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5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左頌星
王子 | 2019-3-7 14:32:06

我是從農村讀大學出來,在城裡工作的。當時考取的是全國知名的學校,全縣也少有,所以一時轟動,家鄉很多人自然崇拜我。這不是廢話。我告訴大家這一點,是想讓你們明白,這也許是我偷淫成功的原因之一,因為我不是個帥哥,也不是十分有趣的人。

話有一年秋天的一天我下鄉回家,忽然看到一個標緻的女子笑著和我打招呼,而且叫的是大哥,言語見顯見十分熱情。我好似眼熟,聯想到隔壁小弟最近娶親的事,我明白了,這就是新娘子。其實我小時候就認識她,因為在一個學校讀書,她比我小四五歲。這是個非常出眾的女子,起碼在鄉下來說是如此。身高162的樣子,皮膚白嫩細膩,身材尤其出色,這是她區別於一般鄉下女子的最大特點。奶子高,腿長屁股圓,美中不足的是左臉上有一塊比一分硬幣略小的疤痕,據說是幼時受傷所致。這塊疤痕長在她臉上,在我看來,類似維納斯的斷臂。絕對尤物!

離開鄉下小學後,很多年沒有見到她,沒想到已經為人妻子了。而且這樣一個艷女,就如此嫁做一個家境很平常的農人,我不禁內心為她叫屈。但細細想來,她生於鄉下,又沒有一技之長,這也是無奈的選擇啊。

轉而一想,以她對我如此熱情的樣子,或許我有機會與其老公分享?念及於此,內心立即騷動不安起來。

我要告訴大家的事,當時我並沒有得手,因為我在鄉下呆的時間就幾天,雖然也尋覓過,但未找到機會。

我真正上她,是在當年春節,大年三十晚上!而且,當時她肚子裡正懷著孩子!

從那次見面後,直到春節我才回家。忘了交代,彼時我正與現在的老婆戀愛,她沒有與我同去鄉下。

我就是在大年那天回到家裡的。一回家我就去隔壁她家看了看,找機會去了。她一見我,又笑著叫我:「大哥,回來過年了?」我一邊答應,一邊想:一定要把我幹了!

我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麼有這樣的決心。要知道,除了大學時與初戀做過為數不多的幾次,我還沒有與第二個女人性交過,包括當時在談的女朋友!也許是她身上天然的風騷鼓勵了我,也許是我發覺了她眼神中透露的崇拜與好感。

由於當時我家經濟緊張,沒有買電視機,所以這天晚上,我與父母一起擠在她大伯(丈夫的哥哥)房間裡看春節晚會。

房間並不大,大概15個平方米。她大伯夫妻、孩子坐在床上被窩裡,地下擺了一條長板凳和二三個椅子。我當時好像因為去的早,在板凳上就坐,旁邊是她公婆,我父母坐椅子,而她老公看人賭博去了。晚會開始二三十分鐘後,她進了房間。我起來給她讓坐,她則堅持不要,而是站在了我身後。我開始心猿意馬起來!

我們一邊看節目,一邊偶爾也談點感想,但我一直不知道如何與她接近。後來,大概是站累了,也許是無意識,她的手好像短暫的扶在了我的肩上。即使這樣,我也沒有別的辦法和她立即去做愛。

好像是在10點半左右,她熬不住睡意,回自己房間睡覺去了。剛開始我還沒有反映過來,依然在看電視。過了二十來分鐘,我突然想起,她老公看人賭博或是參加賭博去了,不到淩晨一二點是不會回來的,而她一定留著門等丈夫!一念至此,我下身立即硬了,並且感到發燙。

坐片刻後,我假裝要睡了,不顧她公婆等人一再挽留,起身離開了房間。那時我父母也回去休息了。

我們住的是幾百年的老房子,很多人家的房間之間都是以一層薄薄的木板相隔。如果不加注意的話,隔壁的一點動靜都會被鄰居聽去。我從看電視的房間出來,摸黑穿過一個廳堂,就來到了她的房間門口,而她的隔壁就是我父母的臥室!

她房間裡漆黑一團。我在門口站了一會,聽了聽,沒有任何動靜。我不知道她是否睡熟了,也不知道她丈夫是否違反規律,已經回來睡覺了。就算只有她一人在,我要進去的話,她會有什麼反映?會有什麼後果?我真的沒有把握。為此,我猶豫了幾分鐘。但最後,色心壯了我的膽,我決定闖進去,萬一鬧出事來,我就推說是來找他丈夫。

於是,我輕輕推開了門。房門因為太舊,發出了輕微的聲音。我熟悉房間裡傢俱的擺設位置,乃輕步摸向床前。摸到床沿後,我坐了下來。熟悉了黑暗的環境後,我發現只有她一人在床,正在熟睡。我的心狂跳著。我伸出手來,輕輕掀起她腿旁的厚被子,另一隻手探了進去,摸到了她穿著晴綸長內褲的長腿。內褲下的肌肉結實豐滿,極具彈性。此時我用力很小,所以還沒有弄醒她。

見她沒有反映,我把手移向了她兩腿中間,摸到了她高高隆起的陰阜!我的心跳的更厲害了,幾乎讓我窒息!稍做停頓後,我的手掌在陰阜上摩擦揉捏起來。只感到無比的柔軟,肉感,聽到陰毛與內褲摩擦的沙沙聲!這時,她迷迷乎乎的醒了過來,大概以為是丈夫回來了,未加警惕的問:「誰啊?」

我馬上俯身到她耳邊,用顫抖的聲音回答:「是我!」她的睡意馬上沒有了,發出了一聲驚呼,接著輕聲問道:「你來幹嘛?」我一時真不知道如何作答。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我胡亂編了一通仰慕她的話,表示希望與之親近。也是我太沒有偷香竊玉的經驗,本以為她知道是我後,會立即答應;即使不做口頭表示,也不會堅決拒絕。誰知道她的反映正是後一種,而且叫我馬上出去。

我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但手還是隔著褲子撫在她的陰部(她好像推開過?)。我一邊呆著,腦子裡急速尋思著:也許是因為她面皮薄?或者擔心丈夫突然回來?於是我告訴她,我只摸一會就走,同時摸索著吻上她的臉,吻她的唇。她一邊推拒著,一邊叫我趕快出去,否則她要開燈叫人。我既然走出了這一步,就不會輕易停下來,並且料定她不感叫人。我一手繼續捏她的B,一手揉搓她的奶子。在這過程中,我雖然擔心她會叫,擔心隔壁我父母聽見,但高漲的慾望使我不顧一切了。由於她不感大幅度的反抗,接下來我的手輕易的跨過她內褲上橡皮筋褲帶,直接摸到了她的大陰唇上,並開始撩撥她的慾望。也許是因為我當時接觸女人的經驗太少,也許是由於她處於極度的恐懼和擔憂之中,或者還有她剛剛醒來,不能很快進入狀態的原因,摸了幾分鐘,仍沒見她B中留出多少水來,B縫中並沒有怎麼濕潤。我又撩起她穿著睡覺的毛衣、晴綸內衣,抓緊了她的奶子,逗弄她的奶頭子。就這麼玩了一會,她輕聲說:「夠了!快走,我丈夫要回來了!不走我真的喊人了》」我才不再害怕這些了,說:「他沒有這麼早回來的。我已經想你好久了,你就讓我操一下吧,我快點完事。」

說完就掀開被子往她被窩裡鑽。她一聽,可能更害怕了,立即大力推我。女人的力氣終究有限。我趴到她身上,一邊往下褪自己的褲子,一邊求她,並且保證很快操完。她則一邊抗拒,一邊開始求我了:「不要啊,大伯!求求你!不要!」「我要為她守住啊!」到了這時,我褲子都褪到了膝蓋,已經不可能停下來了。

我一邊拉她的內褲,一邊用膝蓋頂開她的雙腿,她則竭力想夾緊,雖然褲子終於被我拉下來到了膝蓋的位置,但依然想阻止我操進她的B裡去。到底她抗不過我,我扶好自己的雞吧,摸索著往裡一頂:進去半根了!這時只聽她輕呼一聲:哦!大概意識到抗拒再沒有意義,只希望我盡快操完,馬上離開,於是身子軟了下來,一任我趴在身上,氣喘噓噓的插她,抽她。我這時才發覺她的肚子微微隆起,大概已經懷孕三個月了!這可能也是她抗拒我的原因。

我擔心操的她流產,加上褲子脫的不徹底,束縛了動作,而且她的陰道很緊,只能抬起上身,避免壓迫她的肚子,慢慢的、輕輕的操,難以舒展來,痛痛快快的操她。於是,我嘗試抬起她的腿,把她的褲子全脫下來。對我的舉動,她開始激烈反抗,使我沒有得逞,只好別彆扭扭的操著。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心裡保持著刺激的快意,下面其實沒有多少滿足感,但是又實在沒有辦法放開來幹她,而且提心吊膽,怕她丈夫真的回來。五分鐘不到,還遠遠沒有操夠、射精,她終究無法容忍了,開始用力推我下來。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8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