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29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0 04:24:20


  眼罩被突然拿下,吳月好一會才從黑暗中反應過來。這是一間很大的房間,
裝修的富麗堂皇,甚至有點感覺是過分的土豪,而顯得沒有品位了,墻上是金色
的壁紙,銀絲的花紋,另外一側是厚重的黃褐色窗簾,長垂地面,點綴著金色的
絲帶,房頂是一盞金碧輝煌的吊燈,使得整個房間都沐浴在金黃色的光芒中。女
兒韓穎,站在邊上,好像也是剛被摘取眼罩,也在適應著光線。而給她們摘取眼
罩的,是兩個面目猙獰的大汗,穿著黑色的西裝,拿掉了她們的眼罩後,就後退
到了門口,再不說話。

  吳月再把目光轉到女兒處,見她穿著一套連身的紫色蓬蓬短裙,粉色的小皮
鞋,半長絲襪也是紫黑色的,露出了一段白嫩的大腿,兩個胳膊上還套著紫色的
臂套,兩個肩膀都露在外邊,兩個發育飽滿的奶子,也有將近一半被擠在胸口,
白白嫩嫩的,中間一道深溝,這丫頭臉上畫著濃妝,兩個眼睛塗畫的如同熊貓一
樣,一副招搖賣弄的樣子,偏偏盤起的長發上還插著一個KETTY貓的粉色發
卡。看到女兒這個樣子,吳月心中暗怒,不知道這個女兒是怎麽回事,才16歲
,就打扮成了這個妖艷樣子,對於男人來說,這明擺著就是一個幼稚的而又美味
的小玩物嗎。不過,女兒發育的確實是夠好的,現在已經比自己都要高了,這個
女兒,並不太像自己,自己屬於偏嬌小的,而這女兒則是屬於人高馬大的類型,
胸部好像也大一些,誒,這女兒天生就比較放縱,初中時,就經常和一些不三不
四的人玩在一起,到了高中,竟然選擇了寄宿學校,一個月里也只有兩三天在家
里,看現在這個樣子,誒呀,就是那對大奶子,如果男人摸上去,肯定是會淫性
大發吧,不知道,她現在還是處女嗎,估計已經讓男人玩過了吧。

  女兒韓穎,也在看母親,她母親今天穿著一身深藍色套裙,深色皮鞋,絲光
的肉色絲襪,白色的襯衣,帶著紅色絲巾,一頭短發,顯得精明幹練,但是眉目
中卻是媚色飄動。

  兩人適應了一會屋里的燈光。吳月滿是狐疑,她是在下班的時候,在地下停
車場被三個黑衣人綁到了這里;而韓穎卻沒有茫然之色,但是卻有點低落,她是
正和兩個女伴在野人夜總會里縱情玩鬧,準備今天晚上吊一個有錢人去酒店賺點
零花錢呢,結果就被幾個黑衣人帶到了這里。兩人面面相覷,正要開口,房間的
門開了,一個矮胖子走了進來,他穿著一身金褐色的睡衣,一雙拖鞋,腿上粗重
的黑毛雜亂,這胖子面容猥瑣,粗鄙,肌肉隆起,一雙黑大的眼睛,大鼻子大嘴
,叼著一根雪茄,大黃板牙若隱若現的,兩腮的胡子很重,和腿上的黑毛一樣雜
亂。吳月覺得這個男人的面相,她很熟悉,好像是前一段時間電視上提到過的叫
什麽大海,藏匿在本市的一個涉黑團夥的頭頭,只是電視上只是攝像頭拍下一段
幾秒鐘的視頻,比較模糊,但是,他的神態還是讓人印象深刻,吳月馬上就認出
來了。

  胖子手上還拿著一個文件夾,走了兩步,回頭沖著黑衣人喊道:「媽的,冷
!倒水!」說完,就走到了母女身邊,坐到了大沙發上,然後示意母女二人,也
坐下。坐下後,吳月很著急的問:「您是,你是那個什麽海,呃,海哥,找我們
來,是有什麽事情嗎?」胖子又慢慢的抽了一口雪茄,然後用雪茄點著女兒韓穎
,「哦,美女,這不是綁架,別怕,你這麽漂亮,啊哈,我是生意人,找你也是
談生意的,具體的,你問問你女兒吧」,吳月這才又轉向了女兒。韓穎滿臉通紅
,低著頭,搓著手,一句話不說。吳月越發著急,「到底怎麽回事,小穎」。韓
穎還是不說話,胖子卻把那個文件夾從桌子上推了過來,「看看吧,咱們商量商
量,怎麽辦」。韓穎趕緊拿起文件夾,打開,里面是七八張借條,都是女兒韓穎
向一個金融公司的借款,粗略計算了一下,總額居然有30萬之多,再後面,是
女兒的一張裸照,女兒一絲不掛的大字型躺在床上,一對大奶子,濃密的陰毛,
胸口的身份證十分醒目。

    吳月想哭,害怕的想哭,LUO貸,居然在女兒身上發生了,這麽多錢,到
底怎麽辦啊,女兒都幹嘛了?

  這時兩個黑衣人調高了空調溫度,也拿來了飲料,吳月正看得喉嚨冒火,想
也沒想,拿起來就喝了下去,黑衣人又替她滿上了一杯,然後關門出去了。吳月
轉頭看著女兒,女兒還是一句話不說,她又去看胖子。胖子把腳搭到了茶幾上,
兩條大毛腿露了出來,這胖子,居然沒穿內褲,一根粗粗長長的家夥歪在那里,
黑毛叢生。吳月看著那個玩意,居然有點失神,這東西,自己好久都沒享受過了
啊。發現吳月在看他,胖子稍微側了一下身,拽了睡衣上來,蓋住了自己的家夥。
胖子開口,「小穎啊,跟你媽好好說說吧,這個事情,要盡快解決了,生意嘛,
還是要好好談談。」

    韓穎微不可查的點點頭,然後怯生生的對吳月說:「媽,這是我欠海哥的錢,
還不上了,海哥,讓您來,說解決一下。」

  「錢,都幹什麽了?你怎麽會借這麽多錢啊。」

  「媽,你別問了,小姐妹們一起玩,一起買東西,都要錢,我不想讓她們知
道我沒錢」。

  「你!」韓穎的頭已經有點暈了,這是怎麽了啊,怎麽會這樣。她轉頭向胖
子,「你想怎麽樣」?

  「還錢啊」,胖子岔開了腿,那個玩意又露了出來,他喝了一口水,一字一
頓的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我們沒那麽多錢啊,她爸爸幾年前就沒了,就我們娘倆,現在沒辦法還錢
啊,海,海哥,您行行好,寬限我們幾年吧。」

  「我已經寬限了幾次了啊,小穎,你告訴你媽媽啊。」

  小穎下意識的的用手按住了裙擺,低下頭,「海哥,已經寬限了四次了。」

  「是啊,四次了,不能這樣再寬限了。」

  吳月忍著對那個玩意的不適,走到海哥身邊的沙發上,合著腿坐下,「海哥,
您就再寬限一次吧。」

  胖子斜著眼睛看著吳月,但是居然問的是韓穎,「小穎啊,說說,怎麽才能
寬限一次。」

  韓穎已經有了眼淚,「讓,讓海哥,讓海哥操,操一個晚上,可以,可以寬
限一個月」。

  吳月眼前險些一黑,但還是穩住心神,操一個晚上,寬限一個月,四次了,
莫非小穎已經讓這個胖子玩過幾次了,但是現在,她還是只能求告,「海哥,再
寬限一下吧,我們能還錢」。

  「還錢,好啊,看看,借的是30萬,現在已經利滾利是45萬了,我的錢
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啊,趕緊還吧,還完你們就走吧。」

  「可是,我們現在沒那麽多錢啊,還是要寬限幾天,我去湊錢。」

  「哦,不能寬限了,以前每次寬限,我還要受累玩你女兒,上次,你女兒就
說了,如果再寬限,就把你這媽媽也叫來,讓我一起玩你們母女,是不是啊,小
穎」。

  小穎的聲音有點哆嗦,「是,是的。」
  「對吧,要麽今天還錢,我好去銀行存起來,要麽,今天你們娘倆就陪陪我
好好玩玩,母女上陣,想起來就刺激,好久沒這麽玩了,您這種辦公室白領,哈
哈,肯定是好味道,你們讓我舒服了,我就再寬限你們一個月」。

  吳月的眼前一黑,險些跌倒。錢,看樣子是欠下了,賴不掉,今天估計也跑
不了了,那麽,怎麽辦呢?她的目光又轉向了胖子的下體,而她也感覺到體內似
乎有一股暖流在遊走,好像對那個東西有很大的渴望,她知道,她的下面有點濕
潤了。胖子好整以暇,幹脆向下挪了身子,半躺在沙發上,把兩腿劈開,支到茶
幾上,那個黑色的東西,尤為顯眼。見吳月遲疑,胖子也不多話,用手拿著那玩
意,沖小穎抖了一下,小穎略微猶豫,但還是越過吳月走了過去,然後,然後就
跪了下來,兩手扶著胖子的大腿,把胖子的家夥含到了嘴里,開始熟練的吞吐了
起來。吳月覺得大腦里一片空白,只有那根黑色的家夥,在女兒的嘴里,逐步的
硬了起來,大了起來,而她身體里那股暖流,更加沖撞了起來。

  等她緩過神來時,看到,胖子的大手已經從女兒的胸口伸了進去,正用力的
揉搓著女兒的奶子,而女兒呢,居然主動的解開了套裙的背後拉鏈,讓胖子的手
更加肆無忌憚的玩弄著那對白色的大肉團。胖子一邊玩,還一邊看著吳月,見吳
月還沒動作,胖子手都沒擡,只是示威似的沖著小穎的下身用目光虛點了一下,
然後小穎就一邊吸允著胖子的家夥,一邊把自己的套裙和內褲都脫了下去,那一
切都是那麽的熟練,好像他們已經配合過好多次了一樣。

    現在,韓穎的關鍵部位已經沒有了遮擋,兩個發育良好的咪咪,濃密油黑的
私處毛團,都暴露在胖子色瞇瞇的目光中,胳膊上的臂套,腿上的半高絲襪,還
有頭上的KETTY貓發卡,這時不是遮蔽物,反而給這個暴露的身體以更大的
魅惑力,仿佛是誘人禮品外那粉色的包裝帶,它並不能帶給禮物安全感,反而帶
給了眼前男人一種破壞欲望。

  小穎根本沒等到禮品包裝被拆開,她自己就跳了起來。她直起身子,胸部向
前,先把兩只大奶子送到了海哥的嘴里,另外一邊用手摸到了海哥已經硬起來的
家夥上,然後跨騎上去,把那個黑色的大棒對準了自己的洞口,可能是怕不夠潤
滑,她還扭動身體,讓巨大的龜頭在洞口研磨了起來。海哥一邊抓咬著韓穎的奶
子,一邊留意下身,趁著韓穎不註意,他猛然向上一頂,那個黑色的大肉棒,就
沒入了韓穎的濃密的陰毛之中了,緊接著就是一陣快節奏的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
音。韓穎嬌嗔的啊了一聲,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被海哥一頓猛插,弄的上氣
不接下氣,只好抱住了海哥的頭,任由那個大活塞在她的腔體中反複的沖擊,雖
然不夠潤滑,還有點疼,但是非常的刺激,韓穎甚至想到,做女人真好,那個大
玩意在下邊插的真舒服,比小波、胖倫幾個輪著幹的都舒服多了,甚至比上次那
個吃過偉哥的老伯都厲害。

  看到女兒和胖子在眼前的春宮演出,吳月既羞愧,又興奮,想到那些欠款,
又十分的不安。可是,那個黑色的大肉棍在女兒的肉洞進出的畫面卻無比清晰的
被她看在眼里,女兒已經興奮了起來了,甚至能看到一股股的春水順著那個黑色
的柱子滑了下來,好粗的柱子啊,青筋暴露的,插進去,一定特別的解饞,解癢
。吳月甚至,甚至有點嫉妒女兒了,那個大家夥,不,大寶貝,如果現在正在自
己的下邊進出,該是什麽滋味呢,自己的下邊,已經水淋淋的了,已經時刻準備
好了被侵犯了。

  海哥自己猛插了一會,解了解自己的急色,也穩了下來,他知道,今天晚上
,這對母女都將成為他的胯下之臣,時間早著呢,不著急,況且看樣子,吳月喝
的催情水正在逐步的發生效力,好玩的在後面呢。於是,他停了下來,任由那十
六歲的小姑娘自顧自的在他的肉棒上套弄著,他卻若無其事的拿起了身邊的遙控
器,打開了電視,隨便找了一個動物世界的頻道,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甚至還
抓起了一包開心果,邊幹邊吃。

  吳月覺得自己已經坐不住了,她的下邊已經一塌糊塗了,她想找個事情去分
散一下註意力,可是不論頭轉向哪里,她的眼睛卻一直盯著那正在奮力做工的大
活塞,耳朵里充滿了女兒已經接近高潮的逐步高亢的叫床聲,女兒的兩個大奶子
隨著套弄上下翻飛,而那個黑胖子,卻看也不看,只是在她自己的身上逡巡。吳
月覺得自己正在被那個黑胖子強奸,她已經身無寸屢,下邊還粉嫩的肉洞被那個
黑棍子正在侵犯,她甚至不自覺的隨著女兒的聲音呻吟了起來。

  韓穎已經被幹的有點迷離了,她機械性的上下聳動著身體,享受著大肉棍子
帶給她的快感,她甚至覺得那個玩意已經頂到了她的心里了,如果有人說,要一
輩子這樣不停的幹她,她會毫不猶豫的接受的,甚至,她要謝謝能不停奸淫她那
個人,她想一輩子都被這樣插。她高潮了,身體深處一陣酸酸甜甜的感覺,一股
熱流噴湧而出,這個世界好像花園一樣,五顏六色的綻放著,她腦子里回想著各
種聲音,亢奮的,激昂的,旋轉著。

  海哥對韓穎是了解的,知道她已經高潮了,這個妞有骨子里的騷,高潮很快
。他把韓穎抱起來,放在了一邊的床上。她帶著微笑閉著眼睛,仿佛正在做著一
個美夢,好像睡著了。吳月看著女兒,那個剛剛被摧殘過的肉洞,還保持著一個
圓洞的形狀,輕微的抽搐著。然後,她看到那個胖子,向她撲了過來,她沒動,
她已經懵了,其實她也不想動。海哥也沒多說話,把吳月直接抱起,扔到了邊上
的大床上,吳月臉朝下跪在床頭,她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她不想反抗,她想被
男人插,但是她又覺得這樣確實不太好,於是她把頭深深的埋入被子中,任由那
個男人在她的身上作為,她感覺到他把她的裙子翻到了腰部,這樣,她的裹著絲
襪的屁股就完全的暴露出去了,但她卻把屁股擡的更高;她感覺臉突然更紅了,
那男人把手伸到了她的蜜洞外,完了,暴露了,她感覺到的不只是那種被男人玩
弄的快感,更多的是害羞,她知道那里現在已經是汪洋一片了,內褲已經能擰出
水來了。她全身的感覺細胞都被調動了起來,不用看,她都知道,那海哥伸手一
捅一勾再一拉,她的絲襪破了,在私處那里破了一個洞,然後那個男人很粗魯的
用兩手一撕,徹底把絲襪撕破,再把她的已經濕漉漉的內褲往邊上一拉,哦,那
里已經被看了,不,不是被看,一個粗大的圓頭棍子沖了進來,毫無阻滯的就一
插到底,哦。韓穎如釋重負,啊~~,她甚至想禁不住的大喊,舒服,終於舒服
了。

  她已經舒服的沒了知覺,只是覺得漲,整個下身都漲的沒了知覺,慢慢的,
她感覺到了熱,下邊好像都發燙了,怎麽會這麽熱呢,接下來,她感覺到了那種
久違的插送,不對,這不是插送,是整個下邊都隨著那個正在瘋狂進出的肉棒,
瘋狂的顫抖著,舞動著,仿佛跟著節奏在搖擺,這節奏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前
前後後,上上下下,她不用擡頭,已經看到了天旋地轉。這久曠的女人,很快就
高潮了,然後就和她女兒一樣迷失了。

  等到吳月從迷茫中回過神來,她還是在床上,這床她知道,就是她剛才被插
的時候的那張床,這床四周金色帷幔都已經垂下,外邊的燈光也暗了很多,透過
帷幔散了進來。她感覺到了空虛,下邊那個給她充實的東西呢,她擡起頭,尋找
著。女兒躺在床的另一角,兩條大腿大大的張開,海哥正一邊揉捏著她的兩個奶
子,一邊毫不憐惜的猛操著,每一次進出,都有一點粘液被帶出,在女兒的屁股
下邊形成了一小灘。韓穎的絲襪已經被脫下了,現在完全就是光著身子,白白嫩
嫩的韓穎和黑黑的海哥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絲襪?吳月突然感覺到,自己也是一
絲不掛,衣服呢?剛才不是只是那里被突破了嗎,其他的衣服呢,是海哥脫的嗎
?這時候,她才感覺到有點不適,是自己的奶子,還有那種剛被男人用力揉捏過
的感覺,有點疼,有點熱。隨著海哥的插動,韓穎喘息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她帶
著哭腔,含混不清的說著,「操我啊,海哥,太舒服了,你比他們操的都好,我
不行了,不行了,你去操我媽吧。啊~~~~~~~~~」她再次高潮了。

  海哥意猶未盡的在韓穎的屁股上狠狠扇了一巴掌,然後半回身,抓住了吳月
的腳踝,一用力,吳月就被仰面拖到了海哥身邊,沒等吳月反抗,她的兩條腿就
被海哥粗暴的分開,然後那個陌生又熟悉的飽漲感再次襲來,啪啪啪的聲音響起
,吳月瞬間又有了那種置身熱浪中的感覺,她感覺到那男人的兩只手狠狠的抓著
她的奶子,下身被強力的沖擊著,燙得不行,她感覺到那沖擊頻率越來越快,那
個東西好像也在長大,終於在她就要再次進入迷離時,海哥猛的用力頂到了最深
處,滾燙的精液從那個肉棍中噴薄而出,她被燙的啊的叫了出來,然後就感覺自
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頂到的天上,天啊,這次她清楚的感覺到了高潮的來臨,整
個身體仿佛消失了,她如在雲端,然後,再一次的,下邊熱了一下,然後再一下。

  吳月根本不顧及那從下體中蔓延出來的粘稠,她摸索著爬到了海哥的邊上,
把頭枕到海哥的大腿根處,她摸索著那個東西,把那個帶給她無盡快樂的黑家夥
貼到了自己的臉上,滿意的沈沈的睡了過去。

  吳月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枕在海哥的腿上,女兒就在她眼前,正在吸
允著那個黑棒子,棒子主人此刻靠在床頭,嘴里叼著雪茄,一只手正在女兒的小
洞外摩挲著。這個大床的帷幔里,居然還有個大屏電視,正在播放著愛情動作片,
兩個黑人夾擊一個日本女人,正幹得起勁。

    發現吳月醒來,海哥探身把她拉到了自己身邊,抱著她,用手在她的胸前玩
弄著,問她:「怎麽樣,寶貝,爽不爽啊?」

  吳月羞愧難當,但是又無力掙脫,臉通紅的說不出話來,可是那正逐步硬起
來的奶頭和又開始濕潤的下身卻徹底的出賣了她。胖子也不追問,只是更加肆無
忌憚的在她的身上遊走。好半天,吳月終於開口,「海哥,那個錢,能寬限一下
嗎?啊,不,是一定要寬限啊。」

  胖子又伸手把韓穎也拉到了自己身邊,一邊摟著一個,哈哈大笑,「沒問題
,一個晚上,換一個月,我錢大海說話算話。」說完,又用手同時拍了拍兩女的
屁股,「來,讓爺品品,娘兩個的奶子有啥不同。」他雙臂用力一夾,把兩女的
胸部都推到自己嘴邊,讓兩人奶頭對奶頭,再把兩個人的奶頭一口咬下。兩女都
閉著眼睛,好像是害羞,好像是在享受。錢大海兩手下行,摸到了兩女的私處,
「哦,媽媽的毛毛好少啊,還是饅頭型的,怪不得吸力那麽大,女兒嗎,這毛夠
旺盛啊,你比媽媽性欲大啊,女兒的逼是大蚌型的,也是好寶貝,耐幹啊。」

  「誒,媽媽濕了啊,流水了啊,哦,女兒的也是水淋淋的了,我看看啊,誰
的更緊一些呢。」

  「海哥,別說了。你要說話算話,我就,我就給你~」這是吳月的聲音。

  「海哥一定會說話算話的!」韓穎說到。吳月沒說話,輕嘆一聲,擡頭看著
錢大海。錢大海,哈哈一笑,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兩片肉唇,「這就要看你們的
表現了。」說著,用手一推,吳月和韓穎母女已經都面對著那個半硬的活塞了,
略微猶豫,吳月就張嘴把那個東西含在了嘴里,韓穎則配合著,在兩個肉蛋上舔
了起來。不多時,帷帳里又響起了吳月有節奏的呻吟聲。

  直到日上三竿,吳月才再次醒來,下身已經一片狼藉,稍微一動,還有粘稠
的東西在往外流,她能感覺到,下邊的兩片肉唇,已經腫了,她可從來沒有被這
樣開發過,想起昨晚的事情,她羞愧難當,但是那種快感還尤有余溫,誒,事已
至此,還能如何呢,錢,看樣子是還不上了,憑她的那點死工資,估計是還不上
了,雖然律師行的工資不低,但是她畢竟只是一個法務助理,打工的而已,只能
走一步看一步了,至於女兒,隨她吧,還能怎麽樣呢。

  韓穎大字型的躺在床上,陽光透過帷幔照在她的身上,奶子上還有一片紫色
印記,估計是海哥用力揉捏的後果,她的洞口也殘留著乳白色的粘液,那個KE
TTY貓的發卡居然夾著她的一片肉唇。此刻,她也悠然轉醒了。

  錢大海的聲音在外邊響起,「醒了吧,這都12點了,該醒了。」娘兩個對
望一眼,彼此無言。突然,四周的帷幔升起,錢大海還穿著昨天的那個睡衣,斜
靠在沙發上,看著她們,兒女都下意識的用被子遮擋著身體,這反而讓錢大海更
感興趣,他指了指一個側門,「那是洗澡間,去吧,說好了就陪一晚上,洗好了
就走吧。」

  吳月大囧,正猶豫該怎麽過去洗澡時,韓穎已經起身,就這樣一絲不掛的拉
著吳月,走進了浴室。浴室很大,足夠十個人一起洗澡,二女無言,但仍然仔細
的清洗著自己,下身的粘稠可以沖走,可是身體上傳來的疲乏還清晰的提示著她
們,昨夜的瘋狂故事,羞慚啊。錢大海開門走了進來,並未搭理二女,徑直走向
小便池,拉開睡衣,就嘩嘩的尿了起來。二女都仿佛被靜止了一般,保持著沖水
的動作,但是目光卻都斜向了那個放水的黑管子。那黑胖子放過水後,轉身出門。
二女目光相對,都紅了臉。

  洗完後,韓穎輕車熟路的在櫃子里找到衣服,雖然不是她們此前的衣服,但
卻更加高檔,也很合身,可能是錢大海此前就準備好的吧。等二人再回到那個大
房間,錢大海已經不在那里了,兩個黑衣人過來,把她們帶出了別墅,熟門熟路
的把她們送回了家里。剛進家門,兒女手機同時響起,是錢大海給她們二人發的
語音,話很短,「洗幹凈,等著下個月。」

  下個月,下個月,吳月想起了那個放水的黑管子,下身再次濕潤了起來,
「下個月,下個月還去嗎?」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