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70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0 04:44:13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9-2-22 09:18 編輯

早晨和煦的陽光如約而至,透過白紗窗簾將睡夢中的我喚醒,有些不情願的睜開眼簾,臥室角落那台大落地鐘的指標已經走到了阿拉伯數字“8”上面,已經是早上八點鐘了嗎,我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猛地立起了身子。
哎呀,怎麼睡過頭了呢,平常這個時候自己早就起床,開始一天忙碌的行程了.首先要給家裡那兩個小淘氣準備早餐,雖然家裡有請了兩個傭人,但是她們只負責打掃衛生和清潔工作.為自己家人準備一日三餐是自己的專屬特權,我可不想讓自己孩子隨便吃點什麼吐司、麵包圈就當作正餐了,他們雖然成長在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但是有的卻是一副中國人的胃。
午餐、零食、點心,這些都得提前做好準備,然後用便當盒裝好,放在孩子們的書包裡。書包是他們昨天晚上收拾好的,這些屬於孩子自己應該動手做的活,我和老公很早就取得了一致,在個人力所能及的事情上不會嬌慣他們,小孩子養成壞習慣的話,長大後就改不會來了。
等他們吃好自己的早餐後,我得開著車送他們到各自的學校,蕊蕊已經上一年級了,峰兒還在念幼稚園,他們所在的學校離家裡有半個小時的車程 ,雖然美國的校車很方便安全,但是在這座近千萬人口、龍蛇混雜的大都市里,我總是不放心讓小孩子們獨立上學。
正想著儘快起身去做這些事情,我一抬胳膊突然碰到了身邊的人,這才發現老公一直躺在身邊睡覺。對了,他這禮拜不是出差去了嗎,說好了週五晚上回來的,怎麼今天就在床上了,難道……今天是星期六嗎?好暈啊,自己的記性怎麼越來越不好了,老公昨天晚上雖然很晚到家,但是還不忘跟自己纏綿親熱了兩次,怎麼連這個都忘記了。
想起今天是休息日,我原本繃緊的身體又放鬆了下來,兩個小淘氣今天不用上學,肯定會睡懶覺一直睡到中午,傭人們也不會在這個時間來打擾,自己難得有一個這麼清靜的早晨,怎麼都不懂得好好把握呢,我自嘲的搖了搖頭,有些慵懶的躺回床上,準備好好享受晨間的美好時光。
老公依然在熟睡中,他的右邊胳膊直直的伸在我的枕頭底下,昨天一個晚上我都是枕著他的胳膊睡著的,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最愛的睡姿,因為他的胳膊可以給我帶來很多的安全感,我重新躺回那條壯實有力的胳膊上,但卻翻了個身子面對著他。
他的臉很長,這點遺傳特徵尤其明顯,額頭高高的像大理石般平整,兩道濃黑的劍眉雖然在睡夢中也是有些微縐著,好像隨時隨刻都不放鬆警惕一般,高高隆起的鼻樑下一對厚薄適中的雙唇很有威嚴的並在一起,方形的下巴中間有一道性感的凹痕。這張臉無疑很是英俊,讓我無比的驕傲和自豪,但未免有些冷峻和嚴肅,不過當他那對與我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明亮眸子睜開的時候,可以稍稍削弱一點那股殺伐之氣。
他的下巴上留著整齊的短短的小鬍子,出差的這段時間內,上唇和臉頰上已經冒出了一些胡茬,這些第二性征的存在讓他顯得更為成熟和老氣,其實他真實的年齡不過二十七出頭罷了,還是個充滿活力的小年輕,可是只有我知道他經歷過的那些非常之事,遠勝過同等年齡的人。
他短短的頭髮有些長了,再加上昨天劇烈的運動,以及在枕頭上的擠壓,顯得有些淩亂捲曲,但是卻平添了一份不羈。陽光在他臉上劃了一條線,讓他那棱角分明的五官更有立體感,此刻他的呼吸悠長深沈,正睡得很是香甜,我伸出自己細長白皙的手輕撫著他的嘴唇、他的下巴,心裡充滿了愛意。
老公好像是在夢中感覺到我的手一般,嘴裡嘟囔了幾句,抗議我打擾到他的清夢,然後居然翻了個身,繼續睡著了,將光裸著的厚實背部露給了我。
這個臭小子,老娘摸你幾下怎麼了,你又不是沒被我摸過?再說,你這個身子骨還是從我下面生出來的,本來就是我身上的一塊肉,我愛怎麼摸就怎麼摸,哪來那麼大意見,哼。
我有些不滿的撅起了小嘴,向老公的後背使勁白了幾眼,好像可以用眼光懲罰他一般,可惜他只是撓了撓耳朵,又繼續做他的美夢去了。
沒有了他堅實的胳膊,我又翻來覆去睡不著了,又不想吵醒他的美夢,看樣子他的確是累了,讓他好好休息休息吧。老公這周都是在飛行中度過的,也難得有這麼個安靜的假日。想到此處,我輕輕的幫他抿好被子,自己卻轉身偷偷溜下了床。
我的光腳踩在猩紅色的波斯地毯上,又厚又軟的地毯紮得我腳底癢癢的,我輕輕的走到床對面的牆角處,那裡放著一面3米高的大落地鏡,看著鏡子中映射出來的自己的身姿。
玻璃窗外透進來的光線極好,明亮的鏡子中站著一個明豔妖嬈的美婦人。她的身高在172釐米左右,但是一雙腿卻極為修長,幾乎佔據了身高的三分之二,身上只著一件幾乎是透明的桃色輕紗睡裙,露出兩條春筍般白膩細長的胳膊,睡裙領口是圓領帶著一圈蕾絲花邊,兩條優雅動人的鎖骨下方,一對飽滿肥碩的豪乳在睡裙裡隱約可見,睡裙長度只勉強遮住了腚部,透過薄薄的布料可以隱約看到豐碩圓潤的胯部,兩條羊脂白玉柱般的大腿裸露在外,修長筆直的小腿上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但一點也不像少女般光瘦無肉,而是像久經摩挲的玉石般飽滿均勻,有一種熟年女人特有的光澤。
這個鏡子中的美婦人就是我自己,每次看到自己依舊充滿誘人魅力的肉體,我都忍不住要自我陶醉一般。雖然自己天生麗質難自棄,但是沒有日常間細心保養,再美的容顏也經不起歲月的摧殘。更何況對於我這個年齡的女人來說,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容貌更為重要的東西了,除了還在床上躺著的那個男人。不過最終自己的身子還不是得讓他享用的嗎?
所以說,找對男人對於女人的一生來說是多麼的重要。你要是找一個沒有能力照顧家庭的男人,雖然他對你很呵護體貼無微不至,但是艱辛的生活和繁瑣的雜事遲早會磨滅你曾經嬌豔的容顏,當初引以為豪的愛情也會褪色;你要是找一個有能力但是不顧惜你的男人,雖然他可以讓你錦衣玉食,但是缺乏男人的灌溉和愛情的滋潤,你也會像過早盛開的鮮花,逐漸乾枯。
塵世間,能夠滿足女人生活和情感的雙重需求的男人太少了,有多少女人在糾結和迷離中度過一生,可我卻可以有幸擁有了這麼一個男人,雖然在得到他之前,我度過了無數艱難的歲月,經歷了太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付出了寶貴的青春與年華,但這些都只能讓我更加珍惜他——我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我朝鏡子走近了幾步,開始仔細端詳自己的容顏。一張秀氣的鵝蛋臉,光潔的額頭上沒有一絲皺紋,細細的眉毛長至眼角,兩隻明媚靈動的翦水秋瞳透露的都是活力,在笑著的時候會彎成新月狀,筆直高挺細長的瓊鼻,端莊的下唇豐潤有肉,上唇卻很薄很小巧,稍稍一笑就會露出編貝似的潔白牙齒。一頭被染成酒紅色的大波浪長卷髮從額頭中間分開,披散在自己瘦瘦的香肩上,更顯得臉上的肌膚像剛長成的桃子般白裡透紅、彈指可破,自己以前白得有些蒼涼的膚色自從到了異國他鄉後,在男人的滋潤和自己的保養下,居然顯出逆生長的趨勢,變得更為青春緊繃有彈性,就算是在強光下也找不出一絲的皺紋。
想到此處,自己不禁得意的向後甩了甩長髮,在鏡子前滴溜溜轉了個圈,雙手叉在腰間擺了個電視裡常見的模特走秀POSE,有些臭美的欣賞自己的美態。鏡子裡的自己最多只有三十出頭,容貌和身材都處於女人一生中的巔峰狀態,光憑這嬌豔動人的臉蛋和誘惑得起死人的身段,誰能看得出自己已經年過四旬了嗎?
可是,美中不足的是,自己的腰肢雖然還是那麼的纖細,從側面看過去還是一個完美的S曲線,可惜小腹上卻有些稍稍的凸起。我有些沮喪的捏了捏自己小腹上那過於豐滿的贅肉,雖然自己這個年齡身上有些圓潤是難免的,而且這個小弧形除非穿緊繃貼肉的衣服都是看不出來的,但是這點不足總是讓我耿耿於懷,看看雜誌螢幕上年輕姑娘們平坦的小腹,總是讓我有些自卑自怨。老公平時倒很體貼的安慰我,說他特別喜歡那上面肉肉的手感,說小姑娘那裡平平的硬硬的,別提有多胳人了。但是他的話並不能讓我有多寬慰,每到這時候我都忍不住要捏他幾下,要不是當年為了生養孩子,自己這裡也不會這麼久也沒瘦下來,得了便宜還賣乖,哼。
我邊想著邊用手撫摸著自己的小腹,感覺自己的小腹下方依然隱隱約約有著腫脹酥麻的感覺。我忍不住習慣性的咬了咬自己紅潤的下唇,這個小壞蛋,老是這麼用力,每次都像第一次一般,非得把人家那塊地方弄得又腫又麻才肯收手,不過自己的感覺真的是好舒服。尤其是在老公出差了一周,把自己撂空了好多天的情況下,雖然他橫衝直撞,好像要把自己的身子劈開似的,但是自己也是久旱逢甘霖,瘋狂的扭動著身子迎合他,想起昨天晚上兩人之間的香豔纏綿,心下不由得癡了。
突然自己眼前一黑,雙眼被一雙大手給遮住了,同時自己高高翹起的豐臀上感覺貼上了一條火熱的肉腸,雖然它還未處於生龍活虎的狀態,但是隔著薄薄的睡衣可知那段肉腸的長度和體積都是男人中少有的龐然大物,除了自己獨享的那個男人還有誰呢。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2 09:18:41


“猜猜我是誰?”男人的聲音有著超出他年齡的深沈和厚重,但他的行為卻是低於他年齡般的幼稚。我差點被他逗笑了,多大了的人了,現在還在玩小時候喜歡的把戲,只不過以前那雙小孩子可愛的小手,換成了現在結實有力的男人的手掌罷了。
“你是——”我故意停頓了一下,裝作在思索的樣子,感覺後面的呼吸隨之收緊了。
“一個大懶蟲,哈哈。”我調皮的將他的手掌掰了下來,鏡子中我的身後多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這傢夥什麼時候醒過來了,還就這麼赤裸裸的光著身子站在自己背後,被我掰下來的那對胳膊不懷好意的圈住了我的小腹,那雙厚實有力、青筋繃緊的大手正饒有興趣的玩弄著我小肚子白皙肥膩的肉肉。
“我哪裡懶了,怎麼這樣說你老公呢。”那張輪廓分明的臉上掛著一絲委屈的神情說到。
“就是懶嘛,人家都起來這麼久了,你還在床上傻乎乎的睡個沒完,什麼時候你老婆跑了都不知道。”我伸出一隻細長的白胳膊摟住他的臉,撫摸著他寬闊的耳垂笑道。
聽完我的話,他那兩道英氣勃勃的劍眉霍得一豎,好像有些惱怒的說到。
“誰敢跑?我的女人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看到他露出蠻橫的神色,話語中帶著那股強烈的佔有欲,讓我心裡聽得美孜孜的,忙轉過臉來貼上他的臉頰,柔聲說道。
“老公,我怎麼捨得逃離你的懷抱呢,我是看你昨晚累了,想讓你多睡一會兒呢。”
“乖老婆,老公我才不累呢。你就是我耕不完的肥田,我就是那累不倒的鐵牛,日耕夜作才是我的本色。”老公得了便宜就賣乖,又開始厚著臉皮吹噓了。
“不過,我身上的確有一條懶蟲,你知道如何喚醒它嗎?”
他的手臂緊了緊,我感覺那根熱得發燙的肉腸已經有些充實起來了,正好陷入我屁股間的那條溝中。他熱熱的呼吸吹在我的耳邊,弄得我耳根癢癢的,身上某處也有些癢癢起來。
“什麼蟲子吖,我不知道呢。”我故作天真的回答,然後又說。
“我倒是知道某人有一條小蟲子,昨天已經打了敗仗,現在垂頭喪氣著呢。”
我就是喜歡這樣故意逗著他,看他氣鼓鼓不爽的樣子,果然他原本很嚴肅的嘴角已經翹了起來。
“啊”我感覺原本還懶洋洋趴在我屁股溝裡的那條胖蟲子,突然膨脹了不少,嚇了我一跳。
“嗯,老婆,你說這條蟲子大不大呢,強不強呢?”他眼裡露出捉狹的神色,好像在對我示威,真是個小孩子。
我回手向後一撈,把那根騷擾我屁股很久的肉蟲子抓在了手裡,觸手的第一感覺是燙的不得了,而且很清晰的發覺它身上的血管正在膨脹中。
“這就是那只蟲子吖,我看它笨頭笨腦的,只會到處亂鑽亂竄,看起來就像只笨蟲子。”我嘴裡繼續損著他,手裡卻輕輕的揉捏著肉蟲子,感受它逐漸膨大的過程。
通過鏡子裡可以清晰看到,我那雙水蔥一般白皙細長的手指中,正抓著一根碩大粗長的肉蟲,那蟲子又長又肥,我兩隻手都不夠完整抓住,還露出一截蟲身和一個紅的發紫的蟲子頭在外面,這蟲子在我手中越漲越大,漸漸的我一直手都握不住它了,那個紅紅的蟲子頭更是膨脹得幾乎有蟲身的兩倍大小,頂部一個三尖的嘴巴已經裂開了道縫,在向外鼓著透明的液體。
我手裡擼動著這根讓我又愛又恨的巨物,身上漸漸有些發熱了,感覺自己小腹處那塊地方有些又麻又癢的感覺,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老婆,讓我來好好愛愛你吧。”老公的話語裡也夾雜著喘氣聲,我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答他的,只覺得自己的手離開了那根巨物,然後被老公按在了鏡子上面,緊接著自己的背後一涼,睡衣已經被他掀起,蓋在了我的頭上。
我身子自然而然的有了反應,細腰往下一沈,將自己那個豐碩肥美的屁股就那麼撅了起來。我聽到背後男人的呼吸為之一窒,雖然背對著看不到自己的身後,但我很清楚自己那個大屁股的殺傷力。一般像我這個身高體重的女人,普遍都是沒胸沒臀的平板身材,可是我的屁股卻大的有些驚人,不但外形像只熟透的雪梨般玲瓏飽滿,而且上面的肉特別柔軟有彈性,不像運動員的翹臀那樣硬邦邦的,也不像胖女人一樣軟趴趴的,而是脹鼓鼓的像可以捏得出水一般。而且更有一番好處是,當我的男人用背後式進入的時候,他的陽具每次擊打在我的大白屁股上,我那對白嫩肥美滑膩的大屁股就會隨著他的撞擊,激起一陣陣的白花花的臀浪,那種淫靡的景象會將男人心內最原始的獸欲激起,進而為我帶來更大的歡樂。
老公自然對我這對大白臀百玩不膩,他先是伸手輕撫了一陣,然後“啪”的一巴掌甩在我的肥白屁股上,我驚叫了一聲,感覺屁股上熱辣辣的,想來自己那嬌嫩白膩的屁股肉上肯定多起了幾道紅痕,心下有些委屈的叫道:“老公,你要疼惜我哦。”
男人聽到我有些淒婉的叫疼聲,便停手不再虐待那對肥臀,但旋之便有一根粗大的肉莖貼在了我的屁股溝上,那壯碩的龜頭正在我的蜜穴與菊蕾之間的肉上摩擦著,接著他俯下身湊到我的耳邊,用一種邪惡的語氣輕聲說道。
“寶貝老婆,老公要進來咯,你要不要啊。”
我輕咬著下唇,他那根肉莖像一頭沒眼睛的蟲子,正在我的下體間亂鑽亂竄,弄得我下面一陣陣麻癢,小腹間那股腫脹的感覺又起來了,好像有千百隻螞蟻一般在爬著,那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太折磨人了,我甚至感覺自己蜜穴口的那兩片肉瓣已經張開了,正在翕動著向外鼓著熱氣。
“要吖,老公,你快些進來嘛。”我嬌滴滴的喊著,有些不耐煩的搖動著自己的肥白大屁股,不顧臉面說著羞人的話向老公求歡。
可是這個壞蛋卻毫不顧及我的感受,只顧著將那根肉莖在我的蜜穴上方磨蹭,偶爾蜻蜓點水般將那個大龜頭貼上去磨幾下,待我想要搖臀相就的時候,他又惡作劇般將肉莖移開,每一次都讓我的蜜穴裡分泌出一股液體,漸漸將那兩片嫣紅的肉瓣沾濕了。
“老公,不要逗我了,我要你吖。”我忍不住出口求他,下體的麻癢感越來越重,我想要用手去給自己緩解一下,卻被他抓住,牢牢的按在了鏡子上。
“你要什麼啊,老婆,你不說我怎麼好給你。”老公故意裝作不知,這個壞蛋,偏偏這個時候來吊老娘的胃口。
“我要老公的肉棒,老公,快些插進來吧。”我也顧不得再做矜持了,你不是就要我說些下流話兒嗎,我就滿足你好了,只要你能用陽具為我緩解下下體的麻癢感覺。
“答錯了,這個獎勵還是不能給你。”老公得意洋洋的繼續挑逗著我,他的行為實在是太可惡了,不過我現在顧不得這些,首先得解決我下身的迫切需求,之後再跟他秋後算帳。
我想了想他最近幾次愛愛中玩的把戲,心裡頓時有數了。我稍微側了側身子,像只小狗兒般搖了搖自己的肥白美臀,張開薄薄的小嘴兒,一截鮮紅的舌頭在兩排潔白的牙齒中若隱若現,用一種又甜又糯的嗓子嬌聲說道。
“老公,我要你的大雞巴,用你的大雞巴操老婆好嗎?”
我的聲音又酥又麻,簡直可以從中擠得出水來,果然收到了奇效。我只覺得下身一緊,那根粗大的肉莖已經貼在了我的蜜穴上,我怎肯放過這個良機,忙撅起自己的肥臀就湊了上去。
“寶貝老婆,老公的大雞巴來了。”隨著他的一聲沈吟,我只覺得那個碩大的龜頭以一種堅定的姿態擠進了我的蜜穴,兩片已經腫脹多時的肉瓣被一個粗大的棒狀物分開,隨之整個腔道內部被那件巨大的肉莖所佔據,我立馬感受到那熟悉的整個人被撐大的感覺。
我的蜜穴雖然開口處很窄,一旦進入之後裡面的腔道彎彎繞繞的,就像九曲回腸般有著大量的肉褶,普通男人的陽具在進入後就會迷失在這迷宮般的肉褶裡,被四周的腔肉合力刮擦一番,馬上就會敗下陣來,乖乖的繳槍放炮,敗在我的胯下。
可是老公的肉莖完全太過龐大了,上面還佈滿了一圈圈凸起的小肉環,它就像一隻長得過於肥胖的肉蟲子般,直接將自己的腔道撐到了極限。而且這個年紀的男人每次都特別的硬,隨著莖體的每一次深入,我腔道裡那引以為傲的肉褶都直接被磨扁,裡面那些異常敏感嬌嫩的肉芽兒被磨得發出陣陣麻酥酥的電流,由裡向外散發,經過小腹傳散到全身。
老公的大肉莖持續的向裡推進,有一瞬間我幾乎覺得他那根東西的長度是無窮無盡的,但是他每次都要把那根巨物插入我蜜穴深處,抵得我的花心為之綻開,直到頂在我子宮頸口那團柔潤滑膩的嫩肉為止。因為那裡是他專屬的特權禁地,他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可以觸及我的子宮口的男人,而這個男人正在樂此不疲的通過對她們的征伐來宣告自己的主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