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in770711
威爾斯親王 | 2019-2-9 12:41:39

面對著老公那長期一成不變的熟悉面孔,一點點的表情變化我都知道他在想什麼、要幹什麼,日子過得平淡無奇。再就是一種像是義務式的床笫生活,有時是他想做我不想,有時是我想他不想,很難碰到同時想這事的時候。

我不想時也不是不做,他想幹時我這個當妻子還得盡妻子的義務,只得做,在被窩裡面把下身脫光,兩腿一張就等著他干吧,可有一條,那就是先得溫柔地摸我那地方,等有水了才能上,不然休想。我想要的時候就先脫,只要手放在他那上面,漫不經心地捏捏動動他就會有表現,若是他疲倦了不想動的話,我就爬到他身上去……但沒有了初時的激情與快感,總覺得少點什麼。

如果還是當姑娘時那麼自由自在多好啊,可我又捨不下我的家庭和可愛的兒子。我有丈夫,有孩子,也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但我還是想……

想歸想,但又不能超越了男女接觸,除丈夫外和別的男人多說一會話或單獨相處幾分鐘,只要這個消息傳到家人的耳朵裡就會引起戒心,如果沒有解釋得清楚的話還會引起一陣風波。唉!這就是一種家庭的約束。

現在看來還是單身的好,想和哪個男人說話就和哪個男人說,想和哪個男人在大街上走也沒有人說閒話。但也不盡然,男人的擁抱是熱情的、有力的、舒適的,被摟在懷中有一種踏實、安全、沐浴在愛河中享受著被人愛的醉意。

做女人可以輕鬆得到,可也不能隨便的去享受,我想讓很多人來愛我,今天讓張三抱抱、明天給李四摟摟,我會開心,但我同時得到的還有就是罵聲:「下賤!和妓女一樣!!」所以我又不敢去大膽的享受愛。

我不漂亮,長著一張很不起眼的大眾臉,走過一個地方沒有人會記得我,連同在一起工作、學習過的人,只兩三年不見也會把我的名字忘記。

我真恨那些長得漂亮的女人到處招蜂引蝶,她們每到一處都會引來餓狼般的目光,使男人眼光發綠。我知道那眼光的後面是什麼,是在看她前凸後翹,想著她被剝光的身子是什麼樣?咪咪往下垂不?奶頭挺起來沒有?下面長沒長毛?長得多不多?毛長得好看嗎?小屄長得好不好看?可見得美女會招來眾多的目光,可她還在沾沾自喜,其實那時的她是正在遭受著眾人的意淫。

我也恨那些只知道看美女的男人。美麗女人得到愛是件很容易的事,隨時可得,就像路邊的野草樣隨手可拈,眼光自然是高高在上的,今天看上你,明天就會看上別人,就算是她不看上別人,別人也會來勾引她的(吃的、穿的、玩的、金錢等等投她所好地勾引。世上沒有不上鉤的魚兒、也沒有不受誘惑的人),她生來就是要拿給眾多人去享用的。

我也嘲笑那些男人生了一副豬腦子,走著瞧:你費盡心機找個美麗女人當老婆,不出三年她可以給你戴上三頂綠帽子你還不知道。就算你家財萬貫弄個絕色美女在家,鎖在家中不讓她出來,她也會和下人或者郵差做出些風流事來,倒不如找個醜女人當老婆,也會盡心盡力的愛你、愛這個家,你要是有點過錯她也會原諒你的。聰明的男人他會找一個醜女人做老婆,背著老婆去找美麗的女人尋開心。

美女醜女我都沾不上,很是一般,我也需要愛,需要有人來溫暖我的心和我有身體。最初我是非常想先玩玩再成個家的,但要是玩出一個不好的名聲時那又怎麼辦?到那時嫁人也會很難的。

我沒有動人的故事,也沒有掀起浪花,像很多小人物那樣很平淡的就這麼安了一個家。老公很愛我,被愛的感覺也真好,我喜歡他摟著我時那種全身無力的感覺,我是那麼軟軟的,可他又是那麼有力而且硬硬的……

男人和女人啦,真是奇怪的動物,男人是處處都顯得剛陽有力、經過訓練還可以把肌肉鼓得一砣一砣硬硬的,但是……嘻嘻!他們下面那個東西……就是不訓練,只要女人的小妹妹一召喚就可以變得堅硬異常。

相反那女人的肉哇,則一身都是軟軟的,可最軟最嫩的肉又在哪兒呢?『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臀峰』,這話就說得很透澈,女人曲線風光的美,就在於她們的乳峰和屁股才會形成美麗的曲線,要獲得飄飄欲仙的快感就得到那仙人洞裡一遊,那裡面才有女人最美最鮮嫩的肉。

男人離不開女人、女人也離不開男人。要埋怨的話,只能夠埋怨上帝把男人和女人是造得那麼分不開:男人、女人都在那兒仰躺著,最突出的是他們中間那個地方,一個是高高的凸起、在那兒晃晃的找不到有歸宿;一個是深深的陷下的窩,沒鳥兒來住空蕩蕩的,就像凸凹兩個字靜靜地擺在那兒。如果把其中一個字翻一個身再將它們重疊在一起,凸起的部份正好落進陷下處,那它們就會扣得死死的,一點縫隙也沒有。

人也一樣,他們其中一個翻個身重疊在一起,也會配合得天衣無縫,鳥兒有巢住了、窩也實在了,終於有鳥兒來啦,各得其所,皆大歡喜。得到了滿足之後又分開。隔三岔五的鳥是會回到窩中的,但他常在外飛,要不是怕別的鳥咬他的話也想到別的窩中去小住一下。可窩就不同了,幾天不見鳥兒她更多的是思念,怕鳥兒再也不回來了,這就是我們女人的悲哀。

我是個一般的窩,可我把我的我的鳥兒喂得很純,他不會亂飛,他愛我這個鳥窩,除了上班就是回窩。我也上班,也看到好多鳥兒在身邊飛來飛去,但我對外面的鳥兒可是一個關了門的窩,他們飛不進來,不是我不願意讓一兩隻鳥兒飛來歇歇腳,我是怕,怕的是有人知道了這事,眾人世俗的眼光和唾液也會淹死我的。

直至我到了三十多歲才碰到一個最好的人選:他大我十歲,很正統,口碑又好,工作出色,又是同事,和他來往不但同事、就連我的家人、他的家人都覺得是很正常的工作關係。休閒時我常到他家約幾人打麻將,他也常到我家打牌,他對我工作上的關心和支持幫助,我對他產生了好感,大家都像好朋友一樣相處,但還沒有越軌,如果和他「那個」了一定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而且他也決不會不認帳的。

時間一長,大家說話就比較隨便了,我常常笑話他:「你真是個只懂工作的機器人,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別看你以前當過兵,一點也沒有靈活性,還是個挺膽小的膽小鬼。」

在一次處理小組獎金時他還是按照老辦法平均分配,不想得罪小組中的任何人。當時辦公室裡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在拿文件時嘀咕道:「工作有好有差,獎金也應該有差異,以後工作怎麼開展啦,事做得多的人也不想做了。」

「唉,你不知道,我這個頭也不好當呀!」

我在那兒無意的翻了一些無關緊要的文件,我沒有面朝他說話,當他路過我身邊時我能感覺得到,就裝作已經找完了文件一轉過身剛好碰在他身上,資料文件散落了一地,他馬上就蹲下去幫我撿。

「算了算了,你忙你的去吧,我自己來撿行了,你這麼膽小的人啥事也做不了。」穿著短裙的我沒有在男人的面前側身下蹲,而是對著他微微地分開雙腿蹲下去撿失落的文件,我知道他看到我那白白的小內褲了,而且看到了我事先拉歪了的內褲露出的半個陰戶,因為我眼睛的餘光看到他臉紅了,我的心也砰砰跳個不停。

他住手不撿,站了起來說:「你老是說我小……我大膽的做事時……可別說我……」

我低著頭還在撿失落的文件:「你做事我哪會說你呀,你敢嗎?」

「你以為……我不敢?那……那……我就證明給你看。」剛一說完,我就被一雙有力的手拉了起來,擁入了他的懷抱。

沒想到他對我的反應來得這麼快,我的臉熱熱的,一定也紅了,在那上面重重地接受了兩個熱烈瘋狂的吻……我在猶豫、在傍偟、在體味那不同的吻,畢竟是另一個男人。

當我的神志還沒有恢復過來的時候,他鬆開了我,在我耳邊氣喘籲籲地說:「我……我膽小嗎?」

我知道他那時的心情,他一定是在為他剛才做的事不安,如果我的語言稍有責怪,他就會認錯賠罪;但又不能誇獎他,那不是顯得我很下賤了嗎?我只說:「有人看見多不好……」

「啊,是的,我看看有沒有人來……」然後又回到我的身邊:「沒有人來,我再抱抱你。」說著又把我摟在懷裡。

我低著頭在他胸前說:「你也真是膽大,你不怕我檢舉你嗎?只要我一說出去,你一輩子都完了,我老公也會來找你了斷的……」

「我要是都聽你的,你就不會說我了。以後我一定聽你的,按照你的想法去辦,獎金也是一樣,重新分配過,你以後多給我提點想法,我都會讓你滿意的,好嗎?」

我的身子在他懷裡輕輕地扭了扭:「你呀……叫我說什麼好呢!」

他看我沒有反抗他,摟在我腰上那隻手就移到了下面去捏我的屁股,又開始吻我,那吻既熱烈又溫情,有一種醉的感覺。

「啊!不……」他的手已從我後面的裙腰伸了進去,貼在我那肉肉的屁股上了。

「親愛的,抱著你好舒服啊,就讓我摸摸吧!求求你了……」手在用力地向我的陰戶摸去。

我的心跳得很厲害,那兒已經有水冒出來了,如果讓他摸到我那水窪窪的地方,他一定會笑話我很騷。「不!一會有人來了……」我用力地扭動屁股,他還是摸到了我那只能開放給丈夫的禁地。

「好了,你已經摸到了……」

「好吧,我把手拿出來。」他又在我屁股上輕輕地拍了兩下:「到座位去休息會吧!」

下面又濕又黏的很不舒服,我想回家換換,望著他含情脈脈地說:「我今天想早點下班回家,可以嗎?」

「可以,你做什麼都可以。」

我匆忙的離他而去……

第二天早上上班前,小孩吃早點不聽話被我罵了一陣,直到上班時我的臉都還有生氣的樣子,也不和誰說話。九點鐘左右他就把其他人的工作安排出去了,他不安地走到我的座位面前:「是生我的氣嗎?」

「不是的,孩子一會想吃這樣,一會想吃那樣,太磨人了……」

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我還怕你是在生我的氣呢,那我就放心了。小孩子嘛……」

他不停地安慰我、逗我開心……終於我笑了。一看到我笑,他又把我抱在懷裡,我的臉就貼在他的肚子上,他撫摸著我的臉、脖子,我靜靜地讓他愛撫。見我能接受,他從我的衣領口把手伸了進去愛撫我的乳房……我經不住他的愛撫,乳頭也挺了起來,我知道我下面又濕了……再摸我會更難受。

「好了……別摸了……啊……別……」

他把我扶起身,手伸進我的內褲裡面撫摸到了我那濕濕的陰戶,「噯……」我哼出了聲,扭了扭屁股,是想躲開還是想……我不知道。

他的手指輕易地就滑入了我的陰道裡了,在那裡面一動一動的,引起我一陣陣的快感,但又覺得還不夠……

「好了……別摸了,一會有人來了……」但我沒有力量離開他。

「好吧,我聽你的。」又在那裡面插了幾下,他才把手拿出來。

「看嘛,就是你,把我的褲子都弄髒了……你的手還不去擦乾淨?」我含羞地瞧了瞧他。

「真是太好了,我的心肝寶貝,你真討人喜歡,我愛你。」

「我有什麼好的嘛?還不是一樣長的那個東西……你天天摸你老婆還沒摸夠嗎?還要來摸我的。」

「不一樣!不一樣!你的就是不一樣,摸起來是那麼的安逸,真是太妙了,讓我看看長得什麼樣子……」

「不……有啥好看的?就是一個洞……不給你看……」我緊緊地拉著裙腰。

「好好好,今天不看,以後再說。」他並沒有強迫我,只是很溫柔地吻了吻我。

從那以後,只要我們在一起及沒有旁人的時候,他都要撫摸我,有時侯就是有人在旁邊,只要能背過別人的眼他都要想辦法摸摸我,就連我們在一起打麻將時他的腳都不正經,當然有時我也回報地碰碰他。

我喜歡他的愛撫,那使我心動,我好像又回到了初戀時的感覺,是那麼的美好,使人心醉。也使我常常一個人發呆,傻瓜似的想著他,更可笑的是在和老公做愛時還在想著他,我想我是第二次墮入了情網。

不該發生的事終於發生了,這麼多年不動的心還為另一個男人牽掛,我那關閉了多年的鳥巢也讓別的鳥兒來碰撞叩門了……他想要看我的鳥窩,我讓不讓他看呢?為他開不開啟那鳥巢的門呢?他一定不會只是看看,一定想在我的窩裡面玩玩,我會讓他進來嗎?我有些猶豫了,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自從有了和他不一般的接觸之後,在這期間,他先是觀看了我的乳房,又撫摸又用嘴吸的,只有一個字:爽!再後來就是我扭不過他的要求,還是把鳥巢的門打開給他看了,他直誇我的小屄生得太好看了,凸凸的陰阜,深深陷下的一條裂縫,打開90度的雙腿,只能看得見一點點的小陰唇和陰蒂包皮,猶如嵌在那兒的一顆珍珠和花瓣。

他最讚美的還是我那淡淡的陰毛形狀長得好看,上圓下尖不大的一撮,剛好像驚歎號樣插在那裂縫的上端。他跪在我的面前撫摸了一會之後就用嘴吻在了上面,吻了一會後就咬了我一下。

「啊!你怎麼咬我?把我咬痛了……」

「對不起,真是太美了,我是忍不住才咬了那麼一口。你人是長得一般,可你這個東西實在是太美了!真是上品中的上品。」

我笑笑說:「放屁,還不是一樣的。照你這麼說,不知道你在外面玩了多少個小姐才知道,不然你哪會覺得不同?你老婆的麻屄長得什麼樣子?」

「真的不同,我是在網上看到的,而且不止幾千個,也可能是上萬個不同的麻屄,所以我才說你的實在是長得太好了。我老婆的就不說了,她比你胖,凸起的是一大塊,沒有你的好看,差得遠。」

「還看不出來你這麼好色,專門看女人的下面。嘻嘻嘻……色鬼……」

「色有什麼不好,它能給人帶來歡樂、帶來快感,難道你不快樂嗎?」

「我……」我笑嘻嘻的嗔道:「不快樂……」我又笑了笑。

「嘴硬,算了,我不和你較嘴勁,你們女人嘴上是從不認輸的。嗨,我們這樣都這麼久了,讓我弄一回好嗎?」只要我不答應的事,他從不勉強我,他乞求地看著我。

「不行,今天不行……」

「好的好的,以前總是『不行、不行』,現在終於說了個『今天不行』,但我還是很高興的。那多久才行呢?」他可憐巴巴的望著我。

我摸著他的頭,溫柔地說:「以後再說吧,在一起還怕沒時間?」

「好的,我時刻等你的好消息。」他的眼睛裡面閃爍著光芒。

在辦公室時間過得好快,一晃就過了大半年。一天,公司召開全體職員工大會,會址離我們的辦公室二百米遠,會議進行不到半小時,我走到他身邊悄悄地說:「有人找你,是工作上的事,在我們那邊的辦公室等你,叫你馬上過去。」

「是誰呢?」

「你去了就知道了。」

他匆匆地向辦公室走去,我也跟了過去。

上了二樓我們辦公的地方,他回過頭來問我:「人呢?怎麼沒見著?是誰找我?」

「你的眼睛沒看到嗎?在呀!」

他又到處望了望,走廊及門後都又找了一遍,還是沒有。「在哪裡?」

「找什麼找呀!我不是人嗎?」我笑他。

「你真會開玩笑。有什麼事嗎?」他還不知道我的想法,他也沒朝別的方面去想。

「沒事就不能叫你過來?你不想和我在一起?」

他這才明白我的用意,馬上說:「想想想,想和你在一起。你真聰明,這個時候叫我過來。」就把我摟在了懷裡。

我順從地依偎他的懷裡摟著他的腰,全身緊靠著他。他低頭吻了吻我的臉,我抬起頭將嘴送了過去,熱烈的吻讓我們的舌頭激情地絞在了一起,相互的唾液如美酒樣侵入對方的口中,使人暈了頭。

他邊吻邊一手伸進了我的衣內揉抓著奶子,一手伸進了裙內的內褲裡面從屁股溝摸到了我的陰戶上,那兒早已經濕濕的了。他很輕鬆地將指頭壓進了陰道裡並在裡面滑動,陣陣的快感從陰部擴散到我全身的每個神經,好多的淫水順著他的手往下流,就連我的屁股溝在他的手掌中也是滑滑的。好軟,我一身好軟,沒有力氣再這麼站著……

「今天總可以弄這裡了吧?」帶磁性的聲音在我耳邊述說,手又在我的陰道裡面動了動,指的是想將他的雞巴弄進我的陰道裡。想做愛,這是他想了好久的事了,我明白,勾引了他這麼久不就是等這一天嗎?我輕輕的應了一聲「嗯」,就把頭垂得低低的。

「那我去把門關了。」

「不,不要關,關了門有人知道我們兩個在辦公室就更說不清了。」

「那……到裡間吧?」

「嗯。」

桌子上堆滿了東西,不行,又太高了,進門探頭就能看到,他只有將裡間的門半掩著,在門後的地上放了幾張報紙,扶我躺下後把裙子往上掀到我的腰間,幫我把內褲從腿上脫下來。第一次這樣躺著將下身完全暴露無遺地展現在他的眼前,那時我真有點像小姑娘一樣地害羞了,雙手把紅紅的臉兒遮住。

他把我的腿微微地分開了些,就再也沒有動作了,我等了會還是沒有動靜:「還不快點,萬一有人來……」

「啊,是的,我是在欣賞你這美麗的地方……」他這才急急解開褲子趴在了我的身上,將他那還不是很硬的陰莖用手扶著插入了我的小屄裡面。

「真是好緊張啊!又怕人突然出現知道我們的秘密,只有快點解決……」說著屁股就一撅一撅的向下壓,我也將臀部迎合著他的節拍向上抬挺以接受他的抽插,使他的雞巴能更深入地到達我的體內。

他緊張,我也是一樣的不安,就像小偷般的一點也不敢發出聲響,還得專心地聽外面的動靜,有沒有腳步聲?有沒有人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他就將精液射在我的陰道裡了。

過後的回味雖然那次不是做得很好,但我滿足了他,當時的我也是那麼的激動,又想做、但又怕,偷情的剌激是無可比喻的--比那未婚時和情郎幽會更動人心弦、更加的剌激、更加的回味無窮……我那封閉的鳥窩門也將正式的向他開放了。

有了美好的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他最喜歡看我的小屄,說是長得非常好看;其次就是摸那個地方,我最抵抗不住的就是他的撫摸,老公摸我那地方起碼也要十來分鐘才會有水,可他……一摸就出水,而且特別的多;再就是撫摸我的奶子,還喜歡吸我的乳頭,下面他也要吃我的,還把舌頭伸進陰道裡去攪,就他的嘴也可以讓我達到高潮。

我們之間的苟合也是相當不容易才會有一次,在辦公室要等到沒人的時間而且絕對不會有人知道才行,又不敢去開房間,要身份證,那會留下絲蛛馬跡的,到哪去找安全的地方呢?

在電影院哪有心思看放映的是什麼,不管身邊還有其他人也把我摟在他的懷裡,我靜靜地享受著那溫馨的愛撫。

放在我身後腰上那隻手插進了我的彈力緊身褲蓋在了屁股的肉上,還有一個指頭在肛門邊輕撫,癢癢的,我知道他想摸哪個地方,把身子側了下又將屁股抬了抬,手就又往下伸了些摸到了我的陰戶,已經好多水了,很輕易地就滑進了陰道內在裡面挖著。若不是在電影院,我真的會騎到他身上去解決那難耐的慾火,但在這裡只能裝睡覺地頭倒在了他的大腿上,讓他的手能更方便地動作。

暗昏的光線誰也看不到我頭下的手正好放在了他的襠部,你摸我的小屄,我也摸摸你的雞巴,哇!好硬啊!就這麼捏呀捏的,他也受不了啦,就脫下外衣蓋\r住我的頭部,急忙拉開了拉鏈讓他那硬硬的一根放了出來讓我捏弄,他也流出了一些黏黏的液體,把我的手也弄濕了,但滑一點捏起來更好玩。

他逐漸加緊了手指在我陰道裡又挖又插的活動,他那東西就在我的臉上摩擦著,也是第一次,老公要我做的事也沒做過,可對情人做了。淡淡的尿騷氣味使我不習慣但也不噁心,我輕輕地用嘴唇碰了碰又移開,我感到他的雞巴在跳動,他要射精了,就用手捂在上面,結果流了好多出來,弄得我一手全是他的精液。

他遞給我一張手巾,擦後我想抬起身子,但他壓了壓我示意保持原樣不動,並在我耳邊悄悄地說:「還想你摸摸,它一會又要站起來的。」

男人的雞巴真是變化多端,剛才還那麼有骨氣、有硬度、凶巴巴的,這會又像個害羞的小弟弟,耷拉著腦袋軟軟的變得小小的了。揉著捏著,我試著伸出舌頭舔了它一下,只感到他全身一抖,味道不是很好,但接觸那瞬間的感覺有些新奇。再來一次,他又是一顫,把我的頭壓了壓,想得到更多……

我是想試試?是想討他的歡心?還是真情的奉獻?我也說不準是什麼原因就一口把他那軟軟的雞巴含進了嘴裡。只一吸,那一條軟軟的肉就變長了直往口裡鑽,我急忙一鬆口,它又縮了回去,嘻嘻!有點像吃果凍的感覺,又吸了兩吸,還有點好玩。從他撫弄我的手上傳遞過來的感覺他是特別的舒服、特別的剌激。

我又在吞吐他那雞巴,不一樣了,沒有了剛才那種感覺和好玩了,硬了,我正想抬頭離開,可他的力氣好大,壓著我的頭一點也動不了,反而挺起下身,龜頭都碰到了我的咽喉了,差點使我反胃嘔吐。

雞巴在口中跳動,精液就射向喉嚨裡,我好氣憤地惡狠狠地抓他大腿上的肉(後來才知道當時我把他的腿都抓出血了),直到他射完才鬆開他的手讓我仰起頭,搞得我滿嘴都是他的精液。我生氣極了,再也不想理他,匆匆地跑出了電影院。

在過後的幾天裡,他天天向我賠罪,說了好多好多的對不起:「我錯了,全是我的錯,也是當時我一時忍不住才使你不開心,以後也決不會有第二次了,請你原諒我。其實想開了也就沒什麼嘛,我也吃過你的呀,你才這麼一次……」

「那是你自己要吃的,我又沒叫你吃!我對你付出已經夠多的了,我也在努力,可你?……給我硬來這一套!使我好傷心……」我在他面前流下了眼淚。

他把我摟在懷裡:「好了好了,別這樣,你這樣子我也會難過的。要不這樣吧,為了補償我對你的過錯,我就再吃吃你的……」

「想得美,不幹!你自己回家吃你老婆的吧!」

「我從沒吃過她的,不吃。」

「到外面找個女人去吃吧,吃了回來說給我聽。」

「就是在外面吃了你也不信,一定會說我是編出來的。」

「是你自己說的,要吃了才算懲罰你。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走吧,不要理我。」

「怎麼會不理呢?要理的,只是我說的話你不信我嘛。要不這樣,你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妹妹,你給她們說說,隨便哪個都可以給我吃,事後你的姐妹說話你才會信的,好不好?」

「你放屁!嘻嘻嘻……你的心也太大了吧,和我有了關係還不知足,還想弄我的姐妹,她們的尿你吃不吃?嘻嘻嘻嘻……」

「吃啊,你敢去說我就敢吃。」他一臉認真的樣子。

「好!這可是你說的,明天我取尿後拿個瓶子給你裝來。」

「先說好,冷的不行。」

「那給你熱熱不就得了?」

「不行,要不落地的、不經過盛裝的那種,對著我的口,屙出來就吃才行,味才不變。」

「嘻嘻嘻……我不敢去說,你自己去說……看你有這個本事沒有。」

「這就對了,終於有了笑聲了,別再像前幾天那麼不理我了好嗎?」

經過幾天的冷戰,我們又和好了。

在舞廳星期天下午,我們一家在看電視,電話響起後是我接的。是他,太膽大了,電話還打進了我的家裡,說他在某某舞廳等我,要我穿上裙子去見他。我拿不定主意是去還是不去。

老公問:「是誰打來的?」

我猶豫了一下:「是辦公室的小姐妹打的,她說我買的那條裙子很好看,叫我穿了過去再給她看看,她也想買。」

「那你去嗎?」

「我還沒想好。」

「你要是想去就去吧。」

「我……」

「去吧去吧,免得別人等你。」

「可是……好不容易星期天,不能陪你們……」

「你今天怎麼還這樣客氣了?兩口子還說什麼陪不陪的,去吧。」

「那好吧……」

在舞廳的門口穿著風衣的他看到了我就招了招手,我左右看了看沒有熟悉的面孔就向他走去。裡面音樂聲震耳欲聾,光線很暗,只有大聲的給他說話才能讓他聽到:「我不會跳舞。」

「我也不會跳。」

「那你叫我到這裡來幹啥呢?」

「其實我也不會跳,但是看也不會嗎?你看,這裡光線很暗,人也看不清,他們一對對的抱著在轉,我們在邊上看也可以抱在一起呀!在別的地方不能隨便抱,但這個地方男的和女的就是要抱在一起才正常,不抱那才叫不正常呢,真是個好地方。」

「虧你想得出找這麼個地方來見面。」

他把我拉到了一個角落的邊上,雙手從我的肩上繞過摟著我,讓我靠在他的胸前,交叉的雙手被他的肩膀遮住視線壓在我的胸前,隨著音樂的節奏不停地捏弄我的乳房。我不停地搜尋那一張張面孔,千萬別碰到認識的人。

沒多久他那裡就硬起來了,頂在我的屁股上,我回過頭望著他:「又在亂想了?」

「是呀,把心愛的人抱在懷裡,下面又貼得這麼緊,哪能不想呢?你呢?想不想?」

我嬌嗔地笑了笑:「不想……」頭又向前望去。

他伏下頭在我的耳邊說:「那我檢查檢查就知道了。」

「在這裡?不行啊,讓人看見多不好……」

「燈光這麼暗,他們又自顧自的跳舞,沒人會來看我們的。」說著就放下他的一隻手往我的屁股那兒摸去。他在那兒鼓搗了一陣摸到屁股上的肉了,怎麼摸進去的呢?我回手探了探,原來他把裙子的後面掀了些起來,手從內褲的上沿插進去的。我在他的大腿上拍打了一下,可他不聽我的,從股溝直摸陰阜。

他的嘴靠在我耳邊:「沒關係的,你別亂動就行了……」手就從股溝處盡量往我的襠內探,又摸到我那敏感而濕濕的私處了,他在那裡面又搞了一陣,把我弄得心慌慌的。

就在這時他的手鬆開了,可不一會手又伸了過來。呀!我感到了那東西貼在肉上了,這麼多人,在這種地方他也敢把雞巴弄出來頂在我的屁股上!我剛想移開,他加大了摟著我手上的力度不讓我動,還把屁股那兩瓣肉分開再夾住他的雞巴。

我的心跳得好快,「砰砰砰」像要跳出來似的,緊張的四處看有沒有人注意我,還好,沒有人看我們這個方向,我沒再動了,就讓他這麼貼著吧。

從來沒有過的緊張、恐慌、興奮、剌激、快感一起向我襲來,淫水不停地往外冒,還有他的分泌混合在一塊往下流。他的雞巴在股溝間滑動,幾次想塞進我的體內都沒有成功,我將屁股向後翹了翹抬起,立即就給我那裡面塞得滿滿的,可我剛一直身又滑出來了。

「親愛的,就讓我弄在裡面吧,我好心慌喲……」

「我這樣挺肚翹屁股的靠在你身上,樣子怪難看的,會引起別人注意的,不行。」

「那……那……你就裝成擦皮鞋的樣子彎著腰就行了,只要一會,好嗎?」

我猶豫了兩分鐘,手裡拿了張紙巾,慢慢地彎下腰去擦皮鞋,他輕易地就把雞巴給我塞了進來,脹脹的滿實感,熱熱的、硬硬的立刻讓我的陰道裡面舒服而且不癢了。他不敢做出抽插的動作,只有這麼貼著,但沒有磨擦又不能產生那種快感,惟有貼著我微微的左右擺動。

雞巴在陰道裡面動了,加上我彎著腰在擦皮鞋的動作,無形中為他提供了更多活動空間,雞巴開始由輕微擺動變成直出直入的抽插,快感陣陣襲來……啊!我那裡面的肉也在蠕動,洩了……我沒有力量再彎著腰了,好像要倒下去了,他用力地扶著我,把我的屁股頂得緊緊的,雞巴在陰道裡「突突突」地跳動,他也射了出來……

一個週三的下午老公在家休息,小孩要上學,我約了他和辦公室的兩個女同事到我家打麻將,老公也很喜歡我們聚在一起玩。我問老公可不可以穿睡衣,他說可以:「你又不出門,這睡衣也不短,又不透,和裙子沒什麼兩樣。」我說:「那好,下午我就穿這個。」

我給心中的他說了其他人是約了兩點鐘來打牌,你要先來。他聽我的話果然先到,才一點過十分就到了。

「大哥,你好,你已經好久沒到我們這裡來玩了。今天下午打牌,好好的玩玩,晚上我們再一起喝兩杯。」我老公和他打招呼,嘴還很甜的。

「今天你也休息嗎?那就一起打打牌吧,酒我可是不能喝多,沒酒量呀!」

「好的,一起打。來,先抽支煙,請坐。」老公說著就把煙遞了過去。

他在茶幾旁坐下後,我也拿了個小凳坐在他的對面:「老公,你去給客人泡杯茶嘛,好嗎?」

「好的,我這就去。」老公就走進了視線看不到我們的廚房去泡茶了。

在情人的眼裡,我看到了他的眼光朝我下身看了看,用嘴又示意了一下,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又是想看看我那躲藏在內褲裡害羞的小妹妹。我笑了笑,送了一個秋波給他,手放進了裙子內把內褲往一邊拉了拉讓小屄露出來,再分開雙腿讓他看他最喜歡看的東西,他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幸福滿意的笑容,我知道他已經看到了。

當一聽到老公的腳步聲時,我就急忙恢復了原狀,如淑女般的端坐在那兒。

老公把茶泡好後也坐在茶幾邊拉起了家常,我轉過臉:「老公,還有兩個同事馬上就要到了,我們買不買點瓜子、水果呀這些招待他們呢?」

老公說:「好啊,應該的嘛,那就再買包好點的煙。」

我說:「我去買?」

老公說:「你不要去,先陪陪客人,還是我去,走得快些,只要一會就回來了。」說著就起身要走。

「到這裡來玩還要你們破費這麼多,那怎麼好呢?這樣子吧,請客算我的,我這裡拿些錢去買。」他說著就摸身上的錢夾。

「哪能要你出錢呢!別這樣,別這樣,你坐會,我去去就來。」老公說完就出門了,並反手把門也關上了,這是我家進出都關門的一個習慣動作。

我家是住五樓,老公一出門,我就走到窗邊一手爬在窗台上只露一雙眼睛,看老公下樓沒有,終於看到了他頭也不回地向街上走去。我沒有回頭,一手放在身後向後招了招,令我心動的情郎快步地來到我的身後,剛好把他的下身送到我的手中。

我捏了捏他那還是軟軟的雞巴,說:「我老公這一去,可能起碼也要十多分鐘才能回來。」

他馬上意會到我給了他這個機會,立刻就把我的睡裙翻起來結在腰間,內褲褪到了膝上,屁股光光的有一股涼意。我要時時刻刻監視樓下老公回來沒有,不可能回頭,就這麼翹著光光的屁股等著他的愛撫。

「啊……好舒服……好癢……」我感覺到了,他用手撫摸了幾下之後是在用嘴舔我的陰戶,我馬上就水窪窪的了。舌頭在陰蒂上掃了幾次後又伸到陰道裡面去了,雖然不如雞巴那麼堅硬能直達深處,但異樣的快感也使我顫抖不已。

「別舔了,好癢啊……快點來吧……抓緊時間……」

「好的。」只聽到一陣解皮帶的聲音過後,熱熱的、燙燙的一根就塞進了我的陰道裡,手也在不停地揉著我的陰蒂,陣陣快感不斷地襲向我的全身……

激烈的抽插使我的頭在窗邊猶如烏龜的頭般一伸一縮,他的大龜頭也在我的陰道裡同樣一進一出,我隨著節拍一下下地往後坐,讓那一次次的抽插在體內更深處撞擊。

性器的磨擦產生出快感電流,不斷向我身體四處擴散,我的陰道開始發出一下下抽搐,淫水止不住地湧了出來,高潮不一會就到了,「啊……嗯……嗯……我……我要來了……」我喘著說。

「我也要來了……」他加緊了抽插的速度,重重的十多下猛插後又猛然緊緊地摟著我,下身把我頂得好緊、好有力度,像是要把整個雞巴頂到我的肚內、頂到我的心口似的。他靠在我背後,雙手用力握緊我一對乳房,那肉棒在我的陰道裡面跳動著,一股股熱燙的精液直衝我的花心……

發洩完後我叫他趕快先到廁所去擦洗乾淨,然後我才去處理流到大腿上的我們共同的淫液。等我們的好事完了之後我又急急走到窗前,這才看到我老公已經買好了東西往回走入我的視線。在老公的眼皮下同情人做愛的確太剌激、太興奮了,心兒還在不停地快速跳動著,臉上也還掛著興奮的色彩。

當老公開門進屋時,看到的是他在專心品茶、我側身坐著在看報紙。「怎麼不叫大哥抽煙呢!來,大哥抽煙。她就是一點也不會招待客人,莫見怪。」

「謝謝,你們一家人真是太客氣了,還是隨便一點好些,不然以後我們都不好意思再來玩了。」

「好好好,那就隨便一點吧,歡迎你們以後常來玩。我們是很好客的,一說起你們要來玩,我老婆她可開心了,平常她可沒有這麼高興過。」

我瞪了老公一眼:「看你說的,我是這樣嗎?喝你的茶吧!」

「好,不說這些,喝茶喝茶……」老公平時被我管順了,只有順著我說。

打麻將是幌子,想他在我身邊一起玩才是目的,只要他在我的身邊,就是不摟著我愛撫我,我也會覺得那是陽光明媚、色彩斑斕的日子,會是那麼的愜意、那麼的開心……

當我們沒見面的時候,也要在電話裡相互問候,詢問對方和自己的配偶做愛沒有、做得怎麼樣、怎麼做的……直到如今,我們都沒有打亂對方的家庭生活。老公愛我,更重要的是還有他,是真正的愛著我。

我沈醉在兩個男人的愛裡,我覺得我是個幸運的女人,我也牽掛著他們,忘不了的愛……忘不了的情……我那忘記不了的人……但我還是好想好想真正的和他在床上好好的做一回,哪怕是上天給我一次機會也好。
小妹正在申請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855-1-1.html
如果需要回送愛心的歡迎各位江湖前輩在留言版留下網子小妹一定會去幫忙送上愛心!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