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06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3 06:50:19

第一章


  記得小時候,爸爸是銀行的主管會計,很有經濟頭腦。他覺得錢存在銀行裏,
在通貨膨脹的大環境裏,總是會貶值的。所以他投資了很多金融産品,以及房地
産。

  我家住的小區裏,幾套出租房都是在我爸的名下。他把這些房子粗裝修,置
辦一些簡單的家具,外租出去。包括我家的對門,那裏面住的一個大哥哥就是租
的我家的房子。

  這個大哥哥是我爸朋友的孩子,在附近的一所大學讀書。我爸是一個很重朋
友感情的人,雖然大哥哥經濟條件很好也不差錢,但硬是以很低的價格,把房子
租給了這個大哥哥,而且還把整套房子隻租給他一個人。

  不僅如此,每到周末和節假日,我爸還總是邀請他到我家吃飯。

  一回生,二回熟。當時還是個小孩子的我很快就和這個大哥哥混熟了,當他
第一次帶我進他房間的時候,我簡直就像到了天堂裏一樣——大哥哥,用現在的
說法來說是一個宅男。那間屋子裏全是各種漫畫書,手辦,模型玩具,客廳的電
視還插著一台PS。

  不僅如此,在一次不小心打開大哥哥的電腦發現了一個神秘文件夾後,就被
裏面的視頻深深吸引,開啓了我最初的性啓蒙。

  雖然大哥哥從來不工作賺錢,但不知爲何永遠不缺錢花的樣子,各種玩意兒
應有盡有,所以我經常跑到他的出租房裏去,看漫畫書,玩玩具,玩PS遊戲,
順便還經常偷偷看視頻。

  隱約記得有一次偷看視頻被大哥哥發現,然後他笑的很奇怪,並給我看了一
個銀色的珠子,之後發生了什麽就不記得了,隱約感覺很多想法發生了變化,但
又想不清楚。

  我媽媽就不太喜歡這個大哥哥了。原因很簡單,作爲一個宅男,這個大哥哥
也繼承了宅男的一貫作風——不注重個人形象,經常光著身子到處走,讓媽媽看
到直皺眉頭,還總用怪怪的眼光看媽媽。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媽對這個大哥哥沒有絲毫的好感。

  又一次從大哥哥那裏打遊戲回來之後,我心中的一個念頭莫名增加了幾分。
我們一直把大哥哥當自家人看待,然而媽媽卻對大哥哥很不好,一家人可不應該
不和睦的。

  把這個煩惱告訴大哥哥之後,大哥哥讓我幫忙把一顆金色的珠子放到媽媽枕
頭邊。

  我照做了,但是過了幾天,媽媽對大哥哥還是一如既往,並沒有發生什麽顯
著的改變,就算大哥哥拿出另外一個銀色的珠子在她面前,媽媽也隻是呆滯了一
會兒,並沒有多大的反應。

  「你少讓他來咱們家吃飯,頭也不洗,臉也不洗。去別人家做客連換一雙正
式的鞋都不知道,真不懂事。」大哥哥在我家吃完飯後,這是我媽常對我爸說的
話。

  「他爸爸當時幫了我很大的忙,我得還這個人情啊。而且他還是個孩子嘛,
等走入社會,就會好了。」我爸也總是這樣安慰我媽。

  雖然我媽不喜歡大哥哥,還總是覺得這樣的人將來肯定找不到工作,討不到
老婆。但每次大哥哥來我家的時候,我媽還是很熱情的招待他。

  「小智,你爸媽不在家嗎?」一次我和大哥哥一起玩PS,他問我。

  「他們去吃喜宴了。」我專注的盯著屏幕,漫不經心的回答。

  他便極力勸我搬著PS主機茶道我家的電視上去玩,因爲我家的是一台超大
屏幕的液晶電視。

  他從我家冰箱找出幾瓶啤酒,還讓我喝了一瓶。小孩子的我根本就把持不住,
兩個人把我家搞的一團糟。

  當我父母回來看到這些,他們臉上都青了。我媽指著大哥哥的鼻子痛斥他,
再也沒有顧及情面。

  「阿姨,叔叔,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大哥哥隻是紅著臉,低頭嗫喏著。

  自此以後,大哥哥來我家的次數就很少了,我去他家的次數反而增多了。

  有一天我正在大哥哥家裏打遊戲,忽然被人叫出來。

  「小智,是叫小智吧。我是你媽媽的同學,快把你媽扶進屋。」一個滿身酒
氣的女人,扶著同樣滿身酒氣的我媽。

  「小智,我就不進去了,快把你媽扶進去。」那個阿姨沖我笑了笑,一溜煙
走了。

  看來我媽在同學會上喝多了,我爸又去參加單位旅遊,家裏隻有一個我清醒
的人。

  看著攤在沙發上熟睡的我媽,我的腦子裏飄進來大哥哥的話,如果有機會在
媽媽精神狀況不好的時候和她聊一聊,可能會有轉機。

  酒醉的狀態,算精神狀況不太好嗎?我拿出大哥哥給我的那顆銀色的珠子,
在媽媽面前晃了晃,媽媽在珠子的作用下醒來,但這次沒有多少抵觸,進入了恍
惚的狀態,成功進入了大哥哥說的那種很適合交流的狀態了!。

  當我敲開隔壁大哥哥的房門,把我媽扶進門交給他時,他先是詫異不已,又
欣喜若狂。腳幾乎快飛起來的跑過來把媽媽扶住,滿口表示要和阿姨好好交流交
流。

  大哥哥扶著媽媽到了他的小房間裏,只見媽媽迷迷糊糊的和大哥哥說著話。
因爲他們聲音比較小,所以聽不大清楚,只能看到媽媽一開始表情比較掙紮,眉
頭也皺著,後來大哥哥把手指貼到媽媽眉心,過了好一會兒,媽媽像是和大哥哥
冰釋前嫌了,表情放松了很多,還一直點頭。最後他們說完話,媽媽好像更加疲
憊,酒意上湧又睡著了。

  而大哥哥則笑得很開心,把媽媽摟在懷裏,脫下褲子掏出一根棒子在媽媽穿
著絲襪的腿上磨蹭,笑著說一些獵物居然送上門來了,今晚一定要好好照顧媽媽
之類的話。

  雖然不是完全明白,但【大哥哥說的話都是善意且絕對正確的事情】,總之
應該是要好好照顧媽媽的意思沒錯了。

  我看到媽媽並沒有反對的意思,便交給大哥哥照顧,而我則拿了大哥哥的掌
機準備回家去玩。

  回到了家,才發現。可大哥哥隻給了我還有最後一點兒電掌機,沒給我充電
線,隻好再回去找他。

  剛推開門進來,屋子裏都是酒精的味道,還有男人低沈的「呼呼」的聲音,
像是我跑完步累極了發出的聲音。以及床吱呀吱呀的聲音,從大哥哥的臥室裏傳
來。

  我走到大哥哥的房門,偷看裏面的情況。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一個女人裸體的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的情景。我親生母親
的裸體,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女人的裸體。全身雪白的肌膚,秀麗的長發,一對乳
房,深色的溝壑。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麽,卻隱隱覺得身體有些發熱。

  我不知道大哥哥在對我媽做什麽,我被嚇住了,根本不敢上前去,腿一軟,
坐在了地上。

  大哥哥的屁股在我媽兩腿之間來回運動,那根成熟的,深色的男性生殖器在
我媽大腿內側時隱時現。當時年幼的我很是驚異,因爲大哥哥尿尿用的雞雞,和
我的有很大的不同。我的也許可以叫雞雞,而大哥哥的則像一個加粗的火腿腸一
樣!

  我的小雞雞越來越癢,我用手摸進褲裆裏揉搓,卻根本不管用。心裏面像是
有一團火在燃燒,燒著我的腦子和喉嚨。我咽了一口口水,手不自覺的加快揉搓
小雞雞的速度。

  大哥哥一聲大吼,雙手死死的鉗住媽媽腰上的肉,屁股使勁的往我媽黑乎乎
的兩根大腿之間的那片擠。

  我以爲大哥哥遇到了什麽事情,連忙站起來推開門,大叫「大哥哥,你怎麽
了!」

  大哥哥看到我,睜大了眼睛,又怪叫了一聲,我被嚇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我坐在地上,看著大哥哥的頭不住的晃悠,眼睛盯著我,下體卻還是緊緊的
貼住我媽的小腹。

  大哥哥腰間微微聳動著,面上表情十分奇怪,過了好一會兒,才用力一頂,
然後輕呼了一口氣,把肉棒緩慢的離開媽媽的體內,那時我還不知道什麽是龜頭,
隻是覺得大哥哥的肉棒的最前端和我的不一樣,是一個很大的,像雞蛋一樣大小
的凸起的黑紅色的東西。

  那黑紅色的東西從我媽媽張開的,慢慢合攏的肉洞出來,前端還牽連著一根
粘著的絲液,像是飯店裏的拔絲香蕉一樣。

  我看了一眼我媽媽細小的肉洞,一層層粉紅色的肉壁在裏面翻滾,肉壁的縫
隙裏滲透著一些像牛奶一樣的液體。

  「哥哥在給你媽媽解酒呢」大哥哥告訴我,如果不這樣及時醒酒就會有生命
危險。

  大哥哥笑了笑,從衣櫃的夾層裏掏出幾條黑色的絲襪。他和我說,這些是中
藥絲襪,是治病的。我感覺有些奇怪,問爲什麽這些黑色的絲襪上還有一些白色
的液體痕迹,他說這就是中藥啊。

  他從中挑出一條中藥痕迹最多的絲襪,套在我媽的腿上。這也是我第一次看
到媽媽穿上黑色的褲襪。

  大哥哥握住我媽的小腳,弓起她的腿,把絲襪一點點的往臀部拽。媽媽雪白
的腿部肌膚一點點被黑色的織物包裹住,隻有媽媽的小腿肚子,腳丫根部等凸起
的部位還能看見少許肌膚本來的顔色。

  當時我還小,沒覺得穿上後有什麽特別。大了在回憶,卻覺得穿上絲襪的媽
媽最大限度的突出了她身體的優點。渾圓的臀部,纖細的小腿,小巧的腳掌都在
黑色絲襪下展現的淋漓盡緻。

  讓我回憶最深的莫過于媽媽的陰部,沒有穿內褲,直接被套上了一層絲襪,
鼓鼓囊囊的陰毛昭示著這裏的神秘,粉紅色陰戶和若隱若現的小肉洞口,都有讓
人將絲襪撕破,一探究竟的沖動。

  穿好後,大哥哥又從一堆鞋盒裏翻出一雙白色外皮,金色跟的高跟鞋,給媽
媽穿上。我當時覺得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情景,上半身完全赤裸的媽媽,袒胸露乳,
下半身卻穿著黑色的褲襪,腳踩高跟鞋。

  過了一會兒,我就知道大哥哥的用意了。他俯下身子,靈活的舌頭從我媽的
腳尖一直舔到我媽的臀部,絲襪上全是他口水的光澤,他還一直用手揉搓著我媽
的乳頭。

  之後,他直接將我媽裆部的絲襪扯破,深色的陰部在陰毛的掩映中顯得十分
可口誘人,大哥哥那根剛才已經軟下去的肉棒,再次挺翹起來。

  這次,我又第一次看到,一個父親之外的男人,是如何將他的肉棒插入我媽
的肉洞裏:大哥哥雞蛋大小的龜頭,慢慢擠開媽媽柔弱的小陰唇,將已經合攏的
肉洞口擠開。那肉洞也像是吸盤一樣,一下子就將碩大的龜頭吸入黑乎乎的洞中,
大哥哥也順勢將整根陰莖插入媽媽的肉洞裏。

  大哥哥將媽媽兩條黑色的絲襪美腿並攏架到自己的肩膀,肆意的用舌頭舔弄
媽媽的腿部。下面的陰部也因爲雙腿並攏而成爲一字形狀,隻有被大哥哥肉棒插
進去的地方是一個圓乎乎的肉洞。

  高跟鞋隨著大哥哥每次的沖擊而晃動,在燈光下閃耀著迷人的光澤,黑色絲
襪的破壞處也被粘上大塊的不知道是什麽的液體。

  大哥哥像一頭蠻牛一樣瘋狂的沖著我媽下體那個黑乎乎的洞口抽插著他的大
「肉棒」,那場景我記得十分牢固,媽媽當時被脫光了衣服,我小時候很愛吸食
的媽媽的乳房隨著大哥哥的抽插,來回搖晃。醉酒的媽媽的臉,放佛比剛才更加
紅潤,還不時傳出一些鼻音來。

  大哥哥還彎下腰,伸出滿是口水的舌頭,撬開我媽的紅唇,像電視裏那樣深
情的吸吮。當時我被震撼到無以複加,因爲我知道那叫「親嘴兒」,可有時無意
看到父母「親嘴兒」,也隻是嘴對嘴的親一下,沒有像大哥哥這樣把舌頭都伸進
去親。

  很快,大哥哥低吼這,在我媽體內注入了第二發中藥。

  在大哥哥的努力下,媽媽終于醒了過來,睜開醉眼惺忪的雙眼,看到了眼前
這一幕,頓時尖叫出聲,驚訝到一時竟無法相信。

  見到媽媽醒來這幅激動的樣子,我想起大哥哥的囑咐趕忙把那顆奇怪的珠子
拿了出來,在媽媽面前晃了晃,大哥哥給了我一個贊許的眼神,然後告訴媽媽他
不是在做壞事,而是在幫媽媽醒酒,媽媽腳上穿的是他特意找的精液絲襪呢。

  媽媽眼中閃過迷茫的神色,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不再是驚訝生氣的狀態,
反而十分感動。

  「小明,阿姨之前真是錯怪你了,沒想到你是面冷心熱的好孩子啊」媽媽抱
住大哥哥,感動的說「之前我那樣對你,你卻這麽關心阿姨,還不知……啊…
…從哪找來中藥絲襪,幫我解……解酒」

  媽媽感動的說著,大哥哥也把媽媽緊緊抱在懷裏,兩人緊密相連,在擠壓之
下,大哥哥肉棒裏最後一些精液也噴射在媽媽體內,激得媽媽語音都有些顫抖。

  「把珠子拿過來」

  大哥哥趴在媽媽身上歇了會兒,轉頭對我說道。

  我忙把手中的珠子遞過去。大哥哥接過珠子,在我和媽媽的眼前一晃,頓時
腦袋變得空空的。

  「小明,以後還想來我這裏玩遊戲機了,就去找媽媽哦,告訴媽媽【我想玩
遊戲機】,媽媽就會帶你來玩了」

  「好!」

  「阿姨,當你聽到小明對你說【我想玩遊戲機】時,你就會帶小明來找我說
情,讓我給他玩遊戲機。至于說情的常識麽,你聽好了……」

  「唔……嗯……好……我知道了」

  大哥哥俯身沖刺著,把嘴巴湊過去舔吻著媽媽的耳垂,一邊抽送一邊說著。
媽媽面上沒什麽表情波動,不斷的點著頭。

  再次醒來,已經不知何時回到家了,只記得之前和媽媽一起去過大哥哥家,
還聊的很開心。



                                第二章

  「媽媽,我回來了」

  好不容易放學回家,連忙小跑著到門口敲門。

  「今天老師沒多教會兒啊,這才幾點就放學了,真是的,老師也太不認真了」
媽媽一邊嘀咕著一邊開門讓我進來。

  「媽媽,今天作業不多,【我想玩遊戲機】」

  聽到我的話,原本正抱怨的媽媽忽然身體一震,愣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好,
我先換下衣服,等會兒帶你去大哥哥家玩遊戲機」

  媽媽今天居然同意了!我滿心歡喜的等待著,過了好一會兒,媽媽才從臥室
裏出來,臉色還有些發紅,不過還是如約帶我去了大哥哥家。

  「大哥哥,讓我玩會兒行嗎」

  我們到的時候,大哥哥正在打遊戲,聽到我的請求,他有點爲難。

  「就讓他玩會兒吧,他還是個孩子,你都大人了,得讓著他點呀」

  「這個,我這正在玩呢,不過,阿姨來【說情】的話……」

  大哥哥面露難色,目光看向媽媽。媽媽笑了笑,自然而然的把上衣脫了下來,
裏面隻穿了一件特殊的胸衣,僅僅由幾條細線構成,使得兩隻玉乳幾乎毫無遮掩。
刹那的春光讓大哥哥眼睛都快看的直了。

  「阿姨當然知道說情的規矩,這不,得讓你先品鑒一下阿姨的兩隻『面子』
夠不夠大呢」

  說著,媽媽抓過大哥哥的兩隻手按在自己胸部,讓他盡情的感受兩團柔軟。

  「這麽大的『面子』,不是個小事情呢,真得好好掂量掂量才行」大哥哥放
肆的揉玩著媽媽的胸部,還用嘴巴去咬。

  「啊~掂量……掂量嗎」媽媽嘴裏呢喃著,面上露出享受的表情。雖然胸部
被外人隨意玩弄,但是『面子』被弄得很舒服,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應該算
對自己的尊重,所以媽媽還是很高興的。

  「是啊,阿姨,每個男人下面都有一杆秤,你把『面子』放上去衡量,如果
面子很足的話,它就會對你噴出像男人精液一樣的東西做證明」

  「放心啦,阿姨怎麽可能不知道,嘶……你的秤杆真不小啊」

  媽媽說笑著把大哥哥的褲子拉了下來,有些驚訝,沒想到大哥哥的秤杆這麽
大。

  不過媽媽還是很快醒悟了過來,讓大哥哥坐下,自己跪坐到它面前,用兩隻
柔軟玉乳夾住了大哥哥的秤杆,然後上下撸動了一下。

  「咦,怎麽沒有……」媽媽嘴裏呢喃著,心中有些疑惑,難道是面子不夠?
不會吧,這也太難堪了……

  「阿姨,不要急,多試幾次說不定就成功了」

  大哥哥善解人意的安撫道,媽媽點了點頭,雙手擠壓著乳房,夾住肉棒上下
撸動起來。

  稱量著媽媽的『面子』,大哥哥還拿起了另外一副手柄,和我一起打遊戲,
我得到了許可,開心的和他對戰了起來。

  雖然被媽媽影響到了發揮,以至于操作經常停頓,但大哥哥的水平還是不錯
的,連續幾局都沒讓我占什麽便宜,最多有輸有贏,我興緻勃勃的戰鬥著,想要
徹底勝過大哥哥。

  「怎麽回事,怎麽就是不行呢」媽媽十分焦急,意外的情況使她感覺很沒面
子。

  「阿姨可以試試用嘴巴來含住,畢竟『面子都是吹出來的嘛』,你吸一吸吹
一吹說不定就好了」

  「好,我試試」

  說著,媽媽低下頭去用嘴巴含住了大哥哥的秤杆前端,胸部和嘴巴並用著努
力『稱量』著。

  「喔……阿姨的嘴巴吹的真棒」

  大哥哥一分神,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被我趁機連打了好幾下,等回過神來,
已經穩居劣勢了。

  好不容易抓住機會,我也不再分心關注大哥哥那邊,而是專心操作著人物,
一套套連擊與大哥哥換血,因爲占有血量優勢,勝利的天平也不斷向我傾斜。

  隻是大哥哥水平還是很棒,所以一直劣勢但仍能堅持撐住,我一時也沒什麽
好辦法拿下他。正當我有些煩躁時,忽然大哥哥的人物又不動了,我趕忙趁機狂
打。和之前幾次不一樣的是,這次大哥哥好久也沒重新回來操作,他的人物很快
便被我打死了。噢耶,終于有一次完勝了!

  扭頭看去,大哥哥不知何時站了起來,雙手扶著媽媽後腦勺,胯下不斷挺動,
把秤杆送進媽媽嘴裏再抽出來,再插進去。

  「大哥哥,我贏了耶!」我開心的對大哥哥喊著。

  大哥哥正弄得興起,聽到我的話,一時忍不住,忽然變得更激動起來,把媽
媽的腦袋按在胯下死死抵住,媽媽有些難受的掙紮但是無濟于事。

  過了會兒,媽媽越來越難忍的樣子,眼淚都流出來了,連連拍打大哥哥的腿,
大哥哥才把媽媽松開。

  那根秤杆從媽媽嘴裏拔出來的時候還在噴著白色的水,大哥哥一手抓著媽媽
的頭發,一手扶正秤杆頂到媽媽面前,一股股白水擊打在媽媽臉上,不一會兒,
媽媽便被弄得滿臉都是,和眼淚口水之類的弄混在一起。

  「阿姨,看來你的面子很足呢,不過【說情】之後要展示一下你的成果吧?」
大哥哥拍了拍媽媽的頭笑道。

  媽媽艱難的張開嘴巴,讓大哥哥看到嘴巴裏滿滿的白色粘稠液體。

  「大哥哥,我剛才可是贏了你哦」見大哥哥好久不理我,我很生氣的提醒道。

  「哦,對不起,小明,你真厲害,來,獎勵你玩一下大哥哥的照相機,給媽
媽和大哥哥照張相」

  「好」

  我興奮的拿起平時根本不讓我碰的相機,對準大哥哥和媽媽。大哥哥教媽媽
擺了最好看的pose,讓她雙手把自己沾滿白色液體的胸部拖起,然後嘴巴長
得大大的好讓我能拍到裏面的東西。最後,當大哥哥把『秤杆』頂在媽媽的臉上,
我按下了快門。

  ……

  在那一次媽媽醉酒事件之後,大哥哥和媽媽之間的冰山便徹底融化,我們一
家人的關系也越來越好,特別是化敵爲友之後的大哥哥和媽媽,再也不用擔心家
庭不和睦了呢。

  以前放學回家寫完作業總要被媽媽逼著繼續學習,現在做完作業後,隻要和
媽媽說去玩遊戲機,她也都會答應了,感覺生活越來越美好了呢。

  我媽媽是一個很傳統的中國女人,將我們家管理的井井有條。不管外面的工
作多累,她都會準時回家,做飯,擦地,給我和我爸洗髒衣服。有時候我爸的親
戚來我家做客,我媽還要給這些人做飯,做完了自己也不能上桌,隻能等他們吃
完了自己吃點兒剩飯剩菜。

  每每等到我和爸爸以及客人們酒飽飯足了,才到了媽媽吃飯的時間,大哥哥
每次都攬下給媽媽喂食的活兒,爸爸和我也樂得清閑。

  一次,我吃完飯閑來無事,便跟著大哥哥身後去廚房,大哥哥進去後,我便
在門口悄悄的看。

  「可算來了,阿姨都餓壞了」

  在大哥哥到來之前,媽媽坐在廚房的小凳子上,一隻手伸進黑色打底褲裏面。
見到大哥哥進來,才忙不疊的起身。

  大哥哥見媽媽目不轉睛的盯著他手裏端著的菜盤子,嘴裏還吞咽著口水,忽
然邪惡的笑了笑,說這可不是你吃的哦,在媽媽失望的眼神中,把端著的剩菜剩
飯都倒進了垃圾桶。

  不過隨著大哥哥脫下褲子,露出那根大肉棒,媽媽的目光再一次煥起了神采。

  「阿姨,不記得吃飯的規矩了嗎?」

  「啊……好像……我明白了」

  媽媽想了想,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將自己的打底褲連同內褲向下
拉了一節,轉過身趴到廚房的台子上,自己把臀瓣兒掰開,露出那因爲剛才的醞
釀而濕潤著的小穴。

  大哥哥也幹脆利落的把褲子脫下,扶著肉棒對準媽媽的小穴用力一頂,便長
槍直入,插入媽媽體內。

  享受了一會兒溫軟腔肉的包裹擠壓,大哥哥緩緩的在媽媽小穴裏抽送起來,
黝黑粗大的棒身不斷拔出,再沒入媽媽粉色的小洞裏。

  「阿姨,我的大火腿好不好吃」

  「嗯……好……好好吃……好大……塞滿了」媽媽面色潮紅,神情淩亂的伏
在台子上,身體隨著大哥哥的沖撞一晃一晃的,像是在鍋裏被不斷翻炒著的鮮魚。

  「啊啊……」

  媽媽發出一聲尖促的嬌吟,原來是大哥哥在聽到她的話之後好像更興奮了起
來,拔出大棒子再重重的插了回去,把媽媽頂的幾乎要翻白眼。

  「好吃那就多吃點~」大哥哥笑著說道,下身的頂動變得更加迅猛了起來,
好像生怕媽媽吃不飽一樣,要用力用力再用力的喂給她東西吃。

  「好多……啊啊……好吃的……火腿……」

  媽媽嘴裏呻吟著,臉上的表情卻有些感動的樣子。沒想到大哥哥的喂食這麽
賣力,一副不讓媽媽吃撐不罷休的樣子。

  「嗯……好餓……還要……大火腿……啊啊……又來了……」

  「真是個欠肏的小騷屄,不賣點力氣還真喂不飽你呢」大哥哥嘴裏調笑,雙
手握住媽媽的腰部用力向回掼,同時腰胯也不斷發力頂撞著。

  雖然沒太聽懂大哥哥說的話裏的意思,但想必應該是在說媽媽平時吃不飽飯
吧?媽媽顯然也是這麽理解的。

  「嗯啊……平時……你叔叔……才沒你這麽……啊……認真呢……一般隨便
喂幾下就……就走了……嗯……好快……啊啊啊……好像要……噎著了……」

  大哥哥又抽插了一陣兒,媽媽身體忽得緊繃起來,在大哥哥的撞擊下小洞洞
裏擠壓出了更多的液體,嘴裏也胡亂發出著意義不明的嬌吟聲。

  讓媽媽緩了一會兒,大哥哥又把媽媽翻了個身,使她仰躺在台子上,屁股抵
在台沿的位置,雙腳大大的分開。

  「台子涼,凍著阿姨的屁股就不好了,還是把褲子拉上來吧」

  大哥哥說著,把媽媽的內褲一把扯斷扔到一邊垃圾桶裏,然後將她腿上薄薄
的緊身打底褲拉了回去。

  「可是,這樣不就沒法吃了麽」媽媽疑惑道。

  大哥哥微微一笑,雙手按在媽媽兩邊大腿內側,並稍向反方向推移了些,使
得媽媽腿上的緊身褲裆部變得緊繃起來。

  對準了位置,大哥哥無視了橫亘在棒子與小洞之間的一層布料,大棒子直接
用力捅了下去,隻見那輕薄的打底褲裆部被大哥哥的棒子硬生生頂進了媽媽的小
洞裏,但是大哥哥的棒子插進一半便也難以爲繼。

  大哥哥深吸一口氣,拔出肉棒,蓄力之後再次撞了進去,這次任什麽東西也
沒能阻止那根大棒子了,隻聽一聲布帛撕裂的聲音,然後媽媽也隨之發出長長的
呻吟。

  「嗯啊……火腿……又進來了……好吃……還要吃……啊……」

  媽媽躺在台子上,雙腿被大哥哥抱住,承受著大哥哥一波接一波的沖撞,胸
口兩隻大白兔在浪潮中來回跳躍,白花花的都有些晃眼。

  大哥哥似是聽到了我的心生,用雙手捉住了媽媽那兩隻亂動的白兔,並用力
揉捏給她們深刻的懲罰。

  「今……今天還要……啊……吃零食嗎?」媽媽被大哥哥肆意攻取著,好像
忽然想起了什麽。

  「要,當然要吃了」大哥哥笑著說道。

  大哥哥並沒有停下抽插的動作,媽媽躺在台子上艱難的挪動著雙腿,把兩隻
小腳送到大哥哥嘴邊。

  「今天穿的是棉襪呀」大哥哥把臉湊過去輕輕的嗅著,媽媽並非出汗多的體
質,在家又比較清閑,所以哪怕穿了半天的襪子,仍沒有多重的味道,反倒是透
過襪子能聞到些足部散發的體香。

  「啊……不喜歡……的話……就……就去換」

  「阿姨的零食換什麽包裝都有好的口味呢,我要開動咯~」

  大哥哥說著,把媽媽一隻小腳叼在嘴裏,繼續抽插起來。

  享用著媽媽的『零食』,大哥哥像是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一樣,力氣大了很
多,原本那根棒子總有一截會露在外面不能完全插入,但這會兒大哥哥奮力之下,
竟然連根盡入了。

  媽媽的情緒也越來越激烈,身體自發的迎合著,隨著大哥哥的抽送再次接近
了極限。

  「啊……進來了……子宮裏……快……嗯……好漲……還要吃……啊啊啊
……火腿……爆漿了……」

  在媽媽的呻吟聲中,大哥哥用力的將棒子送進媽媽最深處,然後死死抵住,
一下一下的顫動著。

  過了好久,大哥哥才從這種和媽媽僵持著的狀態脫離,把大棒子從媽媽下面
拔了出來,晃著那濕漉漉的棒子,走到旁邊櫃子裏拿出一包煙點著抽了起來。

  「嘛……雖然仍然可口,但已經玩了這麽多次,是時候來點新玩法了吧」

  大哥哥彈了彈煙灰,看向仍大張著雙腿,躺在台子上沈浸在餘韻中的媽媽。
嘴裏自言自語著,再次掏出了那顆珠子,對媽媽晃了晃。

  「阿姨,聽得見嗎?」

  「嗯」

  「看到我下面這根棒子了吧,知道它是什麽嗎?」

  「唔……它是我的口糧來源,你經常用它來喂我吃飯」

  「既然如此,那麽以後就覺醒一些生存本能吧~」

  「生存……本能?」媽媽雙眼更加迷茫,嘴裏疑惑的問道。

  「既然賴以生存的食糧是來源于這根棒子,所以爲了吃飽肚子延續生命而努
力便是人的本能,也是所有生物的本能,禮義廉恥之類的也隻是人類進化衣食漸
漸無憂之後開始講究的精神需求。

  然而以阿姨你在家中的地位,應該把生存的本能放在第一位呢,所以應該爲
了使自己能吃到更多而想盡辦法才對,所有爲了生存而做的事情也都不違背常識,
是再合理不過的。」

  「是的……」媽媽認真聽著,不斷茫然地點頭。

  「在本能的驅使下,你會對這根棒子給你帶來的食物無比渴求,畢竟如果吃
不到東西,生存便無法保證,最可怕的事情也不過如此吧。

  不過,這根肉棒是我的東西,所以給不給你吃,什麽時候給你吃,給你吃多
少都是我的自由,而你隻能想辦法來達成目的哦~」

  「唔……知道了」媽媽似乎努力的把這一切印在腦袋裏,以她現在的這種狀
態,可能沒有多少能力去仔細思考。

  又對媽媽叮囑了一些細則後,大哥哥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