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04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aya077
王子 | 2023-10-27 05:17:19

他坐在椅子上,乎乎喘著大氣,我坐在他的身上,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
他手搭在我的屁股上,摸到了我流的水,我感覺到他的手順著液體的方向往下摸,一直摸到上,淫笑了起來。
我知道他是在笑什麽,笑我平時對他答不理,一副高冷,現在卻被他弄得飲水直流,而且還流了那麽多。
他又往上摸,摸到我們肉體的連接處,我剛剛平複的下體被他一碰,我不自主的顫了一下,他笑得更加得意了。
此時我伏在他的身上,閉著眼頭埋在他的胸口,這個年紀的中年男人已經不像小a那麽健美了,還有不小的啤酒肚,他看不到我的表情,但是我神智減緩,感受到還在我身體里的那個東西在慢慢變小。
不知道爲什麽,這個平時我甚至有一點討厭的男人,不像小a那樣對我有男色的,爲什麽和他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又是在這樣一種環境下,我是不是心理失衡了?對于這種有些被動又有些反感的性愛,我是不是更加期待?休息了幾分鍾,我們都緩過了神,這個年紀的他是不可能像a那樣再有什麽想法了,畢竟因爲藥物的,這一次「超長」發揮估計他也透支了。
我用面巾紙擦拭自己的下體和腿上的淫液,他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還在我認真擦拭的時候,把我的內褲撿起來索金樂他的抽屜。
「你干什麽?」「反正一不能穿了今天,給我留個紀念吧,我老婆發現就壞了,我走了,要不真想摟著你睡……」他怕我跟他搶,說著就開門走了。
我只好清理了一下就偷偷從后門溜出來,然后才打電話告訴前台有事走了。
夜班的第二天白天休息。
我沒有起床,也沒有聯系小a。
躺在床上,回憶了很多,想了很多。
我不明白,以前沒有小a的半年多是怎麽過來的,爲什麽有了那麽多的性,反而卻更加渴望性了,爲什麽反而現在每天都想有男人進入自己。
而且以前會覺得不正常甚至變態的事情,有些我自己竟然會去做?開始是小a引導,現在自己竟然忍不住主動去嘗試呢?還有一些沒有做的,也會忍不住幻想,我是不是有一天都會去做?我是不是本身就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呢?還是每個女人也都這樣,只是互相誰也不會說?但是這段時間,自從認識小a之后,我確實得到了以前從未有過的快感,那些隱秘又難以言喻的刺激,那些從前根本不知道的體位,想想都不由自主的渾身燥熱。
可是我的老公,那麽死板木讷,又是在這種情況下的婚姻(婚前的事情以后會寫),他也許一輩子都給不了我做女人的樂趣。
哎呀,不管了,隨著自己身體的感覺走,我要自己快樂。
又躺著看了一會手機,我套上吊帶的睡裙,自己熱了一杯牛奶,坐到了大理石的窗台上,倚著一邊窗框,一邊享受陽光,一邊喝牛奶。
我喜歡裸睡,也喜歡絲質的睡裙,一個小吊帶,套上便可以隨便在家活動,這種絲質的柔滑掃過肌膚的感覺,讓人渾身輕松舒適。
這時手機響了,老張的消息「寶貝,起了嗎」「嗯」「睡得好不好啊寶貝,是不是累了啊」這家夥一定是沒事了,開始逗我,我雖然知道肯定還有下一次,也似乎渴望著下一次,但是女人還是欲擒故縱好。
「什麽寶貝,別叫的那麽暧昧。
昨天的事情不會發生了。
」我給他回複了過去。
「哈哈,沒關系,我不會說出去的,不過你的小內內還在我這呢啊,張強他們倆一定也想看」我就知道他會說這個,不過他怎麽一說,我的心中開始有了辦公室的三個男人看我的小內褲的情景,使得我又有了感覺了。
「你混蛋」「哎呀別生氣啊,張哥就是想疼你啊,你忘了昨晚你在我懷里一個勁說舒服啊」回憶起昨天的情景,我不禁渾身發熱,心碰碰跳起來。
「老公走那麽久,被干一次更爽吧,白天那麽冷,晚上心里的火燒的難受吧」這個老家夥還一直以爲我在守活寡。
可是看著他挑逗的話語,我突然有一種想自慰的沖動。
我把牛奶杯放下,一個手慢慢滑入了睡裙下面,因爲是高層,樓距很大,小動作別人是看不到的,也就能看出一個人影坐在窗台上,可是樓下走動的人盡收眼底,就像在你跟前一樣。
我發現這種情境讓自己很刺激。
「壞蛋,別說了」我知道我越讓他不說,他越會說,我此時需要刺激,需要被調戲。
「哈哈,怎麽了,想了吧,你的小內褲真啊,我每天拼命往你的裙子里看,才偶爾能看到一點點顔色」想著每天都有人偷窺我的裙底,我的私處,我的中指和無名指開始在我的小豆豆上按壓起來。
「寶貝,你的水可真多啊,你真敏感,你的水都流了我弟弟蛋蛋上都是」「寶貝,你昨天一個勁的讓我快快,是要我快干嘛啊是不是要我快點操你啊」「寶貝,進去你那里太舒服了,摸著你的細腿,操的你來回晃悠真他媽舒服」我在他的淫話中,手指進入了身體,忍不住抽擦起來。
我也已經不敢坐在窗台了,坐在地上,倚著窗台,兩腿分開,在最大限度的配合著手的運動。
「寶貝,你知道我在哪嗎」「不知道」我一邊自慰,一邊和他聊天,在感覺比自己半夜躺在床上偷偷的感覺好多了。
「我剛才在出租車上,辦完公事就來你家了,把你的小褲褲還給你,現在到了,來開門吧」這時,門鈴響了,我一驚,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心中的火迅速滅了。
趕緊跑到洗手間洗手,然后就去開門。
走到門口發現自己還真空呢,又返回來,想找衣服換。
可是在老不死的一個勁按門鈴,鄰居都知道我自己住,小a來我都是提前開門的,我不想讓鄰居知道有男人來家里。
我一想,算了,這老家夥一不會白來,不換了。
我走到門口開門,他見到我的打扮,笑了笑就進來了,徑直走向臥室。
我關上門,鎖了一道,好像我渾身上下都知道,馬上會發生的事。
我追到臥室,他已經坐在了我的床上,拿著我脫下的文胸一邊淫笑一邊欣賞。
我一把奪過來,他卻順勢把我攔在懷里了。
「小許,怎麽這麽白天才開門啊,是不是和我聊天聊的想了」我推不開他,但是感覺的到他的下面已經硬了,頂著我的兩半肉臀之間。
「小許啊,是不是知道我來故意穿的這個啊」說著一只手攬著我,一只手搭在我的腿上往里伸。
我推不動他的手,就加緊了雙腿,但是他還是在慢慢向里前進著,指尖碰到了我的毛毛。
我感覺他下面跳了一下,「哈哈里面真空啊,是不是等著我操你呢」「臭不要臉,才不是呢,等帥哥呢」我嘴上是不能承認的。
「什麽帥哥,我最了解你這樣的女人了,只敢想,沒膽子做,到頭來守活寡,自己受苦」說著,他的手指在有限的空間里來回撩撥我的陰蒂,我感覺漸漸失守,加上內心的渴望,腿慢慢松開了,他的手在得到空間后也越來越放肆,從豎著插進腿縫變成了一把貼住我的整個私處。
手掌的熱量和刺激,讓我的水水瞬間決堤。
他一邊淫笑一邊挑逗我,我不搭腔,變成了腿分開坐在他的懷里的姿勢,小聲的哼哼著,扮演著他心目當中,一個缺少性愛的被他玩弄的角色,當然,他很刺激,我也是爲了我心底的刺激。
「舒服嗎,舒服就喊出來吧,這里又不是辦公室了」我聲音越來越大,他也手掌貼住陰蒂,把中指插了進去。
我收到的刺激越來越大,叫聲也忍不住越來越大,本能的環抱住他的脖子。
他似乎很享受這種玩弄,開始找我的嘴。
我回避著他,對他和對小a感覺還是不一樣的,離近了便聞到一股煙味,讓我討厭。
他也不急,慢慢把我放平了,我閉著眼,聽到皮帶解扣的聲音。
很快他又給我把僅有的睡裙脫掉了,我依然閉著眼,我知道他在看我,在欣賞我赤裸的身體,我知道他要進來了,這種時刻,讓我興奮,激動。
幾十秒鍾過去了,那一刻還沒有到來,我卻聽到他拿包的聲音,這時,一股涼飕飕的感覺從下體傳來。
「啊,這是什麽」我睜開眼,他正扔掉一個比安全套大點的袋子。
「是愛愛用的油啊,我老婆就特別喜歡」我以前也聽說過這種東西,而且下身涼爽的感覺也那麽特別。
知道無害后,我本能合攏的腿又打開了,他把我的腿拉成M型,開始運動起來,我下體從未有過的刺激,也讓我異常興奮,水也比平時還多。
他似乎特別享受看著我被刺激的樣子,也不急著進來,一邊淫笑,一邊用手指草我。
我被刺激的身體亂晃,兩腿來回彎曲,手也抓的床單都變形了。
但我始終閉著眼,因爲我感覺一個老男人在玩我,我一享受這種情緒。
在我呻吟聲越來越大的時候,他猛地用嘴堵住了我的嘴。
此時我無力抵抗了,我嘴干,我想吸什麽東西,女人都是在下面被插入的時候,也想和你身上的男人接吻,允吸他的舌頭。
他淫笑著翻身,毫無預兆的直插到底。
我和他幾乎同時舒服的叫了出來。
他撐著床鋪,開始抽插,我一直沒有去樓他,還是抓著床單,閉著眼,享受著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的插入。
猛插了幾十下,他開始慢慢的插,有時候拔出來,在我的陰蒂處敲打幾下再進來,然后龜頭稍稍一挺便不進去了,這樣幾次之后再一插到底。
這樣的刺激時小a沒對我做過的,雖然有時候他也挑逗我,故意不給我,但是他的年紀一直橫沖直撞也是很久的。
老張的動作讓我瘋狂了,每次輕插我都越發感覺里面癢的難受,每次重插我都忍不住狂叫,但是感覺還沒過瘾,又變成了在陰道口的挑逗。
這種感覺就像一級級的階梯般,把我緩緩推向瘋狂。
我叫的越來越大聲,手忍不住去拉他的腰,想拉的他更深。
他挽過我的手,與我十指相扣,似乎這樣,才是女人真的放開了,真的把自己交給了男人。
「怎麽了,你拉我干什麽,想讓我更深嗎」「嗯」「哈哈」他滿意的加快了這種深淺深淺的頻率,到后來猛沖幾下,趴在我身上射了出來。
果然這種技巧,不光是爲了刺激女人,也是讓他更久一點,畢竟沒有年輕人的那種體質了。
老張繳械之后氣喘噓噓的趴在我的身上,我始終都沒有睜開眼睛。
高潮過后我並沒有那種和小a之后的體力不支的虛脫感。
但是這是另一種滿足,更大程度上的心理的刺激。
我決定以后充分去享受這些刺激。
我想到了以前看的一個電影,《x-man》,里面有個女人有超能力,他壓住他喜歡的男人變成各個美麗的女性,我也有了一種要充當男性胯下各種角色的沖動。
我已經做了被弟弟勾引的少婦,和同事上床的白領,我還會成爲什麽角色呢?我推開老張臃腫的肉體,徑自走到洗澡間洗了個澡,回來冷冰冰的把老張轟走了。
他也沒有過分糾纏,畢竟,他應該覺得我還會被他騎在胯下的。
老張的事情我沒有告訴小a,他臨近畢業的最后一個學期了,家里忙著給他找工作,他反而有更多時間是自由的了。
反倒是我並不是那麽渴望他了。
只是他對我的各種邪惡樂趣我更加主動的配合他了。
至于老張,有和我有過幾次,都是在我故意的推脫又默許的情況下發生的,也許他也明白,心照不宣吧。
但是在單位,我仍然對別他和以前一樣,只是偶爾看到他和同事瞄著我的壞笑和竊竊私語,讓我懷疑他是不是說了什麽。
他當然不承認,不過我也不是很生氣,一是這種事說出去別人也會覺得他吹牛不會全信,二是我心里也挺刺激的,我漸漸的感覺到男人對我肉體的渴望是種強烈的刺激。
我又開始自慰了。
似乎我對他們得熱情期已經淡了。
小a交給我上一些網站,我有時和他一起看,有時候也會自己看。
和他一起的時候,經常會被他一邊扣弄著下體,一邊看,最后就是忍不住實際行動。
我更喜歡自己看一些小說,更有想象空間,在你的腦子里更真實,不像一些電影一樣,明明是好的題材,反而會被拙劣的演技惡心你。
也許這就是男女的不同,男人更喜歡視覺的沖擊,更喜歡電影,喜歡屏幕上性感的女人啊啊的大叫。
我經常會看的下面濕透了,然后忍不住自慰。
這種情況在小a實習離開后更嚴重了,老張也是有老婆在家的,雖然偶爾能滿足我,但是我似乎比以前沒有小a的時候更加難以忍受這種空虛寂寞了。
我也開始學著當時小a強迫我做的那些事排解我的欲望。
我會假裝不自覺的走下光給別人看,享受男人的視奸給我帶來的刺激。
但是這些都滿足不了我對男性肉體的那種渴望。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金幣 收起 理由
銀色戰車 + 30 + 30 樓主太有才啦!

總評分: 名聲 + 30  金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