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2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藤原文太
威爾斯親王 | 2019-3-7 14:17:29

「有點疼,你輕點!」一個女人的聲音,隨之沒有了動靜。

沒過一會兒,一個女人哼哼唧唧的呻吟聲,透過圍牆上一個小洞,肆無忌憚地又傳進了廠區裡面。 此時,夜裡九點多鐘,大林和木頭兩個年輕小夥剛好來到圍牆下,他們背靠圍牆,想坐在那抽菸,偷空歇會兒。

這是一家染色廠,以前是村辦企業,曾經紅火了幾年,後來因經營不善和村主任往死裡貪,工廠資不抵債,不得不關閉。前些年,為甩包袱,按照鄉里的意見,廠子要實行股份改制,於是城裡的能人楊大仙把廠子買了過來。大林和木頭就是那時被招進廠子的,倆人都18歲,到現在已上班兩年了。

這兩人從沒近過女人,哪聽過女人這種媚惑聲音啊!就是在電視上看到過男女親熱場面,也是一閃而過,輕描淡寫。

他倆屏住呼吸,慢慢移到牆上那個半塊磚大小的小洞跟前。雖然看不見外面情形,但聽得更清楚了,甚至連女人呻吟間隙粗粗的喘氣聲都聽得很清晰,還有一陣陣或快或慢「哧哧」的摩擦聲。他們奇怪,不知道那是什麼聲音。

聽著這「激動人心」的聲響,大林和木頭感覺身體活燒活了,有一點難受,倆人的身體裡似有萬馬奔騰,欲衝出柵欄。一顆煙的工夫,圍牆外的異樣聲音停止了,女人說話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我那口子明天回來,你別來了,我出不來。」

「那,後天呢?」聽上去,是個中年男人。

「後天下午如果我到大隊找李姐嘮嗑,他就是走了,你晚上就過來等我。」倆人約定了暗號。

之後,又聽到女人嗔怒的聲音:「別摸了,咱趕緊走吧,一會兒給人看見。」一陣唏唏嗦嗦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牆外又歸於平靜。

大林和木頭站起來,撲稜撲稜身子,倆人同時罵了一句:「他娘的,一對狗男女,野鴛鴦。」

木頭拽了一下大林的胳膊,問:「林哥,後天咱啥班?」

大林踢他一腳,罵到:「你成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能記住個啥?後天咱早班。」

「那,後天咱就聽不到了。」木頭呆呆的說到。

「你小子,這事到惦記上了,回頭咱和別人倒班,讓他們上早班,咱上夜班,還不樂死那幾個小子。」大林咋了咋嘴,忿忿地說。

大林抬頭看了看滿天繁星,扯了一下木頭:「趕緊走,要不活幹不完了。」

隨後的一天,木頭在家裡幹啥活都沒精神,他往大林家跑了好幾次,也問了好幾遍:「林哥,你跟他們說好了咱倒班吧?」

每一次都被大林罵一通:「你個傻木頭,不早對你說了,倒好班了。」

那天,本該8點鐘交接班,他們倆人卻早早到了廠裡。換上工作服,他們沒有去接班,而是拿了根鐵棍,爬過圍牆,到了廠外。 他們找到圍牆外「野鴛鴦」待過的地方。這兒靠牆堆著好多秫稭桿,在兩捆秫稭中間是一塊平整的空地,空地上散亂著一些被壓扁的秫稭桿。

倆人站在秫稭旁邊,沖圍牆撒了泡尿。之後,在正對空地的地方,用鐵棍捅下一塊磚頭,牆上露出一個了小窟窿。 接班後,大林和木頭手底下馬裡地把要染的匹布下到染鍋裡,按下開關,匹布在機器的帶頭下轉動起來。他們又把蒸氣開到最大,染鍋立即傳出「滋滋」聲。

染鍋裡的水很快就開了,熱浪翻滾,蒸汽瀰漫。他們往鍋裡加入顏料,很快地,一鍋布染好了。見倆人這麼賣力的幹活,組長很高興,過來表揚他倆,木頭卻一直對著大林傻笑。 大林抬頭看了看車間的牆上掛表,快九點了,於是對同班人交代了幾句後,同木頭一起又朝廠圍牆走去。

他們小心翼翼地走近圍牆,手撐地,慢慢坐下,背靠圍牆,伸耳仔細聽著牆外。

此時倆人不知道牆外是不是已來了只「鴛鴦」。他們怕點菸時打火機的火苗透過牆洞驚了外面的人,所以倆人都沒有抽菸。

大林和木頭輪流臉緊貼住圍牆上那個早已捅好的窟窿朝外看,看了幾次都沒有人來,大林氣惱地罵到:「娘的,還不來,還來嗎?」 木頭沒有應聲,換下大林,臉更緊緊地貼住牆面,好像要把腦袋穿出圍牆,將那兩個人抓來似的。

等了一會兒,木頭忽然轉過頭,朝大林擺了下手,臉上明顯激動起來。 大林急急推開木頭,對著窟窿朝牆外看。他看到有個人晃晃悠悠朝這邊走來,起先在遠處時,這人走得很慢,很隨意,好像無事閒遛似的,快到工廠圍牆時,他小心地向四周看了看,發現附近沒有人後,就快速小跑過來,一屁股坐在那兩捆秫稭桿當中的空地上。

這個人不會想他身後的圍牆上多了個窟窿,只間他把地上散亂的秫稭桿歸置在一起,鋪開,又用手拍了拍,然後,拿出菸,抽了起來。這一切,都被大林看在了眼裡。不過,他一直背對大林坐著,僅從背影大林看不清楚他是誰。

煙霧順著夏季裡的絲絲烤人熱風,穿過牆上的窟窿,直往大林和木頭的鼻子裡鑽。潮濕加上菸味,倆人都感到鼻子有點嗆,他們使勁摀住嘴,忍住咳嗽。

不一會兒,那女人來了,只見她快步走到男人跟前,還沒等開口,就被他一把拽下,坐在男人了懷裡。 大林看見那女人邊推男人往她懷裡拱的頭,邊自己解衣服,小聲說:「別瞎弄,等一下,我自己來,上次那件衣服被你扯破了,我家男人還問我怎麼弄的呢?」

女人的衣服被解開,白花花的肉露了出來,大林看傻了。之後牆外人再也沒有了說話聲,取而代之的,又是那天大林和木頭曾聽到的女人呻吟聲和噗嗤噗嗤的異常響聲。

男人和女人摺騰了好一陣,大林和木頭看得也是目瞪口呆,身體發熱,直流口水。

那兩人走的時候,大林聽出男的是村支書,女的是村裡有名的美人,泥瓦匠劉二的媳婦。劉二結婚七、八年了,不知啥原因一直沒有孩子。村裡不少人猜測,說是劉二不行。

他心裡罵到:「狗娘養的。」隨後掏出菸來,自己點上一隻,又扔給木頭一隻。

下班回到家,大林胡亂吃了點麵糊糊,之後,抗把掀,走出家門,隨他爹到地裡給麥子澆水去了。 他家的地和泥瓦匠劉二家的相臨,他看到劉二媳婦也在地裡。她正低頭鏟開田埂,讓井水流進麥田。

她穿著黃綠格襯衣和黑色褲子,可襯衣裡沒穿內衣,胸前的兩個「大饅頭」在陽光的映射下,輪廓清晰可見,隨著她的用力刨挖,它們不停地晃動。她的褲子緊緊包裹著豐滿結實的臀部。

看著這女人,大林嘴裡又嚥了口唾沫,「奶奶的。」心裡又罵了一句。 中午時分,同村的小胖來他家,找他喝酒。大林問:「你不是早班嘛?咋不在班上?」

「咳,廠裡今天沒水,都歇了。」

「咋?咱廠不是用村裡的井水嗎?怎會沒水?」

「是這,廠裡差村裡下半年的水錢,廠長跟村裡說了好幾次,想晚給幾天,一些加工費沒結回來,暫時沒錢給。村上等了一個星期,看廠子還不交錢,就把水停了。」

聽完小胖的話,大林站起身,兩腳踩到凳子上,蹲在上面:「一會兒我去問問廠長。」

喝完酒,大林晃晃悠悠騎著自行車來到廠裡。他喝的有點高了,嘴裡說話不是很清楚。坐在廠長對面,他醉聲說:「廠長,我要是能讓村子給廠裡放井,上次你扣我的一百塊錢,能還我嗎?」

「你小子,你要是真能讓村裡容咱幾天交錢,今天就把水放過來,別說那一百塊錢不扣,補發給你,我還單獨獎勵你一百。」

「真的?」大林醉著眼問。

「真的!你還不相信我嗎?」廠子有一搭無一搭的說。他沒想著大林能辦成這事,他已經托付村裡好幾個人找支書談,都沒談成,一個楞頭小子能說成?他不信。

大林扶著桌子站起來,嘴裡不利索,大聲說到:「你,等著,小樣,我就不信了。」 廠長也不知道大林怎麼說的,反正在大林走後不到半個小時,村支書就來電話,跟他說可以再容染廠一個星期交水費。村裡也很快給廠子合閘放水了。

當天晚上,木頭到大林家,找他一起上班,大林正躺在院子的陰涼處睡覺。他迷迷糊糊的,坐起來,喝口水,起身走到牆角的臉盆跟前,胡亂洗了把臉。隨後,扯下涼衣繩上的褂子,從衣兜裡掏出三十塊錢,遞給木頭說:「去小鋪買條菸,給我一盒,省下的都給你。」

木頭傻樂著接過錢:「你今天對我咋這麼好,嘿嘿嘿。」

上班的時候,木頭一直催大林快點幹活,而大林好像心不在焉,幹活一點不像往常那樣利索。木頭湊到大林跟前,小聲說:「一會兒咱還去不?」

大林知道他問的啥事,沒好氣的說:「去啥去啊,幹活。」他知道,廠牆外的那兩個人,再也不會來了。

一晃大半年過去了,大林的歲數也到了結婚年齡。初春乍暖還寒的日子,大林的媽媽緊著找人為他張羅對象。周圍臨村的姑娘大林見了好幾個,大人們都很滿意,但大林不同意。他看上了村後的瑩瑩,這是在他媽媽三番五次盤問下,大林才說的。

目標有了,大林的媽媽就趕緊找媒人去提親。可事與願違,托了好幾個媒人,女方家就是不同意,大林的親事也就一直沒有提下來。

婚事可以緩一緩,院落得蓋整齊。大林家請了不少人幫忙蓋西廂房,其中就有泥瓦匠劉二。按習俗,房子上梁要管蓋房人一頓酒。那天晚上,劉二喝多了,大林媽媽喊來劉二媳婦,讓大林幫著把劉二攙回了家。

大林和劉二媳婦死拉活拽把劉二弄到了他家。劉二死豬一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劉兒媳婦心裡鬼,一直不敢正眼瞧大林,她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 劉二媳婦讓大林坐在沙發上,到外屋拿過一個小籃,裡面有炒好的花生,遞到大林面前。大林不客氣地接過來,伸手拿起花生就磕。 劉二媳婦問大林:「大侄子,說媳婦沒?」

「呸。」大林吐出一個花生皮,恨恨地說,「瑩瑩家不同意。」

「誰?瑩瑩?那可是個俊閨女,趕明兒我給你說說去。」 此時,已是春節過後,天還有些冷,劉二家裡的土暖氣燒得很熱。燈光下,大林看見劉二媳婦很嬌媚,臉紅撲撲的,胸鼓鼓的,薄薄的小嘴微微張著。

透過劉二 媳婦的大紅毛衣,大林似乎看到了她那白得刺眼的胸脯,誘人的呻吟聲好像也傳進腦子裡。他的身體又有些發熱。 他站起來,打撲打撲手,說了聲「走了」後,就匆匆走出房門,走進還有些寒冷的春夜裡。

劉二媳婦趕緊跟出來去插院門。在院門過道,大林停下,沒有回身,有些不容質疑地跟劉二媳婦說:「你得幫俺說成了。」之後,就快步往家走去。

不知道劉二媳婦怎麼跟瑩瑩家說媒的,反正,這次瑩瑩的家人答應了。

按當地風俗,媒人提親成了,男方要給媒人五百塊錢,名為「謝媒錢」。大林的媽媽當天就把「謝媒錢」給劉二媳婦送了去。 晚上,大林的媽媽把這事和大林說了。大林聽後,氣呼呼地說:「咱家的錢她也敢收?我找她去。」說著,順手揣了盒菸,去劉二家。

劉二媳婦正坐在板凳上在外屋洗衣服,看到大林氣呼呼來,她趕緊站起來,兩手在圍裙上擦了幾下,招呼大林到了裡間。

「我媽下午來過了?」大林語氣冷冷的問。說完,他掏出菸點上,衝著劉二家吐出一口菸氣,煙霧立即在兩人之間瀰漫開來。 「來了,來了,還給我拿錢過來,咱兩家啥關係啊,這錢我能要嗎?正打著洗完衣服給大娘送過去呢。」劉二媳婦趕緊接茬。說著,她從立櫃抽屜裡把錢拿出來,遞到大林跟前。

大林臉色有點好轉,接過錢來,沒有說話,揣進兜裡。

「叔呢?又去蓋房了?」大林有一答無一答的問。

「是,在臨縣,去兩天了,後天回來。」大林媳婦聲音聽上去有點哀怨。

「他還找你不?」大林看了劉二媳婦一眼,聲音硬硬的。

「誰?哦,沒,我們早斷了。」劉二媳婦臉通紅,聲音喏喏,神色慌張。

麥收後,大林和瑩瑩結婚了。這年大林正好22歲。

大林結婚後,他父親把家裡的地分給他兩畝,大林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在地裡忙碌。一去地裡幹活,他幾乎幾能看見劉二媳婦,但兩人很少說話。有時候看她忙不過來,就走過去幫一把,但他還是無話。

不過,從大林的眼神裡,劉二媳婦似乎看到了只有在已婚男人的眼裡,才能見到的東西,那是慾望,為此,她的心撲騰撲騰跳過好多次。

幹活時,劉二媳婦看到大林滿頭大汗,偶爾也會走過來給他瓶水喝,或遞給他條毛巾擦汗。

日子就在這種平淡而又忙碌中一天天過著,一種慾望的東西也在積蓄著。

春節到了,村裡一派喜慶景象。

天,大林家來了不少親戚拜年,大林陪他們喝了不少酒,但沒醉,因為他心裡裝了一件事。 酒席上,一想到這事,大林那已成男人的身體就更加燥熱難耐。他盼著酒席快點散,親戚早點走。 酒席終於散了。送走親戚,大林迫不及待地來到了劉二家。他知道,這個日子裡泥瓦匠劉二不會在家,他準是不知在誰家又喝得酩酊大醉。

他推開院門,劉二家果然靜悄悄的,推門進到屋子,走到裡間,看到劉二媳婦正倚在床頭看電視。他一屁股崴在紫紅的草革沙發上,看著劉二媳婦,輕輕喊了聲: 「嬸兒。」

「你過來了。」劉二媳婦起身,幫他倒水,拿瓜果。 劉二媳婦俯身遞水的時候,一股清香襲向大林。他感覺似乎頭有些發暈,一把拉住劉二媳婦的手,聲音顫顫的又喊了一句:「嬸。」

劉二媳婦推開大林的手,臉色紅潤,沒有說話,不自然地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轉身又坐回床上看電視。

一個蘋果,剛送到嘴邊想吃,他突然發現劉二媳婦正眼神嫵媚地盯視他。他心裡一熱,手一哆嗦,蘋果一下子掉到地上,滾落進沙發裡面。 他低頭彎著身子,手往沙發裡夠了夠,但沒有摸到蘋果。

劉二媳婦走過來,讓他往邊上挪了挪,自己彎腰,撅著屁股伸手到沙發裡去摸索,她的臉幾乎碰到了大林的腿。 吻著女人的香味,看到她的滾圓臀部,大林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抱住劉二媳婦。劉二媳婦軟軟倒在了大林懷裡。

「媳婦懷孕,不讓我她的近身子,已經一個多月了。」大林喘著粗氣說。

「別這樣,對不起你媳婦。」劉二媳婦嘴上這樣說,身體卻沒有離開的意思。

「我見過的你身子,就是這兒,白白的。」說著,大林往劉二媳婦那鼓囔囔的前胸摸去。

「你這個小壞蛋,小讒鬼。我早知道你的壞腸腸。」劉二媳婦嘴裡噴著熱氣,「今天不行,我帶著身子呢,以後再說吧。」 聽了劉二媳婦的話,大林感到索然,興致立即減了。他放開她,站起身,拽了拽衣服,然後走出了劉二家。

他回到自己家中,看到妻子瑩瑩躺在床上睡得正香,他低頭親了親瑩瑩光滑額頭,抱了抱她圓圓的雙肩,然後脫下衣服,鑽進被臥,也睡了。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899-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