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生活都市]

[複製連接]
查看: 76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5 05:53:39

春節,是中國人最重要的節日。俗話說的好,每逢佳節倍思親。一進農曆臘月,闖蕩的遊子們就開始張羅著回家的大小事宜了。從禮品的選擇,到車票的搶購,事事體現出歸心似箭的心情。
    我,名牌大學畢業三年,真正走上工作兩年。畢業后,我留在了這個一線城市。處處求職,卻處處碰壁,只因爲沒有工作經驗。后來在一個不動産公司打雜來勉強維持生活。期間還因爲兩地分居,和談了兩年的女票分手。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后來我終于來到了現在的這家公司,通過兩年的努力和自己的真才實學,成了一個部門的骨干分子。
    現在收入提高了,我要買車,還要開到老家,更要開到溝里去,讓村長用村廣播通知全村人給我推車,我要讓他們知道,老孫家的小子在大城市里混出了名堂。嗯,這只是我閑來沒事留著哈喇的幻想罷了,我現在並沒有多少積蓄。好在公司提供了一間單人住房,除了象征性每月扣1000塊錢和水電費需要自己交之外,倒也省了房租。要不然,我這所謂的高工資,在去除租房后,剩到手里的也就寥寥無幾了。
    和往年一樣,臘月十五以后,我就開始計劃回家的行程了。但無奈火車票太搶手,合適時間段的車票一開售就沒了。一籌莫展之際,卻接到了老爸的電話。老爸看到新聞里說現在流行反春運,春節從大城市到小城市的車票搶手,小城市到大城市的票卻很多,他和我媽商量了一下,這個春節,他們想到我這里來過。我考慮了一下,也行,過年也就那麽一回事,只要家人能團聚,在哪過都一樣。而且趁著這個假期,自己有空閑,也能領著爸媽好好轉轉。
    不過老爸說老家的規矩也不能全不要,年后還是要走親戚,所以在我這里也就住個兩三天,等過完年就和我一起回去。我趕緊上網查,剩余車票確實很多,趕緊預定好車票,然后我給爸媽訂了臘月二十九,大年三十及初一共三晚的賓館,就在我宿舍樓旁邊,也算便利。

    臘月二十九。

    中午,我去車站接站。人山人海中,一眼就望到了他們。快一年沒見了,老爸神采奕奕,穿了一身西服,手里還拿著一個保溫杯,要不是肩膀上背著一迷彩大旅行包,這還哪像農村人,就是干部在視察春運。老媽容光煥發,上身一紅色緊身小風衣,下身一黑色打底褲,這麽一打扮,年輕了十歲不止,像個小媳婦一樣。
    匆匆跑過去接了老爸的旅行包,老爸說這大城市的天就是不一樣,格外舒坦,走的時候穿著棉襖,下車卻要換上單衣了,要說這西裝,是真不舒服,拿著捏著的。老爸臉皮薄,我知道他這是自我解嘲,因爲老爸從來不穿西裝的。我笑著跟老爸說,這是南方,氣候當然不一樣,再說老爸穿上西裝,真有領導干部的風采了。老爸紅著臉低頭打量著自己的衣服,說老媽非要買,花了小500塊錢,回老家就不穿了,不得勁。
    領著老爸老媽來到了賓館,安頓好以后,去樓下小飯館吃了一頓飯,老爸要了半斤白酒,喝完后面紅耳赤的。老媽一直埋怨,走到哪里也忘不了酒,還當自己是年輕人,現在喝兩杯就不行了。老爸打著哈哈,直說不適應這南方酒。本來想領著他們去商場轉一圈的,但老爸死活不去了,說商場就那麽一回事,和趕集沒啥區別,還不如去看電視。我看其實是酒勁上來了。老媽拗不過老爸,只好讓他回賓館,我們娘倆出門等公交。
    這過年啊,哪都人多。連著等了兩個公交,都是滿員,老媽也不耐煩了,在第三輛車過來的時候,老媽拉著我說死活也要擠上去,不等了。老媽在前,我在后,我推著老媽硬擠了上去。上去之后才發現,連個抓的地方都沒有。好在我個子高,好不容易抓到扶手,但姿勢太難受,斜著身子用右手抓扶手,老媽在我臂下依偎著。我讓老媽扶著我的腰,老媽倒也不含糊,給我來了個熊抱。啊,老媽的環抱……那兩團肉緊緊貼著我的右胸,原來老媽這麽堅挺……
    下一站,有上有下,但感覺車里更擠了。我抓著扶手還好,老媽被人群擠到了我前面,眼看就要被擠散,我用左手一把摟住了老媽的腰,硬生生給拉了回來。于是現在的姿勢就是老媽在我前面,我一手抓著扶手,一手拉著老媽的小肚子。車廂里埋怨聲此起彼伏,老媽也甚是狼狽,讓我把她扶緊一點。其實現在根本不用扶,直接人貼人了。雖然是隔著老媽的風衣,但無奈老媽屁股緊緊貼著我,這一摟,竟然讓我有反應了,很難堪。
    雖然內心一直在告誡自己,這是自己的老媽,不能有啥想法,但這姿勢實在讓我壓制不住,我不由得開始細細感受老媽的身體。畢竟也快50歲了,老媽小腹有了贅肉,但手扶在上面卻感覺很柔軟。老媽屁股確實很翹,雖然筆直站著,但凸起很明顯。聞著老媽的發香,我左手又使了下勁,把老媽往我身上拉了一下,而下體,卻更硬了。
    好在老媽穿著厚風衣,應該感覺不出什麽。我就這樣摟著老媽,直到到站。到了商場以后,也是人山人海,在老媽的再三推阻下,我還是給二老每人選購了一身衣服,老媽也給我買了一件襯衣,心滿意足后已經下午五點了,又開始了等公交。
    這可好,晚高峰,車上的人更多了。這次不用多說,我抓著扶手,老媽手里提著東西,很自覺的站到了我身前,我也不含糊,還是扶著老媽的肚子。嗯?不對勁,我怎麽感覺老媽屁股輪廓格外清晰了?來的時候感覺老媽的屁股就是一大凸起而已,而現在,明顯感覺到了左右兩半臀肉。我努力側了側上身往下一看,原來是老媽的風衣下擺被擠了起來,露著打底褲。我內心一緊,下身一震,手上還一用力,老媽就被我輕松腿貼腿,屁股貼小腹了。
    老媽也明顯感覺出了什麽,因爲我發現她微微側了下頭,小腹往前挺了一下。但也就是一下而已,很快在我的手力下又回到了原位,或者說是老媽往前挺那一下只是下意識的反應,她自己又回到了原來的姿勢。現在就更難堪了,我挺著下體頂著老媽的屁股,內心不想讓老媽知道,但老媽明顯已經發覺,我想移開,內心又不甘。一來二去,我手上的勁更大了,不知不覺已經彎了腰抱著老媽,老媽也順著我的身體,上身前傾,屁股更加突出了。天呢,這姿勢,就像我電腦里保存的日本愛情動作片一樣。天呢,老媽的屁股真結實。天呢,我這是在干什麽?
    公交車報站了,我們要下車了。我依然頂著老媽往后門挪,在車門開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后悔爲什麽不帶老媽去遠一點的商場。到了門口,我把老媽的風衣往下理順,到了屁股那里,我頓了一下,那份滑膩……老媽下意識的左右看了一下其他人,然后又轉頭看了一下我。
    “媽,你上衣被帶起來了”。我收回了手。
    “哦,我說呢,怎麽……”老媽沒有繼續說下去,事實上,我很想知道老媽說的“怎麽”后話是什麽。
    “媽,我來拿。”下車后我搶過了老媽手上的袋子,然后擋在了自己的小腹前。
    “嗨。就這點東西,馬上就上樓了,又不是……”老媽沒有說下去,因爲她轉身看到了我的姿勢,她應該知道了我要擋的是什麽。
    晚上照例在小飯館吃了一頓飯,我酒量不行,但還是和老爸喝了一杯。面對老爸,我不知道是因爲喝酒,還是難堪,臉很燙。老媽倒沒有什麽明顯反應。因爲坐了一上午的火車,我送他倆回到賓館,讓他倆早點休息。老媽過來關的門,目光有點躲避的意思,囑咐我也早點睡,別熬夜。直到我走進電梯,才聽到她關門的聲音。而回到宿舍的我,沒有早睡,而是打開了電腦里隱藏的文件夾,想象著下午的那份滑膩,瘋狂的尋找站立后入式的影片……

    大年三十。

    昨晚把自己掏空了,一覺睡到了十點。打開手機,全時通提示有很多老爸老媽打的電話,趕忙回撥,他倆一路打聽,已經到了附近的小農貿市場,在買除夕夜的食材。我之前已經在冰箱里準備了一些,讓他倆買點海鮮回來就行,宿舍只有一個電磁爐,吃頓火鍋就行。老媽不願意,說大過年的不能沒有水餃,他們馬上就回。
    半小時后,老爸來電話,讓我到宿舍樓下去接。好家夥,鍋碗瓢盆,連菜板都裝備全了。一股腦搬進了宿舍后,我給他倆倒了茶,讓休息一會兒。老媽參觀了下我的宿舍,說條件不錯。要說我這個宿舍,除了裝修簡單點外,在這種一線大城市的中心地段,還真就算是不錯的了。一室一廳一衛,除了沒有廚房,面積很小之外,已經有了一個小家的樣子。不過我平時都是在單位的集體餐廳吃,有沒有廚房倒也無所謂。
    中午湊合了一頓,老爸看電視,我陪著老媽開始在茶幾上包水餃。這才注意到老媽今天換了褲子,一件灰色的闊腿褲。我和老爸坐沙發上,老媽坐我對面的馬紮上。有了昨天的經曆,我不時用眼睛偷瞄老媽的大腿。也不知道是誰設計的這種褲子,上緊下松,尤其是坐著的時候,那緊繃的樣子,簡直和沒穿褲子一個樣。不,比不穿褲子都好看。
    心里有念想,眼神就會被吸引,手上動作就容易出粗。一手拿著老媽擀的水餃皮,另一只手卻伸到了茶杯里,差點燙著。老媽好像也覺察到了什麽,抬頭看了下老爸,見老爸沒注意,又抬頭看了我一眼,眼神很複雜,有埋怨,又有羞澀。被老媽發現,我也不大好意思了,趕緊低頭。
    我再抬頭看的時候,老媽已經並上了雙腿。沒多久,老媽看了一下老爸,說時候不早了,讓老爸去旁邊擇菜。老爸不耐煩,但還是拿了個馬紮,在電視機前坐下擇菜。于是現在就變成了我坐沙發,隔著茶幾,對面是老媽,老爸在老媽身后背對著我們。
    沒有老爸在旁邊,我膽子也大了,時不時偷瞄幾下老媽,老媽的雙腿又打開了。褲子緊緊的包裹著大腿根部,彎腰擀面的時候,那大腿一抖一抖,帶著整個半邊屁股都在顫。眼神往上移,正好與老媽對上了眼。原來我盯著她看的時候,她一直在低著頭往上瞄我。見我抬頭,老媽對我微微一笑。難道老媽……是故意支開老爸的?
    市區不能放鞭炮,與老家相比,確實少了很多年味。不到五點,我們已經張羅好了年夜飯。每人一碗水餃,圍著火鍋,老爸照例打開了酒。老媽雖然嘴上說少喝,但老爸給她倒的時候,她卻沒有阻攔。我和老爸兩杯過后,老媽也已經紅臉了。老爸要倒第三杯,老媽還是在一旁埋怨,說我爸一喝多就打呼噜,昨晚上打呼噜吵得她睡不著覺。老爸哈哈笑著,說這麽多年了,還不習慣嗎?
    我酒量不行,老爸給自己倒了一杯,就打開了話匣子,從老家說到了這個城市。后來又陳詞老調,讓我最好還是回老家,還有就是抓緊考慮找個女友。話說到這里,老媽又摻和了進來,于是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這年夜飯就吃成了家庭批斗會了。大過年的,我也不想惹他們生氣,所以說啥就是啥吧,反正催婚催習慣了,反正我現在的注意力在我媽身上。
    年夜晚吃的差不多了,春晚還在進行,但老爸已經明顯喝多了,葛優癱一樣斜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和老媽開始收拾。因爲沒有廚房,筷子碗需要在衛生間洗。我幫老媽把東西拿到衛生間,老媽用面盆當洗碗盆,在洗手台上洗涮。
    這房子,布局很緊湊,洗手間也不例外,洗手台就在門口,我要把東西拿進去,就必須從我媽身后擠過去,否則就得放門口地面上。第一趟,我拿了兩個碗,我媽洗完后,我又擠出來放客廳的櫃子里。第二趟,我只拿了一個碗,我用了兩倍的時間從我媽身后擠出來。第三趟,當我拿著三雙筷子擠到我媽身后的時候,我對我媽說我不進了,你洗完我直接拿回去。于是我頂著老媽等她洗完。
    第四趟,我又拿了一個盤子進去,還是在我媽身后緊貼。我媽說話了:“我說,你一趟一趟的不嫌累嗎?”
    “呵呵,不累,這樣洗的干淨。您慢慢洗。”我嘴上說著,下身卻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頂。老媽卻沒躲閃,抬頭看著鏡子里的我,好像要說什麽。
    “唉,媽,今天怎麽換褲子了。”我搶先轉移話題。但話一出口,卻發現自己此地無銀三百兩,怎麽說起了這個。
    “這褲子不好看嗎?”老媽手里洗著盤子,眼睛卻一直通過鏡子盯著我。
    “不是,不是那個意思,這個也挺好看。”我有點不好意思,趕緊轉移了目光。
    “哦?比昨天那件呢?”老媽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顯壓制了音量。
    “昨天的……昨天的感覺更好一點。”老媽剛才明顯是怕老爸聽到什麽,我說完又抬頭迎上了老媽的目光。發現酒后的老媽更加吸引人,臉頰微紅,眼睛也格外明亮了。
    “那我明天再換回那褲子咋樣?”老媽手上停止了動作,看著我說。
    “好,我同意,你不穿那風衣才好。”我更加貼緊了老媽。
    “不穿長衣服成什麽樣?那和光……”老媽喝的可能真有點暈了,話說到一半,覺得不好。用屁股往后一頂,接著說:“沒看到洗完了?快拿回去。”
    我悻悻的擠出來,這次,我又拿了一個盤子,老媽沒再嫌我拿的少。
    “唉,剛才也說你了,你得抓緊找個對象了。”
    “停,媽,大過年的,您就換個話題吧。”我往客廳瞄了一眼,然后從后面環抱住了老媽。幾乎同時,老媽也通過鏡子看了一下客廳。
    “換什麽樣的話題,難道一晚上的內容就集中在褲子上嗎?”老媽依舊小聲。
    “您別說,媽,你穿這兩件褲子都挺好的,當然,主要是身材好。”我摸索著我媽的肚子說。
    “能不知道你想的啥?不往正事上想。”我媽最后涮了一下盤子。
    “好的,媽,您這是洗完了。我這次看到了,我拿回去。”我接過盤子,然后在我媽屁股上一摸,貼近我媽耳朵接著說:“您不用撅,我也能看到。”我媽反手一扭,卻沒扭到,我已經跳出了衛生間。
    第六趟,才發現客廳已經干淨了,只剩下最后一個盤了,而且是一個盛放青菜的盤子,很干淨。我給了我媽,我媽涮了一下,等著我拿,我卻沒有接。這次我媽又撅了下屁股,頂了一下我。無奈,我接了過來,但我就是不走。我媽又通過鏡子看了下客廳。
    “沒事,媽,這里看不到。”
    “啊?你說的什麽?看不到什麽?”被我揭穿,老媽不好意思了。
    “我爸一喝酒就打呼噜?”
    “昨晚吵得我半晚沒睡著。”
    “今晚從這睡?”
    老媽半天沒有接話,回頭看了我一眼,才說道:“今晚是大年三十,明天得早起,你別胡思亂想的,早點睡覺。”然后擠過我走了出去。
    唉,老媽啊,今夜我又何嘗不會失眠。

    大年初一

    早晨我真的起的很早,給老爸老媽敲門,在賓館坐了坐,就等于拜年了。然后來到我宿舍,又下了點昨晚冷凍起來的水餃。今天老媽果然又穿上了那條打底褲,只不過,我的要求沒有實現,還是穿著那件長風衣。明天中午我們就要回老家了,吃過早飯后,我領著他們逛了逛附近的景點。
    晚上把剩下的菜雜七雜八的放在了火鍋里,湊合一頓吧。酒自然不可少,我親自去便利店買的,還是高度的。我給我媽倒了一杯。這酒果然烈,一杯頂一杯半,半杯過后我就有點飄。
    爲啥買高度的?因爲我想讓我爸多喝點,雖然老爸喝多和我媽互動沒有直接因果關系,但我就是有想讓我爸喝多的想法。我爸一直在說這酒不錯,我媽那邊也有點管事了,話也開始多了。
    一杯以后,我是真上頭了,我媽喝了大半杯,我爸第二杯已經快見底了。我爸讓我再倒一杯,我媽不願意,說回家再喝,在這里喝,有什麽意思。我爸卻說就因爲這是在大城市,才應該多喝一點。唉,大城市和多喝有啥關系,看來我爸也管事了。我又倒了半杯,我爸一口氣透了剩余的,讓我又給他倒了一杯。
    “你說這酒有什麽好喝的?我喝了這大半杯,就頭暈了。借著酒說會兒話多好,你非得喝多才算一回。”我媽看擋不住,又開始唠叨我爸。
    “你說你,大過年的,和平時一樣嗎?我爺倆喝點酒,這不很正常嗎?”我爸對著我媽笑眯眯的說。我爸這人,老實憨厚,一般不跟我媽吵架的。
    “問題是平時你也沒少喝啊,沒有一點數。”
    “平時我也撈不著和兒子喝點啊,一年不就這一兩回嗎?”
    “行了,媽,你把剩下的那點喝了,我和我爸喝完這些,沒事, 不多。”我見縫插針的說到。
    “唉,對,看到兒子說了嗎?爺倆這次一個戰壕了。”我爸得意的說。
    “對,爸,我多希望和你一個戰壕啊。”我看著老媽,不懷好意的笑著。
    “嗯,可算是一個戰……”,我媽突然想到了什麽。“說的都是些什麽啊。還扯出戰壕來了。”我媽臉色紅潤。
    “來,兒子,這一個大一點。”我爸端起了酒杯。
    “好的爸,共同戰斗,來,媽,你也端起來。”
    “喝多了又打呼噜。”我媽還是端起了杯子。“本來挪個地方就不容易入睡,這兩晚哪睡好了?”我媽微滇。
    “嗨,沒事,最后一晚了,您要真睡不著,您在我這里將就一晚上,這是地板,地不涼,又不是沒有被子毯子,我打個地鋪照樣睡的舒坦。”我趕緊補上一句。
    “唉,對。你今晚就在這將就一晚上。我可影響不著你了,再說睡不好,那就不是我的原因了,是你的原因。來來,快喝了吧”我爸這助攻太妙了。或許,我爸覺得我的助攻也太妙了。
    “那我可真在這睡一晚了啊?”
    “行了,這里不比賓館寬敞,你在這睡,我自己睡賓館,那床太小,我自己也格外舒服。”
    我媽沒再說話,看了我一眼,使勁喝了一大口,還被嗆了一下。
    我爸終于喝盡興了,我把我爸送回了隔壁賓館。實際上我也喝多了,走路都有點搖晃了。回來的時候,聽到我媽在衛生間洗澡。我坐在沙發上,是心猿意馬啊。美母當前,經過這兩天的互動,我是真的有其他想法了。但是,這畢竟是自己的媽啊,即便我再有想法,依她的個性,也肯定不願意啊,大過年的,一不留神,可不能把關系弄崩了。
    胡亂的按著遙控器,我媽出來了。我的媽啊,我媽身材是真好啊。一身紅色保暖內衣,那屁股,繃得緊緊的,讓人一看就想扇一巴掌。那大腿,那小腹,圓潤豐滿。尤物,尤物啊。我該怎麽形容呢?沒法形容,有圖就絕不啰嗦,文后自己看。饞死我了。
    我媽站在衛生間外面,側著頭,用毛巾擦著頭發,看著目瞪口呆的我說道:“把你爸安頓好了嗎?現在老家天冷,家里洗澡不方便,正好在你這洗了一下。”
    “安頓好了,您洗,您洗。”我上下掃視著老媽,說話都結巴了。以前怎麽沒發現老媽的身材這麽好。
    “你喝暈了?還是糊塗了?”我已經洗完了。我媽笑著對我說。
    “哦,對、對。洗完了。”我的目光就沒有再離開我媽的身體。
    “這樣吧,你還是睡你的床吧,別再折騰了,我去拿你櫥子里的被子,我在客廳打地鋪。”說完我媽就進了我的臥室。這時我才反應過來,趕緊追了進去。
    “別,媽,你睡床,我打地鋪。”一邊說著,我就進了臥室。我媽已經在找被子了。
    “你年輕,可不能涼著腰了,你睡床。”我媽回頭跟我說。
    “不,正因爲我年輕,才沒事,我來打地鋪。”我搶過了我媽的被子。
    “你就聽我的,沒錯,你媽沒有那麽嬌貴,再說你的枕頭什麽的就別再搬來搬去了。”我媽又拉過了被子。
    “別爭了,床不小,一塊睡吧。”我看著我媽說。
    “那和在賓館睡有什麽區別?”
    “我爸打呼噜影響你睡覺啊。”
    “你和我一張床,你倒不打呼噜,但你……誰知道你打不打呼噜”我媽臉更紅了。
    “我能讓你睡得更好。”
    “行了,就這樣吧,我還是出去打地鋪吧。”
    “媽,別,媽。”我不再去拉被子,而是去摟她。
    “又摟,你別當我喝多了就不知道你在公交車上的事了。”
    “媽,你說這個才證明你喝多了。”
    “哎呀,你別。踩到被子了。”
    “你把被子放床上吧。”我一把將被子搶過來,扔到了床上。然后又摟住了老媽。
    “聽話,啊,聽話,我不打地鋪了,你聽話。”
    “嗯,我抱著你上床。”
    “哎呀,你……這樣不行。快把手挪開。”
    “真大,真緊,媽。”我媽反手拉開了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但我馬上又摸了上去。
    “你這樣不行,別摸了,一會兒該難受了。聽話。”
    “媽,我摸摸,你可饞死我了。”
    “燈咋滅了,這樣不行啊。”
    “擠到牆上開關了,沒事,媽,不開了。”
    “你別往里伸手,在外面摸摸就行。”黑暗中,我媽低聲拒絕著我。而我,已經將手伸進了老媽的保暖褲里了。
    “別,別脫,你別脫。”我媽給我往上提褲子,因爲我正在脫自己褲子。
    “沒事,我就這樣摟你一會兒,你看,真的有點受不了。”我拿著我媽的手,放在了我堅硬的雞巴上。
     “你真是,你別這樣,這樣不行。”我媽馬上移開了手。
    “就這樣,媽,我釋放出來就好了。”我把雞巴插到了她的兩腿間,兩手都伸進了我媽的褲子里,摟著屁股開始模擬抽插。
    “你喝多了,這樣不行,快拿出來。別。”
    “一會兒就能出來,哎呀,疼”
    “你別,別脫我的,哎呀。”
    “沒事,媽,這樣進不去。”我倆面對面站立著,我媽的保暖褲已經被我拉到了屁股以下,堅硬的雞巴已經插入到了我媽的兩腿間,沒有絲毫隔閡,就這樣被我媽肉貼肉的夾著。兩人的陰毛夾雜著,雞巴很明顯感受到了我媽桃源洞的那股熱流。
    “不是進不進的事,你這樣……你這樣,對嗎?”
    “媽,求求你了,我兩年沒有試過這滋味了,求求你了,我一會兒就能出來,你別夾這麽結實,我疼。”
    黑暗中,我媽沒有再說話,或許被我的情緒感染了吧,腿真的夾的沒有那麽緊了。我都25了,在老家,有很多同齡的都已經有孩子了,或許我媽能理解我。也或者,因爲酒勁上來了,我媽也有了感覺。因爲我能明顯感覺出她呼氣的節奏越來越快,我的雞巴越來越潮濕。
    我就這樣站立著摟著我媽,做著人類最原始的又是最激情的動作。雖然看不到我媽的表情,但我想,她現在的臉一定更紅了,眼睛一定是微閉的。
    “媽,射的時候……我想弄進一點去。”
    “這絕對不行。”我背后挨了一巴掌。
    “不是插進去。”
    “那還說弄進去?”
    “我是說我想弄進一點精液。”
    “不進去,怎麽弄進去?”
    “等會兒,你再稍微分分腿,我頂住門口射。這樣很疼。”
    “那,快了嗎?”
    “嗯,快了。對,再分分,我試試。”
    我媽現在就像半蹲馬步一樣,兩腿稍微彎曲,在努力分開腿。但無奈這保暖內衣太緊了,嚴重限制了兩腿張開的角度。我試了試,還是不行,就一下拉下了我媽的褲。我媽嘴上喊著不行,卻配合的抬起了腳,方便我把一根褲腿給脫了下來。再次摟住我媽,這肉貼肉的感覺太舒服了。我半蹲著,調整了下角度,感受到了那片滑膩,就是這了。一不做,二不休,我使勁往上一挺,緊接著另一只手把老媽屁股一摟。我擦,我的龜頭與老媽的桃源洞完美錯過。老媽被我這麽一刺激,也打了個寒顫。而我的龜頭,已經是整個潤濕了。
    “你不說你不進嗎?”我媽一把就推開了我。
    “媽,這是我的家。我想回家。”我再次去摟我媽。
    “還是剛才那樣吧,聽話,乖。快點出來”老媽語氣中已是滿滿的溫柔,主動把我摟緊,然后用雙腿將我雞巴夾住。
    “比剛才舒服多了,它整個都濕了。”黑暗中,我摸索著我媽的屁股和胸,我媽沒再阻攔。
    “別說了,快點出來,輕一點。”
    “你再稍微分開一點,我要擦擦那里。”
    “這樣行不行?你動作慢一點,就能擦著。”
    我媽說的沒錯,我放慢了動作,龜頭慢慢擠開了我媽的兩片大陰唇,然后擦著洞口,橫穿了過去。現在這樣子,就像我媽騎在了我的肉棒上。每一次摩擦,我媽都顫抖一下,等我穿過去之后,我媽就趕緊夾緊雙腿。然后放松,等我下一次的橫穿。
    幾次之后,我媽累了,站立的姿勢發生了改變。于是我提議去床上繼續,我媽沒有反對,被我橫抱起來,放在了床上。依然是並著雙腿,我在我媽身上抽插著。
    “媽,我快射了。分開點。”
    黑暗中,我媽微微分了一下腿,我伸手往下摸了一下,找了找位置。我媽馬上把我手拉住了,不讓摸。找準了位置,我開始慢慢頂。這次不再是橫穿而過,而是頂開了大陰唇,直接到了我媽的洞口,甚至有幾次,我能感覺到龜頭已經進去了一點。如果不是我媽依然並著雙腿,如果不是我每次往下插的時候,我媽都會緊繃一下,可能真就插進去了。
    “啊……你怎麽……不行。”沒過多久,我媽驚呼一聲。這一次,我真的進去了,我已經摸索好了洞口位置,我已經插進去了一大半。我媽掙紮了一下,這一掙紮,腿卻分的更開了,我借機再次用力,同時緊緊頂住她。伴隨著我媽的再一次“啊”,我已經和我媽真正連爲了一體。
    “你……啊……別,抽出來。不是……不是,別再插……啊……”我不知道我媽在說什麽,因爲我已經沈浸在了濕熱滑膩中,我已經迷失在了抽插的快感中。
    “媽,我快射了,我終于回家了。”
    “你……嗯嗯……別,快弄出來……嗯,射。”
    “媽,我把持不住了,我要射家里。”
    “啊。天呢,啊……你輕一點……啊……我是你媽啊……啊……”
    “媽,你這里是你的,也是我的。”
    “你要……你要快了的話,你……啊,你就稍微輕一點……啊……是你的什麽?”
    “是我的媽,啊,媽……也是我的老家。我要射。”
    “你太快了,啊……我快顛散了……快點射出來。”
    “射哪,媽……”
    “射進來吧,天呢……沒試過,天呢……太快了,天呢,啊……”我媽一邊喊著,一邊用雙腿夾住了我的腰。
    “我真要射了,媽,你夾得好緊。啊……我射你,媽。”
    “啊,天呢……天呢……我的天呢。你……啊……真射進來了。”
    是的,我完全射給了我媽。在這個春節之前,我對我媽沒有半點其他想法,而現在,我卻在壓著她,她在夾著我。
    “過完年抓緊找個對象。就這一次。今天咱倆都喝多了。”我媽輕撫著我的后背,在我耳邊說。
    “好的,一有合適的,我就告訴你。”
    “嗯,這是一個錯誤,今晚以后,當啥也沒發生吧。”
    “媽,你真好,真舒服。”
    “媽再好,也是你媽。嗚嗚……你……嗚……”沒等老媽說完,我已經吻住了她的嘴。
    “今晚還早……”
    “你怎麽……又……嗯……不是已經射了嗎……嗯嗯……”
    “大年初一頭一回,嗯……媽,不得好好體驗你嗎?”
    “嗯,這次慢一點……嗯……對,再慢一點,別那麽快……”
    “你和我爸多久沒做了?”
    “嗯……怎麽問這個,一兩個月了吧?”
    “你剛才是不是夾我了?”
    “有嗎?我不知道……嗯……你問你老家……”
    “啪啪啪”
    “嗯,嗯嗯……”

    正月初二

    我們一家登上了回老家的列車。老爸一直問老媽昨晚有沒有睡好。老媽似笑非笑,說反正沒聽見呼噜聲。我們一家都笑了。或許,我真該認真考慮下我爸說的回老家工作的問題了。
    家,不就那麽一個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