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5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左頌星
侯爵 | 2019-2-21 15:11:34

床上的二男一女,正合得像三明治一般。
「啊!屁股…屁股很弱啊!啊…...肚子….好滿….啊!」
「唔!好緊!」一根冒著青筋的肉棒,從背後體位插入女人的菊穴,有著漂亮皺褶的白嫩菊穴,被肉棒撐得邊緣紅腫,那邊口還擠出些不透明的黏稠汁液。
「喔!這邊也變得更緊了!」另一個躺在女人身下的男人,雙手分別扶著她跪立兩側的修長大腿,向上奮力進出著另一根肉棒。
        塚子被夾在二個汗濕的男人中間,她不知道這二個男人的名字,她也不需要知道。
        二個男人維持這樣的體位,又過了不少的時間,讓她快體力不支。
        她口裡已經無法發出有力的呻吟,斷斷續續飄出一些求饒的囈語。
「唔….啊….不….不行….不行….了….啊…..」男人們也感覺到她的虛軟,若是現在放開她,肯定會從二人中間滑下去。
所以他們並沒有停下來,更緊抓著她,繼續享受。
        這裡是「人妻熱線性愛天堂」,會員成千上百,人妻們打電話報名,男人們花錢來享受,一拍即合。
塚子的老公,是個老實的公務員,每天下班時間都一樣,回家就是吃完飯泡澡,睡前固定姿勢10分鐘發洩,不論她穿透明薄紗或是露下體的開口內褲,都一樣是10分鐘,甚至,有時被她的大膽嚇到提早洩出。
她成熟的美艷胴體,渴求一個能開發的男人!
經由一個鄰居人妻介紹,她第一次撥打了電話,電話那頭男人的聲音,低沈好聽,他了解她的心情,並且開導她,忍耐不是好方法,難不成要在外找情夫或專做H的男人嗎?那樣既容易被發現,到時想斷也斷不了關係。
每天社會版上都有類似的新聞,她不想落得同樣下場。
她只是想在空虛寂寞時,能無後顧之憂的盡情享受,填滿老公無法補足的,身體上的空缺。
「夠了嗎?」底下的男人,在她耳邊輕問著,還順勢用厚軟的濕舌舔過她的耳廓,含住耳珠,酥麻的感覺,讓她發出驚呼的呻吟,菊穴和肉穴又是一緊。
「啊!出來了!」上面的男人受不了這樣的緊窒,退出了她的身體,並將洩了的白精,完完全全的噴撒在她白潔的背上。
「啊!」男人噴發前的硬挺肉棒,讓她忍不住仰頭又叫了出來。
豐滿的美乳,挺到了身下的男人面前,他便含住紅豔的乳尖,一邊吸吮,一邊用雙手箝住她的細腰,用力抽插,直到在她體內,噴出濃濃的白精。
「今天也很淫蕩喔!」
二個男人穿好衣服,理理褲頭,站在床邊對著仍因高潮而動不了的塚子說,算是打過招呼了,便離開房間。
在櫃檯監控的服務人員,看到男子離開,便迅速有禮的進入房內。
「塚子小姐,浴室的熱水已經放好了,如果您可以起身的話,請到裡頭梳洗。」
完善的設備,親切有禮的服務,高度隱密性,讓會員慕名前來,即使繳的會費比其他類似設施貴,也仍願意每年持續如此。這裡的女性會員,依照年齡、婚姻狀況、身材、長相,甚至下體緊縮的程度分級,招待不同程度的男性會員。女性會員對此並沒有異議,畢竟是完全免費的,只是拿她們美麗且寂寞的肉體來交換這些舒服絕頂的經驗,並不吃虧阿!所以每年的新會員招募都不難,而完全不宣傳,只用口耳相傳的方式散播集會消息,讓這裡的成員,可以更加放心大膽的前來。
當然這樣集會,也是會被某些有心人士當成目標。往年也不是沒出現過,報社記者、偵探這一類的騷擾,都被這裡的經理 海音寺理一處理掉了。
《VIP會員集社》
「海音寺先生,這個月的集會需要使用的會員,已經準備好了,請您前往會議室。」一名畢恭畢敬的男子,走到海音寺身後說著。
「知道了!」海音寺身著一身專業的深色西裝,沒有表情的俊美臉龐看不出一絲情緒。
隨著他的腳步來到的所謂”會議室”,其實是間可容納數十人的豪華客房,一般會所用來接待重要客人,或另外有”特別”集會時使用。
諾大的客廳內,有十來位身著one piece緊身洋裝的女人,完美的身材比例,修長的腿,嬌艷的妝容,看得人目不暇給。
海音寺只是淡淡瞟過。
「各位會員,今天是本會所的集會日子,相信你們都知道今天的目的,你們各別分配了一位尊貴VIP會員,請盡心服待,等下請跟著我身邊的相馬先生去取識別的物件,如果沒有問題,今晚過後各位將領到之前所說好的酬勞。」

「呵呵!伊集院先生今晚可一定要來啊!是是,您剛說得好,這個女人嘛!新鮮的時候不玩,可就沒味道了!是是,一定一定啊!晚上碰頭!」
一陣拉拉雜雜的吹捧及問候後,對話結束了。
「池田!等下載我回家換身衣服,再載我去會所。」
「是的,先生。」被喚做池田的,年紀不過二十來歲,年輕的長相,只做司機是可惜,不過他甘願,因為當政要人物的司機,好過去當某些企業裡的小職員,只是嘴巴要閉得緊,尤其是當太太問起時。
「那麼今天依照往常,是四點來載您嗎?」
「嗯!」鍵谷權造點了點頭。
今天是週五,每個月第二個禮拜的週五是集會的日子,他拉了拉連在小巧金鍊後頭的金色小鑰匙,這是會所的VIP邀請卡,每次集會都會透過專員送來他的事務所,每次都不同,這次,又附了一個透明的搖控器,裡頭的機械零件看得一清二楚,他打開開關卻沒有反應,不曉得這次又是玩什麼?
深色的賓士抵達會所門口,是一間低調的辦公大樓,外表用大片的變色玻璃窗阻隔視線,完全不透明的材質像是拒絕陌生人的來訪,走進自動門後,又有一條長廊通往地下,那裡,才有一個櫃檯。
櫃檯人員看到鍵谷權造出示的邀請卡,馬上請另一名穿著短裙套裝的女服務員出來帶領VIP。女服務員穿著白色的短裙套裝,V領的領口低到輕易可見乳溝,短裙下的臀部曲線,不防備的像是歡迎人去摸上一把,像是為今晚的大餐當小菜拿來開胃。
但鍵谷權造沒有一點心動,仍是面無表情。
「鍵谷先生,請先入坐。」女服務員親切的笑著,手勢往一張舒服的沙發方向比去。
「嗯。」他默默入坐,女服務員也跟著半蹲跪在沙發旁,故意向前傾,好讓胸口更低點,讓那二團雪白再露出一點。
「請將您隨著邀請卡的搖控器交給我,謝謝。」他拿出那透明的搖控器,就見女服務員俐落的裝上電池。
「鍵谷先生,這個搖控器是用來尋找今晚服務您的女士,女士都在大廳內,請放鬆的享受今晚吧!」將搖控器恭敬的交到他手上,綿柔的小手還他手心劃了圈。
她們是為了要讓VIP放鬆享受的專屬服務人員,無論是要摸要親甚至全套性服務,都不能拒絕,只要讓客戶開心就行,如果碰到像這樣完全不放鬆的客戶,她們也得主動的做些挑逗,勾起客戶心癢的感覺,才能達到開胃的效果。
鍵谷權造看了她一眼,心知她的為難,輕笑著掐了下她的屁股讓她交差。
        女服務員這才退了下去。
放眼大廳裡,昏暗的燈光下,隱約可見幾個窈宨的身影在走動,他啟動手上的搖控器,搖控器閃著綠色的光芒,而大廳某處,也開始閃著不同顏色的光。
他好奇走近,才發現,幾個位子都坐滿了,包括了今晚他約的伊集院,他正專注看著某處,他也跟著看過去。
大廳中有幾個略高的平台,而那些女人,就散坐在幾處平台上,她們的手臂上都圈著會發亮的環,當有人開啟搖控,那個環就會發出相同的光。
奇怪的是,遲遲沒人帶著女人離開。
只是那些女人,有些開始夾緊大腿,咬著下唇,痛苦的神情,讓人不想罷手。
原來啊!
他恍然大悟後,也開始學著伊集院,找尋著綠色的光芒。
那個平台上,閃著光的有三個女人,閃著黃光的已經捂著下體,皺著眉痛苦的搖頭,橘光的女人則是裝作沒事,但大腿夾得緊緊的,而閃著綠光的女人,則四處張望,像是想看到是哪個人手執著控制著她的搖控器。
他和她對上了眼,水汪的大眼,柔弱的神情,俘虜了他的下半身。
他用搖控器,在空中畫了一下,示意要她跟著他。
那女人隨即跟在他後頭離開了大廳。
大廳旁是一條只隨處點綴昏暗燈光的長廊,經過長廊後才是各VIP的招待房。
最高級的VIP會員,可以招待一位親友來與會,不過看來今晚伊集院是無暇分心了,那他也可以盡情享受了。
拿著金鑰匙感應房門上的感應板,房門應聲而開。裡頭是會員的專屬房,當然也可以選擇到多人房,那兒可公開玩樂,多P不是問題,但他想專心調教眼前的可人兒。
那有些顫抖的瘦弱雙肩,到底是因為他一路沒停下的控制器呢,還是害怕即將發生的事?
他上下打量了她,米黃色的蕾絲短洋裝,包裹著她翹挺的小巧臀部,胸前摭不住的挖低設計,讓乳尖若隱若現,簍空的蕾絲裙襬,透出纖細雪白的美腿,腳上著了一雙象牙色的高跟羅馬鞋,趾尖上了粉紅果凍色的指彩,如此性感的精心打扮,讓他很滿意。
「進來吧!」房內是像一般摩鐵設計,有一張大床、透明玻璃圍出的淋浴間及冒著泡泡的按摩浴缸。
「那個…鍵谷先生,我…我是細川夏子…」怯生生的自我介紹著,大眼不敢望向鍵谷權造,只是不斷瞄著他的鞋尖。
「呵呵!別這麼緊張,妳不是第一次吧。」
「不..不是…只是…鍵谷先生….搖控器…」她漲紅了臉,因為在小穴裡塞著的按摩器仍強力的震動。
「這個啊!好~妳先把衣服脫了。」
「嗯….」她推下身上左右二邊的洋裝帶子,整件洋裝掉在她腳邊。
「脫光。」他看著她身上金色的性感內衣和綁帶內褲,內褲底下有可疑的隆起,他想看底下的東西。
「是…是!」她有些發抖的解開內衣的扣子,傲人的上圍,看來有32E,紅著臉她拉著內褲的綁帶,終於全身脫光,只剩腳上的涼鞋。
她的私處毛髮整理過,修成I型,看來更顯得稚嫩,從前面只看得到一個透明圓形的粗頭在刺激著她的小肉芽,她將雙手背在身後,挺出傲人但並不噁心的雙乳,任他肆意觀看。
        他從床邊櫃裡一一拿出,口枷、按摩棒、乳鍊、乳束帶等等的性虐器具丟在床上。
        她有些意外,看似嚴肅的鍵谷先生會對這方面有性趣。
「過來!妳這小賤貨!」
鍵谷不知什麼時候已脫掉上衣,戴上只有半臉部的黑色面具。
「是…啊!」她暗自叫苦,忍著按摩棒的刺激,順服的回答,不意屁股卻被皮鞭鞭了一下。
「叫我鍵谷主人!母豬!」白嫩的屁股被他一鞭,馬上多了一條紅色的鞭痕,這鞭子是調教專用,雖然大力打會有些痕跡,卻不像真正的鞭子會打傷,適合拿來教訓教訓一些不知羞恥的母豬。
「是…鍵谷主人!」她想緩步至他面前,卻馬上被鞭了第二鞭。
「誰準母豬用二隻腳走路!用爬的!」
她馬上聽話的跪下,用四肢在地上爬行,卻因此曝露了深插在小穴內的按摩棒,那按摩棒不只是前頭的粗圓形,連帶著還有另一頭較長的棒狀。
她擔心會滑出,便慢慢地爬,等爬到鍵谷面前時淫水已流滿大腿。
「妳這母豬!讓這棒子幹得很爽吧!」他大聲咆哮著,從戴上面具開始,他便不在是平常的那個政治人物需要維持表面的形象,他可以大聲叫嘯,也可以做些壞事。
「回答我!母豬!」他又揮了一鞭,這一鞭故意打在按摩棒上。
「鍵谷主人…是…我被棒子幹得很爽!」她說著恥辱的話,但是這樣淩辱的快感卻加快她高潮的速度。
鍵谷將口枷套入她的口中,綁上乳房緊縛帶,迫使她的雙乳被擠得像春筍一樣,再用項圈套住她的脖子,最後讓她跪著直立上半身的夾上金屬乳鍊。
「唔!」口枷讓她的呻吟都無法完整傳出,也讓口水溢出,看起來活像隻可憐母狗。
鍵谷的下半身滿滿漲著,但是他不急,待他有耐心的調教完,那果實會加倍美味。
乳鍊是由二個金色的小夾子分別夾住乳尖,中間的鍊帶只是為了加重乳尖的負擔,增加刺激用的,他沒選用別針式的乳鍊,怕把這小賤貨一下就弄昏,那可玩不起來,這算是輕度的性虐(SM)而已。
完成這樣的裝扮後,她看起來楚楚可憐又極度欠幹!
「好了!求主人帶妳去散步吧!」
「唔!苦人…口口泥…太偶企散步…」她艱難的說出口,雙乳的刺激加上這下流的打扮,讓她的身心都感到恥辱,她緩慢的爬在舖有地毯的長廊上。
心裡祈禱著不要遇到任何人!
鍵谷讓她爬在前面,自已從後頭觀賞她插著按摩棒,小穴騒癢只能忍耐的樣子。
他用鞭子鞭了她白皙的屁股一下,她馬上爬回頭。
「母豬,解開主人的褲頭。」
她馬上想用手拉開拉鍊。
馬上又被鞭了二下。
「母豬,誰準妳用畜牲的蹄碰主人。」
「嗚…苦人…口口泥…榜偶…」
鍵谷解下她的口枷。
「母豬,用妳下賤的嘴巴來吧!」
「是,鍵谷主人。」她順從的用嘴想咬下拉鍊,但是拉鍊頭是按下去的,她只能伸出舌頭先將拉鍊頭挑起來,費了不少時間,她好不容易咬到拉鍊頭,順利拉下拉鍊後,她咬著褲頭的扣子,用舌頭抵著扣眼,再用力用牙齒一頂,才將整個褲頭解開。
她又咬著一邊的褲子讓褲管褪下,再咬另一邊讓整件褲子都脫下來,當她的頭正咬著褲管,想用力拉下來時,鍵谷用腳踩著她的頭。
「粗魯的母豬,不用心,真是不調教不行。」鍵谷拿起鞭子,開始在她被束起的乳頭上鞭打。
「鍵谷主人,啊!請原諒我!啊!請原諒我啊!啊!啊!啊!…」
一鞭又一鞭過去,原本被乳束帶綁著,乳房感覺變得敏銳,乳鍊更是讓乳頭一直承受著壓力,一直保持在腫立的敏感狀態,被鞭子這樣一打,痛夾帶著快感,私處的按摩棒一不小心,便隨著淫液滑出來。
「哼!母豬也值得原諒的話,人就更不能原諒了,把按摩棒插回去。」細川夏子馬上將掉在地毯上正不停震動的按摩棒撿起,想塞回私處。
鍵谷一鞭子又揮到她乳頭上。
她痛得叫出聲,不知道做錯什麼。
「母豬,誰準妳用畜牲的蹄。」說完又揮一鞭。
「鍵谷主人,啊!請原諒我!」
夏子只能將按摩棒直立在地毯上,用自身的重量將小穴對準按摩棒坐下去。
「啊!啊!啊!…」因為按摩棒而呻吟的夏子,被鍵谷揮起鞭子,對準著按摩棒打了十數下。
「妳這淫蕩的母豬,現在用妳的嘴,來舔乾淨主人的肉棒!」
「嗚…嗚…是…鍵谷主人!」
夏子爬了過去,鍵谷的內褲仍穿著,她用嘴輕輕的咬住內褲的邊口,待內褲一邊的高度和另一邊不同時,她又去另一邊咬下,就這樣緩緩的將內褲褪下。
等待著她的是鍵谷已經硬挺的17公分黑肉棒,那肉棒有幾處奇怪的圓形凸起,看起來更加可怕。
夏子挺起身,伸出舌頭,從最底下的圓球開始輕輕舔著,在一路舔過那些奇怪的圓形,她張口含住龜頭,吸吮著裂縫裡的男性液體,再從側面繼續吸吮著肉棒,到最底下的圓球,她又張口輕柔的含住圓球,一邊一次,最後回到最頂的龜頭,開始試圖將整根肉棒吞下,但是入了珠的肉棒實在吞不下,她只能含到一半。
鍵谷用力壓下夏子的頭,強迫她將整根肉棒吞下,龜頭卡到夏子的喉嚨,喉嚨緊縮的作用,讓鍵谷悶哼一聲,才放開了夏子。
集體室的房門口,燈光明亮,鍵谷牽著夏子進去。
裡頭已是亂成一團。
五個人妻裸著上身,露出乳房,小嘴吞吐著肉棒,跪成一排等待著客人的精液射到口中。
「喔喔!要出來了!」一個男人忍不住射出精液,直接口爆。
嗆得那女人,淚花亂轉,大奶還不停的抖,她身後的男人看見,便從後頭將人拖過去,揉著大奶,再用肉棒幹進那濕淋淋的小穴裡,讓那女人,上面嘴裡盡是男人的精液,下面的嘴也等著另一個男人的精液。
「伊藤!你真沒用!」站伊藤旁另一個男人,讓小嘴服侍得正舒服,他面前的人妻已經跪了十幾分鐘,嘴都麻了,也不能停。
「你才是趕快讓人家休息,看,這裡的淫水都牽絲了。哈哈!」叫伊藤的男人坐在地上,手指伸進嘴裡還含著肉棒的女人跪著的二腿間,從小穴裡挖出淫水。
「唔!」那女人呻吟了一下,反倒惹得肉棒更急的插進她小穴,變成她蹲著,小穴吃著伊藤的肉棒,嘴裡還含著另一根肉棒。
夏子看著這淫亂的場面,爬行的雙手有些抖。
房中立著根鋼管,而那根鋼管現在有人在用。
有二個女人被手銬鏈住在鋼管上,雙手高舉過頭,全身赤裸,小穴還插著按摩棒,和她一樣,站在她們中間的男人,正一手一個大奶的搓著,還一邊和她們舌吻。
夏子被牽到二個正趴著,被輪流從後面幹的女人前。
幹得興起的是伊集院,肉棒可怕的露出青筋,上頭沾了許多白沫,他面前的二個女人,眼淚口水都流了滿面,還一邊不停呻吟。
「伊集院大人,讓我參加吧!我帶了新寵物來呢!」鍵谷揚了揚手上的鏈子,夏子只得被迫仰頭迎向伊集院的目光。
        「歡迎歡迎,一起來用用那個藥吧!」伊集院淫笑著說。
        「喔!伊集院大人藥廠的新藥,開發完成了嗎?」
        「就剩實驗階段了!剛好拿這些人來實驗!」
        「成效如何?」
        「你看,是不是不錯?」伊集院用目光瞄了面前的二個女人。
        原來是用藥,難怪….
        夏子看著伊集院將一罐小小的深色玻璃罐交給鍵谷。
        她插著按摩棒的小穴一縮,不禁尿了出來。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8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