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4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wpr110215667
伯爵 | 2019-2-25 00:31:46

第六章

  他說這次想順便做一個關于他們公司的展會,我當然推薦了我老婆,我老婆因爲工作才又有了興趣,約定明天再細談展會的事。

  阿德回了房間,我送老婆出酒店,她的臉有些緊張,一定是擔心回去被張強調教,我想起老婆沒有完成和我做愛的任務,時間已經來不及,我還是送她上了車。

  我趕回公司,加緊督促手下完成協議,張強和許軍不知道死到哪去了,我想起老婆該在張強家,收拾了一下,催促手下加緊,就去了張強家,一進門就看見許軍躺在沙發上,下身光著,張強也坐在一旁,“我老婆呢?去哪了?”我問。

  許軍說我老婆回了公司,籌劃明天的計劃,我問張強調教我老婆沒有,張強把相機給我,里面是我老婆被他們前后插入輪奸的畫面,最后屁眼和淫穴全是精液。

  “楊姐被我們干的爽死了,不停的要我們用力插她,后來楊姐被我插得出了尿。”許軍舔舔嘴。

  我老婆又被干的失禁了,我擔心老婆的淫穴和屁眼會越來越松弛,張強說多調教會讓我老婆的淫穴更有淫蕩味道,而屁眼要多運動才會更緊。

  我讓張強注意保持我老婆的現有狀態,不要最后成了四處亂干的妓女,我覺得老婆在我的控制下被人輪奸玩弄才能帶給我最大的滿足感,張強答應了。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阿德打來了的,說談一下合作的事,我連忙趕去酒店。

  我進了阿德的房間,他倒是很坦白,直接說明了想和我老婆玩一下,合約沒問題,不然就解除合作,我這時卻有了個計劃,我答應阿德的條件,也要他幫我的忙。

  阿德聽了我的計劃,連說沒有問題,“我的妻子也很不錯,是日本人,下次我再來的時候,一起,很棒的。”我連忙答應了阿德換妻邀請,商量好了細節,我就回了家,老婆下午被張強他們輪奸過,明天還要工作,和我調弄了一會,就睡了。

  我暗想明天的計華。

  第二天我到了公司,和張強商量了一下,讓許軍和張強幫著加緊做合作細節的起草,我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老婆,她說馬上就去阿德的酒店,我說我要很忙,讓她自己先去談,老婆答應就挂了電話,我安排好也趕去了酒店。

  我到了阿德隔壁的房間,拿起電話聽見老婆和阿德談話的聲音,這是我讓阿德安排好的。

  我聽著阿德挑逗著我老婆的話語,終于聽到老婆拒絕后,突然呻吟了一聲,一定是被阿德強行按在床上,我聽見老婆不要不要的無力叫著,更像是在呻吟,接著是衣服撕裂的聲音,阿德親吻我老婆的聲音。

  我幻想著房間內的場景,我老婆發出的嗚嗚聲,一定是在給阿德口交,含著他的大雞巴。

  我老婆自從被張強威脅強奸調教后,淫亂的本性已經激發出來,對于這種強暴很難抵擋,幾乎是順從的配合,而這不是我要的,我要控制我老婆的淫欲,讓她服從我的安排被人輪奸,那才是我的完美性奴。

  這時又傳來老婆的呻吟聲,自然是被阿德上下其手,乳房淫穴摸了個遍,我聽到阿德的咳嗽聲,是暗號,我挂上電話。

  我推推門,阿德給我把房間的門開了,老婆背對著我,正跪趴在一個黑人兩腿中間給他口交。

  阿德鎖好門,站在我身旁,我看見我老婆她的襯衣被扯開把她的手反綁在身后,裙子撂到腰部,大腿上黑色的高筒絲襪,腳上還是昨天的露趾高跟鞋,一只鞋已經被脫掉了,粉色的內褲挂在一只腳上,淫穴翻開著,淫水已經流了出來,阿德光著下身,雞巴挺著,看來剛才他已經插入我老婆了。

  黑人扶著我老婆的頭,上下套弄著他的雞巴,阿德告訴我,那個黑人是他的秘書,叫做奧維,經常陪阿德一起干他的老婆,“我最喜歡看奧維的雞巴在我老婆的淫穴里出入,真的。”阿德和我走進房間,低聲說著。

  老婆根本沒意識到有人進來,忙著舔弄奧維的巨大雞巴,幾乎只有一小半塞進她嘴里。

  阿德來到我老婆的身后,又把雞巴插進她的淫穴,老婆呻吟了一聲。

  我坐在沙發上,奧維看見我,微笑了一下。

  隨著阿德雞巴的抽插,老婆慢慢吞吐套弄著嘴里的雞巴,淫穴中的淫水被抽插著發出呲呲的聲音,阿德哼了一聲,從淫穴里抽出雞巴,奧維立刻把我老婆轉過去,讓阿德的雞巴插進我老婆的嘴里。

  “啊啊……啊啊!”我老婆尖聲呻吟,奧維的巨大雞巴慢慢插進老婆的淫穴。

  “天哪,啊,你簡直……不是……

  人,噢……啊!”老婆被插的大聲淫叫,阿德把雞巴塞進她的嘴里,慢慢抽動,老婆把淫穴的刺激用嘴盡情發揮,拼命舔弄著阿德的雞巴。

  “啊,啊,受不了,了,哦,天哪……啊!”最后的尖叫不是因爲奧維雞巴的抽插,而是我老婆看見了阿德身后坐在沙發上的我。

  阿德側過身,奧維握著老婆被綁在身后的雙手,按住拼命掙紮的老婆,阿德扶著老婆的頭,“快放開我,放開,老公,不要,啊放開我!”老婆使勁吐出阿德的雞巴,氣喘籲籲的叫著。

  阿德又套弄了兩下雞巴,精液噴射在老婆的臉上,幾乎蓋住了她的半邊臉,在自己的老公面前卻被別的男人射得滿臉精液,老婆當時昏了過去。

  當老婆慢慢清醒的時候,房間里只有我,阿德和奧維去了隔壁,“老公,對不起,我……是他們。”老婆抽泣起來。

  “可是他們插弄你的時候,你呻吟的多淫亂,根本沒有掙紮。”我走到床邊,老婆想用手擦掉臉上的精液,可是手還被綁在身后,她掙紮的坐起來,“老公,真的對不起,老公,我,”她想起自己被別人插的淫亂樣子,又看見我直直的看著被射得滿臉精液的她,深深的懊悔著,“老公你不會原諒我了,對嗎?我是個淫蕩的女人,我淫蕩。”老婆又低下頭哭起來。

  “你平常很少給我口交,剛才卻那樣舔著別人的雞巴……”“求你別說了,我真的很壞……”老婆幾乎后悔得有些絕望,“你再也不會要我了是吧,老公,你不會要我了……”老婆等著我說出那句決絕的話。

  我掏出面巾,輕輕地擦掉老婆臉上的精液,心中暗罵:“混蛋阿德,射了精液要老子給你擦。他媽的!”臉上卻毫無表情。

  “老公,你不會要我了嗎,老公,你真的……不能原……諒我嗎?”老婆的聲音越來越低,眼中有些感激和企盼地看著我。

  “原諒你,原諒你再去和別人胡搞,被人干?”我低聲說著。

  “不會的,不會的!我全聽你的,所有的事。”我老婆聽出了希望,急忙說著,“老公你真的能原諒我嗎?”她生怕我反悔,小心的問著我。

  “你以后都要聽我的要求,你做得到嗎?”我說。

  “一定,老公原諒我的話,我全聽你的,你想怎麽樣對我都行,老公。”老婆貼到我身上。

  “要是我讓別的男人干你呢?”我反問道。

  老婆愣了一下,“只要老公說的,我都願意做,老公。”我輕吻她一下,“好吧,我原諒你,老婆。”老婆興奮得啊的叫出來,撲進我懷里,我的雙手玩弄著她的乳房,老婆有些誇張的呻吟著,我明白她在努力取悅我。

  超乎想象的輕松,在我的計劃中老婆徹底變成了我的性奴,而我從調教她的幕后走到幕前。

  這時阿德和奧維又進到房間里,老婆想躲到我懷里,卻被我抱住。

  “完美的夫妻,你們不要一起爽一下嗎?”阿德跳上床,我掏出挺得很久的雞巴,老婆連忙用嘴含住,輕輕套弄。

  阿德和奧維一左一右的坐在我老婆身邊,手在她的乳房和屁股上摩搓,老婆見我沒說話,也不敢出聲,任他們玩弄。

  奧維趴在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舔弄著她的淫穴和屁眼,想必弄得很是舒服,老婆含著我的雞巴,還是低聲呻吟著。

  阿德的雞巴又慢慢挺了起來,他也站到我身旁,我從老婆嘴里抽出雞巴,阿德剛要插進去,老婆卻躲開了,我見她看著我,“老婆,我現在要你要多淫蕩就多淫蕩。”其實老婆已經被奧維弄得淫欲難耐,聽見我說的話,立刻含住阿德的雞巴,用嘴套弄著。

  我順便問起阿德關于合作的事,他正享受著我老婆的舌頭服務,閉著眼說全部都沒問題,明天就去簽字。

  奧維直起身,老婆的淫穴已經被他舔弄得淫水淋淋,他示意我插入我老婆的淫穴,我讓他先插,他慢慢地把巨大的雞巴插了進去,老婆又是一陣尖叫呻吟,他一直插到大概四分之三的雞巴都進到我老婆的淫穴里。

  “啊……啊……

  啊……

  老……

  公……他的雞巴好大,我受不了!”奧維又輕輕往前插了一下,老婆幾乎跳了起來,“他的雞巴已經到了我肚子里了。”老婆幾乎含不住阿德的雞巴,我扶住老婆的屁股,把淫穴盡量扒得更開,奧維慢慢抽插著,他每插弄一下,老婆都會刺激的顫抖。

  奧維把手指沾上口水插進我老婆的屁眼,撥弄著,兩只,三只,屁眼被他用手指微微撐開,可以看到里面的腸粘液,奧維拔出了雞巴,躺在床上,我和阿德扶著老婆跨騎在他身上,慢慢蹲下,他把雞巴對著我老婆的屁眼。

  “不要!我怕,啊!”我老婆不敢坐到他的雞巴上,阿德用手把老婆的屁股用力分開著,老婆靠在我身上,不停的呻吟,奧維的雞巴一點點地插進我老婆的肛門,老婆的身子劇烈顫抖著,幾乎發不出聲音。

  阿德已經拿出了潤滑藥油,塗在奧維的雞巴上,有了藥油的潤滑和老婆的分泌物,奧維的雞巴已經可以在老婆的屁眼里抽動,他用手托著我老婆的屁股,慢慢套弄著自己的雞巴,老婆幾乎仰躺在他身上,兩條絲襪腿分得大大的,淫穴被插的有些外翻,穴口撐開了很大。

  老婆斷斷續續的呻吟著,阿德本想騎上去,插進我老婆的淫穴,和奧維一起干,卻看見老婆的淫穴抽弄了幾下,一股尿流從淫穴下方噴射而出,奧維的雞巴對她的屁眼強烈刺激,使她再次失禁,阿德連連稱贊完美。

  奧維的雞巴動一下,就有一小股尿液流出來,而老婆已經失神的躺在奧維身上,我聽見奧維說了句德語,雞巴隨著一陣抖動,阿德告訴我奧維說我老婆的屁眼太緊了,讓他射精了。

  我老婆被翻倒在床上,屁眼被撐得很大,正在慢慢的合攏,可以看得見里面大量的白色精液,阿德笑著說至少有200cc的精液灌進我老婆的屁眼,看來暫時用不了了。

  阿德扶起老婆的腰把雞巴插進淫穴,快速抽插著,老婆在他的刺激下慢慢清醒,發出了呻吟。

  我坐在老婆的面前,老婆含住我的雞巴,深深的套弄著,每次都幾乎把整個雞巴吞進嘴里,我感覺到雞巴頭已經進到她的喉嚨里。

  阿德雖然射了一回,耐力還是很好,連續和我老婆換了幾個姿勢,最后讓我老婆躺在床上,他用手握住我老婆的絲襪腳腕,兩天絲襪腿被大大的分開,雞巴深深的在淫穴里抽插,一些精液從屁眼里流出來。

  我扶著老婆的頭,老婆正在舔弄我的雞巴蛋和屁眼,舌頭在屁眼上翻弄,爽的我難以把持。

  我讓老婆側過頭,雞巴抽插她的嘴。

  阿德這時叫了一聲,雞巴從淫穴里抽來,套弄幾下,大股精液射在我老婆的身上,還有很多噴在淫穴外面,感覺我老婆的身上被精液蓋住了。

  阿德在我老婆的絲襪腿上蹭著雞巴上殘留的精液,如此淫蕩的老婆實在讓我興奮的無法控制,老婆加緊套弄我的雞巴,嘴緊緊的含住,腰上一酸,我的精液也射了出來,老婆把嘴里的精液全部咽了下去,才又舔吸起我雞巴上的精液。

  “舒服嗎,老公?”老婆舔著嘴角的精液問我,我用力拍打著她的屁股。

  阿德解開了她的手,老婆擦掉身上的精液,套上我的外套,拉好裙子,突然叫了一聲,原來屁眼里的精液流了出來,已經流到絲襪上面,連忙跑進衛生間,我好想看大量的精液從她屁眼里冒出來的樣子,不過要先忙工作,阿德和我約定了簽約時間。

  在雖然淫亂能力卻很強的老婆的安排下,展會順利開始,阿德和我也簽好了合作文件,條件很好,爲此,公司再次升我爲市場部主管,有妻美嬌淫,老公步步升啊。

  阿德要趕回去和公司彙報,我開車送他們去機場,他要求我老婆也去,我自然知道他還想再從我老婆身上撈點便宜。

  去機場的路上,奧維坐在我旁邊的副駕駛位子上,老婆和阿德坐在后面,果然一上車,阿德就不老實起來,拉上后面車窗簾,就把手伸進我老婆的襯衣里,把乳房掏出來玩弄。

  “我一定邀請你們去德國,到我家里,一起。噢,一定。”他把我老婆的頭按下去,掏出了自己的雞巴,讓我老婆含住,我從車反鏡里看到我老婆半趴在車后座上,用嘴給阿德套弄著雞巴,“我會叫上我的朋友,一群人一起,你和我的老婆,噢!”阿德的中文越來越差。

  我幾乎不能專心的開車,心中連罵阿德混蛋,這麽短的時間也要搞一搞,不過對他說的邀請,我倒很是動心,不過,我看了一眼身邊的奧維,要是來的都是這樣的人話,我老婆可能很難完整的回國了。

  胡思亂想中我們到了機場,阿德倒是很潇灑,把雞巴塞回去拉上拉鏈,親了我老婆一下就下車了,居然沒射也可以,我看了眼衣衫不整的老婆,內褲都被拉下來了,就讓她留在車里,自己送阿德他們,我回到車上的時候,老婆已經整理得差不多了,手里卻拿著自己的小內褲。

  “干嘛不穿上?”我問道。

  “不要,我想和你親熱一下,不想穿嘛。”老婆一臉嬌淫。

  “剛才還沒被人玩夠呀,還要。”我駕車上了路。

  “都是他強迫我的,他又幫你升了職,所以就便宜他一下了,他剛才還要插我,我沒讓。”我斜看了她一眼,“爲什麽?”我問老婆。

  “你又沒同意,當然不行了,”老婆趁著紅燈時貼上來,乳房緊緊貼著我,又脫掉自己的高跟鞋,用她的絲襪腳引誘我,我忍不住把車停在路邊一個不顯眼的位置,撲了上去。

  我一進公司,張強和許軍就拉著我進了新辦公室。

  “你又升官發財了,頭兒。”許軍咧著大嘴笑著說。

  這時王軍和秦藍一起進來了,秦藍看見我,臉就紅了,“頭兒,祝賀你,我們有個請求,行嗎?”王峰看著我。

  我連忙讓王峰和秦藍坐下,“有什麽事盡管說。”看秦藍的樣子就知道她沒敢把被玩弄的事告訴王峰。

  “我們要請您做我們的證婚人,行嗎?”我想起王峰本是大學畢業后留下來工作的,這里沒什麽親戚,也難免他借機拍我的馬屁,我一口應承下來,“我老婆和我一起做你們的證婚人,可以吧。”王峰當然樂得點頭答應。

  我眼神向下瞟了瞟,秦藍穿了雙淺灰色的絲襪,黑色的短裙,腳上是一雙高跟涼鞋,半拖式的,上面兩條透明細帶勒在腳上,可以看見整個被絲襪包裹著的腳,兩條絲襪腿搭在一起,從我這個位置看去,如果不是她的腿搭在一起的話,我一定看得到她的內褲,我不禁有些郁悶。

  秦藍注意到我的眼神,臉立刻紅了,大概想起曾經被那樣的奸淫。

  張強和許軍調笑著王峰,只有秦藍和我知道我在用眼睛調弄著秦藍。

  畢竟在她老公面前,她紅著臉低下頭,想換個姿勢坐,腿正好放下來,啊,是一雙灰色的高筒絲襪,上邊該是兩條黑色的吊襪帶,紫色的內褲,蓋在淫穴上窄窄的一條,我似乎覺得自己看見了秦藍的淫穴,一時懵然。

  “頭兒,我們先出去了,到時全靠您了。”王峰拉著秦藍站起來。

  我哦了一聲,“秦藍,我覺得你的膚色穿紫色一定很好看。”王峰沒意識到,扭頭看秦藍,她的臉本來剛剛褪去紅暈,聽見我說的話,差點暈過去,“我會的,林大哥。”秦藍拉著王峰就往外跑了,張強和許軍都有些茫然,我自己陶醉著。

  鑒于老婆把德國公司的展會搞得是有聲有色,我便向公司強力要求成立公關部,把我老婆的人馬吸收進來,公司因爲德國人的回複很好,答應了我的要求,並且撥給我們一套公寓式住宅,面積雖然比原來大的不是很多,可勝在住戶少環境好,讓張強和許軍去我家玩弄我老婆時,不會被外人察覺。

  雖說我老婆在我面前變得淫蕩,盡力挑逗我,卻始終沒有把她被張強他們調教的事告訴我,也許是怕我再發火不要她,我便和張強商量一起露面的事情。





   第七章

  王峰結婚的前一晚,我和張強、許軍開著公司的配車回到我家,我並沒有告訴我老婆,我打開門,老婆正在客廳里準備晚飯,“老公,菜都做好了。”老婆一回身,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花粉色的小圍裙,上面兩條帶子系在脖子后面,帶子剛好擋住她的乳頭,根本沒戴乳罩,腰部后面也有兩條帶子紮住,屁股光溜溜的,微微向上翹著,該是最近肛交的結果,又沒穿內褲!

  腿上是一雙紅色的高筒的網眼絲襪,用腰部的吊襪帶夾著襪邊,腳上穿著黑色的高跟鞋,鞋跟大概有八分高,又細又長,讓整個絲襪腿看起來十分的性感。

  她手里還端著菜,不用問也知道本來想和我情色晚餐,穿了這樣來挑逗我,沒想到我帶了人回來,而且,她已經看清楚我身后站著的張強和許軍。

  我老婆的臉色有些發青,她以爲我已經知道她的事了,無助的看著我,動也不敢動,早忘了自己穿的是如何暴露,我似乎聽到身后許軍舔嘴和吞咽唾沫的聲音。

  “還不進去換衣服,什麽樣子啊。”我老婆趕緊放下菜跑進屋內,一陣細細索索的穿衣服聲音。

  “什麽時候看楊姐,都有性趣啊,頭兒。”許軍貼在我耳畔說。

  我讓張強和許軍坐下吃飯,老婆穿了件極普通的連衣裙,連腰部的曲線都看不見了,不過還是那雙紅色的網眼絲襪穿在腿上。

  我看了眼她的衣服,胸部上有兩個突起,還是沒戴乳罩,不用說內褲也沒穿。

  我們圍著桌子坐下,我介紹說張強和許軍是我新來的助手,老婆只好裝作不認識他們的樣子笑著表示歡迎,老婆最緊張的就是他們會不會把她被調教的事告訴我,后來看張強和許軍對我的態度恭敬,以爲他們不敢亂來,就安下心又開始和我調笑。

  我去廚房拿啤酒的時候老婆跟在我后面,“老公,他們是你的下屬啊,好像對我很色的樣子噢。”老婆趴在我后背上,乳頭頂著我。

  “誰讓你那麽騷包,穿成那樣子,不過他們是我的得力助手。”這話不錯,張強和許軍不但是我的干將,還是同妻共樂的兄弟。

  “那你是不是要我晚上陪他們啊,老公,我會把你的下屬安撫的很好的。”老婆心虛,生怕過一陣許軍或張強借機威脅她,先來探我的口風。

  “當然不行了,我是他們的上司,哪能讓老婆陪下屬,今晚你安分點。”老婆連忙點點頭,不敢多說,心事重重的出去了。

  我們喝點酒又吃了一陣菜,許軍說:“楊姐,能不能幫我盛點飯呐?”老婆接過碗進了廚房,許軍跟著進去,我和張強都站起來,利用廚房門上的玻璃反射看廚房內的情況。

  “楊姐,不如先看看你的饅頭吧,嘻,”許軍威脅著我老婆,手伸進她的連衣裙里玩弄著乳房,“乳罩也沒戴,真方便。”許軍的手把老婆裙子撩起來。

  “你快出去,我老公會看見的,求你了。”老婆低聲說著,身子扭動著掙紮著。

  許軍哪管那許多,按住我老婆就把雞巴掏出來,老婆也沒穿內褲,被許軍一折騰淫水早就出來了,噗呲,雞巴就插進她的淫穴里,“不要,我老公來了,快拿出來。”老婆被許軍按著半趴在櫥櫃上,絲襪腿被分開兩邊,淫穴讓許軍的雞巴來回抽動。

  “許軍,你們干什麽呢,飯還沒好嗎?”我叫了一聲。

  “頭兒,我幫楊姐在熱點菜。”許軍推了一下我老婆。

  “老公,我……熱菜……呢……”老婆使勁的把聲音放平穩。

  “啊……啊。

  哦……啊。”老婆讓許軍的抽插忍不住壓低聲音呻吟起來,“你快點出來啊,快點,我老公,哦,”我也不知道老婆說的到底是讓許軍快點拔出雞巴,還是快點射出來。

  許軍突然抖了幾下,腰連著挺了幾下,就抽出了軟軟的雞巴,拉好褲子走出來,“頭兒,楊姐還熱菜呢。”然后到我面前低聲說:“楊姐的淫穴太厲害了,使勁夾我,讓我那麽快就射了,還射了好多。”又射在里面,我罵了許軍幾句,那家夥哪管,心滿意足的躺到沙發上去了。

  “我也去幫忙。”張強也進了廚房,老婆還沒來得及把衣服整理好,就又被張強纏住了。

  “老婆,再幫我炒個雞蛋。”張強強迫著老婆給她口交,“知道了,哦……”老婆蹲了下來,用嘴套弄著張強的雞巴,我只看到她的頭在一前一后的動著,張強用手扶著她的頭,接著我居然聽到攪拌雞蛋的聲音,難道我老婆一邊給張強含著雞巴一邊打雞蛋,表演雜技呀。

  張強靠在櫥櫃上,我老婆彎著腰速度很快的前后用嘴套弄著,是想讓張強馬上射出來,而且真的把一碗打好的雞蛋放到櫥櫃上。

  騰出了手,老婆馬上手口並用,一邊用手捏弄著張強的雞巴蛋,一邊手和嘴配合著套弄著雞巴,如此強力刺激下,張強也撐不住了,悶哼了一聲,拔出雞巴,精液全射在老婆的臉上。

  老婆用力用嘴把張強的雞巴上舔干淨,就急著把他往外推,整個過程似乎比許軍還快,老婆的功力真是大長,不到十分鍾已經連出兩管。

  張強有些虛的走出來,“頭兒,她的嘴上功夫越來越厲害了。”張強一臉苦笑,也坐到沙發上。

  我走進廚房,老婆已經整理好衣服,臉上的精液也擦掉了,正在炒雞蛋,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還沒好呢?老婆。”我說。

  “馬上就好了,老公,再等一下。”老婆看起來還是有些疲憊,我撩起她的裙子,“不要,老公,一會再鬧好不好,求你。”老婆一下閃開。

  “那讓我先摸摸你的淫穴吧。”我抱住老婆。

  “不要,求你了,再等一會,好嗎?”老婆哪敢讓我摸她那已經被射滿精液的淫穴,求著我不要。

  我看也調教的差不多了,“好吧,吃完飯你要任我弄也不能反抗。”我掐了她的屁股一下。

  “知道了,老公,我保證。”老婆連忙答應。

  吃過飯,我讓許軍幫著我老婆收拾好桌子,讓張強把我準備的提包拿過來,把老婆叫過來,“明天就穿這套內衣吧,換上我看看。”我從包里拿出我挑好的內衣。

  老婆抱著走進內房,我跟著進去,老婆轉過身,“老公,沒關門,他們會看到的。”老婆指指張強他們。

  “不用了,他們一直眼饞你的身體,讓他們看看吧。”我說。

  老婆不敢反對,脫下了連衣裙,露出了曲線畢露的身體,接著脫了紅色的絲襪,剛要拿起內衣,“先穿絲襪和吊襪帶,我喜歡。”我說。

  老婆有些臉紅,除了我之外,還有兩個男人在窺視著她的身體。

  老婆把腰部的吊襪帶挂好,拿起一只絲襪,絲襪是白色的極薄高筒絲襪,老婆慢慢套在腳上,拉到小腿,抬起大腿,淫穴也露出來了,再把絲襪拉上大腿,用吊襪帶夾住,超薄的絲襪看起來就象是大腿外面有一層白色的絲光一樣,老婆又穿好另一只絲襪,絲襪腿十分之性感,我的雞巴已經挺起來了。

  我又讓老婆穿上內褲,那只是幾條細繩,中間有一小塊半透明的絲布,大概有拇指大小,蓋在淫穴上,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真不錯,我很滿意。

  接著老婆穿上了帶乳托的束腹,乳托把老婆的兩球乳房托的更高,束腹則更顯出老婆的身體線條,兩球乳房幾乎堆在一起,我贊歎著:“轉過身彎下腰,兩腿分開。”老婆順從的轉過身,慢慢彎下腰,細細的白色繩子緊緊勒進屁股里,兩條絲襪腿也分開了,淫穴幾乎把那塊小布吸了進去,老婆從下面看到我和客廳的兩個人都在直直的看著她的屁股和淫穴,“老公,好了嗎,我好累啊。”接著用手蓋住了自己的淫穴。

  我坐到床上,“用腳幫我弄弄,老婆。”我看了老婆的絲襪腿實在有些受不了。

  老婆解開我的褲子,掏出雞巴用嘴套弄了幾下,讓雞巴變得潤滑,接著扶著我的肩,用一只絲襪腳撥弄著我的雞巴,我含住她的乳頭使勁咬弄,老婆不停著呻吟著:“老公好疼啊,輕點嘛,哦,”老婆一邊享受著快感,一邊用絲襪腳上下搓弄著我的雞巴,又輕輕的踩踩我的雞巴蛋,在我經常要求下老婆用腳套弄雞巴的技術也很好了,她踩的我十分舒服。

  “我要插你的淫穴,老婆。”我讓老婆蹲坐在我的雞巴上。

  “老公,他們在偷看呢。”張強他們已經站在門外了。

  “不管了,先插一下。”我強要著。

  “要不插插老婆的屁眼吧,老公弄得我好舒服的。”老婆還是怕我發現淫穴里的精液。

  “好吧。”我讓老婆轉過身,慢慢把雞巴插進她的屁眼,一股潮熱感立刻包住我的雞巴,松軟的肛門前后套弄著。

  我把張強和許軍叫進來,“他們看得很上火了,老婆你幫他們放放火。”我一邊插著老婆的屁眼一邊說。

  許軍早已把雞巴插進我老婆的嘴里,老婆有了我的同意,這才松了口氣,不用擔心被我發現她被張強他們奸淫,許軍只弄了一會,就叫著撐不住了,精液沒射出來就坐在了地上,這小子最近一直在我老婆身上胡亂縱欲,果然撐不住了。

  張強比較冷靜,並沒有再讓老婆給他口交,扶著許軍坐回沙發里。

  老婆的性欲已經上來了,使勁用屁眼套弄著我的雞巴,“老公,快插我啊,好舒服,噢噢,啊快呀!”我把她翻倒在床上,站在床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用手撥弄刺激她淫穴上的小突起,老婆一邊用手配合我的撥弄,一邊把絲襪腿使勁夾著我的腰,“老公,好舒服啊……噢噢!

  我要……啊!”老婆開始失神了。

  “老婆,我要你尿出來,現在!”我拼命插著。

  “啊啊啊,哦啊,哦!”老婆的淫穴抽弄幾下,一股尿流從淫穴下面流了出來,“老公,啊……我好啊舒服……哦!”老婆一陣顫抖,氣喘籲籲的說。

  我每插一下她就輕聲的哼著享受著高潮的快感,我也感覺她的肛門里一股熾熱的潮熱,我顫了一下,龜頭一酸,精液噴出來,全灌進老婆的屁眼里面,“好燙啊,老公,好舒服噢。”老婆嬌媚的呻吟著。

  我慢慢拔出雞巴,老婆坐起來用嘴含住,舌頭慢慢舔淨了上面的精液,“老公,我好累噢,你陪我。”老婆摟著我撒嬌,我安撫她先上床睡覺,接著和張強和許軍一起商量明天王峰的婚禮。

  由于我的安排王峰的婚禮在公司的合作酒店里舉行,我的所有下屬和兩人的家屬也都到了,場面上是很熱烈,張強和許軍打點著一切。

  我老婆穿了一身雪白的套裝,憑添了幾分貴氣,再加幾分妩媚和妖豔,除了新娘外,不少男人的眼光都被吸引到她身上,誰有想得到在套裝下我老婆的身上穿著多麽淫蕩的內衣。

  我看了眼老婆的胸部,被襯衣包著的乳房呼之欲出,讓人有玩弄的欲望,粉色的襯衣剛好擋住老婆沒帶乳罩的乳頭,再穿上套裝,基本上不會走光。

  在我和老婆的主持下,順利完成了行禮儀式,穿著白色婚紗的秦藍看起來很聖潔,我卻止不住的想著秦藍的纖細的身體,還有肉感絲襪腿,小腳踩在我的雞巴上,哦~~老婆輕輕掐了我一下,“你干嗎老盯著人家的新娘,討厭,你是不是想搞她啊?”我看了一眼正在吃干醋的老婆,“我是覺得她穿的婚紗看起來很性感。”的確,秦藍的婚紗把她的身材體現無疑。

  “我也去穿套婚紗和你親熱一下好不好,老公……”老婆又貼上我,眼中射出淫蕩的欲火,現在的她幾乎從不對我掩飾她的欲求。

  在我不停的安排下,老婆已經從被奸淫和我的各種變態性要求中獲得了不同的快感,不停的用各種方式挑逗和取悅我也給她更大的刺激,而且沈迷在這種刺激中。

  張強這時過來招呼我去餐廳,宴會開始了,我安排老婆去招呼幾個較重要的公司領導,看著她扭著翹翹的屁股走開,我搜尋著秦藍的影子。

  張強和許軍正架著王峰不停的在各桌來回勸著酒,看起來王峰喝的不少了。

  我闖進了新娘更衣室,里面只有秦藍在,看見我近來她吃了一驚。

  “林大哥,你來了,我要換衣服了。”秦藍有些不知所措的說。

  她身后的拉鏈拉開了一半,我過去摟住她。

  “林大哥,有人來了啊!”秦藍在我懷里有些顫抖,微微掙紮著。

  “你把人叫進來就行了。”我捉住她的手。

  “林大哥,你真的,求你,我好怕……”看著秦藍一臉的委屈和惶恐,我的心有點亂,松開了她。

  “我換好衣服就出去,陪你喝酒好嗎?”秦藍想推我出去。

  我當時清醒了,“你現在就換吧,不然他們就要來找你了。”秦藍看看我一點也沒有要出去的意思,又怕被人發現,一咬牙鎖上門。

  我看著她背對著我脫下婚紗,肩上紫色的乳罩的肩帶,下面淺肉色的連褲絲襪里紫色的花邊內褲,細細花邊和軟軟的絲布包裹著她的小屁股,她拿起一套紫色的旗袍。

  我忍不住又摟著她,“林大哥,不行,啊……”秦藍的呻吟是因爲我的手伸進了她的絲襪和內褲里,撫摸著她的屁股。

  “林大哥,今天真的不行……求你了……拿出來吧……”秦藍咬牙忍受著我的調弄,輕聲說道,看來她已經屈服在我的淫威下。

  今天不行,改天就要任我玩弄了,我的手又往前一探,秦藍哆嗦了一下,半靠在我身上,我的手指已經摸到了她的淫穴,居然是水淋林的,想不到她已經動了情欲,我接撥弄著淫穴,秦藍靠著我用有點異樣的眼神看著我。

  “林,你不想我出去了。”接著臉上紅了起來,我知道她有點壓抑不住自己的情欲了,真的搞起來到是麻煩,我趕忙把手拿出來,幫她穿上旗袍,秦藍默默的扣著扭,似乎有一點失望。

  宴會紛紛攘攘的拖到下午,有的人已經先走了,王峰和秦藍還在給一些長輩上煙上茶。

  我叫來喝的又點醉醺醺的許軍,讓他差不多幫著結束宴會,張強比較清醒,跟著我和我老婆送客人離去,直到送走了雙方家屬,我才帶著老婆張強和許軍,還有秦藍,一起架著王峰到了給他們做新房的套房。

  “謝……謝頭……

  兒……頭兒……”王峰的眼睛喝的都是紅絲,口齒也不利落。

  “別客氣了你,我們要鬧新房了。”張強嚷著,許軍跟著瞎起哄,秦藍也喝的臉紅紅的,媚眼如絲的瞟著我。

  “先蒙上眼睛。”張強把秦藍拉到沙發上,用手絹蒙住她的眼睛。

  我讓老婆幫我把王峰扶到臥房,用濕毛巾給他擦臉,老婆脫下了套裝,只穿了襯衣,扶著王峰的頭擦他的臉,王峰眼睛直直的看著我老婆的雙乳。

  “姐,好大的乳房啊……”老婆看了我一眼,見我沒有作聲,便任由王峰隔著襯衣扶摸她的乳房。

  “比秦藍的還大啊……哈哈……好軟哦……”借著酒勁王峰肆無忌彈的拉開了我老婆的襯衣,兩球乳房一下跳了出來,王峰早忘了他的老婆還坐在外面,抱住我老婆的乳房就親吻起來。

  “噢……啊啊哦……啊……”老婆享受著乳頭被人嘶咬的快感。

  “老公……我要你……來……”老婆已經習慣我和別人一起享用她的身體,挑逗著我,王峰拉開老婆的套裙的側面拉鏈,套裙掉到地上,老婆一身的性感內衣全露了出來。

  王峰哪見過那樣變態性感的內衣,“老公,他把人家的裙子都脫了,你都不管。”老婆撒嬌似的轉過身,王峰已經跪倒了地上,抱住我老婆的屁股,瘋狂的親著。

  “老公……噢……

  啊……

  輕點……你……”老婆被王峰嘶咬著屁股。

  我看了一眼外廳,秦藍被許軍和張強抓著手調笑著,她笑著不停的躲避著許軍對他身體的騷擾,蒙著眼睛的緣故吧,總要張強或者許軍的手摸到她的乳房或者大腿,她才會閃開。
第八章

  這時,我老婆已經扶著床彎下了腰,絲襪腿分開站著,王峰蹲在她腿中間,用舌頭猛舔皮炎和淫穴,我老婆的擋在淫穴上的那塊小布,已經被舔的陷入淫穴里。

  “噢……老公……

  我受不了了……

  他弄得我好舒服……

  啊……老公……”老婆有點企盼的看著我。

  “不行,哪能讓他插你,你忍著點,他喝醉了。”我裝作很生氣的樣子,老婆不敢反對,咬牙忍受著欲火,王峰哪管,把老婆抬上床,褲子一解,只脫了一條腿,就往上沖。

  “老公……他……啊……”老婆躲避著王峰的雞巴。

  “你用手和嘴幫他弄,散了火就好了。”調教老婆實在帶給我很大的快感,老婆用手抓著王峰雞巴,讓他躺在床上,先慢慢套弄著,然后用嘴含住。

  “老公……來插我吧……

  啊……

  我好想……求你……”老婆一邊吞吐著王峰的雞巴,一邊求著我,手已經不自覺地撥弄著自己的淫穴。

  “算了,你實在受不了的話,就讓他插你吧,回去我在懲罰你。”我想看看秦藍,往外廳走。

  “對不起老公,謝謝老公……”有了我的允許,老婆放心的套弄著王峰的雞巴,就算回去被我調教她也很開心,我來到外廳。

  秦藍被兩人夾在中間,手被分別抓著,旗袍上基本被解開,露出了紫色的乳罩,旗袍的下擺也被撩起來,張強正在撫摸著她的絲襪腿,許軍隔著乳罩捏弄著她的乳房。

  “受不了了吧,叫你老公求救吧。”張強輕聲說著。

  “噢……啊……”秦藍咬著牙低聲呻吟著,不肯叫王峰,居然這樣被淩辱也不反抗,果然也是淫妻的材料,張強看我站在那里,讓許軍幫忙,兩人把秦藍架到我面前。

  一松手,秦藍就坐在了地毯上,頭發有些零亂,眼上還蒙著手絹,她用手撐著地毯,氣喘著,乳房一動一動,許軍淫笑著從后面壓住她的手抱住她,兩只手一起玩弄秦藍的雙乳,張強慢慢的把手沿著她的大腿移向淫穴。

  我回頭看見王峰扶著我老婆的頭,用力的把雞巴往她嘴里插,幾乎整只雞巴都進去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和誰作,只是發泄著性欲。

  “啊……噢……”秦藍終于忍受不了張強和許軍的雙重刺激,出聲呻吟。

  “林大哥……幫幫我……”居然不叫自己老公,叫我幫她,我把她的眼上的手絹拿掉。

  “林大哥,讓他們放開我吧,我被他們弄得受不了了,王峰呢?”秦藍這時才想起她老公。

  我側過身,她立刻看見身上還穿著西服的王峰,正在從背后用力地插著我老婆,我老婆跪趴在床上,手撐著床,一條腿被王峰架在腿上,撐開的淫穴被王峰的雞巴插進插出。

  “他……和楊姐……什麽?”秦藍看見幾乎快昏了。

  “他喝多了,搞了我的老婆,我制止不了,再說你也給過我呀!”我看著秦藍,她的臉立刻紅了。

  “既然王峰插了頭兒的老婆,我們就插他老婆。”許軍把旗袍徹底解開,乳罩也拉了下來,嚇得秦藍叫起來。

  “林大哥……不要啊……

  你們三個人……一起……”秦藍說著臉又紅了,一定再想自己被三個人插的樣子。

  張強起來拿出相機,去里面把王峰干我老婆的樣子拍下來,許軍見我還在和秦藍說話,沒進主題,忍不住也進去弄我老婆。

  秦藍聽著我老婆的呻吟和王峰的喘息,呼吸也漸漸加快。

  “林大哥,王峰和楊姐,你是不是也要和我……”她的頭靠在我身上。

  “啊……”我把手輕輕伸進秦藍的內褲摸到淫穴,她忍不住呻吟,淫穴已經濕乎乎的了,我把手指伸進淫穴撥弄著,秦藍仰起頭,腿微微加緊,我立時覺得手指又被吸進淫穴的感覺。

  我把秦蘭身上的旗袍脫掉,隨著我的手指更深的插入,她忍不住抬起腰配合著我。

  我向她的乳頭努了努嘴,秦藍紅著臉把乳房移近到我的嘴邊,我咬住她的乳頭,輕輕的嘶咬,秦藍貼我越來越近。

  “林大哥,我們也……”聽見我老婆的呻吟聲和王峰的低吼,秦藍忍不住又回頭看看狂干我老婆的王峰,我看見許軍也扶著我老婆的頭,雞巴在她嘴里抽插著。

  我解開褲子,雞巴馬上頂出來,秦藍用手輕輕握住,套弄了幾下,閉上眼把雞巴含進嘴里,我讓她吞吐了幾下,就抽出來了。

  “是不是我弄得不舒服,你不喜歡?”秦藍雖然感覺淫蕩,卻總帶著一股嬌羞,筆之我老婆的淫亂挑撥又是一種味道。

  “不是,知道你不喜歡這個味道。”我蹲下身子。

  “你總是和他不一樣,他只是不顧一切的插我,然后要我吸,我真的好討厭那個味道。”秦藍跪在我面前,兩只手一起套弄著我的雞巴。

  “用腳吧,我也喜歡。”我撫摸著她的乳房。

  “你喜歡的真怪,我的腳特別好看嗎?”秦藍歪著頭脫下高跟鞋,坐在地毯上用絲襪腳夾住我的雞巴。

  “我喜歡看女人的絲襪套在腳上,而且你的腳確實性感。”我握住她的一只絲襪腳,玩弄著腳趾,秦藍用另一只腳繼續慢慢上下搓弄這我的雞巴。

  “要是再能看到你的淫穴就更好了。”我故意盯著她的內褲中央。

  “你好討厭,還要這樣的要求,我脫掉吧。”秦藍剛想站起來脫掉內褲,被我按住了,我住住她的絲襪裆部一撕,立刻在絲襪上開了一個大洞,變成了無裆絲襪。

  “現在我可以看見了,你自己來吧。”我把秦蘭的腳左右一分開。

  秦藍臉紅透了,使勁閉著眼,“呀……”手把內褲撥到一邊露出淫穴,淫穴微微向里閉合著,邊上有稀疏的淫毛,秦藍偷偷看了我一眼。

  “你看夠了吧?”還是閉著眼,我不理她,捉住她的一只腳,親吻起來,舌頭輕輕舔弄腳心。

  “啊……好癢……”秦藍向后縮著小腿,我趁機撲到她倆腿之間,仔細舔弄她的淫穴,舌頭插入淫穴間上下撥弄。

  秦藍扶住我的頭,輕聲哼著,淫水也漸漸出了,我努力用舌頭刺激著淫穴中那個小洞,舌尖往里探,鹹鹹的得有些發澀。

  王峰悶吼了一聲,長出了一口氣,我抬頭一看,王峰的精液正噴射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接著抖了幾下,轟的趴倒在床上。

  “這小子,弄完就睡了,哈……”許軍笑話著王峰,老婆轉坐到他身上。

  “楊姐好厲害……每次他弄完我,我都疼得不行,楊姐還能接著和許軍……啊……”秦藍也忍不住回頭看,忽然發現我的雞巴就在她眼前,躲了一下。

  “討厭,你還要我用嘴嗎?”秦藍握住我的雞巴,想放到嘴里。

  “我怕你今天會更疼,不如不做了。”我笑著。

  “不要……呀……”秦藍說出來才想起害羞。

  “還是想讓我插你呀,小淫婦。”我把她翻在地毯上,腿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來弄……”秦藍小心的把我的雞巴慢慢插入自己的淫穴。

  “慢點好嗎?求你……”我慢慢抽動我的雞巴,果然比起我老婆緊了許多,幾乎是裹在我的雞巴上,雖然有淫水潤滑,仍然感覺十分緊澀,我抽插了十幾下,秦藍已經面露痛苦,我停了下來。

  “沒關系,你繼續吧。”秦藍咬著牙說。

  “你的太緊了,我都受不了。”我調笑著她,慢慢抽出雞巴。

  “不如我們試試后面吧,願意嗎?”秦藍愣了一下,馬上明白了,輕輕的點點頭。

  “不髒嗎,那里……”秦藍轉過身,有些不好意思地問,我搖搖頭拿出準備好的潤滑藥油,用手指沾了,抹在她的肛門周圍。

  “好涼……噢……”我的手指慢慢插入了秦藍的肛門,“疼嗎?”我問。

  “開始有一點,現在沒有了,感覺好怪,啊……”我撥弄著里面。

  秦藍呻吟了一聲,我拔出手指,發出了噗的一聲,好像她放了個屁一樣,“呀……”秦藍的臉都快羞紫了。

  “討厭……弄出那樣的聲音……”秦藍看見我手里的藥油,拿過去倒一些在手里,慢慢的塗在我的雞巴上,上下套弄著。

  “再弄我就射在你手里了。”我笑著說。

  “那才好呢!”秦藍噘了一下嘴,又轉過身跪在地毯上,把屁股翹起來。

  “以前用過這里嗎?”我把龜頭對準秦藍的肛門,慢慢頂在肛門口處。

  “沒有,他那麽粗魯,我哪敢讓,啊……噢……”我的龜頭已經插進她的肛門里,雞巴比手指粗的多,秦藍大口大口的呼著氣。

  “疼嗎,受不了就說。”我扶著秦藍的肩,她慢慢地搖搖頭,說不出話,畢竟有藥油的潤滑,我不太費力的把雞巴插到根部。

  “啊……我的肚子好熱、好脹噢……哦……”我雖然感覺到肛門內部包裹著我,卻比淫穴里寬松的多,只有肛門口的地方緊緊箍在我的雞巴上,我慢慢抽動雞巴,每次往外抽出的時候,秦藍總要呻吟幾聲。

  “好像把我的內髒全帶出去了,噢……”秦藍半仰著頭看著我,我慢慢躺倒在地毯上,讓秦藍換成蹲騎在我雞巴上面的姿勢。

  她向前傾著,扶著我的小腿,抬起屁股再坐下,上下套弄著我的雞巴,我忍不住爽的出了口長氣。

  “轉過身來吧,我看看你。”我對她說。

  “不要……”說著秦藍還是慢慢的回過身。

  “別拿出來,坐在上面轉。”我壞笑著看著秦藍吃力的轉身,每轉動一下都給她異樣的刺激。

  “你壞死了,折磨我……”秦藍終于正面對著我氣喘籲籲的說,我感覺她的淫穴貼在我的小腹上淫水淋淋。

  “我要有兩只雞巴,就能一前一后的插你了。”我輕輕撥弄她的淫穴,秦藍扭動著腰肛門緊緊夾著我的雞巴。

  “不如再叫一個人來一起插你吧。”我對秦藍說。

  “我怕我受不了……”秦藍搖搖頭,看見我不太滿意的樣子。

  “我習慣了,你想怎麽樣都行,好不好?”看著她嬌羞的樣子,我再也壓抑不住了扶住她的屁股,瘋狂的向上插著。

  “啊……啊噢……

  噢啊啊……

  啊……

  噢……啊……”秦藍被我撞得半跪在地毯上,連忙扶著我的胸膛,強忍著呻吟,一股股熱流向我的龜頭處彙集,我用勁捏住秦藍淫穴上的小突起。

  “呀啊……”她尖叫了一聲,趴倒在我身上,大口大口得喘著氣,身子一陣陣得發抖,我的精液也噴發而出,居然兩人一起高潮了,我覺得精液不由自主地往外射著,不知噴出了多少。

  “別動……求你……”我剛想移動一下猛烈射精后有些酸痛的腰,聽見秦藍微微地說。

  “我覺得頭好暈……下面麻麻的……啊……”秦藍忽然把頭埋進我胸口,我登時感覺一股熱流沿著我的小腹緩緩流下來。

  “別看,我忍不住了……”我把她扶起來,秦藍連忙用手捂著臉,淫穴下面還有尿液慢慢的流出。

  我拔出有些發軟的雞巴,刺激下秦藍的尿又射了出來,我扶著她的屁股,讓她的尿液沖洗著我雞巴上的黃褐色的精液。

  “你、你真得好變態……”秦藍順從的由著我擺弄他的屁股。

  “你要不要嘗嘗?”我用手指抹掉淫穴外的尿液,伸到秦藍面前,她使勁躲到我懷里,又抓著我的手不讓我把手指放到嘴里。

  這時,我聽見許軍的哼聲,他抓著我老婆的頭發,雞巴正在我老婆的嘴里抽動,張強換到我老婆身后的位置,不知抽插著那里。

  “楊姐怎麽受得了,三個人,好可怕,她可是你老婆噢……”秦藍看著我。

  “有妻大家嘗,我爽他也爽。”我捏著她的乳房笑著說。

  “我又不是你老婆。”秦藍笑著跑進臥房。

  “所以更要嘗!”我也跟進去,許軍抽出了雞巴,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在我老婆的臉上,他又撸了幾下,才把雞巴又放進我老婆的嘴里。

  “老公……噢……

  我不行……

  了……

  實在……

  受……

  哦……

  不了……

  了……啊……”老婆吐出許軍的雞巴,喘著氣說。

  許軍坐倒在沙發上,也累得呼呼喘氣。

  “被射滿精液的臉多性感,我最喜歡。”我用紙巾幫老婆擦著精液。

  “啊……老公……噢……”老婆抬起頭,眼中只有麻木的順從,秦藍也過來幫我擦。

  “我也想看看你的那個樣子。”我抱住秦藍。

  “啊……天哪……噢……”老婆呻吟著,手再也撐不住,趴在床上,我知道她也高潮了。

  “去,幫幫他。”秦藍搖著頭被我推到張強面前。

  “我怕……我……”秦藍看看我,閉上眼張嘴含住了張強的雞巴,張強爽的揚起頭。

  “用力吸,用手。”張強教著秦藍。

  畢竟也插了一陣,他也悶哼一聲,手握住雞巴,扶著秦藍的臉,精液射在她的臉上,秦藍微微側頭躲避著,精液大部分都射在她的脖子上。

  張強又抖了幾下,把雞巴頂到秦藍的嘴邊,勉強塞進她的嘴里,秦藍吞吐了幾下,就吐出張強雞巴,跑回我面前。

  “我還是受不了那個味道。”她用手抹著嘴邊的精液。

  “不過我想吃你的,下次讓我幫你弄,好不好?”秦藍低聲在我耳邊說,我點點頭,也幫她擦著臉上精液。

  休息了一陣,除了王峰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外,我和張強許軍,分別插了秦藍和我老婆。

  到后來我都分不清秦藍和我老婆的淫穴誰是誰,只是不停的插著,射著,我覺得腰越來越疼,終于靠在沙發上,迷糊中我覺得有人含住我的雞巴,我扶著她的頭,又一次把精液射出來。





   第九章

  第二天我醒的時候,頭疼的不太厲害,腰卻有斷了的感覺,昨天到底和秦藍還有我老婆作了多少次,我自己根本記不住了,我看見王峰呆呆得坐在床上,張強低聲和他說著話,我這才發現秦藍趴在我的大腿上,身上披著我的西服,嘴角還殘留著精液的痕迹,昨晚是她?

  我老婆趴在王峰身邊,許軍頭枕著床,坐在地毯上還在呼呼大睡。

  “頭兒……我……

  昨天……我……”張強給他看了他大干我老婆的照片。

  “昨天你喝多了,我老婆照顧你,你忍不住,就……”王峰低下頭。

  “秦藍也看見了,她生氣我哄她,最后也……”王峰又抬起頭。

  “頭兒,你也和秦藍,那……”王峰有點郁悶地說。

  “你他媽還埋怨頭兒,秦藍無非是和頭兒抱抱,你呢,還叫上許軍一起搞楊姐。”王峰又看了幾張照片,臉有點綠。

  “頭兒……我……

  你別往心里去……

  我喝多了……

  許軍,我不知道啊……要不,讓秦藍也陪陪您……”王峰哪想到他和許軍輪奸我的老婆,登時覺得前途無望,抛出自己老婆作籌碼。

  “算了,大家都喝多了,就過去了,你回頭給秦藍好好道歉,有時間再去我家讓你楊姐好好說說。”我叫醒秦藍,又把老婆和許軍拉起來,王峰低三下四的哄著秦藍,張強和許軍自己先走了,我開車和老婆一起回家。

  “老公,昨晚好舒服,我都有點暈了,不停的往上飄。”老婆還沈醉在昨晚的快感里。

  “行了行了,你越來越淫蕩了,不聽我的話,不停的和他們做,被人插,回去我要好好懲罰你。”老婆立刻貼上來。

  “老公人家知道錯了,等你休息好了再罰我好不好,再說你昨晚不停的插秦藍那個小賤貨,都沒怎麽理我,今早我還看見那個小賤貨含著你的,哼……”老婆說得吃了干醋有些生氣。

  “好了好了,就算扯平了,回家再說吧。”我忍著疲勞向右打了一下輪。

  “不管,你休息好了,要好好和我在親熱一下,我還是最愛老公的東西,你的要求我都滿足你。”老婆順手在我的雞巴上掐了一下,疼得我差點並入對面車道。

  之后,我把王峰提到主任的位置上,他主動要求去幫我老婆的公關,我知道他嘗了我老婆的味道,忍不住,就同意了。

  經常在周末之類的,張強、許軍、王峰和我,要麽在我家,要麽去王峰家,或者張強家,一起開聚會用各種方法玩弄我老婆和秦藍,而我在公司的勢力隨著業績的上揚,一時間,我如日中天。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andyb4455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本人綠帽愛好者,歡迎同好意淫羞辱我老婆,會不定期發黃文和照片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