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11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還真別說R
Crawler | 2023-11-12 13:15:42

  我是外宿生,大家今天放學來到我的家,只有我一個人住。偌大的房間,一張大床上坐著三個少女,床邊圍著十幾個男的。
  
  「我先聲明,我們決不……」話還沒說完,一個男的就搶著道:「我知道,不能SM,不能肛交!」我點點頭,說:「還有,除非我自己,誰也不能脫掉我的衣服。」眾男只能表示同意。
  
  輪到蕙倫,她笑著說:「嗯,不準讓我的嘴無聊!」大家一陣歡呼。
  
  茵虹則說:「不能射在體內,也不能噴在我臉上。」我是班上的班長,蕙倫是康樂,茵虹則是學藝。
  
  這已是班上第四次「集會」了,除了我們三個外,班上有十四個班草也是會員。
  
  我和蕙倫長得又漂亮,身材又好,走起來豐乳搖晃,製服都快包不住。茵虹除了上圍是B罩杯外,身材也不錯,臉蛋更是一級棒。
  
  班上五大美女就有三個參加。
  
  我走向一個男的,伸手就探進褲子裡愛撫,遊戲正式開始。
  
  蕙倫和茵虹也貼在男人身上,有過三次經驗,她們早就知道心中理想的陽具長在誰身上。茵虹把秀臉貼在又長又硬的肉棒上,盡情舔著火熱的陰莖。蕙倫早就抓著兩支肉棒,像刷牙般在口中左右滑動。其他的人按捺不住,有人愛撫起她們的玉乳,有人向下發展。
  
  我一手盈握陰莖搓揉,一手撫弄兩顆卵蛋,巨乳隔著製服摩蹭著男人的胸膛,不時嬌喘連連,原來後面有人拉開我的內褲,用狗干式衝擊著我的小穴。
  
  茵虹則跪著把男人的陰莖舔得發亮,臉上沾了幾滴自己的口水和龜頭的分泌液。身上只剩淡藍色胸罩淫靡地掛在肩上,同色內褲被拉到小腿,原本胸罩內褲的地方被男人的舌頭自動補了上去。
  
  蕙倫最忙,赤身坐在一支陰莖上,彈跳的豐乳被玩弄著,嘴裡塞著一隻大陽具,兩手還握著兩根淫棒,還有四個人在一旁打手槍。
  
  看到這裡,其他人已經忍不住,一人順手抓起蕙倫脫掉的胸罩,從紅通通的肉莖注入濃稠的精液,其餘三人也先後繳械,蕙倫的粉紅色D罩杯已盛了半滿的濃精。
  
  我把金剛棒下沈重的肉袋全含了進去,丁香小舌挑弄著肉蛋,火燙的陽具搭在臉上,更顯巨大。後面的男人一邊大出大入,害我淫水洩了滿地,一邊雙手從製服裡在我胸前愛撫。
  
  突然我感到一陣顫動由肉根傳到龜頭,接著一陣甘霖勁射到臉上、頭髮上以及製服上。我發出愉悅的呻吟聲,把這只寶貝舔了乾淨,又親了親龜頭,說:「先去休息吧,一會我還要跟你玩呢!」說完,更把製服上下兩顆扣子解開,扯下黃色的胸罩,轉身把剛才插在小穴、還沾著淫水的肉棒擠進製服裡。
  
  雖然解開四個扣子,但將近E罩杯的巨乳仍將製服撐得鼓鼓的,加上粗壯的肉棒,更是緊貼在一起。兩粒肉球擠成深深的乳溝,虧那個男的肉莖夠長,整根被我柔嫩的乳房包圍,爽得低聲呻吟。
  
  我正努力地令巨根在乳溝抽動夾擠,突然,頭上一陣傾盆大雨,腥味的黏液淋了我一臉,從頭髮沿著秀臉滴到製服上,濕了一大片。
  
  原來後面一個男的把剛才收集在蕙倫胸罩裡的精液倒在我頭上,還伸手在我濕答答的俏臉上抹了一把,塗在自己的龐然大物上,我立刻扯下純白小內褲,讓他把肉柱從後面捅進小穴。
  
  陰莖全根盡沒時,我嬌呼一聲,回眸一笑,故意淫蕩地用頭上的「發膠」梳了個造型,再繼續為夾在胸前的寶貝服務。
  
  茵虹由於不準射在臉上、體內,頸部以下已有八成被精液覆蓋,掛在身上的內衣褲也被精水和汗水浸濕了。雖然她長得最漂亮、最清純,也就形成更強烈的對比。
  
  她正坐在一個男的臉上,讓那男的盡情吸吮她滿溢的淫水。面前有兩支不算粗、卻極長的淫棒,茵紅的舌頭就像粉刷般為兩隻肉蕉塗上濕亮的口水,還不時用手秤秤兩袋沈甸甸的陰囊,或是愛撫自己的乳房。
  
  蕙倫更是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處不是黏滑的精液,臉上、胸前、手上,到小腿都是一片水亮。她小穴裡還緩緩流出上個男人留下的牛奶,又轉身把嫩穴朝向另一個躺在地上的男人,騎坐上成直角狀的肉柱,還伸手撫弄寶貝下的陰囊。嘴裡塞了一支,手上又抓著兩支,她已沈浸在肉棒的快感下。
  
  從一開始到現在已經四個鐘頭了,房間內除了我外,幾乎大家都是全身赤裸,沒有男人能在我的「大乳堡」的夾攻下不出精的。
  
  不久,我胸前一陣顫動,那男的玉莖猛噴出又強又多的白濁黏液,射得我豐乳上、製服上都糊成一片,連下巴都沾著一部份。我愛惜地拍了拍這只好陽具,讓沾著甜美之液的陽物在自己深色校裙上擦一擦--所有在身上發射的陰莖都在裙子上擦拭過,校裙又不長,自然早已快濕透了。
  
  這種派對已舉辦過三次了,男人們深知精液是我的發情劑,後面的男人更立刻加快抽插的速度,不時抽出只剩龜頭在裡面,又奮力突刺,下下直達子宮,爽得我淫叫連連,只是叫不久,嘴裡又被另一隻肉莖塞滿,只能發出「嗯嗯ㄚㄚ」的呻吟,與抽插時的「漬漬」聲,及猛插時陰囊撞在我身上的「啪啪」聲構成淫靡的樂章。
  
  這時,茵虹帶著一個男的走過來,仔細一看,她手中正握著那男的又粗又長的肉柱,頸部以下都是精液的痕跡,草叢中還流著牛奶,和清純的小臉成強烈的對比。她對我做了個手勢,表示要各自帶開,便開始梳洗整理,帶著那男的走了。
  
  我口中的硬棍抽了出來,左右晃動,「啪啪」地甩在她臉上,不出十下,就噴射出甜美的精液,我當然欣然接受。
  
  前面的退場,後面的立刻把我抱起來幹,如此一來,我全身的重量都壓迫在那巨根上,整根沒入美穴,插得如癡如醉,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那男的還一邊揉弄我的豐乳,一邊在房間內走走跳跳,只能看到肉囊包著兩粒鳥蛋在兩簇已交雜在一起的亂草下晃動,在肉蟒和肉穴緊密地摩擦抽送下,我不知洩了幾次。
  
  終於,男人把我放下,抓著紅通通的陰莖對準我的背上噴出白濁的漿糊,我的製服幾乎整件都沾濕了。
  
  蕙倫這時已經整理好,過來向我打個招呼,只見她愉悅地拉著兩個男的走出去。我於是脫掉濕透的製服和校裙,宣佈:「累的人可以就此散會,但如果還……」話沒說完,剩下的男人已一擁而上,她露出興奮的淫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金幣 收起 理由
銀色戰車 + 30 + 30 樓主太有才啦!

總評分: 名聲 + 30  金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