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7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Qiao556
準男爵 | 2018-12-30 14:58:59



    而且那是連丈夫也不可告知的羞恥秘密。

    “可是你的rǔ頭這樣地硬,而且變尖了。”

    那知的手指故意在她滿的胸部上的rǔ頭,像要摘下它似的捏著。

    “啊!”

    美穗忍不住地顫抖著身體。美穗毫不知情那隱藏在繩索下的rǔ頭,已呈現充血狀態。

    “被綁著感到差恥,但實際心里很喜歡對不對?”

    “討……討厭……才不喜歡!”

    “那爲什麽rǔ頭會硬起來!”

    那知開始揉搓著整個胸部。

    “那……那是因爲……光著身子很冷。”

    美穗支唔其詞地答話。

    “嗚……啊……”

    對于被這麽用力地揉搓著,美穗拼命咬著牙忍耐著。那知的愛撫,跟強暴她時一樣的粗暴野蠻。但美穗的身體不知不覺已不覺得寒冷。

    那知抓著綁著手的繩索,走向校園的中央。

    “啊……”

    “抬起臉來,胸也得挺起來才行。”

    不知何時樹枝從臉上滑落了下來。

    “痛……嗚……”

    美穗只覺臉上及身上一陣劇痛,其裸身也顫動著。

    “在運動場上慢跑可是老師最擅長的項目呢!先在運動場上競走一圈吧……”

    “……”

    美穗站在黑暗校園的競賽場上,呆然地環視著四周。

    “你回答啊!”

    那知用樹枝打在她的臀上。

    “競……競走……好好……”

    “好……我知道了,這樣子回答。”

    又叭地打下去。

    “是……是……我知道了……”

    美穗匆忙地點頭回應,蹲在背后的那知,離她約有三十公分,手上拉著繩索。

    “來,可以開始了。”

    那知毫不留情地鞭打在她那被黑色褲襪包裹的臀部上。

    美穗拖著沈重的腳步開始跑了起來,不!與其要說跑,不如說是像小跑步般的感覺。但!無論如何還是得前進的,美穗拼命地邁開腳步。

    雖說是平常身爲老師最擅長的,但此時卻有難以言喻的屈辱。爲了不讓人看到,非得快一點結束不可。但是腳步無論如何也跑不快。剛才的疲勞還殘留著,從白天的被強暴的時刻開始,美穗的肉體和精神就一直處在緊張的狀態下。因此二百米的競走感到是如此地長久,這對她而言倒是第一次。

    特別是腳踝及小腿處,已有些僵硬感覺。

    “覺得如何啊?”

    “請饒了我吧!”

    喘著氣,美穗虛弱地求著他。

    “那……現在用爬的一圈。”

    “不……不可能的。”

    叭地,樹枝又打在大腿上。

    “不快點做,很快就清晨羅。”

    美穗垂頭喪氣跪在場地上,解開繩索的雙手按壓在地上。看著競走場的砂,咬著唇走著。不知不覺中,淚水竟溢出來。

    “老師……你在哭……”

    “猛地抬起臉,那知就站在身旁。剛好是繞場半圈的地方。”

    “是啊!”

    “你覺得自己可憐?”

    “是啊……被這樣虐待……”

    拉著鎖的那知說道:“被淩虐的老師的模樣,看起來真可愛。”

    “嗚……”

    美穗皺起眉,閉上眼睛。

    “我要再虐待老師。”

    那知一口氣地跨坐在美穗的腰背上,兩腳懸空著。

    “老師是馬,一匹雌馬。”

    “好……好重哦……”

    背骨被重力地壓擠,美穗發出哀叫的聲音。

    “向前走!”

    “做不到啊!”

    “你想背叛我?”

    那知毫不退讓地揮著樹枝。

    “走!”

    坐在背上的那知搖晃著身體催促著。

    “啊!”

    整個身體好像要被壓垮般地,美穗仍得咬緊牙開始爬行著。

    “辦不到,是嗎?”

    那知將本來兩腋下的腳,跨在美穗的兩肩上。

    “咦!”

    腳跨在兩肩上,使得美穗的重擔更加一層,雖勉強支撐,但兩個手臂直發抖。

    “太慢了。要跑步,再快一點。”

    樹枝狂亂地鞭打著。

    “嗚……嗚……別打了……”

    如要麻痹般的痛楚襲擊著美穗的身體。

    “嗚……”

    現在連腰部的關節也好似要松跨掉般的。但無論如何得苦撐著走完才行。

    “途中若倒下去,就再繞一圈。”

    一邊說著,那知的手垂放到胸前,抱著胸部,另一手伸入褲襪內側,撫摸著她的下體。

    “啊!”

    反射性地身體都僵硬了起來,美穗不由得幾乎要失去了平衡,叫了出來,但此時,唯有不去管那知的愛撫,專心走路才是上策。

    那知用指頭旋轉著rǔ頭,另一只手直接在yīn唇上揉搓著。全身已滲滿了汗水。

    而且此時還在做著如此勞累的運動,但同時,體內卻有一股異樣的熾熱正鼓動著。

    終于美穗像雌馬般地完成百米競走,但體力也耗盡地倒在地上。

    “不愧是體育老師,我會給你獎賞的!”

    用樹枝敲著大腿,美穗終于發抖著站了起來,被那知背著來到校舍入口邊。

    “很性感呢……老師……”

    美穗閉上眼睛,她已累得沒有一絲力氣。

    “老師……看起來你是有所感覺的呢!”

    美穗微微地睜開眼,看到胸前二個沾滿唾液的尖端,不禁大驚出聲。

    “啊!”

    那知的手不知何時正重重地包裹著自己的胸部不停地揉搓,體內忽地有一種甘美的感覺湧現而出。美穗的體力好似又複蘇了。由于那知的愛撫,竟使自己體內産生一股莫名的興奮。

    本來自己是要抗拒的,無奈身體卻有這種不聽使喚的反應。

    那知的技巧忽然之間變得很厲害,是不可能的,但是美穗那狼狽的反應,令那知充滿了自信。

    並不需要太焦急的,只要溫柔的愛撫,美穗一定能感受到的……那知一邊對自己這樣說,一邊用舌頭專心地舐吻她的rǔ頭。

    “啊……哦……”

    美穗的上半身開始抖動得厲害,這是剛才透過望眼鏡,從中條夫婦的寢室中窺視而學得的技巧。

    那知的舌,先吻著乳暈的部分,再溫柔地包裹住已挺立的rǔ頭。同時另一只手揉搓著胸部,另一只手則從腋下撫摸至下腹等部位。

    “嗚……”

    那知的手指伸入褲襪中的豐滿雙臀上,用中指慢慢地撫摸下去,再從下端慢慢地滑溜上來。

    這是丈夫經年累月摸索出來,用以刺探美穗的性感地帶的方法。因此她的身體會有所反應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即使是同樣的愛撫,其觸感還是有微妙的不同,而且反而有一分新鮮感。

    現在自已的肉體似乎很能接納來自于那知的淩辱,而且身體的反應似乎比起背叛丈夫的罪惡感還要來得強烈。強暴時是不可抗拒的,但現在自己的肉體的反應卻不同。

    那知的指頭又滑入褲襪的內側,按壓在汗水淋漓的毛上。不要―美穗在心中呐喊著,遊移的手指,正刺激著她敏感的性欲,在心中開始點燃。

    “好熱……而且好濕……”

    那知的手指探入yīn唇的入口內,看著她的臉龐,美穗因絕望和羞愧,使得白的裸身都染紅了。

    “很不錯吧……老師……”

    “住手……”

    美穗虛弱的懇求著。

    “你不是想要嗎?所以我就放進去啊!”

    那知的腰貼著的黑褲襪開始被他拉扯到腳踝處。而他自己也拉下自己的牛仔褲,兩只腳交叉疊放著。

    那知的股間碰觸到美穗的下體。美穗不禁疑惑起來,剛才的那次口交不是才剛shè精嗎?連傍晚的強暴那知加起來已經是二次,但現在那知年輕的精力又膨脹鼓動,堂堂地挺立著。

    灼熱的yīn莖尖端,壓入了yīn唇的內縫內,一時之間,心中忽然有一種甜美的期待與興奮。

    現在是第三次,那知對自已的身體構造似乎已了如指掌。而對yīn莖的侵入也變得很順暢,一下子就接納了。

    美穗兩手抓著那知的手腕。有點覺得快喘不過氣來了。比起數小時前,丈夫的那根,那知的似乎大很多且硬度更強,更有充實感。

    那知把腰往上頂。美穗尖聲叫著,手指緊緊地抓住那知。

    穿著高跟鞋的腳顫動著,當yīn莖的尖端碰觸到子宮時,她本能的想要回避,但是那是白費力氣,那知更用力的把yīn莖深插進去,下體的體毛互相摩擦著。

    “嗚……啊啊……”

    已爲人妻的成熟肉體,加上年輕旺盛的生命力的鼓動,她似乎已漸漸陶醉在忘我的性交歡愉之中。

    那知開始扭動,而且越來越強勁,還帶有節奏感。

    “喂……覺得很棒吧?”

    那知一付如癡如醉的表情在她的身邊低語。

    “是……是……”

    那知吻著美穗的唇。

    “嗚……”

    那知緩緩地扭動腰身,傍晚時的強暴,只是滿足自己的欲望,單純地發自己的獸欲,但現在卻不時試探著美穗的反應,享受著肉體微妙的觸感。

    美穗也有了不同的反應,她用右腳也開始擺動著腰。讓自己的腰身更貼緊著那知的yīn莖。

    在不知不覺之中,她似乎已陶醉在那知年輕精力的淩虐之中,而事實上正不斷進出的yīn莖也已經確實地點燃了美穗的性欲之火。

    其實在這九年間,和中條的性生活說要十分滿足是騙人的,但是她從來也沒有三心二意的想法。而且中條也深深愛著她,那就足夠了。

    但此時,她的身體卻已背叛了丈夫。她的肉體正由于年輕yīn莖的刺激,而沈溺在快樂的性愛漩渦之中。

    “老師……把舌頭伸出來……”

    那知撫摸著美穗的秀發,一直到她的臉頰,美穗吃驚的看著那知。

    “我想吻你,我想吸吮你的舌頭。”

    “……”

    美穗的喉間咕噜作響,經過那知溫柔的愛撫,和先前的抗拒反應已有截然不同,她漸漸産生一種快感。

    “若不照我著我說的話做,可要把你丟在這里哦……”

    美穗怯怯地伸出舌頭。那知的舌頭和自己的舌尖相互摩擦著,然后由側面左右地舐著。美穗微皺著眉,她從沒想到隱藏在體內的性欲,竟能這樣被挑逗著,而且也料不到那知竟有如此細膩的技巧。兩人的舌頭猶如蛇一般的糾纏著。

    “喔……喔……”

    美穗不覺揚起更漲紅的臉,她的喉間發出呻吟聲。

    “嗚……嗚……”

    舌頭被吸吮得幾乎要痛起來,身體內強烈而甜美的感覺不斷的擴大。美穗只覺得四肢,連趾甲都要麻痹了。

    那知的唇一離開,接著馬上如中條的愛撫方式般地,從脖子內側到耳邊一直慢慢地吸吮,而另一只手則揉搓著成熟的胸部。

    “嗚……啊……”

    美穗反射性的叫出聲來。

    那知乘勝追擊,插撞著yīn莖,擺動著腰身。下體內部的yīn蒂摩擦的同時,也同時摩擦著子宮。

    “喔……喔……”

    哭泣般的呻吟聲震耳欲聾,同時美穗的手還緊抓著那知的肩,仿佛從體內的深處正不斷地湧出,那蘊藏了九年的愛欲之泉源,刹那之間好似全噴出來。

    “喔……”

    那雙腿不停地抖動,激烈的悸動又再度開始。

    “啊……啊……”

    隨著喊叫聲的提高,美穗也自動貼近那知面向自己的嘴唇。

    性交的快樂,使兩人忘我的陶醉其中。

    羞怯的肉體,整個都濡濕了,美穗插入的舌頭在那知口腔內遊移,不僅是身體,整個靈魂似乎都已沈溺在性愛的狂瀾之中。

    美穗的右膝完全地彎曲著,她也熟練得擺動著腰身配合yīn莖的攻擊。

    美穗露骨的反應,使得那知欣喜不已,熱情的泉源即將爆發。

    “我……我要出來了喔……”

    那知在她的耳邊呢喃,好像連最后的生命都要放棄似的,使盡全力,把腰往上突撞。

    “喔……喔……”

    美穗的肉體一下子湧進了那知滾熱的jīng液,她抓緊那知的肩膀,發出快樂喜悅的呻吟聲。

    放出了jīng液之后,那知仍然緊抱著美穗的身體,唇靜靜地貼著她的唇。

    美穗也閉上眼,似乎精神仍沈迷在官能享受的余韻中,她溫順地接納他的唇。

    “很棒……老師也出來了吧?”

    美穗皺起眉,抬起臉。

    “你也出來了吧……嗯……”

    “沒有。”

    “說謊。不然怎麽會這樣濕?”

    “我不知道。”

    那知的眼光像冰冷的刀箭般地銳利。

    “拜托……讓我早點回去。”

    “你那麽想回中條那里嗎?”

    “若是讓他知道我不在的話,就慘了。”

    “不可以,不可以回去,老師已經達到高氵朝,現在已經是屬于我的人了,要聽我的話才行。”

    起身的那知,背包拿出白色的毛衣和迷你裙。

    “穿上它。”

    從那知手上遞過來的衣服,是美穗在休假時,被丈夫央求穿上的緊身而大膽的衣服。

    “我最喜歡那衣服了。”

    是強暴后,從美穗屋子拿出來的衣服。

    美穗只剩褲襪的身體,直接就穿上那衣服,雖說比起光著身子要好多了,但是穿上這套衣服,緊貼著豐滿的胸部和臀部,凹凸有致,看得十分清楚。平常若是她外出的話是絕對不穿這一件的。

    “要不要去校園中散步。”

    “不……已夠了,今夜就這樣子吧。”

    “我要老師完全屬于我!”

    “可……可是里面不是那麽簡單就進得去的……要是被發現可不得了。”

    “向警衛打個招呼不就好了!”

    “嗯!”

    “走吧!”

    那知拉著鎖,走向警衛室。

    “你跟他要鑰匙,好進去里面。”

    “那……那要說什麽好……”

    “自己想吧!”

    那知在警衛室前打開項圈的鎖。

    美穗全身發抖著,身上穿這件衣服,要忽然在人前現身,胸部的坦露以及超短的迷你裙,讓她覺得實在羞恥不已。

    美穗從窗外偷看進去。只見坐在椅子上的老警員正在打著瞌睡。美穗敲敲門,他睜開惺忪的睡眼。

    “我是教體育的中條。把重要的書籍放在教員室了,很對不起,不知可不可以借我鑰匙一下?”

    透過窗戶,看到美穗,很迷惑的看著她:“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不……不用了,沒關系……而老伯也不方便離開這里的!”

    堆滿了笑容,接過了鑰匙。來到校舍入口,看到那知。

    “你先走。”

    那知站在背后,拉著項圈的鎖。一走進陰暗的走廊,那知的手馬上就撩起超短迷你的裙角,撫摸著她白嫩的臀部。

    “啊!”

    “不可以停下來!”

    “嗚……”

    臀部的肉被揉搓著,美穗只能咬著唇,垂頭繼續走。

    “好美的屁股老師……露出半個屁股在學校中漫步感覺如何啊?”

    “可……可惡!”

    “那……那我再卷上去點!”

    那知再把白色的緊身迷你裙卷到腰上來,美穗直覺的把迷你裙的前面往下壓。

    “放手!”

    樹枝無情地打在大腿上,美穗只得黯然放開手。

    “真不錯,露出屁股的老師。”

    那知的手伸進臀部內那深奧的內縫間,開始玩弄著,美穗的身體微微顫抖。

    她的心中現在不只是羞愧和屈辱了,從公園到走在住宅區,以及散步在校園中,有一股莫名的喜悅及狂熱的鼓動已醞釀而出。

    此時愛撫技巧的靈巧,笨拙與否已不是關鍵所在。而是透過那知毫無顧忌又粗暴的手,已徹底地將美穗的性欲完全地點燃了。

    一進入教員室,走到正中央的地方,那知才把手指拔出來。

    “露出屁股的老師,真是一個大色鬼呢?這里居然濕成這樣。”

    那知故意把指頭伸到她的面前。

    “你把它舐干淨!”

    “嗚……”

    皺著眉,美穗對著那伸過來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含著。

    “現在教員室內空無一人,又連屁股、陰部都露出來,感覺如何?”

    “啊……羞死了……”

    正因爲站在這平時爲人師表的工作場所,那種羞恥感實非言語所能形容。

    “我要讓你再覺得羞愧些!”

    那知把短毛衣也卷上去,讓她的胸部露出來,然后自信滿滿地揉搓著。

    “啊……啊……”

    美穗忽然覺得有一股敏銳的快感傳遍了全身。

    “在那邊彎著腰。”

    那知指著數學老師又兼學生主任的桌子,美穗兩腳並攏靠著桌子的邊緣。露出的屁股,碰到桌沿的木頭,只覺無比的冰冷。

    “腳打開!”

    美穗拉起她的雙腳,將高跟鞋的腳跟靠著桌子的邊緣。

    “嗚……高冢君,求你饒了我吧……”

    由于這種姿勢太卑猥了,美穗拉下迷你裙,企圖覆蓋住股間。

    “手拿開!”

    “不要!”

    “想造反了?”

    “請你知道……我……已經不年輕了。已經是伯母級的了,別讓我這麽丟臉。”

    “可是我對年輕的女人卻沒興趣。而且這跟年齡也沒有關系。快點把股間打開讓我看。還是你要這樣光著身子待在這里一直到早上。”

    “可惡!”

    美穗皺起眉頭,把覆蓋在股間的迷你裙慢慢地卷上來。

    另穿著吊帶褲襪的腳與大腿之間正好呈M字形的展開,裝飾著陰毛的花唇露骨地顯露出來。站著的那知,色眯眯地盯著yīn唇看。

    “你一直都是用這里來和中條作愛的嗎?和中條作愛是不是覺得很棒啊?”

    “我……我不知道……”

    “和我比起來,誰比較好?”

    “不……不知道……”

    “可是……已經這樣濕了!”

    那知用指頭壓著yīn唇說道。

    “我太喜歡老師的陰部。”

    一邊說說,一邊湊上她的yīn唇。

    “喔……”

    美穗連肩膀也顫抖了,突然的快感,從腰的中心傳到大腿的全部。

    被帶到教員室來,內心的羞恥使得美穗的身體對于那知的唇、舌的任何一個動作都顯得特別敏感。特別是那知的舌,在yīn道的入口慢慢地滑進去,又在那yīn蒂上不斷地撫弄。

    “啊……啊……”

    隨著漸漸拉高音調的呻吟聲,連腰也煸情地擺動起來。被自己年輕的學生這樣地玩弄,不知何時官能的欲望已被挑逗,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那知不光只是玩弄yīn蒂一個部位,他一邊吻著周邊,還伸手指進去,甚至用整個嘴唇包裹住陰部,使盡一切可能的技巧在愉悅著她。

    有好幾次幾乎快要到達快樂的最高點了,美穗不斷地發出嬌嗔的嗚咽聲,上半身顫抖得厲害。

    “老師……自慰給我看!”

    美穗驚訝的抬起頭,看著那知。

    “啊?”

    “你知道吧?”

    “爲……爲什麽……爲什麽要我做那種事!”

    “我想看啊!快……快做,否則警衛覺得奇怪跑來看個究竟。”

    “可……可是……”

    本想開口懇求,但想想大概也無濟無事,所以只好無奈地把一只手摸著胸前的乳蜂,而另一只手則在下腹股間之處。

    “嗚……”

    只不過輕輕地將手指按在胸部上,就引發一股令自己也難以相信的快感。

    “可要給我認真做,若是沒有用心,我可不原諒你。給我自慰到出來爲止。”

    “可……可以躺著弄嗎?”

    “啊!”

    那知點點頭。與其說是爲了要集中注意力,還不如說是爲了避免羞愧,她把眼睛閉起來,躺在桌子的上面。

    臂部慢慢地按壓在桌子上,指頭慢慢地伸進陰部。

    “嗚……嗚……”

    盡管心里不停地壓抑,但源源湧出的愉悅感,使美穗想像的敏銳,話說回來,若是手的動作緩慢,也絕對無法達到高氵朝了。

    而且這里又是平常工作的教員室,被自己所教的學生這樣的凝視下干著如此卑猥的事,美穗不知何時已喪失了理性,忘我的瘋狂著。

    一手抓著rǔ頭,另一只手指滑入下體內,在如真珠的yīn蒂上來回地摩擦著,美穗的上半身,大大地扭動著,發出尖銳的叫聲。

    美穗顫抖著,一面賣力地撫摸著已完全濡濕的入口。體內漾溢泗出的欲情,由于一點的揉弄,使她整個人像要沖入快樂的九霄云外之中。

    “啊……啊……啊……”

    就在這瞬間,美穗把指頭插得更深入進去,然后她的腰往上突撞,喉間發出響徹走廊的叫聲,她終于達到高氵朝了。

    “出來了嗎?”

    “嗯……出來了……”

    一邊回答著,一邊蘇醒般地羞紅了臉。

    “那出去吧。”

    被拖著鎖,從桌子上下來的美穗,幾乎是無意識之中把裙子和毛衣拉下來,而且腳也似乎舉動無力,蹲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等……等一下……”

    “這樣也好,你就像狗一樣的走出去吧。”

    那知不顧她的喊叫,拉著鎖,往出口走去。

    “啊……”

    被拉著的美穗,只好拼命地用四肢爬著,跟隨其后。

    “你先走。”

    走出走廊,那知用樹枝往她的臀部拍打下去。只見褲襪內渾圓的臀部幾乎露出了三分之一。

    “等一下嘛!”

    走出寂靜而長的走廊之下不久,背后的那知便拉著鎖。

    “屁股何不全部露出來……老師?”

    按著又叭地叭地打在她的臀上,美穗于是抬直上半身。把白色的迷你裙的裙擺抓在手上,一直卷到腰上打個結,然后再兩手撐在地上。

    于是卷上來的迷你裙下露出如陶器般閃閃發光渾圓雙臀。

    “很好,大力搖晃屁股爬。”

    于是沈浸在樹枝的鞭打中,美穗咬著唇搖晃著腰前進。此時體內燃起一股雖痛但令人迷眩的感覺。

    “停止!”

    來到三樓美穗擔任的教室前面,那知拿出鑰匙。

    “等一下,就和平常一樣的進來。”

    那知說著,就自已先進去,關上了門,美穗站起身,把卷上的迷你裙拉下來,聽到了那知的叫聲,隨即走了進去。

    點了燈的教室中,那知就坐在最前面的座位等著。

    雖然沒有其他學生,但是一看到整齊的桌子和講台,不由得縮了起來。

    站到講台上,美穗怯怯地看著那知的臉。

    “要……要做什麽?”

    “不是早決定了。抓開屁股來讓我看。”

    美穗皺起眉,面向著黑板的方向,兩手放在迷你裙的裙角邊,顫抖著把裙子拉上來。雖說剛才也是露著屁股從走廊爬來,但現在站在講台上,內心的恥辱感更強烈了。

    “你的屁股真好呢!老師……”

    “……”

    “我說你的屁股好看啊!”

    “是……是啊!”

    美穗感覺那知盯住不放的眼光,渾身不停地顫動。

    “那屁股是屬于誰的東西?”

    “啊!”

    “是我的,還是屬于中條的?”

    美穗抓著卷起的裙角,吞吞吐吐地說道:“中……中條的……”

    停了一個兒,那知問道:“即然是屬于中條的,那爲何要給我看呢?”

    “中……中條是我丈夫……”

    “那麽說,不就是你背叛了中條先生了嗎?”

    “那是……”

    “是不是說錯了呢?老師……”

    “現……現在是你的……屬于你的……”

    美穗說著,連忙垂下頭。

    那知歪著嘴笑著。

    “從現在開始,就一直是屬于我的,再把屁股翹高點!”

    “嗚……”

    “腳打開……手也是……”

    照著那知說著,美穗對自己的臀部、自己身體的全部都已慢慢屬于那知,而心里充滿著不安。

    下肢不但打開,連兩手也左右地張開。

    “陰部也打開。”

    “已……已經夠了不是嗎?”

    “這是屬于我的東西吧?”

    那知的指頭向下腹處,挑逗性地撥弄著yīn唇。

    “好濕呢……”

    “……”

    美穗的臉,到耳根整個都變通紅了。

    “我喜歡你。”

    那知站在她的背后,一邊在她耳邊低語,一邊直挺的yīn莖慢慢地滑溜進去。

    “咦……”

    已經不再對年輕男人yīn莖的強盛精力感到訝異,反而是心里對那灼熱的yīn莖充滿著期待般地。就在yīn莖插入她體內的那一刹那,體內的欲情便完全地被點燃了。

    “真是令人受不了的屁股!”

    那知用兩手一邊揉搓著臀部,一邊開始身體扭動著。

    “啊……啊……”

    美穗只覺得身體像要溶化般地,兩膝微微地彎曲。然后子宮和臀部的表面像畫圓般地摩擦著yīn莖,一瞬間已完全陶醉在官能的愉悅之中。

    那知不斷地用兩手摩擦著臀部,還用舌頭舐著耳朵的四周。

    隨著那知扭動的頻率增快,美穗的興奮感也開始節節上升。

    美穗的兩只手撐在黑板上,頭仰著,發出近似哀叫的聲音,雖然想極力克制,但她的身體已完全被那知的yīn莖挑逗出女人的本能來。

    “啊啊……”

    忽然那知將即將爆發的yīn莖拉出來,不是出于自制,而是爲了能在自己射放之際能夠更深入地享受性愛的歡愉。

    “到講台上去。”

    那知把最前排學生的桌子並列排著,然后人站到講台上去。

    站到講台上的美穗,猶如要目眩似的,全身顫抖著。自己竟然是站在教室里―胸中不禁充塞著苦悶又亢奮地矛盾心情。

    “好啦……現在打開股間,讓我好好看看。一邊想像,就在我們這些學生之中,大家都看著老師這付模樣在教書,然后你再表演自慰,來讓我們瞧瞧。”

    說著,那知就緊靠著美穗的背后,摟抱著她,把她的兩腳向左右拉開。

    美穗心中很快地流遍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從大腿上緣處的yīn唇一直傳達到穿著高跟鞋的趾甲。

    那知吸吮著美穗的耳朵,使得美穗轉瞬間就進入陶然欲醉的狀況,欲火之情已有如潮水般地洶湧泛濫。

    連美穗也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因是在那里,而她只不過是個體育老師,而且還是一個平凡人的妻子。

    但是她現在的行爲舉止就有如A片中的女演員般的浪蕩,不!即使是那些女演員私底下應該也不至于如此吧!

    “是不是想讓大家看到最深處呢?”

    那知往她的耳洞內吹氣,雙手透過她的毛衣一邊揉搓胸部,另一只手的指頭則滑入濕淋淋的yīn唇里面。

    “喔……喔……”

    “穗緊閉著迷蒙的雙眼,仰臥向天花板。到目前爲止,這麽多次的愛撫之中,像這麽強烈的快感,可是第一次。”

    “啊……啊……”

    那知繼續揉搓鼓脹的胸部,甚至將二根指頭探入她的yīn唇內。蘊藏在美穗體內的欲火,已像熊熊烈火般地猛烈燃燒著。

    “昨天好棒啊!”

    美穗沐浴晨光中,對從身后來的擁抱,不禁身體微微震動一下。

    原來是丈夫中條緊抱著自己的肉體,美穗反射性地還以爲是那知的瘋狂遊戲。

    中條確是比以前來得更有精神,連美穗都感到震驚。

    昨晚美穗對―會有那麽激烈的反應,或許是從窗外的那一邊有著那知透過望遠鏡窺看吧。

    “我愛你!”

    他吻著她的頸子,美穗一時之間皺起眉,陶醉在一股愉悅的氣份之中,她的反應似乎在愕然之余又有一份浪蕩。現在驅策著她的體內會有如此的反應,正是因爲和那知的性交余韻又被再度挑逗起來。

    中條的手探入毛衣里面,一邊揉搓著她的胸部,一邊從她的脖子吻到耳邊。

    “不可以的……親愛的。等一下高冢就要來了。”

    中條隔著褲子,讓自己的yīn莖和美穗的臀部互相摩擦著。

    而事實上也沒什麽可大驚小怪的。

    妻子的美貌是誰都要羨慕的,雖然年輕又漂亮的人很多,但像美穗這樣即成熟又美的女人,對中條而言他覺得倒不多見。

    若是一般的夫婦這樣地生活了十年,恐怕老早心生厭倦,而且每天見到同樣的面孔,大概愛情的熱度也會冷卻了吧。

    但是中條的熱情卻絲毫沒有減滅。他看到穿著圍裙,站在廚房的美穗,那一雙修長的大腿,曲線美妙,不禁使他燃起一股想忍不住抱住她的欲望。

    即使是她走在街上,那氣質、神態、穿著高跟鞋的曼妙步伐,也都令人忍不住想贊美幾句。

    雖然自己的無能,但是由于美穗擁有的這些特質,也是他的熱情奇迹似的延續長久的原因所在,中條自己也是不會否認的。

    就算是普通男人也會有想擁抱美穗的沖動吧。不光是爲了自己,也可以說是爲了美穗,正因爲美穗從沒表示過不滿,所以他對美穗更有一分深切的愛,恨不得獻上自己的全部去愛著她。

    “嗚……”

    中條重重地吻著她的唇,美穗也以往常少見熱烈的態度回應著他,兩人的唇火熱的摩擦著。

    中條的一手握緊著胸部那已經硬挺的rǔ頭,揉搓著。正當那知的手把美穗的裙角拉上來之際,大門的門鈴響起。

    但是兩人的舌頭還在口腔內滑移,遊動著。

    “好像來了!”

    “嗯!”

    “要快點……”

    “知道了……我愛你……”

    “……”

    美穗避開他的眼神。

    “我愛你”“謝謝!”

    美穗急忙掙脫開中條的手,走向大門。

    門開了,高冢和隨后的那知跟了進來。

    “啊!早安又來打擾了,太太!”

    高冢笑著慈祥的雙眉,拿出帶來的水果。

    “哎呀!不好意思老是讓你破費。”

    避開那知的視線,把二人迎了進屋內。

    “今天可不能輸喔!”

    “不會……不會,今天我可是苦練了秘密的招數才來的喔。”

    出來迎接的中條隨即和高冢走入里面的日本和室。

    “打擾了,老師……”

    那知使使眼色看著美穗,美穗故意裝做沒看見,跟在高冢他們的后面。但是那知的手卻不老實地從背后抓起她的緊身迷你裙。

    今天必須穿著和昨天相同的衣服,這是那知的命令。

    美穗立刻伸手撥開那知的手。但是那知半揶揄似地捏捏臀部的肉,好像要捏痛般地用力。

    “嗚……”

    美穗忍著痛,又一次撥開那知的手。

    “美穗,茶水拜托……”

    一進入和室,中條馬上開口。

    看到站在入口處的那知說道:“高冢君也可以來這里啊!”

    說著和那知擦身而過,走出了屋子。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