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789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tttome
威爾斯親王 | 2020-1-15 13:00:41

亂倫的狂濤

(楔子)

我叫做張凱文,17歲高二升高三,父親早在12年前就因為心臟病死亡。我有兩個姊姊,一個妹妹,分別相差2歲。在我的爸爸死了之後,我們就一直是由媽媽拉拔長大。

第一章 二姊的口交

我現在正在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著二姊靈活的舌頭和嬌嫩的小嘴的服務。看著胯下的尤物認真的吞吐著我不算長(大概只有5、6寸)的雞巴,心裡實在有說不出的爽快,口交可以說是我最喜歡的射出方式(比正常體位元喜歡多了)。

「不行了……二姊……我要射了!」我實在忍受不了二姊的攻勢。

二姊的頭淫蕩的隨著我的高潮上下擺動,嘴裡並發出「啵啵」的聲音。因為二姊的加速,我也「嘶~嘶~」的噴射出我的精液,姊姊並沒有猶豫,大口大口的吞下我的陽精,露出陶醉的表情。

「小弟,你最近怎麼越來越持久了啊?想當初你2分鐘就出來了,現在都要30幾分鐘,害我累死了。」

我一隻手撫摸著姐的頭髮,尚沈醉在高潮的餘韻中:「還不是被妳鍛鏈出來的。」

「好了,你現在爽了,我還沒消火呢!」二姊抗議道。


說完,二姊就自己跨到我的大腿上,整個上身再趴到我的身上開始和我“唇槍舌戰”一番,她將舌頭“整個”放到我的嘴裡,(有時候我真懷疑她怎麼辦到的……)努力的摳著我的舌頭,大力的吸吮著我的口水,接下來她放棄了我的舌頭,開始攻往我的乳頭,她先用舌尖在乳頭上輕碰,接著將整個乳頭含進去,而舌頭又不停的在乳頭上輕點。

經過這些刺激,我萎縮的陽具早已頂天立地了,我提醒她「姊,可以了。」二姊一聽,便迫不及待的抓住我的雞巴往她早已氾濫的秘穴塞,「噗嗤」一聲,雞巴已經整根插入穴中,緊接著抽插了起來。因為感受到緊實的壓迫,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而二姊卻開始浪叫了:

「喔……好弟弟……哼……嗯……你的雞巴……好粗……小穴好漲……好充實……唔……哼……小穴被幹得……又麻……又癢……哼……嗯……」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一切,嘴裡不時的發出無意義的聲音:

「啊……啊……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對……頂深一點……插死我……啊……啊……啊……啊……我……要丟了……」

二姊高潮了,趴在我的胸前不住的喘息。隨著二姊陰道壁的收縮,我也毫不留“精”的射入二姊的身體。我在射了之後,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我們就這樣睡著了。

一覺醒來,二姊已經不見了,我也只好起身梳洗一下。出到客廳,看到一張紙條,原來二姊去逛街,我只好用微波爐熱了一些披薩,一邊看電視,一邊將就著吃了。

這時大門突然打開,我本以為是二姊回來了,沒想到卻是媽媽,我奇怪的問道:「媽?妳不用上班嗎?」

「我今天開始休假,一個月。」

「我暑假也剩下一個月耶,有沒有計畫到哪裡玩啊?」

「下禮拜等妳大姊回來再說吧,好不好?」

我大姊目前是大學生,住校。

「好吧。」我其實也沒有真的想到哪裡去。

媽媽拿好衣服往浴室走去:「呼!全身都溼透,熱死了……」

這時我將視線由螢光幕轉移到媽媽身上,原來媽媽身上的T-Shirt已經幾乎全濕了,內衣的線條清楚可見,而那對豐滿的巨乳好像要跳出胸罩般的隨著媽媽的移動而跳動。我摸摸我那漸漸變硬的雞巴,心裡想著:「總有一天要用那對肉包好好肏一下……」

這時大門再度打開,原來是二姊回來了。

「阿文,你醒啦!」二姊一進到客廳就向我走過來在我旁邊坐下。

「醒啦,還有“牠”也醒了。」我忍不住作弄她。

沒想到她拉開我的拉鍊,一嘴把我的陽具含進去,邊用含糊不清的口吻說:「我來幫你降降火吧!」

「姊,媽在洗澡耶,在這裡不好吧!?」我有點不安。

二姊好像沒聽到似的,繼續用舌頭摳著我的龜頭,一邊用右手搓弄著我的雞巴,一邊用左手撫弄我的陰囊。

大概是剛睡醒吧,我過不到十分鐘就快射出來了。

「姊,我……我要射了……」

二姊「嗯、嗯」的發出淫蕩的聲音,似乎在告訴我:「射進來吧,射進你姊姊淫蕩的小嘴裡吧!」


我不敢讓二姊失望,馬上將二姊的頭往下一壓,將濃稠的精液一股腦兒的射進二姊的喉嚨裡。隨著精液的出閘,我也整個人虛脫的攤在沙發上,而姊姊這時也發出高潮般的反應。

(不會吧?幫人口交也會高潮?難不成舌頭是性感帶?)雖然我有點懷疑,不過管它的,反正我有的爽就好了……

過了幾分鐘,浴室裡持續的沖水聲停下來了。

「糟糕,媽洗好了。」我趕緊拉上拉鍊。

但是二姊卻還在恍惚狀態(嘴角還有點……東西……),我只好趕快把二姊抱到我的房間床上,房門一關就馬上又來到客廳。

這時媽媽剛好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從浴室出來,雖然媽媽尚穿著一件T-Shirt和一件熱褲,但是誘人的胴體卻並沒有被掩蓋住,尤其是那對36D的肉波,正透過它們唯一的束縛--T-Shirt,在那邊“花枝亂顫”。

我受到這種刺激,小弟弟當然受不了,只好趕快坐進沙發,將注意力轉移到電視上。

「阿文,你二姊是不是回來了?」媽媽似乎有聽到二姊的聲音。

「對……對啊……」我嚇了一跳。

因為我在慌亂之下將她丟到我的床上,要是被媽媽發現,不就……我隨即轉移她的注意:「媽,今晚吃什麼?」

媽媽猶豫了一下說:「嗯……吃披薩好不好?」

「好……好啊。」雖然才剛吃過,但是因為心虛所以就答應了。

媽媽隨手拿起電話:「你要吃什麼口味?」

「海鮮……」我趕緊站起來說:「我去問姊要吃什麼口味。」說完就往裡面走去。

趁著媽媽不注意,我馬上閃進我的房間將二姊叫醒,叫她趕快出去,總算渡過了一次難關。

不過我卻愛上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了……

人物基本資料--二姊
姓名:張欣純
生日:2∕14
年齡:19
三圍:32C.23.33
性感帶:耳朵乳頭(舌頭?)



第二章 媽媽也喜歡嗎?

晚餐過後,媽媽說有事要出去一下,交代我們好好看家,就出去了。我一見機不可失,馬上脫下我的褲子,而二姊也馬上吞下我尚未勃起的雞巴。二姊一見我的雞巴漸漸硬起,馬上脫下全身衣服,手一抓就往穴裡塞。

「等一下啦!妳不先用嘴巴讓我射一下,我怎麼能進入狀況呢?」我阻止她的行動。因為欲火焚身,她也不理我的要求:「等我……先爽……一爽吧!」

「好吧,等一下要幫我吹出來喔!」我要求她。

誰知我還沒說完,她已一方面緊緊按著我的屁股,一方面把她的肚子向下一放,就這樣,我的雞巴全被她那個肉洞吞沒了。

二姊的陰毛烏黑發亮,看起來有些潮濕,濃密的陰毛覆蓋了整個山丘。

二姊上下的移動:「喔……好弟弟……哼……嗯……你的雞巴……好粗……哼……塞得姊姊的小穴……好充實……唔……哼……小穴被幹得……發浪了……哼……嗯……」二姊擺動著頭,開始胡天亂地的呻吟著。

這樣過了30幾分鐘,姊姊已經不知道來了幾次了。

「姊姊,我……不行了,可以……射嗎?」

「好……射……進來吧……」


受到她的鼓勵,我當然也噗嗤、噗嗤的將濃精射入姊姊顫抖的淫穴中。二姊受到刺激,高潮再度降臨。

「姊,該幫我吹了吧!?」

二姊只顧「嗯」「嗯」的呻吟著,她已經沒力氣了。而我暴漲的欲望尚未消退,抓起二姊就打算肏她的小嘴。

此時背後響起:「我幫你吹吧!」我嚇了一跳,往後一看,沒想到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的後面了,再一看,更沒想到媽媽下身赤裸,而她烏黑的陰毛已經因為潮濕而閃閃發亮了,兩片陰唇更因為性欲高漲而紅腫著。媽媽二話不說,頭已經埋到我的兩腿間吸吮起來了。

我受到驚嚇:「媽……妳……」媽媽用她的舌頭來回答。

「吹、含、吸、舔、摳」,媽媽伶俐的攻勢讓我幾乎要射出來,但是因為才射過一次,再加上我要多享受一下媽媽溫暖的小嘴,硬是忍了下來。

我開始撫摸媽媽的巨乳說:「媽,我可不可以玩乳交?」媽媽吐出我因為受到刺激而紅腫的雞巴:「小色鬼,去哪裡想這些有的沒的!」媽媽嬌嗔道。

我看媽媽沒有反對,馬上將媽媽推倒,一屁股坐上去,拉起媽媽的雙乳,毫不遲疑的就往乳溝插入。隨著我賣力的抽插,媽媽也開始浪叫連連了:

「喔……喔……好美……太舒服……快……喔……我……快泄了……喔……喔……」

(天啊,女兒舌頭是性感帶,媽媽的乳房是性感帶……?)不及細想,高潮已經一波一波襲來。

「媽……媽……我要射了……」話一說完我已經射出來了,大部分都射進了媽的嘴裡,而媽媽也大口大口的吞掉我的精液。

連續的射了兩次,整個人累的躺在地板上。

這時候,媽媽又爬過來舔我的龜頭:「你的雞巴爽到了,我的淫穴還在流水呢!」

我的雞巴因為媽媽的口舌技術,又硬了起來。這時我趕緊讓媽媽趴在地上,開始做活塞運動。我低下頭看到媽媽的陰唇隨著這激烈的動作,開始內內外外的摩擦我的雞巴。

「啊……親兒子……快點……用力……重一點……喔喔……你……插……插吧……用力一點……啊……啊……好大雞巴……我……再用力頂……要丟了……啊……丟啦……花心頂死了……哦……喔……爽死我了……」

媽媽已經高潮了,不過我因為剛才已經二連發,所以還沒有感覺,我又繼續賣力頂著媽媽的小穴。就這樣媽媽連續來了3、4次我才忍不住射出來,「嗤~嗤~」全部射進媽媽的陰道裡,而我也累的睡著了。

人物基本資料--媽媽
姓名:李詩琪
生日:9∕26
年齡:37
三圍:36D.24.35
性感帶:陰蒂(乳房?)



第三章 全部射在媽媽的嘴裡

再次醒來,已經是隔天的中午,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睡在媽媽的房間了,旁邊躺著的是半裸的媽媽,只剩下一件半罩杯式的內衣。

想起了前一天的“激烈運動”,小弟弟又意氣昂揚的站立起來了,它身上還留著前一晚做愛後殘留下來的淫靡的白色痕跡。我迅速的翻身上馬,騎到媽媽身上,脫下媽媽身上唯一的一絲束縛,又再度插入媽媽淫蕩的乳溝裡,開始前前後後的抽插。

因為媽媽並沒有醒過來,所以我試著加快我抽插的速度。就這樣努力了20分鐘左右,我便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在媽媽臉上,看著那濃稠潔白的精液,滑過媽媽微紅的臉頰,甚至一部分滑入媽媽的鼻孔裡。

這時媽媽悠悠轉醒,看到眼前的情景:山谷中的巨蛇,不禁嚇了一跳。但是一會意過來,便堆滿笑臉說:「色鬼,要玩也不把我叫醒再玩,我睡著了怎麼會有感覺!?」

「有啊,我就是用精液來叫妳的啊。」我也淫淫的笑起來。

媽媽用手抹了抹臉上的精液,開玩笑說:「不錯的方法,以後我都用口交叫你起床,你都用顏射叫我起床好了。」

「當然好啊,不過現在我先幫妳服務吧!」說完我就轉過身,趴下開始要舔弄媽媽的小穴。

映入眼廉的是媽媽高高隆起的陰戶和整齊的陰毛,小陰唇正從緊閉的玉縫中微微張開,透過窗外明亮的光線,我將媽媽的大腿向兩側分開,低頭仔細地看著媽媽柔順的陰毛,我伸出舌頭頂向媽媽的那條玉縫,開始一進一出的抽弄。

媽媽的蜜穴開始慢慢的濕潤起來了,我加緊的用舌頭快速的來回撥弄著媽媽的陰蒂,並不時的用嘴含住,調皮的上下拉扯。此刻,我口中滿是媽媽滑嫩香甜的淫液,鼻腔充塞著媽媽隱秘禁地裡最誘人的氣息。


此時我整根雞巴又再度充滿了我的欲望,媽媽似乎發現了這一點,兩手不停的撫弄我的陽具:「快,快插進來!」她也忍不住了。

我移動身體,將媽媽的下體正對著我,架起媽媽穠纖合度的雙腿,將雞巴往陰道一推,順利插入。媽媽的陰道經過了足夠的刺激,淫水不斷的流出,我開始「噗嗤、噗嗤」的抽送了起來。

「啊……啊……啊……好棒啊……嗯……」媽媽不斷的淫叫。

過了幾分鐘,我感覺到雞巴受到一陣一陣的擠壓,媽媽也噤聲並發出特殊的表情,大概是媽媽高潮了。

我更加賣力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媽媽足足達到了4次高潮我才有想要痛快射出的感覺。

「媽……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快抽出來,今天很危險。」

我趕緊抽出雞巴,插入媽媽的嘴裡大力的噴射。看到媽媽津津有味的吞掉那些本來應該在她子宮裡精液,真是有一股莫名的快感……

「啊……啊……」媽媽不住的喘息著:「兒子呀……你……好厲害啊!」

「嘿嘿……是妳的女兒訓練的好啊!」

「你跟欣純是什麼時候開始……做愛的啊?」

我歪頭想了一想:「嗯……半年前吧……」

「可以告訴我經過嗎?」

我開始回憶:「在寒假的時候……」



第四章 初體驗

(~回憶部分開始~)

一天下午,我帶小茵(我的女朋友)回家,因為小茵的要求而在客廳做起愛來。這是我的第一次,而她也是,所以搞起來頗耗費心力,會有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覺。我亂沖亂撞的將龜頭強往小茵屄裡頭塞,但卻因為不夠濕而將小茵弄得亂哭亂叫的,(大概她是處女也是原因之一吧!)我那時候因為性欲薰心,早就不顧她的死活了,硬是將雞巴盡根插入。

小茵因為疼痛昏死了過去,我並沒有注意到,於是放馬過去,努力抽送,不到三分鐘就已早早洩出。

我將萎縮的雞巴放在小茵身體裡,趴下想跟她來個法國式長吻,這時我才發現她已經昏倒了。我嚇了一跳,趕緊將她抱到我房間裡,拿了濕毛巾擦拭她稍帶稚氣的臉。

小茵慢慢醒了過來。

「小茵,妳沒事吧?」我緊張的問她。

「嗯……」她點點頭:「不過你好狠啊,很痛耶!」

「對不起嘛,我保證下次不會了。」我繼續說:「改天再做,還是繼續?」

「痛死了,怎麼繼續?」她嬌嗔道。


「嗯……不然口交好了,A片裡不是都會口交嗎?」

小茵並沒有表示出太大的厭惡,我趕緊將她拉起來,饑渴的陽具“怒視”著她,她嘗試著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舔了一下,接著便將龜頭含入嘴裡,舌頭並不斷的摩擦著馬眼。

這是我第一次口交,雞巴受到溫暖潮濕的淫嘴包圍,似乎又漲的更粗了。

舔著舔著,小茵似乎舔出興趣了,她放開龜頭,開始在雞巴上不斷的來回舔著(就像舔冰棒一樣)。受到這樣的刺激,我不斷的抖動我沾滿口水的雞巴。小茵再度將雞巴含住,我也配合著扭動屁股,希望更深的插入小茵的嘴裡。

「哼……嗯……我……要……射了……小茵……」我一說完就馬上射出股股濃精,小茵來不及放開,喝了不小口的精液,嗆的咳嗽起來。

小茵抽了幾張衛生紙,將嘴裡殘餘的精液吐出。

「好舒服啊……沒想到口交那麼舒服……」我意猶未盡的說。

(現在回想起來,我大概是這時候愛上口交的吧……)

「可是我又沒感覺……」小茵覺得吃虧了。

「要不然等妳不痛了,我再幫妳服務吧!」

小茵紅著臉說:「好……我過幾天再來找你……」就回家了。

我穿好衣服想到廚房找吃的,剛走出房門就看到二姊在看電視,我去拿了面包和礦泉水,就坐到電視前陪二姊一起看電視。

「阿文……」二姊突然出聲:「長大了喔!」

「嗯?」我一時沒有會意過來,轉頭看著二姊露出疑惑的表情。

二姊笑著拉開我褲子的拉鍊,掏出我瑟縮的陽具,兀自舔了起來。

「姊,妳看到了?」我有點驚訝。

二姊放開雞巴,「當然!射的人家滿嘴的,真是壞心」說完,又一傢夥將我的雞巴含進去。

「妳也想吃嗎?」我笨笨的問道。

這次姊姊不再說話,只是加快她吞吐的速度,答案顯然是「Yes!」我也樂得接受她的服務。

我過不了多久,就在她嘴裡射了一炮,再來又在她的小穴了射了一次,然後再度以口交結束這次的情感交流……

(~回憶部分結束~)

「之後,我們一有時間就做愛,一個禮拜大概十次左右。」

「那小茵呢?」媽媽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有一開始的兩個月還有在做愛,再來她就不來找我了……反正我還有二姊,所以也沒有去管她。」

媽媽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了!你們有沒有在避孕啊?」


「二姊說她有吃避孕藥,況且,我大部分都射在她嘴裡,懷孕機會應該不大吧!?」

「媽媽不喜歡吃避孕藥,以後危險期我們就口交,還有乳交就好了。」媽媽說道。

(媽媽這樣說表示我以後有的玩了……!?)

「好啊,反正我比較喜歡口交和乳交……」

「那我們現在再玩一次吧!」我又不小心硬了。

媽媽看看我的雞巴:「我幫你吹吧……」說完就將牠含了進去。

媽媽再度發揮高超的技巧,受到媽媽的淩厲攻勢,我終於再也忍不住,將精液全部貢獻給媽媽。

人物基本資料--小茵
姓名:林昔因
生日:1∕17
年齡:剛滿17
三圍:32B.24.32
性感帶:未知



第五章 大姐的心意

在這幾天之內我雖然和媽媽關係發展密切,但是因為天性喜新厭舊吧……!我一直想多找一些女孩子。

過了幾天之後大姊終於要回來了,自從她進入大學,四年來從來沒回來過,所以我最後一次見到她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經過大學四年的洗禮,大概也已經是一個床事專家了吧……我懷著這樣的幻想去車站接大姊。

到了車站,發現一個穿著緊身短T-Shirt和加一件只到大腿根部短牛仔褲的辣妹,本來想上前去搭訕,但是想到大姊大概還在等我,只好加快腳步從她身旁走過。沒想到那個辣妹叫住我:「阿文!你要去哪啊?我在這兒。」

我停住腳步,疑惑的望著那個辣妹。

「不認得大姊了啊?真是的!」她笑道。

我嚇了一跳:「哇靠!真的是大姊嗎?」不禁這樣想。

我接著叫了出來:「大姊!?妳是大姊?」

「對啦!要不然我是誰?」

「妳……妳變好多喔!妳現在好漂亮!」


「小鬼,油腔滑調!」她嬌嗔道,雙頰卻泛出兩抹紅暈。

我感覺到下體漸漸要有反應了,於是說「大……大姊,我們回去再說吧!」說完趕緊往車站外面走去。

「大姊,快點上來。」我已經坐在我的50cc速克達上了,「好了嗎?」我轉頭問大姊,卻看到大姐的乳頭明顯的在T-Shirt上突出來。

「大姊沒……沒穿胸罩……」我嚇了一跳,趕緊別過頭,但是這時候小弟弟已經完全站立了。

「好了,阿文,走吧。」她說完就將兩手環繞在我的腰上,我還感覺到大姐的豐滿乳房緊緊的貼在我堅實的背上,我加了油門,趕緊出發。

大姐的手就在我勃起的雞巴上不到十公分處,而且隨著機車的跳動,她的手還會上下搖動。我實在很怕她不小心碰到這頭暴怒的猛獸,可是我愈這樣想,雞巴就愈是堅硬漲大,我只好加快速度,希望快點到家。偏偏事與願違,讓我們遇到路檢。

「遭了,我沒駕照!」

「沒關係,我來騎,停車吧。」

我們換了位置。

因為是小車,所以位置也很小,以致我的雞巴會頂到大姐的屁股,我雖然有點尷尬,但是大姊沒有說話,我也不敢先說話。通過了路檢,大姊並沒有換回來的意思,而且仍然不發一語。

在尷尬的氣氛中,我們到家了,在進門之前,大姊對我說了一句話:「今晚10點到我房裡來一下。」從語氣中聽不出是喜還是怒,我愣了一下,訕訕的跟著大姊走進大門。

吃過了晚餐,好不容易熬到了十點,該來的總是要來,我往大姊房間走去,敲了敲門,「進來。」大姊馬上應門。

這時候大姊已經將T-Shirt換成了小可愛,褲子仍然沒變。

「大姊,有什麼事嗎?」我心虛的說。

「阿文,你是不是想和我做愛?」

我沒有想到她會直接說出來,頓時說不出話來,只是兩眼盯著她看。

她見我不說話,便逕自走過來脫下我的褲子,始用手幫我撥弄雞巴。因為極度的震驚,我的小弟弟完全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大姊似乎開始急了起來,於是就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面輕點,受到大姊舌頭濕潤的唾液刺激,我的雞巴終於開始漲大了。

大姊受到鼓勵,於是一邊用手繼續在雞巴的根部套弄,一邊舔弄著龜頭和雞巴連接的溝縫,而另一隻手則在玩弄著我的睾丸。在這樣三重的刺激之下,我的雞巴漲到了極限。

這時,大姊脫掉上衣,露出豐滿的乳房,我將她推倒在地上,開始粗魯的吸吮著姊姊處女般的乳頭,姊姊無力的呻吟了起來。

這時我脫掉全身的衣服,並且將大姐的褲子脫掉,正準備要插入的時候,大姊驚呼一聲:「阿文,不行,危險期!」

「可是現在又找不到套子……」我有一點遺憾。

「阿文……你喜歡肛交嗎?」

「肛交?不是很喜歡耶……我覺得有點……髒。」

「那今天只能口交了……」

我眼睛一亮,不發一語的就倒轉過身,趴在大姊身上,開始舔弄大姊濕潤的陰道口,並且儘量將雞巴靠近大姐的嘴巴。我用舌頭舔遍姊姊的整個陰部,舌頭深深地插進姊的陰戶,用力地在陰壁上刮,將陰壁上源源不斷流出的液體吞到肚裡。


大姊這時張嘴含住我的雞巴,溫暖的感覺包圍了我的整個身體,我不由地放棄進攻呻吟起來。她的頭上下起伏,嘴唇緊緊地吸住我的雞巴,用力吮吸,舌頭則圈住棒身,來回地蠕動,牙齒輕輕地咬住雞巴的根部,擠壓之間令我有一種要射之而後快的感覺。

「大姊慢一點,我快要射了!」大姐的技術實在太好了。

大姊還是繼續「嗯、嗯」的吞吐著雞巴,我一下子忍不住,就狼狽的將溫熱的精液噴進大姐的嘴裡。

「大姊妳好厲害喔!是不是常跟妳的男朋友練習?」

「嗯,不過你比我的男朋友就厲害多了,他每次讓我口交都兩三分鐘就不行了。」

當我回復堅梃,便說:「再試一次,這次不讓妳吹上30分鐘,就再也不讓妳口交了。」接著便將雞巴插入大姐的嘴裡。

大姊重施故技,讓我大概十分鐘就快泄了。這時我記起剛才大姊吮吸我的雞巴時,害得我狼狽地射出來的情景,決心讓大姊也狼狽那麼一次,於是硬是忍了下來,將注意力轉移到大姐的淫屄上。那裡已經濕成一片,散發出的濕氣溫暖而帶有一絲甜香,這比什麼刺激都要強烈百倍。

我接著將舌尖在她的陰核處挑動,挑弄幾下後,她的身體已隨著我的動作的節奏做輕微的搖動,從陰道裡也流出了淫水,陰核也慢慢突起變的明顯了。

這次換大姊不由地放棄進攻呻吟起來,大姐的攻勢稍緩,我便有餘裕加快我的攻勢。慢慢的,大姊不再呻吟,只是抖動她的身體,淫水不斷的流出,讓我應接不暇。

這時,大姊突然僵硬了幾秒,我知道是她的高潮來了,於是更加快了我的動作,希望讓她的高潮延續得更久,也才會對我更死心塌地。

「姊,怎麼樣?舒服嗎?」

「阿文啊,你真的好厲害啊!」

「大姊,這次我們都放慢速度,一起達到高潮好嗎?」

大姊羞怯的應了一聲,便開始舔起我的雞巴,我當然也伸出舌頭,往她的肉穴攻去……

我們一起達到了兩三次的高潮,已經是半夜2點了,雖然我已經累得半死,不過還是撐著和大姊聊天。因為我曾經看過報導說,女性最討厭做完愛就倒頭大睡的男人,我已經決定要讓大姊需要我了。

於是我在大姊房裡睡著時已經是4、5點的事了。

人物基本資料--大姊
姓名:張欣婕
生日:4∕20
年齡:21
三圍:35E.23.34


第六章 二姊的心事

今天一早,從暑假開始便一直住在鄉下爺爺家的小妹終於回來了,我是被大姊叫醒的,她怕我被小妹看到我一絲不掛的睡在大姊的床上,於是我趕緊穿好衣服。一走出房門,卻被人撞個正著

「妹,是妳啊……」我有點說不出話。

「哥,好久不見了。」小妹並沒有任何奇怪的語氣。接著說:「趕快去吃早餐了喔。姊,妳也快去吃早餐。」

「老媽呢?」我問道。

「她去打網球了,大概9點才會回來。」

我走到餐桌,看到二姊已經在吃早餐了。

「二姊,早啊!」

「嗯,早啊,阿文。」

我拉開二姊旁邊的一張椅子坐下,接著大姊和小妹也到達飯廳。


當我們邊吃著早餐邊熱烈的談笑時,小妹突然冒出一句:「對了,哥,你剛才去大姊房間幹什麼?」她顯然以為我是早上才跑去大姊房裡。

「呃……去叫大姊吃飯啊……」我只好亂掰。

「你們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好啊?」二姊突然酸溜溜的吐出這句話。

二姊現在甚至不知道我和媽媽也已搞上了(那天雖然我和媽媽在大姊前面做愛,但是她似乎沒有知覺到),突然知道我從大姊房裡出現,當然有點吃醋……

「我們都是一家人嘛!況且大家都長大了。」我繼續掰。

大姊若無其事的說:「對嘛!……不要說這個了。小純,妳最近怎麼樣,交到男朋友了嗎?」大姊有點不自然的轉移話題。

二姊幽怨的看看我,說:「還沒有……」

這時候,救命的開門聲響起,劃破了這尷尬的氣氛,媽媽回來的正是時候。

「媽回了,小純,媽知道你今天回來嗎?」我認為我話題轉移的比較自然。

「還不知道。」接著大聲說:「媽!我回來了!」

過了幾秒,媽出現在飯廳門邊。

「小純,妳回來了啊!」接著又說:「你們吃飽了嗎?」

「我吃飽了。」我搶先說,接著就往客廳走去。

「我先去洗澡,妳們繼續吃。」媽媽又說。

當我坐進沙發,正準備打開電視的時候,媽媽拿著衣服走過:「阿文,要不要一起洗?」媽媽小聲的問。

「可是她們……」我有點猶豫。

「這樣不是很刺激嗎?」媽媽顯得有點興奮,雙頰泛紅。

「好吧……」我便關掉電視,起身和媽一起往浴室走去。

我跟著媽媽謹慎的走進浴室裡,並且鎖上門鎖。

「媽,我幫妳脫。」我從後面環住媽媽的纖腰,接著順勢將媽媽的衣服往上拉起。即使從後面看,媽媽曼妙的身材仍然令人屏息,我又接著伸手去解開媽媽的胸罩,媽媽豐碩而白皙的巨乳急切的從胸罩的束縛中掙脫開來。

我將媽媽轉過來,開始貪婪的舔吮著媽媽稍暗但仍嬌豔紅潤的乳頭,我一邊吸吮,一邊將媽媽的褲子脫下。媽媽也一邊嬌喘著,一邊掙扎著以幾近狂暴的方式拉下我的褲子。我接著放開媽媽,自己脫下衣服,將媽媽抱進已放好水的浴缸裡。

依照慣例,媽媽先替我口交一次。我就坐在浴缸邊緣,看著媽媽趴在我的胯下吞吐著我的雞巴。雙乳就隨著媽媽的身體晃動,發出拍打水面的聲音,在整個浴室中,就是只有這種聲音和媽媽嘴裡發出的無意義的呻吟,也因此整個浴室充滿著淫靡的氣氛。

「媽,加油,我快射出來了!」過了十幾分鐘。

聽到了這句話,媽媽更加賣力的舔舐著。

「我……不行了……要……射了……」說完我便毫不留情的射出我濃濃的精液。不斷的放射、放射再放射,媽媽甚至來不及吞咽而滴下幾滴精液在水裡。


雖然剛射完,但是我的小弟依然堅挺如昔,於是我要媽媽轉過身體,我要替她服務一下。我將堅硬的雞巴輕輕的放進媽媽濕潤的小穴,順勢開始抽插。這時在整個浴室中,仍然剩下那種聲音--拍打水面的聲音和媽媽嘴裡發出的無意義的呻吟。

又再過了十幾分鐘,我又要射了,媽媽似乎已感覺到而驚呼:「不要射在裡面!」聽到這句話,我狼狽的抽出爆發邊緣的雞巴,全數射在水裡……

「呼……呼……差點就射進去了。」我慶倖道。

「是啊,真危險……」媽媽也慶倖道。

「不過這水都髒了,妳還是用淋浴好了。」我起身穿好衣服說:「我先出去了。」

我小心地打開浴室的門,確定四下無人之後才出去。過不了多久媽媽也臉色紅潤的走出浴室。

(我無法確定她臉色如此紅潤的真正原因……)

看看時鐘,「11點……洗個澡那麼久,會不會被懷疑啊……」我不禁緊張起來,我不想多想,因為很晚才睡,所以我要去睡個回籠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來第一時間看到窗外的天色,大概是5、6點左右,我一轉頭卻發現有一個人躺在我身邊,我並沒有驚訝多久,因為我發現那個人就是二姊。

「二姊,妳怎麼會在這裡?」

「阿文……我有話要問你……」二姊並沒有睡,只是靜靜的躺在我的旁邊。

我不想應聲,因為我已經知道她要問什麼了。

「你……是不是和大姊做過了?」

「對。」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怎麼會回答的如此平靜。

「而且我也和媽媽維持性關係,媽媽也已經知道我們倆的事了。」我索性將所有的事都抖出來。

「和媽媽?」二姊咬著下嘴唇:「……你覺得誰比較令你滿足?」

「……」我猶豫了一下:「……媽媽。」

這時候二姊突然不發一語的彎起身來,脫下我的褲子,雙手握住我的雞巴,櫻唇靠近龜頭,時而伸出舌頭,環繞著舔我的龜頭,時而以她溫暖而濕潤的小嘴包覆著我大半個雞巴,當然,雙手仍然不停的上下套弄著。

這樣的攻勢雖然不至於讓我丟盔棄甲,但是由於我補償的心理作祟,我故意放鬆精關,讓濃精傾閘而出。

二姊似乎非常振奮,因為她讓我在5分鐘之內就射了,於是大口大口的吞下那些瓊漿玉液,臉上露出愉悅的神情。

我將二姊的臉抬起,說:「反正我們一家人是不會有結果的,互相滿足一下就好了,用情是會自毀的……」

二姊將臉別過去說:「誰……誰用情啊……」接著就走出我的房間了。

「希望她聽的進去……」我只能禱告了。

這天晚上,大姊來敲我房間的門,原來是忍受不了空閨寂寞,再加上食髓知味。我們在這個晚上,只是不斷的互相口交(誰叫她危險期……而且又沒去買套子),但是我們仍然得到了不少的樂趣。

隔天我是在下體的快感陣陣襲來的情況下醒來的,但是眼前的情景的震撼卻暫時的抑制了我的快感:大姊和二姊正在一起舔弄著我的雞巴!

這樣的情景的雖暫時的抑制了我的快感,但是在我意識到整個狀況之後,反而更加深了我的快感。噴射的力道是前所少有的,大量的精液都噴在兩個姊姊的臉上,剩下的就落在我的下腹部。

大姊和二姊相視而笑,互相貪婪的吃下對方臉上的精液,然後再爭食我下腹部剩下的部分。

「二姊,妳想通了嗎?」我愉快的問道。

「對啊!」二姊笑容滿面的回答:「而且我和大姊商量好了,以後要一起幫你服務。」

「是嗎?那太好了。」

我們又一起作了一次,然後就去吃早餐了。

人物基本資料--小妹
姓名:張欣婷
生日:12∕13
年齡:15快滿16了
三圍:32B.23.33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maferik + 10 我很認同+1

總評分: 名聲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回覆 使用道具
a09321441054306
版主 | 2020-3-29 10:08:29

好棒的文筆情境,期待你的下篇作品!!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