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30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8 07:39:08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9-4-6 05:31 編輯

換妻這個話題,第一次知道,還是紙媒時代。也記不清是哪一年了,應該是九幾年,偶然從報紙上看到,有一個日本的換妻團體,以旅遊的名義來到中國,白天一切正常,晚上抽籤決定男人進哪個房間。當時就震驚了,而且他們都是高學歷高收入的人群。心裏的第一個想法是:他們真會玩。沒有一般人聽到後那種反感,其實有些人的反感是裝出來的,只是為了表示自己有多麼的“正經”。

我們夫妻是同學,能走到一起,也是經歷了許多艱難困苦。也曾經激情四射,也曾經夜夜旌歌。在一起久了,新鮮感一步步冷卻,日子一天天平淡,相互之間基本只剩下了親情。是網絡,讓我們真正了解了換妻的概念,也最終走進了現實。雖然只進行了一次,體驗也不是太好,但我們並沒有放棄,還是在艱難尋找有緣人。

這幾年,看了不少這方面的文章,但寫起來,還是感覺心有余而力不足,沒有大蝦們寫的那麼引人入勝。就是想把這幾年的經歷寫出來,絕對沒有虛構。

(一)戀愛期間的性事

我跟老婆高三認識,認識一個月後,相互之間有了那種意思。一天晚自習,突然停電了,我不知搭錯了還是搭對了哪要筋,伸出手摸了她的臉,她一聲沒吭。中秋節到了,作為畢業班,我們沒有放假。晚自習的時候,我說:“我們去賞月吧?”她跟我一起溜出了教室,到了一條沒有人的走廊。沒說幾句話,我抱住了她,吻她。她確實應該沒有談過戀愛,接吻都不會。吻著吻著,我把手伸進了她的內衣,摸她的胸。她的胸不大,但很結實。她想往後退,我另一只手抱著,把她拉過來。我慢慢把手伸進內褲,摸到了一點毛毛,她就堅決地阻止了,怎麼說都不行,我只好放棄,繼續玩著她的奶子,吻著她的嘴唇。

一個星期以後的一天晚上下了晚自習後,她說要回家,說路上害怕,讓我陪她一起。她家離學校就五六裏路,我騎著她的自行車,馱著她,同行的還有一位她的女同學。

她安排我住一個房間,裏面一張小床。她和那位同學住另外一間。她幫我鋪好了床,我就抱住了她,一面吻,一面把手伸進了內褲,摸她的小心屄。她這次沒有太大的反抗。摸了一會兒,就把一根手指插進去了,很緊,跟前女友的確實不一樣。我抱著她往床上推,她倒在了床上。脫她褲子的時候,反抗比較劇烈,但總歸沒有我勁大。過程有多長,不記得了,把她脫光了,她立即就害羞地鑽進了被窩。

我拉滅了電燈,也鑽了進去,壓在她的身上。當時並不知道什麼技巧,因為跟前女兒做過幾次,基本的動作還是知道的。我陰莖很硬,一只手扶著就往裏面插,好長時間一進插不進。終於,她叫了一聲“疼啊”!我的陰莖終於插進了個溫暖的所在,真的很緊,這是跟前女友沒有過的體驗。我看到好多文章說,插進去一點,感覺到膜的阻力,我確實不理解,也沒有那樣的體會,那層膜就在陰道口,只要插進去,膜就會破,怎麼會插進去了才感受到膜的存在?

我抽插的時候,她抱得我很緊,也能感受到她的痛苦。但我那時根本不知道憐香惜玉,就那們插了一會,射進了她的小屄裏,內射。年輕,沒經驗,婚前沒有戴過套,都是內射,為此她做過兩次流產。

第二天早上,天還沒亮,她就催我起床了,把床單換了藏了起來,說不讓讓父母看到。

後來我就跟她講了一些我都不是太確實的性知識,告訴她做愛會很舒服,會有高潮。她問我高潮是什麼,我想當然地說,就象憋了好久的尿突然尿出來那種感覺。

跟前女友分手兩年後,我再次嘗到了操屄的滋味,當然就想盡一切辦法找機會。我在學校外面住過一年,那些狐朋狗友還在外面住。趁著上課時間,我找他們要了鑰匙,帶她來到曾經住過的房子。那是我和她第二次做愛,我已經不記得細節了,但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高潮,所以直到現在,她都經常提起那一次。

偶爾,我會在晚自習後去她家,她父母也知道她帶男同學回來了,但一開始並不知道她晚上是和我睡在一起,以為她跟妹妹擠著睡呢。

一天晚上,她父母去看戲了,我們沒有耐心等他們回來睡著,就開始了盤腸大戰。突然間,她母親使勁地推門,因為是室內的門,那個小屋的門並不結實,推開後就看到我們倆驚慌失措地在一個被窩裏,她母親低聲罵了一句:“真不要臉!”然後叫她出去了。過了一會兒,她過來說她母親讓我過去。我戰戰兢兢地去了,不知道怎麼收拾這個局面。好在她母親並沒有為難我,只是讓我寫了個保證書。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她母親並不認識幾個字,為啥要我寫那種東西。而且,她好像特別喜歡讓人寫保證,連襟跟大姨子生氣打架,連襟也是要寫保證書才能把老婆領回去。

之後,在她家就基本不能睡在一起了。

那時候飢渴呀,上癮了一樣。在她家做不了,我總是生氣發火。她真的很愛我,早上天不亮就去學校,在路上她讓我帶她走到一條偏僻的田間小道,放好車子,她褪下褲子,讓我操。因為是冬天,太冷了,也不敢全脫,也還沒有解鎖後入,我也褪下褲子,趴上去,但怎麼也插不進去,只好作罷。那算是我人生中跟她的第一次野戰,而且是不成功的野戰。

還有一天,放學後,我們去了地裏面一個機進房,也沒的插,我讓她給我口。這個靈感來自跟一個同學的閒聊,他不知道從哪兒看的,說相愛的人不會嫌棄對方,甚至可以吸吮對方的生殖器。她一開始並不願意,但我給她說了這些以後,她含住了。沒啥技巧,所以並不舒服,也就罷了。要是有現在的口交技術,我絕對能射她滿滿一嘴。

一對野鴛鴦,天天想在一起,只好到處找房子。我們的高中就在農村,那時也沒有出租房。最後沒辦法,又打起了原先房東的主意。其實那房子也不是她家的,是一個單位廢棄的院子,都是些老房子,所謂的房東只是那個單位的通訊員。他也很爽快,給了我一把鑰匙,就住進去了。就那樣過起了夫妻生活。那時也奇怪,天天做好幾天,每次都內射,但並沒有懷孕。

那年我考上了大學,她落榜了。在再一次寫了保證書以後,她母親同意我們繼續交往了,也同意我跟她睡一起了。感覺要分別了,抓住一切機會,不分白天黑夜,硬起來就操。

那天,我下午就要開學走了,早上開始已經打了兩炮,還是忍不住,又插了進去。正在做活塞運動,她父母突然推門就進來了,看見我正在她女兒身上起伏,她尷尬地笑了一聲,轉身出去了。這算是第一次被人看見做愛。

進入大學,我卻第一次厭學了,沒有她的日子,我的生活都沒有色彩,天天晚上等同學睡著以後,在被窩裏偷偷打飛機。為此扔掉的沾滿精液的手絹不知道有多少條。

因為學校太遠,火車還沒有提速,坐特快都需要12個小時,也只能在寒暑假才能見到。

她也特別想我,從一開始的每周一封信,到一周兩封,兩天一封。那幾年,最快樂的事就是收信。

寒假沒什麼特別,就是鑽被窩。暑假的時候,我們一起去河邊,去她家地裏幹活,基本上是形影不離。

那天,走過一片玉米地,春玉米已經一人多高了。我拉她進去,撩起她的裙子,她下面已經濕呼呼一片了。我把手機插了進去,一只,兩只,竟然插進了四根手指,她的頭靠在我肩上,輕聲的呻吟。我真的到現在也沒想明白,為什麼那時候能插進去四根手指,而現在最多只能插進去兩根?

兩年後,她終於也考上了大學,只不過跟我不在一個城市。她大一的第二學期,我放假比她早幾天,路過她學校所在的城市,留下來等她一起回家。因為窮,十塊錢一天的招待所也不敢住,就那樣憋著。白天她沒課的時候,我們一起出去散步。雖然也是省會城市,但開發才剛剛開始,她學校不遠就是農田,應該已經徵收,到處是一跺一跺的紅磚。我想操她,她不敢,一直躲。後來再也忍不住了,就褪下了她的褲子。困為在學校已經看了三級片,知道了還有後入這種體位。就從後面插了進去,久違的感覺真舒服。正插得起勁的時候,對面正有建設的樓上有人喊,壞了,被人看見了!趕緊快插幾下射了。估計那個民工也只能看到在操屄的姿勢,就當讓他看了三級片了吧。很丟人的一次野戰。

我因為天天打手槍,所以在大學期間沒有做過春夢,也沒有夢遺過。她說她做過春夢,夢見我操她,還沒插進去,她就高潮了,然後就醒了,流的淫水把內褲都打濕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4-6 05:32:17

(4) 換妻遊戲成功

要說最理想的交友對象,是上篇中提到的那對,雖然我對飛的老婆沒感覺,但我老婆是真的喜歡,沒有辦法,雖然我最後降低要求,就他一個人參加3P也行,但至今他的頭像都是灰色。

事情已經過去4年了。這對夫妻比我們大一歲,男的姓梁,女的我沒問。他是在一枝獨秀的網站看到我的QQ的,那時候幸福村還很有人氣,不像現在基本上死了。

加了好友以後,就開始聊天。他說他們參加過夫妻交換,他也讓老婆單獨跟對方中的男的約。但我感覺他說的不是真話,從他後來的表現看,他舍不得,沒那麼大氣。

梁哥兩口子在我們當地的一家國企工作,雖說現在已經不比以前,但那種骨子裏的傲氣還是有的。他說他們是青梅竹馬,從小就在一起的。他先問了基本情況,又問有沒有謝頂,他老婆最不喜歡謝頂的男人,這個我倒沒有,雖然這幾年頭發稀疏了不少,但還不至於謝頂。他又問雞巴大不大,他最喜歡看粗大的雞巴插他老婆的屄。我不知道我的算不算大,有16釐米長,周長12釐米。我說我有一個朋友雞巴倒是挺大挺粗的,翹起來直挺挺朝上貼著肚皮。說到這兒還跟他開了一個玩笑,說要不我把我朋友介紹給你吧。他生氣了,說:說你就說你吧,說你朋友幹啥?第二天就把我給刪了。

過了幾天,他又加我了。後來我也適應了,他加了刪,刪了又加,反反復複好幾次,一言不合就刪好友。

一天他說,我們哥倆先見個面吧,相互順眼的話再讓兩個女人見。

約了我們家附近的一個小飢餓,他離得也不遠,騎個自行車來了。相互看著還行。他喜歡喝酒,有事沒事自己在家也喝點。我呢,基本上自己不喝酒,有朋友一起,喝個半斤也問題不大。那天我們也沒多喝,兩個人一瓶,邊喝邊交流一些細節。我說你拍張照片給嫂子看看,她同意我們就繼續,不同意就一拍兩散。他說別讓她看照片了,本人比照片好。

我回家跟老婆說了他的情況,我老婆說那就抽空見見吧。

過了幾天,他定了個飯館,我跟老婆一起步行去了。兩口子很熱情,嫂子也不錯,感覺比我老婆要高一些。後來做完她赤腳站在地上穿衣服的時候才發現,她個子跟我老婆差不多,只因為我老婆不喜歡穿高跟鞋才顯得低了。我個人倒是真的喜歡嬌嬌小小的,不喜歡高個子的女人。

吃飯的時候,沒有像網友們的經歷那樣,開始做小動作,就是吃飯聊天,跟朋友聚會差不多,不同的是討論了下一步的計畫。我們都認為開賓館不安全,最好還是在家裏。我兒子住校,每週只在家半天,他兒子當兵走了,都方便。

第一次就定在了我家。那天傍晚的時候,他打了個電話,說如果沒有其他事情,今晚來我們家。

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我們在家做了大掃除,準備了些零食水果。還細心地把貓眼擋住了。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他打電話說到我們小區門口了,我出去接了他們。

來到家裏,沒有過多的寒暄,開始分別洗澡。

我和嫂子主臥,他和我老婆去次臥。說到這裏,我還是建議第一次在一起,不要分房,這是我和老婆兩個人共同的看法。分房沒有那種交換的刺激,就跟普通的做愛一樣。

嫂子身材不錯,皮膚跟我老婆一樣光滑,奶子也不大,但結實不下垂,不同的是嫂子的小陰唇很大很厚,粉木耳就不要想了,肯定是黑木耳,畢竟四十多歲的人了。

我吻她的臉、耳朵、眼睛,她好像怕癢,不停地笑。吻她的嘴唇,吸她的舌頭。感覺她不會接吻,只會把舌頭伸到我的嘴裏,估計是跟小電影學的。她說,你嘴裏沒煙味呀,他說你吸煙,我還怕煙味嗆我,你是不是專門狠狠地刷牙了?我說那倒沒有,好像只有那種劣質煙才會有很大的煙味吧。

我吸她的乳頭,吸她的乳房,一口全吸進去。舔她的肚臍,一路向下。她的毛不多,是經過修剪的,也不長。吸她的小陰唇,沒啥特別的味道。看網友寫的文章說淫水香啊甜啊什麼的,我覺得是誇張,或者是我孤陋寡聞,至今我沒遇到過流出香水甜水的。舔她的陰蒂,她挺起了腰,嘴裏哼出了聲。

我說給我口一下吧,她說好,你來吧。平時我跟老婆做的時候都是我躺著,老婆趴過來給我口。她不同,她躺著,我趴在她頭上插進她嘴裏。後來我老婆告訴了,梁哥也是這樣讓她口的。看來這是他們的習慣。

那天我很激動,雞巴不太硬。好像我一直是這樣,非要第二次才能徹底放鬆。她打開雙腿,一只手扶著我的雞巴了進去,她發出了一聲悶哼。因為梁哥跟我說過,不能壓在嫂子身上,我就雙臂撐著,做起了運動。這種姿勢我真的不習慣。我老婆比嫂子還瘦一些,但總是讓我壓在她身上。以前跟一個小女人操的時候,我怕她受不了,不敢壓,她直接就把我摟下去,說女人不怕壓的。但因為不熟悉,我只能按照梁哥的交待,就那種體位。大概有二十分鐘的樣子,我實在撐不住了,就跟嫂子說,我射吧?她說好,現在是安全期。我的習慣是邊射邊抽插,射完了嫂子問我,你射了嗎?我說射了,她說我怎麼沒感覺到?讓我一時感覺好失敗。後來跟我老婆交流了才知道,梁哥射的時候就不動了。

結束了開門洗澡,才知道他們兩個早結束了。

原本想留他們過夜的,彼此熟悉以後感受應該會好一些,但梁哥堅決要走,走的時候說不好意思,我弄你床上了,明天你洗洗吧,別讓弟妹洗。

他們走後,我看到次臥床上有兩片濕印。我笑老婆說你噴了?她說才沒有,那是他的,他拿紙晚了,流到床上了。

回到主臥,老婆跟我說了他們的情況。

據老婆講,梁哥來的時候喝了一杯酒,說少喝點酒能放鬆,還插了嫂子,不過沒射,從一些細節看,梁哥真的有點小心眼。

老婆和梁哥做了兩次。梁哥是最後洗的澡,他進去的時候我老婆已經在床上了。梁哥沒和老婆接吻,也沒親奶子,舔了老婆的屄,老婆說他舌頭動得很快。我說你是怎麼跟他吹的,老婆說她射在那裡,梁哥蹲著插進她嘴裏。我說他的雞巴大不大,老婆說他的細。我調笑老婆說:不怕粗短,就怕細長。老婆說也不長啊。

他們一開始也是男上女下,插了一會兒,他抱著老婆翻了個身,變成了女上男下。我說他待遇比我好啊,老婆說他瘦,女上她也可以運動自如,唉,確實失敗!為了體驗女上位,我也得拼命減肥了。

後來還是回到男上女下,老婆第一次被我以外的男人插,還是很激動,也想要高潮。老婆抱著他往身上拉,嘴裏還說著“梁哥,日我!”可是梁哥真的不識趣,他不肯,說自己從來不壓女人。可老婆已經習慣了,不實實在在壓在身上,來不了高潮!而且,他射精的時候,緊緊地貼著,不動了,要是繼續插的話,老婆也許還能高潮。

他們做完一次,梁哥說我們去看看他們結束了沒有。因為我關了門,他們兩個在門外聽了一會兒,也沒聽到什麼動靜,就又回去了。

回到床上,梁哥說,你給我放進去吧。老婆說都沒硬呢。他說,進去一會兒就硬了。老婆就拿著他的軟雞巴塞進去了。就那樣半軟半硬的,他們又來了一次。

做完,老婆趴在他胸上,用手摸他的雞巴。他可能很意外,用眼橫了老婆一下,老婆就沒再摸了,直到我們開門出來。

老婆邊說著他們做愛的情況,邊吸著我的雞巴。我已經堅硬如鐵了。老婆說來給我舔舔,我也沒有想她的屄剛被操過,還被內射了,就給她舔。我把雞巴插入的時候,騷屄已經一片泥濘。老婆很快就來了高潮,叫聲很大,也不知道樓上樓下的能不能聽見。老婆的高潮一個接著一個,說還是自己的雞巴好用。

梁哥走後,我跟老婆又做了兩次,老婆是徹底爽翻了。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每天都做,就跟剛認識的時候一樣。

梁哥加了我老婆的QQ,卻沒讓嫂子加我的,說嫂子的手機太舊了,QQ運行不了,我也沒再說啥。

我們還約定,下一次去他家,如果一方來大姨媽的時候,我們就3P。

他跟我老婆的聊天比我還多些。有一天,他讓我老婆去他家。我老婆說得跟老公一起,他說,男人就得寵老婆,不能把老婆當交換的工具。這句話讓我很不爽,大概他不會想到老婆啥都會告訴我。我就說哥哥,你這樣說可不好,不夠意思。他說對不起,你刪了我吧。我說至於嗎?結果他把我給刪了。

中間大概有兩年沒有聯繫。後來應該也是從網站上他找的QQ號加了我,一聊發現是熟人,說討論能不能繼續。我老婆最喜歡的是第二集裏鄰市的那個廣X哥,第二個是飛,對梁哥不太喜歡,嫌他小心眼。我做了老婆幾天工作,終於同意了。我上了QQ,結果那哥留了個言:既然弟妹不同意,那就算了吧。我回話已經回不過去了,他又把我刪了。

我們希望能找一對不太遠的,性格隨和的長期夫妻朋友,有空了就聚聚,成為生活中的密友,但真的很難找,至今還沒有找到。那種見面直接就做的,我們真做不來,人是感情動物,沒有感情,做愛就沒有激情。

人生苦短,趁著還沒老,器官還管用,放縱自己,給自己快樂,給老婆快樂,到老了,做不動了,也是一個個美好的回憶,也不枉來這世上一遭。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