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hello945945
侯爵 | 2019-1-13 15:25:04

194
   ;“哼,裝糊塗”白鳳鳳斜了一眼,以為陳炎還是在裝傻沖楞,氣乎乎的轉過頭去。
  陳炎趕緊上前將她抱住,白鳳鳳象徵性的掙紮了兩下後就不動了。陳炎馬上解釋說:“好了,我回去查查看是不是我的。如果是的話那和是你的有什麼區別,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還有那塊地方。最近事太多了忙得頭都快爛了。我哪有工夫去記得這些啊。”
  白鳳鳳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不過卻是轉過頭來有些納悶的問:“小敏她們也說你老是不在家,最近你也沒來我家。真的忙成這樣嗎”
  陳炎苦著臉點了點頭後伸出那還印著妮絲咬痕的手說:“不信你問問阿豪他們,我現在連娛樂廣場都很久沒去了。飯到處吃,睡覺有時候還在辦公室。最近破事一大堆,去醫院看個病人還被咬成了這樣。你看看我這日子過的”
  “是小孩子咬的”白鳳鳳從剛才歡好的時候就模糊的看見了有個牙印,本來心裡有點悶氣的以為陳炎是在別的女人那撞了板跑過來的。現在仔細的一看壓印有點小,不像是成年人的。這才消了氣,心裡開始有些自責。
  “可不是嘛,我公司一個得力員工的小孩被車撞了。接骨的時候沒打麻藥結果給我咬這樣了,這兩天我還忙著幫他處理這事,現在光是抓人的事馬上就一堆弄完又去了趟娛樂廣場處理一些事,這不現在才閑得下來嘛。”陳炎見她眼裡的光芒越來越柔,馬上趁熱打鐵,一副疲憊的樣子的說道。
  白鳳鳳一看牙印上的血是剛剛幹掉的,而且那些肉都有點往外翻了出來,頓時心疼的臉都咧了。這才明白陳炎是忙完了一天的事才往這跑的,難怪會來的那麼晚。馬上就有些內疚的說:“對不起了黑子,我沒想到這些。”
  “傻瓜,和我說什麼對不起,說我愛你效果更好。”陳炎看她鼻子都有點發酸的樣子,心裡也是升起了淡淡的幸福感。
  “去,這時候還貧嘴。”白鳳鳳嬌滴滴的說了一聲後就去房間裡拿來了一個準備著的小藥箱,一邊心疼的抓著陳炎的手上藥一邊有些責怪的說:“既然都累成這樣了你就早點休息,何必還特意趕過來呢舒舒服服的睡一覺不是更好嘛”
  “我想你唄。”陳炎笑呵呵的說道,看著白鳳鳳那關愛的樣子不由心動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誰知道是想我還是想誰來著”白鳳鳳嗲嗲的說了一聲後,小心翼翼的扶著陳炎的手在那還沒幹的紅藥水上吹著氣。
  陳炎感覺這時候的白鳳鳳真像自己的小妻子啊,待她把手都處理好了以後這才笑著說:“你們我誰都想,不過最近我可是成了不孝子了。挺久沒回家去,弄得我老爹都有意見了。等以後你抱上孩子的時候可得幫忙一起說說好話,不然的話我怕哪天真的會被他打死的。”
  “去去”白鳳鳳知道陳炎這樣說是不想輟到自己的痛處,心裡一暖後拿起紅酒喝了一口,一臉享受的模樣說:“單身的日子太好了,誰要以後給孩子洗尿布啊。至於你爹嘛,你以後叫那個葉柔還是紅子去得了,沒我什麼事。”
  “你說了算”陳炎笑呵呵的拿起啤酒和她碰了一下,這才擦了擦嘴巴後問:“對了,美容院那邊的生意還算可以了。沒有去找事的吧”
  白鳳鳳站起身來,坐到了陳炎的後邊,伸出纖細的手一邊按著陳炎的肩膀一邊嬌聲的說:“你以為是剛開業的時候啊,縣裡鼎鼎大名的流氓頭子謝老四和老煙槍一起放話了誰敢來鬧事,那些官場上的都知道這的幕後老闆可是能把縣長都差點揍了的大財主,他們的老婆孩子沒事都上這來捧場,已經沒那種不開眼的了。”
  “呵呵,那就好了。我就是擔心你而已。”陳炎舒服的享受著白鳳鳳那拿捏精準的力道,心想她一定是為了自己專門去學的。心裡知道就行了,不必刻意去說。
  沙發上的空間畢竟有限,白鳳鳳這一過來那嬌嫩的身體馬上貼到了陳炎的後背上,眼見那根本就硬得發慌的大傢夥一跳一跳的,心裡既是滿意自己的魅力但卻又有點愧疚的說:“對不起了黑子,我又沒辦法滿足你。紅子現在身體又不怎麼好,楊鈴她媽又在。要不你回去找樂樂她們吧”
  “不了,晚上我就在這睡了。”陳炎緩緩的搖了搖頭後,溫柔的一拉就將她柔軟無骨的豐潤身子拉到了懷裡,一親溫柔的親吻著美人那紅潤柔軟的小嘴唇,一邊輕聲的說:“鳳鳳,我真不知道上輩子是積了多大的德,居然讓我碰上了你。什麼時候有空真得去燒香還神啊”
  “嘴還是那麼甜”白鳳鳳溫柔的回應了幾下,兩人只是蜻蜓點水又像玩耍一樣的親了幾口。並沒有濕潤的舌吻。
  白鳳鳳膩在陳炎身上好一會後,突然坐起身後拍了拍腦袋說:“看我這沒記性的,你剛忙完事過來的,應該還沒吃飯吧”
  “少來一點,吃了個美人,還吃了滿口的口水。現在不太餓”陳炎一臉色笑的說道。儘管剛才已經在迪吧裡吃過了,但還是不忍心破壞這溫情脈脈的氣氛。
  “恩,我去樓下看看有什麼吃的。你先坐一會吧”白鳳鳳笑了笑後就款款的從拐角的樓梯走向了下一層。
  這房子自從改成了複式的以後樓下的門就封死了,陳炎還真沒進過二樓去看看。畢竟那現在是小雨她們一家人住的,要是只有兩個小loli在還好。但加上一個不太熟悉的岳母多少還是讓人有些不太好意思。儘管心裡有不少的好奇的色心,但陳炎還是邊抽著煙邊給秦蘭發短信,仔細的詢問著她們明天到底幾點到。
  沒一會秦蘭就回了資訊,可還沒來得及看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一看是葉靜打的,心裡雖然納悶這y頭怎麼會在這時候給自己打電話。不過還是接了起來:
  “喂,姐夫你幹嘛呢”葉靜的聲音大大咧咧的,似乎沒什麼顧及一樣。旁邊的環境很是安靜,沒半點的吵雜。
  “你跑歐洲學算命了啊,我剛給你媽發了資訊你就打電話進來了。太牛了吧”陳炎沒辦法只能把揚聲打開,一邊看著秦蘭的資訊一邊和她通話。
  “咯咯,我就是知道才給你打的。”葉靜嘻嘻的笑了笑後大大咧咧的說:“我一看我媽來了短信後那一臉忍不住的高興樣,就知道肯定是你了。”
  “這麼準啊,那麻煩你順便算一下我這輩子想要後宮佳麗三千人有沒有指望啊”陳炎故做驚訝的說了聲,但話鋒一轉馬上又變得猥褻無比。
  “切,那你還得小心鐵棒磨成繡花針了。”葉靜馬上鄙視的說了一下,但隨後自覺有點太露骨了又是不好意思起來。聽著耳邊那手機按鍵的滴滴聲,心裡多少也猜出了陳炎正和媽媽發著短信。
  “喲,你都知道我是鐵棒了。不會是趁我不知道的時候偷摸的吧,你不乖哦。”陳炎馬上哈哈的大笑起來,確定了秦蘭她們現在誤機了在上海住一晚上,估計得明天中午才能到。馬上又發去了一個肉麻又下流的短信。
  “去”葉靜嗲了一聲後,輕聲的說:“你明天來接我嗎”
  陳炎一聽她說的是接她,不是接她們。腦子一反應就知道小y頭肯定是想自己了才會這樣說的,儘管接的是她們三個。不過還是肯定的點了點頭後說:“肯定去,不過咱們說好了你到時候可得把在歐洲穿的那條小褲褲給我,我把這些有紀念意義的小褲頭收集起來估計等咱們老的時候能有個七八十斤的了。”
  “沒個正經,誰和你老了”葉靜的聲音越來越加的輕柔,似乎有點羞澀,但又像不是。
  “對了,你和你姐姐不在一起嗎”陳炎不想和她在這時候多說話,馬上就打斷了這可能聊電話粥的可能。
  “我姐累了,現在已經睡下了。我和我媽還在看電視呢”葉靜似乎不滿意陳炎這樣一問,說話的時候都是嘀咕著說的。
  “呵呵,那你就不怕回來的時候頂倆熊貓眼了。我不要你了哦”陳炎開玩笑的說道。
  “去,誰和你有什麼關係了。”葉靜語氣有些緊張,女孩子嘛。大多都是比較在意自己的容顏,馬上就氣衝衝的說:“你自己找個地方死去,本姑娘要做個睡前保養了。”
  “嘿嘿,我雙手贊成。等回來的時候我檢查一下”陳炎色笑著說道。
  “滾”葉靜雖然罵了一下,但感覺卻是在撒嬌一樣的嗲。
  陳炎聽她啪的一聲把電話掛了,笑呵呵的將手機放下。心想這y頭脾氣還是那麼火暴啊,好在她神經也是有一點的大條。葉柔也是十分單純,不會仔細的想那麼多的事情,要是和小麗小敏她們那樣的頭腦聰明,事事看一點細節就能聯想到不少的事。到時候這一個母女花嬌的小金屋還不得翻了天啊
  陳炎電話剛放下,白鳳鳳就走了上來,笑嘻嘻的說:“我家黑子出息了,現在一家大小全不放過。有志氣,有遠向是葉柔那y頭還是她那個風風火火的妹妹啊”
  “嘿嘿,沒辦法人品好,命好,還帥。你覺得我這樣的人出現該是什麼樣的使命合適呢。幹這事似乎是上天對我的安排。”陳炎見她臉上沒什麼吃醋的樣子,也逗起了樂。色色的一笑後看她手上並沒有端什麼東西。不由的有些疑惑。
  白鳳鳳往旁邊的沙發上一坐,一邊打開電視一邊輕聲的說:“我本來想動手來著。但楊雨她們功課落下了太多,馬上就要開學了。現在還在惡補呢,萍姐也沒睡著。她主動說要下廚,我掰不過她只能偷閒咯。”
  “不知道滋味怎麼樣”陳炎語氣有些發空的說道,說的是她燒出來的菜。但心裡想的卻是岳母那豐潤小巧的身軀,那肥美嬌挺的香臀。
195
   ;“對了黑子,你最近忙成這樣小敏就沒說說你嗎我看那y頭挺知道疼人的。”白鳳鳳一邊幽雅的搖著手裡的高腳杯一邊若有所思的說道。
  陳炎也聽出她是話裡有話,但具體是什麼意思從臉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來。只能顧左右而言他的說:“她確實還是挺懂事的,你也知道我小姨和樂樂都是長不大的孩子。沒小敏的話沒準她們還真翻了天了。她也經常管我喝酒的事,沒辦法我這不就上你這來避難了嘛。”
  “呵呵”白鳳鳳溫柔的一笑,搖了搖頭後說:“你別裝傻了,我和你說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沒聽明白。”陳炎起身把自己的褲頭穿上,畢竟一會要是安萍上來的話自己還光屁股多少還是有點唐突,穿完後繼續喝著啤酒。一副還是不懂的樣子說道。
  白鳳鳳語氣一轉,眼神有些曖昧的說:“難道你不覺得小敏似乎有點戀兄嗎”
  “女孩子嘛,都喜歡有個哥哥。這有什麼奇怪的”陳炎一副沈穩的樣子說道,但其實內心裡已經有點翻騰了。小敏的戀兄似乎真的有些出格了,不過白鳳鳳也是厲害,這都看出來了。
  白鳳鳳咯咯的笑了幾聲後,玉指輕輕的在陳炎的額頭上點了一下。嗔怪著說:“你就在這和我裝傻吧,你這條老色狼會不看不出裡邊的門道。小敏再和我們說你的時候眼裡已經有點冒星了,紅子和樂樂她們神經大條看不出來而已。我可是看得明明白白的。”
  “冒星”陳炎疑惑的問道。
  白鳳鳳輕輕的坐到了陳炎的旁邊,笑嘻嘻的說:“我倒是感覺她在和我們談論你的時候,眼裡的感覺不像是妹妹對哥哥的那一種,口氣上也不太像。後來一琢磨,說話的時候那眼神和表情太像葉柔了。你妹妹估計是喜歡上你咯。”
  “去去,沒事在這談什麼神話啊。這種沒可能的事你還說得那麼懸乎。”陳炎心裡咯噔了一下,到底白鳳鳳還是比較心細。這都讓她看出來了,儘管心裡也知道她說的都是事實。但嘴上可是死都不能承認的。
  白鳳鳳搖了搖頭後低聲說:“可能她是你妹妹,你自己沒去多想吧。不過我相信女人的直覺,小敏這y頭絕對是情竇初開了。不過這物件嘛,卻是自己的親哥哥。這事可就有點為難了。”
  陳炎溫柔的將她摟進懷裡以後,換上一臉的色笑說:“我說鳳鳳,你和我說這些不會是想讓我生氣。晚上來點香豔的懲罰之類吧,咱可是很久沒有品嘗過你的小菊花了。晚上你打算讓它盛開還是想玩點比較有層次的,比如皮鞭蠟燭之類了。”
  “算了,知道你也不會相信的。不過還是注意點比較好。我看小敏不是一時衝動的那種女孩子。”白鳳鳳對於這樣的調侃一點都沒在意,笑咪咪的搖了搖頭後伸出小手輕輕的放在了陳炎的手上,語氣有點發色的說:“不過黑老闆,晚上您是不是想去楊鈴房間睡呢”
  “靠,我是這樣的人嗎晚上我就陪你了。”陳炎儘管語氣說得很是真正,但其實也是開玩笑的樣子沒否認。
  “呵呵,一對loli姐妹花一起睡。這樣刺激的事哪個男人不想啊,那個真沒興趣的估計不是入了土就是在醫院了。”白鳳鳳咯咯的一笑後,小手伸進了陳炎的褲檔裡,順勢的抓住了那硬硬的大寶貝,怪裡怪氣的說:“就算你不想,難道你能拒絕得了這傢夥的衝動”
  柔軟的小手握住的感覺讓陳炎舒服的吸了口氣,見她居然還調皮的套弄了兩下。索性整個人往沙發上一靠,語氣猥褻的說:“好鳳鳳,既然你有這想法的話,給我再弄幾下唄。滿舒服的。”
  白鳳鳳沒有像平時那樣的順從,在陳炎有些疑惑的眼神中將小手慢慢的抽了出來。一臉關心的說:“黑子,不是我囉嗦。這事雖然舒服但色到底還是刮骨刀,為了自己的身體你多少也節制一點吧。不能一天到晚的總想著這事。”
  陳炎看著她那明亮的眼裡深切的柔情和關愛,心裡也是感覺一暖。不過還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說:“沒關係的,本人是鋼筋鐵骨打造。從沒有這一方面的憂慮,該硬的時候硬,不該硬的時候也硬。說白了就是一色狼投胎,這是我偉大的使命。再說了見了你以後沒反應的話你樂意”
  白鳳鳳撲哧的一笑後,嬌滴滴的白了陳炎一眼:“你啊,這方面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像是永遠的喂不飽一樣,現在還年輕,以後老了就不知道了。”
  陳炎不想再和她糾纏這話題,拍了拍肚子後一臉苦相的問:“我的菜呢,都快餓死了怎麼還不上來。”
  “不知道啊,萍姐平時很快的。怎麼現在這麼慢,我去看看。”白鳳鳳也是一臉的疑惑,說話的時候就要站起身了。
  “好了好了”話音還沒落呢,就聽見了楊雨那清脆悅耳的童音傳來。轉眼一看她已經從拐口那小跑了過來,身上穿上了一件薄薄的藍色卡通小睡裙,一頭長髮已經剪成了可愛的娃娃頭。手上捧著一盤噴著熱氣的鴨肉,小跑著放到了桌子上後。似乎是燙到了手一樣,趕緊就把手指放到了小耳垂上一臉疼樣的揉了起來。
  陳炎看著她這副可愛的小模樣,不禁撲哧一樂後笑呵呵的說:“小雨,現在都快十一點了怎麼還不睡啊”
  “沒呢,人家這兩天都乖乖的在家讀書。”楊雨看著陳炎明顯眼前一亮,撒嬌一樣的說:“沒辦法嘛,以前落下的功課太多了。不惡補一下根本就學不來的。過兩天就開學了,紅姐說不能落下太多。”
  “你媽呢紅子在幹什麼。”白鳳鳳站起身後問道。
  楊雨在她面前一直都是乖巧的模樣,馬上就回答說:“媽一會就端菜上來了,她現在還有一個菜沒燒好。紅姐姐下去以後坐了一會感覺人不舒服,在我媽房間躺下了。讓我們別去吵她”
  “那就讓她在那睡好了,你們也別太累了。一會叫上你姐一起過來吃吧吃完早點睡。”白鳳鳳溫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臉後叮囑道。
  “恩人家去拿碗筷了。”楊雨乖乖的應了一聲後又跑下樓去。
  陳炎看著她小跑時那玲瓏精緻的小腳就有點心癢癢,不過礙于白鳳鳳在旁邊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笑咪咪的用手去拿還有點燙的鴨肉吃了一塊,一邊吃著一邊讚歎說:“恩,真不錯啊。蔥燒老鴨,挺久沒吃過這個了。”
  “萍姐的手藝還是很好的,雖然都是一些平常的農家菜但吃著是很讓人開胃。要不是現在沒什麼時間的話我真想和她學學。不過紅子現在倒是被你嚇怕了,怕一會還睡不著,跑下邊避難去了。”白鳳鳳在旁邊贊同的點了點頭,廚藝這事是她和肖紅的硬傷。以前陳炎來的時候都得自己買上點熟食,現在有安萍在就可以不用了。
  陳炎點著頭繼續用手去拿肉吃,一邊吃一邊就著啤酒是很不錯的選擇。不過如果再加點辣椒的話估計會更爽的。
  白鳳鳳看著看著也是有些食欲了,不過沒有用手去拿。只是坐在旁邊等著楊雨拿筷子。陳炎一看她這樣子,呵呵一樂後嘴裡咬著一塊沒骨頭的肉,湊到她嘴邊含糊不清的說:“來,老公喂你。”
  “討厭,你嘴角都流口水了”白鳳鳳嬌嗲的說了一聲,不過還是高興的湊上小嘴,將陳炎嘴上的肉咬了過來。
  “呵呵,那是蘸料,服務夠周到吧。”陳炎色笑著說道,一看她吃的時候嘴唇上還有點亮亮的油光。忍不住又湊了上去,用嘴巴將她的唇親了一遍。
  “真香啊”仔細的將她的美唇舔了個遍,陳炎戀戀不捨的往後退了點。這才看見樓道口那有個嬌俏的身影不好意思的站著。
  安萍今天穿著平常在家穿的短褲背心,雖然衣服看起來不是十分的漂亮。但無形之中卻透露著一種淳樸,率真的美一頭秀髮在腦後隨意的紮了個辮子,豐臀秀乳,前凸後翹的身材十分的美。比起上次見面似乎豐潤了不少。她上來的時候一看兩人正在恩愛,馬上就難為情的站在那不敢動了。
  似乎是因為生活安逸的原因,那原本就美麗的臉上越發的水嫩。明亮迷人的大眼睛正不好意思的看著這一邊,底下那雙修長細嫩的美腿緊緊的併攏著,似乎有點緊張的樣子。
  “萍姐,趕緊過來吧”白鳳鳳被人窺見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笑呵呵的上前看了看她手上的那盆蘑菇炒肉,贊許著說:“好香啊。”
  “你,你來啦”安萍款款的走了過來,眼見陳炎只穿了一個緊身的褲頭。男人的那根東西又長又粗的,線條看得一清二楚。那身精壯的肌肉,寬闊的肩膀都讓她感覺心跳有些加快。一個緊張,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陳炎本來是大大咧咧的,但現在一看自己似乎穿得是有點過於隨便了。剛有點不好意思,但一看這位嬌小的岳母那美眼羞澀的掃過自己的下體,似乎偷偷的看,但又挪不開眼睛。心裡頓時就產生了一種難以言語的興奮。
196
   ;陳炎的目光也是不客氣的在她那小背心包裹下半露的白肉球上掃視 了起來,猛的一回神又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雖然心裡想法多但和她還是不太熟,馬上就客氣的說:“是啊”
  “好了,都是一家人怎麼整得難免生份。”白鳳鳳在旁邊一看陳炎的眼裡明顯就有侵略性的色意,哪會猜不出想法。心裡雖然有些發酸,但看了看安萍似乎也很緊張。馬上就在旁邊笑呵呵的打趣說:“弄得好像新姑爺上門娶媳婦一樣,都別這樣了。趕緊坐下吧”
  安萍一臉的難為情,本來就有些不善言辭。這時候更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在陳炎的對面席地而坐後,就低下頭去默默不語。
  “都坐地上吧,這樣比較舒服。”陳炎感覺到她比自己還緊張,心裡不禁有些發笑。到底還是山裡的人比較淳樸,要是城裡的岳母知道自己女兒被睡了,那還不和皇帝老子一樣的囂張啊。
  “姐夫碗”剛挪好了桌子席地坐下,一臉歡樂的小楊雨就手裡抱著碗筷跑了上來。一邊發著一邊甜甜的看著陳炎。
  “小雨乖”陳炎色咪咪的看著這個越來越水靈的小loli,突然一看白鳳鳳站起身來。馬上疑惑的說:“鳳鳳,你去哪啊”
  白鳳鳳眼裡有別意的看了陳炎一眼後,笑呵呵的說:“我感覺有點困了,最近減肥晚上不能吃東西。你們吃吧,我先去睡覺了。”
  “姐姐,你怎麼不吃一點啊”楊雨在旁邊撒嬌一樣的說道。
  白鳳鳳疼愛的掐了掐她的小臉後,笑呵呵的說:“我不吃了,明天還得早起呢。你們一會陪你大哥哥喝一點,他這人可是無酒不歡的。”
  “好”楊雨乖巧的點了點頭。
  白鳳鳳偷偷的丟了一個有點曖昧的眼神後,就輕挪蓮步的回房間去了。陳炎有點納悶她這是什麼意思,在給自己製造機會嗎那也犯不著現在就撤退吧,和這個岳母還不怎麼熟的情況下。你總不能讓老子一直調戲她吧
  楊雨還是那樣的天真可愛,笑咪咪的坐到了陳炎的旁邊。撒嬌一樣的說:“姐夫,你怎麼那麼久不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想我們了呢”
  聽著她嗲裡嗲氣的童音,陳炎就感覺心裡特別的舒服。再一看對面的美人岳母那一臉的緊張和拘謹,不禁笑了笑後說:“我這不是忙的嗎對了萍姐,你最近的身體怎麼樣了”
  安萍臉色一紅,心裡暗自嗔怪陳炎自己管自己叫姐。但還是心存感激的說:“最近好多了,在這沒什麼活幹。那些小毛病也不怎麼犯了,吃住都很好。”
  陳炎笑咪咪的點了點頭,一邊輕柔的摸著一臉撒嬌的小楊雨一邊關心的說:“那在這住得還習慣吧,有沒有什麼缺的東西”
  安萍搖了搖頭,一臉滿足的說:“在這住和以前在老家的時候區別太大了,吃的不缺,肖紅還老是帶倆孩子買新衣服買文具。我都覺得在這呆著有點不好意思了。”
  “呵呵,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都是一家人嘛”陳炎趁熱打鐵的打趣說:“你也別總是那麼拘謹,我這女婿弄得都感覺奇怪了。倒像是你上門見公婆一樣。”
  安萍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過一會後伸手摸了摸楊雨的小臉。有些自責的說:“就是現在小雨她們的學習,我又不太識字。除了做飯洗衣服也沒辦法幫上忙。”
  “沒事的,紅子她們在就可以了。”陳炎呵呵一笑後,拿起酒瓶就給她倒了一杯:“萍姐,咱們喝一點吧。”
  “不,不”安萍馬上擺了擺手後說:“這個我喝過一次,太漲肚子了。而且還發苦。”
  “哦要不你喝點紅酒”陳炎不甘心的繼續說道,不管晚上會不會發生點什麼。先把她灌醉了才能心安理得的和小loli們翻雲覆雨。
  安萍又搖了搖頭:“不行的,那東西發澀發酸。聽說還挺貴的,給我喝就是糟蹋了。”
  陳炎不放棄,正想繼續勸的時候。明顯有點疲憊的楊鈴走了上來,手裡晃著一瓶白酒,笑咪咪的說:“大哥哥我媽喝這個可以的。”
  今晚的楊鈴和楊雨都是一身可愛的卡通睡裙,一左一右的坐到了陳炎的兩邊讓人看起來特別的有食欲。不過更讓人高興的是安萍看起來那麼柔弱,喝的居然是白酒。這下目標就不難實現了。
  “媽,你喝這個吧”楊鈴乖巧的給萍倒上了滿滿的一杯後,轉過頭來有些調侃的說:“大哥哥,你別看我媽這樣。她可能喝了,你不一定能贏得了她。”
  “這孩子,別瞎說。”安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後,端起了酒杯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又像很舒服一樣的舒了口氣。
  “都吃吧,別光說啊。”陳炎笑咪咪的拿起筷子給她們都夾上了菜後一臉溫柔的說道。
  楊雨一邊笑咪咪的吃著一邊說:“大哥哥,過幾天我們就要開學了。那天紅姐姐在家長的攔上寫的是你的名字,以後開家長會你可要幫我們去哦。”
  “哦,關係不會填的是父女吧”陳炎楞了一下,肖紅倒是挺能搞怪的。腦子靈機一動後用曖昧的眼光看著安萍,若有所指的說道。將她看得低下頭去。
  “不知道”楊雨一邊說著一邊將裙擺往上提了提,似乎坐在地上有點難受。索性把裙子拉到了腰間,直接將雪白的美腿和可愛的小褲頭一起露了出來。
  陳炎看著她那嫩嫩的下身,不由的咽了咽口水。但還是馬上把目光收了回來後,轉頭朝乖巧不語的楊鈴問:“小鈴子,你最近學習還可以吧。還有幾天就要開學了,功課怎麼樣了”
  楊鈴給陳炎夾了塊鴨肉後,苦著臉說:“太久沒學了,現在惡補呢。今天坐得腰都有點發疼”
  “一會我給你按按吧”陳炎色笑著說道,手已經不老實的在桌子底下摸上了她光滑的小嘴,輕輕的把玩起來。
  楊鈴臉色一羞,悄悄的看了一下媽媽似乎沒發覺桌子底下的異樣。馬上就點了點頭。
  安萍靜靜的坐著,看著一雙女兒津津有味的吃著自己親手做的菜臉上滿是幸福的微笑。看陳炎的眼光火辣辣的,似乎不避諱的直視著自己,這才意識到剛才做飯時穿的衣服太隨便了,兩個飽滿的肉球似乎都快跑出來了,趕緊往上拉了一下後提起酒杯,語氣有些拘謹的說:“陳炎,我敬你一杯。”
  陳炎樂呵呵的拿起酒杯,不過卻調侃道:“萍姐,如果你不想叫我女婿的話可以和她們一樣叫我黑子就行了。不過您敬的酒總得有個由頭吧。”
  安萍低頭沈思了一下後,臉色一正,雙眼有些泛水霧的說:“不管是女婿,還是什麼。你都是我們家的大恩人,這杯我先喝了”說完沒等陳炎反應過來,猛的一下將足有三兩重的白酒一口幹了下去,又拿起酒瓶滿上,繼續的端著。
  陳炎這下可不好意思了,人家一個女人家的說喝都那麼乾脆。自己總不能落下吧,不過一杯啤酒和一杯白酒的概念可差得多了。索性抓起瓶子一口吹了下去後,再直直的盯著她,安萍似乎很激動一樣。嘴裡應該還憋著話沒說出來。
  安萍感覺肚子一熱,不自覺的打了個酒嗝後又是認真的看著陳炎,語氣開始有些發顫的說:“小鈴是沒辦法才在外邊打工的,我本來以為她的生活應該是可以的。但不是小紅告訴我的話,我還不知道她老是被人欺負。你心疼她,幫她,這個我都知道了。現在像你這樣的好人已經不多了,我真的不知道該謝你。”
  被說成是好人,陳炎不禁老臉一紅。估計肖紅要是聽到的話也會不好意思的,畢竟兩人的出法點都是不太好的。不過陳炎還是穩了穩後一臉疼愛的說:“萍姐,小鈴是個好女孩子。我一時沒把持住才你不怪我就好了。”
  安萍果斷的搖了搖頭後,一仰頭把一整杯白酒又喝了下去。這時候眼裡的淚水已經忍不住的掉了下來,哽咽著說:“你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氣,雖然沒見過幾次但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個實誠人。小鈴能跟你的話她一點都不虧,如果不是你讓鳳鳳她們上山去的話。現在可能孩子她奶奶的屍骨都沒辦法入土。”
  “媽,你別哭了”楊雨一見她哭了,馬上就湊上前去嬌聲的哄道。
  楊鈴眼圈有些發酸,不過還是在旁邊給媽媽擦著眼淚:“媽,現在咱們不是好起來了嗎你別哭了”
  “沒事,媽是高興的”安萍一邊享受著女兒的懂事,一邊斷斷續續的哽咽說:“是我沒用,自己身子不行沒辦法拉扯你們。你們奶奶走的時候媽甚至連給她買塊牌位的錢都沒有,如果不是有他在的話你們奶奶現在可能還在家裡沒辦法入土。”
  “媽”或許是她話裡那種感激中壓抑著的傷心讓人感同身受,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小楊雨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楊鈴紅著眼圈,不過卻沒說什麼。陳炎在旁邊頭有點大了,這輩子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不論是什麼方式,不論是什麼原因。都讓人感覺十分的不好受,趕緊上前安慰說:“萍姐,你別哭了好嗎高興一點,我真的就怕女人哭了。”
  “對不起”安萍道了聲歉後卻是沒辦法抑制住淚水,哭得更厲害了。
  看著她嬌俏的臉上梨花帶雨的模樣,陳炎雖然有點心疼但卻感覺那哭聲簡直就是索命焚音一樣的厲害,想了想勸說和安慰沒用索性板起了臉說:“萍姐,我是難得有空才閑得下來的人。現在喝一頓酒而已你別哭了怎麼樣很讓人難受的。”
  “對不起”安萍不知道說什麼好,還是一味的道歉。好一會後站起來,滿是歉意的說:“我先去睡覺了,別影響了你的心情。”
  “媽,人家跟你去”楊雨只是擠了兩滴眼淚之後就不哭鼻子了,這時候撒嬌一樣的說道。
  “你倆在這陪著你們大哥哥喝點吧,媽累了。想先睡,乖”安萍寵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臉後,似乎腦子裡想到了什麼。淚水未幹的俏臉突然紅了一下。
197
   ;陳炎一看安萍哭哭涕涕的捂著臉跑了下去,一時間也是有點傻眼了。這不是剛才還好好的一頓晚飯嗎怎麼一轉眼就哭得這樣傷心啊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真是太鬱悶了。
  楊鈴似乎是怕影響到陳炎的好心情,雖然小眼圈還有點泛紅。但馬上忍住後就在旁邊解釋說:“大哥哥,我媽沒什麼事的哭哭就好了。”
  “靠,我長得讓人那麼傷心嗎”陳炎摸了摸下巴後無奈的笑了笑,難得白鳳鳳給的這麼好一個拉近感情的機會。旁邊又沒有了肖紅這個色女的搗蛋,奶奶的怎麼就出現這樣的結局。真是浪費啊
  “姐夫”楊雨表情似乎有點為難,彷徨了一會後小手慢慢的放在了陳炎的腿上,有些哀求著說:“我媽其實就是想我姐想的,自從在村裡出來以後就沒半點我姐的消息。我媽想她老想得睡不著覺,你能不能幫幫我們”
  “你姐”陳炎納悶的問道,楊鈴不是在這嗎突然腦子一機靈,想起以前肖紅說過她家是姐妹三個。還有一個最大的姐姐在外邊打工來著,不說的話還真的想不起來有這事。難怪看安萍總是有點魂不守舍,原來是想女兒了。
  “黑子哥,你能幫幫我們嗎”楊鈴也湊上前來,一臉可憐的看著陳炎哀求道。
  “傻y頭”陳炎溫柔的將她摟進了懷裡,當然另一手也不忘趁機抱過可愛的小楊雨。一左一右的將她們抱住以後柔聲的說:“都是我的小媳婦了怎麼和我說話還要那麼客氣,咱家大姨子現在沒了消息。我肯定得盡全力的去找是不是”說話的時候等於把她倆都給定下來了。
  “謝謝”楊鈴乖巧的應了一聲,突然感覺陳炎的手已經不安份的在自己的小屁股上做怪的捏了幾下,不由的臉紅了一下後。又一副沒事人一樣的表情嬌滴滴的說:“黑子哥,你還吃什麼我給你做去。”
  “嘿嘿,我想吃你。怎麼樣”陳炎說完的時候已經忍不住在她可愛的小臉上親了一下。
  “恩”楊鈴低低的應了一聲,嬌羞的低下了頭去。
  “吃什麼”楊雨在旁邊一臉好奇的問道。她的身材特別的嬌小,被陳炎一抱簡直就像只小貓一樣的輕巧可愛。
  “沒什麼,小雨,給姐夫倒酒。”陳炎看著一左一右兩個可愛迷人的小loli,心情大好的笑了笑後突然將她們放開。一邊拿起手機一邊說:“小鈴兒,你姐什麼名字。以前去哪打工的你具體和我說一下,我現在就讓我的朋友找找看。”
  楊雨乖巧的倒了杯酒後,自己拿著杯子喂到了陳炎的嘴邊。語氣高興的說:“我大姐叫楊玉,今年十七了。上次我聽說也是在這縣裡打工,不過具體在哪就不知道了。她已經一年多沒和家裡聯繫了,大哥哥,你就趕緊幫我們找找嘛。”
  陳炎舒服的叼住杯口後,看小loli小心翼翼的將酒慢慢的喂進自己的嘴裡心情大好。爽得擦了擦嘴後再問:“那你姐姐的身份證號碼是多少還有沒有具體點的資訊”
  “大哥哥你等一下我去問問我媽。”楊鈴一聽也有點楞了,馬上就起身朝樓下跑去。
  “姐夫,小雨再喂你好不好”楊雨又輕輕的倒上了一杯啤酒後,殷勤的遞到了陳炎的嘴邊。
  陳炎回頭一看小雨那水靈靈的大眼睛裡滿是討好的神色,現在楊鈴沒在的話不趁機有點動作都不是人幹的事了。何況小楊雨還把裙子撩了上去,露出了可愛的卡通小褲頭,那鼓起的小饅頭更是讓人興奮不已。靈機一動後順勢把酒又喝了下去,然後樂呵呵的說:“小雨,你光給姐夫灌酒。自己卻不喝,這可不公平哦。”
  “姐夫,這東西苦,人家不喜歡。”楊雨馬上就苦著小臉說道。
  “那你喝你白姐姐那些紅酒吧”陳炎拿起剛才安萍喝的白酒瓶子本想給她倒一點,但搖了搖發現裡邊居然空了。不由的炸了炸舌頭,心想這安萍倒是猛的。起碼八兩的白酒沒半小時全喝了下去,就這酒量自己不一定能幹得過她。
  楊雨一聽,開心的一笑後又小心翼翼的說:“可是姐夫,我媽說那東西金貴不讓我們喝。到時候她該罵我了。”
  “沒事,有姐夫在這頂著,你去拿吧”陳炎大手一揮後說道。
  “姐夫最好了”楊雨高興的在陳炎的臉上快速的親了一口後,繃繃跳跳的跑去了酒櫃裡,輕手輕腳的把白鳳鳳喝剩八成的紅酒拿了下來。
  陳炎有些錯愕的摸了摸臉,確信小loli是真的親了自己一後。一看她繃達的背影下那圓圓的小屁股居然還有不少的肉花露在外邊上下跳動,一跳一顫的讓人恨不得把它抓在手裡使勁的咬上幾口。不由的色心大起,不過想想自己的計畫,決定還是忍了吧
  楊雨還真是不知道客氣,一副嘴讒的模樣居然拿著一個裝啤酒的杯子倒了滿滿的一杯後,輕車熟路的去拿了幾塊冰塊放了下來。猛的喝了大半杯後舒服的吐了口氣說:“人家早就想好好的喝一些了,但媽媽不讓。呵呵真好喝。”
  陳炎看她喝哄酒和喝飲料一樣的,不如的楞了楞。難道這酒量的東西還有遺傳的,不對啊。以前楊鈴可是一喝就多的那一種,怎麼小雨卻是半點反應都沒有
  楊雨輕輕的放下杯子,見陳炎眼睛直直的看著自己,馬上笑咪咪的拉著陳炎的手撒嬌說:“姐夫,人家就是上次喝過一些就喜歡上了。你可不許和我媽說哦”
  “小雨,問你個問題。”陳炎納悶壞了,看她的樣子喝過了應該也知道紅酒後勁大,這樣喝難道就不怕喝醉了難受嗎
  “問吧”楊雨眨了眨天真的大眼睛,一臉可愛的問道。
  陳炎馬上把心裡的困惑問了出來:“這個,你姐姐酒量怎麼樣有沒有你這樣能喝”
  楊雨笑咪咪的又捧起紅酒意猶未盡的抿了一口,一邊咋吧著小嘴一邊說:“肯定了,我們家那地方閑著沒事的時候大人都喝酒。山上那麼潮,不喝一點可是受不了了。我聽說以前我們還吃奶的時候我爹和我媽就經常用手指頭蘸點藥酒喂我們,所以我姐也能喝不少。不過她不喜歡而已”
  陳炎這才想明白了,自己和楊鈴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大家一起在白鳳鳳那個小店裡過夜時她根本就沒醉,只是因為害羞和剛接觸有些不安的關係,所以才裝喝多了躲到一邊去。這麼說的話那晚的肉搏戰這小y頭躺在床裡邊應該也是一清二楚。估計連自己偷偷摸她都是知道的,只不過是因為有點害怕不敢吭聲而已。這小loli啊,偽裝得把自己都給騙了。
  “姐夫,你怎麼了”楊雨見陳炎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馬上就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陳炎回過神來後,看這小loli因為喝了紅酒因為更加嫣紅的小嘴。不由的心裡一動後色笑著調戲道:“小雨,親親姐夫好不好”
  “好啊”小雨並沒有半點的猶豫,清脆的應了一聲後在陳炎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猛的湊前在他嘴上親了一下後,又一副沒事人的樣子繼續坐下吃東西了。似乎親嘴對於她來說沒什麼概念一樣,一點都不知道初吻是什麼東西。
  陳炎不禁摸了摸嘴唇,確定那冰涼柔軟的感覺是真的。小loli的初吻居然這樣沒情調的給了自己,不由的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看小楊雨天真可愛的小模樣,不由的色心大起。剛想撲上去的時候楊鈴卻在這時候氣喘籲籲的跑了上來,一邊跑一邊喊說:“大哥哥,我問到了。我姐的身份證號是45以前在清溪縣那邊打工。”
  “好,我這就問問。”陳炎恨得那個咬牙啊,但對於楊鈴也沒辦法生氣。只能無奈的收回色狼之爪後拿起手機,按著楊鈴報上來的號碼挨個給許鋒,謝振豪和趙偉民他們一一打了過去。
  忙活的打了一陣,陳炎是真恨不能直接錄音給他們播放就行了。每打一次都是那些話,一成一變的說著。
  “你放心吧陳老闆,我現在開始讓人找。如果是在咱們縣裡的話不怕找不出來。”最後一個電話是打給蔡忠明的,這傢夥在陳炎的操縱下直接從鎮長升到了副縣長兼民政局一把手。是真實的體會到了陳炎的厲害,所以現在基本上都快改姓陳了,一聽自己的老闆打來電話,不知道躺在哪個妖精被窩裡的他馬上就打起了精神。
  “儘快,那可是我家妹子。用最快的速度給我找出來,要是真在縣裡的話還好找。不在的話外邊有關係的也用一下記得她原來是在清溪鎮那邊的。”陳炎一副嚴肅的口吻說道,眼睛還朝在旁邊有點感動的小楊鈴眨了眨
  “您就放心吧,我現在就開始張羅。”蔡忠明說話的時候已經是十分的清醒了,隱約還可以聽見起被窩的聲音和女人疑惑的說話聲。
198
   ;楊鈴想了一下後,有些為難的說:“大哥哥,就在紅姐房間裡好嗎我媽在我們房裡睡覺呢而且我那地方小也沒有浴缸可以洗。”
  “好好”陳炎馬上樂呵呵得答應了,肖紅這傢夥太懂得生活了。浴室裡換上了一個大號的浴缸,兩人一起進去泡澡沒半點問題。關鍵還買了一張兩米五乘兩米五的大號圓床,那讓人興奮的尺寸簡直就是為了老子群p而準備的。愛死你了
  楊鈴從陳炎眼裡那毫不避諱的色意裡已經猜到了晚上會發生什麼,臉色一紅後偷偷的看了看還沒半點察覺的妹妹一眼。轉身就朝肖紅的房間裡跑去
  “嘿嘿,那你一會可得給我搓背哦”陳炎馬上就在後邊色笑著喊道。
  楊雨一聽突然膩了過來,坐到了陳炎的旁邊後拉著手撒起了嬌:“姐夫,一會小雨給你搓澡好嗎”
  嗲嗲的童音和她那潔白的小褲頭都讓陳炎有些壓抑不住色心了,拿起啤酒狠恨的灌完後誘惑著說:“小雨,把酒喝了咱們去洗澡好不好啊一會姐夫給你洗白白的。”
  “好”楊雨笑著點了點頭後拿起紅酒杯子一飲而盡,馬上就站起身蹦跳著朝肖紅的房間裡走去。
  陳炎也馬上尾隨著她可愛玲瓏的背影,搓著手跟了進去。迅速的將房門一鎖,眼睛不由的被那張大大的粉紅色圓床和上邊那小女孩換洗的小褲頭吸引了。肖紅的房間處處透露著一種皈依的誘惑,那搭配曖昧的裝飾簡直像有催情的效果一樣,讓人一進來不禁就隱隱有些興奮的感覺。
  正在放熱水的楊鈴聽到了動靜從浴室裡悄悄探出頭來,見兩人都跟了進來先是不好意思的臉紅一下。馬上又柔聲的朝陳炎說:“大哥哥,紅姐房間裡有你的衣服。水快放好了,你先進來洗吧”
  “好咧”陳炎興奮的應了一聲就走了進去,回頭一看小楊雨似乎沒怎麼進過肖紅的房間。看著精緻的裝飾和高檔的電腦電視正在發楞,馬上就抬手招呼說:“小雨,還不趕緊進來”
  “來了姐夫”小楊雨回過神來,應了一聲後也馬上跟了進來。
  這時候浴室裡已經有了淡淡的水蒸氣了,那高效的三台熱水器一起開動沒一會就將浴缸灌了一半。整齊的毛巾和一排排的沐浴用品歸攏著顯得特別的高檔,碩大的玻璃鏡和整個浴室充滿放鬆感的裝修更是讓人眼前一亮。
  陳炎色色的一笑後,朝楊鈴挺了挺腰說:“小鈴子,過來幫我脫衣服。”
  楊鈴大概是第一次和妹妹一起和別人洗澡,多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但一看楊雨已經被那繁亂的沐浴用品吸引了過去,馬上就嬌滴滴的嗔怪了一眼。不過還是乖巧的蹲到了陳炎的面前,慢慢的用柔軟的小手開始幫男人脫起了那最後的障礙。
  當褲頭被拉下的時候,那硬硬的命根子馬上就彈了出來。陳炎壞壞的往前一挺,大傢夥頓時就在楊鈴那可愛白皙的小臉上打了一下。
  “壞蛋”楊鈴羞著臉,小聲的撒了一嬌後馬上跑開了。
  “嘿嘿,壞就壞吧一會你就知道我現在是特別純潔的。”陳炎說著就坐到了浴缸裡邊,水還不怎麼滿。這一坐那命根子還有半截露在了外邊,雖然還沒辦法泡滿全身。不過溫度剛好的熱水接觸皮膚時那種舒服的感覺也特別的不錯。
  楊雨挨個瓶蓋打開聞了起來,一邊聞一邊陶醉的說:“姐夫人家能用紅姐的這些寶貝洗一下嗎”
  “去去,小孩子用什麼用,這些是你該動的嗎。趕緊放下”楊鈴在旁邊訓斥道,儘管住在這一個屋簷下。但她對於肖紅和白鳳鳳還是特別的尊敬,包括了新來的安萍也是隱隱的有這個思想,弄得現在似乎有點地位分化的感覺。
  “姐夫”楊鈴撒嬌的喊了一聲,嬌嗲的聲音膩得讓人骨頭都快酥了。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楚楚可憐的看著陳炎。
  陳炎被她這嬌聲的一喚弄得魂都快飛出去了,定了定神,無視楊鈴投來那不要寵她的眼光。笑咪咪的趴在浴缸邊若有深意的說:“沒事小雨,你看上了哪個就儘管用小女孩不能用,但我家小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姐夫萬歲”楊雨高興的歡呼了一聲後,挑釁一樣的朝楊鈴斜了一眼。
  “臭y頭你是找打啊”楊鈴對於這個調皮可愛的妹妹也沒辦法,仰裝抬起手的時候她已經跑到了陳炎的旁邊做起了鬼臉。
  “嘻嘻打不著,打不著”楊雨還炫耀一樣的擺了擺手上的高級沐浴露。
  陳炎看著姐妹倆打鬧時那嬌小可愛的身影動來動去的,尤其是現在小楊雨背對著自己那嬌挺的小屁股剛好對準了自己的臉。再也忍不住伸出濕漉漉的大手在她的驚呼聲後抱上了那小小的蠻腰猛的往自己這邊一拉,嘴巴對準她那露在外邊的白嫩嫩的臀肉咬了下去。
  “啊救命啊姐夫咬屁股”楊雨裝模作樣的喊了起來,雖然感覺不是疼而是有點癢。臉上卻是因為好玩而笑咯咯的。
  “你個小妮子居然敢反抗,看我不把你xx00了。”陳炎正啃的沈醉的時候,突然小楊雨一個沒控制好。揮舞的小手一下就拍到了眼睛上,頓時疼的把手鬆開了,馬上就把眼睛捂住了。
  “大哥哥,你沒事吧”楊鈴本來在旁邊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一見妹妹鹵莽了馬上就緊張的跑過來問道。
  “姐夫,小雨不是有意的。”楊雨看陳炎低著頭似乎很疼的樣子低著頭默不作聲,心裡急得就快哭出來了。也在蹲下來後一臉著急的解釋起來,不過被楊鈴狠狠的瞪了一眼後又馬上委屈的低下頭去。
  陳炎好一會後眨了眨眼睛,剛才眼前都有些發黑了,現在只是有一點發酸。確定沒什麼事後看她們急得都快哭鼻子了,馬上一邊揉著眼睛一邊笑呵呵的說:“我沒事,就你們這手能把我打壞嗎好了,都別緊張了。”
  “真沒事嘛”楊鈴看妹妹一副知道錯的可憐樣,也就不去訓斥她了。轉頭一臉心疼的看著陳炎揉得有些發紅的眼睛問道。
  陳炎看著小雨已經被自己弄濕了小褲頭,結果那小小的布片都有些透明了。緊貼在關鍵地帶似乎能看見那迷人的嫩嫩蜜處的隱隱肉色,不由的色心大起的說:“嘿嘿,你們趕緊過來給我搓澡。我就不疼了”
  “恩小雨馬上來”楊雨連想都沒想就把小褲頭往下一拉,又馬上把小睡裙脫了丟到了衣筐子裡。
  陳炎一看差點就噴閉血了,小楊雨的身板子還只是微微的有點曲線,那平坦的小腹,微微只有一點點稚形的酥胸都是那樣的粉迷迷人。上邊兩顆粉紅色的細巧小櫻桃實在太嫩了,讓人恨不能直接就把她一口吞下。兩隻小小的美腿雖然比例修長但卻有點纖細,和自己的胳膊差不多一樣的大小,軟得給人感覺好像輕輕的一敲就會斷掉一樣。
  楊雨還沒等陳炎的目光掃過那最關鍵的部位,就靈活的一下跳進了浴缸裡邊。調皮的躲到了陳炎的身後潑起了水,那濺起的水花馬上就把站在外邊發楞的楊鈴打濕了:“姐你快進來啊好舒服的。”
  陳炎也是一楞,是真沒想到楊雨脫衣服居然這麼乾脆。楊鈴可能是因為妹妹在的關係一直都很扭捏,到時候那小睡裙還穿在身上不肯脫下來。現在臉上都有不少的熱水流下,還在發呆。不由的撲哧一笑後說:“小鈴兒,趕緊下來吧。一會該著涼了”
  “死小雨,看我一會不掐死你”楊鈴見妹妹一臉壞笑的躲到了陳炎的身後,裝作惡狠狠的說了一句聲。這才扭捏著開始脫起了衣服。脫的時候還眼裡滿是嬌羞的看著陳炎,單純這勾人的眼光就足以讓無數條老色狼狂叫了。
  等到她也沒有半寸遮掩的時候,陳炎看得眼睛都直了。小楊鈴被自己開苞了以後真的是豐潤了不少,雖然在身高上沒什麼長進,但在肉感上看起來是好了一些。連那原本小小的酥乳都有快速發育的趨勢,已經是一個鼓鼓的小山包了。雖然還沒達到樂樂那樣肉感十足的程度,但已經夠要人老命了。
  “姐夫你可得護著我哦。”楊雨見姐姐似乎有點生氣的看著自己,撒嬌一樣的從後邊抱住了陳炎後可憐兮兮的說道。
  “好好。”感覺到她胸前那兩顆柔軟突出的小櫻桃滑過背上的刺激,陳炎不由爽得舒了口氣。恨不能直接在這轉個身給她開了苞得了,但一想想晚上還有一整晚的時間好好享受。也就先忍了,目光還是直直的盯在了楊鈴的身上,腦子裡開始有了一個邪惡的計畫。
  楊鈴看陳炎的目光色色的掃在自己沒有半點遮掩的小身子上,心裡不由的一羞。但一想都已經是人家的人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又開始釋懷,開始慢慢的走進了浴缸裡邊。
  陳炎目不轉睛的盯著她一抬起腿來那迷人的粉嫩蜜處和小loli最新鮮的小花穴,口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199
   ;雖然loli的小身體十分的迷人,但陳炎這時候卻感覺有點難受。畢竟浴缸再怎麼豪華,容納三人一起泡著那水馬上就流出去了。沒一會水溫就降了下來,就算是想好好的來個香豔的雙loli戲水。但這麼擠根本就沒辦法好好的施展開,就連想用手去摸她們的小屁股都有點無力的感覺。無奈之下只能在楊鈴疑惑也略有失望的眼神中站起身站到了花灑底下。
  “姐夫怎麼不一起洗啊”楊雨馬上就天真的問道,似乎她很迷戀這種泡浴缸的舒服感。陳炎剛一出去騰出了點空間就迫不及待的往水裡倒著沐浴露,好玩的拍打著越來越多的水泡泡。
  陳炎無奈的笑了笑,朝楊鈴悄悄的遞了個可憐的眼色後說:“沒辦法,那裡邊根本就坐不下咱們三人了,你身子那麼小屁股還不小嘛。擠得姐夫都沒個坐的地方了。”
  “這樣啊”楊雨一聽停下了手裡的動作,認真的想了一下後說:“要不人家出去,你泡著吧”
  “不了,你們泡吧我在這洗一下就可以了。”陳炎說著已經拿起了洗髮水,洗起了有些汗水,拈在一起讓人有點難受的頭髮。
  “大哥哥,我幫你搓背吧。”楊鈴眼見陳炎對妹妹和自己這樣的體貼,不由的心裡一暖後把那少少的羞澀拋去。大大方方的從浴缸裡走了過來。
  “恩”陳炎溫柔的應了一聲。狠狠的在她那迷人的小身子上掃了幾下後背過身去,見她胸前那小小的櫻桃都已經有點挺立的趨勢了。真是恨不能在這和這個迷人的小loli來上一次,但為了能好好的採摘小楊雨這個比較新鮮的,也只能暫時先忍了。
  楊鈴走到了陳炎的背後,小腦袋只到了肩膀的高度。雖然感覺有點使不上力,但她還是站進了花灑下邊,一邊淋著熱水一邊拿著搓澡巾套上,開始用小手在陳炎黝黑的背上仔細的搓了起來。熱熱的水流澆在了兩人身上,感覺特別的舒服。
  “用點力”她的力氣到底還是有點小,不太適合撮澡這個力氣活。陳炎馬上就喊了起來,不過當她的小手摸過自己的皮膚時感覺滑滑的,柔柔的。倒還是挺不錯。
  楊鈴一聽,馬上就雙手反按在一起,一邊用力的在陳炎的背上搓著一邊小心翼翼的問:“這樣,行嗎”
  “行不錯”陳炎舒服的贊許道。
  楊鈴一看沒幾下那背上都有些變紅了,剛想輕點的時候一看陳炎滿臉舒服的表情。又不自覺的加大了力度。
  搓了好一會後,陳炎回頭一看小loli整頭長長的秀髮都已經被淋濕了。可愛的臉上雖然都被水澆過沒辦法看出汗水,但從她憋得有點紅的小臉就知道她肯定是有些累了。馬上就示意她停下來以後,轉過身色咪咪的說:“累壞了我的小楊鈴了,來,大哥哥給你搓幾下。”
  “一會我自己來就行了”楊鈴難為情的搖了搖頭。一看這架勢哪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妹妹在旁邊多少還是有些放不開。
  “那好吧,你幫我繼續洗一下這吧。”陳炎也知道她會是這個反應,面對面笑咪咪的把腰一挺。硬硬的大傢夥立刻就抵在了小loli柔軟的肚子上。
  楊鈴悄悄的偷瞄了一眼,見妹妹正對不斷冒出的泡泡感興趣的玩著,一點都沒注意這邊。這才輕輕的蹲在了陳炎的面前,手裡擠了一點沐浴露以後溫柔的用小手摸上了這根奪走她貞操的大傢夥上,仔細的洗了起來。每一根手指都極盡溫柔,似乎在呵護什麼寶貝一樣,
  陳炎舒服的站著,享受著小loli蹲在身下為自己清理關鍵部位時的仔細和認真。沒一會那已經冒起了不少的泡泡,感覺差不多了笑咪咪的拍了拍她的小肩膀後說:“行了一會再洗的話就脫皮了。”
  楊鈴細一看,見大傢夥在自己手裡似乎漲大了一些。馬上就起身後一邊拿來蓬頭沖去上邊的泡泡一邊細聲的說:“對不起,是不是弄疼了”
  待到她把那最後的清理工作完成的時候,陳炎這才色色的將她的小身子拉了起來。忍不住將她緊緊抱住後一邊輕舔她那光滑的脖子一邊色色的說:“疼倒是不疼,只不過我現在衝動得很。想在這來一次怎麼樣”
  楊鈴感覺到那根大傢夥頂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又硬又燙的似乎在展示著它的衝動,不由的有點想那消魂的滋味。但一想妹妹還在旁邊。馬上臉一紅後慌張的哀求說:“別在這好嗎一會,一會再來好嗎。”
  “呵呵你們洗快點吧”陳炎見楊雨還在天真的玩著泡泡,心裡已經有點急燥了。不過見小楊鈴也還沒洗好,而且她的表情十分的讓人憐惜,根本沒辦法強硬起來。為了一會能更好的品嘗她們的小身體,也只能忍了忍後走到一邊拿起毛巾開始擦了起來。
  “姐夫你洗好啦那麼快”楊雨見陳炎已經在擦身上的水珠了,馬上就天真的問道。眼光卻是被那根和她身體構造不同的棍子吸引了過去
  陳炎驕傲的一挺腰,直接面對著它讓大寶貝晃了幾下後說:“恩,你也趕緊洗吧。一會別泡久了感冒知道嗎”
  “恩”楊雨乖巧的應聲道。好奇的看了看大傢夥的上下晃動,但卻是捨不得從浴缸裡出來。繼續低頭玩起了泡泡。
  將頭髮擦乾以後,陳炎一看楊鈴已經開始洗起了頭髮。也不多說什麼,下身用圍巾圍上以後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走了出來。主要現在還得找一找肖紅這色女是不是在房間裡藏了一些可以增加情趣的東西。一出來馬上就迫不及待的在各個抽屜,櫃子裡翻了起來。
  仔細的找了一會後,陳炎頓時就有點洩氣。除了一些她的性。感內衣以外和日常用品,居然找不到半件類似於跳蛋之類的東西,實在太邪門了。難道她轉性了,不可能啊不甘心的再翻了一遍,陳炎不得不承認肖紅是真的純潔了,自己起碼還在床頭放上幾個避孕套和藥,雖然沒怎麼用過但也算是有準備。但她的房間卻是連這些東西都沒找到,奇了怪了。
  陳炎鬱悶了,沒一會就聽見浴室裡姐妹倆那嬉鬧的笑聲和戲水的聲音。如百靈鳥一樣的清脆動人,讓人有種想去一探究竟的衝動。但陳炎還是忍了,打開小冰箱後給自己拿了瓶啤酒,又給姐妹倆倒了加冰塊的紅酒。窗簾檢查,空調開好,燈光調好。完成後就倒到了圓床上邊,喝著酒等著小loli姐妹花的香豔出浴了。
  女孩子洗澡還真是有點慢,陳炎都喝了兩瓶啤酒,等得j8都軟了她們還不出來。剛想起身去看看的時候,終於浴室裡的水聲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後兩個loli一前一後的走了出來。楊鈴已經圍上了一圍巾遮住了關鍵部位,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用嬌羞的眼睛看著陳炎。那無毛的液下,一雙玲瓏小巧的腿,長長如耦一樣溫潤的小手都特別的可愛迷人。
  楊雨卻是大大咧咧的什麼都沒穿,孩子一樣的歡呼了一聲後猛的撲到了圓床上邊。大字形的彈了兩下後,一臉高興的說:“姐夫,人家洗完了。”
  陳炎咽了咽口水,看著她張開的腿中間那隱隱露出的迷人風光。感覺已經軟了的寶貝有點抬頭的趨勢,但小loli卻是沒什麼害羞的樣子。笑咪咪的迎向了陳炎色色的眼光。又感覺新奇的看了看這個圓圓的的大床。
  “小雨你喝一點嗎”楊鈴先看到了床頭櫃上的紅酒,洗了那麼久感覺有點渴了。拿起一杯自己喝了幾口。又遞了另一杯給妹妹。
  “恩”楊雨想都沒想,接過來就是一口喝了下去。喊了聲爽以後挪到了陳炎的旁邊,吐著淡淡的酒味,奶聲奶氣的說:“姐夫,人家洗得很乾淨。你聞聞看香不香”
  陳炎看著她直板的小身子前邊那一對小小股起的酥乳,小巧可愛的櫻桃。近在眼前的小臉精緻可愛,粉雕玉琢的像個洋娃娃一樣。那雙水靈的大眼睛裡滿是純真和溫柔,不禁看得眼睛都直了,點著頭艱難的說:“香”
  “你都沒聞,騙人”楊鈴往後一躺,有些不樂意的說道。身子微微的弓著,這下那要命的小酥胸更的嬌挺了。
  “小雨,別鬧了。”楊雨一看陳炎的臉色已經夠衝動了,生怕妹妹被他一個鹵莽弄得第一次太疼,趕緊上前呵責說:“你現在可是有點撒嬌撒過頭了,不許這樣沒禮貌。”
  陳炎見她一靠近,似乎有種催情一樣的香味鑽進了鼻子裡。再也按耐不住的在小loli的驚呼聲中一把將她抱了上來。粗魯的把那礙事的圍巾丟到了一邊,向光著小身子的楊鈴壓了上去,雙手齊出的抓著她的小美乳揉搓著。嘴巴也親了下去,趁她張嘴的工夫舌頭馬上就靈活的遊了進去,找到了楊鈴可愛的小香舌後激烈的挑逗起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