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09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acksonsea
見習騎士 | 2019-2-17 01:59:00

「逸陽,爸爸要跟你說話。」
  畢業典禮前夕,辰逸陽正在房間,準備明天要帶去學校的東西。拉開抽屜,看見那條紅色緞帶,他想了想,把它塞進書包里。
  溫柔的聲音忽然喚道,他一聽見,臉色頓時變得僵硬。
  「快過來啊,你爸爸在等著呢!」
  辰逸陽繃著一張臉,慢慢往母親房間走去。推開門,他看見媽媽斜坐在華麗的大床上,手里拿著鍍金的話筒,滿面帶笑。
  母親雖已年近四十,但歲月似乎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身上披著酒紅色絲質睡袍,將她纖柔的身型表露無遺,面容細致姣好,盈盈大眼波光流轉。「喏,爸爸知道你今天生日,特地打電話給你呢!」她把話筒交到他手中。
  他接過,沈默地聽著另一端傳來的嚴厲呼吸聲。
  辰逸陽緊閉嘴唇,對方也不開口,兩人就這麽對峙著,他心里很清楚,這就是父親,無論多渺小、多可笑的比賽,他都不想輸。
  「快,跟爸爸說話啊……」母親微笑地催促著,辰逸陽轉頭看她。是,她永遠都想要爸爸贏……
  沒關系,她永遠都希望爸爸贏。
  「爸。」他啓唇低喚。


  「嗯。」對方似乎滿意他的臣服,才沈沈開口,「你也十五歲了吧?聽你說,明天就畢業了?」
  「嗯。」辰逸陽的音調毫無起伏。
  他知道,媽媽不是爸爸的太太,所以爸爸不能跟他們一起住,但是,十五年的父子關系中,跟爸爸的見面次數寥寥可數,不得不讓他揣測,爸爸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他和媽媽身上……
  偏偏媽媽還是死心塌地地跟著爸爸,說他身爲知名企業家二代,早有家室也是不得已,還說爸爸其實對他們很好,當年她要生他的那一天,身爲總裁的爸爸,還親自開車送她到醫院……
  辰逸陽聽到忍不住想笑,但心口卻滿是無限淒涼。
  這就是媽媽這些年來一直津津樂道、說也說不膩的唯一甜蜜回憶。他的生日,他不是主角,媽媽也不是,那個碰巧開了趟車的男人,才是今天會被記住的主要原因。
  他不是……不是……不管多想成爲別人心里最重要的那個人,他也永遠都不是。
  「我已經安排了人,」父親嚴厲的話語從聽筒另一端傳來,「你跟你媽等一下上飛機,我已經在美國這里幫你安排好課程了,我要讓你接受最好的教育。」
  「等一下……」辰逸陽眼睛一眯。
  「有問題嗎?」
  「明天是畢業典禮。」
  「那種無聊的典禮根本不需要參加。」父親一句話就否決了一切,「你不用收拾行李,那些事晚點會有人處理,你準備好,一到這里,我爲你安排的課程就會馬上開始。」
  囑咐完,他便將話筒交回媽媽手上,他默默走出母親的臥室。原來,父親難得打電話來,是爲了這個令人措手不及的消息。
  要不要……通知江可兒?
  但是,他發現自己並沒有她的電話或住址。經過客廳那扇透明落地窗,他胸膛劇烈起伏,沒有再跨出半步,雙臂交叉在胸前,習慣性的仰望天空。
  媽媽曾說,他和爸爸給人的感覺都像太陽,孤獨又直接,如果天上沒有云,陽光就會直射傷人……
  她想做爸爸的那朵云,所以,他要自己去找屬於他的云。
  抿緊唇,辰逸陽眼色閃過一抹陰郁。看來明天他是無法赴約了,現在只希望,他曾經以爲屬於自己的那朵云,不要真的傻傻的等他,不見不散。
  「嗚……」
  從回憶里醒來,辰逸陽眨了眨眼,試圖理清視線,看見自己所處的醫院,感受到身下躺著的病床觸感……唉,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怎麽在夢里,就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
  後來他一到美國,心思全被滿滿的接班訓練課程填塞,無暇去想要怎麽才能聯絡到她。直到去加拿大留學,巧逢當年的同學,同學說畢業典禮那天,江家千金真的在那里等他了,等到典禮結束也不願意回家,一直到有人告訴她,他已經出國了,她才願意離開天台……
  同學當個笑話似的講給他聽,揶揄他怎麽會認識江家千金,他沒有回答,只是草草帶過,掩飾胸腔里像被人用力掐住的心痛感,自此多方打探她的消息……好不容易等到今年,他有機會回來,終於,彌補她的時刻到了。
  「嗚……嗚……」突然間,辰逸陽聽到隔壁床那個表現得很堅強、要男友放心離開的女生,莫名其妙啜泣起來,他忍不住撇撇唇。
  感覺腦際被那哭聲牽引得隱隱作痛,他皺起濃眉。有本事要人走,就不要在這里哭,她不知道這樣會擾人清夢嗎?
  「江可兒,你、你一定要振作……」
  一聽到這個名字,辰逸陽原本伸出手準備按護士鈴的手臂,蓦然在空中凍住,黑眸蓦地瞠大。
  怎麽會,是她?
  辰逸陽深吸一口氣,感覺像有人在他頭上砸了一顆雞蛋那樣冰涼涼地,鮮腥的思緒蔓流到全身,使他背脊發冷。
  一直荒涼的左胸,卻漸漸溫熱起來。
  四天後,江可兒終於出院了。
  她讓照顧她好幾天的李管家先回大宅休息,自己辦理出院。
  從小上下學都有專車接送,假日出門玩還有個保母全程伴護,怕她去同學家危險,索性請所有同學到她家開生日派對,平常除了去學校上課,其他時間都有人陪著,對她噓寒問暖,從頭照顧到腳……
  她實在厭倦這樣大小姐的豢養了。
  好不容易撐到大學畢業,她先是拒絕到爸爸的公司上班,執意要自己找工作。
  開始工作後,認識和原來生活圈截然不同的男友,便離家搬到公司附近的小公寓,還特地交代爸媽千萬別找傭人來幫忙,她想要一切都自己動手,終於朝她夢想中的普通人生活,前進了一些些。
  她不要前功盡棄。
  江可兒一個人靠在醫院櫃台前,手臂上挽著用了好幾年的低調名牌包,身上穿著簡單的T恤、牛仔褲,她的個頭雖然不高,但身材纖細,氣質清新,再加上這樣的輕松的穿著,讓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了好幾歲。
  將出院的檔和證件放進包包,她掏出手機,猶豫著該不該打給男友……哎,還是等休息時間再打好了。
  在競爭激烈的廣告業,他們這組好不容易爭取到晨星的比稿機會,上頭說,這次如果可以成功接下案子,懷德就會機會升組長……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機會。
  於是也就變成她的。身爲一個好女友,她理當要幫男友得到他想要的,於是她不眠不休地在公司加班熬靈感,三餐作息紊亂,直到胃痛暈厥,入院檢查才發現是輕微胃潰瘍——
  這下她知道了,不管再怎麽拼命,還是應該好好照顧身體。
  十二點零七分,江可兒踏出醫院,烈日當頭,她有些暈眩地抬起沒拎包包的手臂,略擋在額前,想看清楚前方。
  「喂?」
  她按下手機鍵,撥給男友,那端很快就接起來,口氣卻有點急促。
  「懷德,我出院了……」江可兒慢慢說著,組員們激烈的討論聲浪傳進她耳里,她怕那端聽不到,便放大音量,「但你不用過來,醫生說我情況很穩定,我先回家,你下班後再看要不要來找我。」
  懷德本來就是一個以工作爲重的人,只要是上班時間,就別想跟他爭論「工作跟我哪個重要」,通常那種下場都會讓她恨不得自己沒開口問過……
  這就是,所謂成熟的戀愛吧?
  不會一天到晚查勤,不再要求自己是對方的全部,知道彼此過往的戀情而不隨便拿來吃醋吵架……
  這樣,真的很成熟了吧?
  江可兒忍不住垂下肩膀。可是不曉得爲什麽,她偶爾還是會想念剛交往的時候,可以一天打十幾通電話問他人在哪里,如果問:「兩個人都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他要是答先救別人,她就會發點小脾氣,即使吵架,最後又能夠抱著和好……
  曾幾何時,她已經被他訓練到不再跟他抱怨什麽了。
  因爲他會說,何必呢?不要老想一些讓自己不開心的事;因爲他說,下班很累了,沒有力氣吵架;因爲他說,喜歡女朋友成熟一些,就算留著跟前女友的合照也不代表什麽……
  是的,他說什麽她都同意。
  所以她眼睜睜地看他前女友調來成爲新組員,看他們熟稔親密地互動,她還貼心地讓他們有敘舊的空間,因爲她長大了。
  「好,抱歉我趕不過去,」張懷德的口氣變得帶有歉意。女友爲了忙他的案子住院,他沒時間照顧她,現在出院還讓她自己一個人回家,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但原本膠著的文案進度,因爲有人提出不錯的想法,正在進行討論修改,他沒辦法放下工作,「那晚點我再打給你。」
  江可兒溫順的點點頭,「嗯。」她按下結束鍵。
  通話終止,兩分十五秒……她已經快要想不起來,上次和他熱線超過一個小時,是什麽時候的事了。
  她眨眨微酸的眼睛,吸口氣,轉頭張望,正打算要走出醫院旁的狹窄小巷,到大馬路上去攔計程車——
  「小姐。」
  忽然間一道黑影籠罩她的全身,帶來一陣清涼,江可兒微退半步,眯起眸,觑著逆光伫立的高大身影。
  「……誰?」
  「你的東西掉了。」男人手上拿著的,是她掏手機時不小心掉出來的健保卡。
  江可兒「啊」了一聲,露出笑容,向對方點頭,「謝謝你。」此時陽光剛好照射到他的側臉,她驚愕的微張著唇,瞪住他。
  「……辰逸陽?」她睫毛不敢置信的揚動,「你是辰逸陽?」
  她沒認錯,因爲他的樣子幾乎沒變,只是整個人長大了一號而已,可他一臉冷靜,不像記得她的樣子。
  江可兒不死心,繞著他瞧了一圈,發現他後腦有塊包紮的傷處,「你怎麽受傷了?」
  他低頭瞅著她,好半晌才開口答道:「我出車禍。」
  「……你還記得我嗎?」江可兒小心翼翼地問。
  聞言,辰逸陽陷入思索。該怎麽回答?若說記得,萬一她提起當年的事,他現在要如何解釋道歉?如果說不記得,那不就等於在騙她——
  「你不記得了?」江可兒誤把他的沈默當作不反駁,臉色倏變,雙手捂著嘴,阻止自己驚喊出聲,包包咚地掉到地上。
  完蛋了!
  辰逸陽喪失記憶了!
  江可兒驚詫地瞅著他。「你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了?」
  他依舊沒有回答,她敲敲自己的腦袋,他一定也跟她一樣,覺得真是莫名其妙吧?
  瞧他孑然一身,江可兒左右張望,不見有人跟他同行……她真的該走了,但一想到要把他一個人丟在這里,她是一萬個不放心。
  「辰逸陽,」她拍拍他的肩膀,「我不是壞人,我是你以前就認識的朋友,你跟我走,好不好?」
  辰逸陽盯著她。
  有那麽一瞬間,江可兒以爲看到了以前那一個眼神總是犀利的男孩,但那道熟悉的目光一閃即逝。
  他棱角分明的嘴唇,輕輕吐出回答,「好。」
  「這里是浴室——」
  「這里是我房間,」江可兒帶著辰逸陽在狹長的空間里轉身,「不好意思,這里很小,得讓你睡客廳,不過那套沙發床睡起來很舒服。」她指著靠牆那張的深色沙發,呵呵笑,「我有時候會在那里看電視看到睡著……」所以床的品質她可以挂保證,絕對很好睡。
  「這里是你自己布置的?」辰逸陽仔細觀察她住的小公寓,空間雖小但很巧致,就像她這個人一樣,心思雖然不夠細膩,但偶爾又可以發現一些貼心之處。
  「嗯……懷德也會給點意見啦。」江可兒搔搔頭。像那張深色沙發,就是他念她老是邊吃東西邊掉屑屑,不讓她買白色,說這樣就算不小心弄髒了,也看不出來。
  懷德的話總是有道理,她反駁不了,所以即使這間公寓他不常來,她依然選了他中意的顔色。
  「你是不是有事?」隨她繞完一圈屋子,辰逸陽察覺到江可兒似乎急著要去做什麽事,微微偏身,讓出一條路。
  「噢,」江可兒對他笑了笑,解釋道:「我突然想到一個案子的idea,要去寫下來,那個……你自便,把這里當自己家吧!「
  江可兒是有想過要不要先跟懷德說一聲,她把一個以前的朋友,而且是個男的,帶回家住,但他又不常來找她,再加上最近忙於工作,幾乎是把公司當成第二個家,這個時間點再用這種小事煩他好像不太妥當。
  反正她和辰逸陽又沒有什麽不可告人的事,就算住一起也只是單純的室友關系,那就等懷德有空時,再介紹兩人認識好了。
  她側身走過他讓出的路,辰逸陽眼色一黯,望著她經過他胸前的那顆小頭顱,黑發蓬松松的,好可愛。
  在美國認識的女孩子,沒有一個像她這樣身材嬌小、溫潤可人,雖說各有風情,但他始終還是比較偏愛她這款的女生。
  辰逸陽暗自斂眸,輕咳了一聲,別開臉去。
  記憶里的她好像忽然長大了,不再單純只是笑容開朗、個頭小小的影像,開始閃爍出屬於成熟女性的柔媚……
  刷!
  他的思緒突然被從客廳傳來的聲響吸引過去,只見江可兒攤開大本的設計圖稿,俯身塗寫,瘦小的身軀縮跪在沙發和小茶幾之間,面前的圖稿本幾乎要比茶幾還大,邊緣顫顫地晃抖著,她用雙臂使勁壓住,背脊伏彎,表情異常認真,兩道細眉微皺,小嘴抿著,眼色卻專注發亮,莫名激起他心里一陣感動……
  辰逸陽微眯著眼,唇角帶笑。與這塊土地久違的重逢,唯一未變的,好像只有她。
  瞧她專注的神色,他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替她關上了門。
  「呼。」辰逸陽背倚在門板上,低頭看了看腕表上的時間——嗯,看來要彌補她,就從照顧她的生活開始吧。
  他下樓後,問路找到最近一的間超市采買食材,想她才剛出院,胃需要溫補的食物。半個小時後,他再次回到公寓,直接走進廚房,輕聲地在里面切洗食材。
  望望客廳,江可兒還坐在原地渾然不覺,姿勢未曾改變,只是偶爾放下筆,撓撓臉,或是托住下巴,皺眉沈思。
  「江可兒。」
  就這樣,她在客廳塗塗寫寫,他在廚房烹煮,互不干擾一下小時後,辰逸陽拿著托盤,走到江可兒身邊,輕聲低喚她。
  「……呃?」江可兒猛然抬頭,眸色茫然,過了一會兒,才像想起怎麽會有人在這里似的,籲了口氣,「什麽事?」
  「我幫你準備了下午茶,休息一下吧。」
  「我不用休息,」江可兒揮揮手,但同時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就是因這樣才會胃痛住院,再想想今天忙著辦出院,中午也沒吃東西——「好吧好吧,你放著,等我有胃口的時候我就會吃了。」
  「沒胃口?」辰逸陽在小茶幾上盡可能挪出一點空間,放下托盤,上頭一碗涼粥,色澤潤亮,賣相頗佳。
  「嗯,我在想這個度假旅館的廣告……」江可兒疲憊地呼了一口氣,推開本子,往後一靠,揉揉酸澀的眉心。
  「客戶要求要表現出都市旅館的質感,同時強調跟購物中心的連結,所以打算制作介紹小冊子放在購物中心寄覽,但這個小冊子的內容比平面廣告更豐富,又要我們跟平面廣告只用一個主打字的風格結合……好難啊!」
  她想來想去,一開始的主意被二修、三修,帶出另外一個新的,舊的被推翻後,新的文案又開始二修、三修、四修,修修修,修個沒完沒了。
  「……壓力太大,是想不出好點子的。」
  江可兒苦著一張臉,抬頭看了一眼辰逸陽認真的表情。「那怎麽辦?吃東西我也沒法放松啊……」
  辰逸陽抿唇,想了想,向後退了幾步,站到客廳中比較空曠的地方,說道:「過來這里。」
  他向她招手的態勢很潇灑,江可兒便迷迷糊糊地起身走了過去,站到他面前。
  「閉上眼睛。」
  他溫厚的嗓音低聲下令,江可兒喔了一聲,下意識順從地把眼睛閉上,過兩秒,又倏在張開,「咦,爲什麽?」而且,他要干麽啊?
  辰逸陽看她一眼,平聲地道:「這是放松的方法,你不是想好好想點子嗎?」
  這是在美國時,一個壓力管理課程的老師教他們的秘訣。
  「喔……」江可兒點點頭,乖乖地又再度閉上眼睛。
  辰逸陽抿住突然湧上的笑意,正色道:「現在深呼吸一次,問問你的身體想做什麽?」
  「啊?」江可兒睜開一只眼偷瞄他,這是什麽怪方法?
  「閉上眼睛。」他不算嚴厲卻平直的語調,莫名有讓人聽令的力量,江可兒馬上聽話地閉緊。
  忽然,她感覺到一陣涼涼的風,從窗外吹進來撲上臉頰,耳邊還有呼呼的聲響,那種接觸好溫柔……
  原來她一直誤會了,夏天的風。
  不是夏季的風都這麽悶熱難耐,讓她要關窗閉戶的開冷氣,這樣吹著風,待在看不見的黑暗里,感官反而變得更爲清晰敏銳。
  「問你的身體想要做什麽?」
  辰逸陽低緩如夜空般的嗓音,落在她的耳畔,她著魔似的重覆他的問題:我的身體,現在想做什麽?
  出乎意料地,有股沖動從深處蔓延,徐徐爬升,鑽進她的心口,讓她的想像賓士,也讓她想費力壓抑。
  「怎麽了?」察覺出她有些微的不對勁,辰逸陽傾身問道。
  江可兒張開眼睛,望著他詢問的視線,搖搖頭。
  「你想做什麽都可以。」他循循善誘。
  江可兒望著他,抿了抿唇,最後回答,「我……想抱一個人。」
  他眨了下眼,問道:「誰?」
  她別開視線,小聲答,「……懷德。」
  她的男友很上進,很忙,有很多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永遠不會是他心中的第一位,所以,她不能大聲哭鬧,說她需要他……嗯,她不能那麽任性。
  辰逸陽見她轉開臉,遮掩脆弱的表情,他沒有嘲弄,甚至沒有笑,只是臉色嚴肅地盯住她。
  接著,他微敞雙臂。
  「我不是他,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的懷抱可以借你。」
  說完,他動也不動,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有意無意地等待她下一步的反應。
  江可兒猶豫了一會,最終下定決心似的閉上眼,小心翼翼地慢慢靠近他,伸出雙手,環抱住他。
  辰逸陽被她擁抱的力量震懾住,他低首凝視著她,她的小腦袋埋在他的胸前,不敢抬頭,心中蓦然翻攪起一陣憐意,他淺淺歎息,給了她最寬闊的回抱。
  她用力抱得更緊、更緊,辰逸陽也只好慢慢加重收束的力量,想讓她感覺,他在這里,她不是只有一個人……他願意當她最真摯的朋友,在她受到任何傷害的時候,給她倚靠。
  須臾,江可兒吸口氣,退出他的懷抱,距離他一臂之遙,兩個人就這麽面對面地站著。「……謝謝。」假裝是自己想要的那個擁抱,好像真的有一點點效果。
  辰逸陽極力掩飾她退離後,身體突升的怅然,聳聳肩,給她一個無害的微笑。
  「有胃口了嗎?」
  江可兒垂眼,摸摸肚子。「嗯,好像可以了。」宣泄掉一些堆積已久的情緒,似乎更有向前進的力量。
  她盤腿坐到茶幾前,將桌上的圖本一掃而空——其實也就只是胡亂地全掃到沙發上,空出位子,讓辰逸陽可以把托盤移到他面前。
  「這是什麽?」
  她湊過去看……那看起來像粥,但又沒冒熱氣,色澤鮮豔,搭配巧妙,讓人很想喝上一大口。
  「蘿卜南瓜涼粥。」很適合女孩子在燥熱的夏天食用,可以彌補體力。
  「哇!」接過辰逸陽遞來的湯匙,江可兒舀了一口入喉,笑彎了眼,「沒想到你雖然失憶,手藝還是很好嘛!」
  他對她笑了笑,沒有答話,彎身順手收拾她丟滿整張沙發的本子,還有四散的影印資料、參考DM、各式色卡,一一分門別類地幫她整理好,再夾回正確頁面里。
  江可兒一邊吃著甘甜的涼粥,一邊打量他精實頑碩的側影……哎呀,怎麽忽然覺得,被人照顧著,還真不錯!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