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50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貞貞520
騎士 | 2009-6-30 01:06:54

戰國時代,仙妮亞帝國都城亞斯提都,有一個名叫箭川的青年,他立志要做一名天下無敵的箭手,他四處探聽,得知了天下間最好的箭術老師,是輝煌。

這位老師的箭術,是非常的高明,能在百步之外,射穿一片柳葉,而且是百發百中,因此箭川就拜輝煌為師。

輝煌只教他眼睛不眨的功夫,箭川接受了老師的指示,回到家中,他立刻鑽入了他妻子的織布機下面,他仰著臉,靜靜躺在織布機下面,兩眼一動也不動,他直接面對織布機的踏板,看著踏板忽上忽下的擺動,練習不眨眼睛的功夫。

經過了兩年之後,箭川終於練到即使踏板碰到他的眼睫毛,他也同樣眼睛不眨,甚至在他睡的時候,他也可以睜著眼睛睡。

有一天,他張著眼睛,看到一隻小小的蜘蛛,在他的睫毛之間結網,直到蜘蛛將網完全結好,他的眼睛都沒眨一下,功夫練到這種的地步,他終於有了充份的信心,向他的老師,提出他的成績報告。

他的老師輝煌,聽了箭川的報告之後,就對他說:「學會眼睛不眨,只是學箭的初步功夫,下一次,你要練習看東西的本領,到了你能夠見小如大,視遠如近的時候,再來見我。」

箭川聽完回到家中,就抓了一隻很小很小的螞蟻,他將螞蟻放在一片很細很細的草葉上面,然後將這片草葉,懸掛在書房的窗外,他走到書房的另外一邊,聚精會神的注視著草葉之上的螞蟻,起初他只能隱隱約約看到,經過了十數天,他就感覺牠比以前好像大了一些,三個月之後,箭川看到牠,好像是有蠶那麼大隻,而且還可以看得很清楚。

就這樣,箭川每天一心一意,繼續不斷凝視著那隻螞蟻,連季節的變化,和煦的春日,變成夏天的驕陽,一行行的蘆雁,飛過了涼爽的秋空,沒多久又回到冰天雪地的寒冬,經過了三年,箭川幾乎沒離開書房一步,有一天,他發現懸掛在窗外的螞蟻,看起來好像牛那麼大隻,他歡欣雀躍,喜不自勝,連忙取出了一支細小的竹針,搭在燕角弓之上,瞄準了那隻螞蟻就射,結果不偏不倚射中了螞蟻的胸部,連旁邊的草葉,動也沒動到。

箭川窺探箭術的奧秘,至此一共花費了五年的時光,他覺得這種嚴格的訓練,已經使他有了高人一等的本事,再也沒有一個箭手,可以超過他了,為了證明他的功夫,超群出眾起見,他決定以老師的最高紀錄,作為競技的目標,結果他不但能在百步之外,射中一片的柳葉,而且還可以跟他的老師同樣,百發百中,他又拿了一百支輕型的箭,接二連三向著箭靶發射,第一支射中紅心,第二支射進第一支的箭尾,第三支又射進第二支的箭尾,只在眨眼之間,便將一百支箭,射成一條的直線,他的箭法確實太準確,太神速了,箭川以為箭藝至此,已經出神入化,可說是天下無敵。



但是忽然間他想到,還有一個高明的對手存在,而這個高明的對手,不是別人,就是他的師父輝煌,因為只要輝煌存在的一天,他就不能稱為天下第一高手,雖然他知道他的箭術,已經和輝煌旗鼓相當,但他也知道他的本領,並沒有超越他的師父,這個死結,使他感到悶悶不樂。

有一天,箭川正在田野散步沉思,忽見輝煌從遠處走來,他一見機會來到,毫不猶豫,立刻取弓,搭箭瞄準,準備發射,說時遲那時快,他的老師發覺情形不妙,也連忙取弓搭箭,準備應變,結果他們兩人,幾乎同時射出。

箭川的箭,很輕易就被輝煌射落,一支接一支,這種奇異的決鬥,就這樣連續不斷的進行,間不容髮的繼續,直到輝煌的箭全部被射完,而箭川也剩最後一支箭。

此時的箭川洋洋得意,搭上弓,扳了弓,就要發射,輝煌從容不迫,在旁邊折了一根帶刺的樹枝,當箭川那支箭颼一聲,飛向他的胸口之時,輝煌用樹枝上的一支棘,將射來的箭頭輕輕一撥,噗一聲,箭就落在他的腳邊。

箭川知道他的陰謀,未能得逞,心中感到非常的懊悔,他覺得再也沒臉見他的師父,可是輝煌不但沒懷恨,反而當場原諒他。

輝煌就對他這名徒弟說:「箭川你要知道,我所會的箭術,已經毫無保留,全部傳授給你了,如果你想要深入堂奧,求得幾近於道的箭術,不妨穿過太行山隘,翻過霍山之頂,求教於柳生老人,他是我的老師,真是古今無匹,比起他的功夫,我們兩人的技術,可謂是小巫見大巫,只能算是嬰兒學步而已,現在除他之外,世上可說是沒第二個人,值得你去求教。」

箭川聽完輝煌的話,立刻向霍山前進,經過了一個月,他終於登上霍山之頂,找到了柳生大師,他發現這位大師,已經是上了年紀的人,兩眼猶如綿羊一般的溫馴,他不但彎腰駝背,而且滿頭白髮,因此箭川就準備試探老人的實力,他取下隨身帶來的大柳之弓,搭上一支神奇的楚傑之箭,對準正在飛過的一群候鳥射去,轉眼之間,五隻候鳥撲打著兩翅,從天而降」。

柳生老人:「不錯、不錯,不過用弓箭射鳥,未免太著痕跡,還算不得功夫,你還沒學到不射而射的箭道吧」。

箭川:「你說什麼?什麼是不射而射?鬼話連篇!」。

柳生老人:「跟我來吧!」,隨後兩人來到一處山谷上,柳生老人走到橫插在山頂上的木頭上。

柳生老人:「來來來,到我站的地方,讓我詳細看你的箭藝吧!」。

箭川:「這…下面是萬丈的絕谷,未免太危險啊」

柳生老人:「哈哈哈哈哈,我這麼大的歲數,都敢站在這個地方,而你不敢,實在是真沒膽量!」

箭川:「好吧、好吧,讓我來!」,走上前去,兩人擦身而過,互換位置。

驕傲的箭川,想不接受這個挑戰也不行,無可奈何的他,只好硬著頭皮,和老人交換了立足之地,可是他剛踏上那枝樹幹,樹幹就搖搖擺擺地晃動起來,但他仍然咬緊牙關,伸手將弓取下,以不停顫抖的手,勉強搭上了一支細而長的箭,準備射出。

就在這時,忽然間有一顆大石,由上滾落而下,一路轟轟隆隆,直向下面的萬丈深谷滾落下去,他看到滾落的岩石,覺得自己的身軀,就要失去了平衡,好像跟著岩石一齊要掉落,箭川連忙低身趴下,雙手緊緊抱著樹幹」

箭川驚叫,趴在樹幹上。

柳生老人:「換我來吧,哼!讓你明白什麼是真正的箭道吧」,箭川爬回,柳生老人跳向樹幹。

箭川:「…你…你的弓箭呢!?」。

柳生老人:「我的弓箭嘛,只要你一天用弓箭,你就一天別想進入箭道的奧妙,真正的箭術是不用弓箭的。」,做出射箭的手勢,隨後射出無形箭,高處大石上的一隻鳥兒被射落。

箭川驚訝:「啊!」

從此以後,箭川跟隨著柳生老人,在山上渡過了九年的時光,到了第十年,他才下山返回故鄉。

亞斯提都城內的人,對著他身上所發生的變化,覺得非常的驚訝,他以前那種頑強傲慢的神氣,完全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副大智若愚的樣子,亞斯提都的居民都迫不及待的,要看他一展身手,但他連弓也沒摸,何況射箭呢?

於是眾人失望而歸,有人就問他:「為什麼不射箭呢?」

箭川溫和的回答:「至動無動,至言無言,至射無射,是以不射。」

當地的有識之士,聽到這番技入於道的的談話,對於這位不動弓弦的偉大箭手,自然十分的恭敬。

有關箭川的傳聞和故事,向四面八方傳揚而來,有人說,每過午夜之後,總可以聽到某種的聲音,好像有人在他家的屋頂上,拉動一種無形的弓弦,保護他的安全。

此外還有一名小偷親自招認說,有一天,在他正要爬入箭川的屋內之時,忽然間有一股強烈的疾風,從窗口衝出,猛烈地衝向他的腦袋,將他拋出院牆之外。

箭川在他名聞全國、聲播雲霄之際,漸入老境,他似乎漸漸進入一種返璞歸真的悠然狀態,心、身兩者皆不再向外馳求,他的面孔顯得清清靜靜,沒任何慾望的表情,外界的勢力,再也撼不動他那種完全無著的心情,除此之外,他很少開口說話,使人看不出他是否還有氣息,他的四肢往往沉寂不動,看起來好似枯樹一般,他對宇宙的根本法則,顯得那般的調和,對於不安而又矛盾的夢像,變得那般的超然。

[ 本帖最後由 ben12355 於 2009-3-25 07:35 編輯
pkoe
回覆 使用道具
貞貞520
騎士 | 2009-6-30 01:07:37

顯得那般的調和,對於不安而又矛盾的夢像,變得那般的超然。
回覆 使用道具
想飛枯樹
男爵 | 2009-6-30 01:29:32

不懂= =這跟標題"兩人擦身而過,互換位置"的關係....
..但還是感謝大大你分享的文章...
回覆 使用道具
JLQ
伯爵 | 2009-8-5 10:38:32

感謝大大無私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