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8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1 05:25:57

我穿越到這碧藍航線裏成爲提督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開始有些手忙腳亂,
但現在已經能良好的完成提督的任務,取得了大部分艦娘的信任。

  但是對于是否要踏出最後一步,始終還是心存疑慮。

  「怎麽了?指揮官?」

  「啊……沒事,隻是精神有些渙散了。」

  溫柔的關心著我的那位少女就是我疑慮的根源,光輝。

  從遊戲裏紙片人變成現實裏活靈活現站在你身邊的美少女,當然隻會讓她的
美麗變得更加迷人,就在這近在咫尺的距離,那夢幻般的少女對著我微笑著,讓
我內心的黑暗蠢蠢欲動……

  純白的,如同光輝的名字一樣的純白。絲質的衣裙下,是如同牛奶般白嫩的
肌膚,如同月光般華潤的秀發,藍寶石一般的雙眸,永遠帶著溫柔的笑意。明明
舉止之間充滿了高貴的優雅,卻又因爲那過分豐滿誘人的嬌軀,顯得充滿了誘惑。

  「指揮官總是盯著我看,我有那麽好看嗎?」她笑著說道,有一些自信,也
有一些羞澀。

  「嗯。有你這樣美麗的秘書艦陪伴,當然要多看看養養眼。」爲了掩飾自己
的欲望,我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今天的工作就算是收尾了,啊,出去透透
風。一起來嗎?光輝?」

  我對她伸出了手。

  這是充滿了膽怯的我,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前進了。

  「好的,指揮官。」她抓住了我的手,被我扶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所謂的「重心不穩,需要扶一下」才能站起來,實際上就隻是個借口而已。

  光輝對自己豐滿的身材非常滿意,總是有意無意的強調自己的那對乳球。讓
人有些分不清她到的Lust,到底是精力充沛還是「性欲」。但我可以肯定,光輝
不是對誰都這樣誘惑的。

  和遊戲裏不同,一個鎮守府不隻有我一個男人。對待其他的男性,光輝的優
雅,純粹而高貴,除了她自身的美,沒有額外的誘惑的成分。我不是木頭,我知
道光輝對我是有好感的。

  所以,當我忘記了松開手的時候,她也絕不會放開手。

  離開提督辦公室,我牽著她的手,一起漫步起來。

  我的鎮守府位于沃玲頓城的沃玲頓海灣內的一個小島上,這座被稱爲維拉的
小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用來關押罪犯的監獄,後來到了近代,則因爲景色優
美變成了旅遊景點,作爲監獄守衛駐紮點的城堡也被現代化改造成了遊客中心。

  而到了現在,因爲其地理位置合適,這裏成了鎮守府。這樣一來,艦娘就不
必和貨船客船公用碼頭。而因爲距離較近,艦娘們也可以隨時從這裏出擊保護沃
玲頓城。同時,這裏距離繁華的港口區的距離對于艦娘來說也不算遠。可以說無
論是個完美的鎮守府地址。

  我駐紮這裏之後,對城堡進行了一番翻修和擴建,隨著艦娘的增多,這個工
程還在不斷地重複著。

  「先是學堂,而後是研究室,接著還有貓屋……仔細算算,真有點擔心島上
的空地不夠,那時候搞不好就真的要向下挖了啊……」

  「前天明石好像挖出了什麽來著。」光輝說道。「似乎是中世紀時留下來的
女巫審判所?加加帶著弗萊徹們去探險了一下,聽說被嚇得不輕。」

  「啊……那個時候你正在沃玲頓,哈,可把我折騰壞了。」

  被棄置了近百年的牢房裏可能有什麽不言而喻,那些被抛棄的囚犯的殘骸可
把她們嚇的夠嗆,薩拉加托雖然是一艘航母,但心性上和驅逐艦差不多,最後還
是弗萊徹大姐鎮住了場子,可惜她也隻是個驅逐艦而已。最後還是要我去收拾爛
攤子。

  「呐……」有意無意的,光輝拉著我的手靠了過來,豐滿柔軟的果實觸碰著
我的手臂。「我這樣的女孩子,在那個年代,肯定會被當成魔女吧?越漂亮的女
孩子,越可能是魔鬼的情人,嘻嘻……」

  不知道她在笑什麽,但我知道當我清理那個監牢的時候,確實産生了把魔女
審判的套路用在光輝身上的沖動啊……是的,我的沖動,我對光輝的欲望,絕不
僅僅是將她抱在懷中那麽簡單,所以我才舉棋不定,所以我才在猶豫。光輝……

  如果你在繼續誘惑我……

  「不,我想不會,他們會把你當成女神或者天使吧?」我感受著她的柔軟,
偏過頭去說道。

  我必須忍耐,我能被這樣喜愛著,是因爲我是提督,我是指揮官,我用我的
才華,我的瘋狂,吸引了這些女孩子。但是就算是並肩作戰的戰友,那種黑暗的
欲望……

  「嘻嘻,或許吧?啊,指揮官,看那裏!」

  「嗯?」

  啊,我看到了,是弗萊徹級的命名艦,弗萊徹。旁邊的那個男人是我的部下
之一。他是弗萊徹的男友。現在,在昏暗的月光下,倉庫後的牆角,弗萊徹被壁
咚式的壓在牆上親吻,那男人的手已經不安分的伸進弗萊徹的衣襟之中了。

  「嘛……真是不小心啊……」

  「她曾經那麽喜歡指揮官你,不過現在也找到自己的戀人了啊……」

  「是啊,不過我對弗萊徹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想法。這樣也好,反正量他也不
敢玩弄艦娘的感情。」我搖搖頭道。

  「嗯,也是呢,畢竟再好的男人,也不能永遠等著呢……」

  她握著我的手並沒有松開,而我卻陷入了沈默……

  她的言外之意,我很清楚,但是……


    ***********************分割線***********************

  「夜聽濤提督,到底最喜歡誰呢?」

  這是艦娘們私底下討論了很久的問題,對于和提督接觸不多的遠征組艦娘來
說這個答案很神秘,但作爲經常與提督並肩作戰,在最前線面對塞壬的炮火的光
輝來說,這是很簡單明了的。

  夜聽濤對绫波有特殊的感情,對拉菲很寵愛,但沒有什麽欲望。他和克利夫
蘭關系最好,但克利夫蘭一點都不喜歡被當成大哥來對待。對約克城很是喜愛,
所以明明約克城實力一般,也被分配了一隻艦隊,和菲尼克斯,唐斯,卡辛組成
一支對付外圍塞壬的艦隊。如果要按照那些言情劇,宮鬥片的說法的話,對光輝
威脅最大的是約克城,其次才是貝爾法斯特。盡管貝爾法斯特對提督的照顧是無
微不至的,但是她始終以女仆長自居,反而是約克城在屬性上和自己有些重疊。

  但是光輝也好,約克城也好,貝爾法斯特也好,她們都是艦娘。

  她們不介意一起陪伴提督,隻要提督提出了要求,遞出了戒指。

  但是不知道爲什麽,夜聽濤束縛著自己的感情,始終不踏出哪一步。

  他不可能以爲,自己還藏的很好吧?不,光輝可以確認,夜聽濤也是知道的:
光輝也好,約克城也好,貝爾法斯特也好,绫波也好,都知道夜聽濤對她們各自
的喜愛。

  在這個距離上,艦娘的感知能力讓光輝清楚地感覺得到夜聽濤紊亂的呼吸,
長褲之下的巨龍也在膨脹,男人在壓制著自己的欲望,光輝很清楚,如果自己再
「淫蕩」一點,再「誘惑」一點,這個男人就會立刻淪陷……不過,光輝是光輝,
不是什麽魅魔,她不想這麽做。

  她想要一個正面的,明確的答複,然後再將自己的一切交于自己深愛的男人。

  明石……希望你的改造和情報都是正確的。

  「指揮官,最近總是心事重重呢。」

  「啊,沒事,一些小事罷了。」夜聽濤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不是什麽小事。

  弗萊徹並不是第一個選擇放棄追求提督的艦娘,艦娘隻有在最後意識到自己
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成爲提督的婚艦後才會選擇放棄,所以通常來講,艦娘都會抱
著渺茫的希望繼續等待。但是這個月發生的事情……光輝覺得,已經足以讓夜聽
濤單停她,或者绫波,貝法,約克城三人也作出這樣的選擇了……也許,也包括
克利夫蘭吧?

  但是,那一句話,她還是猶豫了一下,才決定說出來。

  「隻要指揮官的事,光輝無論是什~ 麽都會接受的,所以,把指揮官的想法,
全部告訴光輝吧!」

  如果他不接受怎麽辦?

  如果他聽不出來這句話是什麽意思怎麽辦?

  如果……她要不要,再進一步呢?

  我能接受你的一切,哪怕是你那些有些黑暗的想法,也可以。

  「啊……不,那個,我……我隻是覺得,蛤,你看,今晚的月光真美,我們
去鍾樓賞月吧?」


    ***********************分割線***********************

  我不是木頭,我聽得出光輝的暗示——而且這句話不就是遊戲裏好感度達到
愛時候的台詞嗎?但是說實話,我很擔心光輝是不是真的知道我的「一切」意味
著什麽。

  如果什麽都不說,可以繼續維持這個關系嗎?如果光輝也像列克星敦一樣選
擇了離開,我該怎麽辦?那個從一開始就和我並肩作戰的少女最終也選擇了放棄
……不,我對列克星敦沒有什麽特別的思念,但還是忍不住想像,沒有光輝,沒
有貝法,沒有绫波,而且也沒有克利夫蘭的生活……但是,都說出來,結局也是
一樣吧?

  心煩意亂之下,我隨意扯了個理由,也許是肚子餓了吧,我選擇了賞月,但
話一出口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夏目漱石……我讀過,光輝也讀過……

  所以我幾乎立刻感受到了光輝的心跳。

  啊,對不起,我說錯話了……但是這樣的話,看著她那絕美的容顔上綻放出
的幸福的微笑,我說不出。

  真美啊!

  溫暖,柔軟的微笑,伴隨著清冷的月光,輕盈而又厚重,仿佛能將我的一切
包容,誘惑著我將她占有,將她掠奪……將她變成我的一切的那笑容……

  那仿佛就是救贖。

  「月亮很美……但是,我有些好奇,指揮官,能帶我去看看那個嚇哭了弗萊
徹她們的監獄嗎?這裏,也有……一個……魔女。」她羞紅了臉說著。

  「你……都知道了?」

  「知道,但也不知道,呐……能告訴光輝嗎?指揮官的一切,光輝都願意接
受哦!」

  抱著我的光輝,乳肉壓在我的胸口,溫柔的注視著我,微笑著,那表情仿佛
會寬恕我對她所做的一切……因爲她已經說過了,一切,都願意,接受。

  理智被沖垮了。

  如果不作出回應,我肯定會後悔,會比作出回應更後悔,所以我攬過她纖細
的腰肢,撫摸著她的長發,將她的嘴唇吻住。

  「唔……嗯……」

  她發出了一聲嬌喘,突如其來的舌吻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但很快她就開始生
澀的回應我的索取,月光之下的長吻,一直進行到我們彼此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光輝啊,我心中的黑暗不是那麽容易接下來的呢……」

  「知道的,提督,我可是你的秘書艦哦!」光輝笑著說道。

  唔……是的,一些賬目上的事情,都是光輝和約克城在幫我做的,約克城因
爲實力不濟,戰鬥任務很少。光輝則正好相反——因爲太強了,沒有什麽值得派
她出手的機會。

  而且仔細想想,我那些用來施法的材料,恐怕也沒法徹底瞞過艦娘的感知吧?

  我的安保措施,就連我自己都無法說的上完備呢!

  「指揮官,請欣賞一下吧……我的,決心。」光輝的表情充滿了決心。


    ***********************分割線***********************

  請欣賞一下吧……我的,決心。

  因爲光輝知道,夜聽濤的決心就是絕不讓她們受到痛苦和折磨。因爲光輝知
道,深愛的男人到底有著怎樣的掙紮和覺悟,她必須,也隻能展示自己的決心,
因爲她擔心,他的決心,最後會變成放棄的決絕。

  光輝將手伸到背後,潔白的連衣裙,一圈一圈的解開了她的束腰布,一點點
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裙。她感覺得到他熾熱的目光,這目光讓她感覺很安穩……

  他果然渴望著自己這有些失衡的肉體呢!

  「指揮官……」

  光輝有些緊張的喘息著。

  因爲她已經幾乎赤裸的站在了男人的面前。她現在隻剩下那頂帽子,那雙長
手套,以及吊帶的白絲襪,系帶內褲已經被解開了帶子,這已經讓她很害羞了,
但光輝還是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內褲也解了下來。

  潔白的絲質衣裙被隨意的放在一邊,她羞澀露出了微笑,滿面绯紅,一隻手
托著兩顆沈甸甸的果實,另一隻手撫摸著自己的小腹,那上面有一個鮮紅的紋身,
畫成了子宮的模樣的淫紋。

  「啊……啊……你,都知道了?」男人的面容,有些惶恐。

  「嗨,所以,隻要指揮官的事,光輝無論是什~ 麽都會接受的,所以,把指
揮官的想對光輝做的事情,全都做在光輝身上吧……嘻嘻,真沒辦法呢,誰讓指
揮官都把光輝稱作『光之大女神』了呢?」

  她走上前來,抓住了夜聽濤的手。她回憶著夜聽濤的那張素描,那上面的自
己的微笑,對于她來說其實非常簡單,因爲那就是她平時的笑容,更甜蜜一些,
更溫柔一些,更包容一些。「『所以將你的黑暗盡情的釋放吧,我是你的光輝,
我是你的港灣,隻因身爲女神的我,不會受傷。』」

  身上的淫紋,是照著夜聽濤的畫稿裏的自己畫的。剛剛說出的台詞,也是他
幻想之中的自己所說出的。光輝是夜聽濤的秘書艦,作爲最初的秘書艦她比約克
城陪伴他的時間更長,更早,所以也知道的更多。

  如果可能的話,她其實也不太希望翻開他秘藏著的筆記本,但光輝真的很想
知道,到底是什麽讓這個男人明明對自己充滿了渴望,充滿了愛和欲,卻每每在
將要踏出最後一步時強行撤回。

  「對不起呢,明知道是提督藏起來不想讓別人看到的,光輝還是沒有忍住…
…不過,提督想要對光會做的事情,光輝不討厭哦!我雖然不是什麽光之大女神,
但艦娘同樣不會輕易受傷哦!」

  然後她又一次被擁抱了,比上一次更加貪婪,更加瘋狂,她的戀人揉捏著她
引以爲傲的豐滿果實,撫摸著她柔軟的小腹,抓弄她的臀肉,當他的手指劃過她
的肉縫時,她忍不住顫抖,歎息,而後又一次被他掠奪了雙唇。

  「呐……光輝,如果接下來遇上什麽接受不了的情況,就直接呼喊我的名字
吧,我會停下來的。」

  「那不會發生的,指揮官。」

  「那我們先去我的房間吧……雖然就這樣直接來也不錯,但我想先爲你戴上
戒指。」

  「啊……」

  那是她期待已久的話語,一枚戒指,代表者愛的約定的戒指……

  「來吧。」

  指揮官抓著光輝的手說道。

  光輝明白,這將是她的第一個考驗……如果連在月夜之下袒露自己的肌膚都
感到羞澀,感到恐懼,那可是沒有辦法承載指揮官所有的欲望的。

  绯紅的臉上再度挂起了優雅的笑容,光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發,跟隨著自
己的戀人,緩慢的前進,毫不在意的讓月光籠罩在自己的肌膚上。


    ***********************分割線***********************

  不斷的告誡著自己,再忍一忍,但我最終還是沒能完全忍下來。

  你最喜歡的女人,在你的面前赤身裸體,連最羞恥的露出都毫不在意的接受
了,那種無數次幻想過,隻存在于夢中的場景,真正遇上的時候又有幾個人能夠
挺住呢?

  我牽著光輝的手,她跟著我,亦步亦趨。雖然一開始的時候,光輝毫不在意
的脫掉了衣服,但是現在我明顯的感覺得到她的羞怯。

  「很刺激嗎?」我貼著她的面頰問道,同時挑逗的將溫熱的氣息吹向光輝的
耳垂。

  「啊……提督……啊……」她呻吟一聲,癱軟的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將手指
伸向她的兩腿之間,手指接觸到她的肌膚時,光輝顫抖了一下,但並沒有夾住我
的手,而是任由我的手指撫摸她光潔的花園。

  濕潤而溫熱的花園。

  「唔……啊……」她低沈的呻吟著。「這樣會被看見……看見也沒關系嗎?
唔……提督……」她有些哀怨的看著我。似乎對我沒有進一步挑逗她的花園有些
失望?是啊,雖然我也充滿了欲望,但是至少也要先把戒指給出去呢!而且,她
柔軟富有彈性的大腿,摸起來也很舒服,彈性十足地腹肉,明明是這樣豐滿的身
材卻還有誘人的人魚線。碩大的乳肉,如果是人類肯定已經下垂,但卻和人造的
僞物不同,沈甸甸的果實,每一處都透著柔軟。

  「提督……再這樣……啊……」

  「這是?」

  揉捏著光輝的乳肉,沒想到竟然被一股白色的乳汁打在了手上,這是?

  「唔……因爲……因爲,提督不是喜歡這樣嗎?這種改造,對于艦娘來說不
是什麽難事哦?」光輝羞澀的說道。

  艦娘不是人類,她們是人造人,甚至不是基于科學,而是基于神秘學的人造
人。特性上,更像是一種生物智械。具備人類的生理特性,但也有機器人的特性。

  光輝的這種改造,我也是知道的。提督們彼此之間也有交流,以光輝爲婚艦
的提督也有不少人讓自己的艦娘做了這種改造……但是我的光輝,爲了我……

  「等一下,提督,別……別在這裏……啊!」

  兩手同時揉捏光輝的雙峰,瞬間三股水柱噴濺而出,從一對乳房噴出的奶水,
還有伴隨著高潮噴出的聖水——艦娘的冷卻水,溫熱卻沒有什麽氣味。

  「身體的敏感性也提升了呢,我可愛淫亂的光之大女神……」我將癱軟的光
輝抱在懷中,然後深吻她的雙唇。來讓我高漲的情欲緩緩冷卻。

  我知道光輝在擔心著什麽……

  不,並不是公開露出這種事情。對于艦娘來說從下面的廣場區到我們所在的
半山腰並不算遠距離,但實際上就算是弗萊徹那樣的性子,還不是被自己的戀人
在危險的地方推倒了麽?光輝隻是希望我能更重視她而已。

  「可不要在這樣誘惑我了哦,光輝,男人啊,都是野獸呢。」

  「啊……啊……嘻嘻……可以哦,弟弟?」

  「啪!」忍不住抽打了光輝的翹臀,掀起了一陣肉浪,柔軟的臀瓣上,鮮紅
的指印很快就消失了,這就是艦娘呢。

  「都說了,不要誘惑我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姐姐。」

  真是奇怪啊……上一個偷看了我的日記的人,被我提著木凳追打了整個操場,
被我記恨了一輩子,而現在光輝明明偷看的更多,我心中卻隻有喜悅。

  果然我是愛著光輝的。

  這一次會私宅,算是耗時最長的一次了。我的私宅位于島的最高點,實際上
也不是特別遠的路途,但是幾乎全裸的光輝,公開露出的刺激,無論對我還是對
她都有些太過了。

  和大多數提督一樣,我的宅邸,經常也會成爲艦娘們聚會的場所,但是我的
書房,就連光輝都沒有進來過。

  「光輝……」

  在將她領入書房的最後一刻,我有些猶豫了……我又一次膽怯了。但她敏感
的察覺到了我的猶豫,抓著我的手,微笑地看著我。

  「都已經到了這裏了,請不要說什麽『如果你接受不了,可以拒絕我的戒指』
我是做好了一切的覺悟才來的……我可以成爲你的姐姐,你的光之大女神,你的
肉奴,所以,請不要懷疑。」

  「嗯……」我點了點頭。我知道光輝想表達的意思,我知道她能成爲我的港
灣,但這樣的幸福對于已經放下了希望的我來說,仍然太過虛幻,仿佛泡影一般。

  我打開了抽屜,拿出了裝著誓約之戒的盒子,打開了它。就仿佛是打開了潘
多拉的盒子一樣,我穿越之前的記憶潮水般浮現而出……在無數的真實之中,我
的智慧永遠無法爲我找出逃脫孤獨的道路……然後,我看到了她的手。

  「這世界是真實的也好,虛幻的也好,但至少此刻我身邊有你……」

  我是忘卻之人,消磨殆盡的記憶,終將被遺忘的旋律,悠久之夢亦會消散,
既是如此,何不擁抱甜蜜的虛幻呢?

  我將戒指套在了光輝的手指上。

  「指揮官,你的光輝就在這裏哦!」

  而她,用她柔軟的懷抱將我的迷茫接納。


    ***********************分割線***********************

  「唔……」

  光輝發出了美妙的呻吟。

  地點不是在她預料之中的密室內,而是在夜聽濤的臥室中。寬厚的地毯上,
白皙豐盈的女體赤裸的成M 字開腿被壓在地面,男人堅硬而火熱的肉棒蹂躏著她
未經開墾的花園。

  她預想過自己與自己心愛的指揮官的初體驗。從知道了他的愛好之後,光輝
就做好了準備,除了産奶和敏感度提高以外,她還改寫了自己的程序,將痛苦和
快感扭曲混淆起來。她有那個自信,就算是在地牢裏被如同中世紀的魔女一樣酷
刑折磨,她也能感受到無匹的快感,用溫柔又淫靡的笑容安撫他的心靈。

  她知道夜聽濤對自己的渴望是多麽的扭曲。

  由獨占欲引出的監禁欲望。

  他在畫作之中,將光輝關入了各種各樣的囚籠。有的是不見天日的地牢,深
藏于地底的磚石囚室,狹小而陰冷,赤裸的自己被鐐铐束縛,狹小的空間有的時
候隻能放下床鋪,有的時候甚至隻能讓光輝如同雌犬一樣趴在地上。有的時候是
狹小的寵物屋,狗籠,貓籠,在明明隻能裝下中小型動物的籠子內,不過最多的
還是鳥籠,如同籠中之鳥的自己。

  由炫耀的欲望引出的暴露play

  將光輝的女體暴露在衆人面前,在她的身上留下無法褪去的痕迹,牽著她像
寵物一樣在大街上漫步,向所有人炫耀她的美麗的同時,宣示著自己的主權。

  還有那由扭曲的情欲誕生而出的暴虐……

  「唔……」她的呻吟被卡在了喉嚨裏。

  夜聽濤的雙手卡住了她的脖頸,讓她無法呼吸,這讓光輝感到一陣顫抖——
艦娘的生命力遠勝常人,隻要有燃料不吃不喝也沒問題,就算被開膛破肚也可以
迅速自愈,常人來說緻死的傷對于本質上是碳基機器人的艦娘來說完全可以修複,
但如果沒有氧氣,那麽一切活動都將逐漸停止!

  身體輕微的掙紮,胸脯急速的起伏,仿佛渴求著呼吸,卻又不想違抗提督的
指令。求生的欲望,肉體的快感,和對于命令得服從,讓她隻能做出輕微的顫抖,
而伴隨著這顫抖,她的蜜穴激烈的收縮起來,仿佛死亡的威脅讓繁殖的本能覺醒
了一樣。

  「啊……光輝……光輝!」夜聽濤嘶吼起來。

  她看著他的眼睛,她知道那難以置信的神色是因爲什麽而産生的,所以她輕
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光輝白嫩的手抓住自己豐盈的乳球,揉弄起來,用自己堅
挺的乳首摩擦壓在身上的男人的胸膛,溢出的乳汁塗抹在了他的身上。

  「唔!」

  她被他親吻了,無法呼吸的唇齒被肆意的掠奪,她的意識有些模糊,肺部燃
燒一樣的痛苦,光輝的神智已經有些恍惚了,但就算如此,她也沒有試圖扳開卡
住自己脖頸的手指,相反,她抱住了夜聽濤,用自己的柔軟纖細的雙臂抱住他的
肩胛,用豐腴圓潤的雙腿夾住他的腰臀,將男人粗壯的陽物壓入自己的蜜穴,直
擊自己的花心。

  高潮的呻吟和垂死的哀鳴都被卡在了喉嚨之中,但即使如此她也繼續用溫暖
的懷抱包容著他。

  啊……要,不行了嗎?

  溫熱的精液灌入了她的肉壺,光輝的意識被瀕死的快感沖垮,整個人痙攣了
幾下,坦然下來,聖水也流了出來,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木偶一樣一動不動了。

  「竟然到最後都沒有反抗呢,光輝。」夜聽濤說著,深吻了昏死過去的光輝。

  她是相信自己不會殺死她,或是相信自己不會失手,還是說……如果動手的
人是自己的話,無論是什麽她都是接受呢?

  在心底,夜聽濤其實有些希望是最後一條,但這個念頭讓他充滿愧疚,他對
她的渴望實在是太過貪婪了,他希望她……希望祂愛著自己,寬恕自己,包容自
己。

  不可能存在這樣的人……但她是艦娘呢。

  「真相是什麽不重要……」夜聽濤說著,抱起了光輝,放到了床上。就算是
在昏迷之中,她的臉上依然帶著幸福的微笑。看著這微笑,他也不願意去追根究
底了。

  也許一切都是虛假的,也許一切都是終將遺忘的旋律,但至少此刻……

  我(他)的世界,充滿了光輝。

                尾聲

  光輝和夜聽濤的婚禮很快就舉行了,這件事也給第一梯隊的艦娘們發出了一
個訊號,那就是她們的提督並不是不喜歡她們的。

  實際上,主力艦隊的大家都或多或少的喜歡提督。在戰火之中,本就有好感
的男女,在一次次共同跨越硝煙的戰場之後,産生感情實在是在正常不過的。再
加上艦娘和人類女性並不一樣,對于獨占提督並不是很熱衷,結果就是主力艦隊
的艦娘們實際上是團結一緻的試圖弄明白爲什麽提督不給戒指的。但現在,堤壩
終于決口了。

  「所以這就是他擔心的原因?指揮官覺得我們會因爲這種事情討厭他?呵呵,
明明是很有趣的玩法嘛~ 」威爾士親王一邊翻弄著畫冊,一邊玩味的欣賞著光輝。

  此時光輝的婚紗已經摘掉了那條華麗寬闊的裙擺,而且也進行了一些小小的
修改——V 字的開口被加深了一些,幾乎看得見肚臍,而布料也變成了半透明的,
這樣一層薄紗一方面讓光輝近乎全裸,另一方面卻又遮遮掩掩的誘惑著男人。鮮
紅的乳首已經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而裙子也被進一步剪短,如果遮住她圓潤豐
滿的臀瓣,那麽就會讓花園的正面毫無遮掩,反之如果擋住了花園,臀瓣就會幾
乎完全露出來。銀白色的跳蛋控制盒,綁在大腿的根部,淫水濡濕了光輝的大腿
根。不過,就算是穿成了這個樣子,她臉上那幸福滿足的微笑也不曾褪色。而這
在其他艦娘眼裏,雖然驚訝但也不是很出乎意料。

  畢竟艦娘是能最大程度包容和接受指揮官的一切的。而且,皇家海軍的艦娘
能平淡的接受這種事情並不意外。威爾士親王,胡德,貝爾法斯特都沒有覺得有
什麽問題,甚至反而覺得饒有興趣。倒是伊麗莎白女王覺得這有些有損皇家威嚴
——但也隻是覺得不該穿著這樣進城而已。獨角獸看著自己的姐姐看直了眼,隻
有標槍反應的有些足夠少女。

  「並不隻是這樣哦,親王殿下。」光輝說道。

    「實際上指揮官的愛好要更……唔,更奇怪一些。雖然我覺得都說出來比較
好,但指揮官還是很顧忌。所以給大家的畫冊也隻是一些比較容易接受的作品」

  「難以接受?」绫波偏著腦袋,有些不能理解。「绫波覺得,隻要是指揮官
的,绫波都能接受,隻要能和指揮官在一起。」

  「並不是什麽很驚人的玩法,或許我貝爾法斯特應該給主人一個機會,來懲
罰一個不稱職的女仆。」貝爾法斯特優雅的說著。

  光輝欣慰的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一邊的白鷹組。

  绫波的反應並不意外,對那個三無少女來說,指揮官就是一切,而且重櫻生
産各種病嬌。但白鷹組反而是需要擔心的,白鷹有很多人都是少女心,而且就算
是光輝也忍不住覺得提督對某人有點太過分了。

  和光輝的目光對上之後,約克城像受驚的小兔子一樣抱緊了畫冊,羞紅了臉。

  「我……我覺得也沒問題,如果是……我的話,肯定沒問題。我……我想要
提督在我身上留下烙印……」約克城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畢竟要說提督最喜歡的艦娘,那就是光輝和約克城兩人了。整個主力艦隊中
的艦娘幾乎都是某個方面無人能敵,又或者是某個體系必不可少的存在,但唯有
約克城,縱使在約克城級裏也堪稱最弱。但這樣的約克城也有一支圍繞著她爲核
心編成的艦隊,由唐斯卡辛菲尼克斯和約克城組成得「不朽艦隊」,而且按照主
力艦隊的標準配置了裝備,這樣的偏心誰都看得出。

  「提督對你有一些特別的招待,約克城,那部分也覺得沒問題嗎?」

  約克城看著光輝,她當然知道光輝說的是什麽,她甚至知道在新婚夜光輝就
被提督弄得昏死過去,而對于生命力更加頑強的自己,在畫冊之中她就知道自己
會遭到什麽了。

  「他……弟弟是我的光明。」約克城說道。

  而此時,終于傳來了一陣預料之中的,崩潰的抽泣。

  「嗚嗚嗚……嗚嗚嗚……爲什麽,爲什麽啊!!爲什麽要這麽對人家!!人
家也是女孩子啊啊啊!!!」

  壓抑的氣氛彌漫起來。

  「啊,克利夫蘭大……姐,那個,畢竟,你看,提督給你的畫是最精緻的,
對吧?」企業在一旁尴尬的安慰著。

  「嗚嗚嗚嗚,這個我很高興啊,我很知道啊,但這都是什麽啊!」

  克利夫蘭把自己的畫冊展開放在桌上,果然,和大多數人手中的畫稿,草稿,
黑白未上色的素描不同,克利夫蘭的畫完成度非常高,色彩豐富,甚至有油畫風,
但是……

  《年輕的教父》

  克利夫蘭坐在沙發上,仿佛要說出馬龍白蘭地的經典台詞「那麽給他們一個
無法拒絕的代價。」而提督則如同手下一般點頭領命。駕著白頭海雕的企業則如
同忠誠的保镖一樣站在身後。

  《克利夫蘭家族》

  穿著婚紗的海倫娜,和穿著西裝的克利夫蘭,吊著玫瑰的克利夫蘭帥的閃瞎
了所有人的眼睛,而海倫娜則滿是愛意的看著克利夫蘭。拉菲和埃爾德裏奇則是
女兒。

  《風暴前夕》

  直升機上,穿著美軍特戰服的克利夫蘭和坐在對面的提督正在交談什麽。

  再往下翻,《奧馬哈夢魇》,《哈爾科夫黑色行動》,《父輩的旗幟》,
《上海灘》……

  「他根本沒把我當女孩子看吧?對吧?嗚嗚嗚嗚……」

  唉……

  光輝搖了搖頭。

  隻有這個,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就隻能讓提督自己解決了,自己還是
先和約克城談談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