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174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1-2 04:26:16

上午七點三十分,澤天像平時一樣走出家門,前方停著輛黃色面包車,玻璃
貼著反光膜看不到內部,似乎是外地車輛。五月已至,天氣轉暖,他穿著新買的
牛仔褲和T 恤,沿著河堤路下坡,準備上班。

    這裏是東京都江戶川區的一偶,廣袤的居民區,從山坡向下眺望,就是繁華
的中央城區。

    澤天今年27歲,和同齡的妻子蕭晴結婚三年,分屬兩家公司上班。澤天是高
中漢語教師,任教剛滿三年,蕭晴在一家大型企業擔任中層管理人員,平日裏早
出晚歸,工作十分忙碌,尤其最近半年來,夫妻倆幹脆性生活為零。

    七點四十分,澤天沿著河堤路走到十字路口,輕輕推開便利店的門。

    “澤先生,您又來了。”

    收銀臺前,一名溫婉的女性說道:“冒昧問一嘴,美裏昨天是不是又闖禍了,
我看她回家時總陰著個臉,連晚飯都不想吃了,就在想……”

    “她是和同學們鬧了點別扭,不過放心吧,靜子夫人,高中生嘛,這種事很
快就過去了。”

    澤天同靜子閑聊著,熟門熟路地買了三包口香糖,付賬時再道:“倒是我昨
晚買的牛奶,好像沒貨了啊,能再趕緊進點嗎?我家小姨子還挺喜歡呢,昨晚第
一天到家裏做客,睡前一碗奶,可把她給驚艷到了。”

    靜子暗笑。她很清楚澤天家那二三事。就在昨天,女主人的妹妹前來借宿,
大概是一直在玩麻將吧,客廳的燈光直到淩晨時分才熄滅。靜子住在附近,她獨
自一人經營便利店“良坊”,每天同樣早出晚歸,自然有機會觀察到鄰居的起居。

    “那真是榮幸啊,放心吧,澤天先生,我今天下午就再去進貨。”

    澤天得到滿意的答復,交款完畢,揣著口香糖走出便利店,繼續下山,準備
上班去了。

    像這樣的事情,他幾乎每天都要經歷一次。

    崗村靜子今年34歲,因為一些緣故,年紀輕輕便生下了一個女兒,並遭到愛
人拋棄。虧得有作為父親遺產的便利店在,才讓她能穩妥地生存下去,盡管時常
捉襟見肘,起碼也是個營生。澤天夫妻倆赴日擇居於此,在知曉了靜子的情況後,
便自發成為了“良坊”的常客,轉瞬便是三年。

    澤天是個很幸運的男人。

    澤天和妻子蕭晴相遇於大學,但家世截然不同。澤天只是個普通的學生,但
蕭晴卻是名門出身的千金小姐,容貌身材學識無一不備,追求者眾多。大概正是
因為厭煩了普通的富家子弟吧,蕭晴選擇了澤天,但也因惹怒了自己的父親,斷
絕了父女關系,只好帶著丈夫來到日本打拼,而不是在國內繼承家族企業。

    蕭晴的犧牲不可謂不大,但即使如此,結婚三年下來,澤天依然不時有些疑
神疑鬼。

    畢竟現實生活不是童話,王子和公主的結合恰恰是真正的故事的開端,婚後
的蕭晴真的能一直固守在一名高中教師的身旁,將自己的過去完全拋棄嗎?

    澤天十分懷疑。

    事實上,這種懷疑在去年就得到了印證。

    蕭晴目前上班的公司,去年被她的父親買下了,赴日的總經理是一個和蕭家
頗有淵源的富二代,剛滿三十歲的精英MBA ,未婚的鉆石王老五,更是蕭晴曾經
的學長,和澤天絕對可謂雲泥之別。同樣作為男人,若說澤天不羨慕那個家夥,
不嫉妒那個家夥,不警惕那個家夥的存在,怎麽也不可能。

    七點五十分,公交車上,澤天嚼著口香糖,把玩著手機,瀏覽蕭晴剛剛發來
的短信。

    “子軒明早就要去早稻田報到了,你記得請個假,我這裏也會盡量騰出時間,
請半天假。”

    澤天沈吟片刻,回復短信道:“你後天就要出差,別把正事耽擱了,最後關
頭,多做些準備吧,來不及也不用太勉強。那丫頭好歹也本科畢業了,又不是小
孩子。”

    短信之後暫無聯絡,剛好有位阿婆起身下車,澤天落座小憩,輕輕一聲嘆息。

    老實說,他這一周的生活真是夠熱鬧的。

    首先是小姨子蕭子軒赴日留學,讀碩兩年,儼然和他們夫妻倆扯到一起了。
也不知道嶽丈在國內究竟是怎麽琢磨的,明明都和自己長女斷絕來往了,卻還同
意了這種安排。再次就是蕭晴後天出差的事,雖然公司派出的團隊不止一人,但
領隊剛好就是那個空降的新任總經理,蕭晴的大學學長。

    “富二代,單身王老五,小晴的學長,被嶽丈指定收購的海外公司的指定空
降兵……那混蛋老頭子就是想把我倆分開吧。他叫什麽名字來著……小晴心裏又
是怎麽想的……這一出差就是五天時間……”

    澤天感到頭疼,甚至無心旁聽報站提示。

    三年了,他和蕭晴在日本相親相愛,雖然仍未要個孩子,也已經把它提上日
程了。但別看夫妻恩愛有加,澤天心裏的壓力,只有他自己清楚。尤其自從那個
混蛋空降兵出現以來,工作忙歸忙,真正讓他減少和蕭晴親熱次數的,其實恰恰
是每次都在下降的性交質量。

    妻子是從沒抱怨過什麽,但就連作為男人的澤天都沒有真正滿足過,又何況
是作為女人的蕭晴呢?

    何況蕭晴真的是個無與倫比的美人,截至今年也不過剛滿27歲,商場職場人
員復雜,誰知究竟有多少不懷好意的目光,都在盯著他氣質典雅的嬌妻呢?

    畢竟歸根結底,他就是個普通的高中教師罷了。

    ***
    “子軒,收到姐夫留言了吧,我們明天一起去送你報道,記得今晚早點
回來,早點睡啊。”

    七點五十五分,蕭晴一邊在臥室裏穿著衣服,一邊向已經到市區逛街的妹妹
發出短訊。

    “知道啦,姐姐,你好啰嗦……”

    收到子軒不耐煩的嬌呼後,蕭晴輕笑一聲,放下手機。

    公司被父親收購的最大好處,就是哪怕晚一點上班也無妨,所以最近兩個月
來,蕭晴索性把出門時間延後了許多,避開早高峰。但現在看看時間,也是真不
早了,她麻利地褪去居家七分褲,從床頭櫃裏取出一雙黑色連褲襪,坐在床沿穿
了起來。

    蕭晴的雙腿纖細修長,臀部挺翹,大小適中,搭配絲襪更顯體態。黑絲襪屬
於不透光加厚款,所以嚴密地遮住了裏面的同色內褲,再搭配上深藍色的制服裙,
極具模特風範。

    下身衣物穿好後,蕭晴褪去居家上衣,穿上白色襯衫,系好紐扣,將修長的
脖頸嚴密地封閉住,再套上西服上衣。她沒急著到玄關穿鞋,而是現在梳妝臺前
盤起烏黑的長發,對著鏡中的自己做最後的面部粉飾。

    作為夫妻倆共用的臥室,這個房間有些過於性冷淡了,例如缺乏暖色調的裝
飾。回想最近這段時光,上一次夫妻生活還得追溯到……多久以前來著?

    蕭晴塗著粉底,美目閃爍,回憶著妹妹昨晚來家做客時的種種。那小妮子頂
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恰好和她屬於兩種類型的女孩,而且昨晚張嘴閉嘴姐夫姐
夫叫個不停,到底是留學來了,還是勾引……

    “我在亂想什麽呢。”

    蕭晴啞然失笑。

    沒錯,過去這三年裏,她和丈夫澤天的性生活一直不甚和諧,但這全都是工
作的錯,可不是夫妻感情出現問題。蕭晴自己也是深感壓抑的,別看還沒到郵購
按摩棒的程度,但有時在公司加班,還真就能感到私處隱隱發熱。尤其最近倆月,
大概是吃了些補品的關系,私處發熱的頻率和程度都有增強,甚至不得不在上班
途中偷溜到便利店,臨時買條新內褲換上。

    就在昨晚,蕭晴甚至都開始琢磨,自己是不是真有必要像那些壞女人一樣,
不去依賴丈夫,而是偷偷自慰了。

    八點零五分,化妝完畢,她起身走向玄關。

    門口這裏,她彎下腰來,不急不忙地穿著黑色高跟鞋。

    子軒的涼鞋放在鞋櫃裏,那丫頭一共帶了三雙,今天逛街穿了一雙,另一雙
依然放在行李箱裏,放在二樓的客臥中。蕭晴一時興起,比較了一下,到底是那
丫頭的腳丫稍微肥一點。

    蕭晴仔細想想,結婚三年,她從未和丈夫做過足交。

    事實上,他們到底都做過什麽呢?

    似乎也就是最普通的口交和傳教士體位吧。

    澤天不是性愛狂,她也不是,若非還有AV能用來長見識,他們在這領域的見
聞估計也就是小學生的程度。何況說實在的,以現在的高中生,尤其日本高中生
的“綜合素質”而言,這群少男少女沒準都能做他倆的老師了。

    大概是今早吃的滋補品在作祟吧,蕭晴胡思亂想著,又感到私處有些發熱了。

    穿好高跟鞋,最後整理了一下裙擺,拎著手包,她開門走出玄關。

    天已經大亮,居民區裏一片平靜,泊油路一塵不染,向山坡下望去,靜子的
便利店就在拐角盡頭。蕭晴和她是友人,更知道單親母親的日子並不容易,尤其
隨著美裏愈發長大,日常開銷更是陡增。好在最近聽說,美裏終於找到個小男友
了,家裏有個男人做頂梁柱的話,相信一切都會好轉吧。

    蕭晴邁著輕松優雅的步伐緩緩下山,高跟鞋在路面發出清脆的響聲,及膝的
制服裙略顯包臀效果,上衣寬松得當,倒不是很顯身材。她悠哉地走著,掠過他
們家門再過兩棟民宅後,路旁停著一輛黃色面包車。

    蕭晴稍微偏離了路中央,向另一側靠了過去。

    嘩啦一聲,面包車門忽然被打開了,一名黑衣男子猛沖出車廂,一把捂住了
蕭晴的嘴巴。

    “嗚……嗚嗚嗚……!”

    發生什麽事了!?

    蕭晴立刻掙紮起來,但黑衣男的左手仿佛鐵鉗,死死抓住她的左臂向後掰去。
他的右手攥著一塊白手帕,嚴密地覆蓋著蕭晴的嘴巴,傳來異樣的味道。一陣強
烈的眩暈感隨即而來,片刻功夫,蕭晴掙紮的力度便減弱了大半。與此同時,黑
衣人更已拽著她的手臂,將她推到了面包車廂裏。

    嘩啦一聲,拉門關閉,前後不過五秒功夫。

    ***
    “老師,老師?”

    上午第二堂課後,一名雙馬尾少女攔住了澤天的去路:“有貓膩哦,大大的
貓膩哦。”

    澤天捧著教案,笑吟吟看著靜子的女兒:“美裏醬,老師還有課要上呢,最
多給你30秒哦,趕緊說吧,你又想搞什麽鬼了?”

    “什麽叫什麽鬼啦,人家是要和你說正事的啦。”

    美裏嘟著嘴,一本正經地繼續攔著澤天:“我和媽媽都發現了哦,你家昨晚
來客人了呢,而且一直折騰到淩晨才熄燈!趕緊交代趕緊交代,究竟是什麽情況
啊,似乎是晴姐姐的妹妹入住了?但為什麽會睡得那麽晚呢?”

    澤天頓感頭疼,好在這會兒,高三A 班的教室一片喧嘩,無人在意他和美裏
的對話。

    “終於找到男朋友,終於長大成人了是吧,趕緊回座位上等下節課,臭丫頭!”

    “哎呦哎呦,老師害羞咯!”

    “看我今晚怎麽找你媽告狀!”

    “歡迎歡迎~ !”

    真是謝天謝地,這些對話都沒被其他人聽到,尤其是高三B 班的那個草食系
的小夥子。澤天捧著教案走出房間,真心為那個少年感到悲哀,也不知這對小情
侶究竟能走過多遠,也不知道如果他倆真的結婚了,到底是誰使喚誰。

    在日本高中,漢語教學自然不同於國文和數學等常規課程,和音樂、美術、
體育屬一個級別,一如既往,今天課程不多,上午兩節課後就能休息了,澤天輕
車熟路地回到辦公室,同年過五旬的主任打了個招呼,便來到了自己的座位前。

    現在是上午十點多,漢語教學組一共三人,除了澤天和主任外,再就是去年
剛剛赴日就職的小王了。同樣上完兩節課後,他坐在澤天隔壁玩起了電腦,而且
完全不出澤天意料,這小子果然例行瀏覽起歌舞伎町的網頁了。

    “老澤,看到沒有,‘燭臺’開始營業了啊!”

    沒過五分鐘,他壓著聲音道:“這可是自去年起,風俗業重新立法後,歌舞
伎町新開的第一家店呢!怎麽樣夥計,今晚要不要去嘗個鮮啊?我聽說他們什麽
樣的風俗娘都有,心不心動?動不動心?”

    澤天掃了眼不遠處的主任,再掃了掃整個辦公室,壓低聲音道:“動心不動
心,今天絕對沒空。我明天就得送小姨子去學校報到,後天還得送老婆去大阪出
差……”

    “正好啊,家裏一個人沒有,就去燭臺瀟灑一回嘛!”

    小王顯然興奮得很,電腦屏幕顯示著俱樂部的畫面,搓著手道:“嫂子是一
走五天對吧。你都跟我抱怨一百遍沒有性生活了誒,要不我請客咋樣,好歹也入
職一年了誒,我楞是沒見你去過風俗店!”

    澤天再度苦笑,有這麽位同事在,還真不用怕日子寂寞。

    小王是一年前入職的,新鮮赴日,立馬就嚷嚷著要去歌舞伎町玩,當時就被
澤天拒絕了。當然,小王自然不會因為沒人陪伴就不去風俗店了,事實上,幾乎
整個高中教務處的人都知道他是風俗達人——女性老師除外。一年下來,很多老
師都被帶歪了,別看他們都是本地人,這當然不意味著一定熟悉歌舞伎町了,所
以反倒讓這位新人贏得了名聲。

    “我還是那句話,下次吧。”

    嘴上拒絕著,澤天隱秘地松了松胯部。

    “真是可惜啊。”

    小王再次遭到拒絕,不開心地撇嘴道:“不過倒也是,老澤你都有那麽位大
美人做老婆了,自然不會稀罕風俗店的姑娘們。苦了我們這幫單身漢啊,何況就
算已婚男士,也沒幾個能娶到像嫂子那麽漂亮的美人……對啊,老澤,這樣說來
……嫂子工作真就那麽忙嗎?”

    他可沒忘了,澤天在過去半年時間裏,都嘟囔一百遍完全沒有性生活了。

    澤天沈吟道:“那麽……好吧,小王,等我後天把嫂子送走的,然後陪你去
一趟燭臺。”

    嗷的一聲,主任原本正打著瞌睡,被小王的狼嚎驚醒了。

    小王的提議很有誘惑性。澤天再度松了松胯部,因為太久沒跟蕭晴好好做一
次了,聽到風俗店這個詞,他確實感到心癢難耐。

    看看時間,上午十點多鐘,蕭晴應該正在公司和同事商討出差事宜,而小姨
子子軒肯定還在港區瞎轉,畢竟這是她第一次來日本,一時半會兒肯定老實不了。

    後天開始,出差五天,領隊是潛在的情敵。這樣的一個情況,讓澤天在期待
著風俗店之旅的同時,也不知為什麽,感到了另一種別樣的心悸。

    ***
    這是一個溫暖的房間,充滿了情趣的裝飾,最引人註目的,便是那張極其寬
大的圓形臥床,和旁邊垂下的帷幔。

    房間一共有六盞壁燈,黑色燭臺的形狀,點亮著溫暖黯淡的燈光,散發著曖
昧的暖意。

    房間的一個角落中,擺著一張粉色的蛋椅。

    一名高挑的女郎正坐在那裏,脫去的西服上衣落在地面上,穿著白色的襯衫,
凸顯胸部挺拔。她的套裙也被脫去了,深黑色連褲襪緊緊包裹著挺翹的臀部,兩
腿分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高跟鞋也被脫去,足弓緊繃。

    蕭晴發出委屈的聲音,但奈何雙手被擎起扣住,她只能老老實實地坐在椅子
上。

    “真是個淫亂的女人啊。”

    一名高大健美的男人站在她前面,全身只穿著一條紅色丁字褲,腹肌發達,
胸肌挺拔。

    他的右腳正踏在蕭晴的襠部上,隔著柔軟的連褲襪和內褲,不斷用腳底板摩
擦私處。

    “五分鐘而已,你這裏竟然都濕成這樣了。”

    男人真心感到驚奇,他能清楚感到腳底板傳來的柔軟,還有那份熱度和濕潤。
明明他也沒再做其他的事情,但僅僅這樣的行為,女人就已經充分動情了,盡管
她一再忍耐。

    “不要這樣……放開我吧……你這是在犯罪……”

    蕭晴全身都在發熱,從蘇醒後就一直在發熱,長期以來壓抑的性欲,都被這
個可怕的男人激發了出來。還有這個羞恥的姿勢,除了和丈夫做愛外,她何時曾
擺出類似的姿勢,何況還是面對一個陌生人,何況還是被他用腳底板玩弄私處!?

    男人沒有理會她的反抗,只是繼續用腳底摩擦她的私處,盡情感受那份被絲
襪包裹著的溫暖和柔軟。他能夠感受到,女人的淫液早已透過內褲和連褲襪的雙
重阻隔,粘得他腳底滑滑溜溜,還有女人緋紅的臉蛋,和越來越粗重的喘息,無
不在意味著情欲的攀升。

    “蕭晴女士……不要驚訝,我們當然會對綁架對象做出詳細的調查。”

    男子把腳收了回來,眼神掠過蕭晴兩側分開的絲襪美腿,緩緩走到蛋椅的後
面,雙手搭上她的肩膀,並緩緩向中間靠攏。

    “我們知道你的性生活很不和諧,因為工作太忙,很久沒和丈夫歡好了吧?
真是可惜了這身皮肉呢,而且除了丈夫外,竟然也沒和其他男人做過,依然像處
子般嬌嫩……”

    男人解開了蕭晴的襯衫,在她的驚呼聲中,雙手搭上她潔白緊致的小腹。男
人湊首到蕭晴耳邊,深深地吸了口氣,鼻尖湊向胸前豐盈的飽滿,將一縷縷熱氣
吹拂到她挺拔的乳房上。蕭晴失聲驚呼,黑色胸罩的保護似已毫無作用,而男子
灼熱的雙手已撫上她的小腹兩側,並隨機向上方進軍!

    “D-Cup 的尺寸啊,而且看吶,乳頭竟然如此的粉嫩,手感也是這麽的綿軟,
又充滿彈性。蕭晴女士,你果真是個淫亂的女人,自己低頭看看吧,看看你的乳
頭都興奮成什麽樣了。”

    胸罩被如期解開了,雪白的乳房暴露在溫暖的空氣中,被男人的雙手握住。
蕭晴嬌喘著企圖拒絕,但正如她的雙手已被擎至腦後縛起,她的腳踝也同樣被綁
縛在座椅扶手上,令她完全動彈不得。尤其令她羞愧的是,確如男人所說,在經
過這數分鐘的挑逗後,她良久未逢雨露的身軀,真的已經興奮起來了。

    男人開始親吻蕭晴的脖頸,雙手輕柔撫摸她的乳房,不緊不慢,卻又恰到好
處。蕭晴企圖反抗,但隨著男子的舌尖輕巧舔舐她的耳垂,一縷縷熱流也在不斷
湧向她的私處。男人是個調情高手,她的襠部已經泥濘不堪,胸部的瘙癢更讓她
不禁挺起腰板。

    但她依然在掙紮,竭力隱藏源源不絕的快感,發出憤怒的聲音。

    “我知道你感到害羞,蕭晴女士,因為我不是你的丈夫……”

    雙臂高擎的姿勢真是方便,男人站在她後面,側首舔舐她的乳房根部,並不
時向腋下進軍。他從乳根一路舔向乳頭,然後一口含住了它。他灼熱的雙手牢牢
抱著蕭晴纖細的腰肢,手指輕撫臍下三寸的藏精納血之處,使得她再如何掙紮反
抗,也不禁想要扭動臀胯。

    蕭晴真的受不了了,丈夫何曾用這種手法對付過自己,何況上一次和他歡好
還要追溯到好久以前。她緊咬紅唇,避免呻吟聲過於響亮,但生理反應仍在繼續,
她懷疑自己被下藥了。

    男人的雙手開始撫摸蕭晴的大腿,徐徐向根部靠攏,在會陰兩側打起了轉轉。

    “……但像你這樣的女人,如果只把自己的美麗展現給一個男人看,真的是
太暴殄天物了,何況那還是個無福享受的白癡。忍不住想要了吧,是不是感到無
比空虛,希望被我深深地填滿?是不是感到瘙癢難耐,恨不得趕緊擺脫這些束縛,
感受空氣直接吹拂的滋味?”

    蕭晴哭了起來。男人的每一句話都命中她的要害,正中她的渴望。但她哪有
同意的道理,依然不斷努力扭動身體,盡一切可能展現出反抗的心理。而且她還
真的成功了一點,分出了一些心思,向房間四周望去。

    這是一間沒有窗戶的屋子,只有兩扇緊閉的門扉,其中一扇通往外界,卻可
望而不可即。

    地面鋪著柔軟的地毯,粉紫色的圓形臥床占據視線核心,還有那片寬敞的空
地,還有角落裏的這張情趣蛋椅……

    “救我,老公,救我……”

    沒有第三個人能聽到的呼喚聲。

    蕭晴飽滿的乳房已沾滿男人的唾液,面頰脖頸緋紅,最後的連褲襪也開始被
脫去,露出僅存的內褲,因為過度濕潤,已經陷入私處的縫隙中。她修長白皙的
雙腿架在座椅扶手上,一雙精致美好的足踝,被男人輕輕握在手中把玩,拇指按
摩著腳心,刺激著身體。

    自己一定是被下藥了。

    蕭晴可不會愚蠢地認為,她只要被如此挑逗一番,就能興奮到這種地步。

    男人打開了一個玻璃瓶,將冰涼的精油滴落至她的小腹上。碩大灼熱的雙手,
開始反復在她的身軀上遊走,遊遍蕭晴的身軀,將精油均勻塗抹在她的全身各處。
由外向內,一股股熱流侵襲著蕭晴的身體,無孔不入,乳房和會陰部位更是關照
重點。

    迷蒙的燈光下,潔白的胴體閃耀著奪目的光澤,挺拔的乳房仿佛奶酪般嬌嫩,
並點綴以兩顆粉嫩的蓓蕾,修長的大腿在椅背上兩側分開,足弓翹起,私處盡顯,
熒光閃閃。

    良久之後,蕭晴到底忍不住呻吟了,徹底動情,難掩內心的渴望,但她輕輕
喘息著,仍竭力以惡狠的目光瞪著男人。

    “是誰派你綁架我的?你到底是什麽人?你到底要做什麽?你以為我逃不出
去嗎?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嗚……”

    “真的很抱歉,蕭晴女士,非常遺憾地通知你……”

    男人脫去自己的丁字褲,將早已腫脹勃起的陰莖,頂到了蕭晴濕潤的陰唇前。

    “……我任職這些年來,還從沒有哪個女人,能從這裏逃出去。”

    伴隨著一道激昂的嬌吟,蕭晴高昂脖頸,十趾蜷縮,迎來了一場久違的酣暢
淋漓。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