室門鎖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