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76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estoril
男爵 | 2019-2-21 16:04:26

异地女友(第二章)
    【本小说发自..】第一小说站异地女友(第二章)前度(上)异地女友作者:skylaoww(第二章)前度(上)
转眼已经到9年的2月,随着工作的交接,我也开始準备前往小路就读大学的城市了,而在同时,公司亦安排了一次前往考察的机会,我决定藉此机会给小路一个意外惊喜。    在抵达了X市的机场的时候,我拨打了小路的姐妹小蕾的手机,小蕾的男友接起了电话,在简单的告诉了他们我到达的情况后,告诉他们先不要让小路知道我的行蹤,好让我的意外惊喜能够顺利进行。    晚上七点,正是大学校园里人流最多的时候,女生宿舍楼下更是聚集了许许多多等待女友下楼共进晚餐的男生。看着那些带着些许稚气,却穿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的大学生,我也开始怀念那已逝去的大学校园生活。    干练的短髮,贴身的韩西装,略带休闲的长款黑色羊毛大衣,以及手上那束刚从昆明空运抵达的99枝红玫瑰,便是我给小路的惊喜,此刻的我,正在小路宿舍楼下拨打她的电话。    电话里响起的却是“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启用来电提醒功能……”的提示音,小路这时间会去哪了呢?按道理来说,这大冷天的,以她这小懒猪的生活习性,应该是窝在宿舍里等着宿舍人帮忙带饭的。    再次拨通了小蕾的手机,这次是小蕾本人接的电话了。    “小蕾,我是阿明,我现在在你们宿舍楼下,我想问一下小路去哪了?”我猜想着,也许这小笨猪又忘给手机充电了。    “小路啊,她刚接了个电话就急急忙忙出去了,你没看见她吗?她说是去教室那边有点事。我还让她在宿舍等着来着,说一会是有人要送饭过来,想让她等着你的惊喜的。”小蕾三两句就把事情告诉了我。    “好的,我知道了。那我去教室那边看看,要不在教学楼正门给这个惊喜也不错。嘿嘿!”我笑着挂断了电话。    此时,天空上开始缓缓飘起了雪花,今年北方的雪彷彿下得有点早了,看着路上的情侣头顶雪花的幸福的笑容,我不禁猜想,小路要见到我,是不是也会笑得这么开心呢?一丝不安的情绪莫名地涌上心头,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很快,我走到了小路班级所在的教学楼,她的教室在五楼的最角落,所以我挑的是最靠近她教室那一侧的楼梯朝楼上走去。    走到三楼,我听到了楼上隐隐约约有人对话的声音传来,只听到一个男声在那说着什么“一场情人……最后一次……”,我还在想着,不会是有哪对情侣在这闹分手这么扫兴吧?别影响了我和小路的甜蜜气氛。同时,我也怕吵着别人,于是放轻了脚步。    走上了四楼,一个女声让我大脑短路了,是小路的声音:“你每次都说是最后一次,我老公马上就要过来工作了,我不想他胡思乱想,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结束已经很久了。”听到小路的话,看来应该是她的前度在对她纠缠不休。    小路以前告诉过我,她的前度叫昌,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大一的时候凑巧与小路在同一家吧一起通宵打游戏,通过QQ的吧好友找到了小路的QQ并加了好友,两人只是短暂交往了两三个月,连手都没有牵过。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以小路泼辣的性格,以及西北剽悍的民风,这男生估计真不一定能哄得了小路。那他们话语里面所说的“每次”、“最后一次”指的是什么呢?一种不好的预感让我再次加快了脚步。    上到五楼,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小路,我求求你了,真的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了。你就帮我一下吧!”    一听这话,我知道这问题大了,小路虽然性子刚烈,但是最耐不住的就是低声下气的哀求,每惹她生气,只要我一低声下气求她原谅,总是很快就会没事,这招可谓是屡试不爽。    果不其然,小路轻轻的歎了口气,说:“好吧,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你以后别再来烦我了,我和你不会再有可能的了,我已经是我老公的人了。”    虽然听着有些许不爽,但小路最后那一句还是让我宽了心。是的,她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还用担心她什么呢?    此时,我已经走到了小路的教室门前,只见教室门窗都关了起来,由于天气较冷,教室里面都是24小时供应暖气,门窗不开也算正常。我正在思是直接敲门还是在门外等待,这时候,我发现其中有一扇窗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留下了一道缝,我尝试往前凑过去看了一下。    两个人正好侧面面向我的方向,由于作为设计类专业的教室,里面空间较为空旷,能看到两人站着距离大约半米的样子。    小路上身一件黑色的大卫衣,下身是黑色紧身的毛裤袜,和一双灰色的雪地靴,羽绒服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而昌则是一身休闲的毛衣加牛仔裤的打扮,看样子也是普通的大学生,只是感觉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坏笑,让我心里一阵阵不好的感觉。    这时,只见小路轻轻把头髮往后一拨,在脑后扎起了马尾,露出了白皙的脖子,我才发现小路穿的卫衣是前开拉链的,也就是说连带着胸脯上的一片白肉也露了出来。    “把卫衣也脱了吧,反正这教室里暖和得很。窗帘也拉上了,没人能看见。    穿这么厚重,你也不好动作。”说完这话,昌就想动手去拉小路衣服的拉链。    看到这一幕,我火冒三丈,正想踹门进去,但看见小路一把打开了昌的手,我又冷静了下来,也许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呢?    但接下来小路的举止让我彻底呆住了,并任由事态往下发展,因为在今晚,我揭开了初夜的那丝困惑。    小路瞪了昌一眼,说:“动什么动?我要脱我自己会脱,我说过我不让你碰你就不许碰我!”说罢,自己拉下了卫衣的拉链,脱下了卫衣,露出了里面打底的白色贴身背心,V领的设计,显深邃。    此时,昌半倚着模特台,小路慢慢蹲在了昌的面前。    此时的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小路解开了昌的皮带,脱下了昌的牛仔裤,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内裤,从内裤的凸起可以看出,昌的肉棒早已经有所反应了。    如果说这是不可思议的话,那下一幕,则是让我为之崩溃。    小路的樱桃小嘴隔着内裤轻轻的吻了一下昌的肉棒,丁香舌随后缠绕而上,隔着内裤开始舔弄着那并不属于我的阳具。    随着昌的一声“爽”,小路充满挑逗地望了昌一眼,脱下了他的内裤,那根与我接近尺寸的肉棒解放一般的弹在小路脸上。她似乎并不介意,轻轻的含住了昌的龟头吮吸起来,并不时用手套弄着肉棒。时而舌头在棒身上下不停滑动,时而在龟头上打圈,时而深深含入肉棒,时而舔舐阴囊……看小路的动作和表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口交了,而且也非常享受。    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最后一次?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呆立在了窗前,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骚浪在别人胯下的小路。    这难道就是我辛辛苦苦维持了一年半的异地恋吗?在他们交往到现在近三年的时间里,他们又这样试过了多少次?是不是初夜的那一丝疑惑也是因为这个昌呢?为什么小路还要在我面前故作扭捏?是她被迫如此,还是她生性就是如此淫蕩?为什么我曾经提过同样的要求,她却故作推托?一时间,众多的问题萦绕在我的脑海。    一扇窗户,隔开的是里面温暖淫靡的春情,外面寒冷心酸的痛苦。    我到底要不要踹开这间教室门,指责里面的一对淫男蕩女呢?    (待续)


IMG_20190221_160334.jpg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