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9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降龍羅漢
公爵 | 2019-2-28 21:44:28

  2010年5月8日,我會永遠銘記這個日子。

  今天中午,一陣喜慶的鞭炮聲將我從夢中驚醒,若在平時的週末雙休日,我
肯定會繼續蒙頭大睡,但今天我不會,我像彈簧一樣的從床上彈起。

  母親在廚房作飯見我早起有些驚訝,隨後可能想到了那串擾人的炮竹聲告訴
我樓上人家嫁女兒。

  我沒有說話,心裡只是咯登了一下,我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一番,顧不上吃早
餐,向母親撒了謊在社區門口等朋友便衝出門去。

  樓外躺著放燃後的鞭炮屍骸,迎親的車隊、喜氣洋洋的家人和看熱鬧的鄰居
圍攏在樓下,樓上傳來新郎興奮的頂門和討發紅包聲。

  我走到清靜的社區門口一根接一根的抽煙,空腹又抽外煙,不一會便感到頭
暈胸腹腔發空得感受,我仍然抽著,因為我想壓制的是越來越加劇的脈搏心跳。

  不得不承認我緊張,我緊張害怕看到待會的一幕。從小到大我很少會這樣,
但今天我卻無法控制。

  十分鐘、十五分鐘、二十五分鐘、半小時,社區內重新又燃放起了炮竹。我
掐滅香煙走回社區來到迎親主婚車前,但我無法靠近,狹小的社區街道已被新人
雙方親屬和婚慶攝像人員以及左鄰右舍圍得水洩不通,我只能遠遠的看著,茫然
的看著。

  新郎終於抱著身披潔白婚紗的新娘走下樓來,直接抱入了車裡,新郎高大英
武和新娘是那麼的般配,他站在車邊微笑地接受四方的祝福,等待著新娘和其雙
親告別。

  我把所有的注意力投向打開的車門,想看清新娘的臉,因為我仍抱有一絲僥
倖心理那不是我所見過的女孩,又或者說是我想最後一次再看看她。

  車終於緩緩地開走了,當車從我身邊經過時,我從未關的車窗看到了姑娘的
臉。

  走好,祝你幸福。

  不知道是不是天下每個男人都會有暗戀的情結?我以前從來沒有過,包括青
春期,不知為什麼當成年已久的我遇上她時有了這種感覺。這種感觸很奇怪,因
為我甚至從未近距離地看清過姑娘的臉也未曾和她說過一句話,甚至不知道她的
芳名,但不知為什麼我就是戀上了。

  大約十個月前的夏季,我剛買完煙打算往樓號走,就在此時一個高挑的身影
從我身後趕上經過。我中等個頭,那姑娘雖然只穿著平底跑鞋,顯然還要比我高
上一些。她單肩背著一個小包,長長烏黑的秀髮披散著,身著一件橙色的短袖緊
身T恤,一條細窄的藍色牛仔長褲將她修長苗條的背影勾勒得是如此的完美。她
走著她的路,卻將我的心也帶走了。

  在大街上到處看到這樣的背影,但不知為何只有她將我牢牢吸引,真不知道
是孽還是緣。

  由始至終我沒有看清她的臉,只知道她住我樓上。

  我住在這十餘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姑娘,顯然她不是新搬來的住戶。因
為從那以後我留意到她偶爾陪父母外出,街坊老鄰居們和她們都很熟絡,甚至遠
超過我。或許她年少學業緊張,我沒有看到過她,或許她後來大學四年住宿,我
沒有發現到她。

  我開始經常在幾個固定的時間段通過門上的貓眼窺探樓梯間的動態,只為了
能夠更多的看到她的倩影。注意到她早九晚五很有規律,腰背筆挺,走路快速極
具青春活力,無論什麼季節她從來不穿裙子只穿長褲,夏季一直就是汗衫T恤,
從不見吊帶小衣,給人感覺保守而矜持。

  我還不經意在一個冬日看見她挎著小包上樓梯的背影,從臀形和腿根間的空
隙判斷她應該已經不是一個處女。儘管如此,通過我的觀察,平日晚間她很少出
門,即使外出也會和家長同進同出,比起那些社區裡一到別人下班時間就踩著高
檔皮鞋外出的女人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使。

  不過遺憾的是透過貓眼我看見了她的身材,但窄小的貓眼卻始終無法讓我看
清她的臉。我不止一次從小角度的窗戶看到她下班回家,只要我打開房門便能和
她打個真切的照面,但是我不敢,我做不到。

  我是怎麼啦?我自己都無法相信,在前幾任女友身上和外出嫖妓像禽獸般的
我會變得如此軟弱。

  終於在今年1月左右的一天晚間我如願了。

  那日我買了一隻新包回家,剛踏入樓道口便看到了她那高挑的身影,她改了
髮型,將直髮染燙成了捲髮,更顯成熟和嫵媚。她正和一家屬在底樓等人,聊著
她相親時對方為了和她持平身高穿內增高的事。

  過道燈雖暗,但對我來說卻已夠幸運,雖說是中距離,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
姑娘的臉。那是一張標準麗人的臉,五官比例得體,雖不施粉黛,卻絕不輸於影
視上修整過的女明星。

  我盯著她瞧了幾眼,她發現了我,邊說話也邊回瞄了幾眼,雖然只是短短幾
秒,感謝上帝!那也已經足夠。

  由於比較直接得看到了長相,我開始有了實質性的幻想。我幻想各種各樣的
情景與她說上話,幻想著因此兩人有了接觸,幻想著隨後兩人開始了戀愛,但更
多的是性愛。

  我幻想我除去了她的衣衫,露出她潔白無瑕的胴體,然後深情的熱吻。

  我幻想撫摸她尖挺的乳房、吮吸她那嫣紅的乳珠。

  我幻想肩頭架起她兩條雪白令人窒息的修長美腿,她那粉嫩的小穴接納我那
並不粗壯的老二。

  我幻想她應承著我的抽插,每一下都令她嘴裡發出銷魂蝕骨的呻吟。

  我幻想著因為母親不在家,她偷溜來找我,在毫無遮掩的廚房與我做愛。

  我幻想著隨時隨地她只要一有機會便激情四射地找我尋歡……

  我完了,我徹底地完了!工作沒有精神了,娛樂沒有感覺了,就連外出打炮
時,身下的女人全都變成了她。

  三個月後,我開始有了不祥的預感。

  那晚我買彩票回家,剛準備上樓梯時一個男人騎著摩托載著她回來,我故意
走得很慢,因為我很緊張,甚至站在家門口我呆呆的站著假裝掏鑰匙,為了就是
聽他們說話。

  男人的聲音很渾厚但不失年青,他說了些什麼我已記不清了,我只記得她甜
甜的和那男人說拜拜,語音柔美而動聽。那是我白日夢中無數次出現的聲音,但
現在享用它的顯然不是我。

  我茫然不知所措,直到聽到她的腳步聲上樓甚至經過我的身後才反應過來。
我低著頭不敢看她,開鎖進屋的一瞬間我回頭看她上樓的倩影,輕盈的步伐彷彿
告訴世人她無比快樂的心情。

  是什麼樣的男人才能得到她的芳心?是什麼樣的男人才能享用她的風情?外
面光線昏暗,那男人又戴著頭盔,使我不得不想。

  我開始有了沮喪,隨之而來的是更加的癡狂,那種暗戀單相思的癡狂。我甚
至幻想那未謀面的男人是如何的與她翻雲覆雨,更甚至變態的想探求究竟哪個男
人有這麼好的運氣得到她奉獻出的貞操。

  學生時期我曾嘲諷過一個失戀男生痛苦不堪的癡情,我認為男人癡情是天底
下最愚蠢的樂章。如今的我才體會到什麼叫作癡迷,我對一個連話也未說上一句
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鄰家女孩的癡迷已遠遠超過我曾經擁有過的初戀。

  我從沒愛過一個女人像對她這樣的迷戀,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愛,對我來說或
許只是一種變態的迷愛。

  我不再幻想和她有性,轉而改變成愛。幻想著我和她卿卿我我、甜言蜜語,
幻想著我倆熱情擁抱永不分離,幻想著我和她孝敬長輩、永結同心……

  我甚至決定從今天起努力工作,或許不切實際的從天而降一筆財富,讓我成
為社區裡家喻戶曉的人物,這樣才能得到她家長的肯定和她的傾慕。

  我知道即便去諮詢心理醫生,也已無法改變我對她的癡迷之情。

  5月6日我聽到了一條對別人來說是喜訊、對我而言卻是噩耗。

  車棚收費的阿婆和一中年鄰居手指著我居住的樓房,誰誰誰的女兒8號要嫁
了,不幸被我聽得真切。誰誰誰我並不認識,但我知道我們這幢樓裡適婚年齡並
未婚的女孩只有她。

  我回到家打開電腦開始搜索本地區5月8日的婚慶新人名單,只可惜一無所
獲。

  我告訴自已這不是真的,1月份才聽她說相親的事,3月底才看到那可能的
男友,怎麼5月初她就要結婚了呢?如今酒席這麼難訂,5月又集中黃道吉日,
就算4月他們開了證書,這一個月裡能訂到酒席嗎?1月相親至4月結婚這好像
也太快點了吧?更何況阿婆手指的方面在我們樓的後面還有其它的樓,肯定是這
樣,我堅信不會是她。

  但同時也知道我的臆斷是何等的脆弱。

  5月7日,向單位請了假,由於晚上要出門,我鬼使神差的在貓眼處守了一
個白天。

  下午幾點忘了,我見到了她的家屬外出歸家陸續上樓,邊走邊說,還有幾個
我並不認識。

  隨後我見到了她,還是一身青春又樸素的裝扮。在她身後跟著一個和她很相
配的高大魁梧的男人,看不清臉,手上端著一個大紅色的箱子透露著喜氣。他倆
雖不說話,但誰都看得出是什麼關係,至少我看得出。

  透過貓眼我見到她在男人身前走路時與平日的不同,今天走得很慢,腰背也
不再顯得筆直,柳腰款擺、風情萬種,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這麼走路,當然是在
她男人的面前。

  晚上睡在床上我給自己開了個玩笑,那不是她的男人,或許只是她的兄長,
哈哈哈……

  暗戀是如此的甜蜜,暗戀又是如此的辛澀。

  婚車走了,也請一併帶走我的癡戀吧!

  婚車走了,也請一併帶走我的痛苦吧!

  整個下午和晚上我如同行屍走肉,說不上悲痛也談不上是哀愁,我就像一個
靈魂出竅的軀殼呆坐在電腦前注視著桌面,好比一隻停止工作的擺鐘。

  我就這樣呆呆的坐到半夜,隨後提筆寫下了這篇糾結心情的文章來結束我那
狹隘的單戀。

  2010年5月8日,我會銘記這個日子,直到永遠。

                【完】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73-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