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0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4 05:55:38

第一章 強大的敵人

  「撒,回答我吧,是要為你的師父報仇,還是效忠於我?」

  站在我面前的,是被稱為艾博爾特的外星生命,在一年前他突然出現在精靈
之森,以高調的姿態宣布要毀滅這顆星球,不過為了「享受螻蟻垂死掙紮的樂趣」,
艾博爾特給了我們一年的緩沖時間,說一年後給我們一個和他大決戰的機會。

  而我作為精靈族歷代以來天賦最強的暗精靈在一年前被選作反艾博爾特小隊
的一名隊員,經過了無數艱苦的練習,打敗了無數由艾博爾特創造出來的魔物,
終於和我的隊友們來到了艾博爾特的面前。

  然後很快就團滅了。

  倒也不是都死了,只不過到現在已經只有我一個人還能保持意識站著了。

  出乎我意料的,艾博爾特沒有用他那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恐怖力量將我毀滅,
而是對我露出了很感興趣的表情。

  「你的天賦很有意思,如果你選擇效忠於我,我可以在毀滅這顆星球後帶著
你一起離開,前往下一顆星球,怎麼樣?」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背叛自己的星球,自己的族人,還有——我的家人!

  於是我提起最後的一點力氣,舉起劍向他砍去。

  自然是被他輕易擋下來了。

  「原來如此,不願意背叛自己的族人嗎?」艾博爾特一只手在他那遮住了整
張臉的面具上摸了摸,「啊啊,可惜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太多了啊,畢竟我毀滅的
星球都已經多得記不清了。」

  「那麼,這樣如何呢?」艾博爾特一擡手,空中浮現出一張畫面,看上去十
分眼熟,那似乎是精靈之森的中心處——精靈王宮的所在地。

  艾博爾特的身體一陣扭曲,然後消失在了原地,等我四處尋找他的身影的時
候卻發現他出現在了那張畫面上。

  「看得見嗎?嗯嗯,信號還不錯。」艾博爾特在畫面里對我揮了揮手,「給
你看點好看的。」

  畫面一閃,艾博爾特出現在了王宮內。

  正在焦急等待戰鬥結果的精靈女王一驚,對於突然出現的艾博爾特感到十分
詫異。

  王宮內是閑人勿進的,除了女王陛下就只有幾個侍衛,而那幾位侍衛還沒來
得及反應就被艾博爾特直接秒殺了。

  「你……啊,原來如此,那些孩子輸了嗎……」女王陛下先是驚了一下,但
是很快又冷靜下來,「那麼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不過你想要毀滅這顆星球,我
也不會讓你那麼輕易得逞的!」

  女王陛下舉起手中的權杖,整個精靈王宮震顫起來,因為精靈王宮是建立在
精靈王樹上的,女王雖然本身實力並不強,但是卻有著精靈族中唯一能引動精靈
王樹力量的王族血脈,此時正是她引動了精靈王樹的力量,想要與艾博爾特進行
大決戰。

  「哎,別這麼急嘛,他們可都還活著呢。」艾博爾特伸手攔了一下,然後一
擡手把我這的畫面投影到了精靈女王面前。

  「簫兒!你沒事!?」女王陛下看見畫面上的我,不由大喜。

  「師父,我們輸了……」我的眼神一暗,「她們幾個都暈過去了,只剩我…
…」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女王陛下安慰了一下我,然後轉而看向艾博爾
特,說:「你這是什麼意思?」

  「也沒什麼意思,只不過想要和你做個交易而已。」艾博爾特哈哈笑了兩聲,
「你想要他們幾個活下去嗎?」

  「什麼意思?」女王陛下目光一閃,難道還有轉回的余地?

  不到精靈族生死存亡的關頭是不能動用精靈王樹的力量的,因為一旦使用,
精靈族在接下來百年都無法再誕生新的生命,這幾乎是可能導致精靈族滅亡的恐
怖後果!

  「很簡單。」艾博爾特仰天笑了一下,「你——讓我上一次。」

  我和女王陛下都楞住了,過了許久我才反應過來,對著屏幕大吼:「不可能!」

  事實上,我和女王陛下是亦師亦友的關系。

  在一年前,我雖然是暗精靈族中天賦最強的年輕精靈,但是卻只是平民身份,
和女王陛下應該這輩子也不可能有什麼交集。

  被選作小隊隊友的時候其他幾位隊友都很看不起我,因為暗精靈本身就是最
下賤的種族,按她們的說法,「就算不選暗精靈也沒關系,還不如再選一個聖精
靈」。

  但是女王陛下沒有,她一視同仁地教導著我們,由於我的天賦確實很好,而
且十分地努力,最後終於混到了小隊的隊長的位置。

  在這期間我和女王陛下還產生了一些本不該產生的感情……

  我原本還想著如果能夠大勝歸來,我就當著全世界所有精靈的面向女王陛下
求婚!

  可是艾博爾特現在卻說……開什麼玩笑!?

  「艾博爾特!你給我滾回來!我們再來打啊!你TM的……」我對著屏幕一頓
無能狂怒,不過艾博爾特只是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就關掉了那邊的屏幕——現在
只有我能看見聽見那邊,那邊卻不能看見聽見這邊。

  「怎麼樣?你放心,我已經把通訊畫面關掉了,他那邊可是看不見這邊的。」
艾博爾特對著猶豫的女王陛下說,「只需要讓我上一次,我就放過他們……嗯,
就再給你們一年吧,再過一年再來一次大決戰,你覺得如何?」

  別答應他啊!

  我在心里大喊。

  「你要說話算話。」

  那一瞬間,我似乎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然後就是一陣天旋地轉,暈了過
去。

  再醒來的時候那邊已經完事了。

  各種意義上。

  女王陛下的屍體躺倒在地上,裙子淩亂地堆在腰間,下體一片狼藉,脖子上
一道劃痕,看上去是自殺……

  「啊啊,只不過完事的時候說了一句你這邊其實看得見,她就羞憤地自殺了,
結果沒想到你直接暈過去了,真是掃興啊。」艾博爾特坐在女王陛下的屍體邊上
對著屏幕這邊的方向說,「嘛,不過答應了的事我還是得做到啊,emm ,但是這
麼掃興,直接答應我心里難受啊……」

  「啊,這樣吧,我再加個條件吧,只要你效忠於我,就給你們一年時間,你
意下如何?」艾博爾特撿起地上的女王陛下的權杖,然後手一揮,女王陛下的屍
體就消失不見了。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麼心情了。

  是答應他,保住女王陛下付出犧牲得來的成果,還是拼上自己的一切和他同
歸於盡,呵,大概也只是螳臂當車吧,然後星球就此毀滅……

  艾博爾特身形扭曲,然後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手中還提著女王陛下的權杖。

  「撒,回答我吧,是要為你的師父報仇,還是效忠於我?」艾博爾特把手中
的權杖丟到了我的面前,饒有興趣地看著我。

  我顫抖著雙手撿起面前的權杖,然後慢慢站起身來。

  和女王陛下待在一起的一幕幕閃過我的腦海,女王陛下的笑容和眼神,女王
陛下的鼓勵和支持……

  「哈,哈,哈……」我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了,嘴里發出了無意義
的三聲大笑,「那麼,答案只有一個!」

  「哦?」艾博爾特雙手環抱在胸前。

  「我將……」我高高舉起手中的權杖,然後往下用力一砸,同時右腳膝蓋上
擡,這象征著精靈族最高權力的權杖就這麼被我給撇斷了。

  「效忠於你!」

  我強忍住眼中的淚水。

  女王陛下複出了肉體和生命換來的最後的機會,絕對,絕對不能放棄!

  早晚有一天,我一定會親手為你報仇!

  我強忍著自己的表情,不讓自己的仇恨展現出來,可是眼淚依然在肚子里打
轉。

  「哈哈哈,所以說你們精靈真是有意思……」艾博爾特笑得趴在那打滾,過
了好一會才站起身來,對我說:「那麼我就決定暫時不毀滅這顆星球了,哈哈,
黃瀟~ 」

  艾博爾特從懷里掏出一個面具,看上去和他臉上的那張幾乎一模一樣,然後
一下拋了過來,我連忙伸手接住。

  既然決定要假裝效忠,那麼自然要裝的像一點。

  「戴上。」艾博爾特對我一揚下巴。

  我猶豫了一下,然後將面具緩緩蓋在了臉上。

  幾乎就是一剎那,我感覺到了某種奇怪的變化發生在了我的身上。

  「果然,你的相性非常好呢。」艾博爾特點了點頭,「那麼從今天開始,黃
瀟就死了,現在站在這里的,是假面騎士——假面騎士Green Hat!!」

  假面騎士是什麼鬼……

  等等?我眉頭一跳,假面騎士假面騎士Green Hat!?

  如果我沒傻的話,這應該是綠帽的意思吧?

  「啊,我沒和你說嗎?」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疑惑,艾博爾特仿佛剛剛才想到
一般一拍腦袋,「這些面具是由我研發出來的,能夠最大程度激發生命體力量的
道具,而生命的力量大部分其實都來自於他的靈魂——也就是情緒。

  情緒波動越大,能激發的力量也就越強。比如說我的——愉悅假面,只要我
越愉悅,我的力量就會越強。而你的這張,正是我平生最滿意的作品!

  在之前的某個星球,我發現男性生物在被戴綠帽子的時候情緒是最為波動的。

  尤其是那些具有綠帽癖的男性,在被戴綠帽的時候,七大情感都會同時產生
巨大的波動——喜,因為是綠帽癖嘛。

  怒,因為被戴綠帽了嘛。

  哀,因為被戴綠帽了嘛。

  懼,因為擔心妻子被奪走嘛。

  愛,對妻子的愛。

  惡,對給自己戴綠帽的人的厭惡。

  欲——雖然不太理解,但是那些綠帽癖似乎這時候欲望反而最強。

  因此,我以此為基礎研發了這張最強假面!

  以及最強的假面騎士——假面騎士Green Hat!!」

  艾博爾特講了一大堆,我的腦海一陣嗡嗡響,什麼意思,他是說我是綠帽癖
嗎?

  怎麼可能……

  「哈哈哈,意識到了嗎?難道說你不信嗎?」艾博爾特哈哈大笑,「你如果
不是綠帽癖,是不可能戴上這張面具還留有自己的意識的,不信的話你自己低頭
看看!」

  我趕緊低頭,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勃起了。

  「就在我對你的師父說出要她被我上的時候,你就一直是這個狀態了,就算
你暈過去的那段時間,也一直是硬邦邦的,哈哈哈!」

  「不可能……不可能……你在騙我!」我搖晃著腦袋,「我怎麼可能是綠帽
癖……」

  可是嘴上這麼說,我的心里卻越來越惶恐,我知道他說的有一點點道理,因
為從很久以前……我就有一點這種傾向,至於原因……

  「你不承認沒關系,反正客觀事實已經證明了,好了,你可以帶著這幾個小
家夥回去了,反正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艾博爾特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肩
膀,突然身形一陣扭曲,居然變成了女王陛下的樣子!

  「這是擬態,你的假面也具有這個能力,以後你會經常用到的。」以女王陛
下姿態站在我面前的艾博爾特微微一笑,「今後我就將作為你的女王陛下活動,
有什麼事的話我都會找你的,當然,你可以隨意策劃怎麼幹掉我,我不會生氣的,
倒不如說你越強我越開心,因為證明我的設計……哈哈哈,當然,一年後如果還
是這樣,那我就會毀滅這顆星球,然後帶著你遠走高飛,你可是怎麼都不虧啊,
那麼,回見。」

  艾博爾特消失了,我的心情變得極其複雜。

  飛快地把臉上的面具扣下來,那種奇怪的感覺消失了,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
自己戴著面具時戰鬥力比不戴要強得多……

  這張假面,或許是戰勝艾博爾特的關鍵!

  想到這,我把假面收好,然後趕緊去看暈倒的諸位隊友。

  光精靈蕾米莉亞,光精靈艾米莉亞,火精靈拉姆,水精靈蕾姆,血精靈莉莉
絲,這五位隊友分別都是她們種族中最具有天賦的年輕精靈了,其中光精靈那一
對是一對雙生子。

  受傷其實都不重,也不知道是艾博爾特留手了還是怎麼,不過為什麼會昏迷
這麼久呢?

  我只是輕輕搖了搖,這幾位就都紛紛醒了過來。

  「黃瀟?你……艾博爾特呢?」蕾米莉亞看到是我來叫醒她,忙問。

  「呃……我輸了,不過女王陛下出手了,傷到了艾博爾特,最後兩人約定再
給一年的緩沖期。」我只好這麼說。

  「果然是這樣嗎……」蕾米莉亞臉色一暗。

  「想不到師父居然這麼強,那為什麼還要我們來啊……」艾米莉亞鬧別扭地
說,她的性格本身就和溫和的姐姐不一樣,是個愛耍情緒的小女孩,不過到了關
鍵時刻還是不會掉鏈子的,也算是很可愛的性格了,現在是因為認為暫時沒有威
脅了才又開始鬧的。

  沒有威脅,麼……

  我暗自嘆氣,女王陛下已經不在了,現在幾乎可以說精靈族最後的希望都沒
有了,那麼要想拯救精靈族,那麼就只能靠自己了,而靠自己……

  果然只能靠那張假面的力量了,可是到底該怎麼做呢,就算剛才戴上假面力
量提升了,我也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艾博爾特的強大,倒不如說我越強大,對於艾
博爾特的強大認知就越深,那絕對是精靈不可能到達的不可名狀的恐怖實力,簡
直就像海一樣深不可測……

  假面騎士假面騎士Green Hat!t麼……

  總不會,要靠戴綠帽來提升實力吧,呵呵,我可是連女朋友都沒有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