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9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ENLD
Editor | 2019-2-25 20:00:10

紅騎士昂是留坦斯帝國內的第一騎士,雖然才年僅18歲卻有著非常卓越的戰功。今天他又帶著騎士團消滅了國內的北方強盜集團,光榮的回到留坦斯帝國的首都旦丁城,民眾夾道歡呼歡迎他的歸來。  
「皇帝陛下……紅騎士昂已經消滅了國內北方的強盜集團平安回來了。」  
「做的很好,不虧是我國的第一騎士,做的很好……你下禮拜日有空吧。」  
「是的,皇帝陛下,請問有何吩咐?」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想跟你一起到城郊的皇家狩獵場裡打獵。」  
「皇帝陛下肯與在下一起打獵是我的榮幸。」  
「那好就這樣說定了,在皇家狩獵場的休息亭見……你先下去休息吧。」  
一個禮拜後,昂一個人騎著馬準時到了皇家狩獵場,卻連皇帝的護衛跟隨從都沒看到。  
昂心想︰「可能臨時有事吧,等一下好了。」  
於是下馬坐在亭子裡等候。沒想到突然一陣濃煙竄出,昂雖然立刻跑出亭子,但,仍然吸了一兩口,只覺得自己身上的力量跟意識似乎漸漸消失,而林子裡也在同時衝出一群人。  
昂用僅存的力量抵抗,但,起不了多少作用不久就被人用網子罩住了,然後就昏了過去……  
當昂的意志再度恢復時,他發現他身上的盔甲已被除去,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衣還被人用鐵鏈呈大字型的被綁在木架上。身處在陰冷的地下室,牆上插著幾支火把,用以製造黑暗的恐怖氣氛,使得地下室更加陰森可怕;有一壁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鞭子,皮鞭、鋼鞭、繩鞭應有盡有,還有刑椅、木馬刑具,以及各種變態虐待的器具,這些東西上面還沾著斑斑血跡。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黑暗的恐怖不停侵蝕著昂,終於有人開門走進了地下室,昂睜開眼一看︰「皇帝陛下……難道您也被抓來了?」  
「不是的……昂是我抓你來的。」  
「怎麼會……」  
「你還不明白嗎?由於你的功勳實在太高又深受民眾喜愛,已經嚴重威脅到了才剛即位皇帝的我。原本我預計要就這樣殺了你,然後嫁禍給強盜團,說是未被殲滅的強盜團的人來找你報仇,不過沒想到你是女的……女子怎麼可以當騎士……這是違反我國規定的。」  
「這……」  
「算了……我原本就覺得你身為男人實在長的太秀氣了,看起來簡直就像一個可愛的女孩子,而從不離身的護胸居然是用來掩蓋你的胸部。所以我決定稍稍改變一下做法。」  
接著皇帝拿出了一把佩劍說道︰「你一定認識這把劍吧。」  
「這是我爸爸留給我的佩劍……快還給我……」  
「沒錯……先別急……我現在將他還給你。」  
接著就扯下昂的內褲將劍柄的頂端對準昂的蜜部。  
「你要做什麼快住手……」  
昂看到皇帝如此舉動,雖然被鐵鍊鍊住但仍使力的掙扎,但反而因為蜜穴與劍柄的磨擦,而讓淫水開始流了出來。  
「放心!女人的蜜部最有韌性了,一定插的進去。」  
昂悲嚎一聲下,皇帝把劍柄緩緩放入蜜穴的內壁處。  
「啊……很痛……不……啊……」  
隨著昂的哀求掙扎,本來只進了少許的劍柄又吞進了一點。  
「忍耐點,不然我怎麼把他還給你?」皇帝在旁假好心的問著。  
「不……住手……」昂只覺下體劇痛異常,彷彿永無止境。淚水和汗水流不的流下。  
「哭什麼……還差一點而已!」皇帝一邊囔嚷一邊繼續將劍柄插入。  
昂幾乎又昏了過去,蜜穴彷彿已擴展至最大程度,劍柄在軟窄的肉洞裡,刺激裡面性感的皮層。  
「不要這樣……你這禽……獸……這是我……」昂強烈掙扎,淫液已不能控製地流了出來。  
皇帝終於在昂的蜜汁的幫助下,將整個劍柄插了進去。  
「啊……」昂痛得連反抗的動作也停頓了。  
昂的處女血就這樣沿著劍柄跟淫水一起流了出來滴到了地上。  
「你該不是要說這是我的第一次吧……」  
昂留著淚點點頭。  
「靠……真可惜……我原本以為你的處女膜早在騎馬或是戰鬥中破了。沒想到還在……真是浪費了……不過……被自己佩劍這種無機物奪去處女,這種感覺應該不錯吧。昂……」  
「拔出去……求求你……拔出去……好痛……饒了我……」昂失神的不斷重複這幾句話。  
「從現在開始,你就在這接受更生教育我要你成為一個性奴隸騎士……」  
接著皇帝招了招手叫來了一個矮矮胖胖跟一個高高瘦瘦的人。  
「你們都聽好了,我一個禮拜後驗收……一定要讓他變成一個性奴隸騎士。」然後皇帝就走了出去。  
兩人將插在昂蜜穴的佩劍拔出。鬆開她的身上的鐵鍊將昂的雙手被緊緊地反綁著,一條黑布矇住他的眼睛,兩頭拉到腦後,打了一個節。  
突然,昂站了起來用腳往矮胖男人的身上用力一踢,矮胖男人的小腹被重重地踢了一下,翻倒在地。  
昂一招得手,立刻向另一位高瘦的男人發動攻擊。  
卻因為看不見的關係只憑剛才看到的高瘦男人位置一踢卻踢了個空反而被絆倒,同時矮胖的男人也抓住昂的另一之腳將昂翻倒在地然後一起壓製了上去。  
矮胖的男人道︰「真不虧是第一騎士,被捆綁著還能反擊,看來得好好地對付她。」  
高瘦的男人點點頭接著,一根繩索綁在了昂纖細的腳踝上。然後吊在半空中。  
矮胖的男人走道牆壁上拿了一條長約30公分的黑色鞭子對昂說道︰「你剛剛居然敢反抗我要好好處罰你。」  
接著開始一鞭鞭的打在昂光溜溜的屁股上。  
「啊!」昂隨著鞭子的落下一次又一次呻吟著並掙扎著晃動身體,試圖擺脫。然而,全身都被綁住又被吊在半空中,只有任憑矮胖的男人繼續鞭打他。  
「哈哈哈!你可真不錯啊打起來真有感覺!怎麼樣?爽吧?」  
「啊!啊!你這畜生,我不會放過你的。」  
「果然是堅貞不屈。」  
矮胖的男人接著又打了昂數十鞭,看昂似昏了過去便停止了鞭打,昂放回到地面。  
「這只是一個開始。明天我們會正式的好好地調教你,今天你就繼續當你的騎士吧。」  
接著就解開已經無力抵抗昂腳上的繩子,並把昂架到三角木馬上把昂的腰跟木馬的頭綁在一起,然後在他的雙腳上各加上了顆重約5公斤的鐵球。  
「阿……好痛……好痛……快放我下來……痛死人了……放我下來……求求你們饒了我……剛剛踢你的事我願意道歉……快放我下來……」  
原本幾乎已經失去意志的昂再度發出慘烈的哀求聲,但兩名男子都充耳不聞的走出了地下室。  
第二天,昂無力的趴在木馬上呻吟著,昂流出的淫水跟處女血不但沾滿了木馬背上還滴了不少到地上,這時的昂早已感覺不到痛的感覺,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  
兩名男子在次走進地下室,手上一大瓶酒。  
「騎士小姐,昨晚騎馬騎的很舒服吧,現在要開始讓你更舒服。」  
高瘦的男子說完便將昂從木馬上放下,將昂的雙手反綁到背部,然後讓昂跪到椅子上,昂的蜜部就這樣呈現在兩人面前。高瘦的男子先拿著,接著將酒瓶的瓶口在昂的屁眼附近繞呀繞!然後一口氣便將這冰冷的酒瓶推進昂的直腸!  
「騎士小姐,這是皇帝陛下賞賜給你的酒,好好喝下吧。」酒瓶裡的酒就這樣流進了昂的體內。  
「啊……」一股冰冷的感覺直衝昂的腦門……一股便意也來了!  
高瘦的男人見昂面有難色,便拔出酒瓶然後用他的手指插進昂的肛門堵住。  
「嗚……」  
昂痛苦的忍耐著讓男人將手指深深的插進去。此時昂的臉已經滿臉通紅了,但昂的便意好像大過了臉紅的感覺。  
高瘦的男人接著開始用他插在昂他肛門的手指抽插著,突然一個放手,昂的排洩物全部都噴了出來,全部都排在尿壺裡了!  
昂癱在地上,又感到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快感。  
高瘦的男人扯下了昂身上僅存的一件襯衣,而矮胖的男人則拿出了一個手銬跟腳鍊把將昂的四肢綁住後打了昂一巴掌說︰「今天你就當一頭母狗吧,不能用站的,只能用四肢走路。知道嗎?」  
這句話其實根本就是多餘的,因為手銬跟腳鍊中間有一根鐵棒,剛好撐住昂的身體,讓她無法站立,必須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或是半蹲著昂根本就沒有辦法站起來。  
「不……我不是……」昂趴在地上無力的回答。  
高瘦的男人讓昂戴上了項圈和束口球。矮胖的男人的手伸到昂的陰部,用他熟練的手指搓揉著昂的蜜部,昂的雙乳也沒閒著,正被高瘦的男人撫摸著,昂的口水不斷從束口球中流了出來。昂覺得的身體起了很大的變化,除了自己的淫水不斷地流了出來外,還希望能有大肉棒趕緊插進來,似乎真的變成了一隻淫蕩的母狗。  
「你已經在這裡呆了一天一定很悶吧。走!我們出去散散步吧!」  
矮胖的男人說完便牽著昂項圈上的鐵煉走出去,雖然昂拚命抵抗,但因為這兩天下來的刺激已經消耗了體力,就這樣被拖了出去。昂被牽到來到後花園,便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  
「咦!那不是之前我攻佔下來的國家裡下落不明的蒂絲公主嗎?怎麼她會在這而且還被牽皇帝牽出來散步?」  
矮胖的男人竟牽著我往那邊走去,昂搖頭並掙扎,但在矮胖的男人,依然牽著我往那邊走去。  
「咦?這不是我的第一騎士昂嗎?怎麼?你也喜歡這樣散步嗎?」皇帝故意這樣問著。  
昂紅著臉不停的搖頭,此時昂早已經無地自容了,只想找個洞鑽進去。  
「皇帝陛下,有一件事我希望務必請蒂絲公主幫忙。」矮胖的男人說完從口袋拿出一把颳鬍刀。  
皇帝一看立刻點點頭說︰「蒂絲公主,現在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女的他就是滅掉你國家也是因此讓你受到如此待遇的紅騎士昂,你把他的陰毛全部給我颳掉。」  
昂拼了命的搖頭,表示不要,但在吃了矮胖的男人第二次的巴掌及對蒂絲公主的愧疚感下,昂屈服了。  
昂躺在地上,雙腳呈M字型,蜜穴完全的露在外面,心中的恥辱感加上被虐待感,昂卻發現他好像達到了高潮?  
昂心想︰「我竟然在現在高潮,難道我也喜歡做很羞辱的事情?」  
不一會,昂的陰毛被蒂絲公主一根根的颳掉了,昂的陰戶因為沒有陰毛的遮掩而完全露在外面。  
矮胖的男人向皇帝行了個禮,牽著昂又在城裡況了幾圈然後回到了後花園。  
後花園裡已不見皇帝跟蒂絲公主取而代之的是高瘦的男人以及一個小小的狗籠子。  
昂就這樣被關進了狗籠子,這個狗籠子很小,昂的四肢也只能小動一下而已,而籠子的出口被矮胖的男人用鎖給鎖上了,在籠子裡有兩個盆子分別裝著水跟碎麵包。  
「全部都吃下去,明天我們會檢查,沒吃完的就都從你的屁眼全部灌進去。」  
昂聽到高瘦的男人的恐嚇,只好像狗一樣將頭埋進盆子裡慢慢的開始吃下。  
兩個人看到昂的樣子都大笑︰「果然是一隻母狗……今天你就在這睡吧……」  
昂因為連續兩天的疲憊,就這樣在籠子裡睡著了……  
第三天。  
「喂……快起來接受教育的時間到了……」  
矮胖的男人跟高瘦的男人出現在後花園,將還在沉睡的昂叫了起來放出了狗籠外,解下了束口球。  
「這是……」昂一清醒,馬上發現他身上沾滿了黏黏有腥臭味的白濁液體。  
「睡的挺舒服的嗎……你可知道昨晚你睡著後有多少人經過……告訴你,一共十班巡邏衛兵,合計四十個人。他們全都對著你打手槍,然後全都射在你身上,而且每個人都還不只一次喔。」  
矮胖男人一邊大笑一邊對昂說出昨天的事。  
昂一聽到整個人都呆了過去︰「後花園有衛兵會巡邏我怎麼忘了!」但不久後,有另一個感覺讓昂不得不清醒過來。  
「讓我去廁所……我想尿尿……」昂小聲的對兩位男子說。  
「你想尿尿?不要忘了你現在還是一隻母狗,看到那顆樹了沒……那就是你的廁所快去尿吧!馬上尿尿給我們看!」  
「不!我不要!」昂一聽到馬上抗拒著。  
「不要嗎?那我們就這樣帶你去街上逛街,直到你受不了就這樣在街上尿出來為止。」高瘦的男人對昂恐嚇著。  
「不……我尿……」昂爬道樹下正準備蹲起來。  
約30秒鐘後,昂黃澄澄的尿液就這樣從他的蜜穴裡流出來,昂就這樣兩個男人的面前如廁。  
昂尿完以後被牽回地下室裡,高瘦的男人把一隻被稱為「肛門插」的肛門擴張用性玩具,那腫起的前端緩緩地插入了昂的肛門內,那是一件只要蝕住了括約肌便不容易掉下來的物體。  
「呀……呀……呀……」  
這對於在兩天前仍是處女且對甚麼變態事都一無所知的昂真是過酷的考驗,她的口中發出響徹屋內的悲鳴,她現在已被剝至全裸,俯伏在地上而把屁股高高抬起來。  
「不可以用力抗拒哦,那只會令自己更痛而已。好,慢慢吸一口氣吧!」  
高瘦的男人輕撫著昂的粉臀同時另一隻手繼續把肛門插向內插入。  
「啊……喔……不……不要……嗚……」昂苦悶地低吟著。  
那隻禁忌的調教用具強硬地分開迫窄的肉蕾,徐徐地向內推進,最初的粗大部份擠入了後,括約肌便鬆弛下來,很快已全根進入了。  
「屁……屁股要……裂開了……」  
昂只感屁穴像火炙般又熱又痛。  
「而且,肚子也……」  
被塞入異物的直腸受壓迫,令她感到一種好像想排便般的感覺。  
「快出來了……」  
「甚麼快出來?」高瘦的男人故意地問道。  
「那……那個……」一想到早上發生的事讓昂始終說不出口是甚麼將要出來。  
「不要緊,插入了那東西後絕不會有東西可以漏出來呢!」  
高瘦的男人壞心眼地用手搖著那性具底部的部份,令插子在她體內搖動起來,更加催促起她的便意。  
「咿!不……不要搖……」無視昂的說話,高瘦的男人更拿出一件T字型的革製內褲,把帶子越過她股間,向後扣住她背後,令那肛門插被包住而不能取下來。  
「明白嗎,要一直留著那東西在裡面,令妳的肛門開發成性愛用的另一個洞為止!」  
在臍穴之下響起「卡察」的冰冷聲音,鎖上了這件拘束具。 然後才拆下之前固定昂只能在地下爬的鐵棍。  
「好,站起來看看!」  
被戴上了殘酷的拘束具後,昂強忍著屁穴的痛楚,滿臉痛苦地緩緩站起來 。  
「是從倫敦買回來的高價貨哦,漂亮吧?這東西同時也可當貞操帶用,那麼我便不用擔心你被強姦了呢!」  
高瘦的男人愉快地笑著,相反昂卻悲哀地望著自己下面鎖著的裝身物。  
在尿道前有個小開口,所以小便是沒有問題的,但大便的話卻不可能做得到。  
而且那個開口很小,在小便後也不能好好拭抹乾淨,再加上在下身戴著一件如此硬質的東西,連跑也未必跑得起來。  
「呵呵,真是美麗的身體呢。」  
貞操帶穿戴完後,高瘦的男人就這樣對昂的裸體進行視姦。  
「請……解下那東西……」  
昂哀求地望向高瘦的男人,插入肛門的異物實在辛苦,而且連排洩的自由也被剝奪,這才是最難忍耐的事。  
「嘻嘻,騎士小姐,你真是可愛耶!」  
高瘦的男人的嘴沿著昂的肩部向下吻,手指輕揉著仍是昂的蜜穴,接著又突然暴力地用口輕咬和用手大力抓她。  
「啊……啊……啊……」愛撫和苦痛交互進行下,昂的表情也變得恍惚起來。  
「嗄嗄……」在高瘦的男人的手指刺激下,昂發出了低吟,同時粉臀也像在期待著甚麼似的輕扭著。  
高瘦的男人逼昂在他面前輕跪下來,同時掏出他的肉棒,高瘦的男人的肉棒則看起來與一般人無異但是卻長達20多公分,然後把昂可愛的小嘴前。  
「含住他……然後前後套弄……舌頭也不要都偷懶歸給我舔……不然有你好受的……」  
昂含住了他的龜頭啜吸起來,雖然昂的舌技相當拙劣,本來還是對性行為堅拒的昂的內心開始產生了變化,昂看起來十分高興似的在舐著、吻著,令高瘦的男人的肉棒也在她的口中不斷膨漲著。  
「喔喔!不錯嗎?給一個獎勵……」  
高瘦的男人的肉棒的全身一下抖震,炙熱的精液向昂的喉中噴射出來。  
「唔……唔……喔……」  
昂的表情一歪,把嘴裡的東西吐了出來。離開口腔後的瞬間,高瘦的男人的肉棒再搾出殘餘的精液,射在昂的俏臉之上。  
「嗚……」  
一沫精液由昂的鼻樑旁邊流下到她的櫻唇旁,看到昂那清純的美貌被精液弄污了的樣子,讓人的心中不禁燃燒起猛烈的慾望。  
「幫我舐乾淨吧。」高瘦的男人的肉棒提起自己的陽具命令著。  
昂浮起了一點驚愕的表情,但隨即把嘴湊近龜頭,用舌頭去清理著剛射精後的逸物。  
「做的真是太好了……預習完成了接著開始上正課吧……」  
高瘦的男人讓昂穿上一件連身裙,不過非常的短,短到站著時幾乎連屁股也遮不住,而因為她的菊門還插著肛門插穿著貞操帶,所以連大步點走也不可以。  
高瘦的男人就這樣帶昂到了士兵宿捨。  
「大人,你來了阿……這是……」  
士兵看見經昂的穿著,眼神中也不禁露出一點驚訝。  
「這是給你們平時辛苦的慰勞品……你們就好好享用吧……不過不可以脫下他的貞操帶知道嗎?」高瘦的男人將昂脖子上的鐵鍊鍊好後就離開了房間。  
士兵們一擁而上將昂撲倒,有人將肉棒塞進了昂的嘴,有人則抓住昂的手在自己的肉棒套弄,更有人將把肉棒用昂的胸部夾住套弄跟用大腿去夾住自己肉棒來搞,在旁等待的士兵也沒閒著都慢慢用自己的手套弄,排隊等著用昂的身體洩慾不小心打出來的就直接往昂的身上射,就這樣過了一個晚上……  
第四天。  
高瘦的男人來到了士兵宿捨︰「小姐,小姐妳在自慰啊?」  
高瘦的男人走進去,看到在空無一人的宿捨裡全身沾滿精液的昂右手正伸入了自己的蜜穴。  
「素質真不錯啊!那我就再幫妳弄弄另一個洞吧!」  
看見高瘦的男人的手中拿著一支小綿棒,將貞操帶解下拔出肛門插後把棉棒猛地刺在細小的尿道口上。  
「啊……啊……求求妳、停手!停手啊……」  
綿棒刺入了尿道中,更帶點亂暴地搖動著。劇烈的疼痛夾雜尿意的催起,令昂的頭搖得髮也亂了地泣叫著。  
「說甚麼啊,不是很舒服嗎!」  
但是高瘦的男人對她的哀求置諸不理,一邊在她的尿道中抽插著綿棒一邊在吻著她的唇。  
「喔……唔……嗚……」  
在尿道被刺激同時舌頭也被對方吸啜著,令昂身體顛動地不住在喘息。  
極強的刺激、加上嘴唇上濕暖的感觸,令她昨天一晚跟剛才在自慰時產生的官能之火燃燒得更烈。  
「啊……啊……好、好像……要丟了……」  
昂正臨近高潮的一瞬,高瘦的男人的唇卻突然離開了她,同時也把下面的棉棒一下子抽出來!  
「啊呀!」  
尿道一下子失去了異物,令那張開了的穴不能一下子立刻關上。  
「不要……」  
充滿膀胱中約尿液,隨著昂的悲鳴開始向外流出來。  
但排尿的恥辱卻沒有淋息將近高潮的慾火,反而更幫了一把,令昂全身都在震抖,然後便整個人軟倒下來。  
「竟在撒尿的同時丟了?真有趣!果然擁有驚人的素質,跟我來!」  
「啊!莉莎,等等、等等哦……」  
昂的手腕被捉著,強拉著往飯廳走去,這時她的股間仍然在滴著黃色的水滴。  
來到飯廳,矮胖的男人已坐了在那裡。  
高瘦的男人向矮胖的男人說了剛才的事情,矮胖的男人雙眼發光地道:「想不到你這女人會那麼不知廉恥!會在自慰中失禁而是到高潮!」  
昂羞恥得別開臉不敢面對兩人。  
「現在是吃飯時間,但妳下面仍在滴著尿,那樣臭臭的叫人怎有胃口吃飯!快過來,讓我幫妳抹一下!」矮胖的男人說。  
昂像一個將步向刑場的死囚般,以絕望的步伐走向矮胖的男人的所在。  
「哦,連裙子也濕了,真污穢呢!快點脫下來吧!  
昂正穿著的是一件頭的連身裙,所以一旦脫下了裙子便立刻變成全裸狀態了。  
脫下了裙子後,更強烈地感到兩人淫邪的目光直射向自己的身體,令她渾身不住顫抖。畢竟在數天前仍是純白如紙擁有騎士頭銜的昂,就是在經過了幾天恥辱無限的調教(異物插入處女喪失、肛門插、人前裸身、失禁……)後,仍未失去矜持之心。  
「把雙腳打開!」  
嚴厲的命令下,昂咬著唇慢慢把雙腿張開。  
「好,現在便幫妳抹乾淨吧!」  
矮胖的男人一邊淫盪地笑著,同時拿起桌上一塊麵包潛入她的股間。  
「嗚!」敏感的陰脣觸及麵包的瞬間,昂的身體猛烈一震。  
「不要亂動!」矮胖的男人泠酷地命令道,然後用麵包輕擦著她的下陰。  
「嗚啊……不、不行……」強烈們刺激令昂震著身泣叫起來。過敏的粘膜被麵包磨得又痛又麻。  
「看,乾淨了吧?」  
「嗚……」  
「昂,這是你今晚的食物!」說罷,她竟把才剛抹完昂的下體的麵包拋到昂面前!  
「怎樣?不吃嗎?那也沒關係?可能我會帶你去讓橋底的露宿者輪姦,又或者找隻狼狗來姦你如何?」  
昂只好不得不在矮胖的男人殘酷的威脅下徹底服從,獨自吃著那沾了自己的尿和淫蜜的麵包。  
「昂,你怎麼還站著呢?妳坐位在這裡!」  
高瘦的男人指著旁邊的椅子,只見在那張椅上的中央竟放了另一支朝天而立比先前更巨大肛門插。  
「但、但是……」昂看到椅子上可怕的姦具,不禁連面也青了。那支好像牛奶瓶般粗的異物,怎可能插得入肛門內?  
「看來的確有點勉強。沒關係我幫你!」  
高瘦的男人說完後,在桌上乘牛油的容器內用手指沾滿了牛油,然後走往昂的身後。  
「啊……」  
高瘦的男人把手指上的一大堆牛油,塗在肛門口和裡面的腸壁上。  


?
「好,可以了,騎士小姐。」  
莉莎塗完潤滑油後,昂只好乖乖地坐下在那張放了巨大肛門插的椅子上。  
「嗚……」  
因為牛油的緣故,令前端較細的部份順利滑了入去,可是最粗的部份卻好像要撕裂括約肌般,頂住了進不了去。  
「別磨蹭了!」高瘦的男人把手放在昂肩膊上,然後大力向下一壓!  
「嗚哇……啊……呀……呀……」悽厲的慘叫下,昂只感到一陣如要把自己撕開的痛楚,令她幾乎立刻暈厥;但是定過神來後,她發現自己終於成功坐在椅子上。  
「哈哈,不是順利入了去嗎!新玩具的感覺如何?站起身讓我看看!」  
「嗚嗚……」  
昂一邊淒苦地呻吟,一邊站起身來緩緩向矮胖的男人走去。每走一步都感到骨盤在撕痛,火炙般的感覺由肛門直衝上大腦,大粒的眼淚製止不了地滾出來。  
「走上桌子上,躺在上面!」  
昂啜泣著登上桌子,依從吩咐地去做。  
「很好的姿勢呢,騎士小姐!」  
高瘦的男人替昂的四肢穿上革枷,然後把附著的鎖鍊綁好在桌子的四隻腳上。  
「不要……很辛苦……」  
昂停止不了的在嗚咽著,好像被人解剖般的羞恥姿勢下,她已經完全不能動彈。  
「這是我們兩送你的禮物,你收下吧。」  
昂以驚怯的眼神望著兩人手上的乳環。  
「甚麼……妳想幹甚麼?咿……」  
高瘦的男人的手放上昂的乳首,然後皮膚突然爆發出一陣非常可怕的痛楚,令昂幾欲立刻皆倒。  
「卡呀呀呀呀呀!!」  
高瘦的男人就這樣,將乳環上的針穿過昂的乳首,讓乳環掛在那令她每次幾乎昏倒,可是又被下一浪的痛楚弄醒。  
「呀咖!嗚哇!!」  
矮胖的男人也將另一個乳環掛了上去。  
昂感到有生以來最大的恐怖,被剝奪了自由的手腳絕望地掙扎著,手指也向著虛空一抓一抓的。  
「這便完成了!」  
兩人滿意地微笑著,只見昂的胸部上多了兩個小環還慢慢的流出鮮血,蜜穴則不停的流出淫水。  
接著兩人讓昂頸部戴上了犬用的頸圈,穿上另一件同一款是的連身裙,然後乘坐馬車到了城郊的皇家狩獵場。  
繫在一棟枯木的幹上。  
矮胖的男人他的肉棒遞到昂的鼻尖前,他的肉棒並不長甚至還可以說比一般人要來的短了些,但是卻異常的粗大足足比一般。  
「喂,舔吧?這是剛剛染上了另一個接受調教的處女味道的肉腸哦,妳很想吃的,對吧!」  
眼前的陽物,前端沾上了白濁、粘液和血絲的混合物。  
「啊……啊……」  
嗅到了男女的體液的混合物的氣味,昂把頭轉橫悲哀地泣叫著,但最後仍不得不把嘴張開,可是張開的嘴卻不停在顫抖著。  
「怎樣了?不想吃嗎?」  
「啊……啊……」  
昂以一對淚眼可憐地望向矮胖的男人,但最終仍不得不服從他的命令。  
「咦,怎麼有陣臭味?」  
俊彥突然眉頭一皺,原來昂竟失禁了,在地上的一灘尿中升起了一陣尿臭味。  
「竟在這裡小解?啊,不過說起來我自己也剛好尿急呢,張開口!」  
昂抬起了頭,只見在面前的龜頭的口一張,已開始射出黃色的污水!  
「啊……叭叭……啊……啊……」  
昂慌忙張開口去迎接撲面而來的尿柱,但也接不下全部,其中一部份更沿著頸項直流下乳房,以至下面的私處,昂的精神也進入了恍惚的狀態。  
俊彥在把昂的嘴當成便器般放尿後說:「果然是個變態!看看你的菊穴,成天都插著這東西!現在讓我們看看你的屁股吧。」  
說罷,昂往前走了幾步背對兩人,然後稍為向前屈身,令屁股向後聳出。  
「喔,真是美麗的風景阿,在讓我們看仔細一點。」  
稍為用手分開雙丘,昂的屁眼內埋入的異物顯得更清楚了。  
「好,自己把它拉出來。」高瘦的男人下了另一個命令。  
「嗚……」  
昂稍為把異物向外拉,同時口中發出了辛苦的低吟。肛門的周圍也異樣地隆起來。昂在悲鳴不住下,終於把最粗的部份也拉了出來,令整隻肛門插露出了全貌。  
「嗄嗄……」  
昂用手拿著被茶色的排洩物污染了的肛門姦具,暢快地舒了一口氣。被極粗的異物所迫開的肛門仍在開大著口,似乎那括約肌已經快要失去了收縮的彈性。  
「很好,看來可以插進去了。」  
高瘦的男人已經拉下子褲子,只見裡面的肉棒已經兇狠地勃起來。  
他雙手抓著昂的屁股,腰部向前一送。  
「啊……啊……進、進來了……」  
肉棒插入的瞬間,昂的表情稍為一歪。已完全開發的屁穴很順利地吞下了整根肉棒。  
「嗚……」  
可是在直腸之內的肉壁卻仍然是十分緊窄,溫軟的肉層緊緊地包夾著肉棒,令高瘦的男人差一點便忍不住要早洩出來。  
高瘦的男人定下神後,一隻手擔著乳房,另一隻手也隨即伸向下方,越過了平滑的小腹,到了有如絹般的柔毛覆蓋的地方。  
到達了米粒般的陰核時,昂惱亂地低吟了一聲,同時直腸也自然反應地一陣收縮,令裡面的肉棒被夾得更加過癮。  
「嗯?」  
當手指再向下到達花弁上時,高瘦的男人的手指就這樣滑了進去。  
「嗚……」  
高瘦的男人加速了在屁眼裡的衝刺。  
「不要停……繼續用力插、插我的屁眼……」  
高瘦的男人聽到大笑接著照她所說繼續幹她的後面幹到底。  
「啊……嗚嗚……啊……呀……呀……」肉棒更加倍用力地在抽插,昂頭髮也亂了的以嬌美的聲音大叫著,想也想不到的狂亂癡態令人入迷,而洞內緊窄的程度也令人側目。  
「要出來了喔……昂……」  
「啊……出來了!啊……呀……嗚……」  
直腸內射出燙熱的吐液的一瞬,昂的臉上夾雜在苦痛和快感兩種表情之間。  
當射精告一段落,高瘦的男人把肉棒拔出來後,便穿好褲子。  
「呵呵,似乎很盡興了呢!」矮胖的男人在旁陰笑著。  
「……」  


?
昂沉默著不語,只以淫悅和羞恥交錯的眼神含恨地望著他。高瘦的男人一副淫猥的中年漢外表,昂對他根本一點也沒有好感,但她已經無法抵擋被淫虐的感覺了。  
「本來還在說著討厭,但剛才見妳和他不是幹得很興奮嗎?還在浪叫著叫他插大力點呢!」  
昂無言以對,的確她自己也奇怪剛才為何竟會有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為正身處在有可能隨時有人來的戶外,被人侵犯肛門,這種事反而煽動起一種背德和異常的興奮?  
「但是高瘦的男人射得這麼快,真是可惜呢,其實妳還想要舔一舔這東西吧?」  
矮胖的男人剛才一直看著昂和高瘦的男人肛交,他的肉棒已經進入了臨戰狀態。  
「好,便給妳舔吧。啊,不過,要以母狗的姿態來奉侍我!」  
昂依舊一言不發的,趴在地上爬到矮胖的男人的身旁,用臉額輕擦著他巨大的肉棒。  
「啊……啊……我真的像隻母狗一樣……」  
在一個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有人入來的場所中,全裸地奉侍著矮胖的男人的肉棒,那種背德的興奮已再壓抑不了。  
昂用手輕撫著下體的陰核和插入了自己尿道內的綿棒同時,好像要吞下去般深深地含著矮胖的男人的肉棒。  
矮胖的男人的巨物,頂得昂幾乎想要嘔吐,那樣的淒苦煽動起倒錯的官能感覺,昂在嘴邊溢著從胃部升上來的帶酸味的液汁同時,反覆地進行著龜頭和喉嚨磨擦著的淒絕的口舌奉侍。  
「嗚……」  
昂不理會那幾乎窒息的感覺,只一心一意地把怒張的東西吞入去,把自己的口部發揮出好像性器般的作用。  
「做的很好……」  
矮胖的男人揪著昂的頭髮把肉棒由她口中抽出來,然後白濁的樹液猛烈地激射在昂的臉上。  
「啊……啊……」  
溫熱的精液在臉上滴落的感覺,令昂一臉恍惚的狀態,然後伸出舌頭輕輕舔著矮胖的男人龜頭剩下的白液。  
從此開始的昂已經陷入了倒錯的關係裡無法自拔幾天來的性奴飼育,令昂的人格已漸漸崩潰起來。  
第五天。  
高瘦的男人把昂左右兩邊的手撩分別和每邊的足撩和在一起,令她的昂裸身盡現在俊彥眼前。  
「今天,你選支你喜歡的玩具來讓我們玩你的肉洞吧!」  
昂看了看牆上一個比一個大的姦具,雖然屁眼裡已經插過差不多大小的東西,但一想到這次是要插進蜜穴裡,不禁害怕了起來,輕聲說道:「我要你的手就好了……」  
「我的手?拳交啊,好,沒問題,我試試看吧。」  
高瘦的男人俯下到莉莎下身,開始用手玩弄那早已水汪汪的蜜部。  
「不要……嗚……我選……我選……」  
高瘦的男人不加理會首先把中間三隻手指合上,伸入了膣口。接著慢慢地開始一出一入地活動,發出了陣陣濕濡的聲響,而昂的口中也溢出甘美的喘息。接著,高瘦的男人連小指也伸了進去。  

「妳這東西真是甚麼也吞得下的吧!」  
高瘦的男人用力一隻手往昂的屁股用力的一打。  
「嗚呀……喔……喔……」  
悲鳴的同時下體的括約肌也本能地收縮了一下,令插入了膣內的手指感到更鮮明的緊迫感。  
「不、不行……」  
當最後的姆指也伸了進去,昂響起拒絕但也帶有甘美之意的聲音。  
然後,姆指根部的關節進到恥骨為止停了下來,但只要再加多一點力,響起了骨和骨的碰擊聲後,關節部份終於也通過了,然後便整個拳頭滑入了去直到手腕為止。  
「嗚嘩呀……」  
在體內的拳頭前後地移動著,令昂的下腹部像很痛苦地悲鳴著。  
「啪!」而高瘦的男人的另一隻手,也一直不停地拍打在昂的屁股。  
「呀……呀……」  
在高瘦的男人不停拍打下莉莎的身體也硬直起來,膣腔本能地更加收縮,從而更切實地感受到拳頭的存在。拍打和拳交兩種強烈的刺激合而為一,同時向昂施襲。  
「啊……啊嗄……」  
歪斜的唇邊也流出了口水,直滴落高瘦的男人的額上。  
「啊?要丟了嗎?」  
高瘦的男人暫停拍打而向昂問著,昂大力地點頭。  
「但這可不行哦,怎可如此簡單給妳爽快!」  
高瘦的男人把手拔出來,正臨近高潮之際卻突然被中止下來,令昂苦惱地悶叫著。  
「真是癡呆的淫貨呢!被毆打和拳交竟令妳這麼興奮嗎?!」  
昂猥褻地笑著,同時用手撫著那被倒到發紅的屁股。燙熱而微腫的觸感,煽動著她倒錯的慾望。  
高瘦的男人雙目通紅,開始大力撕抓著受傷的肌膚。  
「卡……呀呀……」  
腫痛的屁股上再添加血的抓痕,昂看似痛極而悲叫,實則卻也像是很享受似的扭著屁股。  
「這裡也想入點甚麼嗎?」  
高瘦的男人扒開雙臀輕撫她的肛門口,而昂也微微地點頭。  
「好吧,等一等!蒂絲公主麻煩你了。」  
蒂絲公主由陰暗的角落走出,腰間上是一條帶子上紇立著一根模擬的肉棒,不但巨大,而且上面更有著無數醜陋的瘤的突起,而一邊似乎已經插入了蒂絲公主的蜜穴裡。  
「喔……太……太……太大了……」  
蒂絲公主從身後勉強地用力押入,令昂發出驚震的聲音。  
「咿呀呀……裂、裂開了啊……」  
但蒂絲公主仍強力地運用腰力向前突入,巨大的龜頭沾上淫蜜作潤滑劑,衝開了迫窄的小穴。  
「啊……呀……」  
蒂絲公主粗魯地動著腰,昂肉感的唇也歪斜著,但現在的昂,越是痛苦卻越讓他感到興奮。  
昂在蒂絲公主的肛交下,漸漸迫近高潮狀態。  
「不行啊!昂!在我未準許前不可以高潮,而且蒂絲公主也未滿足吧!」  
莉莎咬著牙忍著,蒂絲公主在昂屁眼中的推送也猛烈地加速。  
「哇……呀……呀……」  
昂的頭大力反向後,全身一陣痙攣,而在劇烈的高潮下,竟同時失禁起來,小便潺潺地流出來。  
「嗄……」在發出了野獸般的呻吟後,昂整個人像立刻失去了所有氣力似的軟倒在地上。  
「真是沒辦法的!不止自己隨意地丟了,竟連尿也撤出來了!」  
矮胖的男人說完便用鐵鍊將腳部吊得比頭在更高的位置,她的身體像是被對摺著般;雙手被綁在腰後,兩膝左右打開,和下盤、緊貼的兩隻腳尖剛好變成菱形的形狀。  
在兩腿之間的胸脯,雙乳被繩狠狠綑縛,令小巧卻形狀優美的乳房被上下束縛著而成突出的形狀。  
由正面看去,便好像看見一個菱形的怪物,在菱形中間是被綁成怪狀的乳房,菱形的下方則是一個剛剛才被拳頭插入,已經溼透的蜜穴。  
「很……很辛苦……」  
高瘦的男人躺在昂正下方。  
「馬上讓你舒服。」  
矮胖的男人在昂的蜜穴塗上了媚藥然後緩緩把昂放下,她的股間正好對著高瘦的男人那朝天直立的肉棒。  
「嗚……」  
這時,昂的女陰終於下降至觸碰到龜頭,她全身也硬直了起來。  
「嗚嗚嗚……」  
再繼續向下降,肉棒開始迎入了肉璧之內。  
淒烈的苦痛,卻伴隨著身體深處一陣奇怪的躍動,在這幾天內受過了多少的調教,昂的官能感覺已經完全被開發,下體的感度也在很高的狀態,便只待蓬門為誰而開而已。  
「嗚嗚嗚……」  
昂放肆的發出呻吟聲,高瘦的男人的肉棒已整根插了入去,更頂到了子宮入口。  
「真好呢,昂也很快便感到興奮了吧!」  
矮胖的男人把吊在半空的肉體用力搖動起來。  
「啊……不行……不要搖……」  
只要稍為一搖,立刻令痛楚、悅虐、恐怖等各種情緒都大大增幅,令昂一邊大叫著一邊搖得髮也散亂一片。  
「嘻嘻,泣叫得很好聽呢!」  
矮胖的男人抱著昂的裸體,以高瘦的男人的肉棒為軸心而開始旋轉起來!  
「咿呀呀……」  
被刺裂的肉壁今次好像在扭螺絲般,令昂在劇痛下慘叫起來。  



「真的這麼好感覺嗎。來來來,讓我聽多一點妳可愛的泣叫聲吧!」  
高瘦的男人以充血的雙眼盯著昂,然後更用手去拉她的乳頭上的乳環!  
「嗚卡呀呀呀……」  
乳頭被冰冷的金屬拉扯了起來,令昂發出淒絕的慘叫,但是那已失去理性,完全被施虐魔支配的高瘦的男人卻仍毫不留情,將另一個乳環也用力拉扯了起來,然後再次把昂的身體轉著圈。  
「呀呀呀……」  
滿面痛苦的昂,口涎失控地沿唇邊流出來,由喉嚨深處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再你享受得高興一點!蒂絲公主,妳來一下……」  
矮胖的男人用線穿過乳環然後把線拿給蒂絲公主說︰「你就隨你高興隨便拉扯吧。」  
「喔……喔……我,我……」  
高瘦的男人扭動著,刺激著昂,而身體在乳環被蒂絲公主拉扯著,又為昂帶來了一陣新的劇痛。  
「咿……不要!!」痛苦之下令陰道本能地收縮,令膣內的感覺更加鮮明,而這樣的事無止境地繼續著,昂的泣叫也漸漸分不清楚究竟是痛苦還是喜悅。  
「也大概差不多了吧?」  
矮胖的男人伸手潛入高瘦的男人和昂相連在一起的部份。  
「嗚嗚……」  
首先高瘦的男人身體硬直起來,而緊接便到昂開始劇烈的抖震。  
「啊……啊……出、出來了!」  
一直被壓製著的肉棒在解開封印後,立刻不受控地噴射出白色的汁液,直射入昂的體內。而昂感到子宮內一陣炙熱的暖流,全身也不禁抽搐起來。  
「哈哈哈!太好了,兄弟,盡量出多一點吧……最好射到令他懷孕,那過一陣子便可以玩昂孕婦了!運氣好的話也許過幾年還有蘿莉可以玩阿……」  
矮胖的男人惡魔般的狂笑中,高瘦的男人也跟著笑起來昂則氣力盡失地癱瘓在臺上。  
而鐵鍊的聲音又再響起,徐徐把昂吊向上,而令高瘦的男人的肉棒滑出她體外,在昂的私處中,精液和體液從蜜穴裡一滴滴地流出來。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不夠啊?身體又熱又癢的感覺讓妳很難過吧?」  
媚藥的效果不但還沒散去反而更加激烈,使得昂無意識的點點頭。  
「我們會解決妳的痛苦,不過妳要先說妳是自願的。」  
聽到高瘦的男人這樣說,雖然昂的理智告訴她不可以,可是身體裡的強烈刺激卻淹沒了理智的聲音。  
「不要掙扎、不要再反抗自己的想法了,妳現在想讓自己舒服,不是嗎?」  
再加上矮胖男人在一旁勸說,昂的理智潰堤了。  
她不顧羞恥的說:「啊……給我吧!我好癢啊!」  
「妳要什麼啊?」高瘦的男人像貓戲弄老鼠一般,故意裝作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再摺磨我了,我……我要人幹我,我快受不了。」  
「那妳是自願成為做一個供人發洩性慾的玩具的喔?」  
「是的,我是自願做一個供人發洩性慾的玩具。」  
兩個男人聽到昂這句話一同大笑,接著矮棒的男人打開門說道︰「各位士兵們大家久等了!不用客氣,大家一起上!一起享用今晚的女主角吧!」  
矮棒的男人向在場所有士兵宣佈。昂仍然被懸吊在半空,下體剛好在腰的高度左右。  
士兵們立時不甘人後地衝上台,像幾匹餓了幾天的狼般團團圍住那剛失身的小羔羊。首先插入她體內的居然是蒂絲公主,至於另外還有一個男人則更急不及待的插入她後面的屁穴內。兩個相鄰的穴同時被貫入,令進入精神恍惚狀態的昂清醒過來,又再開始發出痛苦的悲鳴。兩支肉棒相隔一層薄膜在交互刺插,令她簡直狂亂起來。  
「嗚哇……蒂……蒂絲公主!你怎麼會……」  
看到眼前的是蒂絲公主,昂的神情也慌張了起來,臉上夾雜著苦痛和喜悅兩種完全相反的表情。  
在心胸中感到沉重的痛苦,令腦海也睏亂起來。自己不久前還是白紙一樣的純潔,現在卻要在數十人環視下被輪姦,真是超乎想像的殘酷。  
但另一方面,沉睡在靈魂深處的被虐的愉悅卻也在此異常的狀況下甦醒,已被完全開發的屁穴在陌生人的侵犯下也產生了歪曲的喜悅,前後兩個穴都遭到貫穿,在苦痛之餘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倒錯官能感覺。  
「嗚嗚嗚……」  
蒂絲公主的手抓在皮球般的乳房上粗暴地揉著,帶來了另一種的痛楚。  
「呀呀……蒂絲公主,蒂絲公主……」  
但痛楚很快便轉薄,正在攀登上喜悅的頂點的昂不斷地呼叫著蒂絲公主的名字。  
屁眼中的逸物一下激跳,士兵的精液怒射而出,而昂的全身也一起陶醉在高潮的悅樂中。蒂絲公主好像也到了高潮將假陽具拔出坐到一旁休息。  
但是,下一個正在等著的男人卻絕不會給她任何歇息機會,肉棒無赦免地深深插入這具像已失去了一切氣力般的肉體內。  
瘋狂的抽插、然後又在這悲哀性奴昂體內射出洩慾的精液。  
一個接著一個地上,甚至有些人射了精後休息了一會便又再插入另一個穴。  
很快昂已幾乎完全昏迷,但此時卻有人在她的嫩肉上添加上強力夾子,令她不得不痛醒過來去迎接下一個入侵者,因為大家都認同一個會掙扎、會慘叫的昂玩起來實在比一團死氣沉沉的肉團要過癮得多。  
「啊……喔……喔……我在甚麼地方?我在幹著甚麼?好痛……可是卻……卻又要洩了……」  
昏迷、痛醒、射精、插入、昏迷、痛醒……這些事究竟要重覆到甚麼時候為止?昂的蜜穴內,混和了接近十個男人的精液,屁穴中的精液量也絕不比陰道少。而昂也在不自覺間失禁了,黃色的污水撒滿地上。  
瘋狂的性宴直延續至東方開始吐出曙光為止。  
會場的中央,只剩一具半死的女體仍在吊在半空,肉體上每一寸都濕濡,而一些分不出是汗水、淚、口水、血、尿、精液還是淫液的液體,仍在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  
第六天。  
「昂,來一下……」矮胖的男人將昂放下叫他到後花園裡。  
「大人,你要用那一處?」  
昂已經徹底變了他已經知道他想做什麼,唯一要問的只是他究竟想自己怎麼侍奉他而已。  
矮胖的男人他將肉棒壓到昂的鼻前裡說道︰「若漏了一滴出來,便要罰哦!」  
很快的肉棒微微膨脹,昂慌忙張大了口,盡量接下矮胖的男人排出的尿液,然後努力地全部吞下肚子去。  
但量實在太多之下始還是有一點黃色的污水由可憐的櫻唇邊溢了出來,由頸項一直流下至胸部。  
「又漏了!真是沒用的!」  
矮胖的男人把肉棒塞到昂的嘴裡,命昂用舌頭和嘴把剩下的尿吸乾。  
「下次要小心點哦,明白嗎!自己回去吧。」  
然後便離開了。  
就在昂要回地下室時高瘦的男人出現了。  
「大人你好,你要用那一處?」  
「把手伸出來吧。」  
高瘦的男人命昂用手搓揉她的肉棒。  
昂開始用一雙柔若無骨的手搓揉著高瘦的男人的肉棒。  
不久,精液激吐而出,昂用雙手接下了然後問要怎麼處裡。  
高瘦的男人用手指著昂的嘴。  
昂低下頭,把手掌中的精液全部全部西晉嘴裡正準備吞下去時。  
「啊,不要吞下去!你便一直把精液含在口中等蒂絲公主來吧!」  
夜晚降臨。  
「怎樣,感覺很好吧?」  
「唔……」  
昂點點頭但沒有辦法回答矮胖男人的問題,因為她的口中還含著高瘦男人的精液。  
「嗚嗚……」  
昂的胸部被麻繩一上一下地絞著乳房,令一雙奶子鼓得更加突出和一片鮮紅,深深陷入肉中的麻繩雖然痛苦,但兩隻手腕被長時間綁在身後,更已經麻木的失去知覺。但最難受的,還是蜜穴正在被蒂絲公主用比昨天更巨大的假陽具抽插著,與昨天不同的是蒂絲公主今天穿帶的假陽具似乎只有單一邊而已,所以蒂絲公主已經這樣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怎樣,洩了多少次了?」  
「喔……喔……」昂搖著頭出悲哀的呻吟。  
「啊,難道是蒂絲公主作的不好所以沒有感覺?好,我先給他一些懲罰吧!」  
高瘦的男人說完,便拿出浣腸器和一個裝滿水的盆子,以及一根不知道用來作什麼的管子,接著將水用浣腸器灌入蒂絲公主的身體裡。  
「啊……啊……」流入身體中的冰冷的水令蒂絲公主全身抖震,發出微微的低吟。  
「嗚……」很快一陣異樣的聲響便由直腸內發出來,蒂絲公主的上臉上冒出冷汗在悲苦地呻吟起來。  
「昂該你了……」  
高瘦的男人將管子的一端插入昂的菊門之中,另一端則插入了蒂絲公主的菊門裡。  
「蒂絲公主……要漏就漏出來吧!」  
蒂絲公主笑了笑然後就開始排洩。  
蒂絲公主排洩出呈液狀的糞便就沿著管子灌進昂的身體。  
「啊……呀……不要……好難過……」  
昂的張開口大身悲鳴著在他嘴裡的精液也開始流了出來。體內的便意更加不斷的增幅起來,而且,在薄薄的肉壁的另一邊蒂絲公主仍然是持續抽插著,更加深了那禁忌的刺激。  
「不是要你一直含著嗎?」高瘦男人笑問著。  
「唔……唔……對不起……」  
「好吧,再給你一次機會。」接著立刻把肉棒塞入她的嘴裡。  
「唔……唔……唔嗚……」  
昂的舌頭努力地在動著,高瘦男人感到十分舒服。  
「蒂絲公主,你差不多都排洩出來了吧,到旁邊去,然後插在你菊門的管子接上那個幫浦,接著就開始幫忙把空氣打進昂的體內。」  
蒂絲公主照矮胖的男人的吩咐,開始將空氣打進昂的身體裡,自己則插入了昂的蜜穴。  
「啊……啊……」  
和冰冷的假陽具不同,發燙的肉棒插入蜜穴裡,立刻令昂產生強烈的感覺。因為直腸內不斷被打入的空氣也在壓迫著膣腔,令刺激更加倍強烈。  
更加上快要爆發的便意,都令昂的官能感覺提升至最高峰。  
昂一邊發出大聲的呻吟一邊迎向絕頂。  
「啊……啊……洩、洩了……不行……洩、洩了!呀呀……」  
昂大力搖動著腰,沉醉在劇烈的絕頂中持續的叫著,矮胖的男人也在這時在昂的體內射了出來。  
「真是淫亂啊!在浣腸中被侵犯真的讓你那麼興奮嗎?」矮胖的男人將肉棒拔出滿意的笑著。  
「哎呀!」高瘦男人躺到了昂用手一扯她的乳環,令昂的身體像要跳起來。  
「還有我勒?」  
昂自己站起來,對著高瘦的男人的肉棒一沉而下。  
「嗚!呀呀……」  
高瘦的男人大力地抽插起來,才剛剛高潮過的昂那敏感的肉體,又再度開始起了反應。  
「也是時候了吧?」  
這時,矮胖的男人卻奸笑著,把手伸向昂的菊門,把管子抽了出來。  
「不!不要……」  
直腸裡不再有空氣注入,但便意卻開始壓抑不住了。  
「嗚……」  
昂為阻止排出污物而大力地收縮肛門,連帶使密穴的肉壁也收縮起來,令到插入她體內高瘦的男人感到更加暢快的快感。  
「啊……啊……」  
但昂終究還是忍不住就這樣排洩出來。  
「啊啊,真是過份竟一點羞恥心也沒有地隨便漏出大便來!」  
「不要哦……不要看……」  
但高瘦的男人卻仍像非常享受般,繼續強力地抽插起來。  
過激的波浪一浪接一浪地湧上,昂發出野獸般的呻吟,同時持續著配合抽搐著高瘦的男人的插入,紐動著身體,直到兩人精疲力盡為止。  
昂已經在也無法自拔永遠的陷入到錯的漩渦裡。  
第七天。  
「這是你的盔甲穿上它吧,我們今天要去晉見陛下。」高瘦的男人叫醒了昂,並將昂的盔甲還給昂。  
昂看了看問到︰「可是沒有襯衣更褲子耶……」  
「不要浪費時間了!那種東西根本不需要直接穿上去就好了。」矮胖男人急躁的催促著。  
昂只好就這樣讓冰冷的盔甲,直接接觸肌膚然後跟著兩人到了校閱場。  
「昂你來了啊……這是你的座騎你現在馬上騎他繞場一圈。」  
就在昂準備上馬時,立刻被皇帝製止︰「先別急先座上,我賜給你的馬鞍吧。」  
高瘦的男人將馬鞍推出來,看起來與一般馬鞍並無差異,不過在馬鞍的正上方有著兩根突出的粗大的木棒。  
昂看到那馬鞍已經知道那是要做什麼的了,這六天的調教又出現在她的腦海裡。想到自己在一次次被凌辱、虐待,卻又不自覺的到達高潮的過程,想起自己早已被開發成性玩具的身體,昂知道自己已經離不開這種日子,也改變不了成為性玩具的命運。  
昂自己走到馬鞍上,將兩根木棒將它對準自己的蜜穴跟菊眼一口氣座了下去。  
「嗚……」昂的臉上出現了痛苦卻又似乎相當滿足的表情。  
接著高瘦和矮胖的男人將昂跟馬鞍一起吊起來然後放到馬背上。  
皇帝點點頭︰「昂……你現在可以開始了」  
昂聽到這句話就踢了一下馬腹開始前進。  
馬行進時的每一下震動都讓插在昂體內的木棒也跟著一起震動帶給昂強大的刺激,但昂卻越騎越快,因為對現在的昂來說只有追求更強烈的快感這個念頭……  
騎玩一圈後昂回到了皇帝面前。  
昂流出的淫水已經完全沾濕了整個馬鞍,卻還像是不夠似的對皇帝嬌聲的說︰「啊……皇帝陛下,我……我還可以……在多騎幾圈嗎?我還要更大的快感……」  
皇帝大笑︰「以後有的是機會,先下來吧。」  
昂就這樣被放了下來,接著在被帶到皇帝面前。  
矮胖男人拿出預先準備的頸圈與鍊子交給皇帝,皇帝說道︰「還記得這些東西吧!它們可是妳以後的身份像徵喔!」  
昂看著皇帝手上的頸圈與鍊子。  
「請主人為我戴上奴隸的項圈。」彷彿已下定了決心,昂擺出像狗一樣的姿勢。  
「真是太好了,你們幹的不錯!!」皇帝一面誇獎兩人,一面把狗環套在昂的身上。  
皇帝未了把昂僅存的道德感與自尊給摧毀,要她徹底的接受自己是個奴隸的事實,是自己的寵物。  
他命令昂全身赤裸的住進狗籠裡,用狗鍊鎖住限製她的行動。  
每天晚上還用繩索跟鞭子調教她,讓她不斷貪婪的追求被虐待的快感而越陷越深,為了要達到身體的高潮,只好服從皇帝,甚至找他以前的下屬或曾經被昂打敗的人來輪姦她,直到她僅存的自尊被完全擊潰。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調教,昂已經完成的屈服,她的價值觀與思想被皇帝完全改變,已經徹底接受了奴隸的身份。只要是皇帝的命令,她都會完全服從。甚至還會自己想辦法去取悅皇帝。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  
「昂,今天是的的奴隸宣示日。」  
「是的,皇帝陛下。」昂聽到皇帝這麼說時非但不再感到屈辱反而感到十分興奮。  
「我現在要在你屁股上印上性奴隸騎士昂的字樣,以後這就是你的新稱號了。」  
「是的,皇帝陛下!」昂並沒有一絲的害怕,相反的還似乎覺得相當光榮。  
昂趴在地上,皇帝拿著被燒的通紅的烙鐵,慢慢的在她身上完成最後的烙印……  
「啊……」昂在烙鐵高溫的刺激下大叫了,但接下來的身陰聽起來卻是像高潮後的嬌喘……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直屬我的奴隸騎士,除了要滿足我外還要為我去抓更多性奴隸,我現在命令你立刻去把鄰國的女祭司長給我抓過來。」  
「是的……皇帝陛下。」昂勉強的爬起身走出門外開始執行的的任務……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