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19-2-26 12:30:47

【一】哎,親愛的老婆,我爸爸要來住幾天
我和小蘭結婚後就搬去住新房。香港供樓買房不是那麼容易,這新房還是爸爸借了些錢給我付了首期,再借一些給我裝修得漂漂亮亮。我們結婚後半年,我媽媽打電話給我,說要爸爸要來住幾天,因為那舊房想要裝修一下,爸爸忍不住那噪音。

「哎,親愛的老婆,我爸爸要來住幾天。」我用商量的口吻對我這個美麗可人的妻子小蘭說。小蘭雖然心中不太樂意,她也明白我這爸爸幫我不少忙,才能讓我們順利地成家立室。在我們同意下,我爸爸就搬來住了。

但我爸爸搬來之後,我們夫妻的生活步調整個都亂了,尤其是夫妻間的親蜜行為更是無法像以前那般的快活與盡興。小蘭當然也不討厭這個公公,只是因為兩人生活過慣了,多了一個人就是不太習慣。

我爸爸一早就出門晨運,小蘭起床為我準備早餐時也就不避諱的只套件寬大的睡裙,裏面就只有穿著件小內褲。V字型的領口使她那驕人的雙乳露了一些出來,加上她走路時胸部的起伏不定,使我下體的小弟弟也早起,肅然起敬。

我匆匆地吃完早餐說:「小蘭,今晚我又要遲回來了,這一陣子公司的事很多。」說完就離開了家,留下我愛妻在門口嘟長嘴,自言自語說:「每天都有那麼多事情做,我們都很久沒做過愛了。」的確自從我爸爸來暫住之後,因為我怕發出聲音不太方便,加上我公司工作太忙,所以只做過一兩次。

送我出門之後,小蘭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看著電視新聞。她隨意地坐著,雙腿無意間緊夾著磨擦著,竟然使小穴分泌出蜜液出來。「很久沒做愛了。」小蘭想著我,右手不知不覺間已經伸進睡袍裏,扣著自己的陰穴,手指進進出出地玩弄著。

「啊……嗯……呼呼」小蘭喘著粗氣,眼睛閉了起來,回想著上次和我在床上做愛的情形,再回想上次去蜜月旅行,雙腿給我扛在肩上,猛力狠戳的情形,那次是最激情的,真的值得回味。

正當小蘭陶醉在自慰的快感時,她忘了去晨運回家的公公。我爸爸開門時,見小蘭閉著眼睛坐在桌邊,粉臉紅紅的,嘴裏不斷「呼呼」地喘著氣,憑他的經驗,立即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其實當年我和小蘭要結婚,我爸爸就對這漂亮的未來媳婦有著非分之想,只是礙于疼惜兒子,不敢下手,沒想到媳婦竟是這麼樣的騷浪,居然趁著沒人在家作起自慰起來。

「可能是乖兒子沒有盡他的義務,我想要幫他一把才行。」我爸爸自己這樣心想,便悄悄的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然後從小蘭身後伸身握住她那兩個沒露胸圍的乳房。

「啊……」小蘭驚叫起來,忙縮回自己的手,回頭一看是我爸爸,叫了一聲:「爸爸,你回來了……」便想推開他的手,怎知我爸爸很有經驗地隔著薄薄的睡裙捏弄她的乳頭,一陣酥麻的感覺,使她「嗯嗯……哦哦」地哼了起來。我爸爸見她並不怎麼反抗,便解開她的胸口的鈕扣,伸手進去直接撫摸著她那柔軟圓大的乳房。

「爸爸,我們不能這樣啊!這是亂倫的。」小蘭一邊喘著氣,一邊想推開我爸爸的手,但卻毫無氣力。「放心妳不說我不說,就沒人知道了。」我爸爸說完,嘴巴湊上這可愛媳婦的雙唇,舌頭纏著她舌頭,津液不斷流進她的嘴裏。他的手後很有技巧地摸弄著她的乳房,挑逗那隆起的乳頭。

小蘭已經受不起這種挑逗,頭腦一片空白,把丈夫忘到九霄雲外去了,她主動地撫摸著我爸爸的粗腰,然後摸到他的肉棒,像和我造愛時,套弄著這公公的肉棒,我爸爸雖然已經快四十多歲,但那肉棒勃起來可比我還要粗,那紅紅的龜頭前已經滲出透明的液汁。

小蘭的睡裙掉到地上,內褲也給我爸爸脫到她的左小腿上,她雙腿間已經氾濫成災。我這結婚才半年的妻子這時已經急不可待地抱著我爸爸,說:「爸……媳婦想要你……你的……插進媳婦的小……小穴裏。」

我爸爸見到眼前這樣美貌的媳婦親口見自己幹進去,便把她放倒在沙發上,把她的雙腿架在肩上,粗大的熊腰就壓在我愛妻的雙腿之間,粗大的肉棒「滋」地一聲插進了小蘭的蜜穴裏。

「啊……爸爸,你的……太……粗了慢……慢一點,我受……受不了。」我妻子哀哀地叫著。我爸爸立即停止不動,小蘭反焦急起來,叫著:「爸爸……別…別玩弄我,我要……請你用力幹……幹我的小……小穴。」我爸爸這時才奮力將整根肉棒插了進去。

「我知道……阿成的比較……長我的比較粗……媳婦今天就……讓妳嘗嘗不同的味道……」我爸爸也開始喘著粗氣說,「媳婦你覺得怎樣?」
「啊……喔……爸爸,你插得我好舒……舒服喔。原來你比阿成……插得更爽啊……」我妻子現在給我爸爸乾爽了,就不顧羞恥地說出浪語。
我爸爸因為年齡和剛才的刺激已經像拉滿弦的弓,隨時都會射出,所以更用力的抽插著,小蘭也隨著他的動作,屁股也上下的配合著,使那肉棒每次都深深地插進她那洞穴的深處。

說回我上班途中才發現有些檔遺漏在家裏,於是匆匆趕回家拿那些檔。到了家門口,我拿出鎖匙。
「爸,我快要…洩了…快…快……再用力點……再幹深一些…啊…啊…我…我…我要死了……」小蘭高潮時把我爸爸抱得緊緊,淫汁沾滿了兩人的私處和大腿。這時我爸爸也一陣陣的快感,說:「媳婦……爸爸也…要…要射了。」

小蘭驚覺再下去後果會很可怕的,便叫道:「爸爸,別……別射…射在裏面。」我爸爸這時也知道不要玩出大頭佛,便用手挺起自己的身子,想把肉棒抽出來。
這時我打開房門,不知情地喊道:「小蘭,快把昨晚那份檔給我,我今天原來開會要用。」我尚未來得及看到沙發上我爸爸和我妻子兩條脫得精光的肉蟲,已經聽到我爸爸「啊」地一聲,肉棒還沒抽出來就泄了,熱乎乎的精液灌進我老婆的洞穴深處。

廳中,我、我嬌妻和我爸爸都呆了,時間好像停頓一樣,大家的動作都停留不動了……
【二】今晚給你看看我媽媽結婚時的錄像帶吧
發生那次事情後,剛好舊屋已經裝修好了,我爸爸搬去。我愛妻小蘭情緒很低落,對我卻呵護有加,生怕我惱怒她,和她離婚。說實在的,在她心中還是深深地愛著我。相反的,我卻仍很鎮定的,每天的生活也是照常,繼續趕著公司工作,和爸爸的來往也很以前相同,我們之間也沒有介蒂。

事情過了一個月,我公司的工作減輕了許多,我又回復像剛結婚那樣,有較多的時間和小蘭嬉戲。有一天,她突然問我:「老公,那次事情確實是我的錯,但是你卻一點惱怒都沒有,你是不是已經不愛我了?」我淡淡地說:「像這種事情我家裏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今晚給你看看我媽媽結婚時的錄像帶吧。」她很疑惑地說:「結婚錄像帶有甚麼特別,我們也有啊。」

到了晚上,我和小蘭摟著,坐在沙發上,她穿著黑色絲質性感內衣,遮不住她那性感的胴體,我只穿條內褲。我們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及錄像機,這是我爸爸和媽媽結婚的錄像帶,影像已殘舊,到底已是多年前的。前面一段是擺喜酒祝酒的場面,但過了十分鐘,鏡頭一轉,影著一個三十多歲男人坐在我爸爸媽媽現在住的舊居的沙發上,只穿著一件內褲。

「這是誰?為甚麼突然出現這樣的人?」小蘭很奇怪。我親吻著她的香肩,說:「後半部份是我爸爸媽媽為了紀念結婚三周年,請一些朋友來慶祝的。那時我爸爸和媽媽都才二十出頭,好年輕呢。」小蘭還想問,但我用手指捂住她的嘴說:「你自己看,別再問我,你會明白的。」

這時我媽媽走那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然後坐在他的大腿上,那人把他的手放到我媽媽的大腿上,並把我媽媽的裙子拉到腰間,露出我媽媽雪白的大腿跟黑色的內褲,那粗大的手掌很不規舉地在我媽媽的大腿內側摸著,離我媽媽的方寸之地不到幾公分。我和妻子都感到心跳正在加速。

鏡頭集中在我媽媽的俏麗的臉部,那時候她還很年輕,臉上是充滿快樂歡欣的表情。螢幕中男人的手在我媽媽的內褲裏面蠕動,很明顯的男人正用他的手指玩弄我媽媽的肉穴。

「你們在弄甚麼弄得那麼久還沒入正題?」我爸爸的聲音,但沒看到他的樣子,看來他是那拿攝影機的人。螢幕上那男人說:「對,紫韻,吮吸我的屌吧。」我媽媽這時也低下頭將男人的肉屌含入嘴中,她的技巧看來很好,男人臉上出現舒服的表情。

看著自己的母親在那裏正用她鮮紅的舌頭在一根肉棒上纏來繞去,一雙如絲媚眼還不時飄向鏡頭,彷彿看著我,使的我激動起來,小弟弟也緊頂著內褲,似欲沖天而出。我將手伸到小蘭兩腿間,她也看的傻了,兩腿間濕漉的程度顯示出她的慾火跟我一樣熾熱,我脫下內褲,將她拉到身上,以背位坐姿,我將肉棒送入她的肉洞中。「啊」小蘭叫了一聲,繼續看著我一邊看著螢幕,一邊用粗壯的肉屌緩緩的幹著妻子。

這時我媽媽站起來脫下內褲,然後趴在沙發上,翹起屁股。男人從後面伸出兩根手指撫弄著她的陰戶和插進陰道。我媽媽似乎被玩弄的非常快樂,不停的呻吟著,白圓的屁股不停的左右擺動。她的呻吟聲不久就低沈下來,原來是另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將肉棒插入她的口中,臉前的男人動手將她的衣服的拉鏈拉下,將衣服褪到腰間,除下乳罩,我媽媽雪白的皮膚和豐滿的乳房馬上露了出來。男人一邊用肉屌猛砰她的小嘴,一邊用兩手用力擠壓她的乳房,白色的兩團肉球馬上在男人手中變形。

她身後的男人這時站起來,從後面將肉棒插入我媽媽的淫屄中,開始作撞擊的運動,物理中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在這時顯現出來,身後的男人把她幹向前方,一股反作用力使身前的男人將她幹向後方,使她的肉體像是皮球一樣的夾在兩個男人中。

小蘭看得將手伸到自己的陰蒂上不停的揉弄,屁股不停的套弄著我的肉棒,從穴內濕熱的程度可以知道她看的非常興奮。她囈語地說:「你媽媽那麼年輕已經這麼淫蕩了。」我有些慍怒說:「別這樣說我媽媽。」然後報復性的猛往上頂,撞得小蘭向上一震。她忙道歉說:「啊…好痛…對不起嘛……」

我們又將注意力回到鏡頭,我媽媽身前的男人這時躺下,身後的男人自我媽媽的騷穴拔出,她來到躺著的男人身上,抓住男人挺立的肉棒坐下去,身後的男人將雞巴插到我媽媽的後洞,第三個男人加入,我媽媽身上所有可以插入的洞這時都塞著男人的肉具。沒多久,三個男人加快動作,身後的男人拔出肉棒,將白色的精液射在她的屁股上,身下的男人則一直朝上猛頂,我媽媽被幹的全身顫抖,兩手抓住口中的肉棒,不停的搓弄,她臉前的男人也一陣抖動,將陽精射在她的臉上。身下的男子一個翻身,將我媽媽壓在下面,抽插了數十下,也洩在我媽媽的體內。

視覺與觸覺的結合,我再也把持不住,將精液注入小蘭的陰道。我下巴靠在小蘭的肩上不停的喘息。
螢幕上的我媽媽把三人的肉棒輪流舔得一乾二淨。我們也聽到我爸爸呼呼的喘氣聲音,他應該自己也很有快感的。他說:「這次真謝謝你們三個,使我們三周年結婚紀念過得更有意義。」螢幕上的第一個男人說:「一場朋友,別說客氣話。我們也很高興,今天真是朋友妻咪走雞。到你們四周年紀念,我們再來!」影帶就結束了。

愛妻伏在我身上,說:「原來你爸爸和媽媽的性生活是這麼豐富的,怪不得你沒有惱我也沒有惱你爸爸。」我點點頭。突然我對她說:「不如你再和爸爸玩一次讓我看看,那天我回來只看個結尾。」小蘭用手捶著我的胸說:「你的腦子真壞,我不依,打死你……」我們便在沙發上追逐起來。

到了星期六晚,我邀請爸爸來我們新屋住一晚,他很高興地來了,因為他知道我會給他一個好消息,他完全清楚我這個遺傳他淫猥基因的兒子的性格。果然如他所願,我愛妻小蘭穿著整齊的衣服,端坐在床上等他,我則拿著攝影機站在一旁。

「孺子可教。」爸爸拍拍我的肩膊說。我對他說:「我們也是用結婚的錄像帶結尾那部份來拍。」爸爸說:「嗯,這麼才不容易給別人找到,而且先向賢淑莊嚴的結婚儀式後再看這種場面,擔保偷看的人流鼻血。」

很快地我愛妻的衣服都給脫光扔在地上,我爸爸騎在我嬌妻身上說:「媳婦,喜不喜歡爸爸再來幹你?」小蘭羞紅著臉說:「你明知故問。」話音剛落,爸爸的肉棒立即猛力地插進她充滿淫汁的小穴裏。

小蘭淫蕩地哼叫了起來:「爸爸…媳婦快……給你…幹死……用力些…我真得喜……喜歡給爸爸……幹。你們兩……兩父子都很……厲害…哎喲…幹死我……好舒服啊……啊。」

我爸爸果然經驗夠,他那高明的調情技巧使的小蘭在他身下腿上或跪在那裏的不停嬌叫親爹爹、好公公。他那還相當健壯的陽具不停的在她的小屄中出入地抽插著。這次不知道是不是小蘭覺得拍攝很刺激,竟然給我爸爸幹得不省人事,然後爸爸才在她的陰戶射入精液。看著老爸的精液從我不省人事老婆的陰道中緩緩流出,我竟然有一股完成大業的感覺。

【三】麻煩你來我家照顧一下肥弟
當小蘭正在廚房裏面煮東西的時候,突然電話鈴響了,原來她叔叔榮輝打電話給她:「我和嬸嬸要回鄉一星期,麻煩你來我家照顧一下肥弟。」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好像很應份的事情。

小蘭萬分不願意,我跟她說:「別這樣吧,我們結婚前也是他跟你爸爸講了很多好話,你爸爸才答應你嫁給我。」說完幫她收拾一些衣服,還怕她擔心我,說:「別擔心我,我會照顧自己了,早餐就去麥當勞吃了。」小蘭嫣然一笑,在我臉上吻了一下便搭車去了。

叔叔和嬸嬸這次倒走得相當匆忙,昨夜已經搭飛機走了。小蘭來到叔叔家的時候,只有肥弟一個人在家。當肥弟過來幫小蘭開門的時候,他居然只有穿一條子彈型內褲,而且他胯下的肉棒居然還是直挺挺地高翹入天,想必方才的他應該是在看黃色雜誌吧。

想不到這表弟才剛上高中,胯下的傢夥居然已經巨碩得這個樣子。小蘭心中不禁一蕩,那種粗大的肉棒,過去只有和我在成人電影裏面那些成壯的男主角身上才看得到,連自己親丈夫的肉棒也沒有這麼大的。現在表弟竟然……還說是個要別人照顧的小男孩。

我愛妻心裏這麼一想,心中一熱,下體的小穴便滲出淫水來。她說:「你先做功課,我去換件衣服,我在家裏不習慣穿這樣的套裝。」肥弟倒也聽話,坐在桌子邊繼續做功課。

小蘭故意沒有房門關好,就脫下衣服。當她脫得只剩下內衣褲的時候,禁不住把手指往內褲裏面一摸,下體已經濕得利害,所以手指很容易就插了進去,然後出出入入地撫摸著自己的陰核。小蘭面前有個鏡子,所以她背對著門門仍可以清楚看見門口。

果然不出所料,當小蘭在鏡子前面搔首弄姿的時候,她已經看到肥弟的身影出現在門邊,正在偷窺她的一舉一動。我這美麗的妻子給這種偷窺刺激得非常興奮,所以故意誇張地撫弄自己的胸脯和下體。

這時候表弟忍不住推開房門進來,小蘭連忙地抓起旁邊的衣服,遮掩自己的身體,說:「表弟,表姐在換衣服,你怎樣能這樣進來?」她的這種舉動更加刺激男性的獸慾,肥弟過來拉開她的雙手,說:「表姐,你沒關門,不是我故意進來的。」

他說完就把小蘭推倒在床上,並且很快地脫下自己的褲子,將他胯下那條早已勃起的粗大肉棒塞入我愛妻的小穴裏面,並且熟練地抽送起來。小蘭很訝異他動作的熟練,但是卻很快地就沈醉在他的姦淫之下,他一邊抽送著肉棒,一邊玩弄著她那對豐滿白皙的乳房。

「喔!真好,年輕人真粗暴狂野!這種滋味老公也給不了。」小蘭心裏想著,身體再度全然投入性愛的快感當中。或許肥弟已經憋了很久,所以當他抽送不過七八十下後,就已經將他的精液猛烈地射入我愛妻的體內,她盡情地呻吟起來,享受精液射入體內的那種快感!

肥弟射出之後,趴在小蘭的身上,依然依依不捨地玩弄著她的乳房,而且他還捨不得將肉棒從小蘭的小穴裏面抽出來。小蘭看著他,他笑著說「表姐,妳的小穴好棒喔!玩起來真的是很爽!」

不一會兒,小蘭感覺到表弟方才因為射精而軟化的雞巴再度地硬了起來,問:「壞肥弟,你這麼快就再想要?」肥弟點點頭說:「這次我想表姐你趴在床上,像母狗那樣給我從後面幹。」我愛妻說:「嗯,只要你喜歡,表姐再給你幹幾次都可以,死也願意。」

肥弟聽到這個平時漂亮端莊的表姐也用這樣下流淫賤的話語回答他,高興地將她摟抱起來,然後讓她翻身趴在床上。小蘭故意地像一條春情勃發的淫賤母狗,搖晃著屁股,然後呻吟著說:「好哥哥……大雞巴……快點來幹人家嘛!讓小屄妹可以好好地享受大雞巴哥哥的姦淫!」

肥弟迫不及待地將肉棒插入小蘭的騷穴裏面,然後就像是充滿了動力的火車般晃動起來,他的充沛體力使她興奮到了極點,他足足地這樣抽送了近千下,我愛妻都已經高潮了兩次,而他彷彿永無休止的抽送著,使她幾乎暈死過去!

接著他將小蘭放倒在床上,然後將她的右腿舉起,以它為支柱,繼續抽送弄她的小穴,她這時候幾乎無力掙紮或者是呻吟,唯有任憑他來姦淫,他又繼續抽送了七八百下之後,才再度射出。然後兩人相擁入眠。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