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91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z9228
男爵 | 2019-3-10 17:54:17

今日收到茹茵的電話,她叫我陪她看電影,我見今晚有空便答應她。

當我趕到戲院時已快要開場,所以連要看甚麼電影也不知道。

進入戲院後剛正開映,四周暗得連路也看不見。

而茹茵則主動拖住我的手,我以為她看不見路才會這樣。

後來坐了下來她依然不肯放手,我開始覺得不好意思,因我只當她是別人的老婆,從未有對她作出非份之想。所以只好裝作若無其事地把手縮回。

銀幕上的廣告完了,正場開始放映,但竟然是一部三級片。

我問茹茵為何和叫我陪她看三級片,她解釋說連她也不知道,可能是買錯了戲票。

我覺得和她看這樣的電影好像很不自然,便叫她不如走吧。

但茹茵說既然花錢買了票便不要浪費,況且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所以我只好繼續看戲。

銀幕內主角的演出十分大膽,開場只有廿多分鐘,已有不少性交口交以及肛交的場面,看得我慾火上升,但有茹茵在旁便不自在。

當我偷偷望她時,看到她全神貫注地看著銀幕,我聽到她的呼吸很急促,而雙手更用力緊握著座位的扶手,看來她也是被銀幕內的場面所刺激。

忽然她發現我在看著她,起初她好像不好意思,但過了一會她竟然把頭倚在我的肩頭,手臂則繞著我的手臂,我聞到她身上的香味,和感覺到她的乳房壓向我的手臂,簡直令我的慾火急升。

之後她更用乳房在我的臂膀不停輕柔地摩擦,我覺得她的乳頭開始漸漸變硬。

這簡直是種明顯的挑逗行為,如果這樣子下去只怕會令我控制不住。

所以我只好扮要去洗手間,但是茹茵說她也要去洗手間,我唯有和她一同去然後在門外等候,但她很快便出來。

而且交給我一塊類似濕手帕的東西,當我看清楚那塊濕手帕時,發現是一條鮮紅色的喱士內褲,原來茹茵專程到洗手間,脫掉這條被淫水濕透的內褲,這令我不知如何是好。

那時剛好有一個少女進來被她看見我手中的內褲,這令我極之尷尬。

我一方面忙把那條內褲塞入褲袋之中,另一方面拉著茹茵急忙地返回座位。

之後我不知道如何是好,而茹茵則越來越大膽,竟然在座位裡把她身上的黑色胸圍脫了下來,跟著把它塞入我另一個褲袋之中。

隨即捉住我的手隔著衣服在她的乳房上撫摸,而她的嘴已吻在我的唇上,她明目張膽的引誘使我一時之間完全失控。

好在我們是坐最後一行,如果不是必定被人看見,我覺得茹茵是早有準備來引誘我的。

我的手從她的衣領,一直伸到她的乳房上肆意地搓弄,毫無阻隔地觸摸她嬌嫩而彈力十足的胸脯,我一時用力地搓揉她的乳房,一時又用指尖撥弄她的乳頭,很快她的乳頭便硬起來,茹茵更在我的耳邊不停地喘氣,而且捉住我另一隻手向著她只穿著短裙的大腿摸索,她帶領我的手逐漸向上,經過她嫩滑的肌膚終於到達大腿的盡頭。

因為茹茵早已把那濕透的鮮紅色喱士內褲脫下,所以我可直接觸摸她的私處。但我的手指只在她的陰毛上輕柔地掃來掃去絕不接觸到其他的地方,終於茹茵忍不住叫我撫摸她的陰部,於是我的手指便沿著濃密的陰毛往下摸。

首先摸到了她的陰核,我先在陰核的四周摸弄,等到茹茵的呻吟漸大時再對她的陰核進行撫摸,因為陰核被撩撥的刺激,所以她差點大叫起來。

我不停地撩撥她的陰核,令得她軟倒在我的懷裡。

但茹茵也不示弱,先用手搓揉我的褲襠,等我的陽具變硬時,才把它從拉鍊裡拉出來,小心翼翼地撫摸。

我叫她為我口交但她不願意,因為她從來未曾為人口交過。

我只有作罷,但當我用手指挖她的陰道時,可能太過刺激了,她竟然叫了出來,好在茹茵的反應很快,急將我的陽具塞入口中,我卒之成為她第一個口交的對象,她本想把我的陽具吐出來,但我按住她的頭,而且不停地撩撥她的陰核和塞挖她的陰道,這使她得到性興奮,慢慢地不再反對為我進行口交了。

後來茹茵被我撩撥得淫水直流達到高潮時,更捧住我的陽具不停地舐弄和大力的吸吮,看她肉緊的樣子好像要把我的陽具和睪丸一起吞下,她的舌尖不斷在我的龜頭上靈巧地打轉,我感到很舒服而且十分刺激,差一點就在茹茵的口中射出精液。

所以我把她拉上來和她熱吻起來,想不到茹茵的接吻技巧很高,她的舌頭在我的口內撩來撩去。

而且比我更心急,她一面和我熱吻,一面不停地搓揉我的陽具,後來更將身體靠上來,捉住我堅硬的陽具對準她嬌小的陰戶,然後慢慢地坐下來直至全根插入,茹茵緊窄的陰道把我的陽具緊緊的包裹著,再前後左右地擺動她的臀部,而我則捧住她渾圓的臀部,不斷挺身向她的陰道猛插。

而手指更撫弄她的陰核,使她緊咬著嘴唇防止大聲呻吟起來。

茹茵可能興奮過度,在我的頸部吻了不少咖喱雞。

而我則在她那個嬌嫩緊窄的陰戶中不停地抽插,茹茵卒之忍不住要大聲叫床,我急忙對著她的嘴吻下去,她把我緊抱著,而且不斷地扭動身體,我知道她已經快要到達高潮,所以我大力地加快抽插,使她的高潮一浪緊接著一浪。

後來,她滿足地停了下來,更不斷抽搐她的陰道,使到我的陽具被不斷的緊緊地夾住,我已經支持不住陰道的吸吮力,我緊抱著她瘋狂的熱吻,而且把陽具狠狠地塞入陰道的深處,最後在茹茵的陰道內射出了濃濃的精液,而茹茵也感受到我射精時的威力,她的高潮再次來臨令到她全身震顫抖,我們更將性器官互相擠壓務求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們卒之嘗到偷偷摸摸地性交的刺激,當我們正準備事後清潔時發覺身旁多了一個人,那人正是在洗手間外的少女,原來她一直看著我和茹茵的一舉一動。她望著我們而嘴角更露出欣羨的笑容。

她俯身過來和茹茵耳語一翻,而茹茵起先好像很為難,後來則表露出躍躍欲試的樣子,茹茵依偎著我說,那叫沛霓的少女正失戀想找尋慰藉,看到我們戲院中造愛覺得很刺激,想跟我們一起玩性遊戲。

茹茵已經答應了她不輪到我反對,況且我也很想試一試三個人一同造愛的滋味。

沛霓不等我的答覆便已經把我的陽具含入口中,她全不介意那裡已染有茹茵的淫水和我的精液,還好像很美味的樣子從頭到尾把我的陽具舐得乾乾淨淨,開始時沛霓好像很生疏,但經過茹茵的教導才漸漸純熟,雖然我剛才和茹茵淫樂時,已大耗精力,但沛霓對我來說是另一種新鮮感,所以我的陽具又很快速地硬起來,而我的手與口也十分忙碌,我的手不斷在沛霓身上撫摸,她的乳房不算大但是很夠彈性而且乳頭很細小也很敏感,我只輕微的觸碰便即會硬起來,而茹茵的舌尖不停與我的舌尖互相撩撥,我從未試過同時間對付兩個女人,所以感到極度的興奮和滿足感。

就在此時電影播放完畢,四周的一同燈亮起,我們忙著整理衣服和離開。

散場後我們都感到意猶未盡,後來我們一同返回我的家,入屋之後茹茵第一時間向我撲來,我叫她們先洗澡。

茹茵要我和她們鴛鴦戲水,我們一齊到浴室洗澡,我和茹茵首先脫光衣服,但沛霓好像很怕羞,遲遲也未脫去那套灰色的內衣褲,我和茹茵便替她脫掉,但沛霓不斷地掙紮,要我按住她由茹茵脫光她的內衣褲,我們卒之赤裸裸的進入浴室,但沛霓始終撓著雙手摭住身上的三點,我和茹茵都覺得很奇怪,問她為何如此怕羞,沛霓滿面通紅地說出她是個還未經人道的處女。我和茹茵感到很驚奇,她如果是處女的話為什麼要搭上我們,還要和我們一起玩三人造愛,這無疑是荒唐地獻出處女的初夜。

她說起初只是一時衝動想找一點刺激,也未曾想到處女不處女的問題,到現在想起才後悔跟隨我們回家。

我和茹茵說如果她不是自願的話,我們是不會勉強她的,沛霓聽見後便笑起來說剛才還害怕我們會把她強姦,茹茵開玩笑抱住她說要即場強姦她,沛霓笑嘻嘻說不怕女人強姦。

看見她們如此玩法,我怕會控制不了所以便想離開,但茹茵叫著我說橫豎我已經看見過沛霓的裸體,只要我不去強行和沛霓性交便沒問題了。

而沛霓也不反對和我們一起玩,只要不會弄穿她的處女膜便玩甚麼也可以。但茹茵偷偷地在我耳邊說她有辨法令到沛霓自願的獻身給我,因為她已不能把自己的初夜獻給我,所以希望用沛霓來代替,而且茹茵也想看看沛霓被我開苞時的表情。

洗澡完畢後茹茵和沛霓一出來便對我全不理睬,只顧互相撫摸和接吻,我只得做個旁觀者。

她們先來一翻熱吻,然後茹茵更分開雙腳把那神秘的私處呈現在我們的眼前,沛霓可能從未看過別人的陰部,所以有點怕羞。

但茹茵也不說話就在我們面前自慰起來,她的表情十分淫蕩,她把手指放在陰唇上不斷磨擦,而且樣子好像很舒服似的,看得沛霓雙臉比剛才更紅。

我看到沛霓的嬌態和茹茵的嫵媚,使到我的慾火一發不可收拾,我真想張她們就地正法。

但我知道茹茵正在嘗試引發沛霓的慾火,在我而言要沛霓自動獻身給我,比我強姦她更有滿足感。

那邊茹茵已一手解開沛霓的浴巾,連隨把沛霓推倒在床上,跟著用手在沛霓的陰部不停撫摸,處女身的沛霓又那會是茹茵的對手,不一會便被茹茵弄得高潮疊起,還扭著床單大聲地呻吟,我看在眼裡已經按捺不住,當我正想採取行動時,茹茵給我一個眼色示意不要亂來,那時茹茵又轉換了姿勢,變成茹茵的頭對著沛霓的腳,而茹茵更放棄用手改為用她那條靈活的舌頭向沛霓的陰核狂舐,沛霓何嘗試過這樣的刺激,只得震顫抖著身體不斷大叫,我知道茹茵就快成功了。

果然茹茵把下體移向沛霓的頭,要求沛霓為她作口舌服務。

起初沛霓有點猶豫不決,但經我和茹茵的說服卒之答應一試,我教沛霓如何對付茹茵,開始時沛霓有點害怕,但是茹茵已挑起了她的慾火,沛霓已不顧一切地向著茹茵的陰核舐弄,茹茵知道計劃已經生效,便更加落力地對著的陰部狂舐,這令沛霓興奮得幾乎暈倒。

但沛霓也不甘示弱舐弄茹茵的陰核之餘,更懂得用手指塞入茹茵的陰道之內掏挖,茹茵漸漸也到達高潮,兩個女人在我的床上一同大聲地叫床,後來她們更坐起來貼著陰部互相磨擦起來,如果我不是曾經和茹茵造愛,我會以為她是同性戀者。

她們後來叫我到床上躺下來,然後她們一齊為我舐弄陽具和陰囊,她們四隻雪白的乳房在我的面前搖晃,令我忍不住把玩個夠,我更將兩人放在床上輪流舐她們的陰部。

我看到沛霓的陰部非常飽滿,陰唇沒有外露,我用手指把她緊窄的陰道輕微的張開看見內裡更是鮮粉紅色的,好像經已熟透了的水蜜桃,我在舐她的陰核時忍不住向她的裂縫進攻,我先用舌尖在陰道口輕舐著,然後慢慢地把舌尖鑽入她的陰道內,這令到沛霓興奮到不停的扭動身軀和大聲叫床,同時我聞到沛霓陰道內發出陣陣處女的幽香。

茹茵看見我對沛霓如此落力,更張嘴把沛霓那顆細小而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口中吸吮起來而且不時用牙齒輕咬,沛霓更加叫得聲嘶力竭,我們知道沛霓已經極度興奮,我們知道時機到來便把她放開,我和茹茵先來擁吻一翻,然後再度互舐。

我們先將沛霓弄得極度興奮然後對她置之不理,再在她面前親熱纏綿,令她空虛的感覺增加,果然她開始坐立不安,當時茹茵已伏在我兩腿之間拼命吸吮,她更爬上來坐在我的陽具上,茹茵把它小心地對準自己的陰道然後緩緩的坐下來,我感到她陰道的灼熱和濕潤,我知道連茹茵也慾火難耐。

當我的陽具插入她的陰戶時,茹茵的表情像十分享受,而在我的抽插中更發出滿足的叫聲,看得沛霓更加心癢。

她這個表情給我們看見,我和茹茵便更加賣力表演。

果然沛霓已經忍無可忍,已不顧得羞恥的就在我們面前自慰起來,她用手不停地搓揉自己的乳房和陰核,同時更大聲呻吟。

這時茹茵向沛霓招手叫她過來,當沛霓爬到我們身邊時,茹茵叫她坐在我的面上,沛霓也不猶疑即時用陰戶對著我的嘴巴坐下來,我立刻捧著她幼滑的屁股伸出舌頭舐向她的陰核,沛霓即時顫抖著身體,不停地擺動下體來配合我的舌頭。

茹茵同時在她的乳頭上舐著,等到沛霓達至高潮時便和她熱吻,茹茵一面吸吮對方的舌頭一面擺動著身體上下的起伏,茹茵更抱住沛霓的身體和她一同起伏。

起初我只是舐著沛霓的陰核,後來我把舌頭盡量伸出來鑽向沛霓的陰道,因為有茹茵的教導所以沛霓很快達到高潮,而且不斷地流出淫水,我躺在下方吞食著沛霓香甜的汁液,另一方面我的陽具在茹茵的陰道內不停被磨擦,受到這雙重的刺激使我禁不住要在茹茵的體內射精,茹茵好像受到感應,我感到她在加快速度,而且坐下來時一次比一次大力,使我的陽具更深入她的陰道內,我的陽具簡直可頂撞到茹茵的子宮,終於我們一起達至高潮,我的陽具就頂住她的子宮射出一股濃度十足的精液。

茹茵好像意猶未盡還在擺動下體,而且不斷收縮陰道,像是吸盤一樣要把我的精液全部吸乾。

終於茹茵翻身下來睡在我身旁,她叫沛霓和我先玩玩69式,沛霓亳不猶豫地爬在我身上,擺好位置後便用陰戶壓住我的嘴,而她全不厭棄我剛好才和茹茵歡好過,陽具上滿是我和茹茵的汁液,沛霓張開她的小嘴便把我的陽具全吞入口裡,而且含得很滋味。

受到這樣的刺激,令我忍不住就在茹茵的口內射精。

而茹茵也毫不猶豫地吞食那些精液,而且不停吸吮務求吞盡每一滴精液,後來茹茵和沛霓還露出極淫蕩的表情。

我忍不住按著沛霓的頭要她用口為我弄硬我的陽具,而茹茵很乖巧地伸手撫摸沛霓的陰核保持著沛霓的慾火。

我的陽具很快堅挺起來,茹茵俯身一面含著沛霓的乳頭,一面把沛霓的下體移動,直至接觸到我的陽具。

沛霓也經不起慾火的煎熬,她把一切貞操觀念都棄於腦後,沛霓不滿足於只有口舌的接觸,她不顧一切的要嘗試激烈而真實的性行為,沛霓提高臀部,把陰戶對著我的陽具,然後慢慢地坐下來,當她的陰道口接觸到我的陽具時,我們的心情都很緊張,而沛霓更是患得患失,終於她咬緊牙關地坐下來,我感到陽具正在進入沛霓的陰道內,因為我的龜頭被沛霓緊窄的陰道口緊緊的夾住,而沛霓更皺起眉頭緊咬嘴唇忍受著下體撕裂痛楚慢慢地坐下來,看見她那個又想做又怕痛的表情,令我更要得到她的初夜,後來她終於忍受不住而停了下來,我將她躺下來分開她的雙腿,然後替她舐弄陰部,等到沛霓的淫水湧出來時才將陽具對準沛霓緊窄的陰道口緩慢的插入,初時沛霓還很緊張地緊夾著陰道,但茹茵在旁邊安慰著她,而且我的動作也很溫柔。

沛霓漸漸地放鬆心情,我這才繼續把陽具溫柔地插入沛霓的陰道內,雖然我很溫柔但沛霓畢竟是個處女,那未經開發的陰道被我粗大的陽具插入時難免會有些痛楚,但是她還是忍耐著,慢慢我的陽具終於插入沛霓的陰道內,沛霓那嬌嫩而緊窄的陰道把我的陽具夾得又緊又舒服,我並不急於抽插因為我要享受刺穿沛霓的處女膜時感覺,而當沛霓陰道的脹痛感覺減輕時我便開始抽插,當我將陽具慢慢的送入緊窄的陰道時,我感到龜頭的尖端接觸到沛霓的處女膜,我繼續將陽具沿著陰道插入,終於感到沛霓的處女膜卜一聲的被我刺穿了,我已經完全地佔有了沛霓。

當我把陽具退回少許想繼續抽插時,我看見我的陽具上染有血跡,而且連床舖上也染有不少血跡,我知道那是沛霓的處女貞血,而沛霓也看到自己的落紅,她知道已經失身給我,但這是她自己自願獻出處女寶貴的第一次。

茹茵即時把我陽具上的血跡舐得乾乾淨淨,然後將小嘴向我送過來,還把舌頭塞入我的口中,我的嘴嘗到多少血腥味,而茹茵又把舌頭塞入沛霓的口中,令到沛霓左閃右避,但最後還是被茹茵得逞,當沛霓嘗到自己的落紅時真的想哭起來,但茹茵告訴她沒有多少人會試過自己處女血的味道,而沛霓則新鮮的品嚐到真是幸運。

這些話令沛霓哭笑不得,而且說茹茵心理變態,茹茵毫不否認說她未嘗試過自己的處女血,所以才要試一試沛霓落紅的味道。

妳不是想把初夜獻給我嗎?現在我已經佔有後庭的初夜權了。

茹茵聽到了含羞的說﹕

我已經把口部和肛門的第一次給了您,您現在滿足了未呀﹖

我也不說話只擁抱著她狂吻,而且慢慢的在她的後花園抽插。

漸漸茹茵也感到興奮,而且蹺起渾圓的屁股和我的動作配合,後來還不其然的呻吟起來。

沛霓看在眼裡竟然呷醋起來要我也擁抱她,我只好把她放在茹茵的背部和她擁吻。

茹茵這時又想出了鬼主意,叫沛霓不如把後面的第一次也獻給我。

沛霓稍為考慮便一口答應,茹茵把她反過來,我把沛霓彈力十足的臀部分開,用陽具對著她的肛門慢慢地插入去,沛霓的肛門比她的陰道更為緊湊,當我插入時沛霓痛得大聲慘叫,而且雙手四處亂抓,她竟然抓住茹茵的乳房,大力地扭捏,痛得茹茵大叫起來。

後來我卒之把陽具全根插入,當我抽動陽具時沛霓也呻吟起來,終於我忍不住在沛霓的肛門內射精。

一晚之內我分別得到了茹茵和沛霓的初夜使我很滿意,這晚我們都盡情享受性愛的樂趣,我玩盡她們身上每一處地方,從此之後我們還時常一起三人造愛,她們都不準我戴避孕套,每次我們都是打真軍我怕有朝一日我會撲到她們大肚。
我來自高雄,超愛南部的海  
是個不喜歡約束的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