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生活都市]

阿珠

[複製連接]
查看: 50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terrybear6268
版主 | 2019-2-20 08:09:42

五年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說起來好怪,但也令我十分回味。女方是一個三十歲上下的婦人,她就是葉太太,人皆稱之『珠媽』。珠媽有一個女兒,雖然大約只有十五六歲,卻生得既成熟又惹火,我之所以認識珠媽,也是因為她的女兒阿珠。

那一次去松江新橋開洗頭店的超哥那裡,老朋友超哥對我說:「阿昆,我知道你對於外面的小姐一直是沒什麼興趣的,但目前有個小妹妹,她第一次出來做,說是想賺幾百塊買衣衫,我可以向你保證,她比鮮雞蛋還新鮮,不知你有沒有興趣見見她呢?」

我好奇道:「這小妹妹就在附近嗎?」

超哥道:「不錯,她剛剛來我這裡,說是有客就做,無客就走,不如我現在就叫她入房吧!」我正猶豫不決之際,超哥已經邊走邊說:「信我吧!沒介紹錯的!」

不一會兒,突然停電。然而在黑暗中,超哥仍然帶了一個女孩子來,他對我說道:「昆哥,她就是阿珠。真不好意思,可能是電力故障,我去打電話問問,你們摸黑玩一會兒吧,或者另有一番情趣哩!」說完,阿超很快就把門關上並離開了。

超哥沒有說錯,摸黑的確另有一番情趣,而且這次如果不是摸黑,我極可能會臨陣退卻。因為心理上的原因,我往往會面對太年輕的女孩子產生不舉的毛病,以前有個在醫院的小護士叫瑞兒,我倆很投緣,但好幾次我把她脫光了,壓在她的肉體上肉棒就是硬不起來,而在平時我和她在一起不脫衣服的情況下撫摩,可以硬他個半小時一小時,所以我和她有緣無份。

這時,我聽見阿珠脫衣服的聲音,接著她赤裸裸地向我投懷送抱。我摸到她的身體的時候,覺得她嬌小玲瓏,然而肌膚滑美可愛。可能是第一次摸黑玩女人吧,本來慢性的我一時竟迅速衝動,大肉棒也興致勃勃地碰觸到阿珠細嫩的裸體,更加蠢蠢欲動,我很快地脫下了自己的衣褲。

阿珠乖乖地任我擺佈。為了方便插入,我把她的嬌軀橫陳在床前,舉起她的雙腳,把陽具往她的陰部湊過去。阿珠十分配合地伸出手兒,她捏著我的肉莖,把它的頭部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我輕輕一推,卻插不進去,只好用力一挺,果然就硬進去一小段,然而阿珠也渾身一振。我連忙問道:「怎麼啦?是不是受不了呢?」

阿珠低聲說道:「沒什麼,你放心插進去吧!」

於是我努力地把長十二公分的肉棍往她的陰道深處推進,然後頻頻抽插,由於阿珠的肉洞實在緊迫,我支持了三分鐘的時間就在她肉體裡一洩如注了。


就在這一會兒,電燈突然重放光芒,而我的陽具還硬硬地緊插在阿珠的陰道裡。燈光下阿珠含羞答答,不敢正視。我把陽具緩緩退出她的肉體,突然發現落紅片片,於是驚奇地問:「阿珠,難道你還是第一次?」

阿珠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因為怕超哥不接受,所以沒敢說出來。」這時,我才看清楚阿珠的模樣,想不到年紀輕輕,樣子又生得這麼清純美麗,竟然就出來出賣自己的肉體了,心裡突然有一陣酸意。再和她談幾句,原來阿珠為了跟母親不和的原因,就在一氣之下,變成失蹤少女。阿珠現在暫居女同學家中,為了解決燃眉之急,只能出賣肉體。這種事情,在上海每日都有發生,我只是偶然之下才遇到故事中的主角吧!對於阿珠所說的,我半信半疑,於是問阿珠:「你說同阿媽不和,然則,你爸爸又怎樣呢?」

阿珠說:「我從小就沒有爸爸,就由阿媽養大的!」

「既然這樣,你更不應拋棄阿媽!」我理直氣壯的把她教訓一頓,然後。由袋中拿出兩張百元鈔票給她,說道:「阿珠,你還是快回去吧!你太幼稚了,這種地方不是你應該來的,你不可以再到這種地方了,今天如果不是剛好遇上停電,我絕對不忍心破壞你處女的肉體。況且,你媽媽一定很著急哩!」

結果,阿珠垂頭喪氣地走了,而事情亦告一段落。

世事真奇怪,直到一個星期後,我偶然去南廣場找朋友,回來時在地鐵站竟有人和我打招呼。我抬頭一看,竟是一個女孩子,身邊還站著一個年約三十歲左右的婦人,這婦人和她極相似,相信可能是她的姐姐。我怔了一怔,覺得這個女孩子很面善,但一時間又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她?後來才赫然記起,她就是那個自稱離家出走、又在那一夜被我開苞的少女阿珠。

上次見阿珠,她年紀輕輕,卻打扮得非常性感,窄腳褲、白短T恤,顯得前突後突。而今,改穿了藍白色的校服,看起來像個學生妹。

阿珠介紹曰:「這位是昆叔,我講過給你聽的那位?她是我媽媽。」

我笑著說道:「你好!我怎樣稱呼你呢?」

「你叫我珠媽好了!」她很大方的和我握手。

如此這般,大家就交換了手機號碼。

兩天後,阿珠打電話來說道:「昆叔,不好意思,有件事好想你幫忙。」

我問道:「又是為了錢嗎?你可別把我和你上床的事告訴你媽媽啊!」

阿珠道:「我沒有告訴媽,也不是要錢,你可以請我喝杯咖啡,慢慢再談好嗎?」

對於這個比自己小二十幾歲的小妹妹,倒有幾分好感,於是應約。見面後阿珠立即開門見山說:「昆叔,如果我講出來,你千萬別好笑我呀!」

我點了點頭。阿珠便說道:「是這樣的,你見過我阿媽啦!我想介紹你做她的男朋友,不怕失禮講一句,我沒有爸爸,阿媽是好寂寞的,以前我不知,所以怪錯了阿媽,可能她是由於沒有男朋友,才搞到心情煩燥,向我又打又罵。」

我哈哈笑道:「你想給阿媽做媒人?」

阿珠紅著臉說道:「不是做媒人呀,而是我希望阿媽快樂一點,如果她得到一些關懷和滋潤,一定會活得快快樂樂!」

我說道:「但是我們也曾經有過肉體關係,這樣做怎麼說得過去呢?」

「這個我也知道,但是這事你知我知,阿媽並不知。那天碰頭之後,她不斷提起你哩!」阿珠滔滔不絕的,口水多過浪花。

我笑著說道:「傻女孩,感情是要雙方的,我們不妨先做個朋友吧!」

「那你是答應了吧!」她高興得跳起來。眉開眼笑地說道:「打鐵趁熱,過兩天你到我家裡吃晚飯,屆時,阿媽會特地替你燒幾款好菜式呀!」既然盛意拳拳,我就是要推也推不來了。

阿珠兩母女住在七寶鎮上一座老式小樓,該樓高六層,無電梯,她們住在最高層六樓,一套五十平方的老式兩房一廳簡屋,雖然簡陋,看來風景倒不錯。據阿珠講,在風和日麗的日子,住在六樓也頗不錯的,可是,當夏天烈日時,可夠受罪了。

進到屋裡,已見到珠媽早已準備了幾道小菜,小菜香氣樸鼻,令人垂涎,跟著珠媽就開了一瓶酒,熱情地說:「昆哥,今晚你那麼賞面,不要客氣了,試試我的手藝,保證你滿意的。」

幾味菜式,包括白切雞,油炒波菜,青炒豆苗,清蒸鮭魚,看來豐富極了。一頓晚飯,又飽又醉。正想道謝而別之際,阿珠突然輕輕說:「昆叔,我想去樓下買些汽水,你和媽媽談談吧!」


說著,她向我扮了個鬼臉。我也並非三歲小孩,阿珠此舉,完全是給我們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

珠媽溫柔地說:「昆哥,據女兒說,你要在我家過一夜,因此,我已為你收拾好一個小房間,不如,你先進去休息吧!」

她盛意拳拳的,輕扶我進入一個小房間,房裡陳設簡單,只有一張小床和一張不大的桌子。珠媽先讓我躺在床上,進而她拿出熱毛巾說:「昆哥,你有點醉了,這是阿珠的房間,先休息一會兒吧。」

說著,有意無意之間,故意的碰到我在下最敏感的地方,進一步,她更老實不客氣的捉著我的右手、把它放到她的雙乳上,嫵媚一笑說道:「昆哥,你摸摸,已有五六年沒男人摸我的胸了,你覺得它還堅挺嗎?」我點了點頭。她立即把床頭燈熄滅,迅速寬衣解帶,餓虎擒羊般向我直撲過來。我以靜制動,但珠媽已經迫不及待的,匆匆替我脫去裡外褲子,玉手握住我的肉棍,欣喜說道:「你的好棒喲!這麼粗大,我好喜歡呀!」她一邊說,一邊輕輕撫摸,然後用櫻桃小咀輕輕地把陰莖吞了下去。本以為她只會輕輕吻一下而已,怎料她突然一個深呼吸,整條肉棍兒全部吞進小嘴,最有趣的是,她好似吃雪條一樣,一邊吃,一邊漬漬作聲。

見珠媽這麼風騷,加上肉莖受到刺激,自然引起生理上的劇烈反應,正想直搗她的玉巢時,珠媽卻含著寶寶不放,她抬起頭來說道:「昆哥,我想吃呀,我好想你把精液射在我嘴裡呀!」

我苦笑著說道:「現在就射出來,一會兒怎樣和你玩呀!」

珠媽媚笑著說:「我的下面你用手幫我搞就行了,我好喜歡這樣玩的。」

我笑著說道:「我用陰莖插到你肚子裡,不是更好嗎?」

珠媽說:「我一般要男人用力插十來分鐘才到高潮的,所以一要你先用手弄。」

珠媽繼續努力去含吮我的肉莖,我亦索性集中精神去享受其中樂趣。她用玉手握著肉棍的一截,而小咀和舌頭卻不斷在肉棍的上半截打滾,一時輕舔,一時猛吸,看來她的確玩得好滋味。

我笑著問道:「怎麼你喜歡這樣玩呢?」

珠媽吐出龜頭說道:「以前我丈夫都喜歡這樣玩,還記得第一次這樣玩過,才讓他插我下面,就懷上阿珠了!」

她不停地吮,不停地吸……,我的肉棒也感到不停的癢、不停地發漲,終於忍耐不住這種強大的刺激,把精液直射她的喉嚨,她瘋狂地扭動著身子,嗚咽著一口氣全吞了下肚去……。

喘著氣,趁著興致,珠媽立即要我把射精後已顯垂軟的肉棒插到她的蜜洞裡去。我心想:「剛才已把精液射到她嘴裡了,現在還要來,真的都不行啦!不過,今天跟珠媽還是第一次,不行也得硬撐了!」

她閉著眼睛、開始接受我的愛撫。憑良心說,對於做這種事,我都算經驗豐富了。首先探測她的桃源肉洞,看看是否已經有了反應,如果早已水汪汪,則接下來的事較易進行,否則,就要多做一些功夫了。

果然,她的水蜜桃,早就水汪汪,滑不溜手。先從那個銷魂洞邊緣,隨便擦幾擦,再而用中指輕輕的向上伸展,一直伸到上端的三角尖端,大家都知道,這裡是女性最敏感的地方,只要摸到小肉粒,女人就必然打冷震了。

於是我集中一點,向她的陰蒂進攻,先是輕摸,繼而輕揉,最後輕輕彈,這三下功夫,萬試萬靈。當她的陰蒂勃起變大,珠媽又依依呀呀呻叫之時,證明摸中矣。五分鐘後,珠媽已開始嬰嬰不清,再過一兩分鐘,她就好似顛馬似的震來震去,最後她一手抓著我的頭,大叫一聲:「我出啦,我死啦!」接著打了個冷顫,無可非議,珠媽已經高潮來臨了。她不斷打冷震,為時達分把鐘,最後一聲長歎,就軟綿綿了。如此這般,我們就在阿珠房裡相擁而睡,直到天明。

清晨醒來,我擁著一絲不掛的珠媽,底下的陽具又硬了起來,我想要和她來一次晨操,珠媽叫我先摸她,於是我索性和她大玩花式,珠媽在我的嘴攻之下呼天搶地,幾乎不能繼續含住肉莖,於是我起身跪在珠媽叉開的兩腿間,把粗硬的大陽具塞進她的陰道裡,珠媽的四肢像八爪魚似的把我緊緊纏住,那肉緊的程度在我上過床的女人之中少見。同時我發現珠媽的陰戶屬於俗稱『重門疊戶』的那種,她陰道裡美妙的腔肉使得我的肉棒在裡面抽送特別快感。我使出慣用的姿勢,把她的肉體橫在床沿,然後站在地下,架起她兩條粉嫩的大腿,肉棒在她肚子裡狂抽猛插,直把她插得欲仙欲死。我問珠媽道:「就快出來了,我要撥出來,否則就會在你的陰道裡射精了!」

珠媽低聲告訴我說:「我喜歡男人的精液,你趕快射進去呀!」

於是我又用力抽插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把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了珠媽的肉體內。當我把已射精的陽具從她的陰道退出時,我見到她的肉洞裡飽含著我的精液,在肉洞口慢慢流下來……。珠媽和我赤條條地側身摟抱,她感激地說道:「昆哥,你真行,我從來沒如此快活過,你可以隨時來找我,我任你怎麼玩都可以。」

早上七點起了床,見到阿珠,她昨晚上睡在她娘房間,大概有些不習慣所以早就起來了。她緊盯著我吃吃笑道:「昆叔,我應該叫你做爸爸了吧!」

珠媽面紅紅的說:「傻女兒,不要亂說話,今後你要多請昆叔來吃飯呀!」

阿珠笑道:「阿媽,我知道啦,你呀,你今天春風滿面哩!」

過了兩天,阿珠又打電話給我,叫我告訴她我住的地方,這小丫頭實在難纏,我拗她不過,只好把在莘莊的地址照實告訴她了,誰知她沒過半小時就登門入屋。一進來就在我屋裡到處察看,然後大讚我的洗手間又乾淨又漂亮,並說要借我的浴室沖涼。我還沒有答應她,她已經躲進去,接著,浴室裡面傳出來一陣嘩嘩的水聲。過了一會兒,阿珠從浴室出來了,她身上 圍著一條浴巾。走到我面前,則突然把浴巾解開,扔到一邊去。同時媚笑著對我說道:「昆叔,我的身體漂亮不漂亮呢?」我連忙叫她回浴室去穿上衣服,但是好像她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似的,只是對我笑著說道:「昆叔,你看看,我上次和你玩過之後,身體好像起了很大變化哩!」


我驚奇地問道:「是什麼變化呢?」我以為她懷孕了!

阿珠把她的乳房挺到我眼前說道:「我的胸部好像肥大了。還有,我下面長毛的地方也凸出來不少。像個肉包子似的,你說是不是呢?」

我仔細看了看,她的乳房的確很堅挺,陰阜也漲卜卜的。上次匆匆和她做愛,我已經記不起她當時的模樣,所以也不能做出比較。正呆呆地傻想,阿珠突然赤條條地撲到我懷裡,撒嬌地說道:「昆叔,我要你!這幾天你的珠兒難受死了!」

我慌忙想推開她,說道:「阿珠,不行啦!我和你媽已經有了關係,怎好再和你胡來呢?快去穿上衣服吧!」

阿珠並不理會,她那靈巧的手兒已經把我的腰帶解開,並且將我的褲子往下褪去。並對我說道:「昆叔,你已經替我開了苞,再加上是我和你先有關係的,我媽是通過我介紹才和你那個的!……如果你不再理我,我就再到超哥那裡去,叫超哥介紹幾個男人給我!」說著阿珠一把捉住我的陽具,並用騷媚而又帶反叛的眼光望著我。這個鬼丫頭,真拿她沒辦法,唯有對她說道:「聽你這麼說,我現在都硬不起來了,你叫我怎麼插到你肚子裡去呢?」

阿珠笑著說道:「激你的!愛你這麼深,我怎會去理別的男人!硬不起來不要緊,我用嘴吮吮,不就行了。」說著,阿珠立即埋首我的懷裡,把我的大陰莖含入她的小嘴裡又吮又吸。

我摸著她的頭說道:「阿珠,你變壞了,什麼時候學會了這些?」

阿珠含著我的肉莖言語不清地說道:「我早就變壞了,我的處女苞也已給你開了,還能說啥呢,那天你和我媽玩的時候,我從頭到尾在門縫裡全部偷看了,我媽還不是和你這樣玩嗎?昆叔,你也和我這樣試試好嗎?」

我笑著說道:「阿珠,你這個鬼丫頭,真拿你沒辦法。」

話還沒說完,阿珠已經把我脫得精赤溜光,她把我推倒床上,伏在我身上面,把我的龜頭含入嘴裡,同時也把她私處湊到我面前。這時我清楚地看到這個少女的陰戶,這是一個毛都還沒有長出來的鮮肉包子,剝開兩瓣白嫩的大陰唇,可以見到曾經被我開鑿出來的粉紅色小肉洞,以及那閃閃發光的紅珍珠。我用手指在小珍珠上打轉,阿珠立即有了反應,她渾身抖顫著,一股淫水從陰道裡流出來,滴到我的手上。我把手往她的屁股上擦了一下,又繼續撩撥她的肉洞,過了一會兒,阿珠忍不住調轉身來,她雙腿分開,騎在我身上,扶著我的陽具,讓龜頭緩緩地進入她的小肉洞,她洞口充滿淫水,大陽具一滑全進入了她的下腹,同時,我的雙手也輕輕捏住她的乳房撫摸著。

阿珠嘗試扭腰擺臀,讓她的陰戶把我的肉莖吞吐。我望著插在她陰道的陽具,感覺到她肉洞裡的確非常緊窄。玩了一會兒,阿珠無力地壓在我身上,她低聲地要求我像那天清晨玩她媽媽時的姿勢,在床邊抽插她。於是我抱住她的嬌軀坐了起來,先和她成了個『坐懷吞棍』的姿勢,我教她扭了扭腰,使她的腔肉和我插在她陰道裡的肉莖研磨了一會兒,我問道:「這樣爽不爽呢?」阿珠嫵媚地一笑,說道:「很舒服,我喜歡你的肉棍兒插在我最深的裡面。」我把阿珠的裸體抱著站立起來,一招『龍舟掛鼓』的花式,抱著她到冰箱裡拿了一罐冰紅茶。阿珠很乖巧,她喝了一口,就喂到我嘴裡,對我頻遞口杯。她的雙腿緊緊纏住我的腰際,狹小的陰道也緊緊地套著我粗硬的大陽具。我對她說道:「阿珠,你剛才也已經爽過了,我們到此為止好不好,再搞下去,我會在你身體裡射精的,萬一你懷孕就不太好了。」

阿珠笑著說道:「昆叔你放心,我是有準備而來的,你老土了,不知道現在有一種叫疏婷的避孕藥嗎?那種藥在做愛後四十八小時內吃,就絕對不會懷孕,而且每家藥店都有!所以我要你像玩我媽那樣,在床邊弄我,我要你在我肚子裡射精!這樣才過癮!」這個小淫娃兒倒也浪得可愛。於是我把她的嬌軀放到床上玩起『漢子推車』來。我雙手把玩著她一對玲瓏的小腳兒。阿珠的肉腳十分可愛,可以說是我所玩賞過的女人的肉腳中最美的一對。它雪白細嫩,柔若無骨。腳趾甲經過細心修整過,並塗上透明的指甲油。我把陽具硬塞入阿珠的陰道之後,就只顧摸玩她的肉腳,而我的屁股不由自主前後運動,使直挺挺的肉棒在阿珠陰道裡進進出出,在不斷的抽插下阿珠的臉上也露出甜蜜的笑容。玩了一會兒,阿珠催我用力抽插她的陰道,於是我雙手捉住她的腳踝,把她兩條嫩腿壓向兩邊,使她整個人成大字型,然後我扭腰擺臀,讓粗硬的大陽具在阿珠緊窄的肉洞裡進出。阿珠的陰道當然要比她媽媽的狹小的多,但滑潤的很,而且可能是遺傳的原因吧,阿珠的陰道也是屬於『重門疊戶』的一種。我抽動了幾下,阿珠的陰道裡冒出淫水。得到了滋潤之後,感受就更好,「噗滋……噗滋……噗滋……」我加速繼續抽插,終於把阿珠推上欲仙欲死的高峰。在我僵硬著身子往阿珠的陰道裡子宮口噴射精液時,阿珠把我緊緊摟抱,她到高潮了……。

完事之後,阿珠親熱地偎在我懷裡,她告訴我說:「昆叔,多謝你!上次你替我破了處女的屏障,使我成了真真的女人,這次你又讓我享受了做女人的快樂滋味。」

我說道:「這事你可千萬不要讓你媽知道,否則我會被她罵死。」

阿珠笑著說道:「我們的事,媽早就知道了。上次你給我錢的時候,我就把一切經過全部告訴她知道。媽並不怪你和我初夜,而且很感激你開導了我,使我不再往歪路上走下去。因此上次偶然遇到你,我即趁機介紹她和你相好。不過我偷看到你和我媽做愛之後,心情又平靜不下來,我也是一個女人了,那天之後我已深愛上你,我不說你也知道我怎麼想。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媽,媽怕我再入歧途,就叫我再來找你。」

我笑著說道:「你沒告訴你媽是來和我做愛的吧!?」

阿珠認真的說道:「有啊!我是明告訴她,說今天我是來和你做愛的呀!媽罵我是衰女,養大了就跟媽爭男人,但是我表示我不會獨霸,並答應她這個禮拜天把你約到家裡。」

我歎了口氣說道:「我遇上你們倆母女,還不知是禍是福!」

阿珠笑著說道:「當然是福啦!我媽還不太老,才三十二歲,而且蠻風騷的,還有十六歲的我,隨時都讓你嘗嘗新鮮的滋味,就算我以後有了男朋友,我仍然可以和你幽會呀!」

我很很地親了她一口說道:「就是你這個青蘋果,我怕我命不長矣 !」

阿珠奸奸笑著說道:「昆叔,你放心啦,只要你不再到處玩女人,只有我和媽兩個,又怎會應付不了呢?我和媽不會把你的精液吸乾的!」

我說道:「哇!這麼快就管起我來了。」

阿珠笑著說道:「不是管束你呀!昆叔。我知道你不娶老婆,無非是想自由自在,玩盡天下女人。但是,你玩過的女人也不少了。現在又有愛滋之憂,你不如修身養性,不要再到處玩,如果嫌只對著我和媽兩個人太單調,要成熟的,我媽可以介紹她的朋友和你過招,要鮮嫩的,我有兩個死黨姐妹等你做教練哩!」

我笑著說道:「哇!像你說得這麼誇張,我豈不是要收山了。」

阿珠認真地說道:「是呀!你根本不用再到處尋幽探秘了。有時候你可以到我家去找我媽,你安慰她之餘,她也會約一兩個麻雀朋友和你較量一下,我知道你最喜歡成熟的女人,在鎮上打字的琳姨和在村裡做團支書的娟姨一定會令你滿意的,她們的老公都是跑外地的貨櫃車司機,年齡和我媽差不多。我也有兩個要好的同學,年齡跟我一樣十六、七歲,她們早就不是處女了,但她們不是給男人開的苞,只因為她們鬧同性戀,她倆用偷買來的假陽具各自插入對方的下體,由於不懂,她倆買來的是特大號,自己開苞開得好辛苦!不久前我還見過她們互相用假陰莖伸入陰道裡玩弄,她倆不像我大膽,雖不是處女,但還沒有碰過男人,我介紹她們和你交往,她們定會高興死的!」


我笑著說道:「你以為我是花花公子啊?其實我酒家餐館難得去,髮廊K房從不去,現在單是你們兩母女,我就不知能否應付得來,你還提她們兩個,叫我會受得了嗎?」

說到這裡,阿珠突然發現我的陽具已經再次硬立起來,她把雪白細嫩小手兒握住肉棍兒笑著說道:「怎麼不行呢?看,這不是又行了嗎?今晚我已經夠了,不過我也要學我媽那樣吃你的肉棒,我要你射在我嘴裡!」這丫頭,說做就做。隨即把我的陽具含入她的嘴裡,然而她的口技遠遠不及她媽,吃了好久,仍然吃不出來。只好叫我再插到她的陰道裡抽插,到我感覺要出來時才讓她吃。這個方法果然湊效。雖然她陰道裡還留有我剛才射進去的精液,但是這液汁正好起了潤滑作用,我順利地在她肉體裡抽插,也舒服地享受這個小重門疊戶的樂趣。直到要射精的時候,才急急忙忙地拔出肉棒,塞到了她嘴裡,讓阿珠吮食了我全部的精液……。

星期六晚上,我又到阿珠家裡吃飯。因為我的資助,這一餐特別豐富,但是因為知道我和阿珠的事已經穿了,所以很不好意思,珠媽也不知說什麼好。吃過飯後,阿珠見氣氛不好,立即收拾好碗筷照例說了聲就到樓下的七寶商城玩去了。於是我們進了房間,我採取主動,珠媽也欣然配合,很快就赤身裸體地抱在一起,粗硬的大陽具也插入珠媽的陰道裡。正在抽送的時候,阿珠突然開門進來,她對珠媽說道:「阿媽,悶死我啦!反正都知道了,你就讓我留在家裡好嗎?」這時,我和珠媽身上都是一絲不掛,而且肉體還連在一起。珠媽羞得粉面通紅,她罵道:「死女兒,養不大了!」

阿珠見她媽媽沒有趕她出去的意思,便笑嘻嘻地脫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我也繼續抽插珠媽的『重門疊戶』,這時珠媽已經在閉目享受,阿珠則湊過來我的身邊,從她的眼神裡,我看出她這時也是慾火焚身,否則她不會在商城逛一會兒就回來!但是,我此刻只能應付珠媽。於是我把本來撫摸著珠媽的雙手抽出一隻去撫摩阿珠。珠媽立即發覺,她睜開眼睛,歎了一口氣說道:「昆哥,我夠了,你去和阿珠吧!」

於是我騰身壓在了阿珠身上,阿珠此時早已大叉著玉腿,我和她已是第三次了,很順利的進入了她體內,當著珠媽的面用力抽送起來,珠媽也在邊上看著我的陰莖在阿珠陰道裡進出,她滿臉潮紅,一手撫摩自己的雙乳,一手探入自己的下體,跟著我和阿珠的節奏進進出出,由於氣氛的因素,我對阿珠的抽送不到五分鐘,身下的她已是嬌喘連連,不斷掙紮呻吟,抱著我的雙手指已嵌入了我的背裡,我加快了抽送力度,每一下都感到已頂到了阿珠鮮嫩的子宮,強烈的刺激使我無法控制,高度發漲的陰莖強有力地向阿珠陰道裡噴射出了精液,阿珠大叫著顫抖起來,我倆身邊的珠媽此時也呻吟著癱軟在床上,伸在下體的手也無力拔出,我癱軟在她倆的身體上……。

從那以後我們成了一家,在外阿珠叫我叔叔,到了她家裡我們不分彼此,同枕共眠,我和阿珠母女共同分享著對方身體帶給的快樂,我們已無法分離,五年過去了,珠媽容顏依舊,身材還是那麼雪白勻稱,做愛時還是那麼熱烈激昂;阿珠半年前已出嫁,但阿珠每隔兩三天就會回她娘家來來,她三個月前剛懷了孩子,是我的孩子,他老公被老闆派往新疆,前兩個月走的,很少回來,走的時候還以為阿珠懷的是他的孩子呢。跟五年前一樣,我還是那麼精力充沛,看到阿珠現在微微隆起的肚子,更激發起我的性慾,現在反而能同時和她母女倆做愛,而且做愛時間也比以前長多了,往往能在阿珠和珠媽體內抽插半小時而不洩……。

我們相愛,我們相擁,感激老天給我們機遇,使我們三人比起常人更相愛、更幸福!我要把我們的幸福、快樂說出來,要讓世俗人們醒來:人生苦短,人生幾何!不要為無聊的世俗蒙住了眼前的幸福,去盡情的享受你該得到的快樂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