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904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9 04:15:07

天色已晚,在S小區的門口的公交站,一對小情侶手牽著手從剛停下不久的公交車上走了下來,男的叫馬成,還穿著M市第一高中的校服,就是個沒什麽值得注意放在人堆裏一下子就找不著的那種男學生,而他的女朋友,卻在這種算不上冷的天裹得嚴嚴實實,壓得低低的鴨舌帽,棕色的蛤蟆鏡和口罩,都讓她看起來著實有些怪異。
“呼,終于回來了。”看著公交車離去,女子松了一口氣。打開了口罩,摘下眼鏡,露出一張俏麗可人的臉龐。接著她一手扯了老土的鴨舌帽,綁成馬尾的烏黑秀發隨著她的動作得意洋洋地擺動著。再加上那對閃爍如星流盼生輝的眸子,整個人顯得無比的青春靓麗,哪怕身上穿的那麽厚重,也擋不住她的豔麗與嬌媚。
“笨蛋,你幹什麽!”馬成嚇了一跳,從她手裏搶過鴨舌帽,重新扣在她頭上。“到時候被人認出來就麻煩了!”
“有什麽關系嘛?反正都已經到家裏了,沒人認出來的。”女子吐了吐舌頭,對著馬成扮了個鬼臉,馬尾一甩一甩,便自顧自地朝S小區的大門走去。
馬成歎了口氣。女子是他的女朋友,名叫安欣,和他一個年齡。但如果安欣只是他的女朋友,就不會有這麽多的麻煩事了。她,還是國內非常知名的少女流行演唱團體“純白之戀”中的一員,甚至還是這個由四名青春活潑的少女組成的小團體的隊長。雖然隨著國外流行文化的入侵,可能最近純白之戀的人氣是沒有她們剛成立的時候那麽火,但不管怎麽說,安欣她總歸還算是個小有名氣的女明星,要是被人認出來,還是會吸引不少亂七八糟的狗仔隊等等的。
而且也因為安欣幾年前早早就被星探發覺,和公司簽了合同,許多時間都花在了歌舞的培訓與出演上,這也導致平常兩人根本沒多少機會能在學校裏見面。話說回來,其實今天馬成就是去機場將出國巡演了一圈的安欣給接回來的。
“唉……”馬成又歎了口氣,但他也覺得其實沒啥好抱怨的。要不是兩人從小青梅竹馬,一起玩到大,像安欣這樣的大美女,哪裏會找他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來作男朋友啊。這麽一想馬成還有種陰暗的快感:像是“你們這些男粉絲心目中的女神,其實早就有男朋友啦”“別看安欣在唱歌跳舞的時候一副酷酷的樣子,她小鳥依人的樣子只有我能看到哦”這樣。
聽安欣說這次回來能呆上兩周,算是公司放假,難得兩人又能夠在一起過一個小假期了,想到這裏馬成不禁有些高興。
兩人各自的家都在S小區裏,說來也巧,正好分別是1、2兩棟相對的樓,層數也差不多。兩人小的時候就經常在各自家的陽台上隔得遠遠地互相呼喚玩耍,當真兩小無猜。
就在兩人走到樓底下的時候,安欣的手機響了起來。“餵?餵?”安欣接通了電話。似乎那邊和她說了些什麽,使得她秀眉緊皺,直到放下手機表情也是非常凝重。
“怎麽了?”
“沒什麽,公司遇上了點事情。”
馬成表示理解地點了點頭,最近一段時間他也有聽她抱怨她們組合的新唱片銷量似乎並不是很好的樣子。現在越來越多的像她們這樣的少女組合,並且這些少女組合還不像她們那麽保守,各種賣弄性感的火熱舞蹈都敢跳,各種亂七八糟性暗示的歌都敢唱,更別說近年來引進國內的各種性感奔放的外國明星……對她們這種比較傳統的藝人組合來說,現在確實越來越難混了。
馬成安慰了安欣一陣子,兩人見天已經黑的差不多了,于是也依依不舍的分開,各自回各自的家。
馬成走到自己家樓裏電梯正等著上去的時候,電梯門開了,“老爸?”馬成驚訝的問道,他看見自己的父親從電梯裏走了出來。“你要去幹嘛?難道又是去找……”
“對啊,就是那個難道。”馬成眼前的這個禿頂大叔,也就是他的父親馬高飛嘿嘿笑著回答。他還特意從口袋裏掏出一串鑰匙,得意洋洋地在馬成面前炫耀著。馬成當然知道這是安欣家裏的鑰匙。他翻了個白眼,說:“你今天就別去找楚阿姨了吧,不是和你說了今天安欣回來了嗎?”
“這有什麽關系,你放一百個心,楚阿姨家裏各個房間的隔音效果好得很呐。”馬高飛擠眉弄眼得拍了拍馬成的肩膀。“你小子就別操心了,暫時不會給你添個弟弟妹妹的。”
“老爸!”馬成蛋疼地大聲說,轉念一想又蔫了下去“算了,你自己開心就好。我回去了。”接著走進了電梯,按下了自家樓層的按鈕。
馬高飛朝馬成揮揮手,留給他一個肥胖的背影。
“真不知道楚阿姨怎麽會瞎了眼看上你這個混人。”馬成翻了個白眼。雖然他也知道這麽說自己老爸確實不太好,但他還是覺得自己老爸這德性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馬成的母親早就和馬高飛離婚了,這麽多年以來都是馬高飛獨自撫養馬成長大,方才說的楚阿姨,其實就是安欣的媽媽楚夢瑤。說來也是巧合,安欣也是單親家庭,他的父親也是很久以前就離開了楚夢瑤。兩家的關系特別好,尤其是近幾年來,馬高飛開始追求楚夢瑤這麽一個成熟美豔的單親媽媽,兩人已經好到了經常滾床單的地步,用馬成的話來說就是,真不知道楚阿姨是不是豬油蒙了心,居然會看上他爸這個在自己年紀尚幼的時候就拉著自己一起看a片的混球。
不過話說回來,馬成總覺得近些日子來,他爸也是越來越過分了,經常動不動就往安欣家裏跑,幾乎每天晚上都和他未來的嶽母楚阿姨在臥室裏翻雲覆雨,連個窗簾都不好好拉上——每天晚上在陽台上守著看安欣家臥室裏楚阿姨和他老爸上演的真人av幾乎成了馬成每天晚上的保留節目,甚至不止是他,馬成估摸著肯定還有其他住戶也都暗搓搓地窺視著他們的盤場大戰。
“唉,真是的,我怎麽會有這麽一個混蛋老爸啊。”馬成想到這裏忍不住搖頭。要是他和楚阿姨兩個以後真的再婚了,自己和安欣又算什麽?這是有情人終成兄妹嗎?自己以後又該怎麽叫楚阿姨這個嶽母?
不過想到楚阿姨,馬成感覺仿佛有幾個小爪子在搔著心房一般癢癢的。她真是個大美人,面容豔麗,身材豐滿,曲線火爆,站在安欣身邊簡直像她姐姐一樣,脫了衣服又是一個成熟妖豔的水蜜桃,盡管馬成觀看她和他爸的淫戲看了那麽多次,每次再看得時候馬成還是會驚歎這妖豔人妻的性感和美麗,然後看著這麽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被他爸用各種色色的姿勢幹的死去活來,自己只能在陽台上和其他偷窺者一樣一邊羨慕一邊瘋狂的打手槍。
不過自己好歹有安欣這個女朋友!雖然暫時兩人還沒走到那一步,不過安欣不但繼承了她媽的如花絕色,也繼承了她媽的火爆身材,相信以後自己和安欣啪啪啪的時候……嘿嘿嘿。想到這裏馬成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浴室中,安欣撫摸著自己的身體,水嘩啦啦地從噴頭中落下,清洗著乳白色的沾染著她曲線火爆的嬌軀的泡沫。就在這時,浴室外傳來了喀喇一聲。有人用鑰匙開門進來了。
“媽媽?”安欣喊了一聲,她有些奇怪,今天自己的媽媽不是說公司裏有事不回來了嗎?外面沒反應,只傳來些悉悉索索的聲音。正當她有些疑惑的時候,浴室的門開了,一個身體有些臃腫的男人赤裸的走了進來。“嘿嘿,小安欣,想叔叔我了沒?”
“呀!你!嗚……”安欣驚叫了出來,想要遮擋住自己的身體,不過來不及了,馬高飛一步衝了上去,一手按住安欣想要遮住胸口的手,一手捂住安欣想要大叫的嘴巴。
安欣瞪大了眼睛,她又嗚嗚嗚了幾聲,空出來那只手試圖掰開馬高飛的鉗制,可惜她根本就沒這樣的力氣。
“嘿嘿,別激動嘛。”馬高飛湊上前去,男人赤裸而火熱的軀體緊緊貼著安欣的嬌軀,身下的肉棒一下子精神起來,死死抵著安欣光滑的小腹。而安欣胸前一對豐滿白嫩的大奶子也被男人強硬的壁咚給壓得便變成了兩個肉餅,紅嫩的乳尖更是被馬高飛有意無意的摩擦著,變得愈發腫脹。
感受著男人火熱的陽具與胸膛,兩人的緊密接觸,讓安欣一下子紅了臉,一下子驚地忘了抵抗。見她總算安分下來,馬高飛放下了捂住她櫻唇的祿山之爪。
“放、放手。”安欣咬著牙別過臉去,一邊推著馬高飛試圖把他推開。
“我就不放。”馬高飛邪笑著,一手抓上安欣挺翹著的,因淋浴而變得濕滑的奶子,一邊挺了挺腰,讓堅挺的雞巴在安欣光滑如絲綢般的皮膚上侵略性地摩擦起來。
“叔叔,別這樣,這樣不對……我……”安欣被雞巴戳得羞澀不已,她依舊抵抗著,想制止馬高飛的放肆行為。
“說什麽呢小安欣,我看你不也挺想要的嗎,你看你下面都已經騷成這樣了。”馬高飛不以為然地笑了一聲,另一只抓著安欣手腕的手松了開來,探到安欣的陰阜那裏一摸。然後他將沾滿安欣浪水的手抬起來:“你看這是什麽?”
“這……不是,這是洗澡水才……不對,我們不應該……呀!”安欣喘著氣說的話被打斷了,馬高飛一邊揉著她的奶子,感受到手心那顆凸起來的奶頭,一邊再探下手去,這次他的兩根手指直接滑過安欣無毛的下身那迷人的蜜縫,輕車熟路地插入了安欣濕潤的陰阜。
“別……別……馬叔……不要這樣。”隨著手指的插入花徑,安欣的抵抗一下子土崩瓦解,更隨著馬高飛手指的抽插,她的喘息漸漸變成了甜膩的呻吟。
“媽的,真是個和你媽一樣的騷貨。”馬高飛嘿嘿淫笑著,一邊感受著手指上傳來的,少女緊致的小穴那仿佛小嘴一般的吮吸,一邊稍微退後點的同時拉著安欣的秀手放到自己硬邦邦的雞巴上。“小騷貨,別顧著自己爽,也幫叔叔弄弄。”
“我、我不是……我不是騷貨……我……”安欣想拿開自己的手並把馬高飛插在自己小穴裏的爪子給扯開,但馬高飛接下來的一句話就打消了她剩下的為數不多的反抗念頭:“你再不聽話的話,我可就告訴馬成咯哦,他的女朋友居然是這樣一個……”
“不,不要!”安欣急忙叫道,她趕緊隨著馬高飛的心意用小手套弄起他那滾燙的雞巴。
“這才乖嘛,你放心,我們可是一家人,一家人相親相愛好好交流有什麽不對?”馬高飛感受到這小美人僵硬地撸動雞巴,不由一陣爽利。
“不……不是,我……”“沒什麽是不是的,小安欣以後可是我的兒媳,你說你要不要好好照顧公公?”
“你……你這個啊……人……人渣……”安欣一邊強忍著下身傳來的陣陣快感,一邊咬著牙罵道,渾然沒發覺自己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嬌喘聲和這樣不情願的嬌羞姿態,是多麽刺激男人獸性的春藥。
“對,我是人渣,那你算什麽?你就是個小淫娃,和自己公公通奸的小婊子”馬高飛笑著,“我們來比一比怎麽樣?如果你能夠讓公公我先射出來,我今天就不幹你了,要是你先高潮的話,那就乖乖掰開你的小騷屄,給老子艹個痛快。”
“比就比……啊慢點、慢點……”安欣加快了手的上下運動,只希望男人粗壯的雞巴能夠趕快吐出火熱的精液。馬高飛舒服得連連歎息,“哦,不錯,不愧是小淫娃,給男人手淫都那麽熟練……不過小淫娃啊,你可別忘了,公公可是知道你的所有弱點哦。”
說罷,他的手指猛地摳弄起安欣花徑裏的某個部位。
“呀……呀!不、不要!”安欣扭著腰想擺脫插在蜜穴裏,狠狠侵犯著她G點讓她生不如死的兩根手指,可是這哪裏有用呢?如同潮水一般的快感刺激著安欣,大把大把的淫水從少女神聖的秘境中瘋狂湧出來,激烈回複著馬高飛手指的抽送。
“乖乖給老子高潮吧,然後你就可以好好享受下公公的大肉棒了。”
“嗯……哦……不要、不要,我不要高潮!”安欣再也抵抗不了下身g點被馬高飛反複摳挖帶來的巨大快感,陰戶猛地抽搐了幾下,不爭氣地湧出大量淫水,隨著她一聲嬌啼,已是泄了身。
“你看,還說自己不是小淫娃,這麽幾下就被自己的公公給弄上天了。已經等不及想要公公的肉棒了吧。”馬高飛怪笑著,一把抱起安欣幾乎癱軟的誘人胴體。
“不是……才不是……”安欣喘息著,再也無力反抗。


“不錯。真是個騷母狗。你個小騷貨是不是等不及了?”馬高飛拉好窗簾,回頭看著這小淫娃,剛套上避孕套的雞巴變得更硬了。他剛把安欣從浴室抱到她媽的床上,從她媽的那堆情趣內衣裏隨便挑了件給她換上,反正這小美人也反抗不了他,只有任他魚肉的份。眼前的安欣穿著一雙連體的黑色性感絲襪,包裹著她性感修長的玉腿,僅僅在裆部那裏開了個洞,露出她光潔無毛的肥美陰戶,而她的上身不著片縷,兩個碩大挺翹的奶球暴露在空氣中一晃一晃的,兩個心形的乳貼遮著關鍵部位,卻依舊有不少粉紅的乳暈若隱若現。
“我才沒有,你……呀!”穿著這樣寡廉鮮恥的服裝,安欣感覺自己臉燙燙的,一定紅的不像樣,沒來得及抱怨,馬高飛已經再也忍受不住,一下子撲了上來,把她的嬌軀壓在了身下,高聳的陽根一挺,隨著安欣一聲嬌呼,滋溜一聲輕車熟路地滑進了少女早已充盈愛液的蜜穴,公公和兒媳兩人最私密的地方親密無間的結合在了一起。
安欣被馬高飛的突然襲擊弄的又羞又急,異常敏感的小穴差點又迎來一波高潮。
“你看,你的小騷穴都等不及了,一下子就把公公的雞兒吃了個幹淨。”馬高飛淫笑起來,他抱著她包裹著絲襪的雪臀部狠狠地幹起她來,激烈的抽插頓時讓安欣所有要說的話都變成了毫無意義的嬌喘,玲珑曲線的嬌軀顫動著,兩個白嫩的奶子隨著馬高飛的侵犯翻滾出一片令人目眩神迷的乳浪。
在馬高飛如同野獸一般瘋狂的抽插下,被他壓制在身下的嬌軀不時發出也不知道是可憐的哀叫還是銷魂的呻吟。男人的每次插入都將粉紅的陰唇擠入蜜穴,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大批大批的浪水隨著抽插翻飛。粗壯的雞巴被少女本應貞潔的肥美肉屄不情願地吞吃著,柔軟的屄肉感受著公公的男人象征,而少女的理智也在與身後這個中年男人毫不留情地背德交配中被快感一點點取代。

陽台上,馬成呼吸粗重地一邊死死盯著安欣家臥室的窗口,一邊將手伸進了自己的褲子裏,做著某種少兒不宜的運動。
“真是見鬼,今天老爸還玩矜持!以前都不怎麽拉窗簾的。”
盡管拉了窗簾,但裏面開了燈,燈光正好將臥室裏交配的兩人的影子打在了臥室的窗簾上,雖然有點可惜今天沒辦法看見楚阿姨的胴體了,但這也足夠馬成過足眼瘾了。窗簾上,兩個影子一男一女,男的胯下挺著一條長長的棒子,女的則躺在床上。接著男人似乎是被女人勾引了一般撲了上去,那長處離那女的影子越來越近……馬成似乎聽到一聲嬌吟,接著男人和女人的影子已經連在了一起。
男人緊接著立刻開始了快速的抽插,兩人的影子時而分時而合,但毫無疑問他們的下體緊緊相連著。馬成甚至能想象出那是一副怎樣的景象:一個中年男子壓在美豔豐滿的少婦身上,巨大的陽具被騷屄包裹著,狠狠地衝撞著女人的秘地,隨著肉屄被肉棒肏地愛液狂湧,滋滋滋的水聲伴隨著激烈的交合響起。
隨著男人的肏弄,簾上的影子有了變化,女人似乎是被干得情迷意亂了,她抬起了兩條修長的玉腿,緊緊纏上了男人肥胖的腰肢,反佛在邀請自己的情郎更用力地疼愛自己一番。
突然一陣風來,吹起窗簾一角,僅僅是驚鴻一瞥,就讓觀衆更加興奮了起來。房內中年男人屁股不斷地挺動著,女方柔嫩肥白的美臀啪啪啪地拍打在男方的大腿根部,似乎也在主動地扭動著尋找更多歡樂,兩具火熱的肉體緊緊相貼,雞巴與淫穴結合相連,做著本該只有夫妻間才能進行的結合。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混合在一起。
感受到風吹,臥室裏的兩人停了下來,影子上看得出,男人拍了拍女人的屁股,然後把女人抱了起來,擺弄成趴在床上的樣子。女人似乎不太願意掙紮了下,但所有的掙紮都在男人的龜頭擠開嬌嫩陰唇,挺進蜜道的時候就沒有了作用,影子上的女人只能像條母狗一樣趴在那裏,舉著美臀,迎合男人新一輪的狂風暴雨般的抽插。
經過一連串狂風暴雨般的抽插,女人柔弱無骨的嬌軀幾乎癱軟在床上,只隱約聽得見,“啊、呀、嗯”的淫叫,完全作為雌性被男人完全征服。而簾影上的男人,也挺著肥胖的肚子,加快了肏穴的速度,一手摟住女人俏美渾圓的白嫩雪臀,一手緊緊越過柔若無骨的纖纖柳腰抓住不停晃動的雪白奶球,又狠又深地侵犯著女人敏感的淫穴。
馬成似乎聽見自家老爹的一聲低吼,就看見簾子上女人雪白高聳的桃乳伴隨著下半身的禁脔激烈晃動著,男人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然後一下子抱著被精液燙的高潮而酥軟的女人,兩個人一起倒在了床上。馬成知道剛才自己的老爹已經將他今晚第一發又濃又稠的精液毫不客氣地射入了女人聖潔、深遽的花房深處。
但這不是今晚的最後一發,他可清楚自己老爹的能耐了,以往他一晚上能和楚阿姨幹個五六次呢。

“你滿意了?”冷冷看著馬高飛從自己紅腫的陰戶中抽出的雞巴和整整一套子鼓脹的濃精,安欣淡淡說道,然而绯紅的臉色和尚不時痙攣一下的蜜穴出賣了她真正的情緒。隨著又一次高潮,她恢複了些理智,回想方才自己被馬高飛隨意擺弄的淫媚姿態,她簡直想要穿越回過去敲死自己。
“怎麽可能才一次就滿足呢”馬高飛嘿嘿笑了下,他湊上前去,企圖用自己還有煙臭味的大嘴去親安欣,結果安欣一手抵著他的腦袋偏過了頭去,“別這樣。”
馬高飛知道安欣對和自己接吻有著抵觸,他是個體恤兒媳的好公公,自然也不勉強,“既然不願意親我的嘴,那就親我的雞巴吧,好不好啊我的乖兒媳?”
“馬高飛,你、你不要得寸進尺!”安欣瞪大了眼睛氣呼呼的說。
馬高飛不理她,自顧自地站起來,把避孕套取下來扔到旁邊後,將還沾著不少白濁液體的、尚且堅挺的肉棒湊到少女的櫻唇邊。
“呀!你幹什麽?”安欣尖叫了一下,感覺不妥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偏過頭去。
“幫我舔一舔嘛。”馬高飛怪笑著又挺了挺腰。塗滿腥臭液體的大龜頭故意蹭上了安欣秀美的臉蛋,讓少女又是一陣惡心。
“拿開!”安欣趕忙擦著自己的臉蛋,她可不想這腥臭的液體留在自己臉上。
“哎,既然兒媳你不願意幫忙,我還是只能找自己的兒子訴訴苦了。”馬高飛裝模作樣地歎著大氣,然後從床頭拿起了手機。
“不、不要!”安欣一下子亂了陣腳,她驚叫了一聲,然而已經來不及了,馬高飛已經淫笑著按響了手機上的通話鍵。
“餵,小成嗎?”馬高飛嘿嘿笑著說。安欣本想搶過手機的動作停了下來,她怒瞪著馬高飛,卻不敢再動作,生怕馬高飛說出什麽讓馬成知道。馬高飛得意地朝安欣眨了眨眼睛,安欣一陣氣苦,卻只能將所有要說的話吞進肚子裏。她看見馬高飛還開了免提,馬成的聲音直接公放了出來。
那一邊,正等著看下一波的肉戲繼續開撸的馬成接起了電話,一聽是自己的老爸,頓時感覺莫名其妙“老爸?你幹什麽啊?這時候打電話過來……”
“嘿嘿,小子,看得爽吧,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陽台那裏偷窺我和你楚阿姨做愛做的事情嗎?”
“……靠,你做就做,還特意打電話給我幹什麽?安欣不知道你們在做、做這種事情吧。”馬成臉一紅,他估摸著楚阿姨估計聽得見,沒把偷情這兩個字眼說出來。
“放心,你楚阿姨這房間的隔音效果賊好。打電話給你嘛,當然是炫耀啦,你看。”邊說著,馬高飛一把拉開了窗簾,雖然沒有完全拉開,但依舊讓安欣的心髒差點跳了出來。她趕忙別過自己的臉去,並試圖擋住自己的桃穴和奶子,可是毫無疑問她凹凸有致的窈窕軀體,已經完全暴露了出來。遠在另一邊陽台上的馬成,以及暗處一些窺視的人都因這難得的美景看直了眼睛。
“怎麽樣,羨慕吧。”馬高飛嘿嘿笑著。他空著的那只手分開安欣的絲襪美腿,像撫摸戀人一樣撫摸著安欣的小穴。“你看,這是你未來嶽母的騷屄哦,我告訴你,這可是名器,
叫饅頭穴,私密處高凸,肉厚鼓漲,鼓鼓地包住恥骨,並攏雙腿時就象一個白饅頭上面有一條縫隙一樣,很是幹淨漂亮,由于肉多肉厚,所以一般總是緊緊閉合,即使分開雙腿也是緊閉一線,不會露出私密口,直觀上看起來白白胖胖,一條粉紅且緊閉,很有神秘感對吧?”安欣沒敢看馬高飛那只手,但知道馬成在看,她敏感的陰戶更是感受到男人大手傳來的熱氣,竟一抖一抖地抽搐了幾下。癢癢的奇怪感覺,她差點呻吟出聲來。
“我靠你和我說這些做什麽,我我我……”馬成也有點慌,畢竟楚阿姨是他未來的嶽母啊,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老爹真給她留下什麽對自己的壞印象。
“……同時一般的裏面的肉也多,穴壁皺褶多,狹小而又吸力強勁,並且一層層的延深到私密的深處,更別說這騷屄被你老爹我開發得非常敏感,隨便插一插就水流不止,吃起雞巴來,那叫一個舒服。你看。”馬高飛裝作沒聽見馬成的慌張,他自顧自地解說著,然後突然把手指捅進了那紅腫的一線天之中。這麽一捅之下倒是桶出不少黏滑的愛液,兩根手指頓時陷入嬌嫩的穴肉之中,肥美的陰唇包裹著兩根手指,仿佛小嘴在吮吸一般。
“嗯……嗯……”安欣臉上的绯紅愈加嬌豔,她的全身雪白的皮膚都泛起一陣妖豔的羞紅。她忍不住流出的呻吟聲被電話彼端的馬成聽了個清清楚楚。
“悄悄告訴你,有這種名器小穴的女人一般都是白虎,陰戶上毛都沒有,對了,你楚阿姨還告訴我,你家安欣從小大大也是個白虎哦,是不是啊夢瑤?……哦……”馬高飛猥瑣地說道,他最後卻沒說下去了,卻是安欣突然張開櫻桃小口,誘人的香唇慢慢印在了碩大的肉菇上,笨拙的含上了他的龜頭,然後安欣慢慢將粗壯的肉棒一點點完全納入少女清香的小口中。
“臥槽真爽……所以你小子以後可幸福得很呐,好了不和你說了,要看你繼續看吧。”馬高飛感覺整個人都飛了起來,少女的口交技術並不好,但這帶來心理上的滿足更勝肉體的愉悅。他急匆匆挂了電話,然後邪笑著看向安欣,接著抓住了安欣的小腦袋。
“嗚嗚……”剛射過一次的肉棒再次堅挺,沒料到這點的安欣拍打著他的大腿,更像脫離馬高飛的魔爪,可惜……
“乖兒媳,自己就吃起來了,還是讓公公來教你怎麽口交吧!”馬高飛按著安欣的腦袋,將安欣的檀口當成肉穴,挺著腰就抽插了起來。
“嗚……嗚……”安欣吐又吐不出來,連反抗都只能是發不出聲的哀鳴。只好一邊悲鳴一邊扶住馬高飛的兩條毛腿。
陽台那邊,馬成只看到自己老爹站在一具美豔的女體前,屁股對著窗口,遮住了女人胸部以上的部位。他瘋狂聳動著下體,用雞巴肏弄著女人的口穴。
紫紅色的肉冠在香甜的唇邊中不斷出沒,讓少女強制親吻著這肮髒的陽具。粗壯雞巴上殘留的精液被一次次的突進抹在了少女柔嫩的口腔中,作上了腥臭的記號。而那陽具在多次的進出後,的每一寸脈絡都被她的口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均勻塗抹著,散發出淫糜的光澤。
眼看著肉棒在自己口中左衝右突,愈發猙獰,好幾次都頂到了喉嚨口,安欣越來越焦急,然而馬高飛竟是加快了速度,頂得安欣的香舌不得不屈辱地品嘗這男人腥臭陽具上的陽剛滋味。“射了!”插了不久,馬高飛突然拔出了雞巴,巨大的龜頭,抵著安欣的唇瓣就開始了射精。大量的濃精批頭蓋臉,像撒尿一般射在安欣美麗的臉龐上,白色的腥臭液體覆蓋住她姣好的面容,仿佛給她做了精液面膜一般。
而陽台另一邊的馬成,也喘著粗氣,射在了自己的褲子上。
“我……”安欣閉著眼睛有點想哭,剛想罵馬高飛,一張嘴卻感受到唇上的精液滑進口裏,趕忙閉上了嘴巴。
“嘿嘿,夜還很長呢。”馬高飛看著眼前的小美人滿臉濃精,含羞帶怒的樣子,感覺爽利非常。他隨手將窗簾重新拉上,接著將稍微變軟的陽具不由分說的再次送入安欣的口中。

手淫完一發的馬成沒有繼續看下去了,所以他也沒看到簾子上一對瘋狂交合的影子表演的各種性愛姿勢。觀音坐蓮,老樹盤根,老漢推車……兩人瘋狂地性愛著,從一個姿勢變到另一個姿勢,不停做著男女之間最親密的交流,直到很晚很晚。
第二天,大概五六點的樣子。馬高飛簡單洗了個澡,隨後離開了安欣的家。
臥室裏的床上,躺著一具玲珑的軀體,嬌軀上以及床鋪上散亂著總共七個避孕套,或紅或綠的套中無一例外都滿載著濃濃的腥臭的白色液體,這些液體有些流了出來,覆蓋在飽受蹂躏的嬌軀上。那一對雪白的乳球分布著一些紅腫的咬痕與捏印,一雙玉腿上的絲襪,已經布滿被撕開的破洞,分不清是愛液還是精液的粘液粘的到處都是,讓整個絲襪看起來都不知道原來是什麽顔色。而少女最重要的紅腫陰戶還不時抽搐著,一只避孕套還被蜜穴屈辱地含著,大量的濃精從沒有東西堵著的套套中留下來,混合著從蜜穴裏滲出的大量愛液,在雪臀下方彙成一小灘粘稠。至于安欣那本是清麗脫俗,宛若仙女的面龐上,更是被幹了的、或是還滾燙著的粘稠精液給覆蓋著,覆蓋著她那羞怯紅暈以及屈辱淚花。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