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19-3-7 09:03:06


趙姐大學畢業剛分配到廠裏不到兩個月,就閃電般和大自己七八歲還離過婚的主任結了婚,一開始人們都認爲她是爲了巴結領導而出賣自己,可後來不斷的接觸後,大家總結了一句話——趙姐,太單純了。
    我一見到她就會緊張,從她勸說我到結束,前後不到五分鍾我稀裏糊塗的就答應留下來,她走後,我才發現心跳之快,手心流了很多汗,暗自責怪自己怎麼這麼窩囊。自從那次「化解」事件後,廠裏便傳出我與趙姐有私情的謠言,主任因此耿耿于懷越發的處處刁難我。我聽到大家這麼說時,表面上很生氣,可心裏卻偷偷的樂開了,好像真和趙姐熱戀著,每每夜晚回到宿舍,便開始幻想著趙姐的身體,雖然這讓我覺得有種自責感,但還是壓抑不住自己淫思萬千的欲望。
     當聽到她問我要什麼樣的女孩我才接受時,我沒經過大腦就失口說想找個象趙姐一樣的就行,我看她立刻臉上一紅,接著不知道是生氣了還是不好意思便匆匆離開了。而此後她開始處處躲著我,正因爲如此,我最終毅然離開了工廠。
   最讓我開心的事情,還是半年前爲了報複車間主任,高價向廠裏買了他樓上的房子,從此天天把他踩在腳下。再次回到廠裏,已是另一番景象,大半的廠房沒有了,「嗡嗡」地機器轟鳴聲,千人的大廠人去樓空,昔日一臉霸氣的主任也只能成天靠酒精虛度時光。
    我常常聽到樓下醉酒的主任以我這個「老情人」回來爲借口向趙姐發難,接著就是殺豬一樣的謾罵聲,甚至還動了手。一切讓我有種看著仇人落難的快感。幾次白天在樓道裏碰到趙姐的時候,她總是神色慌張的回避開我,生怕被主任看到。
     一天夜裏,我在廠外買了煙,剛到樓道口,便聽到樓上很重的砸門聲,接著有人不停的在敲門。我繼續上樓,到了主任家門口時,看到只圍著個白浴巾的女人在不斷敲門,一股刺鼻的酒味彌漫在樓道中,毋庸置疑,正在洗澡的趙姐被趕出來了。想到外面風冷,趙姐這樣被拒之門外,我心亂如麻,特別剛才聽到她因哭泣而沙啞的聲音時,我的心軟了,畢竟我恨的只是主任,你先到我那去吧,別冷到了。她沒有轉身,搖了搖頭。我只能轉換種方式對她說:主任現在一定醉得不省人事,你包著浴巾站在這裏,他醒來又要找你麻煩了。說完就回身上樓,果然這一招很奏效,我聽到了她跟在了我後面也上了樓,看來趙姐還是沒變,一樣那麼好對付。
    那你以前爲什麼躲著不見我?那是,那是因爲聽了你的話,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趙姐上了我的鈎,說話有些激動了。我開始繼續升級問題,「我讓你討厭我了,對吧?」不,沒有。趙姐開始不知道怎麼回答我,話在嘴邊卻又停住了。「知道嗎?爲了能不讓你見到討厭的我,我離開了有著十年感情的工作和同事。」這也確實是我當時的心情,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告訴她,我爲什麼要討厭你呢?我其實很開心.趙姐思緒已經被我擊潰了,終于忍不住說出了我想聽到的話。我有家庭,我當時很害怕自己的這種感覺。這回可是觸及到了傷心處,她開始泣不成聲,淚流滿面。
     她一哭可把我嚇到了,一時找不到紙巾,只好抓起毛毯給她披上,然後兩手輕輕地扶住她的雙肩,一邊輕柔撫摸好放松她的情緒,一邊勸慰她,我錯怪了你,你好好的哭出來吧,這樣會好些。由于靠的太近,我感到她微熱的身體隨著抽泣聲在我懷裏有節奏的抖動著。這樣一來,我原已軟下去的陰莖又開始躍躍欲試地擡起了頭,一只手不聽使喚的滑到了她的腰部,將她擁入懷中。她好像沒有察覺到我的動作,還在淚雨俱下地哭著。我試探性地把下顎接近到她耳邊,讓她從我的呼吸判斷我的需要她的信號,然後不太刻意的去親吻她的紅腮。
    她開始用手隔著我的內褲來回挑逗。這樣玩弄了幾分鍾,才緩緩地把我的雞巴從內褲裏掏出,用右手緊握著我的肉柱子,剛好露出一粒油亮亮的龜頭,她先用力的抓緊幾下,然後緩緩地套動,我的雞巴就變得比剛才更強硬了。
    小詩又慢慢改爲用食指中指和拇指合力將它拿住,這一來我雞巴所受到的壓迫力比剛才強,血液有進沒出,龜頭脹得更大更亮。這時小詩湊嘴過來,伸出舌頭在馬眼上挑來挑去,又把雞巴頭含進嘴裏用,左手緊握住雞巴上下來回套動。小嘴圈著我的肉根周圍,緩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靈活的香舌不斷地在我的肉索上挑釁,舌尖偶爾沿著雞巴稜子傘緣來回劃圈,小詩右手握著我那硬凶惡的陽具上下套動,左手本來緊環在我腿上,現在也彎過來幫忙,她用食指把馬眼上的液體塗散開來。我的肉桿子被套得正美,龜頭又受到她指頭的挑逗,酸軟無限,禁不住哦……的發出聲音。
    我幾乎快被她逼上高峰,忍不住大力地按住她的頭,屁股大力地挺上挺下,狠狠的插她一頓小嘴。小詩彷彿得到讚美一樣,吸舔套動的更賣力,讓雞巴在她雙唇間忽長忽短,有時她還用齒端假囓它,兩頰時鼓時凹,忙得不亦樂乎!我的雞巴在她的嘴裏一進一出的,有時快有時慢,有時伸出舌頭舔,不停地搞我的雞巴。「喔……幹!操!真爽,你的嘴真會搞!幹爽死了!幹!」我爽得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快!告訴我的雞巴什麼味道?」「好大!好美味!我愛死你的大雞巴了!」由於嘴裏還含著我的雞巴,小詩費力地伊唔著。我感覺到龜頭被她溫軟的小口包裹住了,舒暢得難以形容;小詩也覺得小嘴兒被我強勁的棍棒侵犯著,痕痕癢癢的不叫不痛快。「啊……進來嘛……全部都進來嘛……嗯……」小詩猛烈搖著頭,一上一下地說。我手按住她的頭往下用力一壓,屁股狠勁地向上一挺,她「呃……」一聲,吊起白眼,粗雞巴就都全部進去了,只剩下陰囊還貼在小詩騷黏的嘴唇上。「哦……大衛……」小詩呻吟著,含含糊糊地說:「動一動……」沒等小詩交待,我早就在上下抽送了。她將我的雞巴套動得更快速,嘴裏嗯哼不斷。
「啊……大衛……啊……你……你現在在幹什麼啊?」小詩趁我把雞巴抽出到她嘴唇邊時,用挑逗的語氣問。「我在……嗯……我在你的嘴。」「小嘴好不好幹啊?」她又問。「好幹……又美……小嘴又緊……啊……又好幹……」我回答說,而且也問:姐在幹什麼啊?「姐在……啊……啊……」小詩說:「姐在被……大衛幹著嘴巴……啊……好舒服……」「姐的小嘴喜歡被大衛幹嗎?」我又問。「喜歡……啊……你好棒……」小詩說:「好會幹……啊……姐很舒服啊……啊……大衛好硬……好燙……好爽啊……姐喜歡被你幹……啊……於是我更撐直起身體,雞巴凶悍的挺動衝刺著,側眼看著她的嘴和我的雞巴緊密的相接磨擦,不由得更加興奮,雞巴肏得無比的熱烈與狂暴。「唔……唔……好大衛…姐浪死了……再用力啊……啊……真好……你真有勁……啊……啊……「嫂子你好騷啊……看我插死你……」「啊……啊……好啊……插死我……啊……算你厲害……啊……啊……哎呦……這……唉……用力……啊……姐有點……啊……啊……」「有點什麼?」「有點……啊……有點快要爽出來了……啊……啊……大衛……啊……再多愛我一點……啊……啊……」我知道這淫蕩的女人即使連插嘴都會發浪,哪敢怠慢,我的雞巴有時不小心才剛滑出口外,她就狠狠的立刻又含了進去,直是讓我無法短暫喘息。「哦……哦……快點……姐完蛋了……啊………啊……射出來啦……出來……啊……啊…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