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生活都市]

妻子春雪

[複製連接]
查看: 111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正腿玩年
Crawler | 2023-10-25 15:44:36

  匆匆掃過桌上春雪的留條,她娟秀的筆記躍然紙上,上面簡單的告訴我做好所有的家務,這是她七天前寫的,雖然衹是寥寥幾筆,但我知道我的一生已經改變,字條中明確的表示,要不順從她,完全聽從她的命令,要不,就離開。
  
  一半出于對她的仰仗,一半出于對她的愛,我選擇了留下。那時她第一次讓我脫光,跪在她腳下,從那時起,我就不再是她失業可憐的丈夫,一個剛到三十,卻破產,不得不依靠自己年輕漂亮的妻子生活的男人。就在一個星期前,在這裡,我一絲不掛的男人,成了春雪,也就是我妻子的奴隸,春雪的奴隸。
  
  開始的幾天我很不適應,第一天的清晨,當我發現衣服都被換空時,我表示出不滿,她煽我耳光,讓我滾,我跪在她腳下苦苦哀求。
  
  “ 你是要做我的奴隸,還是立即滾蛋?” 我麻木地點點頭。
  
  那天晚上,她狠狠的懲罰我。作完家務她命令我去臥室,用繩子將我臉向下趴著綁在床上。
  
  她說:“ 你今天表現的很糟,是非常糟,我要你趴在這好好省。” 她抓著我的頭髮使勁向後拉,我疼痛難忍,才放開,伸手當我背後,“ 一?我回來?好好教訓你,為了今天早晨發生的事。” 她拉起我的圍裙到我腰部,“ 但首先我要聽你講你錯的有多嚴重,告訴我你有多必要被懲罰。” 她拉下我的內褲,輕拍兩下,“ 明白嗎?奴隸。”
  
  “ 是,女主人。” 我可以感到她的手伸向我的睪丸,我徒勞的想合上雙腿,但她已經握住那裡,開始用手攥。
  
  “ 你是我的嗎?奴隸。” “ 是的,女主人。” 她完全掌握了我的弱點。
  
  “ 完全是我的?” 她的手在用力。
  
  “ 是的,女主人。” 我等待這更大的疼痛。
  
  “ 給我抬起屁股來,奴隸。” 我在束縛裡努力的抬起骨盆,她的手向前抓住我的陰莖。她得意的笑笑,“ 你看你多淫蕩?” 我伸埋臉在枕頭裡,演示我的尷尬,感受她手指的玩弄。
  
  “ 要是你表現的好,我是說象個好女孩一樣接受懲罰,也許我?允許你射出來。” 在我能回答之前,她走開了。
  
  在這以後的一個小時,我的思緒很矛盾,首先我感到羞恥,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在不久之前我還是有幾百職工的銀行經理,在學校裡我擅長足球,籃球,是大學的高才生,而現在,我卻趴在這裡,穿著女人的衣服,讓自己的妻子把自己變成奴隸。
  
  我開始想象我的父母,我過去的同事,同學看見我這樣子匍匐在自己妻子腳下,是多麼讓人難堪,甚至可以想象出他們衊視的笑聲。
  
  然後是恐懼,春雪瘋了,她什麼都幹的出,也許?拿把刀回來,我為這個想法嚇呆了,如果我有力量掙拖脫,我?立刻從束縛裡脫身。他媽的,她不能這樣對我!她怎麼敢!我不?讓她這樣奪走我做男人的權利。她回來的時候,我一定要終止這個鬧劇!哪怕她讓我離開也沒什麼大不了,沒了她我也可以活!
  
  不,我做不到,沒有她我?死的,也許比死還糟,我?流離失所,象街頭的乞丐,我不可以離開,失去她我一無所有,就算做她的奴隸,為她做任何事,也比陷入無盡的空虛要好。
  
  疲憊的放鬆?肢,閉上眼睛,理清紛亂的頭腦。我開始想關于她說的懲罰的事,另一個唸頭,隨即而來,我記起昨天晚上我妻子和的的好友藍影,把我按在沙發上打屁股的情景,我竟然開始興奮,於是,我試圖激起我的怒火想掩蓋這種情緒。
  
  但我被壓倒般感覺打敗了,我要這樣,這感覺是那麼的強烈,春雪並沒有強迫我做她的奴隸,並沒有強迫我跪在她腳下,這都是我想要的,在我強悍的男人外表之下是一顆向往順從的心,我是奴隸,也許我注定是奴隸,也許我做男人是個錯誤。
  
  “ 你知道錯了嗎?奴隸” 她優雅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
  
  “ 是的,女主人。” 我等待這一切的來臨,“ 完全是我的錯。” “ 準備好接受懲罰了嗎?” 她手觸到我的身體。
  
  “ 是,女主人。” 我迫不及待的渴望疼痛的到來。“ 請打我,女主人,那是我應得的。” 無情得打擊在我的臀部,不僅是肉體上的感覺,更是精神上的,每一次打擊都讓我更貼近春雪,貼近我奴隸的身份。
  
  二十五下的時候,我意料之中的哭了,熱淚留出眼眶,浸濕了枕頭。作為男人的感覺在消退,漸漸消失,當第五十下的時候,我明白我就是奴隸,第六十下,我大聲哭出來,男人聲音被陰柔的語調代替。
  
  春雪滿意的微笑。
  
  她鬆開我,讓我翻過來,看著她脫光衣服,爬上床頭,騎在我頸上,抓住床幫,將她潮濕的陰部蓋在我臉上,她濃重的香氣充滿我的鼻孔。
  
  “ 讓我高潮,奴隸。” 她命令,“ 讓我高興,我?獎賞你的。” 我努力的用舌頭探索她的陰部。
  
  “ 好,很好。恩……” 我買力的用舌頭舔陰蒂,加快頻率,將頭更深的探進她的跨下,她動情,“ 哦,好,奴隸。” 奴隸,我是奴隸,聽見她叫我,我陣陣的興奮,我的手被她壓在腿下不能動探,但我仍不遺餘力的用舌頭伺候她,下巴開始麻木,但我仍在堅持,我要讓她快樂,這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目的。
  
  在一陣戰抖之後,“ 哦……,好,奴隸,我來了。來了。” 她輕輕抬起坐在我胸上,一手抓住我的陰莖。“ 為我射,” 她俯瞰跨下的我,“ 為我射出來,奴隸。” 我的身體是那麼順從,一陣抽搐。
  
  她把她的手伸到我嘴邊,“ 把我手舔幹凈。” 我稍猶豫,她用另一衹手給我耳光,“ 吃了,吃下去,你把我的手弄臟了,” 我張開嘴,女主人將精液抹在我嘴和舌頭上,味道有些鹹。
  
  她將手放在我嘴上,“ 舔幹凈每一滴。” “ 喜歡精液的味道嗎?奴隸。” 我要讓她高興,我認識到我願意為她做任何事。“ 是。” 我羞紅了臉。
  
  “ 好,你願意為我再做一次嗎?乖乖。” “ 是。” “ 任何時候?” “ 是,女主人。” “ 你保證?奴隸。” 我點點頭。
  
  “ 甚至不是你的?” 鐘聲把我從過去的回憶裡喚醒,我收拾好一切,最後,把茶沏好放在茶幾上,自己跪在沙發邊,用頭貼著地,和過去不同,現在的我是心甘情願,很平靜,但也有些恐懼。在我的腦海裡衹有一個概唸:等待女主人,等待她的命令……春雪回來了,我可以聽見她的腳步聲在門外響起,我蹦直了身體,將手放在背後,開鎖的聲音,門開了,象往常一樣,女主人沒有理睬我,先去了廚房,然後是飯廳,不一,我聽見她回來了。
  
  “ 奴隸。” “ 是,女主人。” 我不敢抬頭或者睜開眼睛。
  
  “ 你可以抬起頭來。” 看著她烏黑的長髮,修長的雙腿,職業女裝下尖挺的乳房,我不由自主的爬過去熱吻她的腳裸。在她的目光下,我羞愧的低下頭。
  
  “ 不錯,奴隸,收拾的很幹凈。” 我幾乎感動的哭了,這是她第一次誇獎我。
  
  “ 你值得表揚,我?給你個小禮物,” 她輕拍我的臉頰,“ 不過現在我想吃飯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爬去廚房為她端晚餐……“ 跟我來。” 我收拾好碗筷以後,女主人把我帶到臥室。一個白色的盒子放在黑床單上,“ 你可以打開它。” 那是個漂亮的項圈和閃亮的鏈子,“ 喜歡嗎?” “ 謝謝女主人,我很喜歡。” 她把項圈係在我脖子上,連上鐵鏈,“ 我要讓你漂亮點,明天晚上我們?有客人來。” 客人?我遲疑,“ 是不是麗娜?” 我知道自己多嘴了。
  
  春雪蹦起臉,“ 她?來,不要那麼多廢話,” 她給了我一耳光,“ 去躺在床上,我要用你了。” 當天晚上她使勁騎在我臉上,手抓住我的頭髮深深塞進她的下體,經過幾個高潮,我的舌頭已經沒有了知覺,在她放開我之前,我幾乎睡了過去。
  
  轉天早晨春雪的留條很奇怪,衹是讓我仔細收拾好主臥室,然後把自己的毛發除了頭髮都颳幹凈,沒有多少活的我開始有時間去想別的,我趴在臥室裡想象自己被綁的樣子……“ 奴隸!快滾下來。” 春雪提著兩個滿滿的食品代,“ 我們要有很多東西要準備。” 我趴在廚房她的腳下,“ 把所有的餐具都準備好,準備三個人的。” 三個?如果我沒理解錯,客人不衹麗娜一個。“ 快點,我要去洗個澡,收拾一下。” 一個半小時以後,她出現在廚房,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她穿著白色低胸連衣裙,黑色的寬束帶,珍珠項鏈和?寸的高根,還畫了淡狀,象是個仙女,我已經有幾年沒看見她這樣漂亮了。
  
  “ 好看嗎?奴隸。” 她的笑容象天使般美麗,“ 麗娜堅持我買這件,我感覺不是很適合我,不過,這讓我很勾人,不是嗎?” 我低下頭,我有種想擁抱她的衝動,就象她還是我妻子的時候一樣,但我很明白那是多麼荒謬可笑,從我第一次被懲罰開始,我就失去了那種資格,我衹是奴隸,我羞紅了臉,低著頭,眼裡充滿了淚水……。
  
  “ 我要你聽仔細了,你今天晚上要為任何一個客人服務,滿足他們的任何願望,明白嗎?” 我沒有馬上回答她,很睏惑,不知道她什麼意思。
  
  “ 不必經過我的允許,你要滿足客人每一個要求,就象服從我的命令一樣。” 春雪拽鏈子,讓我揚起頭,“ 明白嗎?” 她的聲音充滿了威脅,一絲不願在我心中醞釀。
  
  “ 回答我!賤貨。” 她說的很堅定,“ 要不立即滾蛋!” 我低下了頭,“ 是,女主人,我明白。” “ 今天晚上對我很重要,所有我希望你表現的好。” 八點十分,門鈴響了。
  
  “ 去開門,奴隸,記住對客人微笑。” 我爬向大門。
  
  是麗娜,她跨過我走進房間。“ 嗨,春雪,真漂亮,太迷人了,來我親一下。” 她們擁抱,我看到麗娜一衹手在撫摩她的胸部,我低下頭,不去看,我不想看見有其它人這樣和我妻子親熱。
  
  “ 我太緊張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你能在這。” 她們親吻,“ 我這三天一直在想這事。” “ 這麼重要我怎麼能錯過。” 麗娜轉身對說,“ 去給我弄杯茶。” 我看了看女主人,她說:“ 也給我來一杯。” 在廚房裡我隱約聽見她們的對話。
  
  “ 他還聽話嗎?” 是麗娜的聲音。
  
  “ 一開始不好,不過我聽了你的話,他現在溫順的象衹小狗。” “ 那一切都要看今天的了。” 我在沏茶,後面的聽不清楚了。
  
  回到客廳,她們都坐在沙發上。
  
  “ 過來,奴隸。” 麗娜招呼我,“ 跪在我一邊。” 我照做,她拍拍我的頭。
  
  “ 你愛你的女主人嗎?奴隸。” 我毫不遲疑的回答是。
  
  “ 那你記得曾經對她承諾過什麼?” 我點點頭,但沒出聲。
  
  “ 什麼承諾?” 她用三個指頭端起我的下巴,直視著我。
  
  “ 完全成為她的……。” 我無力的回答,偷眼看春雪,她面無表情的凝視我。
  
  “ 那是什麼意思?” 麗娜的聲音平靜而柔和,同時握緊握的下巴。“ 就是說你是她的?” 我清清喉嚨,她為什麼要問這個?
  
  " 就是皕/做她任何想要我做的事……我屬于她。“ ” 你是她的奴隸?“ 我?口吐沫,” 是。“ ” 這一刻,你是她的財產,她的奴隸,你?完全服從她,是吧?“ 她的大眼睛盯著我,讓我無法逃避。” 如果是就回答。“ ” 是。“ 我說,我聲音很尷尬,” 我是她的奴隸。她的財產。“ ” 肯定?" 她放開我。
  
  “ 是。” 我聲音很小,再一次低下頭,“ 我肯定。” 麗娜讓我脫掉內褲,掏出陰莖,我想不服從,但我不敢,衹有聽話。
  
  “ 把你自己搞硬了。” 麗娜說,“ 不過別射。” 停頓片刻,“ 做的時候看著我。” 我服從,她的眼睛牢牢抓住我。很快我變硬,有了要射的衝動。麗娜命令我停下。
  
  “ 奴隸,你的小雞巴沒辦法滿足你的女主人,” 我臉紅了,我記起七天前當麗娜離開後,春雪就告訴過我,我從來沒有讓她滿意過。“ 看看你的小東西,比我的手指都長不了多少。” 她伸手粗?的抓起我的陰莖。“ 你知道我說的是實話,對嗎?奴隸。”
  
  “ 是。” 我感覺是那麼的沮喪。
  
  “ 這就是她這樣對你的原因,讓你做她的奴隸,對嗎?” “ 是。” 我無法控製自己的淚水。
  
  麗娜擰了一下我的陰莖,按下去。“ 合上腿,奴隸。” 我聽話。
  
  “ 你看春雪,他這樣就象女孩了不是?” “ 他本來就是。” 春雪笑起來。麗娜再一次面對我。
  
  “ 你想讓你的女主人幸福是不是,奴隸。你不想讓她因為你而受苦,對嗎?” “ 當然不。” “ 好,奴隸。” 麗娜轉頭向春雪眨眨眼,“ 有時候,你的舌頭並不能完全讓你的女主人滿足,她?需要一個又大又漂亮的雞巴,一個能將她刺穿讓她一次次高潮的雞巴,一個比你大的多的雞巴。”
  
  我的心在破碎,仿佛被撕成碎片。
  
  “ 我說的對嗎?春雪,告訴你奴隸你要什麼。” “ 乖乖,我喜歡你,最近這個星期你讓我很快樂,你不知道當你跪在我腳下的時候,我興奮的發抖。” 春雪用腳尖抬起我的臉,“ 但是,我需要一個愛人。”
  
  淚水象絕堤的洪水,春雪輕撫我的頭髮,“ 我要帶一個愛人來,你要在旁邊看著。” “ 你的女主人非常喜歡你,所有她要合你分享她的愛人,分享她的快樂。” 麗娜說,她的一衹腳伸到我的跨下,“ 你?看見春雪把她愛人的雞巴放進嘴裡,放進逼裡。” 腳尖輕壓我的陰莖。
  
  “ 我要你聽見我大叫他的名字,一遍遍哀求他。” 春雪輕拽鏈子,把我的臉靠近她,把她的鞋尖伸進我的嘴裡,我不能控製的吮吸。
  
  “ 想象一下,奴隸。” 麗娜把我的陰莖和睪丸在腳下玩弄。“ 想象你的女主人把雙腿搭在他肩上,讓他又大又粗的雞巴操她。想象她乞憐的不停親吻他。”我現在在興奮的邊緣,低聲呻吟。
  
  " 想象他渾身是汗的在進入她,XXXX的妻子,XXXX的女主人?看他的雞巴在她的逼裡進出,“ 春雪來到我身後,抬起我的臀部,伸手從後面抓住我的睪丸,” 乖乖,我要你看見他給我高潮,“ 她的手指伸進我的肛門,” 我要你看見我顫抖,看見我黑黑的乳頭象石頭一般硬。“ 抓起我的陰莖,” 我要讓你聽見,我高喊我愛人的名字,看他又大又漂亮的陰莖抽出來。"“ 然後你?幫你的女主人舔幹凈一切……” 麗娜將我的頭按在她的皮靴上。
  
  “ 你不是要讓你的女主人快樂嗎?” “ 是。” 我不能控製的回答。
  
  “ 你?在一邊看著是吧?” 春雪的聲音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嗎?"“ 是。” 我的腦海裡都是兩個女人為我勾畫出的景象,我的腿在顫抖,我感覺是如此的混亂,真害怕自己?瘋掉。
  
  十分鐘後,門鈴響了。
  
  “ 去開門,奴隸。” 春雪的聲音很緊張,跪在她一旁的我,腦海裡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快去,別讓他等急了!” 春雪給了我一耳光。
  
  “ 快點,你的女主人等不及了。” 麗娜在一邊添油加醋。
  
  行屍走肉般,我爬向門口,不去想我要面對的將是一個怎樣的男人,但心裡卻明白他是自己妻子,應該是女主人所傾慕的男人。
  
  自己已經失去了做丈夫的資格,現在自己衹是妻子的一個玩具而已,而這個男人……他很年輕,叫黃磊,春雪曾提起過他,是她和麗娜的老同學,是春雪暗戀過的男孩子。
  
  春雪和麗娜都迎過來,麗娜撲過去和他擁抱親吻,“ 今天你可真帥,要不是為了春雪,我現在一定不放過你。” 春雪很局促,在她喜歡的男人面前她很羞澀,是黃磊主動的把她摟在懷裡,“ 別緊張,我們以後還有很多的機。” ……不久之後,在臥室裡,春雪和黃磊做在沙發上親密的接吻撫摩,他已經脫下了上衣,我則跪在他們面前被綁好,嘴裡也被放了口塞,被麗娜騎在跨下。
  
  “ 希望我沒把你綁的太緊,你的手還有知覺嗎?” 麗娜凝視著他們親熱,在我耳邊說,“ 也許春雪是對的,應該把你綁起來,這樣是對你好。”
  
  春雪輕輕撫摩他的臉頰,然後是他寬厚的胸部,最後落在他的腰上。“ 磊?” 春雪的聲音十分溫柔,“ 我能幫你脫下來嗎?” 他點點頭,微抬起腿,她立刻解開他的腰帶,慢慢幫他把褲子褪到腳面,他熟練的把褲子踢開,他的內褲很小。
  
  春雪跪在他一旁,用臉頰貼在他內褲上,“ 多暖和,” 她的聲音裡充滿女性的溫順,“ 好大呀。” 她將鼻子探在那裡深深呼吸,將手伸到褲腰,抬起頭懇求他的同意,他再次點頭,春雪毫不費力的脫下來,她的眼睛在放光。
  
  麗娜說的對,他的陰莖的確很大,幾乎是從裡面彈了出來。在這之前我從來沒看見過其它男人的陰莖,但我明白象他這樣又粗又大的很少,我幾乎嫉妒的要死。
  
  “ 看呀,奴隸。” 麗娜說,她興奮的撫摩自己的乳房,“ 你見過這麼漂亮的家夥嗎?它甚至還沒完全博起。” 我的妻子揚起頭,“ 阿磊,它可真是個怪物,” 她的笑容是那麼甜,“ 可愛的小怪物。” 她試探著用手捧起它,“ 看了它,我真懷疑我從來都不是個真正的女人。”
  
  我的怒火在燃燒,我要殺了他!春雪虔誠的將他的陰莖捧到眼前,黃磊轉頭向我,眼裡充滿嘲諷。
  
  我閉上眼,不想看見這一切,把精神集中到背後麻木的被綁住的雙手,感覺麗娜正騎在我背上,總比面對我妻子現在和另一個男人的行為要好。
  
  “ 睜開你的眼睛,奴隸。” 麗娜揪起我的頭髮,強迫我去看,“ 別逃避,這是你要看的。” 我妻子含住他的龜頭,一衹手?著陰莖,一衹手愛撫他的睪丸。我感覺眩暈,幾乎反胃。半試探性的,春雪緩緩的將一半的陰莖含入嘴裡,又溫柔讓它滑出來,頂在雙唇,她開始有節奏的吞吐陰莖,時而用小巧的香舌,劃過那粉紅冠頂的裂縫。
  
  在春雪的愛撫下,他的陰莖大得不可思議,騎在我背上的麗娜輕生陶醉的癡迷。春雪再次含住他的龜頭,深吸口氣,向前推去,她的下巴張到最大,兩?鼓鼓的,但衹是含住它的三分之一,她開始吞吐得越來越快。
  
  “放心吧,他不?射的。”麗娜說,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跨部在我後頸上?搓,“他很回控製自己,可以整小時的硬著。”
  
  春雪的表情非常癡迷,禁閉著雙眼,盲目的前後運動,用嘴做著最基本的活塞運動,黃磊的臉上是驕傲的笑容。
  
  麗娜將我掀翻在地,“現在,你明白了嗎?奴隸。”
  
  我什麼也沒說,她突然拉起我的圍裙,伸手在我跨下摸索,很快她找到我的軟陰莖,掏了出來。“看看多不一樣!”她說,我低頭看去,是呀,我的比她的手指也長不了多少。
  
  麗娜開始快速的擼我的陰莖,盡管我的姿勢是那麼別扭,手還被綁在背後,但它仍然慢慢僵硬。“來呀,給我把你的小雞巴硬起來。”麗娜的聲音出奇的和善。我完全博起的時候,我面前的春雪也正把他的陰莖吞進一半。
  
  “看見了嗎?”麗娜在我耳邊說,“看你自己的玩意兒,再看看黃磊的。”那是心靈的顫抖,我完全博起之後也衹是春雪嘴裡那東西的?分之一。
  
  “你不能怪春雪,對嗎?換任何人也?要他而拋棄你。”麗娜鬆開我的陰莖,它迅速的變小。
  
  她說的對,那是明擺著的,黃磊才是這屋裡唯一的男人。他有自己的公司,我失業幾乎一年半;他很有錢,我要靠妻子養活;他高大健壯,我矮小瘦弱,甚至沒有一般的女人強壯;他有個漂亮巨大的任何女人著迷的陰莖,而我的是那麼小和無用。
  
  我不是在嫉妒他,我從未想過可以和他比,他是任何男人想去效仿的對象,蘊藏著某種魔力,暗黑皮膚下健美的肌肉,他象衹野獸,魅力十足,狂放不羈。
  
  “站起來,小寶寶。”黃磊說,溫柔的從她嘴裡抽出來。
  
  春雪幽雅的站起身,他把她樓到懷裡,伸手到她背後拉開拉練,那件精心打扮的連衣裙落下來,露出她的乳罩和內褲。“太可愛了。”他邊說邊伸手握住她的豐乳,她顫抖,又解開了乳罩,她的乳房跳躍出來,黃磊低頭含住她的乳頭,她戰栗著攬著他的脖子。
  
  我開始感激春雪,雖然她不再當我是丈夫或愛人,但仍然允許我呆在這裡,仍然允許我為她服務,仍然當我是她的一部分,哪怕衹是作為奴隸。她對我的愛是特殊的,我想起最近的一個星期,她認真的把我培養成奴隸,記起她給我的快樂,在床上,抽打我,騎在我臉上,雖然方法有點怪異,但作為奴隸,我感受到了她更多的愛,我意識到我們新的關係是多麼寶貴。
  
  春雪完全赤裸,淺粉色的內褲掉在她腳邊,熱情的和他擁抱。我驚奇的發現他們的結合是那麼美好,他健美黝黑,她白皙豐滿,她輕吻他,他的手撫在她的臀部。
  
  春雪轉頭看我,她的臉很柔和,我躲避她的目光。
  
  “磊?”她仍然看著我,“想操我嗎?”她對我微笑,“我要你那個大家夥。”
  
  春雪把他情人從沙發拉起來,“我要你從後面幹我。”她邊說邊趴在我腳邊地上。
  
  “春雪你太可愛了,我來疼疼你好嗎?”麗娜從我頭上起來,跪在春雪旁邊。
  
  春雪笑了,“你問阿磊吧,他不介意就行。”
  
  “求你了,阿磊?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金幣 收起 理由
銀色戰車 + 30 + 30 樓主太有才啦!

總評分: 名聲 + 30  金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