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03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gl1122
伯爵 | 2019-2-20 13:22:55

寫這文的原因,是最近聽一個朋友說他們某個認識的人開個攝影工作室,看

著如果妹子漂亮就想辦法或強或騙把妹子上了,不管是人妻還是一般拍寫真的普

通妹子,漂亮身材好就不放過。最后載了,是因爲上了一個有點背景的哥們妹子,

之后載在那個哥們手上,而且聽說還廢了第三條腿。順便我自己YY一下淫妻的綠

帽情結對了順便透露一下那家工作室,是在廣州農林下路附近的一家工作

室,名字叫xx墨婚紗攝影工作室,廣州的朋友如果有去過這家工作室那就小心了。

原本是留下美好回憶的婚紗照,結果變成了妻子給我戴綠帽的淫蕩寫真,雖

然我有淫妻的想法,但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時真是欲哭無淚加怒火中翻滾

事情還得從下面說起

澳門黑沙灘,在這個秋風瑟瑟,有一點微雨但還帶有暖意的傍晚,一對新人

正在拍攝他們的婚紗照,那對新人就是我和我老婆,我叫阿辰,和老婆小蕙長跑

了七年后,今年總算登記結婚了,我們是登記了酒席被家里人迷信地訂在了過年

之后所謂好日子,于是在這段時間,我和小蕙在調了快三個月的時間后就找了一

家小蕙閨蜜推薦的攝影工作室進行婚紗照的拍攝工作,並且外景選擇了我求婚的

澳門進行拍攝原本美好回憶的旅行拍攝,只是我在這發現了我本不該發現的



正在幫我們拍攝的這個攝影師,哦,或者叫色淫師,叫阿珅,就是我們在的

那個工作室的老板加色淫師,而正在幫忙拿著反光板的那個又高又瘦的是阿珅的

助手叫浩子,而拿著大包小包的是化妝師小米。

阿珅在拍完了我和小蕙在日落中接吻的照片后,就結束了今天也就是澳門最

后的拍攝了,回到酒店后,我發現我漏了一個背包在沙灘上,于是回頭拿

在等電梯的時候,我突然聽見在電梯側面的陽台上有人說話,仔細一聽,居

然是阿珅和浩子,剛想過去打招呼,但談話的內容令我一愣于是我貼牆站在

那里細細聽

浩子:「珅哥這妞真他媽正點,操,今天那件低胸的婚紗,我當時都快忍不

住想上去捏著,俯身那幾張,我都快看見乳頭了,只是想不到這妞這麽聽話,叫

她真空真是真空。」

阿珅:「哼,不是你以爲你珅哥我是吃素的啊,落在我手中還想逃啊,開玩

笑拉,干了這麽多次,那次不是爽死的,對了,那個藥帶了沒有,今晚靠它玩了,

只是那個傻逼在得麻煩點,今晚你記得怎麽做拉。」

浩子:「珅哥放心啦,那個藥帶了,還帶了那只吃了就睡得像死豬的鎮靜劑,

今晚喝酒完我下藥去那瓶水,那傻逼保證睡得死死的,第二天不到十二點不會醒。」

阿珅:「那就好,操,小心使得萬年船,那傻逼家里好像有點背景,不過真

是很久沒干過這麽整點的妞了,那胸又挺但又軟軟的,太他媽不科學了!」

浩子:「我就喜歡她的那雙腳了,穿著絲襪高跟,不論是踩著和我足交還是

用雙腳幫我撸都爽,上次給撸著不到五分鍾就射了。」

阿珅:「就你這出息,怪不得上次操她不夠十分鍾就射了,操,都六點多了,

你快去下面的自助餐拿位置,我回去房間準備準備。」

聽到這里,不用想我也知道那個傻逼就是我,只是我一時想不明白小蕙什麽

時候和爲什麽給他們干過了聽到他們的腳步聲,我立馬閃入了走火通道中,

等腳步聲遠去,我連包都不去拿了,直接回到房間。不停喘氣,小蕙看見我這樣

于是問我:「老公,怎麽啦?不是去拿包麽?包呢?干嘛喘氣啊?」

我看著小蕙,還是那麽可愛那麽清秀,仿佛一個清水芙蓉一般的女子,到底

隱瞞著我多少事一米六五高的小蕙此時已經脫了婚紗換回了一條卡其色無袖

連體褲,一頭還帶著今天才造發型的大波浪卷發,光著腳丫子滿屋子在翻箱倒櫃

找東西,那對36D 的胸部鼓鼓地頂著那條連體褲,隨著她轉身,下蹲,起身,俯

身不停地彈跳著,我不禁想到阿珅他們的話,小蕙沒有穿胸罩,真空著?

小蕙回頭看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假裝怒氣沖沖:「發什麽呆啊!快幫我找雙

鞋子啊,忘記放那個箱子了,裸色那雙高跟鞋啊!」

我默默地開始找鞋子,一邊找邊想,我今晚要不要讓小蕙又入狼口,還是看

看小蕙到底在別人的胯下是如何的樣子在不停糾結和翻滾著的心思中,我來

到了晚飯的餐廳中,平時看著還挺覺得好人和專業的兩個人我突然覺得他們還惡

心和猥瑣,不停奉承著我和小蕙,而且我怎麽看他們都是在盯著小蕙的胸部看,

眼神是那麽的淫蕩和色眯眯。

我的心思完全不在食物上,而是不停地想著小蕙和他們兩只色狼之間的事,

而且他們兩個不停給我敬酒,我也就能擋就擋不能擋就喝掉,那個化妝師小米什

麽時候拿了一塊牛扒給我我都不知道,我隨口一吃,我操,辣死我了,嗆到不行

的我,開始看台上有什麽可以喝的,浩子不失時機地給我遞過來一瓶水:「哎呀,

辰哥嗆到了?來喝口水解解。」我一看水,聯想到阿珅和浩子的話,這水絕對有

問題!可是我怎麽不喝我擰開瓶蓋,發現這是未開封,難道不是這時下手!?

腦中快速想著前后聯系和可能性,只能拼命咳嗽掩飾未能喝水小蕙這時還很

賢惠地一邊拍我的背一邊問怎樣我決定賭一把!喝了一口水,同時觀察浩子

的眼神,浩子果然在我喝水的時候眼中漏出得意和搞掂了神色,當水接觸到我的

舌頭我立馬裝咳嗽,把水噴了出來,拿著那瓶水,走向洗手間,路上還不停裝著

喝水的樣子,其實都含在口中,在洗手間把那瓶水全倒了,換上自來水,在裝水

哪會我決定了,我要看看小蕙在別人胯下是如何的,反正已經發生小蕙已經給我

戴過綠帽

拿著那瓶自來水坐回桌上,一邊咒罵這酒店的廚師不會做菜一邊觀察阿珅和

浩子他們的神情,一邊大口大口喝著水,他們那奸計得逞的神情我越看越惡心,

于是轉頭望向第二處,等等爲什麽這個化妝師小米也流露出一副奸計得逞的

神情那個微微上翹的嘴角,那個笑容明顯就是你中招了難道他們都是一夥

的!?我疑惑地看向小蕙,小蕙倒是什麽也沒有發生一樣,繼續和阿珅浩子他們

說笑著我心中突然想到,難道小蕙也知道他們要做的事!?我心愛的女人也

背叛我?真是心碎的節奏啊

喝完那瓶水,估摸著時間,開始不停打呵欠,阿珅他們三都漏出了期盼甚至

不耐煩的神情,我知道我該配他們的時候了:「今天不知道怎麽的,好累啊,

而且頭暈,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小蕙,吃飽沒有,我們回房吧?」

小蕙放下刀叉:「肯定是你喝多了,剛才說你又不聽,回房洗澡睡吧,阿珅

我我們先回去了,你待會把照片拿給我看吧。」

我決定帶小蕙離開,我這時已經開始動搖了,到底該不該看看他們怎樣對待

小蕙,回房的路上,小蕙就是不停說著拍婚紗照這事,說阿珅他們的團隊很專業,

說她閨蜜在這里拍的怎樣怎樣,我開始有點不耐煩甚至有點羞怒,你都給人上了,

還得不停說,這不是羞辱我嗎。好,我決定看看你到底在別人胯下是怎樣的,到

底是不是騙了我七年!

回到房我穿著衣服,倒床就睡,當然是裝的,看小蕙接下來有什麽行動,可

是小蕙居然只是換衣服,洗澡,穿了套睡衣跑上床看著電視,小蕙剛開始還叫我

起來洗澡,可是我裝著酒上頭醉死了,嗯嗯兩聲就繼續裝睡。當我們在房間待了

可能一個小時之后,有人敲門!我當時在想,阿珅?浩子?結果小蕙一開門,我

聽到居然是小米的聲音。

小米:「小蕙姐,辰哥怎樣了?沒什麽事吧?」

小蕙:「醉死了,叫都叫不醒,有什麽事嘛?」

小米:「珅哥叫我告訴你,今天拍的照片有預覽效果圖看了,叫我喊你過去

看看呢,你現在過去還是怎樣?」

小蕙:「可是」小蕙此時回頭看了看我想了一下「好吧,我待

會就過去,我先換件衣服。」

小蕙回到床邊又推了我幾下喊我,我就是裝死不理她,我就要看看她到底怎

樣小蕙看我沒反應,換身衣服就過去了阿珅他們的房間了。當我聽到門鎖上,

立馬沖到門邊貼耳聽著外面的聲音,聽到隔壁房門一關,阿珅他們的房間就在我

們隔壁,陽台都是隔著一道牆而已,此時真是感謝澳門威斯丁的酒店設計!

我快速伸頭看了看隔壁的陽台,他們只是把落地玻璃門關上了,沒有拉門簾,

但是這樣我不可能一直看著啊,左思右想,突然想起我那部HTC 的備用機有個功

能是可以充當無線攝像頭轉去電腦。我找個東西把手機能架著就可以了!立馬轉

身去找東西。找來找去只有一個衣架有夾子,還好是固定的,我于是把手機夾好

把手機伸到隔壁,我在這邊看著電腦

此時小蕙做在床邊,捧著電腦應該是翻看著照片,阿珅則在旁邊指指點點說

著什麽,浩子和小米則是在收拾東西。突然阿珅一只手摟住了小蕙,小蕙楞了一

下,用手推了推阿珅的手,可是沒有成功,阿珅一邊這樣摟著小蕙一邊繼續和她

看著電腦,小蕙臉的越來越紅,阿珅則是看著越發猥瑣。

此時浩子,來到門前的桌子上倒水,我模糊看到好像他把什麽藥丸放入水中

攪拌著,那里太暗,看不清。他媽垃圾的HTC 攝像頭!之后他又倒了一杯水,拿

著兩杯水,把放了東西那杯遞給了小蕙把另外一杯遞給了阿珅,阿珅一邊說說笑

笑一邊喝了那杯水,小蕙也跟著喝了幾口阿珅繼續摟著小蕙看著電腦說著什

麽,但摟著她的那只已經不安分起來了,開始有撫摸的動作,可以看到手已經不

時觸摸到小蕙的乳房下沿,小蕙則好像有點在默默忍受著,看不到反抗的迹象。

慢慢地整只手都放到了乳房上,小蕙此時應該開始呼吸急促了,因爲乳房是她的

敏感地帶之一,而小米和浩子也在摟著接吻撫摸對方莫非他們是玩群交?!

這樣的情景維持了可能有一兩分鍾,阿珅突然放開小蕙,站了起來,小米和

浩子也停了下來,阿珅和小蕙說著話,然后轉頭和小米還是浩子說著什麽,之后

小蕙把房卡遞給了阿珅,我一看這里,立馬放下東西,沖回房間,打開門鎖,重

新躺在床上,裝著死豬。

門在我躺下那一刻就滴的一聲打開了。接著我聽見兩個人的腳步聲,阿珅一

邊推我一邊喊我:「辰哥,辰哥,你怎樣啊?」這樣來回了幾遍,「操,這傻逼

睡得真死,那藥真管用,今晚有得玩了,剛才你給小蕙那杯東西放的啥?。」阿

珅一邊推開我一邊坐下來說。

「我操,珅哥居然看見了,我也不知道具體是啥,我那哥們就說可以催情,

可以玩得更加hi,不過反正要是待會小米給她抹的那精油,他媽那才是硬貨,

試靈啊,真是不懂爲毛有這樣的藥品,就是得抹到陰核才最大效果這點不方

便外,他媽真是神藥!比杜蕾斯那個什麽G 點刺激劑還有用。」浩子一邊拉開某

個包的拉鏈一邊說。

阿珅:「那就可以啦,他媽衣服都帶齊了吧,今晚玩完了,不知道得什麽時

候才能再玩,雖然下個星期有個新的妞可以玩了,但是玩了這麽多,就覺得這個

爽,扭扭捏捏的,但是操起來又放得開,有偷情feel,我喜歡,他媽的,上次在

影棚那里差點沒爽死,一邊抱著操一邊舌吻,還喊得那麽大聲,對了,我上次在

影棚操她時那件馬甲帶來嘛,最喜歡她穿那件了!」

浩子:「帶來了,都帶來了,連伴娘那件小禮服我都帶來了,那次幫伴娘試

尺寸,只肯給我足交了,沒干到,今晚得要她穿著給我干一次,不然遺憾終生啊!」

阿珅:「頂你個肺,你就喜歡干伴娘,都不知道是什麽嗜好,新娘不喜歡,

每次都找伴娘下手,又不喜歡干逼就愛足交口交顔射口暴這些,內射多爽,那次

我不是內射的!」

浩子:「切,不是我把她那個伴娘閨蜜干得服服帖帖,她能到我們這給我們

玩?不過也得多謝她那個好閨蜜,從那次她做伴娘開始給我干到,到嫁人了還時

不時回來找我來一炮,不是她和小米給力,忽悠到小蕙,我們都不能玩,真應該

給她一個好炮友獎,珅哥,東西找齊了,三雙高跟鞋和這幾套內衣是不是都拿過

去?」

阿珅:「對,算了,把她整個包都拿過去,看看今晚有沒有時間,要她穿遍

那幾套禮服婚紗干一遍外,看看有沒有衣服看著好看的要她也穿上干一次,把藥

給我,今晚得金槍不倒啊,不然真是虧死。」

浩子:「來,珅哥,給你,這可是正中的美國貨,包你今晚一晚金槍不倒,

小米化完妝沒有?」

阿珅:「應該可以了,我們過去吧,待會記得架好錄像機,媽的,上次都歪

了,待會小米又去釣凱子?」

浩子:「小米現在老厲害了,釣凱子都是猛男那種,現在都說我的小雞雞了,

哎對了,珅哥,今晚能不能玩到3P啊,一直不是你上就是我上,都不肯3P. 」

他們一邊說一邊走出房間,我立馬跳起來貼到門上,聽著外面的動靜,聽到

門開關了兩次后,我又等了一會,走向陽台一邊走一邊想,原來是小蕙的閨

蜜的禍害,操又把手機伸過去,這時,所謂的拍攝已經開始了,小蕙穿著今

天在沙灘那件藍綠色抹胸小禮服在床上擺著各種姿勢給他們拍攝著,剛開始還是

很正常的姿勢,慢慢開始變得不正常了,小蕙叉開雙腿,雙手伸到私處撫弄著,

接著把自己雙手按到雙乳上,跪著露出一副渴求的表情,又轉過身,趴在床上,

拉起裙子,露出屁股,回頭看著阿珅和浩子他們含著手指,阿珅不停在拍攝不停

要小蕙做出各種難堪下流又淫蕩的動作,慢慢地小蕙的那件小禮服一邊的胸已經

露了出來,她自己捏著乳頭,手放到自己的私處,一臉淫蕩的表情阿珅則很高

興跳到床上拍了

這時我房間里的電話突然響了,我急忙沖回去接電話,一個朋友喝高了亂打

電話,我好不容易挂了,回去一看,浩子已經脫光了在床上,挺著他那條雞巴站

在小蕙側邊,而小蕙則跪坐在那里一只手扶著他的雞巴伸出舌頭做舔他龜頭的動

作,而且小蕙居然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是她選的那套紫色的伴娘小禮服,阿珅在

不停拍攝,小蕙則不停換著動作,用手撸著浩子的雞巴,舔著他的睾丸,阿珅對

著小蕙的臉一陣狂拍,浩子也拿著相機在不停的拍照,接著小蕙把雞巴含進去不

停吞吐著,自己居然還自慰起來,一邊自慰一邊幫浩子口交著,阿珅則是不停拍

照浩子期間還躺在床上撅起屁股,要小蕙來了一次毒龍口交不停變換著花

樣,之后浩子突然推倒小蕙,開始給小蕙口交起來,阿珅則移到旁邊拍攝,一邊

拍著一邊掏出自己的雞巴,在在小蕙身邊要小蕙撐起來開始口交著,這期間小蕙

一邊幫阿珅口交,一邊時不時停下喘氣,看來浩子幫她口交得很舒服,這樣過來

幾分鍾阿珅又移開,浩子則繼續幫小蕙口交著,之后變成了六九,阿珅則一

邊拍著一邊時不時自己撸幾下。

浩子在六九了一輪后,跪了起來,扶著小蕙的一只腳,開始吻著舔著,我這

時才發現,小蕙穿著紫色的絲襪和那雙今天穿過的魚嘴藍色高跟鞋,浩子一邊舔

著小蕙的絲襪腿一邊揉捏著小蕙那豐滿充滿彈性的乳房,腰部還不停聳動著,估

計是在觸碰小蕙的私處,阿珅拿著相機移到小蕙已經在床沿外頭上,又要小蕙開

始口交起來這期間,小蕙被他們兩人一人一邊揉捏著乳房,一邊給浩子用雞

巴觸碰她的私處和吻著她的雙腳,一邊幫阿珅口交,又舔又吹。

這樣被他們玩弄了一會,小蕙被浩子拉了起來,雙手被拉到兩邊架著,向前

俯著身子,那對豐滿的乳房一邊裸露著,一邊還在紫色的小禮服中若隱若現,浩

子就這樣開始和小蕙做愛了,沒有戴套,沒有任何措施,直接插入了小蕙的陰道

中,小蕙在給他們玩弄調戲了這麽久之后,那留著淫液空虛發癢的陰道此時應該

已經很迫不及待地迎著浩子的雞巴了吧,因爲我看見小蕙那化了精致妝容的臉上

充滿了滿足和舒爽的表情,浩子開始不停坐著抽插,小蕙的表情越發地豐富,從

皺眉到有滿足的笑容再到不知道是舒爽還是疼苦的皺眉浩子就這樣干了小蕙

十多分鍾,而阿珅則不停變換著角度拍下小蕙被浩子干的情形,最后快二十分鍾

的時候,小蕙已經扶著桌子,浩子則扶著她的腰不停抽插著,而且我已經隱約聽

到小蕙的呻吟聲,之后浩子死死地頂著小蕙的屁股,抖動著,我知道浩子已經把

精液射進了小蕙的陰道,毫無保護下地射進了子宮也可能小蕙估計也高潮了,

我看見她身體明顯僵硬了,表情只是閉著眼張大嘴巴我知道小蕙高潮時就是

這樣的表現。浩子射完,抽出雞巴,放開小蕙,小蕙立即跌坐下去,喘著氣,浩

子接過阿珅手中的相機,阿珅把小蕙抱到床上,將小蕙的雙腿按成了M 字型,把

早已經硬到不行的雞巴插入了小蕙的陰道,又一次在毫無保護措施的情況下小蕙

的陰道向別的男人開放了。

阿珅正常體位地干著小蕙,一邊干一邊用手揉捏著小蕙的乳房,還俯身去吸

小蕙的乳頭,時不時來一個舌吻,還不停地揉弄著她的陰核,浩子一邊拍攝一邊

時不時地伸手去摸小蕙的乳房或者拉著小蕙的手給他打飛機,阿珅用傳教士體位

這樣干著小蕙,只是不停地撫摸,舌吻,揉捏乳房,要小蕙整個人抱緊他,阿珅

干了小蕙也是二十多分鍾,最后又內射在小蕙的陰道里。

阿珅站起來,和浩子來了一個 give me fire ~ 在那里哈哈哈大笑,此時我

仿佛陷入了一個很奇怪的情況,我很憤怒,但是從小蕙給他們干開始,我一直很

興奮,看他們一邊干著小蕙我一邊打著飛機,自己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這麽硬過,

不知道爲什麽,心里酸酸的,但又好像有什麽在蠢蠢欲動破殼而出

此時,阿珅和浩子把小蕙從床上架了起來,可以看見小蕙一臉滿足但是又帶

有一絲絲渴望什麽的神情,阿珅架著小蕙,浩子七手八腳地把那件小禮服扒拉了

下去,又找出一件白色的婚紗給小蕙穿上,我發現那件婚紗是小蕙選來選去,決

定結婚那天穿的白紗,那是一件收腰魚尾一字肩的白紗,此時居然成爲他們玩弄

小蕙的情趣之物。

穿好婚紗,他們又給小蕙換上了白色絲襪和裸色的高跟鞋,要小蕙穿好白色

的手套和戴上白色的頭紗,又是一輪色欲之戲

阿珅要小蕙站起來,摟腰抱著小蕙,伸頭進頭紗里和小蕙舌吻著,一只手則

按在小蕙的乳房上不停撫弄著,他的雞巴則頂在小蕙的小肚子附近,要小蕙套弄

著他的雞巴,而浩子此時不停拍照,這樣弄了一會,浩子也加入了,他們掀起頭

紗輪流和小蕙接吻,兩人四手一人一手揉捏一個乳房,阿珅令一只手不停摳弄小

蕙的私處,浩子則不停撫摸小蕙的屁股和背,而小蕙的雙手則套弄著他們的雞巴,

而且架設在旁邊的其他相機開始自動拍攝,閃光燈閃個不停,明顯設置好了自動

拍攝。

之后他們要小蕙跪了下去,要小蕙給他們輪流口交,小蕙此時非常賣力地給

他們口交著,不論龜頭還是整只雞巴還是睾丸,她都舔一遍,再含進去吞吐,而

幫另外一個人則套弄著還時不時撫摸一下龜頭,用大拇指刺激馬眼而他們依

然一人一邊揉弄著乳房或者按著小蕙的頭把雞巴死死頂進小蕙的喉嚨。

口交了一會后,他們把小蕙拖到床上,浩子拉起小蕙的雙腳,要小蕙給他足

交,而阿珅則是面對浩子跨坐在小蕙的臉上,雙手擠壓著小蕙的雙乳,我明白他

是要乳交還要小蕙能舔到他的屁眼。浩子扶著小蕙的雙腳,雞巴不停在兩只裸色

的高跟鞋之間抽插而過,之后他脫了小蕙的一只高跟鞋,把腳底的絲襪撕了一口

子,把雞巴插入那個口子里面享受這絲襪的光滑還有小蕙嫩足的特殊觸感,而拉

起另外一只腳舔弄著白色的絲襪和裸色的高跟鞋。而阿珅,一邊用小蕙的雙乳玩

乳交,一邊還要小蕙舔弄他的屁眼,可以看見小蕙的頭有時會抬起,估計是舌頭

夠不到,要抬起頭才能。突然,浩子抱著小蕙的一只腳,而腰部挺起一動不動,

阿珅則看著浩子哈哈大笑,我明白是浩子忍不住射精了,把精液射在了小蕙的絲

襪和腳底之間,浩子楞在哪里一會,又恢複了舔弄小蕙的絲襪和高跟鞋,之后抽

出已經軟了的雞巴,把那只高跟鞋給小蕙穿上,居然要小蕙把他的精液踩在高跟

鞋里面,浩子給小蕙穿好高跟鞋,坐在一邊,拿起相機又拍攝起來,阿珅則繼續

乳交著。

阿珅把小蕙整個人調轉,要小蕙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把婚紗推倒腰間,半

蹲在哪里又一次插入小蕙的小穴中,又開始抽插起來,浩子走到小蕙頭前抓著小

蕙的頭,又要小蕙給他口交起來,小蕙經曆了剛才的兩次性交后,估計體力消耗

挺大,口交斷斷續續,一只手明顯撐不住身體,小蕙只好雙手撐著,單單用口給

浩子含著舔著,后面的阿珅則不停地抽插著,不停變換著抽插的速度和深淺,小

蕙這樣又給他們干到了高潮,整個人扒下去,而他們根本不理小蕙的情況,阿珅

躺在床上,浩子把小蕙拉起來要小蕙給阿珅玩起女上位,阿珅扶著小蕙的大腿又

快速地抽插起來,浩子則繼續要小蕙口交。看著那張床在明顯的震動著,可以知

道阿珅是多麽大力地干著小蕙,而浩子不停頂要小蕙換著口交的方式他們就

這樣干著小蕙,不停地換著體位,交換著干小蕙的小穴和口,最后一起把精液射

在了小蕙的頭紗上,之后要小蕙給他們添干淨雞巴上殘留的精液,而且還拍下了

這一幕。我這會已經撸出了自己的第三發

這一夜,小蕙就這樣給他們輪流地干著,不停換著體位,不停換衣服,期間

休息的時候浩子還給小蕙不知道喂了什麽藥,小蕙居然潮吹了一次

淩晨四點多的時候,小米居然帶著一個黑人回來,他們要小米給小蕙重新化

妝,化妝時小蕙還不停幫他們三個打飛機和足交之后化完妝,就真的變成

了群交,三個男人和兩個女人,兩個女人又不停給三個男人換著干,直到都倒下



那個黑人后來在衆人都倒下的時候,還要小蕙穿著那件紅色的馬甲黑色的

襪和高跟鞋把小蕙干了一次

到清晨六點多的時候,我實在熬不住了,撸了一晚上射了不少,在冷風中顫

抖著,收拾好東西,我疲倦的回到床上,倒在床上我想,我到底怎麽了,小蕙到

底怎麽了迷迷糊糊中我睡著了

一覺醒來,一看時間,下午兩點小蕙已經回到房間,睡在我身邊,臉色

看不出什麽痕迹,我掀開被子,她身上整齊地穿著睡衣,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過

一樣我看了看地上的高跟鞋,里面都有白色的一層汙迹,而我打開小蕙的行

李,發現她的內衣居然都不在估計是給他們拿去了

看著熟睡的小蕙,我知道我還愛她,但是不知道爲什麽,心里好像有著什麽

發芽了,不停騷動著我拿起電話,打給一個人:「喂,排骨麽,幫我查幾個

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