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江戶川柯南
王室 | 2019-2-11 22:50:07

張太太現年三十六歲,生得肌膚雪白、為人妻子的她守身如玉,但萬萬沒想到,竟會被住在隔壁的浩也姦淫,成了為人不貞的淫婦。

  浩也年輕力盛,對於性產生諸多的渴望,他不時注意著周圍是否有成熟嫵媚的女人,總希望能設法勾引到手。
  何其有幸,在浩也升上專二那年,姿色艷麗的張太太搬來住在隔壁,並與浩也的媽媽頗具交情,於是漸漸地,他也跟張太太混得蠻熟的。面對如此美艷動人的張 太太,浩也腦海中老是幻想著:『張太太那雙雪白修長的美腿間,夾著的是 何等嬌嫩的小穴?柳腰腹下長的是何等茂盛烏黑的陰毛?尤其是那渾圓飽滿的豐 乳上,乳頭是依然紅嫩?』 

   有一回張太太穿著淺白的絲質上衣,掩不住胸前一對呼之欲出的飽滿乳房,浩也看得不禁怦然心動,色迷迷的雙眼目不轉睛地緊盯著張太太胸部,胯下勃起  的 肉棒竟亢奮得流出精液來。浩也垂涎著張太太雪白性感的軀體,暗自想著該如 何把張太太玩弄到手,以享受她成熟嫵媚的肉體。

  仲夏之夜的某個週末夜晚,機會來了!晚上七點多左右,張太太來到浩也家,想找浩也的媽媽聊天,碰巧浩也的媽媽當天晚上不在,只有浩也在家,閒來無事的 他正悶在房間裡翻閱著色情小說.看得十分起勁,美艷的張太太居然到訪,使浩也內心喜悅不已,心想:『今晚一定要設法一親張太太的芳澤……』

  浩也高興地奉茶待客:「張太太,我媽媽不在,有事出去,要晚上十點多才會回來。不過我……我是否可以請你留下片刻?」

   張太太一聽,一臉狐疑地問:「喔……浩也,你有什麼事嗎?」

   詭計多端的浩也唯恐張太太匆匆離去,乃企圖藉口說:「我……是……是想  請教你一些問題……」其實,浩也是想伺機哄騙張太太上床。 高雅溫柔的張太太啜飲了幾口茶:「好啊!是什麼問題?」竟不知自己已陷 入浩也設下的圈套,成為籠中之物。

  此時張太太的裝扮顯得更有女人味,她穿了件低領口的淺紅色套衫及一件鮮 白色的緊身短裙,姣白的臉蛋、鮮紅的櫻唇,薄施脂粉的她美艷得引人遐思。  

  浩也先用言詞挑逗張太太的情慾,看看她反應如何:「張太太,是……是這樣子的,最近我一直心神恍惚,食不下嚥的……」

  張太太感到奇怪:「咦?你是個年輕力壯的年輕人,有什麼心事呢?說來給
張太太聽聽,也許我可以替你解決睏難。」  
  
  浩也接著說:「張太太,人除了衣食住行之外,還需要有男女間的情慾的,
你……你說對嗎?」
  張太太一聽,芳心微震,心想:『這小夥子怎麼了?年紀輕輕的就思春想女人了?』連忙回答說:「哦……說得不錯,人是有情慾,但……但是你還年輕,實在不該想到男女的事,要……要好好讀書才對。」  

  浩也輕歎了一口氣說:「唉!我……我就是老想到男女之間的事,才……才 會心神恍恍惚惚的。尤其是看到張太太你,我更心神不定了。」

  張太太聽了芳心一愣:「那……那為……為什麼呢?」

  浩也露骨地說:「坦白講,是因為張太太你……長得太美艷迷人了,使人想 入非非啊!」
  
  張太太一聽,如雷貫耳,支吾著不知該怎磨回答才是。  

   浩也接著又說:「其實……我時常夢想見和你做愛,使我不是手淫、就是夢  遺……好難忍受的相思之苦啊!親愛的張太太,你……你說我該怎麼辦?」

  張太太聽完了浩也的露骨表白,驚嚇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想不到她竟然會是浩也性幻想的對象。浩也打鐵趁熱,隨即走到張太太的背後,雙手搭在她的肩上,嘴 唇貼在她的 耳邊,輕浮挑逗地說:「心愛的張太太,我好想你啊!請你幫我解決相思之苦,跟我相愛吧!」 張太太羞紅得低下頭,搖了搖說:「不……不行啊.我……我年紀比你大, 而且又是有夫之婦,怎麼能和你相愛呢?」  

  浩也:「張太太,時代開放,婚外情太普遍啦!更何況……我也不想要破壞 你的家庭,只想要你……現在給我享受你的肉體。」說完,浩也的雙手從張太太 的肩上滑向她的前胸,伸入張太太敞露低開的衣領中,探入蕾絲花邊的胸罩內,一把握住那兩顆豐滿渾圓而富有彈性的乳房。  

   張太太好像觸電般似的打了個寒噤,她扭動嬌軀想避開浩也的輕薄,冷不防浩也將頭伸過去緊緊吻住她的香唇,張太太渾身顫抖地嬌喘著斥責:「哎呀…… 不……不要啊……快……快住手……我有老公的……不行呀……」  張太太的掙紮,更加深了浩也的征服欲,他強行解去了她的套衫、胸罩,將 張太太變成半裸的性感美女,那白晰豐滿、成熟嫵媚的肉體,散發出陣陣的女人 肉香,粉白的豐乳和紅暈的奶頭,看得浩也渾身發熱,胯下的大肉棒更形膨脹。   

  張太太焦急地掙紮吶喊著:「哎呀……浩也……你怎麼這樣亂來……快放、 放開我……我……我要生氣了……你……你快放手……」浩也仍不理會張太太的斥責,繼續脫去她的衣物。  

  驚慌焦急的張太太由斥責轉而哀求:「不……不要啊……拜託……放……放 我回家……」浩也無動於衷地使出連環快攻,一手揉弄著大乳房、一手掀起她的 l  短裙,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小穴。   張太太驚叫「啊……啊……」那女人最敏感的上下地帶同時被浩也愛撫揉  弄著,感覺全身陣陣酥麻,豐滿而有彈性的乳房被揉弄得奶頭高挺,小穴也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流出了些透明的液體,把內褲都沾濕了。  

  浩也此時把她的內褲褪到膝蓋邊,用手撥弄著肉穴裡那顆凸起的陰核。張太 太被這般撥弄搞至全身酸麻,嬌軀不斷閃躲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 「嗯……嗯……」粉臉緋紅的張太太掙紮著夾緊著修長的美腿,以防止浩也的手進一步插入她的小穴裡摳挖。

  接著她用雙手握住浩也摸穴的手,哀求地說:「你……你不能對張太太無禮  呀……我是有夫之婦……不能對不起老公的……求求你把手拿出來……」  

  浩也:「不行!誰叫張太太你長得那麼美艷,今晚我非要和你做愛不可!只要你我都守口如瓶,你老公不會知道的。換換口味,嘗嘗老公以外的男人有何不 可?」張太太:「浩也……你……你人小鬼大……太可怕了……滿腦子盡想些色情的事……不得了啊……」

  浩也:「張太太,別說道理了!剛才你可是答應過幫我解決問題的。」張太太:「我……我是答應過……但……但是不能用我的身體呀!這是多見不得人的 事……」 浩也:「心愛的張太太,這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只是把你的性愛經驗來教導我,讓我分享做愛的喜悅,以慰我對你的暗戀之苦啊!」

  張太太聞言,芳心又驚又喜:喜的是她三十多歲的婦人還讓二十來歲的小男生如此迷戀著;驚的是浩也剛才挑逗愛撫的手法,竟像玩遍過女人的老手。她漸漸地被浩也巧妙的性愛技巧迷惑了,眼看這屋裡只有她和浩也相處一室,而浩也如惡狼般覬覦她的肉體,張太太心想:『自己是劫數難逃了。』
  
  再想起遠在千裡之外的老公讓她獨守空閨,使得成熟嫵媚的她已久缺異性的 愛撫和慰藉,只有偶而藉著手淫來自行解決生理的原始需求……缺乏男人滋潤愛
憐的張太太,剛才被浩也撩弄得一股強烈快感冉冉升起,她的理智逐漸模糊了,感覺體內升起一股強烈欲求,期待著男人粗長硬燙的肉棒來慰藉,她渾身發熱,小穴裡是又酥又麻。
  
  張太太回顧浩也的話,或許言之有理,只要瞞著老公換換口味,又有誰知道呢?張太太眼看浩也雖然年紀輕輕,卻長得俊俏高大,做起愛來或許勇不可當,但她畢竟從未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過,對自己身為人妻,卻即將和別的男人交歡做愛,心中仍不免有一絲膽怯和矜持。

  她羞紅著臉,並小心地試探著說:「浩也,我不信你……你真能明白男女性愛的真諦,你還只是個小男生而已……」
   
  浩也一聽,連忙回答:「哼!我才不是小男生啦!不信,你看……」說完, 走到張太太的面前一站,把長褲拉鏈拉下,掏出那硬梆梆的肉棒,直挺挺的高翹 著。張太太驚叫出聲:「哎呀!真……真羞死人……」但是她想不到浩也的肉棒 竟這麼的粗長,心想:『要是被它插進嬌嫩的小穴裡……怎麼受得了啊……』張太太粉臉更加羞紅:「醜……醜死了,還不趕快收回去!」
  
  浩也一手拉著張太太的手過來握住他的肉棒,說:「醜……醜什麼?這可是女人最喜歡的寶貝。你摸摸看……」然後另一手輕揉著張太太豐滿的乳房撫弄不已。張太太被撫摸得全身顫抖著,雖然她極力想掩飾內心悸動的春情,但已承受 ?不了浩也熟練的調情手法,一再的挑逗,已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慾火,張太太放棄了為人妻子的貞節,她那握住浩也肉棒的手,也開始上下來回地輕輕套弄著。

  浩也看見張太太這般反應,知道美艷的張太太已性慾高漲了,接著他一把將 張太太的身體抱了起來,往自己的臥房走去。把她抱進臥房中,輕輕放在雙人床上,然後反過身去把房門鎖好,接著浩也先把自己的衣褲脫得精光後,撲向半裸的張 太太身旁,輕輕愛撫和揉弄了一陣後,再把張太太的短裙及內褲一一脫去,然後靜靜的在一旁仔細欣賞著。張太太成熟嫵媚的胴體,首次一絲不掛地呈現在老公以外的男人眼前,她嬌  喘呼呼,雙手分別掩住乳房與私處:「壞……壞孩子……不要看了……」張太太 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這嬌羞的模樣真是太美、太誘人!浩也拉開張太太遮羞的雙手,她那潔白無瑕的肉體頓時赤裸裸地呈現在浩也眼前,身材非常均 勻好看、肌膚細緻滑嫩、雙乳堅挺豐滿,而且張太太的陰毛長得濃密烏黑,將那迷人且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 兩片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地抖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般充滿誘惑。
     
    浩也將張太太雪白渾圓的玉腿分開,先用嘴唇親吻著那迷人的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著她濕潤的陰唇,然後用牙齒輕咬著如米粒般的陰核。張太太被舔弄得麻入 心底,陣陣快感如電流般襲來,嘴裡忍不住地輕哼著:「啊……小……小鬼……你弄得我……我難受死了……你真壞……」肥臀不停地扭動上挺、左右搖擺著,雙手並緊緊地抱住浩也的頭部。
  
  浩也猛地用力吸吮、舔咬著張太太那濕潤的小穴,肉穴裡溫熱的淫水像溪流般潺潺滲出,張太太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臀部抬得更高的好使小穴凸起,讓浩也能更徹底地舔舐她騷浪的小穴。浩也邊舔邊說:「張太太……我的吸穴舌功……你還滿意嗎?」張太太回應著:「滿你的頭……小色鬼……你……你壞死 了……小小年紀……就會這樣子玩女人……你可真可怕……」浩也:「別怕!別怕……好張太太……我現在給你更舒服、更爽快的滋味嘗嘗……」說完,一手握 起肉棒,先用大龜頭在張太太的穴口上磨蹭、撥弄著兩片 !濕潤的陰唇。張太太被磨弄得騷癢難捺,不禁嬌羞吶喊:「好浩也……別再磨了 ……小穴癢死啦……快……快把大肉棒插……插入小穴裡……」浩也看見張太太那淫蕩的模樣,知道她正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需要大肉棒來一頓狂插猛抽,方 能一洩她心中激昂高昇的慾火;但是浩也知道,就是要這樣挑逗玩弄才能激起她的騷浪情慾,於是他一邊輕輕地頂入、一邊慢慢地磨弄著小穴。

  只聽見張太太又浪得嬌呼著:「浩也……人家快癢死啦……你……你還捉弄我……快……快全插進來呀……快點嘛……」

  看著張太太騷媚飢渴的模樣,浩也不再挑弄了,肉棒對準穴口地猛插進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張太太的穴心深處,浩也覺得她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穴裡嫩肉把肉棒包裹得緊緊的,真是舒服!
  
    張太太久未被插的小穴又窄、又緊,除了老公那短小的肉棒外,不曾嘗過別的男人的,第一次偷情就遇到浩也這粗長偌大的肉棒,她竟有點吃不消,嬌喘呼呼地 望了浩也一眼:「小色鬼……你可真狠啊……肉棒這麼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就猛地插到底……我真怕了你這小冤家……」
  
    浩也於心不忍地說:「張太太,我不知道你的小穴是那麼緊小,弄痛你了,請你原諒!」張太太見浩也倒是蠻體貼的,不禁嬌媚微笑:「好啦!原諒你了……不過現在要輕點兒插,別太用力,我怕受不了……」嘴角泛著一絲笑意,顯得更嬌美、更嫵媚迷人!

  浩也想不到已結過婚的張太太,小穴竟是如此的緊小,今晚能夠玩到她,真是前世修來的艷福。浩也開始輕抽慢插,而張太太也扭動那光滑雪白的屁股配合著套弄,慢慢地享受這黏膜被磨擦的快感。在抽插了一會後,浩也故意挑逗張太太的問說:「張太太,這樣弄你受得了嗎?把肉棒抽出來好不好?」原本正享受著 肉棒塞滿小穴的張太太,穴裡是又充實、又酥麻的,一聽浩也這麼的說,她連忙用雙手緊緊地摟住浩也:要抽出來……我……我要大肉棒……」雙腿更抬高去勾住浩 也的腰,唯恐他真的把肉棒抽出。

  張太太老公那短小的肉棒,本來就不能讓她得到滿足,更因老公常年駐外,使她夜夜獨守空閨、孤枕難眠,芳心飽受寂寞煎熬的她被浩也幹得小穴又酥又麻的,怎叫她不忘情地去追求男女間性愛的歡愉呢?
  
    浩也:「張太太,叫……叫我一聲老公吧!」張太太:「不要!羞死人…… 我已有老公了……我……我叫不出口……」浩也:「叫嘛!我要你叫浩也親老公。快叫嘛!」張太太:「你呀……真摺磨人……親……親老公啊……真羞人啊!」張太太羞得閉上那雙勾魂的媚眼,美得像洞房花燭夜的新娘。
  
    浩也一聽張太太這麼親暱地叫喚著自己,於是更奮力地揮舞著大肉棒狂插猛抽,龜頭像雨點似的密集頂碰著穴心,直搗弄得張太太嬌喘連連地淫哼著:「喔……好爽啊……親……親老公……人家的小穴被大肉棒插得好舒服……老公…… 再插快點……」
  
    春情蕩漾的張太太,身體隨著肉棒插穴的節奏起伏著,她靈巧地扭動肥臀頻頻上頂,激情地淫穢浪叫著:「哎呀……浩也……你的大……大龜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喔……好痛快……我要丟給你了……喔……好舒服……」說完,一股熱燙的淫水直衝而出。
  
    浩也感到龜頭被淫水一燙,舒服透頂!刺激得他的原始獸性也爆發出來,不再憐惜地猛插狠抽、磨頂花心、九淺一深、左右撥弄來調弄張太太。
  張太太的嬌軀好似慾火焚身,她緊緊地摟抱著浩也,只聽到那肉棒抽插小穴時,發出「噗滋……噗滋……」的交合聲響。張太太感到大肉棒的插穴帶給她無限快感,舒服得使她幾乎發狂,她把浩也摟得緊緊的,肥臀猛扭狂搖,更不時發出銷魂的叫床聲。
  
   「喔……天啊……美……美死我了……浩也啊……你干死我了……張太太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喲……要……要丟了……」張太太經不起浩也的猛弄 狂頂,全身一陣顫抖,小穴嫩肉痙攣著不斷吸吮著浩也的大龜頭,陣陣的淫水又滲湧而出,澆淋得浩也無限舒暢,深深感到那插入張太太小穴裡的肉棒就像被嫩肉緊 夾住一般,感到無限的美妙。
  
    一再洩身的張太太已全身無力地酥軟癱在床上,浩也正插得無比舒暢時,見張太太突然不動了,使他難以忍受,於是雙手抬高她的雙腿架在肩上,再拿個枕頭墊在張太太的臀部下,使張太太的小穴更突挺得更高翹,浩也握住大肉棒,對準張太太的小穴猛的一插到底。
  
    他毫不留情地猛插狂抽,更使出那讓令女人欲仙欲死的絕技挺動,只插得張太太嬌軀顫抖,對著浩也頻頻搖頭說:「喔……不行啦……快把張太太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小穴要被你給……插破了啦……浩也……你……你饒了我啊……」
  
    性技高超的浩也不時將臀部搖來擺去,使大龜頭在花心深處頂磨一番,張太太何曾享受過如此粗長壯碩的肉棒、如此銷魂厲害的技巧?被浩也這陣陣猛插狂抽式 的操干,張太太已爽得粉臉狂擺、秀髮亂飛、渾身顫抖地淫聲浪叫著:「親……親老公……你好厲害啊……人家快被你干死了啊……」
  
    張太太騷浪的模樣,更使得浩也賣力抽插,似乎要插穿她那誘人的小穴才甘心般,下下到底、次次猛力。張太太被插得欲仙欲死、嬌喘連連,香汗和淫水弄濕了一大片的床單:「喔……好浩也……你好會玩女人啊……張太太可讓你玩死了……哎喲喂呀……」浩也喘著大氣的說:「張太太……你……你再忍耐一下……我……我也快要洩了……」
  
    張太太知道浩也快要達到高潮了,提起餘力,把肥臀拚命上挺扭動地迎合著浩也最後的衝刺,並使穴肉一吸、一放地吸吮著肉棒,雙眼嬌望著浩也淫哼著:「喔……心肝老公……張太太也……也要丟了……」浩也使出了最後的衝刺,大叫道:「啊……張太太……我……我洩了……我們一起來啊……」張太太猛地一陣痙攣,緊緊地抱住浩也的腰背,滾燙的淫水又是一 洩如注;浩也感到大龜頭被陰精淋灑得酥麻無比,終於忍不住將精液急射而出,痛快地射入張太太的小穴深處。張太太被那滾燙的精液射得放聲大叫:「親……親老 公……射……射吧……美死了啊……」
  
    兩人同時到達高潮,緊緊地摟抱在一起,渾身抖動個不停。片刻休息後,浩也抽出洩了精的肉棒,他柔情地用手輕撫著張太太那豐滿性感的胴體。
  
    張太太得到了性的滿足,再加上激情後浩也善解人意的溫柔愛撫,這使她第一次嘗到人生最完美的性愛交歡,這是她婚姻生活中無法從老公那裡享受到的,張太 太不禁對浩也萌生愛意,粉臉一紅,沒想到她竟與浩也發生了肉體關係,而且還給他弄到丟了好幾次淫水,真是羞死人了,但是剛才甜美舒暢的餘味仍在體內激盪 著。
  
    她抬手一看手錶已是十點多了,急忙把浩也叫起:「浩也啊!十點多了,你媽媽不是快回來了嗎?我也該回家了。」
  
    浩也聞言,忙抱住張太太,撒嬌般地說道:「張太太,你……你別回去嘛!
我……我好寂寞喔,今晚你就在這陪陪我好嗎?」
  
    張太太說:「不行啦!我在這裡過夜,會被你媽媽發現的。」浩也哀求道:「可……可是人家會好無聊的……」
  
    張太太見浩也這模樣,不忍傷他的心,於是點了下頭:「唉!真是的。不然你到我那去過夜好了,這樣……就可以陪你了。」浩也聽了,滿心歡喜地吻了張太太的臉頰一下:「謝謝張太太!」
  
    兩人於是飛快地來到了張太太家,進到房裡後,浩也故意挑逗著張太太的問道:「張太太,剛才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呢?」張太太一聽,粉臉通紅、春上眉間,以滿足的神情低聲答道:「死相!你還明知故問的,真……真恨死你了!」
  
    浩也:「那張太太,你老公的插穴功夫和我比……怎樣呢?
  
    張太太:「小色鬼,別再羞我了!他……他要是能滿足我的話,我才不會被你這小色鬼勾引上床呢……你……你壞死了!」
  
    浩也:「張太太,我的艷福真不淺,能跟你做愛,我好高興啊!」張太太:「你壞死了!人家的肉體都被你玩了,還取笑人家!」
  
    浩也:「我的好老婆,別生氣嘛!我逗著你玩的。」張太太:「活該!誰叫你老是羞我嘛!」浩也:「心愛的好老婆,我下次不敢了!」
  
    張太太:「浩也,以後我倆幽會時才可以講這些親熱話,但在平常,我還是別人的張太太,你千萬不可對我親親熱熱的!要是被人發現了,那可就糟了。知道嗎?」
  
    浩也:「知道了。心愛的張太太,但是……但是……」  張太太:「但是什麼啊?」
  
    浩也比了比下面的肉棒說:「但是……張太太,你看!我的東西又硬了,再來玩好嗎?」原來浩也的肉棒不知何時又挺立脹大起來了。
  
    張太太一看,臉頰泛紅,羞答答地點點頭,這回她不再矜持了,主動伸出玉手來握著肉棒上下套弄:「你這東西可真是調皮……」
  
    浩也:「對啊!而且脹得好難受。張太太,你……你含它好嗎?」張太太「哎呀!不行啦!我從來沒有含過的,好難為情嘛!」
  
    浩也:「沒關係啦,就像吃冰棒的把東西含在嘴裡,再用嘴唇去吸吮,不時套進吐出的就行了。」張太太勉為其難地說:「嗯……好吧!你真是我前世的冤家……我依你說的就是。
  
    說罷,從未含過肉棒的張太太,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含起浩也的大肉棒,不禁粉臉緋紅,羞澀地微閉媚眼、張開櫻桃小嘴,輕輕含住那紫紅髮亮的大龜頭,塞得她的櫻桃小嘴裡滿滿的。張太太開始用香舌舔著大龜頭,不時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齒輕咬,套進吐出地不停玩弄著。
     
    浩也仰著頭,享受著張太太這吸吮的快感:「啊……張太太……我好舒服啊……你……你的小嘴像小穴般的美妙……啊……舒服……過癮啊……」龜頭的快感酥麻蝕骨,大肉棒被吸吮套弄得堅硬如鐵、青筋暴露、粗大無比。
  
    吸吮了一會,張太太吐出肉棒,翻身將浩也壓在底下,張開雙腿騎跨在浩也身上,纖纖玉手把肉棒對準小穴,然後緩慢地把那一柱擎天的大肉棒套入自己小穴 裡,嘴裡輕哼出聲:「喔……浩也的肉棒……好大、好充實啊……」緊接著,張太太肥臀一上一下地開始套弄起來,她輕擺柳腰,嘴裡頻頻發出銷魂的淫哼浪叫聲: 「喔……喔……我的親丈夫……人家好舒服……好爽啊……」
  
    張太太上下扭擺的胴體,帶動她一對豐滿渾圓的乳房也上下晃蕩著,晃得浩也神魂顛倒,伸出雙手來握住張太太的豐乳,盡情地揉捏撫弄,使張太太原本豐滿的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兩粒小奶頭更被揉捏得硬脹如豆。
  
    張太太上下套動得越來越快,不自禁地收縮小穴肉壁,將大龜頭緊緊夾住:「美極了……親丈夫……張太太一切給你了……小穴美死了啊……」香汗淋漓的她拼 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著肉棒,兩片陰唇一張一合地隨著肉棒的抽插,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整個人陶醉其中地享受著這美妙的一刻。
  
    浩也覺得大龜頭被吮、被吸、被夾、被弄得好舒服,他用力往上迎挺,配合
著張太太的聳動,當她向下套時,浩也將大肉棒往上頂,弄得張太太死去活來地胡亂哼叫:「喔……我的好浩也……小穴美……美死了……張太太愛……愛死浩也了……」
  
    聽了張太太的淫聲浪語,浩也更賣力地向上頂弄,雙手乾脆緊扶著張太太的臀部上下來回擺動,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地套弄著,邊動邊叫道:「啊……張太太……這……這樣爽吧……」
  
    張太太欲仙欲死地又扭又顫,嘴裡發出一陣陣的淫叫,隨著肉棒的抽插緊抱著浩也,一對豐滿的乳房也緊貼著浩也的胸膛直磨,浪叫著:「喔……浩也……人家 爽死了……我……我的親老公……抱……抱緊人家的身體……用……用力干啊……人家的……小穴要美……美死了啊……喔……」
  
    一對淫亂的男女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舒爽無比,浩也的大龜頭寸寸深入直頂張太太的花心,張太太放聲浪叫著:「浩也……大肉棒老公……我……我要丟了……哎喲……不行了……要……要丟了……」話音未落便顫抖了幾下,嬌軀伏在浩也身上不再動了,只嬌喘個不停。
  
    浩也來個大翻身,將她的嬌軀壓在身下,他屈跪著,雙手握住堅實硬挺的大肉棒直直頂入張太太的小穴裡,雙手也握住張太太的乳房又揉又捏的,而大肉棒更狠命地狂插猛抽著。
  
    張太太眉頭微皺地哼叫道:「哎呀……好浩也……親丈夫……饒了張太太吧……張太太實在累了……我受不了……夠了……求求你……饒……饒了我吧……不……不行了……哎喲……」
  
    浩也一聽,停下了抽插動作,雙手扶起張太太的頭,拿了個枕頭墊在下面,把張太太的頭弓起說道:「來!張太太,你眼睛看著下面的小穴,看我是怎麼弄你的。」說完,肉棒開始一深、一淺,一重、一輕的抽插著張太太的小騷穴。
  
    只見張太太眼睛直注視著下面穴裡進進出出的肉棒,宛如活塞運動地磨擦著穴內肉壁,她夾緊雙腿緊勾著浩也:「哦……浩也……這……這樣好丟臉……那裡看……看得好清楚啊……」
  
    浩也見張太太如此騷浪地注視著下體兩人性器的交合處,忍不住地湊上嘴去吻著張太太,舌頭伸進她嘴裡又吮、又舔,有時還輕輕地咬著:「張太太……看得清楚才好啊……要看清楚……我的大肉棒……怎……怎麼樣抽插你的小穴……才爽啊……」張太太回吻著浩也,並悶聲低哼:「嗯……你這小色鬼……花樣真多……」
  
    浩也堅挺的肉棒在下面不停地抽插著張太太的小穴,溫潤的淫水自陰戶內被拉出,沾濕了整個腹部,蛇般的舌頭則貪婪地在張太太的口中挑動著。
  
    上下兩口都受攻擊的張太太,沒過多久就快達頂峰,眼看就要丟身的她突然伸出雙手抓著浩也的頸子,並將他緊緊地拉向自己,彎起原來高舉起的雙腳,將浩也的屁股用力地勾住,大叫道:「浩也啊……別……別動……插深一點……張太太這……這就又洩給你了!」
  
    聽了張太太的這話,浩也趕緊停止了抽插的動作,將肉棒緊緊地抵住張太太的穴心不動,他感到張太太的穴裡又開始不由自主地收縮,然後一股熱液淋到自己的龜頭上。
  
    張太太繼續哼著:「別……別動……浩也,千萬別動……啊……天哪!洩死我了……」滿臉漲紅的張太太突然弓起身子,張口緊咬住浩也的肩膀,陰戶陣陣收縮 地洩出那最濃的一股陰精。過了好一陣子才放鬆緊繃的肌肉,無力地躺了下去,雖然她雙腿已自浩也的屁股上滑了下來,但那意猶未盡的濕穴卻仍一陣陣地夾著浩也 的肉棒。
  
    張太太微微地張開嘴兒,吐出一絲絲滿足的氣息,兩隻手胡亂地撫摸著浩也的背部,似乎仍回味著剛剛那場排山倒海般的渲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太太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睜開眼睛的她,發現體貼的浩也仍沒敢抽動深插在穴裡的肉棒,只是靜靜地低下頭來吸吮著她胸前堅挺的乳頭,那溫柔的模樣,讓張太太忍不住愛憐地輕輕摸著浩也的臉頰問道:「好吃嗎?」
  
    浩也抬起頭回應她:「嗯……好吃得很!張太太,你洩得舒服嗎?」張太太笑了笑:「嗯!很舒服。」
  
    浩也接著說:「你……可……可想再洩一次嗎?」只見張太太將雙腿高高舉起,嬌媚地對著浩也說:「來吧!浩也,用你的大肉棒再讓張太太高潮一次。」
  
    浩也馬上緊緊地將張太太壓住,堅挺的肉棒又開始來回地抽插起來。張太太舉起的雙腿用力地勾住浩也屁股,將他往自己的身上拉,更順勢撐起身子,眼睛仔細 盯著浩也的肉棒來回抽插著自己的小穴,由穴裡傳來的強烈快感,令張太太忍不住地大叫:「哎呀……浩……浩也……你……你的傢夥好……好……好粗、好硬 啊……」
  
    浩也的雙手扶著張太太的柳腰,一陣狂插猛抽地狠幹著,只見張太太的雙腿更夾緊著浩也的腰,嘴裡淫哼著:「哦……浩也……這樣好……這樣好爽、好爽啊……」眼睛直注視著下面穴裡進出著的肉棒,快速地磨擦著小穴肉壁。
  
    浩也在快速地抽插了百來下後也漸感不支,快感由肉棒傳至全身,大叫著:「張太太……我……我要射精了……啊……爽呀……」張太太一聽,急忙擺動肥臀使小穴收縮,幫助浩也射精。
  
    終於,浩也氣喘呼呼地叫道:「啊……張太太……你的小穴夾……夾得我好爽啊……我……我要洩了……」一股濃白色的精液急促地射入張太太穴裡!張太太被 浩也的精水一射,舒暢得嬌聲大喊:「哎喲……親丈夫……好舒服……好痛快啊……」張太太滿足地把浩也抱得緊緊的,全身也不由自主地扭動著洩了精。
  
    兩人同時到達高潮後仍緊緊地擁抱著,隔了許久浩也才把肉棒抽離出來,兩人再次享受到一次肉體交歡的美妙。
  
    久未行房的張太太在這一夜裡有了渲洩、縱慾,背夫偷情是那麼刺激瘋狂。自此以後,浩也憑藉著他高超的床上功夫和粗大的肉棒,擄獲了張太太的寂寞芳心,常常偷溜到張太太家裡與她私會做愛,共享魚水之歡的風流韻事。

評分

已有 24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洪興社の陳浩南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石金水 + 10 感謝大大分享
藤原文太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玉羅剎 + 10 感謝大大分享
sam770204 + 2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280   查看全部評分

我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21580-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