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不倫戀情]

人妻下屬

[複製連接]
查看: 17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www11262002
Editor | 2019-2-21 21:18:35

BenCheng今年30歲,畢業於大學工商管理係,年紀輕輕就擔任某大企業公司的總經理,可算得是年青有為的才俊。  
其實說穿了也不過如此而已,因為某大企業公司不過是他老爸所擁有數家公司的總機構,父業傳子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老爸是白手起家的,平時刻苦耐勞才有今天,成為家財萬貫的大富翁,因只有阿Ben這一個獨生子,所以才要他攻讀工商管理,將來在他年老退休之後,能接掌他龐大的事業。  
故此先交付阿Ben一家投資公司,學習一切M&A等業務的經驗,以後才能擔負大任。  
阿Ben也未使他老爸失望,書是讀得很好,生意上的業務也辦得很好,亦可欣慰其老爸老媽的心願了。  
唯一的缺點就是阿Ben生性風流,完全一付花花公子的作風及大少爺的派頭,花錢如流水一擲千金毫不變色。  
自擔任總經理的職務後,生意上的交際應酬,每天都出入歌舞酒榭脂粉叢中,學習了很多調情手腕及床第工夫。  
再加上他生得體健高大、英俊瀟灑,又是大少爺,有錢的花花公子,不知愛煞多少風塵女子。  
阿Ben在歌台舞榭脂粉叢中玩過一二年後,總覺得風塵女子為了是錢,毫無情趣可言。  
有一日,聽了朋友阿Sam一席談話之後,於是改變了玩樂的方向,開始以良家婦女為獵色對象,心想:「人生在世也不過數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多玩幾個女人,尤其是要嚐嚐不同年齡的女人,各種不同風味的陰戶,否則,等到七八十歲,人已老化性機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動了,那才喪氣要命呢!更何況憑自己現在的條件,還怕找不到下手的對象嗎?」  
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公司裡的女職員還算不少,因此阿Ben興起由公司女職員下手的主意,況且自己是公司的主管,要製造與她們親近的機會也較方便。  
過了不久,機會終於來臨了。  
公司裡新近僱用一名辦公室助理,名叫Sindy,三十五歲左右,臉容還稱得上是中姿,身材也不錯,肌膚雖不太白皙,但細嫩柔滑。  
出入公司時,阿Ben在人事部呈報的資料上看過她的履歷表:中學畢業,生有一女,丈夫因肝病無法工作,家境清寒。  
阿Ben本意是僱用年輕小妹來擔任的、因憐其家庭環境而破格錄用。  
Sindy因感阿Ben破格錄用之情,故工作勤奮,待人溫和有禮,所以博得公司上下同仁齊聲讚譽。  
阿Ben心中暗想Sindy長得還算不錯,三十多歲正如朋友阿Sam所說的「三十如狼」,正是兇狠貪婪的年紀,性分泌到了飽和點。她的丈夫得了肝病的人,需要治療和營養及休養,處處地方都要用錢。再者得了肝病的人無力和妻子進行房事,不但無力而且根本不能,不然則病情加重,就魂歸天國了。那Sindy才三十多歲的婦人如何熬得了呢?  
主意打定,就即刻下手。  

第二天五點正,全體員工走完了後,Sindy將大辦室打掃整潔後,再到總經理室去打掃。  
推門一看阿Ben坐在沙發上抽煙,忙一鞠躬嬌聲道:「總經理,你還沒走呀!」  
「嗯!Sindy,把門關好。坐下來我有話問妳!」  
「是!」  
Sindy關好門、坐在阿Ben的對面沙發上道:「請問總經理有什麼吩咐!」Sindy拘謹的坐著。  
「嗯,沒有特別的事,因為上班的時候人多嘴雜,現在衹有我們兩個人談話比較方便些。妳來公司一個多月了,工作還勤勞,待人接物都很不錯,公司上下的同仁都一致稱讚妳,我想下個月升妳當我秘書助理,因妳只有中學畢業,其它的業務妳無法勝任,妳的工作再找個小妹來做、不知妳的意思如何?」  
Sindy本來一顆心上下跳動不停,以為自己工作不力。若被開除,那一家四口的生活就完了。  
一聽總經理的讚揚及升遷之言,喜極而泣的說道:「謝謝總經理您的提拔,Sindy曾蒙破格的錄用!巳感激不盡,現在又蒙您提拔升職,我真不知道如何報答您的大恩!」說完站起身來向阿Ben連連鞠躬致謝。  
「好了,你坐下!這沒什麼,我是論公行賞、工作優秀者我定當提拔,工作不力者,我一樣要處罰。不要謝了,以後努力工作就行了,快把眼淚擦乾吧!不然給別人看到、還以為我欺負妳呢?」  
Sindy忙把眼淚擦掉,一雙眼嬌媚的看著阿Ben,粉臉含羞的道:「總經理,您真會說笑話!您怎麼會欺負Sindy呢?」  
「那可說不定啊!」阿Ben說完哈哈大笑起來,Sindy也笑了起來。  
「嗯!對了,Sindy,妳現在的薪水是多少?」  
「我現在的薪水是六千元!」Sindy嬌聲應到。  
「太少了,那怎麼夠用呢?明天我關照會計課加薪給妳,每月一萬元。假若妳工作表現優良,我私人每月再津妳一萬元,好不好?」  
Sindy一聽真是喜出望外,連忙說道:「謝謝總經理!您對我太好了!我真不知道如何來報答您!」  
此時,Sindy已泣不成聲的說不下去了。阿Ben一看事機已成熟一半了,忙走過去,一手抱著她的細腰。  
一手拿著手帕替她接著眼淚、說道:「Sindy,不許妳再說謝謝的了,知道嗎?」  
「嗯!」Sindy應了一聲、由阿Ben替她擦淚。  
Sindy感覺自己的腰被他抱著,半身依偎在他的胸膛上。一股年輕剛陽的男性體溫,傳到她的身上來,使得Sindy全身不由自主的輕輕顫抖起來了,粉臉煞紅。  
「對不起!總經理,我太失態,太沒有禮貌了。」說著想掙紮出他的懷抱。  
阿Ben的手緊緊的摟著,使她不能脫身,並且說道:「沒關係!別動!就這樣坐著好了,妳剛剛哭了一陣,這樣比較舒服些。Sindy我知道妳的丈夫得了肝病,需要治療,家裡還有兩個小孩要撫養,處處需要錢用。妳的學歷不高,找不到高職位賺高薪,所以很同情妳的環境。反正我又不少這一點錢用,幫助妳又何樂而不為呢?」  
「總經理,我太。。。。。。。。」Sindy話沒說完,已被阿Ben用手握住。  
「Sindy!怎麼不聽話了,以後再說什麼感激呀謝呀的,我可要生氣了!」  
「是!Sindy以後不敢說了!」  
「Sindy,我要問妳一件事,必需老老實實、坦坦白白答覆我。不許有一個字來騙我,不然的話我不饒妳!」  
「好嘛!您請說,Sindy決不隱瞞騙你,我可以發誓。」  
「發誓倒不必。我問妳,妳丈夫病了好久了?」  
「病了一年多了。」Sindy誠懇的回答。  
「我聽說得了肝病的人,是無能和妻子行房事的,妳有沒同他行房事呢?」阿Ben邊說,摟腰的手掌按在她一顆乳房上輕輕揉捏起來。  
Sindy一聽他問起自己夫妻的房幃私密,摟腰的手又改在乳房上揉搓,真是又羞怯又舒服。她已經一年多沒有和丈夫行房事了,在忍無可忍時,只好用手指來自慰,必竟手指的粗度和長度有限,根本不能解決高燒的慾焰,時時使得她輾轉不能成眠。  
現在被阿Ben這一挑逗,全身打了一個冷顫,小穴裡面就像萬蟻鑽動,陰戶不覺濡濕起來。羞得她不好意思回答,低頭輕搖幾下,算是回答。  
阿Ben見她嬌羞模樣,心中愛煞極了,手掌加重揉捏。  
「那妳一年多沒有行房事,想不想呢?」他的手指改為揉捏奶頭。  
Sindy羞得低下粉頸,連連點了幾下。  
「那妳有沒有在外面找別的男人來解決妳的性慾呢?」Sindy又是搖了幾下頭。  
「那妳忍受不了,是不是自己用手來自慰呢?」Sindy的粉臉是更紅過耳根的點了點頭。  
「那多難受哇!Sindy,我好喜歡妳,讓我來替妳解決,好嗎?」  
Sindy一聽芳心跳個不停,嬌羞的說:「總經理!這怎麼可以呢!我有丈夫、有兒女、那不是太。。。。。。。。」Sindy嬌羞的說不下去了。  
阿Ben擡起她的粉臉,吻上她的紅唇。Sindy被吻得粉臉緋紅,雙眼現出既驚惶又飢渴的神采,小穴裡流出一陣淫水,連三角褲都濕了。  
「Sindy!妳放心,妳丈夫無能來安慰妳,我也沒有太太來安慰我,我倆是同病相憐,何不互相安慰,使雙方都能得到性慾的滿足,這樣對雙方的身心都有好處。再說我不會破壞妳的家庭幸福,妳有困難我會盡全力幫助妳。以後妳需要我安慰妳,我隨時奉陪。以後我倆人在一起時,妳叫我揚弟或其他什麼都可以,我也叫妳Sindy!答應我好嗎?親愛Sindy!我決不會虧待妳的。」  
Sindy被阿Ben誠懇的言辭,再加上自己也實在急需有條大雞巴來解決性慾。阿Ben長得又英俊瀟灑、年輕健壯,又是自己的大老闆,像這樣好的條件,提著燈籠都找不到的美男子,就是失貞給他,也是甘心情願的。於是嬌羞滿面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啊!寶貝!來站起來我們先去吃飯,然後再去開個房間,好好的玩個痛快!」  
「你的辦公室還沒打理呢?」  
「不要了,明天上班後再弄吧!」  
「我不能超過十點回去,明天還要早起,做便當給孩子帶上學哩!」  
「明天別做便當了!給他們錢在外面吃好了。」阿Ben說著,拿出錢包數了十張千元大鈔共一萬元給Sindy。  
「那我穿得這樣隨便,也沒化粧就走哇?」Sindy有點自形寒酸道。  
「穿這樣也很好呵!酒店認錢不認穿,只要付錢就行。我就是喜歡妳這種自然美,有些女人化粧得像鬼臉一樣,看起來反而覺得嘔心!走吧,別多說了,時間寶貴!」二人相摟相抱而去。  

XX酒店的豪華套房的大床上,躺著兩個赤身裸體的一對男女。  
阿Ben先仔細的觀賞Sindy姣美的粉臉,肌膚雖不太白皙,摸在手上滑嫩異常。胴體成熟豐滿,雙乳呈半圓球型,脹蔔蔔的十分豐滿,如像半個大皮球伏蓋在胸前一樣;兩粒殷紅色的奶頭,像兩個紅草莓一樣大,挺立在粉紅色的乳暈上,艷麗的耀眼生輝;高凸的陰阜上長滿褐色二寸左右的陰毛,大小陰唇和她的乳頭一樣,也是性感的艷紅色;頂上一粒粉紅色的陰核,像花生米一樣大小;粉腿修長、身材曲線都很好看、臀部肥大高翹。  
阿Ben看了一陣,分開她修長的粉腿,先用手指揉捏她的陰蒂。用嘴去親吻她的紅唇,順序而下,含著她那艷紅似草莓的奶頭,吻吸吮咬,拉著她微微顫抖的玉手來握自己的大雞巴套弄著。  
Sindy一握住阿Ben的大雞巴,芳心跳個不停,心想好粗好長呀!比自己丈夫的快粗長一倍、又硬又熨。羞怯怯地握一握那龜頭,哎唷!我的媽呀!就像四、五歲小孩子的拳頭那麼大,自己的小穴生得那麼小,再加上一年多沒有插過,等一下若是被他插進去,不痛死了才怪呢?但是再一回想痛死了總比空虛的好,管他的!  
阿Ben在吻摸她的紅唇和乳房一陣之後,伏在她的雙腿中間,含住那粒似花生米般的陰蒂,用雙唇去擠壓、吸吮、再用舌頭舐、牙齒輕咬的逗弄著。  
Sindy被阿Ben舔弄得心花怒放、魂兒飄飄,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她太久沒有接觸男人的愛撫了,那裡經得起如此的挑逗呢!一股淫水直洩而出著。  
「哇!Ben!別再舔了!我。。。。洩。。。。了。。。。啊!。。。。啊!。。。。」  
阿Ben忙將她洩出的淫水,都吞吃下肚,擡起頭來問道:「Sindy,妳怎麼這樣快就洩身了、並且還洩得那麼多!」  
「Ben,我已經一年多不曾被男人親近愛撫過了。誰知道你一開始就舐咬女人最敏感的陰蒂,這樣我怎麼受得了,當然就像山洪爆發一般的,一發不可收拾了。小寶貝!你真有一套整女人的本事啊!」美娟嬌聲細語的說著。  
阿Ben聽了哈哈笑道:「Sindy,妳已過了一次癮了,再看我整女人的另一套功夫,讓妳開開眼界吧!」說著一挺胯下的大陽具。  
Sindy一看,哇!真嘛死人!真粗真長!將近八寸左右,又硬又翹,真像條大號香焦一樣,插進去怎麼受得了哩!  
「親弟弟,姐姐的穴小,好久沒有和丈夫玩過了,你的實在太大了,比我那丈夫至少長了三寸多,又粗了一倍,希望你憐惜姐姐的穴小,輕輕一點慢一點的肏才好啊!這可別整姐姐啊!」  
「我知道,親姐姐,我會使妳如登仙境般的痛快的!」  
阿Ben說罷握住大陽具,對準了她粉紅的春洞,挺力一肏「滋!」的一聲,肏入半截。阿Ben頓時感覺她的小穴,緊小狹窄,包得大龜頭緊緊的,舒暢極了。  
「哎呀!好痛!又好脹!」她低聲叫痛,頭上都冒出冷汗來。  
阿Ben知道她是比較內向而含蓄的那一種類型,雖然很痛,也不願大吼大叫。  
她的屁股扭動幾下,全身顫抖嬌喘喘的。內陰唇一夾一夾的吸吮著他的大龜頭,淫水潺潺流出。阿Ben再加力一頂,七寸多長的大陽具直插到底。  
「啊!哎唷!你頂死我了!」她還是低聲細語的哼著。  
她閉著眼輕輕的哼著,不像前些所玩的林美娜和洪阿姨那樣又喊又叫,只此安安靜靜地享受著、性愛的樂趣。  
阿Ben感到她的淫水越來越多,增加了潤滑的作用,便開始慢慢的抽插,等待她能適應了、再快抽猛插地還不遲。  
Sindy的淫性也爆發起來了,她雙手雙腳把阿Ben纏抱緊緊的,肥翹的臀部越搖越快起來,嘴裡「啊呀!咿呀!」的哼聲也高了起來。  
「噗嗤!噗嗤!」的淫水聲越來越響,也愈來愈多,桃源春洞也越來越滑溜了。  
阿Ben更加快抽插,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的變化著抽插,時而改為一淺一深、二淺二深、左衝又突,輕揉慢擦,一一搗到底,再旋動屁股使大龜頭研磨她的子宮一陣。
Sindy本性內向含蓄而怕羞,又是第一次和阿Ben做愛,再加上有了老闆和員工的身份參雜在內。現在被阿Ben的大雞巴肏得的她欲仙欲死,內心有一股說不出口的舒適感,非得大聲叫喊才能舒解心中興奮的情緒,但是就是叫不出口來,盡在她的喉嚨裡「喔!喔!呀!呀!」的哼著。  
阿Ben看在眼裡,忙停止抽插,柔聲道:「妳若是痛,或是舒服,就直管叫了出來好啦!不要顧忌什麼!性愛就是為了享受,不要怕難為情和害羞,放鬆心情,大膽的玩樂,這樣我倆才能夠盡興舒暢,也不辜負這春夜良宵。」  
「我怕你會笑我淫蕩風騷!」Sindy說完把粉臉埋在他的胸膛上。  
阿Ben扶起她含羞帶怯緋紅的粉臉說道:「Sindy,有一句俗話說著,女人要有「三像」才能娶來做太太。第一:在家要像主婦;第二:出外要像貴婦;第三:上床要像蕩婦。妳懂不懂這三像的意義呢?」  
「我懂!但是我們又不是夫妻嘛!」  
「哎呀!我的傻姐姐,我倆雖然不是正式的夫婦,可是現在巳經有了肉體闕係,我是妳的情夫,妳是我的情婦,把個「情」字取掉,也算是半個夫婦了。再說我不會破壞妳的家庭幸福,所以我不談第一像。我也有能力做到第二像,妳下個月升任職員,衣著粧扮都要時麾漂亮一點,不然坐在辦公室給客戶看到不太雅觀。我知道妳的環境不妤,明天下班後到我辦公室來,我送一筆製裝費給妳。妳天生麗質,我要將妳打扮得像貴婦一樣。至於第三像嘛!Sindy,就要看妳的了啦!男人最喜歡的就是俗話所說的:「妻本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就怕偷不到,所以說「偷情」的滋味是最美妙,而又最刺激了,這就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在女人方面想「偷情」,又怕丈夫、兒女、親友知道和碰見。但是和情夫在一起幽會時,是又怕又羞又愛。一、怕被人碰見和情夫在一起出現。二、和倩夫在一起又有點羞性。三、和情夫做起愛來,就像翻江海。地動山搖,狼吞虎嚥,纏綿到死一樣,去享受性的高峰、慾的頂點,不到達痛快淋漓之境決不甘休。所以我要妳放鬆心情,不需要怕羞,也不要當我是妳的老闆,要當我是妳的情夫、愛人或丈夫來看待,這樣妳心裡就沒有顧忌,玩起來彼此心情才會舒適順暢,知道嗎?我的親姐姐!親妹妹!」  
「好嘛!我的親丈夫!親弟弟!來親親妹妹嘛!」Sindy被阿Ben一番話,說得心情開朗起來,也親親熱熱的叫著,並把櫻唇送到阿Ben的嘴邊要他來吻。  
阿Ben一看心花怒放,猛吻狠吮著她的櫻唇及香舌,插在小穴裡的大雞巴又繼續抽插起來。  
Sindy扭動著肥臀相迎,陰壁嫩肉一張一合,子宮也一夾一夾的夾著大龜頭,騷水不斷的往外流,淫聲浪語的大叫:「哎唷!親丈夫!我裡面好癢!快。。。。。。用力的頂姐姐的。。。。花心!對。。。。對。。。。啊!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小心肝。。。。。。啊。。。。。。真美死我了!啊。。。。。。我又洩了。。。。。。。。」  
Sindy覺得花心奇癢難抵,全身酥麻,淫水又一洩如注了。  
一股熱液自她的穴被湧出熨得阿Ben全身一顫,猛吸一口大氣,舌尖頂緊牙床,急忙收縮肛門和丹田,隱住精關,不然就出師未捷身先死,美人尚未得到滿足,自己若先完蛋了,那豈不大煞風景。  
阿Ben使出忍精法將精關隱住一陣,一看Sindy有點沈入昏迷的樣子,這是女人達到痛快的「小死」狀態,急忙加快速度,猛抽狠插。每次都頂到花心的嫩肉上,再旋動屁股一陣揉磨。  
Sindy又悠悠醒了過來,一看阿Ben還在不停的猛力抽插、尤其花心被大龜頭揉磨得酥麻酸癢、真是舒服暢快極了。嬌喘喘的、浪聲叫道:「哎唷喂!小寶貝。。。。親哥哥。。。。我好舒服。。。。你怎麼還沒有。。。。。。射精呢?妹妹受不了啦!我又要死過去了!求。。求。。你。。好丈夫!饒了我吧,小穴快被你肏破。。。了。。。。啊。。。。。。真要命!」  
阿Ben見她滿臉騷浪的樣兒,淫蕩的叫聲,還有大龜頭被子宮口咬吮得一股說不出來的勁,更助長了他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野性。拚命的猛抽狠插,真有壯士視死如歸的那股勇氣,一陣猛攻猛打。  
「哎呀!媽呀!你要肏死我了!哎唷!小心肝!我完了!」  
Sindy已無法控制自已,肥臀猛的一陣上挺,花心緊緊咬住大龜頭,一股滾熱的濃液直沖而出。熨得阿Ben猛的一顫抖,陽具也猛一挺,抖了幾下,龜頭一癢、腰背一酸,一股熱燙的精液強有力的直射入Sindy的花心。她抱緊阿Ben,陰戶上挺,承受了他噴射出來的陽精,給予她的快感。  
「啊!小寶貝!痛快死姐姐了!」  
一場激烈的肉搏戰,歷經一個多小時的殺伐,終於停止了。  
阿Ben用手輕輕撫摸她的全身,讓她享受性高潮後,慢慢回復身心的平靜。Sindy閉緊雙眼,享受她從沒有過的溫存愛撫。  
「心肝寶貝!你真會玩,你的這條大寶貝真棒,插得我死過去了好幾次,淫水都幾乎快流乾了。還有你那一套事前和事後的調情手法,在我丈夫身上從來都沒有過,他都是死板板的,一點味道都沒有。姐姐這一年多來的性飢渴,你一下子都給我解決了。小心肝!我以後一天也少不了你,要把你當成我的親丈夫、親弟弟、親哥哥一樣的看待,希望你常給姐姐情的安慰、慾的滿足,我不要什麼名份,只要永久做你的情婦就心滿意足了。」  
阿Ben聽了她這一番話也激動的說:「Sindy,我也好愛妳,妳不但長得高雅美麗,性情又溫柔,尤其妳那個小穴穴,那麼緊、那麼小、包得我的雞巴好舒服、過癮,妳是我所玩的女人中,最美妙的小穴了,吸吮得我是欲仙欲死!我也捨不得妳呵!每天在一起是不行的,我倆每星期歡好一次或兩次。好嗎?」  
「好吧!姐姐都聽你的!」  
「現在九點多了、沐個浴我送妳回家。」  
阿Ben送Sindy到家門口一看,原來她的環境那麼不好,住的舊公房。  
「Sindy,就這房子嗎!」阿Ben摟住她的細腰問道。  
「是,我丈夫在未得病前做技術工人,還算過得去。現在靠我所賺的就難維持。。。。。。。」Sindy羞怯的答道。  
「真難為妳,也苦了妳。我既然愛妳,我要供給妳吃、穿、住這三樣,讓妳過舒服安逸的日子。」  
Sindy一聽感激的雙眼一紅,淚水潺潺而出。摟著阿Ben一陣猛吻、輕輕說道:「親哥哥、我真感激。。。。。。」  
阿Ben吻住她的櫻唇:「不許說什麼感激之語!」  
「嗯!」  
阿Ben附耳輕聲道:「親妹妹,把腿張開,讓哥哥再摸摸我那心愛的小穴。」  
「嗯!」Sindy嫡羞的張開雙腿,讓阿Ben去摸她的小穴。  
「親妹妹!哥哥又想插妳的小穴了!」  
Sindy被摸得淫水又流了出來,嬌聲道:「親哥!不行!剛才被你肏到現在還有點痛,等幾天好一點,陪親哥玩一個晚上或是一天都可以好嘛!心肝。。。。。。。。」
「真的比妳丈夫給妳開苞時還痛嗎?那妳丈夫的東酉有好大?」  
「羞死人了!叫我怎麼說得出口嘛!」Sindy被問得嬌羞滿面,阿Ben就是喜歡她的嬌羞狀,逗著她說出來。  
Sindy附在他耳邊道:「他的比你細小差不多一倍。親丈夫!別再問了。。。。。。羞死人了!」  
「好!我不問,進去吧!一切等明天下班再說吧!」  
阿Ben回家躺在床上,想想Sindy這個三十多歲的婦人還真棒,其他的不說,光就是那個小穴,真迷死人了,都生了二個孩子,還是那麼緊小;內功又好,化幾個錢玩玩也是值得,今晚一戰就快近二個小時,「三十如狼」這句話老劉還真沒說錯,又狠又貪又婪,想想真是過癮。  
常言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阿Ben花了數百多萬元買了一層高級大廈公寓,再叫裝修公司,趕工佈置好她的新居,在一個星期內就全部辦妥當了。  
阿Ben在辦妥一切之後的第二天上班時,叫Sindy到他的辦公室來,輕聲對她說:「Sindy,明天是週末。妳請半天假,早上先去辦好印鑑証明。再到XX路XX號X律師行門口等我,一同去辦理房子的登記及過戶手續,知道嗎?」  
「Ben!我!」  
「不許多說!照我的話去做,現在辦公室人多。妳出去吧!」  
「是!」Sindy鞠躬退下。  
Sindy出了他的辦公室,急忙走進女廁所。心中跳個不停,她總以為像阿Ben那樣有錢的公子哥兒,又年輕瀟灑,還怕沒有女人追求他,而缺少女人玩樂嗎?以為玩玩自己就算了而已,沒想到他還是真的愛著自己。動作還真快,不聲不響的在一個星期內,把房子都買好了,要送給自己。她真不敢相信是實還是夢,忙到洗手池洗把冷水臉,使自己清醒清醒。  

第二天一早,她先去戶政事務所辦好了印鑑証明,乘車趕到XX律師行,等了片刻見阿Ben駕著轎車到達。一同進去,阿Ben將一切証明文件及Sindy的印鑑交給律師,律師開了一張收據給Sindy,阿Ben付了一切費用,事情就辦完了。  
臨行時,律師說到道:「十天以內房屋及土地所有權狀我們會寄給Sindy女士,請放心!」  
「好的!謝謝!」  
坐進車子裡後,Sindy心情激動的說:「Ben!我。。。。。。。。」  
「Sindy,又來了,我不許妳再說什麼謝字和感激二字,我愛妳就要讓妳過舒服的日子。先去吃飯,吃完飯我帶妳去看妳的新家。」  
餐後,阿Ben駕車馳至XX路XX巷一棟高級大廈公寓門前停下。  
「Sindy,就是這一家的15樓!」  
Sindy一看,這是市區內一所高級大廈公寓。看得她心跳得發呆了。  
「Sindy,來!請下車,上去看看。」阿Ben在前帶路。  
乘坐電梯到了15褸,阿Ben拿鎖匙打開X號的鐵門及大門。走進客廳,Sindy一看心喜若狂,客廳的裝潢及全新的傢俱設備,都是高級豪華得不得了。  
阿Ben道:「Sindy,還滿意嗎?」  
「親弟弟!Sindy太滿意了!我真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表達!」  
「唉!怎麼又來了!」阿Ben摟著她的細腰,吻住她的櫻唇,不許她再講話。  
Sindy忙將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吻吮得「吱!吱!」有聲。  
Sindy道:「這楝房子一定很貴吧?」  
「不貴!才數百萬!」幸福五月天  
「你還說不貴,以我家來講,數十年不吃不穿也不用想想買這樣的房子,我真幸運!親弟弟!Sindy好愛你!」  
「來!我帶妳去看看房間及其他的地方。」  
二人來到臥房裡面裝潢得富麗豪華,Sindy看得是目瞪口呆。  
「Sindy,妳看裝潢得還不錯吧?」  
「哇!好漂亮!好豪華!Ben,這張床好大呀!」  
「親姐姐,床大才夠我們作戰呀!不然會掉到地上去了。」  
「親弟弟,你真壞!」Sindy粉臉緋紅,不勝嬌羞。  
阿Ben把Sindy擁入懷中,親吻著櫻唇,手也撫摸她的乳房。Sindy被吻摸得春情蠢動起來了。  
「親姐姐,我們來試一試這張床的彈力,好不好?」說著,伸手拉下Sindy衣服背後的拉鍊,「嘶」的一聲,已成露背裝了。  
「親弟弟,我自己來吧!你也快脫吧!」Sindy嬌媚的道。  
二人都有一星期未曾做愛了,急忙各自脫光衣服,相擁相抱的倒在床上,捨死忘死大戰起來。衹殺得天昏地暗地動山搖、人仰馬翻,變換各種姿式,儘情儘性的玩樂。直到精疲力竭,魂魄飄盪、進入太虛地,才癱瘓在床上昏昏睡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