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生活都市]

疑塚風情

[複製連接]
查看: 28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terrybear6268
版主 | 2019-2-26 08:17:04

《疑塚風情》(一)

話說三國的時侯,魏武帝曹操雄霸一方,他生性多疑,生怕被人盜墓鞭屍,因此在他臨死之前居然下令建造了七十二座陵墓,使得後人無法得知他的屍體究竟葬在哪一座墳墓中。

所以後人把曹操的墳墓稱為七十二疑塚,成為千古之謎。

自三國以後,歷代盜墓者皆把曹操的七十二疑塚視為畢生目標,如果誰能挖出曹操的墳墓,那就成為歷史上最成功的盜墓人了。

可是,歷代盜墓者努力了一千年,誰也沒有成功。

一直到了南宋末年,中國出現了一位最天才的盜墓者莊千手

莊千手的真名已不可考,“千手”是他的綽號,同行們形容他的盜墓技巧有如千手如來那出神入化。

千手的祖宗都是以盜墓為生,一代傳一代,技術積累得越來越多,到了他這一代已到達高峰。

可是莊家有個最大的遺憾,那就是祖祖輩輩都挖曹操的墓,卻一直沒有成功。

莊千手繼承了祖輩的事業,他的最大目標自然也放在發掘曹墓上面。


可是,事過千年了,七十二疑塚又散布在廣闊的中原大地上,簡直比大海撈針還困難。

莊千手日夜沈浸在如山堆般的古書典籍之中,從中研究蛛絲馬跡,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

一天晚上,莊千手讀書時看得太累,不知不覺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看見一個絕色美女走入書房。

莊千手被她的超塵脫俗的清秀深深迷住了,盜墓者都很有錢,莊千手又沒結婚,賺來的錢幾乎都花在妓院裡面,他見過的美女不計其數,可是從來沒有一個美女能叫他心靈顫動。

“莊相公,小女子有禮了。”

“你你認識我?”

莊千手喫驚地看著那女子,想不到她居然認識自己,sosing.com可自己卻一點也沒有印像,真是太慚愧了。

“莊相公是天下第一盜墓高手,小女子早已如雷貫耳,今天前來拜見,其實是有一事相求。”

莊千手心中不由一驚,這女子既然知道他是盜墓高手,有事相求,一定是求他盜墓了。

“不錯,小女子正是想請莊相公去盜一墓。”

莊千手暗暗喫驚,在他的盜墓生涯中,都是靠自己獨立行事,從來也沒有跟人合作或者受雇於人的事。

“莊相公不必疑心,小女子請你盜的這個墳墓,正是我丈夫的墳墓。”

妻子請人去盜自己丈夫的墓?莊千手一肚子疑雲。

那女子見他的表情,知道他不太想干,立刻雙手掩面哭泣起來,這一哭可真把莊千手哭糊塗了。

“小娘子,為何哭泣。”

“莊相公有所不知,小女子要你去盜夫君的墳墓,並不是貪圖甚財富,而是為了一件重要的東西!”

“重要的東西?”莊千手驚訝地問。

“一顆夜明珠。這顆夜明珠乃西域進貢的古寶,據說口中含過了夜明珠,可以使人百病不生。小女子現在患了不治之癥,醫藥不靈,唯有這顆明珠才能救命,所以衹有來求求莊相公鼎力相助。”

莊千手一聽,原來是要救這女子性命的,心中頓時燃起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氣。

“好,待我準備一下,明天夜晚,我們一起盜墓!”

夜晚,星月無光,烏雲密布,荒山之上,衹見點點磷火,彷佛無數鬼魂在行走,陣陣蟲鳴,好似滿千幽靈在哀號

莊千手跟那絕色女子站在一座很大的土墳,土墳甚至連個墓碑也沒有,墳上長滿了荒草,顯示裡面葬的是個普通人。

“這就是我丈夫的墳墓。”

莊千手一看墳墓,知道這種墳墓上最容易挖掘的。他拿起工具,很快地動手


半個時辰之後,莊千手已經掘開了墳墓的第一塊石板。

他跳進了墳墓。

通常,這種普通的墳墓衹有一個墓穴,棺材就放在墓穴中。

可是當他跳入墓穴,卻發現裡面並沒有棺材,衹有一條長長的墓道

“奇怪,”莊千手搔著頭︰“你丈夫是個甚人?他墳墓怎這奇怪?”

絕色女子微微一笑︰“我丈夫既然有夜明珠陪葬,他就不是一個普通人,他的墳墓自然也不普通,對不對?”

莊千手心想也對,便點燃了火把,對她說︰“小娘子,請跟我來。”

說著,他便帶領絕色女子向墓道深處走去。

墓道又長又寬,曲曲折折,顯示出墳墓的主人是位很有錢的富家。

“我不明白,你丈夫既然這有錢,為甚地面上的墳墓外觀不修得富麗堂皇一點呢?”

絕色女子微微嘆了一聲︰“就是因為世界上有你們這些厲害的盜墓者啊,所以我丈夫臨死的時侯特別交代,地底下盡量修築得豪華,地面上隨隨便便做個小土墳就行了,別讓盜墓者眼紅。”

莊千手聽到這裡不由驚訝地說︰“你丈夫真是個聰明的人,這一招可以瞞過我所有的同行了。”

墓道彎彎曲曲,迎面是一扇厚厚的石門。

“石門封鎖住了,怎辦?”絕色女子有些慌。

“這種小機關哪難得倒我?”莊千手拍拍胸脯,把火把交給絕色女子,從背囊中掏出工具,在石門上一陣擺弄,沒有多久,便弄開石門︰“門開了,小娘子,請吧!”

絕色女子拿著火把剛剛跨入了石門,衹聽“玻”的一聲,一支短箭突然射入她的胸膛。

“啊!”一聲慘叫,絕色女子倒在地上。

莊千手急忙上前扶起她,衹見短箭插在她胸瞠,衣裳上滲出黑色的血!

“毒箭!”莊千手大喫一驚,這種毒箭如不及時救治,絕色女子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會沒命!

“莊相公,救救我!”絕色女子一陣喘息,一陣哀求,深深打動了莊千手的心

“小娘子,救,我是有力法救,衹是這個力法對小娘子有些冒犯,不知”

“救命要緊,我不怪你的!”絕色女子話音剛落,莊千手便迫不及待她撕開了她的衣裳

一座白玉般的山峰,誘人地聳立著

莊千手看著這美麗的造型,整個人幾乎停止呼吸了

乳峰上,短箭插著,絕色女子低低呻吟著莊千手撥起短箭,傷口湧出黑血,他立刻低下頭,張開大口含住了乳峰,用力吮吸著。

絕色女子的臉龐上頓時泛起一股紅雲,被一個陌生男人這樣含住乳頭,怎不叫她羞愧呢?

莊千手吸了一口,然後將吸出來的毒血吐掉,等到吸了七、八口之後,吐出來的血液已漸漸變成紅色,這表示血中毒液已被他吸乾淨了。

“好了,相公可以不必再吸了。”絕色女子看到他吐出來的血液,急忙出聲。

可是,莊千手看著那巍巍頭抖的乳峰,心中早已麻醉不已,他怎舍得這兩塊大肥肉呢?

“不行,血雖然已變紅色,但仍要多吸數口,以策安全,消除潛伏的毒素。”

他信口雌黃,一邊又伏下頭來,貪婪地吸著,吐掉,吸著,吐掉

突然,莊千手驚奇地發現,他吐出來的東西竟然不是紅色,而是白色的!

“這是甚東西?”

這是這是”絕色女子羞得一臉通紅。低聲說是︰“那是我的奶汁!”

莊千手看見自己居然吸出了她的奶水,全身的性欲頓時增強了十倍,他不頭一切地又含住了乳頭,瘋狂地吮吸著

“莊相公,不用了,連奶汁都吸出來了,不用再吸了!”

絕色女子慌忙叫著,可是莊千手卻不理她,低著頭,像喫奶的嬰兒地貪婪地吸著

吸著,吸著,他感到口中那含的東西有了變化了!

原來她含住的乳頭變硬了、變大了

絕色女子的呼吸也更粗了,她的胸脯一起一伏,急劇地起伏著

莊千手是情場老手,自然知道女人的這種變化代表著甚,他除了繼續用口吮吸之外,又伸出手,到另外一座山峰上活動著

“唔唔”絕色女子扭動腰肢,從鼻孔中噴出來的熱氣直撲到莊千手的臉上

莊千手全身血液都加快了流速,他的十指瘋狂地在雙峰上縱情地捏著

他伸出舌尖,輕輕而快速地在乳頭上揉撥著

“啊!舒舒服死了”絕色女子從牙縫中哼出了的呻吟

這呻吟表示著她並不拒絕!

莊千手立刻將兩手繞到她的背後,緊緊地攬住她,然後把自己的嘴唇貼在她的櫻桃小口上

“啊”絕色女子低低叫了一聲,便熱情地和他接吻

四唇相接,久久不放,兩個人都如癡如醉,莊千手衹覺得全身都快溶化了

兩個人緊緊摟在一起,緩緩倒了下去

女性的肉體傳來的陣陣95氣,直樸入莊千手的鼻孔中,彷佛是迷魂藥似地,令他飄飄欲仙

女子的雙手在他全身撫模著,又好像一個高明的按摩師,摸得他筋骨松弛儻麻

“啊!舒服啊”

現在,連莊千手也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掉在地上的火把漸漸熄滅了。

黑暗中,兩個人卻仍在翻滾,而在翻滾中,他們的衣裳不知不覺松開了,脫落了

一個光滑的肉體偎入莊千手的懷中

二隻女性的手悄悄在莊千手的身體上遊走,一直住下,住下,突然握住了他隨身所帶的笛子

十隻纖纖的手指握住笛子,櫻口微含,靈活地吹奏起來

“啊來樂死了小娘子你太會吹了你音樂高手哦我全身都麻了”

莊千手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反正在這墳墓之中,不怕別人聽到。

絕色女子用口含住笛子,瀟灑地演奏,十指輕撚慢撚,在笛身快速遊動

舌尖輕挑,雙唇狂吸,極盡挑逗之能事,莊千手衹覺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他伸手一摸,摸到一個濕淋淋的山泉洞口,洞口的花花草草也早已被水打濕了

他的手指也伸入洞中,作一番探險

“嗯不行”絕色女子嚷叫著︰“不能用手指癢死我了好相公快”

“小娘子你也吹得我好麻來好娘子”

“不要叫我小娘子,叫我小婊子”

“小婊子!小浪婦哥哥愛死你了!”

“好哥哥,光說沒用,快上來,讓你的笛子在我的山洞中演奏一曲吧!”

山洞風光無限,笛子演奏美妙,在古墓中,演出了一場蕩人魂魄的好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人的嗓子都叫啞了,兩個人的水都流乾了兩人仍然緊緊抱在一起,緩緩喘息著

莊千手深情地撫摸著她的面龐︰“你叫甚名字?”

“奴家小名叫蓉兒。”

“蓉兒?好美的名字,你就住在這一帶嗎?”

“我就住在你家隔壁啊!我天天都看見你。”

“我家隔壁,我怎會不認識你?”

“你不認識我,但是一定認識我丈夫。”

“尊夫是誰?”

“我丈夫就是曹操!”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疑塚風情》(二)

“我丈夫就是曹操!”

輕輕一句話,尤如晴天霹靂,唬得莊千手三魂不見了七魄!曹操距他那個年代大約一千年,這個女人如果是曹操的老婆,那她豈不是

“沒錯,我不是人,我是鬼!”蓉兒嘻嘻笑著,她的笑聲在空曠的墓道之中回蕩

莊千手不由得尖叫一聲,用力推開了她,轉身想逃。

可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墓道中,根本看不清方向,莊千手一頭撞在石頭上,慘叫一聲,整個人倒了下來。

黑暗中,一隻女人的手輕輕扶著他起來。

“不要踫我!離我遠一點!”莊千手渾身發抖,連聲音都在發抖,火把熄滅了,他跟本找不到來的路了,想在黑暗中摸出這巨大的墳墓根本不可能,看來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這女鬼手中了。

莊千手嚇得哭了出來,他雖然是天下第一盜墓高手,畢竟衹有二十七、八歲,到了死亡的關頭,自然嚇破了膽。

“莊相公,不要害怕。”黑暗中,蓉兒的聲音仍然那溫柔︰“我雖然是鬼,卻不會害人。”

“誰說的?鬼都是害人的,要找替身的”

“我如果要害你,剛才早就可以下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呢?你說是不是?”

莊千手一邊喘息著,反正今天是逃不出這女鬼的指的掌了,他無可奈何地反問︰

“你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怎樣?”蓉兒一笑︰“剛才我們那樣,你覺得快活嗎?”

剛才,莊千手情不自禁回想那顛鸞倒鳳,翻雲覆雨的一幕,尚在令他銷魂蝕骨,回味無窮

“相公,你說,剛才我那種樣子,難道像是有心害你的樣子嗎?”

光滑的皮膚,淫蕩的呼呻,熱情的親吻,這一切都不像是假裝出來的。

想到這裡,莊千手的心情稍為輕松了。

“那,你把我誘騙到這裡來,究竟是想干甚?”

莊千手心中還是很擔心︰如果踫到一個女色鬼,把他關在這墳墓裡面,日夜宣淫,那他也是難逃一死。

“我是曹操的妃子,堂堂的王妃,身份何等高貴,你怎把我想像成淫婦呢?”

原來這個蓉兒似乎能看到莊千手的思想,知道他在擔心甚,莊千手不由地暗暗稱奇了!

“相公,你放心啦,我把你引到這裡來,目的正是要你大發橫財!”

“大發橫財?”莊千手一時糊塗了。

“對啊!你不是一直想挖曹操的墳墓嗎?這裡就是他真正的墳墓!”

“曹操真正的墳墓?”莊千手又驚又喜,祖祖輩輩都想挖,祖祖輩輩都被七十二疑塚搞得暈頭轉向,想不到今天

“對啊!她是曹操的妃子,當然知道曹操葬在哪裡!太好了!”莊千手欣喜若狂。

“走吧!”蓉兒牽著莊千手的衣袖,沿著墓道向前走去,火把已經熄滅了,一片漆黑。

“不要緊,我有火石。”莊千手伸手摸到他的工具袋,找出了火石火繩,想重新點燃火把。

“在我的地頭,還用得著火嗎?”蓉兒話音未落,衹見她伸手一指,墓道中出現了無數的螢火蟲,密密麻麻,彙成一片星光璨爛的海洋,把整個墓道照耀得光彩奪目,有如白晝,莊千手一時被刺得幾乎睜不開眼睛了。

七拐八曲,迎面是一堵白玉砌成的大門,蓉兒伸手正要去推,莊千手立刻伸手攔住她︰“小心機關,你忘了剛才怎受傷的嗎?”

“剛才?”蓉兒笑得花枝亂顫︰“你也不想一想,我既然是鬼,沒有實質的肉體,又怎會受傷呢?”

莊千手不由一愕︰“那你剛才不是傷得很嚴重嗎?你還叫我救你嗎?”

“傻瓜,我剛才要不是假裝受傷,你會和我?”她羞得滿面通紅,說不下去!

“哦!原來你在用美人計?”

“不是美人計,而是淫人計!”蓉兒笑得依偎在莊千手的懷中,95味樸鼻,軟玉滿懷,莊千手不由一陣心蕩,忘記了她是個鬼,雙手抱住她,在那粉嫩的臉上一吻

白玉大門打開了,迎面的是一座寬敞的大廳,大廳中陳列著無數的珍珠、翡翠、鑽石、寶玉、金器,莊千手整個人都傻了。

“天啊!這多的奇珍異寶,衹要隨便揀一件,我就成了百萬富翁了!”

“不衹揀一件,這些珠寶全是你的了!”

“全部是我的了?”莊千手興奮得發抖︰“那我簡直比皇帝還富有了!”

莊千手大叫著,跳到一張鋪滿翡翠的大床上打滾,手舞足蹈,簡直像個小孩。

蓉兒見他如此開心,不由好笑。

莊千手打滾了一陣,又停手,望著蓉兒︰“我還是不明白,這巨大的財富,為甚你要送給我呢?我長得也不英俊,又是個盜墓人,身份下賤得很”

“我找你,就因為你是盜墓人。你還記得我剛剛找到你的時侯,說過甚話嗎?”

“記得啊,你說你丈夫墳墓裡藏著一顆夜明珠,想請我把它盜出來”

“你說得不錯,其實這顆夜明珠乃如來佛的一顆念珠,如果得到這顆夜明珠,凡人吞喫可以長生不老,鬼魂喫了可以還陽成人!”


“還陽成人?”莊千手喫驚︰“如果你喫了夜明珠,就可以變成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

“對,到時候我就可以跟相公雙淒雙宿,我們還有無數的財富,那幸福的日子”

“天啊!那我們還等甚呢?”莊千手大叫︰“那顆夜明珠藏在哪裡?”

“就在這大床下面。”

莊千手撥開大床上的翡翠,果然發現一扇天窗般的小門。

“蓉兒,你不是有辦法嗎?趕快把它打開。”

蓉兒搖搖頭︰“這下面就是曹操的真正墓穴,衹有他一個人葬在裡面,當年我衹是陪葬的嬪妃,衹能葬在這大床上,下面的機關我完全不知道,無法開放,所以我特別找你來合作。”

“放心,我有工具。”

莊千手取出各種工具,開始挖開天窗。

他很謹慎,生怕有甚機關暗算。蓉兒看著他的那熟練的手藝,不由佩服得連連誇獎︰“不愧天下第一高手,我真的沒有找錯人。”

莊千手足足弄了一個時辰,全身都被汗水濕透了。終於聽見他大叫一聲︰“可以打開了!”

“相公小心,曹操詭計多端”

“放心,我已經檢查過了,這下面並沒有機關。”

這個天窗是由一塊巨大的軟玉所雕成,莊千手剛剛搬起軟玉,衹見一團藍色的煙突然冒起,莊千手一時走避不及,吸了一口!

蓉兒一聲尖叫!

“不是毒氣。”莊千手立刻安慰蓉兒。

“不,這是‘天仙霧’,它比一般的毒氣還可怕十倍!”

“天仙霧?從來沒聽過。”

“天仙霧是古天竺第一春藥,曹操生前就是用天仙霧來玩弄不少的女人。”

“這種煙霧居然是春藥?”莊千手有些疑惑︰“既是春藥,你為甚說它比毒藥還毒十倍?”

“女人聞了天仙霧,就會春情大發,貞婦也會變成蕩婦,可是,男人如果聞到‘天仙霧’,就會”

“就會死?可我現在好好的啊?”

“男人一聞,同樣會性欲大作,不停地想跟女人性交,一但停止性交,就會全身血管爆裂而死!”

“甚?要不停性交?那豈不是精盡人亡?”

“對啊,所以對男人來說,聞了天仙霧肯定是死路一條,而不管哪一種死法,都很恐怖!”


莊千手有些不信,可是不一會兒,衹覺得全身發熱,一張臉馬上變成紅紫

“糟了!你吸得太多了,這快就發作了?”蓉兒一邊說著,一邊飛快脫去自己的衣服。

“蓉兒?你這是干甚?”

“相公,如果我不跟你你就要血管爆裂而死了!”蓉兒脫完自己衣服,立刻又去剝莊千手的衣服。

“可是,”莊千手苦笑︰“我不可能無休止地性交啊!我還是難逃一死啊!”

“至少可以拖延一些時間啊!總比血管爆裂而死好啊,能拖一時是一時,不要拖延了!你看你的東西!”

莊千手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那玩意已經膨脹了三倍粗,彷佛一個大棒錘似的,而且看起來還在膨脹。看那樣子,似乎不性交真的會爆炸了。

莊千手立刻把那東西塞進了蓉兒的洞中,蓉兒忍不住慘叫起來!

“怎回事?”

“你的東西太粗了!”蓉兒忍不住叫了起來!

“你們女人不是喜歡粗嗎?”莊千手忍不住捧著她的臉,甜蜜地一吻。

“你呀!”蓉兒一臉緋紅,打了他一下︰“死到臨頭,還是口花花?難道你不怕死嗎?”

“不是不怕死,而是我想到一個不死的方法。”

“甚方法?”

“你不是說衹有性交才能保命嗎?我現在插在裡面,衹要我不抽動,就不會射精,這樣我們就可以無限制地一直保持性交狀態,我就不會死了,等到毒性排除”

“對!”蓉兒大叫︰“衹要三天三夜,天仙霧就自動消失,你亦可以活命了!”

二人興奮地親吻著,兩條舌就像兩條小蛇纏在一起。

莊千手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脊,一直向下滑去

“唔唔”蓉兒的呻吟開始響了起來

“蓉兒,你裡面好像在動,在收縮?好緊!”

“不是我收縮,而是你那個太粗,產生快感,它不好了它又收縮了好舒服好緊相公,你頂得我的花心全開了”

莊千手牙齒緊緊咬著嘴唇︰“蓉兒,你的肌肉在收縮,摩擦我的使我也太快活我想抽動”

“不行,你一抽動,就會射出來!”

“可是,我全身血管好像蟲子在爬!每塊骨頭好像螞蟻在爬我不抽不行”

“相公,你一定要忍,為了你的性命,你一定要忍!”

莊千手雙手緊緊的抱住她,他這時才知道,性欲的發作是多可怕,明知道一抽動就有生命之危機,可是就是禁不住想抽動!

“不行了!你夾得我全身儻麻了我的靈魂出竅了好爽我啊忍不住了!”

莊千手的屁股不受控制地前後抽動!

“不要!相公,不能抽!你瘋了?”蓉兒雙手輕輕壓住他的屁股,想克制他運動,可是男人的屁股的力氣卻非常大,不是女人的雙手所能按住的!

“是的!我硬了!我寧願舒服!不要命!”莊千手大叫,立刻瘋地抽動了!就像一匹野馬!

“啊!太爽了!好相公好哥哥你一抽我全身都散了太舒服了我喜歡你抽動”

蓉兒叫著,她的雙手現在不是按住他的屁股,而是推動他的屁股前後運動,更用力地衝刺

“啊!好妹子!你推得太妙了!夾得太緊了!好姐姐小淫婦用力夾”

“哎喲好哥哥你插用力插插死小淫貨小淫婦愛死你了用力抽快抽啊爽爽死了”

莊千手抱住她抽動了三百多下,二人的淫叫幾乎震垮了墓穴就在此時,他忍不住噴射了!

究竟莊千手會不會慘死呢?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曉。

《疑塚風情》(三)

“天仙霧”,一個多優美的名字!其實它的名字應該叫作“魔鬼霧”比較恰當。

莊千手足足洩了三次,這才深深感到,這至猛至淫的春藥是多可怕!

每次噴射之後,“天仙霧”立刻產生那可怕的藥性,催動莊千手全身的性神經,在極短促的時間內,立刻衝到了最高峰。

普通人在這短的時間內,根本不可能迅速勃起,更不用說發洩三次了。

就算真的是超人,能夠發洩三次,也早已精疲力竭,好像一條死蛇!可是莊千手在“天仙霧”的作用之下,簡直像個色情狂人,一射即脹,一脹即射,那神經已經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四次!五次!六次!

可怕的噴射就像火山爆發一般,不可抑制!

每噴射一次,他就向死神靠近一步!蓉兒熱淚長流,拼命搖曳著莊千手︰“相公,你一定要克制住!發動你全部意志力,不能再射了!”

莊千手極力用牙齒咬住嘴唇,已經咬出血來。

一粒粒豆大之汗珠布滿他的額上!

“好!這一次我一定會忍住!”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把心情再穩定下來,實在,他的體內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噴射出來了!他相信自己應該可以克制欲念。

可惜他低沽了“天仙霧”的潛在威力。

第六次噴射剛剛結束,整個人還在虛脫階段,從骨髓深處又奮生了新一波的騷動

“不好了,它又來了!”莊千手面色蒼白地叫喊︰“它又向我全身漫延了!”

蓉兒緊緊摟抱著莊千手︰“再試一次看看,咬住牙,忍住它,相公,不能再射!”

莊千手彷佛面對毒蛇猛獸似地,驚慌失措地等待著它挨上來。

骨髓深處產生的騷動,很快擴散開來,衝入了血管,像一股洶湧澎湃的洪水,順著血管向全身遊走,侵蝕了每一根神經

“它又膨脹了!脹得好快!”

“糟了!我也感覺到了!迫得我好難受”蓉兒臉上漲紅了。

洪水不停地上漲,很快淹沒了他的大腦︰“蓉兒我又想抽動了”

“忍住啊!相公!你已經射了六次了!再射就沒命了!”

蓉兒瘋狂叫喊著,希望莊千手戰勝春藥。

莊千手的腦神經,就像汪洋大海中飄浮著的最後一塊木板,他以為可以當作逃生工具,可是伸手一抓,連人帶木板都沈入了大海深處

這是一片性欲的大海!

這是一個瘋狂的世界!

性欲的毒菌已經控制了他的整個大腦。

莊千手的眼中噴著火焰,從這對色迷迷的眼睛中望出去,他看見的是蓉兒俊俏的面龐,看見的是她裸露的白玉般的山峰,看見的是她一絲不掛的肉體

眼前這個絕色美女,這個天仙般的肉體,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無窮的誘惑

這種誘惑加上春藥的威力,恨本不是莊千手一個凡夫俗子可以抵擋的。

好像有一種無形的衝動,推動他的屁股向前用力一挺。

“唔哦”蓉兒的鼻孔中立刻噴出了淫蕩的呻吟。

“蓉兒,你不能叫,你一叫我更加忍不住了”

“不行你不能動!你一動我全身舒服死了就不由自主地想叫”

“我也不想動可是你的洞內好像有一股吸力緊緊地吸住我想不向前推都不行啊”

“不是我想吸實在是你太大了在我的洞壁緊緊摩擦我洞內自然就會痙攣就會產生吸力哎喲!我又痙攣了”

蓉兒一張粉臉已經漲得通紅,雖然是鬼魂,但是性愛的滋味,實在是連鬼魂也沒法擋。

莊千手也感受到那種痙攣的滋味了,全身都產生了共鳴,那洶湧的洪水急速地向下面湧去

“來了,它又來了!”

莊千手大叫著,那種極度的快感,使他在剎那間忘掉了一切

他大吼一聲,展開了最後一輪衝刺。

“啊!我不行了太爽了!”蓉兒大叫著,等待那最刺激的一刻!

“好!”莊千手大叫著︰“我射了!射!射死小妹妹!”

兩人又緊緊抱在一超,達到極樂世界,陶醉在無底的深淵,快樂的深洞

許久,許久,蓉兒首先清醒過來,驚惶地說︰“第七次了!相公!”

莊千手喘息著︰“不行,我恨本無法抵抗這種可怕的春藥!”

“怎辦?”蓉兒痛苦地抱著千手︰“難道我們就這樣束手就擒,坐以待斃?”

莊千手啞口無言,他雖然是盜墓高手,卻不是性愛高手,更不是醫學高手,對付春藥根本一籌莫展。

可是,一籌莫展的下場就是死亡!

“他奶奶的!”莊千手大吼一聲︰“與其這樣下流地脫精而死,我寧願血管爆裂而死!”莊千手毅然推開了蓉兒!

“相公?”蓉兒害怕地望著他。

莊千手抓起衣服包裹住蓉兒的裸體︰“你不要誘惑我,或許我可以克制住,可以戰勝‘天仙霧’”

二人相對,默默無言,觀察著變化

“天仙霧”真是人間第一淫藥,盡管它已經便得莊千手噴射了七次,可是藥性一點也沒有減退。

很快地,它又催動莊千手大腦中的性神經

莊千手開始膨脹了,變粗了

蓉兒看到他變粗的樣子,止不住心頭小鹿亂憧,急忙用雙手遮住臉。

“蓉兒,你怎用手遮臉了?”

“我不敢看,一見到它粗大的樣子,我我就想脫衣服!”

經過了七次性交,男人固然喫不消,女人的享受卻是到達了頂峰,不管和哪個男人性交,都不能連續享受七次噴射的高潮,衹有在受到“天仙霧”迷惑之下才能做到。

所以,盡管蓉兒的理智知道性交等於在減少莊千手的生命,但是女性的生理本能卻促使她巴不得有幾十次的噴射。

莊千手也看著自己變得粗大

幸虧,現在他的東西已經撥出來了,沒有放在蓉兒洞內,沒有感受到誘惑的痙攣

可是,“天仙霧”的毒性早已入侵他的大腦,他閉上眼睛,眼前閃動的全是蓉兒剛才的裸體,他的身邊不停地迥響著蓉兒剛才淫蕩的呼呻

似乎他的每一滴血液都浸透了春藥

肉棒變粗、膨脹

性欲也在擴散,吞喫他的理智

“蓉兒,沒用”莊千手慌張了︰“我雖然撥出來,可是心裡卻想插進去!”

“不,不能插進來!”

蓉兒急忙用雙手掩住自己的洞口!她一定要救自己心愛的人!

可是,她的雙手移到下面去掩住洞口,胸前雙峰卻更加挺撥地顫抖著

莊千手注視著山峰,感到下面已經硬得像鐵棍了!

“蓉兒這天仙霧好厲害我真真沒辨法我想插”

“相公!熬過了這一關,你就得救了!”蓉兒拚命叫喊著,一邊向後退縮

莊千手的雙腳已經不聽指揮了,他一步一步向蓉兒逼近,筆直地挺起一杆槍

“相公!難道到了生命的最後關頭,你還想插?”

莊千手苦笑︰“我不想,可是下面這樣它想啊!”

蓉兒看著莊千手的臉,看著他閃爍著瘋狂欲望的眼睛,知道春藥已完全發作了。

她跪下來了。

“相公,換一個洞口試試看!也許有奇跡產生。”

她張開嫣紅的朱唇,輕輕地含住

“哦好舒服!”莊千手呻吟著!

“你不能舒服!舒服你又要射了!”

“蓉兒,我想到一個方法了!”莊千手大叫︰“你用牙齒咬!”

“甚?把它咬斷?”

“不是咬斷,是咬破,咬出血來!我感到疼痛,就可以壓抑性欲了!”

蓉兒一想,很有道理。

她望了望已經漲成紫醬色的東西,雖然很舍不得,可還是狠心地咬了下去!

她的牙齒小心地找到旁邊的皮,狠狠地咬!

鮮紅的血流了她一口!

“怎樣?相公,感受如何!”

“啊!不行!我還是很衝動!”

蓉兒嚇一跳,再次狠狠地咬往破皮!咬!撕開!

“啊,好痛”莊千手的慘叫!

“怎樣?相公,是不是好痛?”

“不是,我是好痛快,你咬得越用力,越狠,我反而覺得越爽!”

“完了!天仙霧已經完全侵入你的全身了!”她甚至把整段皮都咬了下來。

“好舒服啊!我要動了!我忍不住了!”

莊千手一邊喊叫著,一邊居然在蓉兒的口中抽動

蓉兒的櫻桃小口幾乎被脹破了!

莊千手喘著粗氣,狠狠抽動

蓉兒的口中感到源源不斷的熱量源源不斷的快感

她情不自禁用舌頭挑撥著

“啊小妹妹你的舌頭好厲害哥哥我太爽了,再弄!親姐姐你把我弄成仙了”

莊千手的淫叫聲,刺激起了蓉兒的獸性,她用兩排牙齒輕咬住,當他抽動的時候,就好像兩隻梳子上下梳著

“啊爽死我了好姐姐浪貨好淫婦你太會弄了哥哥我舒服完了我又要”

蓉兒急忙用朱唇緊緊包住

第八次噴射

“好哥哥你射在我口中也好舒服”

莊千手抱住蓉兒,深情一望︰“蓉兒,看起來,我已經逃不脫天仙霧的毒害了!死就死吧!反正你也是鬼,我也變成鬼好了!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蓉兒抱住莊千手,兩行熱淚滾滾而下

莊千手再次抱住蓉兒,把她的雙腿架在自己的雙肩上,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抽動

下定了死的決心,他再也不吝嗇自己的體力了,每一下都用盡力氣,每一下都直達花心,蓉兒被插得雙眼發直,一張小口瘋狂地叫喊著,把天下最下流淫蕩的話都叫了出來,一直叫到嗓子啞了!

一次又一次噴射體內早已沒精液,噴出來的是血!

不知噴射了多少次,莊千手突然發現自已巳離開軀體,變成鬼魂了。

他跟蓉兒找到了曹操的棺木,找到了那顆夜明珠!

喫了夜明珠,鬼魂就可以還陽,變成人。

但是,夜明珠衹有一顆,給誰喫呢?

莊千手要讓給蓉兒喫,蓉兒要讓給他喫,推來推去,夜明珠突然間掉在地上,摔成對半!

二鬼決定,一人吞一半!不知道會有甚效果?

皇天不負有情鬼,當他們吞喫了半顆明珠之後,不約而同都還陽成人了!

他們結成夫妻,在曹操的陵墓之上蓋了一棟大房子,沒錢用的時候就下去拿一顆珠寶過日子。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