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長篇連載]

素錦圖22

[複製連接]
查看: 35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ackyli05332706
騎士 | 2018-11-9 11:14:36

    小舌想舔吮他,可是根本轉不開。在最初的緩慢進出之后,他開始越入越深,插得她涎水不住流出來,只能不停地吸吮。

    無意的舉動倒取悅了他:“就是這般,用力點,再吸吸看!”

    她的櫻桃小嘴和她的小穴一樣緊窒濕滑,吸得他舒爽至極,性事中暴戾的一面顯露無遺,大掌肆意地捏弄她豐膩的乳肉,將嬌嫩的小奶頭掐弄拉扯得腫脹起來,一邊晃著緊實的臀部加大了插送的幅度,恨不得將整根肉都塞進她純潔美妙的小嘴里去。

    “呃......”有一下沈穆時頂得太深了,而素娥又缺乏經驗,控制不住的喉頭作嘔,細嫩的喉頭內壁痙攣著包裹住他再次頂入的龜頭。

    “哦,小妖精。”他呻吟著,半挺起身,手掌捧在她腦后,勁腰擺動才做了幾個深喉,胯下的小姑娘已經被插得眼淚汪汪,小臉因爲透不過氣而憋得通紅。

    強自按捺著想在她喉中更暴烈進出的沖動,在她倒氣的時候他一下子退了出來,高潮前的撤出讓硬物脹到了極致,但是這時候射在她嘴里只怕會把她嗆死。

    見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終于緩了過來,他將她的小臉摟過來壓在自己胯間,脹痛的陽物緊緊貼在她滑嫩的臉頰上。

    素娥伸出小手環著他雙腿,小臉主動的在那肉上磨蹭著,感覺那巨物青筋勃起的彈動似有生命一般。

    難耐的欲望稍微得到了纾解,狂熱的心跳略有平複,抵著她肩頭后撤了一點,貼在他胯間的小人兒抬起頭,淚眼婆娑地望著他。

    “嗚嗚......素娥做不好,沒有讓大人快活......”

    本以爲是被他欺負地哭了,不曾想是因爲這個。沈穆時一時又是好笑又有些感動,彎腰將她提抱起來,讓她雙腿環在自己腰間,親親她淚濕的小臉,柔聲哄道:“你做的很好,大人很快活。”

    他以前從來不碰這麽年幼的女孩兒。民間很多貧戶不等姑娘及笄就爲了省米糧而嫁了出去,但是有能力的人家大多會把閨女多留幾年。她這年齡正是一朵花將開未開的時候,硬生生地被人從枝頭折下來。

    細細地吮去她臉上的淚珠,一向冷硬的心腸竟變得有些柔軟。

    “咱們有的是時間,以后慢慢教你。”

    素娥眨巴著大眼依賴地看著他,低低地“嗯”了一聲,小臉偎過來貓咪似地在他臉上蹭了蹭。

    沈穆時唇角露出一點笑意,托著她臀瓣的手微微一松,挺翹的陽物順勢頂入了她幽戶中。

    “你瞧。”就著這姿勢抱著她在屋子里走了兩步,在顛動中粗長的勃起越入越深:“讓大人快活的方法又不止一個。”

    渾身都沒有著力點,素娥只能驚惶失措地將細長白嫩的雙腿緊夾在他腰間。甜美緊窒的甬道被一寸寸頂開,他走動時龜頭一顛一動地刺激著內里嬌嫩的媚肉,沒幾下就讓她濕得滴水,迷離著雙眼低聲媚叫起來。

    “小騷貨,這麽點工夫就濕成這樣,是不是早就等不及想要我你了?”

    “不、不是的。”一聲“小騷貨”叫得素娥不住搖頭,顧不得小穴還緊緊絞著人家的肉棒,就委屈哒哒地想要申辯。

    “不是什麽,嗯?”拖著長長的性感的尾音,原本虛托在她身下的手掌緊抓住她兩瓣臀肉,用力顛起再落下,勃發的性器輕易找到了花穴深處要命的那一點,狠狠地撞擊碾壓,在她失控的淫叫聲中他眯著眼邪惡地說:“叫得這麽浪,不是騷貨是什麽?!”

    在她剛剛張口時又一記更猛的顛弄來臨,沒來得及吐出的言語化成了顫栗的呻吟。手臂軟軟地環在他頸間,細白的長腿被他擺弄成更淫蕩的姿勢,幾乎拉成一字露出脆弱的花戶迎接他的撞送,每一下頂撞都讓她不由自主地一陣吟哦,白皙的脖頸仰出誘人的曲線,白花花的奶子在他眼底晃出耀目的乳波。

    快感一浪凶過一浪,淫液不斷從兩人交合處滴落下來,還沒等他在書齋走過半圈,她就繃著身子泄了身,濕熱的媚道失去節律地不住收縮著。

    沈穆時渾濁地低吟著,強壓著射出來的欲望將肉棒從她緊絞的花穴中抽了出來,刺激得高潮中還沒有放松的媚肉重新痙攣起來。

    當素娥的身子軟軟地滑跪到他腿間時還在不住地輕顫,頭腦昏昏沈沈地被他托著下巴抬起了頭,被她的淫液泡得水光靡靡的冠頭顫動地抵在她唇邊,幾乎是她甫一張嘴就沖了進來。

    “放松點,寶貝兒!”凶頑的巨物一進入溫暖的口腔就迫不及待地快速挺送,在她配合地擺動著螓首迎合他的弄時,一記深含讓本已瀕臨爆發的欲望一下子攀到了巅峰。

    喉間發出低沈的呻吟,粗長的手指緊緊絞著她漆黑滑亮的長發,迫她仰著頭將腥濃滾燙的精液大口大口地喝下去。

    “都射給你了,小騷貨,都給我咽下去!”

    他射精的過程洶湧而漫長,素娥狼狽而努力地吞咽著,可是仍有白濁的液體不斷從唇邊溢出,被他用手指刮取了胡亂地揉在她臉上、胸上。

    將最后的幾滴濃精都咽淨了,素娥才仰著頭巴巴地望著他,可憐她小嘴都被插腫了,臉頰、唇角甚至粉嘟嘟的奶頭上到處都是他的精液,原本冰清玉潔的小人兒被他糟蹋得淫靡不堪,偏偏還對他充滿了戀慕與依賴。

    “你做得很好,真乖。”彎腰將她摟到懷中,溫柔的親吻滿含撫慰。

    “可是,素娥不想做蕩婦淫娃......”吸了吸鼻子,細小的聲音有點委屈。

    想不到她這時又重新惦記起這事,沈穆時一時有些啼笑皆非。將她整個兒抱在懷里,她軟軟地倚著他,小身子已經徹底沒了力氣。

    “又不與別人相干,便做我一個人的淫娃又有甚要緊的......”

    窗外淫雨霏霏,室內春情靡靡,男人不斷地醇聲誘哄著,良久,才聽得有人嬌嬌糯糯地“嗯”了一聲。

    第二十章醉春風淫語話秉燭

    沈穆時這書齋也是兩間相連的格局,掀開簾子便是小憩用的內室,亦是正面對湖,卻無書架,雕花窗下安放著一張素色琴案,案前獨放著一張精巧的螺钿交椅。其后屏風半掩,置了一張沈香榻,榻邊是一只腹橫三寸的戟耳彜爐,幽幽焚著一線龍涎香。

    沈穆時背靠迎枕,懷擁佳人,有一下沒一下地替素娥梳理著散亂的青絲,慵懶的聲線透著歡情后的魇足:“趕明兒給卿卿換張寬一點的榻兒,配了五色細點,你閑暇時便在這屋里看書畫畫,豈不美哉。”

    素娥赤裸著身子偎在他懷里,僅腰腹間斜搭著張白狐皮的褥子,因他攏著了壁角的火盆子,藕白的臂膀露在外面也不覺得冷,歪纏著他糯聲道:“我不要別的榻兒,就這榻兒便極好。”

    自姨娘去后她再沒被人寵過,
jackyli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