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人妻熟女]

有空來玩

[複製連接]
查看: 78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7 04:07:07


               出場人物

  楊小刀:主角,16歲。

  老楊:楊小刀的父親。

  何春豔:楊小刀的母親。

  老王:老楊的鄰居。

  李丹珍:老王的妻子。

  王夢岚:老王的女兒,16歲。

  神秘老頭:擁有奇特能力,真身是某世界主宰的平行世界分身。

  PS:靈感來自生活,感悟化爲文章。

  「小刀啊,快去洗杯子倒水啊!」

  「哦。」

  「小刀啊,去洗點水果出來!」

  「哦。」

  「小刀啊,去把凳子擺好!」

  「哦。」

  「小刀啊……」

  楊小刀心中有些郁悶,自己跑動跑西,忙活來忙活去的,不僅沒得到些許表
揚,反而因爲一些小事情被爸媽數落了不少,臉上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他發現每次只要有親戚朋友之類的來家裏,爸媽總會不自覺地挑他的毛病,
並且總愛比這比那的,令他十分不爽,所以很不喜歡去親戚朋友的聚會,然而這
次的「團年」,他是想躲也躲不掉的。

  再次將一些吃食擺放在客人的前方,他便打算回屋子裏玩電腦去了;母親何
春豔還在廚房裏忙碌著,時不時出來招呼兩聲,估計還有個半小時才開飯。

  「小刀可真懂事啊!」老王笑著又看向了自己身邊正在吃水果的女兒,說:
「小岚,還不向你小刀哥說謝謝?」

  「哼!」王夢岚小嘴一嘟,不屑道:「才比我大幾天而已……」她橫了楊小
刀一眼,貌似有些看不起這位鄰居家的男孩。

  楊小刀眉頭動了動,並沒說話,雖然是鄰居,但對於這位叫做王夢岚的漂亮
女孩,他了解並不深,雖然心中惱火她的態度,面上卻只能繼續依然保持著僵硬
的表情。

  飯桌之上,兩家人正在看似和氣地進行著名爲「團年」的商業活動。

  「來!老楊!咱哥倆好好喝一個!」老王舉杯示意。

  「幹!」老楊悶了一口,隨後吐出一口氣,隨後說道:「這次過年,雖然就
咱們兩家,但也要好好過!」

  「那肯定啊,今天在你們這兒團年,明天三十到我們家團年……嫂子的手藝
不錯啊!」

  「再好也比不上弟妹的廚藝啊!」老楊瞟了一眼老王旁邊那個長相秀美的女
人,說道:「弟妹還是這麽年輕漂亮啊!」

  「嘿嘿,那可不!」老王高興地伸手摟了摟身旁的妻子,有些嘚瑟地說:
「畢竟是當時咱們學校的校花啊!」

  李丹珍臉上浮起了幾朵迷人的紅雲,不過她沒說話,依然保持著她那迷人的
微笑,似乎對於這個稱號,她是理所應當的。

  聽出了老王的得意,老楊嘴角不自覺地抖了抖,隨即眼睛直挺挺地看向了李
丹珍,有些出神,似乎是想起了曾經的一些事情。

  「嘶——!」腰間的劇痛將男人從回憶中扯了出來,眼角的濕潤不知是疼出
來的還是醉出來的或者是什麽道不清說不明的原因造成的。

  「嫂子,我說錯話了……這杯我幹了!」

  老王看到老楊臉上的表情,便知道發生了什麽,急忙舉杯示意老王身旁的表
情看似依然正常的何春豔。

  「嫂子,感覺你又漂亮了啊!」

  又是一杯酒下肚,老王眼神似乎有些迷離,不住地看著嫂子何春豔那動人的
身體,眼神有些火熱。

  「當年怎麽沒發現這朵班上的紅玫瑰是這麽誘人呢?」

  老王心思不斷,當年他放棄了這朵班花,去追求更加有名氣的校花,如今班
花成熟了,卻是讓他有些別的想法了。

  「你們啊,少喝點,多吃點菜……來,吃菜。」

  李丹珍溫柔地替老王夾了一滿碗的菜,讓丈夫臉上很是高興;她提起筷子,
似乎又要給老楊夾菜,卻被另一雙筷子攔住了。

  「各管各家的吧……」

  何春豔連忙給老楊夾了幾筷子,她自然是知道自己那同班同學的老公的一些
陳年舊事的,自然不想在主場上丟了面子。

  飯桌上,兩個男人拼起了酒,另外兩個美麗的女人則是時不時地說說笑笑,
不過她們的眼神在空中交會時,似乎燃起了火花。

  無聲的硝煙似乎讓兩家的孩子都有些不自在。

  楊小刀埋頭刨著飯,他對於這些大人之間的事情,雖十分討厭,但又只能默
默忍受,只能先填飽肚子再說。

  王夢岚則是一臉不高興地吃著菜,就像是誰欠她錢似的表情;楊小刀心裏嘀
咕著:「真不知道溫柔賢惠的李阿姨是如何教出這麽一個傲嬌小公主的?」

  飯後,休息了片刻,李丹珍便攙扶著搖搖晃晃的老王,準備回去了。

  「有空來玩啊!」

  「那是自然!不過明天記得要在我家團年哦!」

  「放心吧老王……明晚你肯定要先倒……呃——!」老楊說著也不忘打個酒
嗝,看來剛剛是他敗下陣來了。

  「小刀,多少錢呐?」老王一家走後,何春豔急忙問道。

  「自己不知道數啊!」楊小刀一臉不耐煩地打開剛剛被強塞進手裏的紅包,
看了看,一共五百,隨手遞給了何春豔。

  「你懂什麽啊!」何春豔說道:「明天還得給小岚包回去呢。」

  看到母親去洗碗了,楊小刀也沒話可說,對於這種所謂的人情來往,他覺得
是毫無必要,甚至那些所謂的客套話,他也是聽到就煩;反正他的想法家裏人也
不會聽,只能自己對著自己歎氣了。

  此時隔壁的老王家門口,卻是迎來了一位不素之客。

  「咚咚咚——!」

  「誰呀……好難聞!哪裏來的臭要飯的,離我家遠點兒!」

  老頭碰了一臉灰塵後,又敲響了老楊家的大門。

  「咚咚咚——!」

  楊小刀打開門一看,看到了這位衣衫褴褛,渾身臭氣熏天的老頭;老頭並沒
說一句話,只是兩手微微擡起,露出一個討要的手勢。

  楊小刀看他枯瘦如柴,面色憔悴,一副虛弱的模樣,不過老頭那雙渾濁的眼
睛,不知怎麽的,讓他心中有些發毛。

  「媽,是個乞丐……要不,反正飯菜剩下這麽多,隨便給他點吧……」

  「咚!」一聲,老楊家的門關上了,老頭得到了一口袋的剩菜剩飯;他渾濁
的眼睛中,好像冒出了一絲紅光。

  擡手在老楊家的門上比劃著,嘴裏哼哼歪歪不知道在說著哪國語言。

  「誰呀!在門口瞎嚷嚷什麽啊……!」老楊的聲音傳來,應該是酒醒了的樣
子。

  老頭沒有理會,接著又站在了老王家的門口,繼續做著和剛才一樣的事情,
不一會兒,老頭嘴裏突然呵斥了一聲,停了下來,閉眼靜立著。

  「誰啊……在門口叫喚啥呢!」老楊突然打開門,露出了他那張還有些發紅
的臉,嘴裏還冒著酒氣。

  「诶?沒人啊……見鬼了?看來明年要走大運啦!」

  ……

  大年三十的晚上,老楊一家如期而至,來到了隔壁老王的家裏,進行這名爲
「團年」的活動。

  「來,都坐!」老王今天似乎格外高興,大方地招待著客人。

  「小刀啊,來,坐阿姨這兒!」

  「啊?」

  楊小刀看到李丹珍拍了拍她自己的大腿,這意思不就是讓他坐在她腿上麽?
這怎麽可以?

  「不了……我坐這裏挺好……」

  「別客氣嘛!」老王伸手就要來拽楊小刀,似乎不坐他老婆腿上,就是不尊
重他一樣,並說道:「快,讓你李阿姨好好招待你!」

  楊小刀連忙看向爸媽,但老楊和何春豔卻並不反對,還讓他快坐,似乎不坐
就是不禮貌的事情。

  直到自己坐進了老王妻子那溫暖的懷抱中時,楊小刀都沒反應過來,究竟發
生了什麽;一陣女人的馨香從脖頸中傳進鼻中,讓他才剛初中畢業的腦袋有些短
路。

  李丹珍不似何春豔那般身材豐滿而火辣,反倒十分得苗條纖細;她今天衣著
似乎十分單薄,楊小刀從自己屁股上感受到她那雙修長大腿上的緊致與彈性;背
部緊緊貼合在溫柔女性的胸懷中,兩團棉花擠壓著,傳遞來的是比坐高檔老板椅
還要舒服的感覺。

  老王家的暖氣一直都開著,不僅讓楊小刀不僅沒有感受到一絲冬天的寒意,
反而感覺心裏有些發熱了。

  「诶?李阿姨?」

  突然一對玉臂環住了楊小刀的少男身軀,女人的手掌隔著他的衣服在他的胸
前腹部緩緩撫摸著。

  「讓阿姨抱抱……說起來,我好像好多年沒抱過你了!」

  李丹珍颔首靠在楊小刀肩膀上,在他耳邊吐氣如絲,如同向他撒嬌一般,陣
陣軟語,縷縷香氣,讓男孩有些面紅耳赤。

  「呵!害羞了!」李丹珍逗弄一般,贈予了一枚香吻,貼在了男孩的臉上。

  楊小刀可並不完全那麽老實,事實上,自從第一次遺精以來,他對於女性的
幻想越來越頻繁了,並且通過網絡的媒介,他似乎更加沈迷於此了,自小便像一
位溫柔大姐姐一般的李阿姨,其實在他的幻想中,早已深度交流了無數次了,雖
然不知道大家究竟怎麽了,不過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已經反映出了他內心的一些
想法。

  「小岚,去給你小刀哥倒杯水。」

  「我不……讓他自己去嘛!」

  「嗯?」老王看著女兒,眼神眯了起來。

  「哦……」王夢岚認識這個眼神,代表著不容拒絕的意思;雖然她自小被如
同公主一般呵護著,但是如果她過於任性,還是會被處罰的。

  「她怎麽……」

  李小刀看著這位公主一臉不情願的樣子,心中很是舒坦,便等她親自給自己
倒水,但是卻看她接了一杯水後,然後喝了一大口,含在嘴裏,然後坐在了自己
的身旁;她腮幫子鼓起來的樣子,活生生一只可愛的母蛤蟆。

  「小刀別客氣,想喝就喝!」老王大方道。

  「額……」

  王夢岚聞言,便擡著頭,把自己禁閉的雙唇微微地張開成一個小口,嘴裏的
清水隨著她身體不自覺的抖動而偶有濺出,滴落在她的白色連衣裙上,形成陣陣
的水漬。

  她想提醒楊小刀快點喝水,但是在這種狀況下說話,無疑是會流出更多的液
體,所以她只能用眼睛惡狠狠地盯著他。

  看著這只高傲的天鵝在自己面前做著如此搞笑的動作,楊小刀心裏別提有多
樂了;他暫且不去想其他事情,看著那張開的晶瑩小口,便是吸了上去。

  「嘴杯」裏的水很是香甜,楊小刀大口大口地吸吮著,「咕噜」的聲音不斷
傳來,讓他越發沈迷。

  似乎覺得楊小刀喝得太慢,王夢岚猛地抱住了男孩的後腦勺,自己也努力地
往他的口腔中送去液體。

  「哧溜」一聲,用力太大,女孩的舌頭居然被男孩吸入嘴中,並與他的舌頭
交纏在一起;女孩想反抗,嘴裏「嗚嗚」著,但是男孩絲毫不放開,仿佛品嘗的
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甘露一般,絲絲入滑,動人心弦。

  一邊親吻,楊小刀還悄悄地用手摟住了少女的背部,好似熱戀中的一對早戀
情侶一般,但是女孩的母親,卻並不反對,相反,還表示支持似的,從後方靠近
男孩,造成了丈母娘抱女婿,而女婿又抱老婆的錯覺「嗚啊……呼呼——!」

  王夢岚猛地從楊小刀的嘴下逃離開來,喘著粗氣:「你要憋死我呀!」

  「嘿嘿!」楊小刀撓撓腦袋,臉上一紅:「我這不是太渴了麽……」

  「哼!」

  「小岚,還不快再倒一杯!」

  「知道了,催什麽催!」

  老王看到楊小刀奪去了女兒的初吻後,居然毫不在意,竟然還催著女兒,讓
她與男孩進行更多的口舌上的交流。

  「我說老王啊。」老楊笑著說道:「你女兒挺能幹啊!」

  「別折煞我了……都是我老婆慣得!」老王對著還充當著楊小刀的人肉坐墊
的妻子抱怨著。

  李丹珍卻是白了老楊一眼,意思好像是在說:「怪我咯?」

  楊小刀看著二人眉目傳情,心中起了些想法,屁股向後又挪了挪,似乎與少
婦都融成一團了。

  「李阿姨。」楊小刀心髒跳得賊快,臉上都漲成了一個紅蘋果:「我想喝一
杯您倒的水……」

  「好啊!」

  正好此時,王夢岚含著水坐了過來,她便輕輕地吻住了自己的女兒,然後溫
柔地將招待楊小刀的清水給吸到自己的口腔中來。

  「嗚啊!」

  雖然水在傳遞過程中撒了不少出來,但楊小刀已經沒工夫去想這些了,一口
咬住少婦那晶瑩的唇瓣,從中傳來的是母女的味道,甘甜可口。

  「你這孩子!」楊小刀剛剛從李丹珍的母女汁中回過神來,母親何春豔依然
趴在了自己身前,神情似乎有些不高興。

  「啊!」楊小刀這才發現自己的帳篷早就搭得老高了,牛仔褲繃得那裏有些
生疼,他剛剛太過於享受居然都沒發現。

  「這麽大了還要讓老娘幫你上廁所!」

  「吱啦」一聲拉開了褲子拉鏈,剝開內褲,男孩的「處女棒」一下子彈了出
來,充滿年輕人的活力,打在何春豔的嫩臉上,發出「吧嗒」一聲的清脆聲音。

  看著自己兒子的青春肉棒,何春豔臉上沒有任何異樣,熟練地用手握住,然
後另一手向下捋動著,緩緩地將包皮給剝開,頓時一股子味道飄散開來。

  何春豔只是眉毛皺了皺,就一口含住了「小刀」,用舌頭仔細地清理著兒子
從沒打理過的隱秘角落。

  「啊啊!」

  楊小刀不知是舒服地還是刺激地,呻吟出聲,臉上盡是迷醉的神色;一旁的
李丹珍和王夢岚都饒有興致地觀察著,仿佛這是一門女子必備的技能。

  「啊!媽……慢點……射了……啊——!」

  初經人事的李小刀哪裏經受過這等陣仗,在母親高超的舌技,縱使是一根如
意金剛棒,估計都會繳械投降,射出鐵汁吧。

  「咕噜」一聲,何春豔滿意地咽下口中的汙穢,然後又用含住肉棒,輕輕吸
吮幾下,將一些殘留物也給處理幹淨了。

  「真不爭氣!」感受到嘴裏才剛疲軟下去的蚯蚓,好像又想站起身來,何春
豔連忙將它吐出,用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掌輕輕拍打了一下。

  「小刀」又是抖動了幾下,這才偃旗息鼓。

  「媽……」楊小刀射完了之後,又有些羞愧了,有些不敢直視自己母親那豔
麗的面孔;一種異樣的感覺,在楊小刀心中緩緩萌發;他似乎已經不去再想今天
這些人的異常了。

  「姐姐,你的妝花了喲!」李丹珍提醒道。

  何春豔連忙起身,沖到衛生間裏去補妝了;楊小刀這時才發現自己那滿是母
親一圈圈口紅的肉棒正在空氣中瑟瑟發抖,連忙收進裆裏,然後自己又縮進李阿
姨溫暖的懷抱裏去了。

  「老楊可以啊!」老王一臉你賺到了的表情:「這可真是賢妻良母啊!」

  看到自己兒子剛剛口爆了自己的老婆,老楊神色居然還挺高興的:「彼此彼
此啊!」

  老王看著自己的妻子又和鄰居家的兒子親在了一起,也是自豪地點了點頭。

  吃飯的時候,倒是沒發生什麽事情。

  老王和老楊又拼起了酒,其他的人都沒理他倆,自顧自地喝著飲料;只不過
後來,何春豔和李丹珍在給楊小刀夾菜上也爭了起來,紛紛積極地嘴對嘴來喂。

  「來小刀……嘗嘗你李阿姨的手藝……麽啊!」

  「誰家的兒子誰來喂……來兒子……麽啊!」

  王夢岚倒是自顧自地吃著飯菜,只不過還要時不時地過去,一臉不情願地用
嘴喂楊小刀喝飲料。

  這頓團年飯吃得是很舒服了,楊小刀是這麽想的。

  「今晚別走了吧……」

  「這怎麽好……」

  「客氣啥,我們家都還沒把小刀招待好呢!」

  盛情難卻,所以老楊一家今天選擇在老王一家留宿;其實是楊小刀感覺留下
來還會有驚喜,才答應的。

  「小刀,早點洗澡睡吧,明個還要去其它家串門兒呢!」

  楊小刀本想拒絕母親的要求,因爲他還想看春晚,畢竟從他第一次看到昨年,
他從來沒拉下過一次春晚。

  「來啊小刀,等著你呢!」

  不過看到幾個身影都走進了浴室,楊小刀突然覺得洗澡是比看春晚更重要的
事情,反正春晚也有回放的。

  「咕噜!」

  進入浴室,拉上玻璃門,楊小刀深深的吞了口唾沫;面前三位各具風情的異
性正毫不設防地展示在他面前。

  母親何春豔,身材火辣而性感;她彎著腰,一對沈甸甸的乳器正顫顫巍巍地
向楊小刀招手,腿上的黑色絲襪才剛褪下了一半。

  阿姨李丹珍,秀美而充滿氣質;此時正背對著楊小刀,解著乳罩的後扣,那
苗條的身材和光滑的脊背,正是她鍛煉得當的表現。

  王夢岚看著楊小刀進浴室,有些不爽,臉上充滿了傲嬌的神色;但是對於他
的目光倒是沒什麽反應,反倒是自己脫掉那條粉色小熊內褲時,感覺他的呼吸有
些激動,心裏疑惑了一下,便大大方方地把自己守護了十多年的處女地,暴露在
他的視線下。

  「媽,我幫您脫吧!」楊小刀突然問道。

  人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戀母情結,而從來都打扮地十分誘惑的何春豔,自然是
兒子最好的對象;他早就幻想過跟母親産生一些親密接觸了。

  「喲!臭小子懂事了?」何春豔神色揶揄地說道:「還不過來替老娘更衣!」

  「遵命!」

  看到母親坐在一旁的防水墊上,楊小刀急忙沖上去,似乎幫母親脫衣服是人
生一件大事一般。

  看到兒子這麽急,何春豔嬌笑著,將兩條絲襪美腿送進兒子的手裏。

  她今天穿的是一條褲襪,裆部的部分已經褪下,露出了裏面那條黑色的性感
內褲。

  「哧溜!」

  楊小刀匍匐著身子,盡量讓自己的臉離絲襪近一些,一股成熟的女人體香撲
面而來,情不自禁,他低頭舔了一口。

  發現母親沒說什麽,只是笑著看著他,他的動作越發大膽起來了;一手抱住
一個,用手緩緩地摸索著,感受著絲襪的光滑質感。

  母親的腿,豐韻而有肉感,但是卻不顯冗余,反倒是比例剛剛好,多分一則
肥,少一分則瘦,是上等的美腿。

  「怪不得那麽喜歡穿絲襪……」

  楊小刀感受著這等美物,下體忍不住地挺立起來,不自覺地對著黑絲美腿亵
渎起來,就像一只發情的公狗。

  突然,一雙手環住了楊小刀的腰部,似是要解開他的衣扣。

  「你幫你媽脫,我來幫你脫啊!」李丹珍淺笑盼兮,回頭看向剛剛脫完的王
夢岚:「你也來幫忙啊!」

  手裏把玩著母親的美腿,身上是鄰居家的阿姨和妹妹的幾只柔軟的手在自己
身上摸來摸去,楊小刀感覺自己都快暈過去了。

  再次恢複意識,她發現自己已經坐在了浴池中,感覺後背傳來的那驚人的肉
感,回頭一看,果然是自己的母親,她正用胸部一起一伏,摩擦著自己的背部,
嘴裏也沒放松,在自己肩膀處,慢慢親吻著。

  「別動啊!」李丹珍坐在旁邊,一手扶著他的脖子,一手正握住了那柄長槍,
說道:「我們先幫你洗……」

  「啊!」

  溫柔的李阿姨直接含住了楊小刀平平的胸肌,更讓他刺激的是,那一臉嬌氣
的王夢岚。正一手擡著自己的一邊臀瓣,腦袋湊在自己的下面,用舌頭清理著。

  「要命啊!」

  李丹珍抓住自己命根的手也開始動作起來,還沒撸動幾下,楊小刀已經忍不
住了,白濁四濺,弄得王夢岚滿頭都是。

  「好惡心啊!」王夢岚擡頭便看到了珠穆朗瑪峰以及上面的雪水,感覺自己
頭發上被弄了很多,擦了兩下,有些郁悶:「這髒東西洗不洗的掉啊?」

  「待會兒媽幫你弄!」李丹珍笑道:「小刀啊,我們幫你洗完了,你可要幫
我們洗哦!」。

  「好!……好爽!」

  幾個人洗澡,也不知洗了多久,老王和老楊在客廳裏一邊聊天一邊看春晚,
時不時都能聽到浴室中的淫聲浪語。

  「還沒洗完啊?」老王率先忍不住了:「我和老楊想上廁所了!」

  「好了好了,快好了!」妻子李丹珍回答道:「啊!小刀你慢點……對!再
來!嗯……好大!」

  又是幾分鍾過去,衛生間裏的幾個人才出來;有些喘氣的楊小刀被母親何春
豔呈公主抱的姿勢抱了出來,後面跟著臉色通紅的李丹珍和王夢岚;女人們都穿
著睡衣,而楊小刀卻是不著寸縷。

  看到這個奇葩的畫面,兩個大男人卻沒多想,徑直去開閘放水了。

  夜深了,客房裏,兩個大老爺們兒擠在一張床上,他們喝得不少,所以睡得
很沈,然而主臥裏那張大床上,幾條肉蟲正糾纏在一起。

  「啊啊!射啦——!」楊小刀給王夢岚開苞完畢,插了數十下後,越幹越順
滑,歎道:「又是一具流連忘返的美穴啊!」

  「丟了……啊!」

  王夢岚初爲人婦,有些不堪征撻,正在喘息間,一處異物擠進了才被開發過
的旱道。

  「你……你幹嘛!」

  「诶?不是還沒洗幹淨嗎?」

  「你剛剛浴室裏不是洗了我一次嗎?還沒洗幹淨?」

  王夢岚質問楊小刀,其實她心裏知道,自己其實是有些怕了。

  「嗯啊……小岚啊!」李阿姨突然說道:「小刀是客人,讓他幫你洗又沒虧
待你……啊好快!」

  少女看向一旁不知道什麽時候用一根雙頭龍玩得不亦樂乎的兩位美麗少婦,
心中歎了口氣,看向身上正躍躍欲試的楊小刀:「來吧……不過你輕點……」

  「放心,我的技術你又不是不知道!」

  楊小刀一下一下又幹了起來,今晚自從他擺脫處男後,戰鬥力一直在飙升,
已經射了五六次,現在居然還鬥志昂揚,不過他沒工夫思考這些了,一會兒還得
跟媽媽和李阿姨好好聯絡一下感情呢。

  今夜眠是不可能眠的。

  第二天早晨,老王和老楊看著三人眼上的黑眼圈,疑惑地問道:「你們昨晚
幹嘛去了?」

  「都怪媽!」王夢岚指著母親李丹珍,郁悶地說道:「非要拉著我,說要教
我淑女的待客之道……」

  「诶?小岚你可別這麽說,妹妹她教的這些可都是很有用的……」何春豔雖
然也頂著兩個黑眼圈,但是臉上卻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意味,不光是她,李丹珍母
女倆同樣如此。

  經過這次團年之夜,本來有些敵視的何春豔和李丹珍兩位美麗少婦,關係居
然變好了,何春豔居然會幫李丹珍說話了。

  「好了好了!」老楊擺了擺手:「我們還有事呢,就不打擾了!」

  「好的……有空來玩啊!」老王看著要離開的老楊,眼神中似乎有些別的意
思。

  「有空來玩啊!」王夢岚居然也說起了客套話,她的眼神盯著打著哈欠的楊
小刀,有些畏懼又有些興奮。

  「好好好!」老楊突然拍了拍腦門:「差點忘了!」轉頭看向自己老婆何春
豔。

  「來,小岚啊!」何春豔從包裏掏出來一個紅包,塞進了王夢岚手裏,臉上
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這是你叔叔阿姨的一份心意……」

  「謝謝叔叔阿姨!」

  出奇地,王夢岚居然直接收下了,也沒推诿。

  何春豔和老楊似乎有些尴尬,但也沒說什麽,便拉著楊小刀,準備去其他親
戚那裏了。

  「有空來玩啊!」李丹珍似乎有些不舍,看著三人離去地背影,心裏不知道
在想什麽。

  「多少啊?」

  「嗯……六百。」

  「啊哈哈,賺了一百啊!」老王興高采烈,手舞足蹈,似乎這一百比他的老
婆女兒還要重要。

  要是楊小刀知道王叔叔爲了這一百高興成那樣,估計得哭笑不得;這多出的
一百,其實等於是自己去嫖了他美麗的老婆和可愛的女兒,還嫖了自己的性感老
媽的嫖資。

  不過楊小刀可沒想這個,此時他正滿嘴的哈喇子:「鄰居家以後一定要去玩,
而且是常去!」

  
                               (全文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