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25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0 04:47:32

(1)一點點的進入狀態

  「快點起床啦。。。」睡眼惺忪的我被媽媽搖醒,我躺在床上眯著眼睛看見
媽媽一對像籃球一樣的奶子在胸前晃悠著,好像再加一點重量就要掉下來。

  我不耐煩的和媽媽說:「再睡幾分鍾啦。」

  「已經下午五點鍾啦,再睡幾分鍾,再睡客人都要敲門了,。。。快起床。」
媽媽邊說著邊把我身上的被子撩了起來,我氣氣的慵懶的說了聲:「真討厭。」

  我眯著眼睛頭發散散的從床上慢慢爬了起來坐在床上,滿頭的長發被枕的亂
亂的,我沒有來得及梳理,就光著腳下了床,我站在床邊低頭找了找終于找到我
那雙鞋底滿是汙泥的粉色拖鞋,我閉著還沒有睡醒的眼睛憑著感覺把腳套在了拖
鞋的上面,然後踢踏踢踏的往廁所裏邊去。

  「娜娜,等你洗好去樓下張記家買兩個便當,媽媽要吃排骨便當。」隻穿著
一條蕾絲小內褲的媽媽赤裸著上身在我身後對我說。

  「又是排骨便當,你吃不膩啊?」我一邊推開廁所搖搖晃晃的門,一邊不耐
煩的說,我瞥見媽媽正拿過桌子上的包包,然後從錢包裏面掏出三張國父放在床
上。

  我走進廁所,聽見媽媽依然無動于衷的對我說:「你愛吃什麽你自己去買,
媽媽把錢給你放在這裏了。」

  「好了啦,知道了。。。你真的好煩。」我站在廁所裏面不耐煩的說完,退
下了蕾絲小內褲,一整個屁股坐在了馬桶上邊,我雙手拖著快要困掉的下巴,感
覺肛門從裏向外一脹,「噗」的一聲放出一個響屁,然後我的尿道口打了一個冷
戰,「嘩」的一聲,我感覺小腹痛苦的釋放出酸酸的緊張,我在尿尿,雙手無意
識的輕撫著我赤裸的大腿,眼睛發呆著看著前面。

  我尿完之後,然後站了起來,把小內褲提了上去,這時我忽然心裏在說,
「他媽的又忘記擦屁股了,算了,反正擦不擦都是那個模樣。」

  我站在廁所裏面洗過臉,刷過牙,然後從廁所裏面依舊懶懶的走了出來。依
然沒有穿衣服的媽媽看見我,拍了拍床上的三百塊錢心平氣和的對我說:

  「媽媽把錢放在這裏了,快點去買,不然過一陣子人會很多。」

  「哎呀,你好煩欸,。。。我沒有化妝啦,化好妝再出去。」我依舊不耐煩
的嗆了媽媽一句,然後對著媽媽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媽媽卻看著我笑了笑。

  我坐到了床邊,然後在床頭櫃裏邊翻出我的化妝品,對著桌子上面的化妝鏡,
開始赤裸著上身慢條斯理的化妝起來。媽媽在一邊坐著,臉上帶著笑意看著我,
我的餘光看見媽媽的注目,扭過頭看著媽媽說:「看什麽看?化妝。。。化妝沒
有看過?」

  「哎呦呦,我是在看我女兒長得漂亮,你這樣子漂亮,媽媽心裏很開心啊,
真的是大小姐脾氣。」媽媽依然笑眯眯的對我說,但是媽媽沒有想到她的這句話
卻惹到了我。

  我翻了媽媽一個白眼,扭回頭去,一遍對著鏡子刷著眼影一邊不壞好氣的自
言自語:

  「哼!。。。大小姐,什麽大小姐。。。有看過大小姐做這個的嗎?。。。
每天被男人上。。。還大小姐。。。」

  我說到一半,我聽到媽媽在一邊低頭歎了一口氣,「哎。。。你如果找到好
的男人。。。哎。。。」

  我用餘光瞥見媽媽的臉上沒有一絲的笑容,低著頭垂頭喪氣著,媽媽說了一
半卻又停住,我沒有理睬媽媽,繼續看著鏡子裏面的自己化妝整理頭發,我從鏡
子裏面看見媽媽站起身子,在衣架那裏翻出她自己的蕾絲胸罩還有性感的短裙套
在了身上,我覺得媽媽有些不開心,心裏面有越來越多不安的感覺,我趕忙放下
手裏面的東西,轉過身子靜靜的看著媽媽,小聲的對媽媽說了一句:「媽媽,對
不起。。。我剛剛的話您不要記在心上。」

  媽媽聽到我這樣子說,臉上突然努力的笑了出來,「媽媽沒有不開心,媽媽
知道你很乖,真的怪媽媽不好,媽媽連累了你,。。。」媽媽一邊說著,好像裝
不下去臉上努力擠出的笑容,眼淚快要掉了下來。

  我看見媽媽這個樣子,趕忙站了起來,攙扶著媽媽的胳膊,把媽媽攙扶在床
邊坐下,我看見媽媽的眼睛裏邊含著眼淚,我趕忙拿出紙巾幫媽媽擦了擦。

  「媽媽你不要哭啊好不好?。。。我剛剛不是有意在講的。。。」

  媽媽聽見我的話,裝作無事一樣對我笑著,告訴我她沒有事情,不要叫我亂
想,根本沒有聽清楚我剛剛有在講什麽,我知道媽媽是在敷衍我,她心疼我,我
寵溺我,我不想叫我替她擔心。

  我把媽媽安慰好,就穿上膚色的褲襪,蕾絲胸罩,粉紅色的包身超短連衣裙,
拿著媽媽給我的三百塊錢下樓去買晚餐回來吃。

  路上還是靜靜的,偶爾飛馳過幾部路過這條街的機車,我穿著拖鞋依然懶洋
洋的在街上走著,我的對面走過來一名比我小一兩歲還穿著學校制服的高中女生,
我看了一眼她,她卻沒有打量我,默默的就這樣和我擦肩而過。

  「嗨,娜娜,出去做什麽啦?」我順著聲音下意識的扭過頭去,看見街邊機
車行的老闆笑著正在和我打招呼。

  「嗨,我去買便當。」我停下腳步,笑著對她揮了揮手。

  「晚上去找你好不好?」他一邊用一塊滿是油汙的破布擦著手裏面的機車配
件一邊走到我的面前。

  「好喔,你來之前line我就好了,免得你又站在門外等好久。」

  「好喔,好喔,那我去之前就line你好了。」

  「嗯,來之前line我,晚上見。」我笑咪咪的和他揮手掰掰,然後繼續穿著
拖鞋踢踏踢踏著向前走,我聽到他在我身後和我說:「娜娜,和你媽媽問好,謝
謝她那天有幫我馬麻過馬路。」

  我沒有回頭,隻是一邊走一邊伸出手在半空揮了揮,大聲告訴他:「我知道
啦。」

  我繼續向前走著,看見路邊站著一個老伯伯,惡狠狠的正盯著我來的方向,
我不喜歡他,我知道他也不喜歡我,我故意把眼睛翻在半空,大搖大擺的從他身
邊走過去。

  「呸。」我聽到他向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媽的,臭婊子,做什麽不好,媽
的做婊子。」我瞥見他背著手,對著另一個地方小聲念念的在講。

  我沒有理睬他,心裏也一點不生氣,偶爾我會遇到這個老不死的,他的話我
全當是在放屁。

  我們這條街是有名的紅燈區,但是稀疏的也住了很多住戶,有喜歡我們的,
也有討厭我們的,這個老伯伯就是討厭我們的其中一位,他偶爾就去警察局或者
政府舉報我們打攪市民正常生活,我們懶得理會這些人,因爲如果理會,什麽事
情也就不要做了。

  走了沒有多久,我就來到了街角轉彎的便當店,我還沒有進門,老闆娘就在
店裏笑呵呵的對我說:「娜娜來喽,今天要吃什麽?」

  我也嗨桑的對老闆娘打了招呼,然後告訴她,要一份排骨便當,一份雞腿便
當,一個魚丸湯,一杯紅茶不加冰。

  老闆娘一邊爲我準備一邊問我怎麽總是排骨便當,我笑笑的站在那裏對她說:
「這是我媽媽的嗜好。」

  「嗯,你馬麻最愛吃我家的炸排骨了。」

  「嗯。」我繼續笑咪咪的看著老闆娘盛飯的手。

  「你知不知道?有人專程從新竹開車來我這裏買便當吃,指名就要炸排骨,
還買回去很多。」

  「哇噻,這人也太饞了吧?從新竹來?」我站的有些累了,趴在老闆娘收錢
的桌子上歪著頭笑著看著她。

  「不是啊。。。你不喜歡吃喔?」

  「吃很久就會煩欸,一個東西不可以經常吃。」

  「哇,我這個炸排骨每個月都會有每個月的配方,這是我的小秘密,今天告
訴你知道,你經常吃就會明白的,你馬麻是美食家。」老闆娘一邊把包裝好的便
當袋子遞給我一邊和我說。

  我笑著接過她手裏的袋子,然後把錢付給她,她找了我一堆銅闆,我和她揮
手掰掰,告訴她下次一定會買炸雞排品嘗。

  這一路除了遇到的那個老伯伯,剩下的都叫我非常的開心,我提著買來的便
當回到了家裏,上去二樓進到我和媽媽的臥室。

  「我回來了。」

  我看見媽媽已經化好妝在屋子裏等我。

  「那麽久?」

  媽媽擦了擦桌子,叫我把便當放在桌子上面。

  「在和便當店老闆娘聊天,她說你是美食家,還說什麽她家的炸排骨很香,
有人從新竹專程來買回去。」我放下便當,進到廁所洗了洗手。

  媽媽在廁所外面和我說她家雞排真的不錯吃,還在問我難道沒有嘗出來,我
告訴媽媽如果每天吃一種東西,早晚會厭煩,而且我還在問媽媽,難道沒有吃到
厭倦嗎。媽媽卻告訴我,她最喜歡吃雞,而且她家雞排真的很好吃,越吃越香,
所以沒有想到厭倦這個詞。

  我在廁所裏面洗過手,然後出來坐在媽媽的身邊。

  媽媽拿筷子夾住一塊雞排對我說,「她們家的炸雞排真心不錯吃,很過瘾。」
然後媽媽低頭咬了一口,表情顯得非常地陶醉。

  我看著媽媽吃的香香的樣子心裏很開心,然後我就和媽媽一邊吃一邊隨便的
聊著天。

  我和媽媽吃過了飯,然後穿好高跟鞋就鎖好臥室的門下了樓,我看見有很多
家店已經開了,我和媽媽就把樓下的臨街店鋪門開開,然後又把粉紅色的燈打開,
我和媽媽就坐在店鋪裏面櫥窗門後開始今天的工作。

  我和媽媽靜靜的望著街上,一輛一輛穿梭路過的機車從路的一邊飛馳而來又
在路的另一邊消失而去,路上漸漸的有了幾個閑逛的人,慢悠悠的一家店鋪一件
店鋪的在向櫥窗門裏面看,有一個老男人走到我們家的店門前的街中心,我笑著
對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進來,他對我笑了笑,然後走到我家旁邊不遠的店鋪前站了
片刻,消失在那個門裏面。

  我沒有沮喪也沒有失望,因爲這隻是今夜的開始。我們這條街是全台有名的
風俗街,不僅好玩而且價格公道,很多公司上班族還有工友都喜歡逛這條街。我
們家的店鋪和這條街的店鋪一樣簡陋,臨街是一個小的客廳,我家後面是兩個獨
立的小房間,店裏沒有廁所,廁所在二樓的臥室裏,客人是不可以去的,但是街
的一端有一個公共洗手間。總之就是一樓是店鋪,二樓是我們這些姐妹的家。

  我和媽媽在櫥窗前做了有一陣子,媽媽在抽屜裏拿出一包瓜子叫我一起嗑,
但是我把煙掏了出來,點上,望著門外深深的吸了一口。

  「哎呦娜娜,馬麻告訴你多少次,女孩子少吸煙少吸煙的。。。哎。」媽媽
在一邊看著我歎了一口氣。

  我沒有理睬馬麻的話,繼續吸著,一邊望著街上,如果有人路過我家店門外,
我就笑著向他招手示意,媽媽也在一邊向門外招手示意,這時路過一個老男人,
媽媽站起來把門打開,對他說:「進來坐一坐嗎?」

  這個男人隻是背手看著我們笑,沒有一點進來的意思,于是我的手裏夾著香
煙也站了起來,把頭伸出門外,笑著對他打招呼,問他進不進來坐坐。逛我們這
條街的人真的太多了,如果不是常客,我們真的記不住哪個人有來過,哪個人沒
有來過。

  「多少價錢?」這個禿頂老男人笑著看著我們站了一陣子,突然開口說話了。

  媽媽告訴他一個基礎價錢,老男人繼續問媽媽:「那個你們兩個價錢是一樣
的嗎?。。。那個可不可以打手槍?」

  馬麻爽快的告訴他:「嗯,是一樣的,打手槍,當然可以喽」,媽媽一邊說
著一邊指了指門邊挂著的燈箱,示意他我們店有很多服務可以提供。

  這個燈箱上面印著我們家店的名字還有一些豎寫的文字,燈箱上面這些字寫
著「全台知名店,變態淫蕩母娘丼,價格公道,玩得開心。」

  這個男人看了看什麽也沒有講,隻是笑著看著我們,然後自己想了想,就大
步走了進來。

  我和媽媽都站在了門廳裏面,迎候這個老男人,我問這個老男人:「您想叫
誰爲您服務?」

  「你們真的是母女?」這個老男人沒有直接回答我,隻是看看媽媽又看看我。

  「真的是喔,爲什麽要騙人?您是第一次來?」媽媽一邊關門一邊說。

  「嗯嗯,第一次。」

  「聽您講話是從南部來的?」我在一邊搭著話。

  「是,是,從南部來的,來這邊工作。」這個禿頂男人憨憨的說,然後緊張
的笑了笑。

  「哇,南部來的,歡迎歡迎。。。。那個。。。您想叫誰爲您服務?」我搞
怪似的睜大眼睛看著這個老男人。這個老男人似乎又再考慮,看看媽媽又看看我,
看看我又看看媽媽,就這樣一陣子然後指了指我說:「好,就你來吧,小妹妹。」

  「好喔,那您跟我進到裏邊去吧。」我笑了笑,然後引這個老男人順著狹窄
的走道進到店的後邊。

  「您隻是想打手槍嗎?」我回頭問了他一句,他略微有些緊張,笑笑的告訴
我隻是想打手槍。

  我推開一個小隔間的門,叫他進來,然後問這個男人:「您想怎樣打?躺著
我給您打,還是您站著我給您打?如果您想叫我給您用嘴巴打手槍也可以,加一
點錢就 OK了。」

  「什麽?。。。還可以用嘴巴打?」這個老男人聽我這樣子講,突然把眼睛
睜得大大的,我覺得他好像是第一次逛紅燈區的感覺,心裏有些想笑。

  「是喔,可以的,然後用嘴巴打還可以分打出來我喝下去,還有打出來我不
喝下去兩種,如果您想叫我喝下去的話再加一點錢就可以了。」

  這個男人聽我這樣講,一邊聽一邊吞口水,我剛剛講完,這個老男人就迫不
及待的告訴我:「要喝下去的喝下去的,用嘴巴打嘴巴打。」

  「好喔,那您是躺著還是。。。?」我站在他的對面繼續問他。

  「嗯。。。我躺下去吧,腰有些不是太好。。。」他又是略爲思考了幾秒,
然後告訴我。

  「那好,您躺下去,然後我幫您就好了。」

  「嗯嗯,好好。」這個老男人一邊說一邊急切的躺到了床上。這個老男人脫
掉腳上的鞋子的時候,我聞到空氣中有一股濃郁的腳臭味,我們這種店比不了香
水滿天飛的高級酒店,來的客人差不多都是這樣。

  我條件反射般的揉了揉鼻子,然後坐在床邊,幫他解開腰帶還有褲子的拉煉。

  「您擡一擡屁股。。。。好好好了。。。」我一邊說著一邊把他的褲子還有
內褲褪到大腿的地方。

  還沒有脫他褲子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他的陰莖已經頂門了,當我把他的褲子先
褪下露出內褲的時候,我看見他的龜頭處的那塊布已經濕透了,內褲快要包裹不
住他膨脹的陰莖。我退下他內褲的一瞬間,他好像壓抑很久的雞巴一下子從內褲
裏挑了出來,空氣中不但有一股男人的腳臭味,還彌漫著一股濃厚的騷氣味。

  我看見他的雞巴粗粗長長的,一個圓圓脹脹的龜頭從黑黝黝的包皮前端半露
出來,龜頭上面都是黏液,被昏暗的燈光照的有一點晶瑩剔透,包皮前端挨著龜
頭的邊緣還有一絲絲尿垢粘在皺折的包皮上面,我用手輕輕的撸了一下他的包皮,
龜頭連著陰莖的陰溝處都是滿滿的白色的包皮垢,一股騷臭味沖到我的鼻息,我
忍不住扭過頭,用手背捂了一下塗滿紅色唇膏的嘴巴。

  我記得我第一次給男人用嘴巴打手槍的時候差點沒有吐了,但是時間久了,
我已經習慣了,我把頭慢慢的低下去,張開嘴巴,把他滿是尿垢包皮垢還有刺鼻
騷味的髒雞巴含到了我的小嘴巴裏面,我一上一下的開始吸吮著他的龜頭和整個
的陰莖,與其說我是在用嘴巴給他打手槍,不如說我是在用嘴給他洗雞巴。

  他躺在枕頭上表情非常的舒爽,故意把枕頭墊的高了一些好容易的看見我,
他的一雙粗粗的大手摸著我細膩的臉蛋,我一點一點的加快了速度,不是像剛才
吃棒棒糖一樣的吸吮,而是真的在用嘴巴給他撸管。

  這個時候我聽見我隔壁隔間的門打開了,也聽見媽媽說話的聲音,我知道媽
媽也等來了客人,正招呼客人進到工作室裏面來。本來我家的後面是一件大屋子,
爲了做成兩間屋,老闆用木闆簡單的隔開,因此旁邊有什麽聲音,另一邊聽得一
清二楚,但是客人無所謂,因爲他們知道我們這種店的價格也擺在這裏。

  我的嘴巴裏面都是騷鹹的味道,我不得不無意識的吞著口水,我知道自己已
經喝下了不少這個老男人雞巴分泌的黏液,也許還吃下不少他包皮上的尿垢,還
有蜷曲在他龜頭溝溝裏面的包皮垢,這時候我陰部隱隱約約出現了一絲微微的酥
癢感,第一次我被逼著吃男人雞巴的畫面又在我的腦海裏面浮現出來:

  「哎,對,給爺爺好好的吃雞巴,惡心的話就想像自己是一隻下賤的母狗,
越是騷臭的東西才越是母狗的零食,母狗不配吃香香的東西,母狗隻會吃騷騷臭
臭的東西,想像自己是多麽的屈辱,是多麽的淫蕩。。。。對對丟,就這樣子吃,
吃的娴熟了,才可以你馬麻一起去做下賤的婊子,一起去翹著屁股被男人幹。。。」

  我想著想著,底下不禁越來越濕了,而且這個時候我身下的床開始晃了起來,
我清楚的聽見馬麻在隔壁的叫床聲,「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馬麻正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幹著,我聽見這個男人的聲音夾雜在馬麻的
叫床聲當中:

  「臭婊子,叫,叫,。。。爽不爽?爽不爽?。。。被大雞巴幹屁眼爽不爽?。
。。爽不爽?。。。插死你。。。插死你。。。」

  原來馬麻今天接的第一個客人就是叫她配合肛交的客人,我能想像的到馬麻
現在正跪在床上翹著熟女豐滿的大屁股被她的客人操著,媽媽的屁眼一定被大雞
巴撐得大大的,媽媽肛門那一圈滿帶菊花皺折的肉肉正被旁邊這個男人的大雞巴
抽插得一起一落一起一落。

  我可以想像的到媽媽現在的體驗是什麽感覺,我的屁眼也經常被男人插,每
次插的我不僅好似魂飛魄散,而且感覺大便就要不小心失禁。想到這裏,我真的
有些羨慕媽媽,今天接到的第一個客人就可以讓自己感受到被插屁眼的酥爽,而
我今夜隻能一點點的進入狀態,是從吃男人的臭雞巴開始。

  我身子下面的這個男人閉著眼睛已經爽到說不出話來,我知道他也可以清清
楚楚的聽到隔壁發生的一切,我的嘴巴容積其實很小,他的雞巴體積真的有足夠
大,現在我感覺他的雞巴比剛才還要粗還要園還要硬,我一邊用嘴巴撸著他的陰
莖,一邊同時把舌尖頂在他的尿道口那裏,不時的還在用我的舌尖撥弄著他的尿
道口,突然我的嘴巴裏一陣暖暖的,一股阻擋不住的黏液沖進我的口腔,好像是
在用吸管喝那種紙盒包裝的溫牛奶,不小心擠壓牛奶包裝紙盒一樣的感覺。

  隻不過牛奶是甜甜的,而沖進我嘴巴裏面的液體味道是鹹鹹的澀澀的,我瘋
狂的吞著嘴巴裏面的一切不叫這些黏液流出來弄髒客人的雞巴。我感覺到他的雞
巴漸漸的軟了,我瞥見躺在枕頭上的他眼睛已經睜開了,我才把嘴巴從他的陰莖
上拔下來,我迷離的看著我身下的這個老男人慢慢張開了嘴巴,示意他我已經把
他射到我嘴巴裏面的精液全部喝了下去,這個老男人滿意的摸了摸我的臉,然後
我起身,他也起身提起了褲子。

  「贊喔,真的不錯。」這個老男人一邊整理好腰帶一邊笑著和我說,而這個
時候我這個隔間的床還在搖晃著,媽媽的叫床聲卻比剛才更大了。

  「您滿意我就開心了。」我笑著對他稍稍的鞠躬一下子。

  老男人壞笑著看了看分隔隔間的木闆,又看了看我:「下次我也找你這樣玩
好不好?」

  「可以喔,歡迎您下次再來。」我一邊說著,一邊帶著這個老男人從後面出
來,這個老男人趁我在前面走的時候摸了摸我的裙底,我回頭對他笑了一笑。

  這個老男人把鈔票給我,然後走出我家的店門,我一邊扶著半開的櫥窗店門,
一邊和他揮手掰掰,我正要關上櫥窗門的時候,兩個老男人從我家店門前慢步逛
過,我又趕忙笑著向他們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進來,但是他們隻是對我笑了笑,
就向前走去看別的家的櫥窗了。

  我自己繼續望著街上,如果有人站在門外,就媚笑著向他們招手,但是都是
隻是看看逛逛對我笑笑,沒有一個人真的進來。

  沒有多久,我聽見後面工作間的門響了,我下意識的回過頭去,看見媽媽送
一個男人從後面走了出來。

  「阿力哥,下次一定還來玩喔。」媽媽對這個正在付錢的男人說,這個男人
是我家店的常客,媽媽和我對他都非常的熟悉。

  「當然會來,呵呵。。。娜娜,今天我把你馬麻屁眼幹到爆炸,下次來幹你
屁眼好不好?」這個男人轉過頭來對我說。

  「不要等下次啦,今天人家就想要。」我籠了攏裙擺撒嬌似的擡頭笑著說。

  「哇靠,真的是迫不及待,等下次,你叫阿力叔恢複恢複體力,呵呵。」

  「好喔,恢複之後一定要來。」

  「一定,一定。你也一定在這裏等著被幹喔。」這個阿力叔走出門外和我說。

  「我不會逃跑的,哈哈哈哈。」

  我和媽媽笑著把他送走,我看見媽媽半個屁股坐在椅子上,用手揉著屁股底
下。

  「馬麻,是不是痛到了?」我關心的問媽媽。

  「有一些。。。這個阿力力氣好大。。。有些腫腫脹脹的感覺。。。」

  「馬麻,要不要我給你舔一舔?」

  我之所以這樣說,因爲之前有個老中醫師告訴我們,他說女人用嘴巴互舔陰
部和肛門可以消腫止痛,清潔陰部,緩解性疲勞。我們這條街的女人全部都非常
相信這個上年紀的中醫師的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