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0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左頌星
伯爵 | 2019-2-21 15:08:46

年關將至,卻是在今年趕上了百年難得一見的冰災,所幸的是,總算是在小年夜之前趕回了家。

這是一個不大的城市,有點髒,有點亂,但它卻是生我養我的地方,可能並不怎麼繁華,但是娛樂設施的齊全卻是堪比各大一線城市。

也許是沒想到我在這麼惡劣的氣候下這麼快就趕回來了,回家之後,只是在家裡吃過一頓午飯,結果就被爸媽趕出來了,原因很簡單,家裡今天有客人,沒地方睡了,你自己去酒店睡吧!

晚上在酒吧裡鬧騰了一陣,和我一起的還有弟弟和幾個朋友,死黨的那種。

不到九點的樣子我就離開了,出去的時候有些晃悠,我酒量不錯,但是很奇怪的是,只要我心情不好,喝起酒來就特別容易醉。

心情不好和我弟弟有關,當然不是和他有什麼矛盾,我兩兄弟的感情從小到大一起很好,煩躁的原因是因為他女朋友。弟弟的女友名字叫曉曉,今年剛好十八歲,貌似已經成年了,具體的我也沒多問,不是很清楚。

從年初弟弟交上這個女朋友的時候我就一直反對,原因有兩點,第一、我第一次見到曉曉的時候就感覺很眼熟。作為90後的女生,能讓我感到眼熟的肯定是經常出入酒吧的那種。第二、曉曉和白石麻梨子長的很像,相似程度達到了95%以上,尤其是眼神和神態。

回到酒店之後,想要洗澡都沒有力氣,直接就撲倒在了床上,休息了好一陣兒,才脫掉自己的外衣,只穿了一條內褲,準備睡覺。

「多久沒有這麼早睡過覺了。」這是我睡著之前腦海裡的想法。

「叮叮叮。」不知道睡了多久,電話響了,迷糊著拿起了電話,是我弟弟打來的,按下了接聽鍵。

「哥,我到酒店樓下了,你開門!」耳機中傳來了弟弟的聲音,舌頭有些打卷,看來喝了不少酒。

「嗯。」我應了一聲,就準備掛電話。

「有女的,穿好衣服。」弟弟又提醒了我一句。

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穿了一條羊毛褲,把門打開了一點,然後就躺在床上,打開了電視。

不到一分鐘,弟弟他們到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不只是弟弟和曉曉兩個人,一起進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子。

在酒吧的時候似乎介紹過,那個女孩子是曉曉在大學的同學,第一次到我們城市來玩,名字叫陳瑤,小名遙遙。

可能酒吧的光線不是很好,也可能當時由於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沒有注意看,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遙遙長的挺不錯的,起碼一米六六的身高,一頭短髮很是精緻,身材很豐滿,披著一件時尚的大衣,手中拿著一個愛馬仕的名片錢包,這才想起,開始介紹的時候曉曉說她父親是我省一個建設銀行的副行長,從小在軍區大院長大的。

三人進來後,立即迎面而來的是一股酒氣,我觀察了一下三人,發現不管是我弟弟還是那兩個女生,都是一臉醉態,雖然還沒有醉倒,估計也就差臨門一腳了。

我開的是雙人房,進門之後,曉曉就直接躺在了另外一張床上,弟弟坐在旁邊,而遙遙卻是也不害羞,直接坐在了我的床沿上。

三人叨嘮了一陣,而我則一直關注著電視,只是偶爾問到我的時候,答上一兩句話。

過了一會,弟弟和曉曉兩人走進洗澡間去了,而遙遙則是在我床邊脫掉了大衣,身上只留下了一件超短的連衣褲。

我看了一下,遙遙的身材真的很好,緊身的衣服更是襯托除了她那豐腴的身材,豐滿的胸酥和圓潤的翹臀看的我起自然反應了。

脫掉外衣之後,遙遙和我閒聊了起來,大致就是問我今天為什麼那麼早就走了,現在在做什麼啊,我們市有什麼好玩的之類的。

可能由於喝多了的原因,她越說著越往我身上靠來,看著她那雙閃亮的大眼睛以及紅潤的嘴唇,再加上自己也有點醉意,我的火氣一下就上來了。

一把抱住遙遙的身子,嘴巴毫不客氣的印在了遙遙的紅唇之上,沒想到她只是象徵性的「唔」了一聲,然後就跟我舌吻起來。

這下我就更不客氣了,手從她的衣領去伸了進去,握著她那一堆豐滿的胸酥就揉捏起來,而嘴裡也一直沒有停過。

一個長達兩分鐘的舌吻之後,我把她按在了床上,用舌頭從她的臉上一直舔下去,到脖子,到胸前的兩粒葡萄上,然後被衣服擋住了。

而在我舌頭動作的同時,我的右手也已經把她的褲腳拉到了腹部的位置,露出了一條黑絲內褲,隔著內褲撫摸了一陣,她開始發出了「嗯嗯」的聲音。

就在我想要更進一步脫掉她內褲的時候,她卻制止了我的動作,我當然不肯放過,繼續發力,沒想到她竟然大叫起來:「救命啊,強姦啊。」聲音不是很大,我沒有理會,她又接著喊道:「曉曉,救命啊,強姦了。」弟弟和曉曉打開了浴室門,一人圍著一件浴巾走了出來,看到床上正糾纏在一起的我倆,曉曉笑了一聲道:「好了,別鬧了。」雖然知道遙遙的叫聲是開玩笑的,但是既然曉曉他們出來了,我肯定不好再用強了,於是放開了遙遙,遙遙整理了一下衣物後,瞪了我一眼,別有一番風情啊。

弟弟兩人出來後,又嘮嗑了一陣,然後有人提議來玩撲克,不知道是曉曉還是遙遙說的,因為當時我挺睏的,都快要睡著了。

本來我是不想玩的,但是後來遙遙跑到我床前,用她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瞪住我,我沒有辦法,只好起床。

最開始玩的是什麼去了我忘記了,因為玩了兩把就沒玩了,結果遙遙提出來我們來玩接力。

我不明白,什麼叫接力,遙遙給我解釋了一下規矩,就是把紙巾撕成一條,然後第一個人用口含住遞給第二個人,第二個人再遞給第三個人,一次類推,如果到了哪兩個人之間沒有傳過去,就算那兩個人輸,輸了就要接受懲罰。

規則很簡單,兩個女生給我演示了一下之後我就明白了,結果我發現後面紙條短了的時候,基本上就是嘴對著嘴去接紙條的。然後我又問,輸了什麼懲罰。

弟弟和曉曉都沒有做聲,都看著遙遙,也是,畢竟她遠來是客。

遙遙想了一下,說道:「先容易一點的吧,就輸的兩個人舌吻兩分鐘,要計時的哦。」每局之前翻牌決定位置,結果我上家是弟弟,下家是遙遙。點數最大的是曉曉,紙條從她口中傳出。

結果由於我不會玩的原因,傳到我的時候才第二道,我用力一拉,留在我嘴裡的紙條就只有一點點了,遙遙一看,急了,道:「你怎麼這樣,這不是自己害自己麼。不行,這把不算。」結果第一個跳出來的是曉曉,只聽她說道:「不行,規矩是你定出來的,快點,要不就算你輸了。」遙遙一聽,瞪了曉曉一眼,道:「你給我記著。」然後盯著我的嘴唇,湊上嘴來,努力嘗試了一下,可惜由於喝了酒,我嘴唇很是乾燥,然後一點粘在我的嘴上,遙遙就是啃到我嘴裡來了也沒有把紙條傳出去。

「哼,不算。」遙遙氣呼呼的說了一聲,把頭一偏,坐在凳子上不說話了。

「願賭服輸!」曉曉看了我一眼,輕笑道。

我遲疑了一下,站起身來,一把抱住遙遙的頭,吻住了遙遙的嘴唇,來了一個舌吻。

第二局位置還是一樣,不過是從我開始,我傳給遙遙的時候,遙遙快速的扯了一下,傳給曉曉的時候就沒有多長了,結果自然沒能順利的傳給弟弟。

弟弟和曉曉自然是一個長長的舌吻,本來就是男女朋友,自然沒有什麼,結果第三局,位置變了,遙遙坐在了我上家,而我下家則是曉曉,從曉曉開始傳。

等到遙遙傳給我的時候,我感覺到,我剛剛含住紙條,遙遙的腦袋向後面一扯,結果留下來的紙條比上次還少,只有一丁點粘在我的嘴唇邊上。

曉曉一看,傻了,遲疑了好半會沒動,結果遙遙在邊上催道:「快點快點,不然就算你輸了。」只見曉曉一咬牙,小嘴直接吻在了我的嘴上,舌頭伸出來,想要把那個紙條接過去,結果紙條確實是到她口裡了,只是不在她嘴上,而是和唾液一起含在了口裡,自然是輸了。

「哈哈,報應啊,舌吻,舌吻。」遙遙一看,立即樂了起來。

「這,有些不好吧。」我看著曉曉,又看了一下弟弟,說道。

「這有什麼的,原來我們玩的時候,哥哥和妹妹都有舌吻過,甚至還有更過火的呢。快點,願賭服輸。」遙遙滿臉不在乎,促狹的看著曉曉說道。

曉曉看了下弟弟,又看了下我,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而我則是看了一下弟弟,見她沒有什麼反應,又聽到曉曉在催,把心一橫,抱住曉曉的頭,狠狠的吻了上去。

說實話,如果不算我對曉曉的偏見,她其實是長的挺漂亮的,一米六七的身高,白皙的皮膚,胸部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已經發育成熟,臉色化了一點淡妝,然後和遙遙一樣,有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

含住曉曉的嘴唇之後,原來只是想要敷衍了事,結果沒想到曉曉竟然主動把舌頭伸了過來,那一下,藉著酒性,什麼弟弟的女朋友之類的事都被我拋到了腦後,直接和曉曉用舌頭大戰了起來。

舌吻完之後,我看了一眼曉曉,由於喘不過氣來的原因,曉曉的臉蛋發紅,散發出一股誘惑的氣息。

後來又完了幾把,大家有輸有贏,而神奇的是,我和弟弟之間,弟弟和遙遙之間竟然沒有輸過一次,這讓一直想報仇的曉曉很是氣憤。

說實話,這時候已經兩點多鐘了,我已經很睏了,由於喝了酒的原因,腦袋更是不清醒起來,而這時候曉曉提議說,我們換個玩法,玩大話王。

大話王的規矩大家都知道,就是兩幅撲克,分完牌之後,大家喊自己手上有多少張牌,可以說真的,也可以說假的,可以查牌,可以棄牌,誰輸了牌給誰,先跑完的為贏,手上牌最多的為輸。

我和弟弟還有曉曉三人自然知道這個規矩,因為這個牌在我們家還是很流行的,教了遙遙一會之後,遙遙感覺自己會了,就問道:「那輸了怎麼懲罰?」曉曉說道:「先一人寫一個懲罰方法放在紙條上,然後贏了的人可以抽兩個紙條,二選一。懲罰可以是多人,也可以是單人,但有一點,不能整贏的人。」大家沒有反對,就照這麼辦了。我當時腦袋裡一片渾濁,不知道寫什麼好,看到房裡還有他們帶回來的一瓶XO,寫了,輸的人喝半瓶XO,想了一下,又改成了輸了人和一杯XO,酒店裡的茶杯,一杯倒也不少,因為沒有配果汁的。

最開始玩了四局,我和曉曉一局都沒輸,弟弟輸了一局,抽中的是狂吼青藏高原高潮部分,結果我們聽到了隔壁的叫罵聲。

其他三局都是遙遙輸了,因為她老是在假牌的時候相信了,真牌的時候卻叫開。

最開始輸的懲罰就是我寫的那一個,她看著眼前滿滿的一杯酒鬧騰了一陣,撒了大半杯,但是剩下的也沒讓她好過,喝完之後我看她差點吐出來了,但她倒是硬忍住了。

第二個懲罰寫的竟然是脫衣舞,結果本來這個最香艷的懲罰竟然被她給忽悠過去了。她穿上大衣,在原地跳了一會,把大衣一脫,就算完了,曉曉說不算,她卻義正嚴詞的道:「這就是脫衣舞,衣服不是脫了嗎,再說,你見過誰跳脫衣舞可以脫連衣裙的。」第三個懲罰是發出高潮的聲音100秒,結果遙遙那誘惑的聲音直接讓我的小弟弟勃起來了。

後來才知道,那個叫床的懲罰是遙遙自己寫的。四局完了之後,我們又另外寫了一些懲罰的紙條,這次每人都寫了幾種懲罰方式,而我則是寫了幾個喝酒。

這一次玩,第一局贏的是我,而輸的是弟弟,遙遙第三,我抽了兩個紙條,看了一下,一張是我寫的喝酒,一張是脫衣舞,略想了一下,還是選擇了喝酒這個。

喝完那杯之後,我感覺弟弟有些醉了,因為他連說話都說不清楚了。沒想到的是,第二局竟然是弟弟贏了了,輸的人是曉曉。弟弟抽了兩張紙條之後,沒有選,給我們一看,竟然都是我寫的。

曉曉學著遙遙的方法,撒嬌了一陣,倒了大半杯酒,然後喝了下去。喝完之後曉曉立馬跑到了洗手間裡,等了一分鐘才出來,一臉的紅熏。

第三局,竟然是我輸了,弟弟第二,曉曉第三。一直沒有輸過的我輸了,而一直沒有贏過的遙遙卻贏了。遙遙抽了兩張紙條,頓了一下,然後大笑起來。

「我去上個廁所。」一看到遙遙大笑,曉曉立馬站了起來,急匆匆的說道。

「站住,不準動。」沒想到遙遙一把拖住曉曉,大叫道。

遙遙的聲音把已經瞇著眼睛休息的我和弟弟鬧清醒了一點,奇怪的看著她們兩。只見遙遙一臉笑意的打開手中的紙條,上面寫著:「第三和第四名口交,做愛,注入,無套。」我和弟弟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遙遙笑嘻嘻的道:「這可是某人自己寫的,自作孽,不可活啊。」曉曉急了,說道:「我哪知道是我啊,不是你和一直輸的麼。」「哈哈,原來是這樣啊,那就更不能放過你了,竟然想害我。」遙遙毫不在意的說道,看了一下鐘,繼續道:「時間不早了,就休息吧,晚上我陪陪你的男人,你就好好履行懲罰吧。」說完後,不等弟弟反應過來,就把弟弟拉到牆角的那個床上去了,把弟弟推到裡面靠牆邊的地方,遙遙坐在床上,一臉笑意的看著我們倆。

「這個,我先去洗澡。」看了一下焦急的曉曉以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弟弟,我說了一句,匆忙的跑進廁所。

在廁所裡待了近二十分鐘,期間我想了很多,理智告訴我,這是我弟弟的女朋友,不能動。而另一個聲音則是在說,你不是覺得她配不上你弟弟嗎,這就是機會啊。而且看她玩的這麼開,可想而之也不是第一次了,誰知道有沒有和別的男人玩過,你玩了之後,你弟弟肯定不會和她在一起了。

兩種想法在腦海裡一直糾纏,結果聽到外面遙遙的叫喚聲:「還不出來,難道在打飛機,硬不起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在涉及到這種問題的時候,是男人都忍不住了。結果我就穿了一條內褲走了出去,遙遙往我的下體一瞄,笑道:「喲,還挺有本錢的。」這時候,我發現弟弟依然躺在那裡,而曉曉則是低著腦袋坐在床邊,不敢看我。

「這麼一個大美女在那裡等著,還不快上?」遙遙又不是催了一道。

「這……」我依然在遲疑要怎麼辦。

遙遙看了下遲疑的我,又看了眼低頭不做聲的曉曉,哼了一聲道:「曉曉,願賭服輸,這話我可是一直記得的。而且剛才我都說了,今天姐姐都犧牲自己陪你男人睡了,給他佔佔小便宜我也認了,比你要強的多了吧!現在,你自己看著辦。」說完之後,遙遙便趴在了弟弟身上,一邊調戲著弟弟一邊和弟弟輕吻起來。

過了一下,弟弟便反客為主,一把把遙遙按在了身下,雙手在他身上揉捏起來。

我看到弟弟的動作,知道他算是默認了這件事情。

我走到床邊,坐到了床上,曉曉依然低著頭沒有動,我往弟弟那邊的方向看了一眼,卻不聊正好和遙遙的視線對上了,遙遙對我使了個顏色,意思是要我快上。

我吸了口氣,緩緩的伸出雙手,從後面抱住曉曉,感覺到她顫抖了一下,但是沒有反抗。於是我把頭伸到他的耳邊,在她耳邊吐了一口氣。

感覺到她身體開始發熱了,我把她抱到床上上來,半靠在床頭,她一直不好意思看好,長髮垂在頭前,擋住了視線。

曉曉在開始洗完澡之後就沒有穿衣服,身上只裹了一層浴巾,我顫抖的伸出手在打結的地方一扯,然後往外一拉,一個全身赤裸的小白羊出現在我面前。

說實話,曉曉的皮膚真的挺好的,全身乳白,身體雖然沒有遙遙那麼豐滿,但也很不錯,我用手在她身體上摸了一下,很舒服,很柔軟。

我半跪在床上,用口含住了曉曉的蓓蕾了,輕輕的吸允了起來。漸漸的,曉曉有了反應,口中發出極為細微的「嗯哼」的聲音。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越吸越重,直接在曉曉的胸酥上打了一個鋼印。在吸允的同時,我的雙手也沒有閒著,在曉曉的全身上下開始遊走,最後來到了曉曉的私處。

曉曉私處的森林不是很茂密,有些稀疏,我嘗試著伸一根指頭進去,卻被她用手擋了出來。我也沒有強求,而是反手一把抱住她輕吻了起來。

既然已經做了,那就把所有的想法都拋在了腦後,我拉了一下曉曉,讓她平躺在床上,然後脫掉了自己的內褲,露出了我那碩大的陽具,然後蹲坐在了她的胸酥上,把陽具伸到了她的嘴邊,龜頭和她的紅唇輕輕碰了一下,她立馬轉過了頭。

這時候弟弟和遙遙那邊完事,只見遙遙支起身子,把弟弟的腦袋擋在身後,自己伸出脖子,死死的盯著這邊。看到曉曉偏過頭去,立馬給我使了一個眼色,給我鼓勵。

我伸出雙手握著曉曉的腦袋,讓她的頭再次偏了過來,然後把陽具往她口裡送去,這次她沒有再轉頭,只是死死的閉著眼睛和嘴巴。

畢竟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我也不能用強,這下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然而不知道什麼時候,遙遙從她床上靜悄悄的跑了下來,到我們床邊一看,然後伸手到曉曉的私處,用手抓住曉曉私處的毛絨,輕輕一扯,曉曉感覺到一陣輕痛,不自覺的張開了嘴,我趁著這個機會,把陽具送入了曉曉的口中。

遙遙輕笑了一聲,在我耳邊說了一句:「加油。」然後又坐回了自己床上。

我的陽具一進入到曉曉嘴裡,就感到一陣溫柔,曉曉的嘴很小,吞進了我碩大的陽具之後,一絲空隙都沒有留下。

我沒有理會曉曉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蘊量了一下之後,抓住曉曉的腦袋,在她的小嘴裡開始抽插起來。

可能是破罐子破摔,也有可能是曉曉的本性,抽插了不一會兒,我感覺曉曉的舌頭開始動了起來,時不時的,她的牙齒輕輕劃在我的陽具上,帶來一種別樣的刺激。

人啊,心中都有一份陰暗面,一想到這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我竟然越來越興奮,陽具一次比一次插的深,從曉曉臉上痛苦的神色我可以看的出來,她很不舒服。

做愛這種事情,越是幸福就越容易射,所以,抽插不到幾分鐘,我就感覺到自己到了極點,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反覆的插了幾次,用力的插進曉曉的口中,在曉曉嘔吐的聲音中,噴射而出。

「嗚嗚!」曉曉的眼睛微紅,眼角有些濕潤,我想那應該是喉嚨不舒服所導致的。

由於很久一段時間沒有做愛了,所以這一次我噴射的量還是挺足的,應該死死的頂住了曉曉的喉嚨,所以即使在我放開她之後她就嘔吐起來,但是還是有不少精液隨著她的咽喉進入了體內。

曉曉嘔吐了半晌,又用茶水漱了口,好一會兒才沒有咳嗽,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卻讓我感到一種風情萬種的感覺。

曉曉在床頭櫃的皮包裡拿出了一根皮筋把自己的頭髮紮起來,然後看著我。

這時候我發現,她紮的髮型和白石麻梨子一部愛情動作片裡的造型一模一樣,一想到這裡,我的小弟弟又開始硬了起來。

看到我又硬了起來,她又瞪了一眼,但是既然到了這個地步,她也知道今天不可以就這麼算了,於是指了指牆邊的廚台,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要我去拿避孕套。

「某人可是自己說的,不準帶套哦,嗯,內射挺舒服的!是不,曉曉?」一直關注著這邊的遙遙沒有放過這個小動作,我還沒有說話,遙遙已經說道。

說完之後,沒等弟弟有什麼表示,遙遙立即爬到了弟弟身邊,跟弟弟來了一個深吻,然後咬牙在弟弟耳邊嘰喳說了一些什麼,沒聽清楚,但是聽完之後,弟弟沒有再有什麼反應。

而這個時候的我,早已把倫理什麼的拋在了一邊,遙遙的話讓本就不想帶套的我有了更好的理由。

托起曉曉的雙腿,我把陽具對準了那個美妙的地方,這時候我才有時間仔細看清曉曉的小穴。

曉曉的小穴並不是很黑,反而有些淡淡的粉紅色。這讓我覺得有些驚奇,因為我一直覺得,雖然弟弟一年在家的時間不多,但是曉曉應該是屬於那種一點朱唇萬人嘗的女孩,不然我也不會對她那麼反感。

「難道是天賦異稟?」我惡意的猜測道。

甩去腦海裡的雜念,盯著曉曉的臉,我緩緩的把陽具送入了曉曉的體內。她的小穴早已經濕潤了,隨著我一步步的進入,我可以看到曉曉慢慢的張開小嘴,然後又緊緊的閉上,極具誘惑力。

看來果然還是我猜錯了,曉曉的小穴並不是很鬆弛,在我陰莖完全進入了之後,反而感到一陣陣的擠壓,讓我爽的差點又直接繳槍了。

立馬平復了一下心情,我緩緩的把陽具往後撤,快要撤到洞口的時候,用力的向前面一頂,只聽到曉曉「啊」的一聲,眉頭一蹙,輕輕的叫了出來。

曉曉的小穴果然不錯,又緊有又潤,在我抽插的同時還能感覺到一陣陣壓迫的感覺,我越來越興奮,抽插的速度也漸漸的快了起來。

「啊……啊……唔……」隨著我抽插的速度,每次一頂到她深處的時候,她總是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然後又死死的把嘴巴閉上。

曉曉的身體隨著我的抽插在床上來回抽動著,緊閉的小口再也忍受不住,發出低沈的呻吟,然後越來越大。

「唔……唔……唔,輕……輕點。」我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每次都頂到了她的花心之中,而曉曉用雙手使勁的抓住床單,雙腿用力向前伸,口中呻吟道。

此時曉曉的一身已經發紅了,白裡透紅的皮膚更是讓她平添了一份美態。我停頓了一下,陽具依然留在她的體內,用手握住了她的豐胸,感覺到她的身體溫度奇高。

感覺到我聽了下,曉曉立即覺得渾身不舒服,一種麻癢和騷熱的感覺出現在她身上,她扭動了一下身體,然後用力的按住我在手在她的胸部上來回磨蹭。

「還想不想要啊?」我把頭伸到了她的腦袋旁,對著她的耳根吐了口氣,問道。

感覺到我口裡的熱氣,曉曉覺得更加騷癢了,再次扭曲了一下身體,甚至我感覺到她自己挺起了肥臀,用力的和我來了一次衝撞,然後緊閉著雙眼,用蚊子般的聲音應到:「嗯!」「沒聽清楚。」我這時候已經忘記了一切,只是死死的盯著曉曉那羞怯的樣子,用力的摸了一把她的胸酥。

「要,我要,快給我。」曉曉再也忍耐不住了,一邊用手撫摸著自己,一邊回應我道。

沒想到這小妮子這麼敏感,我心中暗暗想到。但是沒有再調戲,用力的頂了她一下,再次抽插了起來。

「啊……啊……啊,好舒服,快點,再快點!」這一次,曉曉沒有再壓抑自己,也不管我弟弟就在旁邊,叫的越來越浪。

「哥哥,再用力點,舒服……好舒……服!」看著身體下這個被我幹的外乎所以的女子,我心中的獸慾越來越大,每次抽動的力量越來越大,一次次頂在她的花心之上,引來了她一陣陣的呻吟。

「不……不行了……我要到了……啊……啊。」之間曉曉突然用雙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身子突然緊繃,頭向後仰,腿往前伸,小穴更是以一種極大的力道夾緊我的陽具,然後全身一陣,我感覺到一股溫潤從她的私處中噴射而出。

曉曉竟然高潮了,高潮之後的她全身像是癱瘓了一下,虛無軟骨,而這個時候,我也達到了極致。

「我來了。」我第一次發出了低沈的聲音,說完之後,我抽插的頻率猛然達到了極致。

一見我的動作,曉曉立即知道不好,立刻用有氣無力的雙手想要把我推開,這時候的我哪管這些,雙目通紅的我再次猛插了幾次,然後用手狠狠的托住她的豐臀,把陽具頂入了她體內的最深處,一股滾燙的陽精射在了她的子宮內。

射完之後,我感覺全身軟了下來,於是便趴在了曉曉的身上,而陽具卻還是插在曉曉體內,這時候,遙遙卻走了過來,趴在了我的身上,豐胸頂在了我的背部,讓我無法起身。

「遙遙,你快讓開,讓他起來。」曉曉感覺我的陽具還在她體內,急了,這可不是安全期,避孕藥有時候也會出問題的。

遙遙沒有理會她,趴在我身上,然後用手抱住我和曉曉,不然我動,把頭伸到我和曉曉耳邊,用只有我們三個人的聲音說道:「嫂子,爽吧?和我哥哪個更爽!」我大驚,不料曉曉突然一用力,卻把我和遙遙掀開,只見她氣憤的對遙遙說道:「你自己試試不就知道了。」說完之後,曉曉一溜煙的跑進了洗手間。我看了下正在抽菸的弟弟,然後又看了一下臉色掛著輕笑的遙遙,卻總感覺她的眼眸裡有些暗淡……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8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