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06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tttome
威爾斯親王 | 2020-6-30 13:55:35


亂‧無間 1-3


(一)
  在床上點著事後菸,再看那呼出的空虛,心想這或許就是最卑微的安逸吧!
  床邊這女人是情婦,就是小三,叫筱筠。看著她高潮後紅潤的臉蛋,那粉嫩
的32C奶子,伸手過去擠壓著那可愛又硬挺的乳頭,再往下去掰開她的小穴,
看那剛剛用盡全力灌進去的精子緩緩地從我用力抽插後有些紅腫的小穴溢出,有
時還因為空氣排出,像在吹泡泡……
  或許我的動作太大,也或許她從激情過後清醒了,她緩緩起身說:「我該回
去了。」就起身去浴室了。我也稍微擦拭,就穿好衣服等她出來(其實回家後要
再洗一次,我懶啊)。
  離開汽車旅館後,直接載筱筠到附近的計程車行讓她回去,我也開往回家的
路上。回想起當初跟筱筠這段婚外情的發生,還真是讓我有種像初戀又像新婚的
感覺。
  回到家後,看到郵筒中有封信件,拿出來後看上面沒寫收信人也沒寄信人,
只寫我家住址,感覺內有個硬東西,摸那輪廓圓圓的,我也沒想太多,便收到西
裝口袋裡。
  進入家門後兒子喊了我一聲:「爸。」然後繼續看他的電視,而我也提起一
些力氣回應他:「是啊,你媽回來了嗎?」兒子說:「媽她……出去了,等……
應該快回來了!」(這小子說話吞吞吐吐,搞啥飛機?內心有些不是滋味)
  我當下下意識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11點50分了,問他:「你媽幾點出
門?」兒子回應:「8、9點吧!」(這女人在搞啥東東?9點出門,到快12
點也沒消息)
  我只回了兒子早點睡,就往樓上去。我房門正對面是我女兒的房間,我隔壁
是兒子的房間,看到我女兒門縫下還有光線,心想這小妮子還沒睡?就直接開門
進去,看她正在寫作業,內心有些安慰。
  女兒轉過頭叫了我聲爸,就繼續看她的書。我走進女兒房間看著她身上有些
透明的睡衣,能看到裡面黑色的內衣。那胸部應該有B了吧(現在的小孩發育得
真好)?還有那可愛小紅點內褲,看著看著,我身上那小兒子有點激動的感覺!
心想,剛剛才跟筱筠大戰完,你還不滿足?
  或許我女兒有感覺到我在視姦她的胸部,也或許她想到自己睡衣有些透明,
壯陽持久 印度犀利士雙效哪裡買 賴拿起椅背上的學生外套穿起來說:「爸,很晚
了,我要睡了。」我回:「喔,早點睡。」就退出女兒的房間。
  直接進我房裡,脫去身上衣物時想到有封信,拆開,裡面是張光碟!當下就
想:『??』又看了一下信封,沒寄信人,只有我家住址(我到現在才知道,原
來沒寫寄信人住址,有寫收信人也能收到)。
  於是我就放入光碟機看,畫面一播放就是一對男女交歡的畫面,心想:『誰
寄這A片給我啊?』仔細一看好像是我房間,那女人明明就是我老婆!(哇靠,
我被偷拍,媽~~我當男主角了!)
  不對,那男人不是我!我不認識!內心一把火從丹田往上燒到頭頂。我看了
一下畫面,找到那放針孔處就在衣櫃上方,我拿了張椅子登上去一看,衣櫃上全
是灰塵,在外圍處有個小四角形的印記(這應該是放小攝影機的地方),再找了
一下附近,沒看到攝影機(應該收走了)。
  這時聽到兒子喊:「媽,你回來了!」我趕緊退出光碟,放進我西裝外套,
然後直接進了浴室,拉上浴室的簾子。我老婆剛好進來上廁所,我轉開水龍頭,
搭配老婆小便的聲音。
  我問:「妳去哪了?12點多了才回來。」老婆有氣無力的說:「沒啊,就
那個我在社教館練瑜珈認識的雅雯啦,她找我聊天。」我沒回應。
  我大概洗了下身體,穿上睡袍,正要開門,門被老婆推開,老婆說:「一身
汗,我沖下澡~~」老婆身上全是酒味,我問:「妳喝酒了?」她說:「喝了一
點點。」
  我一臉疑惑的走到客廳,我看兒子還在看電視,我說:「去睡吧!」也許兒
子看出我臉色不是很好,只應了聲「哦」就識相的回他房間。
  我在客廳點開電視,但內心一直在想,我老婆給我戴綠帽?但這光碟又是誰
拍的?我老婆偷吃應該也不敢讓我知道啊……不!難道我偷吃被她發現?這是她的
報復?還是那客兄拍的?那客兄又是誰?這樣他能得到啥好處?要我跟我老婆離婚?
  正一頭熱的推理時,老婆洗好澡了,我也關了電視,回房間。我躺在床上一
直想著光碟,那會給我帶來啥事情?而我又應該作啥回應?又該如何跟老婆談這
事?正摸不著頭緒時,我看著身邊的老婆那32D因為年紀而有些下垂的奶子,
犀利士藥局 犀利士價格多少呢
又因為哺乳的關係有拇指大的黑乳頭,雖然老婆有在練瑜珈,還是有些微凸的小
腹,老婆身上這件超透睡衣下還是能看見當初她生完小孩後的一些妊娠紋,裡頭
穿了件白色蕾絲小內褲,其實老婆還是很有魅力的說。
  內心有些得意時感到肚子在翻絞,於是我下了床到廁所,坐在馬桶上點起一
支菸,不經意看到換下來的衣物籃上老婆的黑色性感鏤空內褲,我注意到底部有
一小片白色分泌物,拿起來摸了一下,再聞聞,是精子的味道!我老婆剛跟人做
完愛?這跟光碟有啥關係?這女人在報復我?
  我內心感到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是悲?是難過?還是性奮?或是憤怒?我不
知道如何比喻。
  我拉完肚子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一直無法入睡,直到鬧鐘響起,看看時間
6:30。我下床去洗了一下臉,老婆還在睡,我叫醒了老婆,問:「你今天不
用上班嗎?」她說她今天排休,我就出了房門,看到女兒跟兒子穿著校服正要出
門,我說:「我載你們去坐校車吧!」就一起出門了。
  我到車庫開車出來時,看到兒子正在翻信箱,等兒子和女兒上車後,我隨口
問:「有信?」兒子回道:「沒,沒有。」但眼神有些怪異。我也沒想太多,或
許昨晚一夜沒睡有些精神煥散,載兒子和女兒到校車接駁處我就直接到公司。
  剛好在公司電梯裡遇到筱筠,我們倆用很有默契的眼神稍微交際了一下就進
了公司,可心情還是很浮躁,靜不下來。這時業務部老程過來說,今天他要去客
戶那邊,要我們研發部派一位去跟客戶聊一下新產品,我就大概看了一下,目前
沒事的人就我跟筱筠,於是就說:「我跟你去吧!」
  在車上老程跟我聊了一下家庭,而我只是有聽沒啥回答,老程或許看出我有
心事,也沒再多說。直到客戶那邊,一下車我才知道這家客戶是在做監視器跟竊
聽器相關設備。
  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老程就說他要回公司備檔跟拿樣品回去交差,說完就
往車上去,我在後面直接跟老闆買了些內製持續48小時的竊聽器跟小針孔攝影
機相關設備,心裡當下想:『我要抓出藏鏡人!』
  中午時打了通家裡電話確認老婆沒有在家,下午直接請了特休,回家佈置藏
竊聽器跟針孔攝影機,然後才到客廳補眠。
  到了下午5點多,老婆回來看到我,有些嚇到的說:「啊,你今天怎這麼早
下班?」我答:「頭痛。」就繼續看電視,並拉開領帶裝作剛回來。
  老婆直接回房間洗澡,她出來後說:「忘了買菜了,我出去一下。」就出門
去了。我到廁所看她換下來的豹紋內褲上有一沱,用看就知道不屬於我老婆身體
排出的液體!我心冷了,我也認了這事實,我只想知道在笑我、還寄了光碟來諷
刺我的藏鏡人是誰。
  聽到開門聲,我走到客廳去,是兒子跟女兒回來了,我調整了一下心情說:
「你媽剛去買菜,先去洗澡吧!」女兒只回了聲「哦」就進她房間。兒子卻問我
說:「爸,你回來時有沒有看到一封信?」我心裡一驚!這小子該不會在找那光
碟?難道這光碟是他找人燒錄的?
  我心有些不踏實的說:「沒,不知道。等下問你媽看看她有沒有收到吧?」
兒子說聲「喔」就進他房間了。我腦子裡當下一直在想,該不會是兒子拍的?可
他又如何擁有那些設備?他的動機是……
  我就帶著一堆疑惑跟孩子們吃了晚飯,在晚飯時我跟他們說:「我明後兩天
要去外島出差,你們要聽媽媽的話。」就回房去整理衣物。
  隔天我天未亮就出門,然後借了朋友的車躲在家附近,查看有啥蛛絲馬跡。
早上7點多,兒子、女兒去搭校車處等車,過不久看見兒子在公車站旁邊跟一個
男子在聊天,那男子還給了我兒子東西(太遠沒看清),然後我兒子跟他姊姊說
了一下話就直接跑回家去,直到校車都來了,他還沒出來。
  過了中午我到附近超商買了些吃的,再到家門口監視,直到下午看到我老婆
兩眼紅腫出來(我看她樣子像是哭過),沒多久有輛車來接了她走了,我跟在後
面深怕被發現,慢慢跟。
  車開到市區外,直到海岸邊,我也跟到還看得到他們。我躲在不被注意的遠
處,他們沒下車,呆了一個小時左右又載我老婆回家,然後放下我老婆就走了。
『在搞啥鬼啊?難道他不是姦夫?』當下心說,若是跟蹤這台車怕真姦夫出現沒
堵到就虧了。
  我又到家門口監視,然後隔天只有女兒去校車處等車,兒子呢?他沒上學?
這小子搞啥?然後直到中午才見到我老婆跟兒子出門,我看到兒子一直摸他老媽
的屁股跟摟著他媽的腰,而老婆的臉色一直紅潤。
  我跟在後面,直到他們轉進一家情趣用品店(這……),待了一會,看他們
走出來提了一袋東西就回家了。我也到我朋友家住了一晚,心想明天我就知道答
案了。


(二)
  回公司整理一些事務時,筱筠來我身邊說:「今晚能陪我去『洽公』嗎?」
(洽公:商量公家的事。就是商量公事、公幹的意思。我跟筱筠的解讀是她老公
今天不在家的意思!)想想也好就答應了她,然後收拾了些東西,還跟會計部的
人要了些做假帳發票,就到地下停車場要去開車。
  電梯到了停車場時聽到有人在說話,仔細一聽是筱筠,我像做錯事的樣子躲
起來聽:「妳媽跟……別急……我沒想到會這樣……別,先冷靜,然後……」
  突然背後被人一拍,我轉頭一看是老程,老程說:「在這做啥啊?不是跟筱
筠去洽公嗎?」我心急下馬上拿出口袋裡的手機裝作有事正要打電話,回應說:
「喔,沒有啦,跟家裡說一下晚點回去。」這時我眼角看到筱筠正走過來,於是
趕緊跟老程哈啦裝作是一起剛出電梯,我對筱筠揮了下手,轉頭跟老程說:「我
先走了。」就直接往我的車上去。
  在車上筱筠一臉心事樣,我問:「你有啥事情嗎?」筱筠有些不自然的說:
「沒……沒事,只是……沒有啦!就我老公說要回來了。」我說:「那還去『洽
公』嗎?」她說:「嗯,不管他,我們去快樂~~」車子直接開進汽車旅館。
  像往常一樣筱筠先去洗了一下,她出來後只包覆一條浴巾,先幫我口交。筱
筠技術超讚的,我每每都差點在她嘴裡投降,她時而用舌尖舔弄馬眼,然後在龜
頭冠上細心轉圈舔弄,手還不時變換緊鬆玩弄我的子孫袋,我也回應筱筠把她的
下體移到我面前。
  我跟她的姿勢成69,我用舌尖舔弄筱筠的尿道口,手指頭按住陰蒂凸尖處
輕揉摩擦,筱筠「嗯」一聲身體抖了一下。我繼續將食指跟中指插入她的陰道,
拇指豎起貼住陰蒂,抽插摳弄陰道壁,扭曲裡頭手指動作,輕輕地將一根手指深
深插入她的陰戶,當她還沒準備好,再插入另一根。
  我將另一隻手的拇指抵住她的肛門,故意不插進去,而是一邊活動著在她陰
戶中的手指,一邊用拇指有力地按那個地方。然後將我的手掌放在她的小山丘上
面——即陰毛生長處,手指輕輕置於陰唇上,拇指分別置於她的大腿內側,動作
輕緩地將手按在她的小山丘上,並作圈狀運動。
  我的手故意不過多接觸到她的皮膚,而在陰毛上運動,然後用手指輕彈她的
陰唇,以每秒一次的速度進行。女人的宮頸通常在她陰道的後上方,它摸起來有
點像圓頂的薄組織,有時中央會有個小裂口,就像下巴,我小心的刺激著宮頸的
週圍區域。
  陰蒂是個特殊的器官,我知道它比男人陰莖的任何部位都要來得敏感,輕輕
地推拉覆在陰蒂上的蓋頭,隔著陰唇摩擦能減少過份粗糙而引起的痛苦並帶來愜
意。
  這時筱筠轉過頭來說:「進來啦~~」我看著她紅潤又害羞的表情,提起槍
械往花心頂進去。筱筠的呼吸喘息讓我變得興奮,於是加快抽插的速度,然後再
慢下來,時快時慢,從容而不急躁,並且手隨意而發地到處遊走在她的奶子上。
  我用臂力讓筱筠身體在我面前,圍繞著陰部結合點做順或反時針運動,我的
陰莖就在陰道裡不斷地攪動,筱筠因為我的轉換姿勢也開始放縱呻吟:「嗯……
啊……」突然筱筠雙腿夾住我的腰,我直覺她可能快高潮了,便深深挺進深處然
後慢慢抽出再用力挺進,緩解我的動作吊她胃口。
  這時筱筠說:「幹嘛啦?快一點……我快到頂了,你還……嗯……」我故意
不等她話說完,用力一頂打斷她的話(有用過這招的男人屢試不爽啊),直到我
感到龜頭處有股暖流沖出,我也在最後一擊往深處射出這兩天的庫存。
  點著事後菸,看那空虛的煙消失在空氣中,或許還無法接受我看到的事實,
沒辦法去回味剛剛的激戰。
  筱筠在高潮後清醒說:「我去洗澡。」我只應了一聲「嗯」,她就進去了浴
室。聽著水聲我偷偷翻開筱筠的皮包,拿出手機看了下剛才是誰跟她講電話,那
個號碼讓我傻眼!這是我家裡電話啊!是老婆?還是兒子?我趕緊放回去。
  筱筠這時已洗澡好出來,看我臉色有些怪異就問道:「你沒事吧?」我說:
「沒……沒事。對了,妳餓嗎?要去吃飯嗎?」筱筠只說:「不太餓,我等下回
家再吃就好。」我們整理一下身上衣物,我就開車帶筱筠到附近的計程車行,然
後轉向回家的路上,這時內心還是一堆疑問,筱筠剛剛是和我家裡的人講電話!
會是誰?
  到家後停好車子,經過郵筒不經意看一下,有封信。我心裡一驚:還有連續
劇!拿出來看看,這次一樣沒有寄信人也沒收信人,只有我家的住址,只是我摸
起來不像光碟,倒是像有紙在裡面。我走到樓梯間拆開看,是我老婆跟男人去旅
館的跟拍照!裡面還有張信,我看了一下:
  「柏宏(我兒子),這是你要的照片,我翹課當你專屬狗仔,希望價錢要合
理些。哈哈!」
  是我兒子叫人跟蹤他媽?那光碟呢?心裡五味雜陳,問號一個一個冒出來!
  進了家門,我老婆在廚房,「啊……你回來……嗯……啦?」嗯,聽我老婆
那說話聲,當下心想:究竟搞啥鬼?然後看到我兒子從廚櫃下站起來說:「爸,
你回來了?」
  我走近一看,老婆臉頰紅潤,額頭上還有些汗水,身上那件連身裙,裙襬部
位看得出來是剛剛被拉起來過,而兒子嘴邊像是吃過漿糊似的。我心裡多少猜到
發生啥事,只是現在還沒有十足把握,而我也不太能接受這事實。
  我說:「嗯,有些累,我先去洗澡。」然後故作鎮定離開客廳。經過時還能
聽到老婆小聲說:「別這樣,你爸還沒進房裡。」我裝作沒聽到。
  走到房門前正要開門時又聽到:「都是妳出的爛方法啦,沒激到我爸,反而
我媽跟弟弟在亂搞啦!」這……我趕緊偷偷貼在我女兒的房門上仔細聽。
  「現在呢,最好妳有辦法,不然我拿妳跟我爸的偷情照給妳老公看!」
  我心裡直覺感到:難道剛剛跟筱筠在停車場講電話的人是我女兒?!


  (三)
  腦袋像是榔頭打到一樣,一片空白。是不甘心還是捨不得?可又有點性奮!
心裡的思緒像拼圖一樣一片片全散開。
  我回到房裡回想一切的發生,到現在我又該如何面對,又該找誰算這筆帳?
我摸不著頭緒。
  脫了衣服到浴室開蓮蓬頭從頭沖自己,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至少我要想辦
法知道老婆那情人是誰?為了這個家,我又該如何處理面對?
  老婆在浴室外說:「老公~~我跟兒子去公園散步,你跟女兒先吃飯吧,別
等我們了。」我還沒回應,就聽到房門被關上的聲音:「砰!」(散步?內心只
有苦笑。)
  我套上浴袍到房間,拿出安裝在房裡的針孔,裝上電腦、戴上耳機,開始播
放這兩天家裡發生的事。
  那天我出門後,老婆也起床去幫孩子們處理早餐,過沒多久聽到:「媽,我
們出門喔!」、「路上小心。」小孩出門後,老婆開始換衣服,換到一半聽到有
人開家裡的門,老婆拿起身邊的外套穿上,走出房間看道是兒子就說:「柏宏,
有東西沒帶嗎?」兒子回應:「媽~~我都知道喔!嘻……」
  老婆皺起眉頭說:「你在笑什麼?校車都快來了,還在……」老婆話還沒說
完臉就青了,兒子說:「媽,這照片裡的女人很像你吧?那男人我也知道喔,是
姐姐的班導師!」(原來我在找的姦夫是女兒的老師!)
  兒子說:「媽,讓我上妳,不然我要把照片拿給爸爸看!」老婆說:「你瘋
了嗎?我是你媽耶,那照片哪來的?」兒子說:「妳別管照片哪來,我都知道你
跟黃老師去開房間,還有在家裡做過,我要是把照片拿給爸爸那一定很好玩。」
  兒子一邊說一邊靠近老婆,而老婆一路退到床邊說:「柏宏你不可以這樣,
我是你媽啊!那照片給我,我以後不會打你。乖,好嗎?」兒子不理會老婆的勸
說逼到床邊,推倒他媽媽,165公分的老婆就被我兒子推倒在床上,女人力氣
哪比得上男人。
  老婆哭喊:「不行!這樣不行!我是你媽啊……」兒子一邊強脫他媽媽的外
套(剛剛老婆在換衣服,她沒料想到會這樣,所以只套了件外套),外套一下就
被兒子給脫下來,老婆一邊掙紮一邊哭喊:「別啊……嗚……我是你媽,這是亂
倫啊!」
  老婆這時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而兒子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小時候吸過的黑乳
頭,一邊脫著他的褲子。老婆腳一蹬把兒子踢下床,抓起床邊剛被兒子強脫下來
的外套遮在胸前,癱坐在床上哭泣。
  而兒子也被剛剛那一踢稍微清醒,站起來說:「媽,對不起啦!我真的很喜
歡妳,妳就……」兒子話沒說完就被我老婆冷冷一句「出去」給打斷。而兒子或
許怕再逼下去,他媽媽可能會自殺,就識相的走出房門。兒子一出房門,老婆就
放聲大哭。
  這時我把針孔換到其它頻道,看到兒子走回房間裡躺在床上,從枕頭下拿出
一條女人內褲在打手槍,一邊喊著:「媽~~媽~~」我點起一支菸,再把頻道
換回房間,但根本不知道這時我身後有人在,可能我戴了耳機的關係吧?
  看到我老婆趴在床上哭了一會,就起身把衣服穿好,打了通電話:「嗚……
我兒子有我跟你去賓館的照片……剛剛還想強姦我……嗚……怎麼辦?嗚……」
老婆一邊哭泣,一邊述說剛剛發生的事。
  掛了電話沒多久後有人敲了下房門,我老婆有些嚇到沒回應,「媽,妳還好
嗎?」兒子在門外問了一下,隨後又說:「我真的很喜歡妳,我是真的沒辦法才
用這方式跟你求。」老婆只冷冷的說:「你讓我靜一靜。」就沒再說話了。而兒
子或許知道現在他媽媽還沒辦法接受,也識相地回房間去。
  隨後老婆打開電腦(我這時才注意到我沒有在電腦前裝鏡頭!失策!)我當
下把螢幕縮小,試圖找看看有沒有啥紀錄,只看到老婆上網尋求兒子想跟他做愛
該如何拒絕,而我看了回應還真是……「就成全他吧」、「這樣不行吧」、「帶
妳兒子多出戶外走走」等相關建議,也有落井下石開玩笑的。
  之後我看到有人po了一篇文章《談母子性愛的可能性與必要性》,老婆邊
看邊雙腿摩擦(或許老婆正慢慢接受要發生的事)。
  我快轉到老婆出門後回來,看到老婆直接去了兒子房間,一進去老婆把兒子
的房門鎖上,這動作兒子還沒反應過來,老婆說:「柏宏,我給你!但你不能讓
人知道也不能給爸爸知道,不然我會死給你看。」話一說完開始脫衣服,而兒子
一臉喜悅的看著。
  直到老婆脫光躺到兒子床上,兒子也脫了自己的衣服,爬到床上吸老婆那性
奮而立起來的黑乳頭,「嗯……輕點~~痛……」老婆紅著臉說。兒子擡頭看了
一下老婆問:「媽,妳真的肯給我?」老婆臉更紅的說:「不要嗎?要就快!別
多問,不然拉倒!」一說完就坐了起來。
  兒子立即慌張的說:「我要~~還有,我要看媽的小穴。」老婆紅著臉不回
應,躺了下去把腿張開,而兒子則探到老婆腿中間,把手伸到腿根部摸了起來,
老婆抖了一下。
  兒子說:「媽妳尿了啊?全濕了!」老婆把臉用手遮著說:「別這樣!我很
不好意思。」兒子一邊摳老婆的小穴一邊說:「媽妳別害羞啦!」(這小子看不
出也有支大雞巴!可我該自豪自己兒子有根好雞巴,還是該憐惜老婆?或許內心
這複雜情緒裡我還沒辦法適應,而我下體的小兒子正亢奮著……)
  兒子爬上老婆身上,激動地撥開老婆的手,兩個人的嘴唇碰到一起,兒子就
把老婆那濕潤綿軟的舌頭吸取著,激烈地吻起來。看他才17歲,就親得有模有
樣,這孩子不知道是跟誰學的?老婆雙手抱住兒子的脖子,熱烈地回親他,使勁
吸吮他的舌頭,他們母子就這樣在床上忘情地親著。
  彼此貪婪地享受著對方的體溫,他們倆的鼻息也越來越重,沒多久兒子放開
老婆的嘴唇,向下親下去,老婆閉上眼睛,靜靜地享受著兒子的濕吻。看著老婆
那很享受的樣子,我的頭又是一片茫然。
  我點起一支菸,深吸一口,吐出時看到老婆張開雙腿,手伸到兒子下面抓住
了他的雞巴,慢慢引導到她的雙腿間,輕聲說:「進來吧!」兒子架起老婆的腿
使勁一插,只聽見「滋」的一聲,兒子的雞巴一下子全根而入。老婆吐出了一口
氣,當下,我硬了起來。
  就這樣兒子開始了前後運動,老婆只是溫柔地親著兒子的臉,手輕撫著他的
頭髮。我看到了這些天來我所不願見到的情形,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但我的身體
卻激動不已。
  兒子不停地往老婆裡面插,感受著老婆裡面的緊縮、蠕動與潤滑,兒子低著
頭在他媽媽的奶子裡磨蹭著。「柏宏,輕點~~嗯……」老婆說完迎合著兒子,
溫柔地承受著他的衝擊。老婆表現得很激動,但還保持著做母親的矜持,像一塊
海綿,靜靜地接受兒子的動作。
  幾分鐘後兒子大動了幾下,就直挺挺的趴在老婆身上。兩人喘一下氣,老婆
替兒子擦了額頭上的汗,兒子的手在老婆奶子又上玩弄了好一陣子才坐了起來。
老婆進到了浴室裡,一會響起「嘩啦」的水聲,兒子衣服也沒穿就往浴室走去。
  沒多久就聽到老婆的聲音:「啊!柏宏,你怎麼進來了?出去!」兒子說:
「媽,讓我跟你一塊洗啦!」老婆說:「別……呀!別這樣……好了,別再亂摸
了,一起洗吧!」接下來只聽到他們母子在浴室裡的笑聲。
  這時我拿下耳機,才感覺身後有人,下意識的就轉頭過去,只看到人影一閃
而過。是誰!是女兒嗎?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